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斯特

1279浏览    42参与
东方小爱

13 第三件圣器

时间回到盗取自鸣钟的晚上。

   当明亮的月光照亮那穿梭在夜空的黑衣怪盗身上时,便宣告着这一夜注定未眠。

    “rk,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瑞琪高举着传承之剑,对着天空中那手持金色皇家圣器的黑衣怪盗rk发出了极其愤怒的正义宣言。

    “随时厚教,瑞琪,你还是和那是一模一样啊!”

    一模一样吗?

    当听到这句话的社会时候,他不知道......

时间回到盗取自鸣钟的晚上。

   当明亮的月光照亮那穿梭在夜空的黑衣怪盗身上时,便宣告着这一夜注定未眠。

    “rk,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瑞琪高举着传承之剑,对着天空中那手持金色皇家圣器的黑衣怪盗rk发出了极其愤怒的正义宣言。

    “随时厚教,瑞琪,你还是和那是一模一样啊!”

    一模一样吗?

    当听到这句话的社会时候,他不知道第一次和rk见面是什么时间了,时光飞逝,转眼间那个曾经熟悉的场景他还能记住多少次呢?

    “rk,你也还是一模一样啊!好久不见。”

     黑森林永远都是流传着诡异而又神秘的禁忌之地,数不清的神秘势力在这徘徊,同样的,它也是摩尔们共同生活的地方,要是没有那场大火,估计也没有今天的摩尔庄园。

     而rk,作为长时间停留在黑森林的怪盗,在这个地方,就像是另一个自己安身的“家”一般。

    “只要有关圣器的线索,第一发现目标永远都是黑森林,这片曾经摩尔们生活过多年的家,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呢?”

   这次rk似乎又找到了关于第三件圣器的线索,果不其然,目标又指向了黑森林。

     站到黑森林的云雾迷桥上,底下就是看不清迷雾深渊,看到这深渊,rk又不禁回想起了他第一次找到圣器与瑞琪发生的交涉。

     “瑞琪团长,有没有听说过第一骑士之盾🛡️。”

     rk那时试探性的问瑞琪,原以为他会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没想到他居然还给出了他满意的答案。

    “在传说中,它是第一摩尔勇士使用过的盾牌,上面记载了骑士精神的要义。”

    “恭喜你,答对了!”

     “rk,不要染指不属于你的东西。”

    果然,得到答案之后,瑞琪开始了他的正义宣言。

    “抱歉,我势在必得……”

     “那我……只能阻止你!”

    瑞琪就如自己所想那样,拔出传承之剑,向自己飞奔而来,而rk自己也不慌不忙的掏出两个装有液体炸弹的飞镖,向他投过去,他相信瑞琪可以躲过去,果然也没有让自己失望,接下来,在掏出关键的人质之一,他就会乖乖配合。

     “乐乐!”

     rk把摩乐乐对着瑞琪的一瞬间他当时的心是颤了一下,他怕瑞琪的剑锋会伤害到乐乐,但是好在骑士都是训练有素的,更何况瑞琪是团长就更不在话下,很快就停了下来。

    “将军!”

    掏出遥控器毫不犹豫的把炸弹引爆,桥断了,他们三个都掉了下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瑞琪有足够的自信,他撑开滑翔翼之后没有立刻逃跑,而是观察瑞琪把摩乐乐安全接住以后,临走前,自信满满的说出第一骑士之盾会属于自己的话,才安心离开。

    可惜,不是什么计划都会顺着自己想的而来,因为对摩乐乐和瑞琪下狠手,他没有通过第一骑士的考验,只能以失败告终。

     “鲁比,我们接下来找第三件圣器可不能像上次一样了,万一被人看到我们以伤害别人为代价没有通过考验,我们的努力又会白费的。”

    “bibo!”

    rk吸取上次教训之后,准备前往黑森林,却看到,黑森林的上空,突然冒出大量黑色雾气,来到了云雾米桥,与rk擦肩而过之后,他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只见佩妮举着自己的月牙飞镖,黑色的雾气全都聚集在她那里,很快,手上的丝线慢慢开始漫延,将rk回去的道路渐渐封死。

   “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上次盗取第一骑士之盾那次的事情,呵呵,说起来我当时也在场呢,在听到你要找到云雾谜桥底下的古战场遗迹之后,我特地准备好了汽油在里面,要不然的话,你早就粉身碎骨了。”

    “什么?”

    佩妮当时也在场?她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的?

     “作为圣器,它当然要处于被保护状态,所以,当时那些装油的凹槽里面其实装的是可以引起爆炸的硝酸甘油,据说是早在几年前几个骑士发现准备的,如果不是我对你圣器感兴趣,我早就让你死了。”

    “……………………”

    rk无言以对,或者说他现在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如果真的是硝酸甘油,他自己也能查清楚。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以为我分不清汽油和硝酸甘油是什么吗?倒是佩妮你,什么时候会这种黑魔法!”

     “当然是家族流传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你,帮我找到,第三件圣器!”

     “bibo!”

