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曼

1711浏览    22参与
废债1+1

[伊曼花子]Coffee,but sweet

第一人称+ooc+无意识私设预警

因为某些原因,这篇里面标点符号用的很奇怪OTZ


————


那片满野樱花的村庄是岛田花子的故乡,是伊曼寸步难行的重要之地。


————


分手的那天我写了一晚上日记,然后被自己斐然的文笔感动得稀里哗啦打算出书。算算离那天一年多了,我的名著还一字未动,或许我得再失一次恋,但是花子只有一个,她已经边骂我渣男边跟我分手了,我还......

第一人称+ooc+无意识私设预警

因为某些原因,这篇里面标点符号用的很奇怪OTZ

 

————

 

 

 

 

 

 

那片满野樱花的村庄是岛田花子的故乡,是伊曼寸步难行的重要之地。

 

————

 

 

 

 

 

 

 

分手的那天我写了一晚上日记,然后被自己斐然的文笔感动得稀里哗啦打算出书。算算离那天一年多了,我的名著还一字未动,或许我得再失一次恋,但是花子只有一个,她已经边骂我渣男边跟我分手了,我还能爱上谁呢?

 

然后我又忍不住开始写日记,觉得花子真他妈是我的缪斯女神,写到她的每一个字眼都赏心悦目。劣质纸页的边边角角都起毛了,墨水能烟到纸背,于是我写花子这两个字格外用力,翻一页也能看见这个名字。尼尔说我像是个青春暗恋期的初中生,我说渣男也有思春期嘛,他骂我哪个渣男思春思的是前任。

 

我挂了,甚至准备报警。我想好在他入刑前给他上一课,就叫做青春期初中生小心眼的严重性,但我还是没有这么做,因为我怕被打。然后我打通了零一的电话,因为他在保镖公司工作。

 

在打电话之前我甚至想好了,根据人类的折中性定理,只要我先提雇佣他跟我进花村,他拒绝后绝对会答应保护我免于尼尔的威胁。但计划不如变化,我压根不知道他最近看了一大堆感情调节节目,早已修炼成大半个感情大师了。

 

所以说感情是件挺玄妙的事,最初我听着他讲的鸡汤脑壳子嗡嗡的疼,最后我声泪俱下讲述着我和花子写交换日记时的点点滴滴,零一此时格外慈眉善目,甚至有半佛模样,特别是想起他的光头的时候。结果话题停滞在了一个问题,隔着话筒零一的声音有些失真。他问,所以你是怎么对花子一见钟情的啊?我就回答,可能是因为点最苦的咖啡就得放最多的糖吧。

 

零一大师顿悟了,零一大师挂断了。

 

但其实没那么复杂,再简单点来说,我和花子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咖啡店。

 

还没等我回忆与花子的初遇,又一个电话拦住了我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道路。可能今天是黄道吉日,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然后电话里面的人出声了,喂你是不是最近呆在弗朗哥上学的那座城市?我应了一声后芙蕾雅继续说,那正好,你待会儿去帮我接一下弗朗哥放学,我这边的客户真他妈的傻逼,要求一大堆怎么都不满意。

我也不敢问她一个殡葬师哪来的烦人甲方,隔着电话线连连点头,本以为对面要挂了她却继续说,尼尔那小子给我打电话过来了,还写感情日记你是小学生吗?

 

我说尼尔说我是初中生。她不耐烦地打断我,你他妈这当了渣男后又跟个舔狗的样子烦不烦,你想继续当渣男下次约个时间一起去喝酒,酒吧里男的女的是人的不是人的你看上就去泡。你要当舔狗就解决你的烂桃花,提着枪去把小镇长给崩了,不过这得快点,等花子和小镇长结婚了就没你份了。你要当小学生还是初中生的话也行,不过下次喝酒就不找你了,酒吧不让未成年人进去。

 

