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斯卡里奥

98.1万浏览    3170参与
旁白_
谢谢千秋大人的稿子!!!

谢谢千秋大人的稿子!!!

谢谢千秋大人的稿子!!!

捞一海月鱼
  美丽劳婆么么么斯哈斯哈😋...

  美丽劳婆么么么斯哈斯哈😋😋😋😋😋

  美丽劳婆么么么斯哈斯哈😋😋😋😋😋

JH:-)

【伊指伊】周五朋友(2)

*黑门消失变成普通人if

*前篇见合集

  

“我有一个朋友,名字暂且不提。他很年轻,也住在教会那边。”

指挥使往蛋糕上插了个数字5形状的蜡烛,然后开始尝试擦亮受潮的火柴。

“如果你要为赛斯求情的话,指挥使,来不及了。停职停薪的通知早就发到他邮箱,只是他昨天去领。”

“不,那是他活该。”指挥使摇头。

“是伊萨克吗?”

“也不是。我的这位朋友已经工作多年,职位不低。我原准备邀请他来我家一聚,可家里的猫身手不凡,我真怕它们把你撕碎。”

“我?”伊斯卡里奥接手那盒火柴,每根都拔出来摩擦:“怪不得它们今夜不在。”

“抱歉,说漏嘴了。”指挥使再次摇头:“我和他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你...

*黑门消失变成普通人if

*前篇见合集

  

“我有一个朋友,名字暂且不提。他很年轻,也住在教会那边。”

指挥使往蛋糕上插了个数字5形状的蜡烛,然后开始尝试擦亮受潮的火柴。

“如果你要为赛斯求情的话,指挥使,来不及了。停职停薪的通知早就发到他邮箱,只是他昨天去领。”

“不,那是他活该。”指挥使摇头。

“是伊萨克吗?”

“也不是。我的这位朋友已经工作多年,职位不低。我原准备邀请他来我家一聚,可家里的猫身手不凡,我真怕它们把你撕碎。”

“我?”伊斯卡里奥接手那盒火柴,每根都拔出来摩擦:“怪不得它们今夜不在。”

“抱歉,说漏嘴了。”指挥使再次摇头:“我和他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你可以理解为世界上只剩下一碗豆腐脑,是加糖还是加盐级别的问题。”

“容我提一句,豆腐脑理应可以直接食用。”伊斯卡里奥说。

“对,就是这样。我早料到你会这么回答。”指挥使欣慰地拍拍手:“反正是没法妥协也没法和平解决的矛盾,直到后来……就好比这世界上忽然再也没有豆腐脑,我俩面面相觑。”

“嗯哼?”没有一根火柴能用,伊斯卡里奥捏着折断的火柴梗,去灶台上点燃,然后点着蜡烛。小小的火焰跃动,生日蜡烛特有的气味升起,蜡油从数字的顶端慢慢流下。“然后呢?”

“然后他对我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引诱。”指挥使说。

“接下来的事呢?”伊斯卡里奥握着塑料蛋糕刀,以肢体语言询问是否需要把蛋糕切成六块或者更多。

“我开始和他约会。他是个残忍的家伙,他把人大卸八块就像你切蛋糕那样简单,必然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

“你很热衷于以身涉险。”

“尽管如此,我的生命依然顽强。”

“好吧,指挥使。他经历判决了吗?”

“没有,他比我聪明。伊斯卡里奥,你需要为后面的故事情节付出代价。就现在,我要吃上面有樱桃的那块。”

指挥使得到了他的蛋糕,他满意地吃掉动物奶油和饼干底,拉开抽屉,取出纸盒。

小巧的、可以握在手心的石头,椭圆状,冰凉凉的,刻着伊斯卡里奥的名字。那是他自己的字迹。要弄到一张他签过字的纸并不难。

是礼物。伊斯卡里奥想。是从非人者伪装为人,不断忍耐而获取的奖赏。

“我很喜欢。”伊斯卡里奥摩挲着它,沉甸甸的石头在掌心翻来翻去:“非常感谢你的礼物,指挥使。对于五周友谊纪念晚宴来说,它可真是个惊喜。”

指挥使露出懊恼的表情,他隐约知道下一段对话会是什么样。

“我得为它鞠躬尽瘁。”伊斯卡里奥微笑着,紧盯着指挥使的眼睛,在他转头逃避时,轻轻捏住指挥使的手。

指挥使往后撤凳子,借此救出自己,这是个成功的决策。

下一秒,伊斯卡里奥起身靠近,继而跨坐在他腿上。指挥使整个僵住,他犹豫再三,小心地劝告:“感情是很珍贵的……”

“你想说什么呢?”