    鲁比感受到了敌意,示意rk快跑,rk明白之后也快速冲向黑森林,佩妮也不慌不忙的追上rk,两个神秘的摩尔就这样闯入了黑森林。

    就在他们进去没多久,黑色斗篷摩尔也现身,看到了消失的rk和佩妮。

     “黑森林好像有雾气飞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远处传来骑士团的声音,黑斗篷摩尔也没有犹豫,赶紧加快脚步一同跑进黑森林。

    当骑士团感到云雾迷桥入口时,发现桥头有很多凌乱的脚印,每个鞋印都不同 敏锐的瑞琪一下子看出这里至少有三人在这徘徊。

    “团长,这些脚印是……”

    奇袭小队很警惕,他们怕是有禁林里的邪恶势力来威胁摩尔庄园,瑞琪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下定结论。

    “你们都留在这里不要动,我自己去黑森林看看情况。”

     这种决定让奇袭小队都很吃惊。

     “团长!黑森林太危险,还是我们……”

     “这是命令!作为团长,我还没有权利带没有经验的骑士前往黑森林!”

    见瑞琪坚持已见,奇袭小队只能留在原地,随后瑞琪跳上白马,前往黑森林去了。

     黑森林充满了未知的危险,rk利用自己的飞檐走壁躲避佩妮的追击,不止是她,还有黑森林的许多未知物种。

     毕竟这是禁林,rk直到走到迷雾沼泽才停下来。

    “糟了!我怎么来这里了?”

     “bibo!”

     rk也从来都没有探索过黑森林的最深处,他最多就只探索过从来没有离开过云雾迷桥不远的区域,因为很多摩尔进入黑森林深处,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看着迷雾环绕的沼泽,他很庆幸佩妮应该找不到自己,但是自己也被陷入其中,如果稍不留神,很可能陷入沼泽之中。

     “要是没有光,根本看不清方向在哪!”

    “bibobibo!”

    rk和鲁比一时陷入了绝境,就在一筹莫展时,一个灯光从沼泽深处飘来。

    “那是……”

    只见光芒渐渐驱散了迷雾,沼泽显现出来,只见一艘木筏缓缓飘来,而划着木筏的居然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留着棕色麻花辫的蓝皮女摩尔。

     “小……小女孩!”

     rk很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么小的女孩来到黑森林深处,难道她是黑森林的住民吗?

      只见小女孩将木筏缓缓停在岸边,拿着刚刚驱散迷雾的灯走下来。

     “等等,那个灯是……”

    小女孩手里的灯,正是他似乎要找的第三件圣器——不灭之灯!

      “那是不灭之灯,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拉上自己的帽兜,拿着灯跑掉了。

    “等等!”

   rk快速追逐小女孩,可是这女孩的速度非常快,rk居然没有追上她!

      “她……她为什么跑那么快?!”

     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怎么能跑吧,这么看她都有些不正常!

     眼看小女孩就要跑没影了,在鲁比提醒下,rk还是准备追逐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小女孩突然摔倒了,手里的不灭之灯掉落在地上。

     “bibo!”

     鲁比快速想要捡起不灭之灯,突然,一只凶猛的食摩花冒出,将要袭击到小女孩。

    “啊!危险!”

     rk一个箭步冲过去,快速抱起小女孩,结果自己的披风被食摩花撕下一小半。

      “呼!好险,差点被吃掉!”

     rk并不在意自己的披风,看了看安然无恙的小女孩,松口气,而且鲁比也成功拿到了不灭之灯。

     食摩花不甘心掉头离开,鲁比把不灭之灯递给rk,rk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顺利拿到了第三件圣器了。

     “鲁比,做的不错。”

      “灯……”

    这个时候小女孩开口说话了。

      “那是……我的灯。”

      “你是不灭之灯的持有者吗?”

      “不是……但是我只是一定要拿到。”

      “????”

      rk不明白小女孩说的什么意思,而且,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在怎么危险的迷雾沼泽呢?她又是怎么找到不灭之灯的?

     rk这个时候突然想这小女孩口中得到一些情报,刚要从袖子掏出怀表,小女孩接下来的话有些惊人。

    “你催眠不了我的,我不会告诉你我从哪里拿到的,这灯对我很重要,你快点还给我。”

     “等等,你怎么知道……”

     rk觉得这小女孩越来越不对劲,小女孩只是想要从rk手里夺下灯 ,却被rk敏捷的举高高,小女孩个子太矮,一下子拿不到。

    “呵呵,你够不到!”

    rk玩心大起,逗小女孩拿不到,小女孩似乎没耐心了,她把一只手悄悄伸到背后,一支黑魔法棒现形,她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放心,我会还给你,我有一些秘密要用到这盏灯,你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

    就在她要把背后藏的魔法棒伸出来的时候,几道丝线突然冒出,一下子将小女孩吊起来!

     “啊!丝线。”

     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捆着自己的丝线,佩妮现身后,准备将她作为了人质。

     “佩妮,你……”

     “呵,看来小女孩似乎有点秘密,没想到第三件圣器这么快就出现了,rk,要不你用这盏灯换这个小女孩的安全,怎么样?”