说完在学校附近咖啡店见后她就风风火火地挂了。我认命拿上雨伞,走出旅店大门还顺手从前台拿了张地图,没走多久地图上就晕上水痕,我踩着皮鞋一本正经地躲着水坑,但实在这方面经验不足。刚来时旅店老板跟我聊家常说这里被称作雨城,一年至少有七八个月都在下雨,不过我来的那天正巧是个大晴天,听见旅店老板的话也没放心上,住了几天后才为之前的年少轻狂后悔。不知道芙蕾雅是怎么想的把弗朗哥带到这里,也不怕他被泡焉了。

 

街头的花店摆满了鲜花,潮湿的空气下连干花都要耷拉下来了。其实我对雨的记忆不止于此,情人节饭店情侣票八折,我揪着优惠券百般犹豫后扭捏着约她,于是我知道泛青的天色爬上墙头,大雨像淹没了伞下的人,我知道雨天里她的裙摆拽着涟漪,被水汽朦胧了的亚裔的脸庞没那么凶了,向我撇过来的目光又还是意气风发的。但是我手边没有日记本,至少现在什么都不想回忆。

 

 

 

————

 

来到学校外我已然跨了大半座城,我顶着类似你是人贩子吗的质疑的目光带走了弗朗哥。雨天与咖啡店还颇有文艺气质,如果忽略掉漆的店牌就更好了。花子在可能会嘲笑我并科普这叫复古感,但其实她也不懂文艺。

 

带着弗朗哥找了个座位,我也没翻菜单就递给服务员,叫他上两杯牛奶就行。服务员离去的背影下,我有些郁闷地吃着弗朗哥没要的金币巧克力,心里寻思着找芙蕾雅报销被骂的概率是多少。

 

不过多久,芙蕾雅熟络地走进店,熟络地骂道:你他妈走错店了你知道吗?她边收伞边拉开对面位置坐下,我疑惑道,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我第一次进到这家店也是因为走错了。我俩面面相觑。

 

服务员把牛奶送上来了,我和她隔着冒腾腾的热气开始寒暄。她先开口,呆了几天感觉这里怎么样?我回她,要被雨下焉了。她笑了几下,其实这鬼天气习惯了就觉得没什么,不过我跟弗朗哥估计习惯不了,所以最近在考虑搬家。弗朗哥跟着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我刚想附和两句,结果话题急转向下,芙蕾雅继续说,花子给我发婚礼请帖了。我捧起牛奶喝了一口,咋了咋嘴,也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但确实说不上苦,虽然我天天写操蛋的感情日记,但我真没想过能和花子复合,我从爱上她的那刻至今一直知道花子是个有主见又倔的人,而且现在的她也不过是我未来被谋杀后的第一嫌疑人而已。我嗯了声,但鼻音有些闷。

 

雨声好像渐渐小了,滴滴答答的。

 

那你刚刚还让我去毙了小镇长,我咧开嘴笑着调侃。芙蕾雅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对我说,我也不是多爱管别人闲事的人,只是看你天天磨磨叽叽的心烦,说真的,如果你真要去花村毙了小镇长,你被花子杀了我给你化妆,保准你走得漂漂亮亮风风光光。她顿了顿,算了,不聊这个了,如果花子真给你寄婚礼请柬你打算去吗?

 

我哂笑着说,她不给我寄的话就算预想了也没用啊。芙蕾雅戏谑地接道,说不定人是想亲自给你送过去顺便宰了你当酒席,前男友不就这点用处嘛。虽说我赞同她的说法,不过还是认真思考了下这个问题,然后回答她,我会去的。在她有些诧异又带着意料之中意味的眼神下,我像是解释一般认真地说,和她无关,我只是想去看看花村。

 

牛奶的热气散光了,窗外蒙蒙的水汽好像也终于落下了。也好,她站了起来牵住弗朗哥的手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弗朗哥也重复一遍,我和大哥回家啦,叔叔再见。芙蕾雅把某个东西压在桌面上,推给我说,我和弗朗哥最近要搬家,估计没时间去捧场了,你看着办吧。她抬起手,下面是一封婚礼请柬。接着她慢悠悠地说,露易丝这小姑娘,刚刚跟你聊天这么几分钟,我被她看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芙蕾雅和弗朗哥走出店门是已经雨过天晴,这位老同学一手提着伞一手拉着弗朗哥越走越远,一直走到我视野尽头茫茫的雾里。唉,所以说习惯是个很恐怖的东西嘛,下次见面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不过露易丝还在没完没了跟踪我,尼尔忙于诊室间以及对付医闹,零一抱着振兴光头教的理想加入保镖公司,芙蕾雅接下担子看着弗朗哥这小孩,花子将要结婚,索萨死在了达克夏尔。我拍了拍手上虚无的灰边离开边想,反正老头子家里孩子一大堆,我溜去浪迹个天涯也没什么事。