机会转瞬即逝。指挥使鼓励自己,勇敢一点,把他掀下去。

“我想说,三年来我花费很多时间去听都市里的流言蜚语。起初我以为你随时会歇斯底里,后来我认为你走投无路,直到我经常和你的同事们待在一起,他们对你褒贬不一。”

“你没有必要扯开话题。”伊斯卡里奥解开指挥使的腕表,那上面有紧急求救设置。他扬手把这东西丢出去,紧接着拿走指挥使腰兜里的终端。

“不。大部分人认为你已经过了还能够施救的年龄,也超越了还能接受劝告的社会身份。”指挥使像只可怜的山羊,不得不拼命仰头以求发育成熟的长角不要扎穿同伴的口鼻。他接受过太多训练,大部分项目以合格的水平结业,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搭在伊斯卡里奥肩上,同时,他衷心希望自己不要下手太重:“而我好奇的是,你通过召唤神来追求离开,呃,摆脱这令你厌烦的箱庭。那么。”

“那么?”

指挥使确定这是最佳时机:他轻而易举地捏住对方的肩膀,立刻就将人掀下去。伊斯卡里奥坐在地上,缓了一阵,又开始咳嗽,显出虚弱的样子。指挥使再也不能用看待握有圣枪、整装待发的枢机卿的眼光看他,于是他的心像蜡烛似的烧融,凝固后也不是原本的形状。

“真抱歉。”他扶病人站起来,拍灰,套上外套、帽子,随后是手套。以及他自己的围巾和暖手宝,他近乎发神经地念叨:“噢,你还需要一些暖宝宝贴在风衣里面。”

“停下。”伊斯卡里奥说:“我原先不愿点破。你的心理问题也很严重,指挥使。”

“我好得很。”指挥使反驳,同时往门外推人:“你目前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知为何,伊斯卡里奥纹丝不动,他打了个手势,要求指挥使保持安静。指挥使困惑地照做,在沉默中对视接近五分钟。

没有人移开脸。

“那么。”伊斯卡里奥莫名其妙地笑出来:“在它之后的那些话,你的腹稿,你觉得它们足够冒犯,以至于不适合说。”

“不用担心太多,指挥使。你大可以畅所欲言,况且你也听得懂弦外之音。”

好吧。指挥使的脚步更加沉重:“事到如今,不能回头了。”

“还想着逃跑吗?你尚不清楚一味逃避的代价。”伊斯卡里奥戴好手套,之后推开门,楼道里的声控灯因此亮起:“下周五,教会见吧。我知道一个好去处。”

“教会里恰好只有两种人。”伊斯卡里奥竖起食指挡在嘴唇前,随后张开五指遮住眼睛:“没有秘密,也没有人窥探秘密。”

指挥使挥挥手作为告别,几分钟后脱力地顺着倚靠着的门框滑坐下去。他必须承认自己开始担忧下一个周五。

归零
给亲友们的新年小贺图第二弹 年...

给亲友们的新年小贺图第二弹

年都过完了终于画完了…

⚠️内涵遥函、重青cp倾向,请注意避雷

给亲友们的新年小贺图第二弹

年都过完了终于画完了…

⚠️内涵遥函、重青cp倾向,请注意避雷

堪原
好像没见过人发过所以来发一下,...

好像没见过人发过所以来发一下,占tag致歉

好像没见过人发过所以来发一下,占tag致歉

東歸
  既然是所有人都幸福的結局的...

  既然是所有人都幸福的結局的話,伊斯卡里奧也說不定會幸福呢?

  既然是所有人都幸福的結局的話,伊斯卡里奧也說不定會幸福呢?

力速双A弱男子

  手生,凑合一下(虽然应该昨天就发)

  手生,凑合一下(虽然应该昨天就发)

力速双A弱男子

  永远年轻永远泥伊斯卡里奥()

  永远年轻永远泥伊斯卡里奥()

子桓

【指伊】胆大包天

  春节快乐,男指x伊斯卡里奥,abo,未完

  

chapter.1

  你有伴侣了。

  此时此刻,你正坐在你名义上的法定配偶家的客厅里,对方为你沏了杯红茶,而这是你们第二次见面。

  实话说,你不仅心虚且满头大汗,光是坐着就足够战战兢兢,甚至不太敢抬头看对面人是什么眼色。

  主人很礼貌地让你不要太过拘束,但房间里信息素味浓烈到呛人。你也是alpha你清楚的,没有比这规格更高的不满焦躁。

  他顿了顿,声音带着让你悚然的笑意:“抬起头来。”

  “在我作为神官的生涯规划里其实没有婚姻这项日程的存在,我本来是打算把人生全尾全须地献给神的。”他侧过头目光看向餐桌上的瓷瓶。“可...