     又是人质威胁,rk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去说佩妮了。

     “我说过,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无辜的摩尔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守护之心的摩尔,根本通不过圣器的考验。”

     “所以你这是经历了上次的教训才决定一个人找到这些圣器是吗?守护之心是吧,好吧,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你要做什么?”

    佩妮用丝线把小女孩绑起来准备带走。

    “我在神秘祭祀台等你,你要是不来,这小女孩就是黑森林魔物的祭品!”

    说完快速离开,rk看着小女孩因为自己被佩妮绑架,心里非常复杂。

     “bibobibo!”

     鲁比担心的看了看主人,rk看着不灭之灯就在自己手里,他明明是可以直接拿着灯就离开黑森林。

但是,那个小女孩……

   “鲁比,我们走,去救那个小女孩。”

     “bibo!”

    鲁比也没有犹豫,他知道如果不救那个小女孩,rk内心会一辈子的过不去,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主人是个很好很善良的摩尔。

    “我只是不想伤害任何人而已。”   

    而这时,黑斗篷摩尔出现在rk的身后。

     神秘祭祀台……

    “老实一点!”

     佩妮把小女孩放在祭祀台上,小女孩什么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看着佩妮。

     “你居然不害怕?”佩妮觉得这小女孩有点超乎自己的想象“普通的小女孩这时候早就吓得大喊大叫了,你是不是未免有些太过安静了?”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用自己的目光看着佩妮,看着她手里散发黑魔法的月牙镖。

    她站起来,一蹦一跳的来到佩妮面前。

     “你干嘛!”

      这时,小女孩的眼睛突然出现了一个电子单片眼镜,并且努力开始分析佩妮手里的丝线。

     “数据分析开始,可以控制摩尔的傀儡丝线,拥有这来自黑森林力量的黑魔法,毫无疑问,姐姐你会成为我们的同伴!”

    “??????”

    佩妮不知道小女孩说的什么意思,只是牢牢按住小女孩。

     “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

    “受到威胁指令,那位大人!伊斯特受到威胁,请求支援。”

     “你这眼镜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佩妮就要伸手摘掉她脸上的眼镜,突然一个黑影现身,将小女孩拉走,并且隔断了她身上的丝线。

    “谁——!”

     “哈哈大人……”

     只见小女孩被一个踩在飞毯上的神秘摩尔给救了,从小女孩的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哈哈。

     “伊斯特,都说你没有能力一个摩办事情,怎么就被人抓住了呢?你拿到不灭之灯了吗?”

     “拿到了,可是又被这个姐姐个阻碍了,现在不灭之灯在另一个和她打扮一样的哥哥手上。”   

     “哦!”

    说完哈哈看着对面的佩妮,佩妮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哈哈头上的图案,和佩妮头上的发饰,是一模一样的!

     “你是谁?为什么同样会有组织的标志!”   

    “呵,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同伙了吧,包括这个小女孩?”

    说完佩妮指了指伊斯特,伊斯特最后解释了自己不闹的原因。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我只是故意让姐姐绑架我而已,好让哈哈大人与你见面,一起打败那个叫做rk的大哥哥!”

       “……………………………………”

     原来这都是在伊斯特的算计之中,哈哈才意识到,那位大人是刻意让伊斯特作为诱饵,同时利用佩妮和自己,好让他们见面。

     但是,这两摩似乎谁都不太看好对方,都认为在各怀鬼胎。

    “哼,谁跟你是同伙!?别以为你有那位大人给的东西就敢和我平起平坐,告诉你,圣器只能是属于我们组织的,而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我也没说我要占为己有啊!既然伊斯特说要一起打败rk夺取圣器,那为什么我们不就先一起合作呢?”

    “呵,少给我说这种话,我一看到那副眼镜,就认为你和rk肯定是一样类型的人,油嘴滑舌,我不会相信你的!”

    “呵,很正常,我也同样不相信你。”

    就这样他们两个开始互相开启伤害模式,这个时候伊斯特的眼镜再次接到了信号。

    “那位大人说你们最好快点合作,rk哥哥快要过来了!”

     佩妮和哈哈听到佩妮的对话后,只能各自让步,开始进行了合作。

     “那位大人说,就按照刚刚进行那样,佩妮姐姐再次假装让我回到被绑架的样子,哈哈大人就躲到可以袭击rk哥哥的地方,好把不灭之灯抢过来 。”

    “呵,看来我们现在不想合作是不行了,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你们快点给我摆好样子,好让rk上当,伊斯特,作为人质,你必须表现的非常害怕,最好哭出来。”

     “哭……是什么?”

    伊斯特歪着脑袋问,哈哈无语。

     “就是让眼睛流泪!真是的,连哭都不会!”

     哈哈丢下一句话就躲起来,佩妮再次利用丝线将伊斯特捆起来,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此时,rk提着不灭之灯已经来到这里,就发现佩妮已经等候自己多时了。    

    “真是太慢了,rk!”