 

 

最后的最后花子也没有寄婚礼请柬给我,牛奶也没喝完,我也没去参加她的婚礼,主要是走得太急请帖落在咖啡店了。我也有想过我要多久才能走到那里……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

等好几天了怎么没饭

饿死了逼得我快速手搓饭喂自己

都是草稿不会涂色看个乐呵

等好几天了怎么没饭

饿死了逼得我快速手搓饭喂自己

都是草稿不会涂色看个乐呵

-
魔女本相关摸鱼,含伊曼花子(无...

魔女本相关摸鱼,含伊曼花子(无差)

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东西……

魔女本相关摸鱼,含伊曼花子(无差)

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东西……

-
好久之前摸的伊曼大爷,,, 坊...

好久之前摸的伊曼大爷,,,

坊主团新本没空看(悲

好久之前摸的伊曼大爷,,,

坊主团新本没空看(悲

北河二

闪耀在非洲大陆的黑珍珠

第一位有色人种超模伊曼

闪耀在非洲大陆的黑珍珠

第一位有色人种超模伊曼

「Dream」

是第一批点图,差点文不对题

上头起来搞了个教师pa,脑了很多却只画出来一小部分……我恨!

对应科目:

尼普特:物理

文森特:语文

凯林:音乐

莫里:体育

伊曼:英语


其他科也已经脑完了还没画,画完这五个人已经要被榨干了,全靠茧团魂支撑我(真的有吗)

是第一批点图,差点文不对题

上头起来搞了个教师pa,脑了很多却只画出来一小部分……我恨!

对应科目:

尼普特:物理

文森特:语文

凯林:音乐

莫里:体育

伊曼:英语


其他科也已经脑完了还没画,画完这五个人已经要被榨干了,全靠茧团魂支撑我(真的有吗)

我是?
半夜睡不着,摸了 用的xmhh...

半夜睡不着,摸了

用的xmhh新出的二值笔,爽了

指绘好难

半夜睡不着,摸了

用的xmhh新出的二值笔,爽了

指绘好难

我是?

你我在此时接吻,才最让人难忘

•CP:伊曼X岛田花子


•摸鱼短打


•私设:两人黑道联姻但是未婚


•私设:两个家族的细节情况全部私设


•大学时期


【在一切结束后亲吻是最没意思的,要亲就要在一切都处于最高潮时。】


伊曼在硝烟弥漫的小巷里混合着紧张焦虑地靠近花子,喉咙发紧。


“做什么?”花子利落转身,在伊曼走近她五米之前张开弓箭,尖锐的箭头直指伊曼的脖颈。


“没,我就看你这里完事了没,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伊曼举起双手,笑着往花子的方向又迈了几步。在花子作势闭上一只眼睛瞄准时,他才停下脚步。很奇怪,看到花子对他如此反应,即使巷外混乱的枪声仍旧不断,他居然没有那么紧...

•CP:伊曼X岛田花子


•摸鱼短打


•私设:两人黑道联姻但是未婚


•私设:两个家族的细节情况全部私设


•大学时期







【在一切结束后亲吻是最没意思的,要亲就要在一切都处于最高潮时。】


伊曼在硝烟弥漫的小巷里混合着紧张焦虑地靠近花子,喉咙发紧。


“做什么?”花子利落转身,在伊曼走近她五米之前张开弓箭,尖锐的箭头直指伊曼的脖颈。


“没,我就看你这里完事了没,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伊曼举起双手,笑着往花子的方向又迈了几步。在花子作势闭上一只眼睛瞄准时,他才停下脚步。很奇怪,看到花子对他如此反应,即使巷外混乱的枪声仍旧不断,他居然没有那么紧张了。