  春节快乐,男指x伊斯卡里奥,abo,未完

  

chapter.1

  你有伴侣了。

  此时此刻,你正坐在你名义上的法定配偶家的客厅里,对方为你沏了杯红茶,而这是你们第二次见面。

  实话说,你不仅心虚且满头大汗,光是坐着就足够战战兢兢,甚至不太敢抬头看对面人是什么眼色。

  主人很礼貌地让你不要太过拘束,但房间里信息素味浓烈到呛人。你也是alpha你清楚的,没有比这规格更高的不满焦躁。

  他顿了顿,声音带着让你悚然的笑意:“抬起头来。”

  “在我作为神官的生涯规划里其实没有婚姻这项日程的存在,我本来是打算把人生全尾全须地献给神的。”他侧过头目光看向餐桌上的瓷瓶。“可能是神明的玩笑吧,总有那么多事出乎我的意料。”

  伊斯卡里奥的脸迎着阳光,精致得像艺术馆里的石膏雕像,你端着红茶对上他的目光,神官完美的表情管理让你幻视慈爱圣母。

  “听说我们结婚了?”圣母说。

  你:“.......”

  你被他笑得鸡皮疙瘩满地乱跳,当场以头抢地。

  “对不起!!!!”


chapter.2

  这事怪你。

  大概三天前,交界都市在沸沸扬扬的争议之下终于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广大a同o同们普天同乐,放眼望去一片混乱。社会上有很多不满的声音,主要是针对本就稀少的ao性别内部消化,以及两个a/o贴在一起恶不恶心。

  可以预见的,新的婚姻系统上线时会有巨大的访问流量,以及数不胜数的网络攻击,因此政府对新系统的安全保障要求很高。

  政府聘请了雷切尔做外包,系统上线当天你正坐在他实验室里和他讲这两天幻力控制很难把握且经常心率过速,后天能不能约个体检。

  雷切尔说可以啊,然后低头看了看表说他做的新系统马上就要正式上线了。

  “什么系统?”你礼节性地问了问。

  提到这个雷切尔可就来劲了:“最近那个热议的同性婚姻法案你不知道吗?登记系统是我做的,官方给的工期非常短,又要我保障安全性,还怕服务器崩掉要做数据分流,实在杞人忧天。”

  他神神秘秘地贴近你的耳际,听起来十分得意:“我通宵做了十六层加密,现在连自己都解不开。”

  你大为叹服,然后雷切尔一拍脑门,说来都来了,趁着现在还在试运行没正式上线,不如来领个假证做个纪念。

  “现在还只是内部开放页面试用,不会录入数据,出来的模板也是带样本水印,机会实在难得,你想和谁结婚?”

  你本想说你不想结,但一想到这体验卡也马上要绝版了,莫名的跃跃欲试。

  得是个alpha,又不能太亲近,越离谱越好,让人第一反应以谣传谣,不然被人发现你私底下背着对方领假证,保底得闹半年绯闻,标题你都替对方想好:卑微指挥使欺骗自我爱而不得。

  “......伊斯卡里奥?”你鬼使神差地想起一个月前代表中央庭和圣星教会仪式时见过的那个人。

  雷切尔确实对你这个决定感到意外,他啧了两声:“神职人员。”但还是给你打印出个小本本来。

  在他忙东忙西的时候,你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提这个人。

  你们会议的沟通过程并不愉快,伊斯卡里奥很文雅也很俊美,但拥有着与其气质截然不同的威吓与压迫感。当你们对一些早有风声的实验提出质疑的时候,伊斯卡里奥就微笑着眯起眼睛,他冰冷的目光舔舐你的喉管,好像有什么碍眼的虫子粘在上边要被顺带着碾死。

  挺讨厌的,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你怀疑自己在报出这个名字的同时带着愤恨的报复心理,即使这只是个对方都不会知道的恶作剧。

  雷切尔把机器自动盖好章的小本本拿过来,边走边翻了几页,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啊。”

  “怎么了?”你不明所以。

  雷切尔缓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安静地把本子塞到你怀里。

  “由于时间紧迫,政府允许我在冷静期满期前上线离婚系统,我还一点都没做。”他冷静地说。

  你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但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雷切尔不负所托:“我表好像慢了五分钟。”

  你:。

  你:?

  战术终端因为短信震动个没完。

  雷切尔破罐破摔地为你耐心解释:“恭喜你,你结婚了,喔你不是约了三天后体检吗?”

  你呆滞地看向终端,上面有一条民政局的新婚祝贺短信,说祝你和伊斯卡里奥先生百年好合。

  没等一分钟过去,又来了一条陌生人消息。

  【指挥使先生,我是伊斯卡里奥,订好了三日后来交界都市的航班,我们应该有些事情要谈一谈。】

  你恍惚地想,伊斯卡里奥的执行力真是像你之前预想的那样高效,令人信服。

  雷切尔低头瞟了一眼你的战术终端,接话倒是接得很快:“....日子不错。”

  是啊,体检那天。

  他看戏不嫌事大:“要改成婚检吗?”  


chapter.3

  被人发现你假证,闹半年绯闻?