    “佩妮,把那小女孩放了,圣器我也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吧,我现在有足够的耐心,你说一百个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

    rk觉得有点奇怪,佩妮在他眼里多少是有些急性子的,今天反倒那么耐心,一定有问题。

    “我的条件是,我可以找我父母的同时也会帮你调查父母的死因,并且不要在对摩尔庄园任何一个无辜的摩尔下毒手,我希望你把其其变回原来的样子,并且,送回他原本的时空。”

     “可以,反正他也是被我意料之中带过来的,那就这样说定了,伊斯特,你走吧。”

    之后,佩妮松开伊斯特身上的丝线,让她离开,紧接着,rk就准备将不灭之灯递过去。

     鲁比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帮助的时候时,一阵笛音突然传出,rk听到之后,顿时愣在原地,手里的灯也掉了,佩妮见机会已到,准备趁机拿过去,哈哈也现身,二摩准备一起将rk制服个措手不及。

    “bibo!”

    鲁比见了,想要释放催眠,突然,rk捡回灯,带着鲁比避开他们。

     “什么!”

     佩妮和哈哈同时一惊,rk居然不中招。

    伊斯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果然还是不能小看rk。

     “呵,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加入了他们的组织,我没猜错的话,你头上的头饰早就出卖了你自己,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标志吗?而且,那个小女孩,应该也是和你们一伙的吧,她衣服上同样有那个标志。”

    说完伊斯特很自觉的麦兜带上,上面也有着和佩妮哈哈一样的标志。

     “果然,我们还是小瞧了你,rk,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别活着离开,你的存在只会影响到我们争夺圣器的计划。”

     “那就尽管过来吧,即便我是个怪盗,摩尔庄园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这种心情,你们是不会懂得!”

    话音刚落,不灭之灯突然爆发出光芒!

    “什么,这是……”

    其他众摩都没有反应过来,不灭之灯这时出现了一个灵魂,正是艾莲娜。

     “啊!那是……”

     伊斯特看到艾莲娜,顿时头痛欲裂,像是有什么记忆一闪而过一样。

    “呀——!”

    伊斯特倒地地上晕了过去。

     “伊斯特,你怎么了?”

    哈哈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时,艾莲娜手捧着不灭之灯,嘴里轻轻呢喃着什么,rk看到她的口型,顿时恍然大悟。

     “什么?你说女神之泪……转世了……”

 艾莲娜点点头,随后消失了,不灭之灯回到rk手中,看样子它承认了rk。

    “伊斯特,醒醒,你怎么了?”

    哈哈见伊斯特昏迷不醒有点突然,佩妮可不顾他们,她看着不灭之灯承认了rk,气急败坏。

     “今天就算是不灭之灯承认了你,我也要抢到手,rk,你还是乖乖受死吧!”

    “啊!”

      这下rk可没有躲得机会了,佩妮的丝线就像是箭一般的向他快速飞过来,眼看就要接触到了,突然……

    “吼——!”

     突然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吼叫,紧接着,一只浑身冒着寒气的蜜蜂突然跳出,打破了局面。

     “是玄冰妖蜂!她一定是被不灭之灯的光吸引过来了!”

      哈哈一下子认出这只浑身覆盖寒冰的蜜蜂,是隐藏在黑森林深处的魔物,玄冰妖蜂此刻正贪婪的盯着不灭之灯,之后用自己锋利的冰刃爪插在地面上,顿时无数的冰山从地下冒出,差点将他们全部冻住。

    佩妮见他们都不是玄冰妖蜂的的对手,便示意哈哈带着伊斯特离开,哈哈也很识相,他召唤飞毯,带着伊斯特和佩妮快速离开。

    “哈哈哈,rk,你就等着被玄冰妖蜂冰封吧!不灭之灯就先归你好了。”

     临走前,佩妮还不忘嘲讽rk,rk见他们逃走,在看看体型庞大的冰蜂,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着逐渐逼近的玄冰妖蜂,rk想要化作花瓣逃跑,这时,冰锥将rk逃跑的路全部封死,并且自己也差点被冻住上半身,看来不得的不灭之灯,妖蜂不可能放自己走。

    “可恶,难道我和鲁比就此要被冰封吗?”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群火系拉姆出现,它们看到妖蜂出没之后,立刻追上去。

    “吼——!”

     妖蜂看到一群火系拉姆之后,连忙逃跑,火系拉姆紧追其后,它们留下的火焰魔法将冰锥融化。

    “得救了!那是……野生的火系拉姆吗?”

看着远去的火系拉姆,rk心有余悸,看来这些火系拉姆来头不小,它们也一直守护着黑森林的每一处,防止魔物的入侵。

     “留在黑森林的拉姆们,果然和摩尔庄园的拉姆是不一样的,它们不需要摩尔的陪伴,也能守护自己的家园,鲁比,我们拿到不灭之灯就离开吧,黑森林,终究不是长留之地。”

    “bibo!”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一团邪恶的黑雾出现,卷走了rk手里的不灭之灯!

    “什么?”

    黑雾似乎有张脸,但是rk还没来的及看清楚,就消失了。

    看着辛苦得来的圣器再次消失,rk再也忍不住用手锤向旁边的石柱上。

    “可恶,为什么我想得到的真相,却永远都要离我怎么遥远,这就是时之女神给我安排的命运吗?”

     rk总是抱怨时之女神对他的命运不公平,鲁比连忙摇摇头,叫rk不要这么消极。

    “鲁比,谢谢你,我想我应该先冷静一下,黑森林迷雾重重,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用事而让你和我都陷入危险,这不是理智的行为,或许我应该先回到自己的飞艇上查询她的下落,我们走吧。”

     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离开,踏踏踏的马蹄声又不得不让rk停下脚步。

    “看来现在我们又有麻烦了,鲁比。”

     那响亮的蹄声,就像是计时器一般飞速而来,红色的披风随着马儿的奔驰而随风飘荡,闪着寒光的铠甲和配件,以及那耀眼的金色发丝,是多么的熟悉。

    很快,悬崖上响起来了马儿清脆的叫声,rk抬起头,看到瑞琪挥着传承之剑朝自己扑过去了,他躲开了下来,但是瑞琪任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

    “哼,果然是你,rk,你来黑森林的祭祀台做什么,你要召唤邪恶力量,来入侵摩尔庄园吗? ”

    “唉……”

     rk此刻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无奈的捂脸,已经被佩妮等人,加上玄冰妖蜂的袭击以及黑雾卷走不灭之灯就已经搞得心烦意乱,现在他又不得不面对瑞琪的逼问,rk觉得自己找个父母都太难了。

    “你叹气你什么意思?难道是的我的出现妨碍你的计划了吗?”

    “我说瑞琪你……”rk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被磨灭了“就是一块木头吗?”

     “什么?”

      “木头!你在我眼里就是快木头!说什么都永远站在自己的角度,不会思考的木头!”

     “少废话,今天我一定要抓到你,rk,看招!”

    瑞琪根本不可能去理解rk口里的木头是什么,他现在只想把这个扰乱摩尔庄园和扰乱黑森林的rk抓回去关个几天几夜!

     rk看着说不通的瑞琪,只能尽量躲避他挥过来的剑,在结下瑞琪几个回合之后,rk踩上瑞琪的剑身,飞跃起来,和瑞琪的头部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突然从袖口跑出一根绳子,将瑞琪绑住。

     “这是……”

     瑞琪看着挣脱不开的绳子,在看了看rk。

     “我并不想伤害你,而且,我也不想和你打,瑞琪,不要逼我。”    

    说完就转身离开,可瑞琪哪里会放他走,他用力挣断绳子,将传承之剑直接扔出去,对着rk的方向。

    剑就像佩妮的丝线一样快,rk回头的时候,已经躲不开了。

    当——!

    是金属摩擦火花的声音,只见另一个剑打飞了即将飞过来的传承之剑,并且回到了瑞琪的手上。

     是之前追踪rk和佩妮的黑斗篷摩尔!

    黑斗篷摩尔把rk护在身后,看着瑞琪。

    “你是……”

    rk不知道这个突然现身的黑斗篷摩尔是谁,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仔细看了看他身上,没有那个组织的标志。

    “你和你的拉姆先离开这里,我来对付瑞琪。”

    “你为什么帮我?”

     rk明显不相信他有什么理由可以帮助自己,自己只是一个怪盗,他觉得自己身边没有什么摩尔会有值得去帮助自己的。

    “你先离开就是了!”

    黑斗篷摩尔也没有客气的回应rk,瑞琪以为他是rk的同伙,便不由分说的冲过去。

     黑斗篷看见瑞琪冲过来,也毫不犹豫的接下瑞琪的攻击。

    切磋几个回合之后,瑞琪才发现这个黑斗篷摩尔似乎就像刻意是模仿自己一样,他无论以什么形式攻击,对方都能以同样的方式回击回去。

   见二者不可开交,瑞琪将传承之剑举起来,刹那间,一股温暖的魔法力量在剑锋之中发光,一朵金色的花开始绽放,rk看到那朵花,知道了什么。

  “那是金色鸢尾花的力量,小心!”

    rk提醒黑斗篷摩尔闪开,可是他似乎装作听不见一样,还是贸然接下了瑞琪的鸢尾花力量的剑气。

    呼——!

     随着两剑交替,沙尘飞扬,rk捂住自己口鼻,在飞扬的黑色斗篷之下,一律金发吹出,蓝色的皮肤让rk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瑞琪?另一个瑞琪?!”