  恭喜你。

  你领到真的了。 


chapter.4

  但此时此刻你还端坐在神官家的客厅里,僵硬得像具尸体。

  “指挥使,你很幸运,假如说人格是由记忆捏造的话,大家或多或少会在成长的过程中沾染污秽。”

  伊斯卡里奥凑过来把你险些打翻的茶具扶回正位,然后他维持着这个相对社交距离有些过于亲昵的姿势,将手扶上你的脸庞。

  “和你的履历相比,你有着与年纪不符的纯真,这也和你的失忆有关吗?”他刮过你的耳廓,最后手指捏着你的下巴,像在打量什么你看不到的物件似的。

  “纯真?”你没想明白这词是怎么突兀出现在你们的话题里的。

  你下巴上的手指缓慢缩紧,伊斯卡里奥嗓音轻飘飘的:“呀,不纯真吗?可你来之前明明这么笃定我会原谅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提着一个踉跄站了起来,由于事发突然,你重心不稳地背靠沙发,只能看清神官一张一合的嘴角。“还是说你只是什么都没想,什么防身的措施也没做,就这样过来了?”

  “啊?”你难以理解事情的发展趋势,谜语人全都该死。“我应该做什么吗?不是你约我见面的吗?”你甚至开始觉得离谱。

  于是伊斯卡里奥把你放了下来:“可指挥使上次见面的时候还很讨厌我啊。”

  提起这茬你的声音变得冷硬:“人体实验是事实吧,神官先生。”

  “是的,是失败的大胆尝试,我们为此付出了代价并且试图挽回。人造的残次品总归是对神的挑衅。”然后他直视你的眼睛。“也因此指挥使觉得我们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不是吗,别这样看我,你当时的神情就是这样说的。”

  他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大概是长期讲经布道的原因,他习惯性举起茶杯抿了一口,有那么点喋喋不休地继续下去:“而你毫无防备地来到这个疯子的家里,在得罪了这个不可理喻的人之后,仍然大胆放心地踏入其私人领域,您很信任我。”

  “考虑到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原因,您好像还很喜欢我啊,这是为什么呢?”

  你:“......”

  ???你喜欢他???

  伊斯卡里奥若有所思地看着你天崩地裂地球倒转的扭曲表情,将嘴角掩于茶杯之后。

  你开始幻听他嗤笑的声音,虽然他明明什么都没做。

  伊斯卡里奥等你就着这个结论冷静下来后:“犯错就是要支付代价的,我该从指挥使这里取走点什么吧,也许疯子该热衷的人体实验很不错,毕竟指挥使本身就是稀缺的素材。”

  他想吓唬你。

  

  “她到底偏爱你什么呢?真奇怪。”伴随他凉薄的嗓音,你背后开始渗出细细密密的薄汗。

  

  他成功了。


chapter.5

  最后伊斯卡里奥说他要你做他的家政妇。

  你莫名其妙的:“就这你就能消气吗?”

  “我平白多了一个配偶的名分,指挥使总该在实际上让我得到相应的体验吧。”伊斯卡里奥看起来没在生气了,他温温和和地用指尖摩挲杯沿。

  在他打发你离开之前,你听见他在客厅的另一端自言自语些什么,你凑过去堪堪听了一耳朵,觉得可能那才是正确答案:

  “我现在也不可能真的对你做什么。”

  感谢法治社会。

  你今天回去高低得对着刑法典磕一个。

  

.tbc

  

  


  


  


  


  


  


  


  


  


  


  


  

力速双A弱男子
  抽到的词是红包和火锅,感觉...

  抽到的词是红包和火锅,感觉这辈子头一次画这么喜庆的图,总之大家除夕快乐,好吃好喝

  抽到的词是红包和火锅,感觉这辈子头一次画这么喜庆的图,总之大家除夕快乐,好吃好喝

山缺隅犬
  哭死,上一张笔没电了,死亡...

  哭死,上一张笔没电了,死亡翻车,所以多画个头补偿大家的眼睛,无关键词,就纯纯大头

  哭死,上一张笔没电了,死亡翻车,所以多画个头补偿大家的眼睛,无关键词,就纯纯大头

野生名政🍊
  过年喽🥳🐰,和老婆过年...

  过年喽🥳🐰,和老婆过年🧨喽

  

  

  

  

   小声逼逼,好像老婆抱孩子哈哈哈哈

  过年喽🥳🐰,和老婆过年🧨喽

  

  

  

  

   小声逼逼,好像老婆抱孩子哈哈哈哈

氷雪
    清文件夹的陈年老图咯

  清文件夹的陈年老图咯

  清文件夹的陈年老图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