   —待续—

   黑斗篷摩尔居然会是另一个瑞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鸟今天也没死成啊

羽狐

一种飞天小狐狸

某种神奇生物

分赤羽狐和北极羽狐两种

不知道为什么,羽狐们的某些贴身物品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具有活着的特性

羽狐人类形态的身高通常超过170,但阿岚只有153(嘿嘿)

就是说她的设子就不超160的

欢迎ask的!(小鸟哭哭)都没人来

羽狐

一种飞天小狐狸

某种神奇生物

分赤羽狐和北极羽狐两种

不知道为什么,羽狐们的某些贴身物品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具有活着的特性

羽狐人类形态的身高通常超过170,但阿岚只有153(嘿嘿)

就是说她的设子就不超160的

欢迎ask的!(小鸟哭哭)都没人来

妖喜贡馆长

耽于享乐2

还是口嗨出来的段子们~~我才不管别人呢自己爽了就好!

1.渣男?

雷神住进老伊家当晚,被兽潮毁得七七八八的大宅供电系统突然恢复了正常。

老伊感叹他真是个luckyboy~,一边薅出自己的浴袍睡衣带他去洗澡。

雷神轻车熟路地边走边把衣服脱了扔他脸上,听到浴室里想起的水声,老伊抱着他的衣服掂了掂:嗯?好强的垂坠感,重磅雏丝~不便宜啊,还不能机洗~~

伊斯特感受到了压力,他陷入了沉思……

等雷神穿着他大一圈的睡衣出来的时候,看到老伊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看得雷神心里直打鼓,没想到老伊开口说:“啊,该给你穿法尔的比较合适。”

“滚!”

接下来被老伊一把抱住摁进怀里,伊斯特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还是口嗨出来的段子们~~我才不管别人呢自己爽了就好!

1.渣男?

雷神住进老伊家当晚,被兽潮毁得七七八八的大宅供电系统突然恢复了正常。

老伊感叹他真是个luckyboy~,一边薅出自己的浴袍睡衣带他去洗澡。

雷神轻车熟路地边走边把衣服脱了扔他脸上,听到浴室里想起的水声,老伊抱着他的衣服掂了掂:嗯?好强的垂坠感,重磅雏丝~不便宜啊,还不能机洗~~

伊斯特感受到了压力,他陷入了沉思……

等雷神穿着他大一圈的睡衣出来的时候,看到老伊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看得雷神心里直打鼓,没想到老伊开口说:“啊,该给你穿法尔的比较合适。”

“滚!”

接下来被老伊一把抱住摁进怀里,伊斯特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委屈你了!”

“???”雷神睁大了眼睛~

“我知道这和你家肯定有差距~”老伊喃喃自语,又有点像是说给他听。

肯定有差距啊!!雷神心里喊,别摁我头~

“但是你可以信任我,我向你保证,向欧罗巴和全世界保证,我们人类一定会赢到最后。”

“啊咧?”原来还没有这么快暴露啊~~这个货居然是在同情我耶!!!!

雷神先震惊然后窃喜,最后为了配合氛围干脆直接把脑袋埋老伊胸里装足了可怜。

“乱发誓遭雷劈!”他还拱了老伊两下。

2.无题

伊斯特觉得吧,刚死里逃生的人多少有点PTSD的,他不放心,半夜去看过孩子有没做噩梦,掀被子,结果雷神睡得叫一个又快又香,悄悄用睡眠监控仪测了一下,属于进入入定状态级别,老伊反而羡慕起了他来。

他查过他的档案:

18岁雷,涵夏印梵混血儿,父母死于大涅槃,家属有洪姓表哥失联。已在印梵通过准武者身体素质考核,评定等级超优,基因原能潜力巨大。因搭乘印梵至涵夏的战机遭遇空中怪兽袭击而坠毁到欧罗巴境内…………

小雷这个孩子的心里素质真是不一般啊,等他缓缓,休息好,回头送HR的武者训练营考个武者吧!

老伊也是有点窃喜的,毕竟欧罗巴多个战神喜闻乐见,他还要感谢涵夏印梵两国给自己送人头呢不是?

他带雷神去基地市熟悉地形,也教他用自己多的飞行滑板,雷神不仅不恐高,而且飞行技巧极好~老伊感叹下有的人天赋就是好,然后以他没有基础不安全为由把飞行滑板没收了。

雷神一路走前面没和他说话。

为了补偿孩子,老伊把他拽到了自己做衣服的高级定制店里,雷神看着眼前排队过来的模特儿,指着穿银色长袍的那件儿,说要这个,老伊倒吸一口气:这孩子挺会选呀,店长说工期最长价格最贵的呀!

“这个还有其他色系的一样来一件儿。”雷神又补了一句。



咕咕咕

  这俩人搁一块的时候总给我种emmm,,,英国和法国的感觉?????

  虽然我们还讨论过伊斯特到底是意呆利还是英gay兰,给人感觉骚里骚气的,但是整体给我的感觉还是英国更多点(可能我这是什么刻板印象吧hhhhhhhhhhhhh)

  这俩人搁一块的时候总给我种emmm,,,英国和法国的感觉?????

  虽然我们还讨论过伊斯特到底是意呆利还是英gay兰,给人感觉骚里骚气的,但是整体给我的感觉还是英国更多点(可能我这是什么刻板印象吧hhhhhhhhhhhhh)

那些年我追过的墙头们
画一下伊斯特试试 想dream...

画一下伊斯特试试


想dream一个黑化兄弟的灭世if

(打滚)

画一下伊斯特试试


想dream一个黑化兄弟的灭世if

(打滚)

羚羊王子你跳下来
建议合集上下篇配合享用。 不得...

建议合集上下篇配合享用。


不得不说老婆机械战损太涩了

摩尔是miu腿滴 有时间再改么么哒🥺

建议合集上下篇配合享用。



不得不说老婆机械战损太涩了

摩尔是miu腿滴 有时间再改么么哒🥺

川良清和

也许,作为机器,获得感情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直到我为你拦下魔法攻击。”

“直到我帮你挡住炮火轰炸。”

“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站在我面前的你,正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生命的意义……”

“谢谢……再见……”


三刷羊运会+摩尔手游剧情有感。

为了营造画面感,尝试加了阴影,希望效果不错。

也许,作为机器,获得感情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直到我为你拦下魔法攻击。”

“直到我帮你挡住炮火轰炸。”

“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站在我面前的你,正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生命的意义……”

“谢谢……再见……”


三刷羊运会+摩尔手游剧情有感。

为了营造画面感,尝试加了阴影,希望效果不错。

羚羊王子你跳下来
好崩溃 人家明明不是伊厨。。好...

好崩溃 人家明明不是伊厨。。好吧我就是伊斯特的狗!已被淘米cpu!(

好崩溃 人家明明不是伊厨。。好吧我就是伊斯特的狗!已被淘米cpu!(

羚羊王子你跳下来

p1是网游配的些许服装 

p2参考 

p3老婆和大地母亲贴贴

p4摩尔勇士的传教士初始玩家 画出来再些许毁图秀秀了一下

p5网游帅哥疑惑

p6网游帅哥美女狂草

p7老婆和番茄酱贴贴 或者是某段摩利亚脑嗨臆想(嗯呐

p8三秒产物的帅哥美女ooc相处


  


总之就是


……好的,嗯呐!


       

p1是网游配的些许服装 

p2参考 

p3老婆和大地母亲贴贴

p4摩尔勇士的传教士初始玩家 画出来再些许毁图秀秀了一下

p5网游帅哥疑惑

p6网游帅哥美女狂草

p7老婆和番茄酱贴贴 或者是某段摩利亚脑嗨臆想(嗯呐

p8三秒产物的帅哥美女ooc相处


  


总之就是


……好的,嗯呐!


       

闪闪光皮皮皮
在肥沃的土地上开满花朵

在肥沃的土地上开满花朵

在肥沃的土地上开满花朵

莫小豆电影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莫小豆电影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莫小豆电影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90岁了还这么拼 #影视解说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骡子
跳跳糖

伪孤儿怨2

     伊斯特跟着约翰从孤儿院回了家。下了车的伊斯特,看了看眼前的别墅。这套别墅有三层楼,整体以棕色调为主,看上去还不错。


      “宝贝,我们进去吧!”停好车的约翰朝伊斯特走来。“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爹地,格蕾丝是你的妈咪,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吗?”...


     伊斯特跟着约翰从孤儿院回了家。下了车的伊斯特,看了看眼前的别墅。这套别墅有三层楼,整体以棕色调为主,看上去还不错。

        

      “宝贝,我们进去吧!”停好车的约翰朝伊斯特走来。“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爹地,格蕾丝是你的妈咪,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吗?”

         

      约翰一手插在黑色皮衣口袋,另一只手拉起了伊斯特的手,顺带装作不经意的摸了摸........ “真滑啊!”约翰不禁在心里感慨起来。 

       

      此时,远处的天空,白云浓浓淡淡的覆盖于夕阳之上,暖黄色的光从云彩间的缝隙里漫出,刹那间渲染整片白色的天空。伊斯特就这样背着光,站在约翰面前。

        

      伊斯特抬起来头,朝约翰甜甜的一笑,心里闪过一丝兴奋。刚刚约翰“长辈式关心”的一摸,她好歹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她太懂这种“不经意间”的试探了。她心想:“看来,这会是个很好上钩的猎物。”

       

     “爹地,妈咪呢?”伊斯特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天真。

         

      伊斯特看上去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还是个标志的美人胚子。是啊,这种漂亮的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谁又想去怀疑这样的孩子有什么恶意呢?

      约翰一心全扑在伊斯特身上,直到听到伊斯特的问题,才回过神来。

         “她估计又去酒吧,找她的朋友喝酒去了。”约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用管她,宝贝你快进来,我给你买了好多衣服,你快试试。”

         

       约翰说着说着,就把伊斯特带进了家里。

——————————————————————

         

恋人酒吧

      

    “他什么意思!”格蕾丝红着眼,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我对他不够好吗?!他凭什么这么对我!”吼完后猛得喝了一大口红酒。

    

     “唉,姐妹,约翰看得上那些骚浪货,是他眼光不行,你犯不上跟他置气,伤自己身体。”左旁的朱迪拍着格蕾丝的肩安慰道。

      

     “格蕾丝,你不是说你领养了一个孩子吗,要不你就........”右旁的安娜左手搂过格蕾丝的肩,一脸坏笑着说。

       

      格蕾丝转过头来看了安娜一眼,挑起了半边眉毛,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说:“还是安娜懂我,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个死丫头长得还是可以的,看起来也乖,量她也不敢怎么样.........”

         

       酒吧里不同颜色的灯光,从三人的脸上来回的照着,似乎想照到她们的心底,一探她们各自的心思。

      震天的DJ,乱舞的人群,在这种环境下,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反复说———沉沦吧,堕落吧……

跳跳糖

伪孤儿怨1

      伊斯特一如既往的坐在画室里哼着歌,画着画,等待着来领养她的人。

      这个看上去只有九岁的女孩,穿着公主裙,手腕与脖子上都带着丝带,像个高贵的公主。

      “这次会是哪个倒霉蛋呢?”伊斯特挑起眉尖,微笑着蘸了蘸黄色的颜料,画着那只失去幼崽的母狮。“真可怜,真愚蠢。”伊斯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冷眼看着这只母狮,接着起了身,想着就这样结束吧,毕竟,自己的画,就没什么好结局。...


      伊斯特一如既往的坐在画室里哼着歌,画着画,等待着来领养她的人。

      这个看上去只有九岁的女孩,穿着公主裙,手腕与脖子上都带着丝带,像个高贵的公主。

      “这次会是哪个倒霉蛋呢?”伊斯特挑起眉尖,微笑着蘸了蘸黄色的颜料,画着那只失去幼崽的母狮。“真可怜,真愚蠢。”伊斯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冷眼看着这只母狮,接着起了身,想着就这样结束吧,毕竟,自己的画,就没什么好结局。

     但这时,拐角处的楼梯响起来脚步,声音挺大的,听起来,是个男人。伊斯特转了一圈眼睛,想了想。于是重新坐了下去,继续哼起了歌,拿起来画笔继续画。“咔哒”,门锁响了,“看来猎物上钩了。”伊斯特不经上挑起嘴角。

     门口的男人打开门锁后看到一个女孩,“真好看!”男人靠在门上摸着下巴感慨,接着这个男人装作绅士的样子像女孩打了一个招呼,就走进了画室。

      伊斯特的脸上熟练的露出甜甜的微笑,她知道男人对这种笑容抗拒不了。“我叫伊斯特,你呢?”

       “ 约翰。”这个男人回答。他在回答的时候,顺带翻了翻伊斯特之前的油画。“这都是你画的?”约翰惊讶的问了一声“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伊斯特低下头,闷闷的说:“因为我有足够的时间........”说完以后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来约翰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哦,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嘿,约翰!你在这!”约翰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带着笑容推门而入的女人打断了。“嗨!格蕾丝!”男人连忙站起来朝老婆走去。看到这幕,伊斯特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快,她扭过头朝着那对夫妻看去,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黑色低领T恤和黑色紧身长裤,她锁骨的左下方纹这一支黑玫瑰。伊斯特在心里划过一丝不屑,扭过头继续画小狮子。

      约翰看了看伊斯特,再朝门外看了几眼,确定没其他人后,把格蕾丝拉到走廊,小声的对她说:“亲爱的,我看这个女孩挺好的,乖巧又有才艺,你看她的油画,画的多棒啊!他多符合我们的条件啊!要不,就她吧?”约翰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格蕾丝听了这话,一把揪过约翰的耳朵,威胁到:“你最好是这么想的”,松开手后,不管约翰的龇牙咧嘴,朝伊斯特望了一眼,“确实不错,这一定会是个听话的孩子,将来好管教。”格蕾丝转过身来对着约翰说。

    “  就她吧,我去找修女。”格蕾丝丢下这一句话,就转身走了,丝毫不管约翰。

      “莫名其妙的死婆娘!”约翰朝着妻子离开的方向,阴着脸狠狠啐了一口。


跳跳糖

      孤儿怨是我前几年看的,最近又重温了一下。我对伊斯特挺意难平的。第一次看,我对她是真的怵,她很聪明,也会伪装,如果我们自己身边也有这样的人,那人连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但如果收养她的养父养母是变//态,成天和她过不去,那就挺妙的。毕竟这种家庭也不是没有,这个梗想了挺久的——伊斯特和她的变//态养父母开战

      孤儿怨是我前几年看的,最近又重温了一下。我对伊斯特挺意难平的。第一次看,我对她是真的怵,她很聪明,也会伪装,如果我们自己身边也有这样的人,那人连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但如果收养她的养父养母是变//态,成天和她过不去,那就挺妙的。毕竟这种家庭也不是没有,这个梗想了挺久的——伊斯特和她的变//态养父母开战

一年四季都是秋
发发原创角色 伊斯特•丹尼尔...

发发原创角色

伊斯特•丹尼尔

顺便吐槽一下《关于我的好兄弟叫我的原创角色老婆这件事》

发发原创角色

伊斯特•丹尼尔

顺便吐槽一下《关于我的好兄弟叫我的原创角色老婆这件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