“呵,还没,有人虎视眈眈呢,”花子嗤笑一声,手上仍然保持着拉开弓的动作,“别那么肉麻,你不会真以为我和那些被你同意交往就感恩戴德的女生一样吧?未婚夫先生?”她特意在“未婚夫”两个字上读了重音,语气中带着不知针对谁的讽刺。她转身,利箭离弦,一箭封喉。她再次搭上一支箭,指着伊曼。


伊曼朝着刚刚试图偷袭但是已经没了生机的的倒霉蛋吹了口口哨。“怎么会呢,你当然是特别的。”伊曼笑着说,缓缓放下了举着的双手。


“嘁,”花子放下了手里的弓箭,发泄似地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尸体,“你难道不是对哪个女伴都这么说?”


伊曼听了耸耸肩,说:“你不得不承认,每一个女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只是在阐述事实罢了,谁让女孩们总是想得太多呢?”


花子一边把弓箭收回背上,一边翻了个白眼,说:“那么你也别做太多,我们只是联姻,只要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恩爱就好。”


花子还想有所动作时,伊曼突然飞快向前几步,一把把毫无防备的花子按在墙上,右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举过头顶。


“你——”花子刚要骂,嘴就被伊曼的左手食指抵住。耳边传来他的低语:“嘘……巷子外有外人在看。”他说到“外人”时,语气中多了明显的戏谑,好像在嘲笑着刚刚花子划清界限的发言一样。


花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伊曼的唇打断了思路。


他的动作几乎称不上吻而是撕咬,他的吻漫长又粗暴,不知谁的牙齿磕到了谁的唇,泛上一阵铁锈味,花子不甘示弱地用齿舌反击,直至血液混合津液溢出口腔,伊曼才意犹未尽地离开花子的唇。随后两人周围漫上白烟——敌方的增援已经到了,他们扔了烟雾弹作为掩护以此发动攻击,妄图在巷子里一网打尽两个黑道家族的未来领袖。伊曼松开花子,舔舔嘴唇,从腰带掏出手枪上膛,顺手爆掉一个倒霉蛋的头。


花子暴躁地再次拿出弓箭,准备干掉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之后顺手让伊曼也交代在这里。


“妈的,伊曼你真是狗啊。”


“那也只是你的狗。”


【你我在此时接吻,才最让人难忘。】

我是?

真相是X

•CP:伊曼花子


•有妄想剧情注意


•意义不明注意


•潦草短打


•真的很喜欢这对呜呜呜


伊曼和岛田家族的联姻在福莱森特大学里可谓是人尽皆知——这野鸡大学里知识传授程度有限,可八卦传播速度可谓一流——伊曼对花子一见钟情,行动力极强地第二次见面就提出了交往。被拒绝之后,伊曼消失了一个星期。回到利物浦之后,伊曼一边大喊着“我从日本回来啦!”一边把给朋友们带回的各种伴手礼递给大家。他还给花子带回了岛田家主和伊曼的联姻合约。


伊曼把合约递到花子面前“花子,以后我们就是未婚夫妻了。”


花子浏览了一遍两个家族的合约。伊曼在合约中提出了多条对岛田家族有...

•CP:伊曼花子


•有妄想剧情注意


•意义不明注意


•潦草短打


•真的很喜欢这对呜呜呜






伊曼和岛田家族的联姻在福莱森特大学里可谓是人尽皆知——这野鸡大学里知识传授程度有限,可八卦传播速度可谓一流——伊曼对花子一见钟情,行动力极强地第二次见面就提出了交往。被拒绝之后,伊曼消失了一个星期。回到利物浦之后,伊曼一边大喊着“我从日本回来啦!”一边把给朋友们带回的各种伴手礼递给大家。他还给花子带回了岛田家主和伊曼的联姻合约。


伊曼把合约递到花子面前“花子,以后我们就是未婚夫妻了。”


花子浏览了一遍两个家族的合约。伊曼在合约中提出了多条对岛田家族有利的条款,比如伊曼家族在欧洲的部分势力范围和军火生意的参与权分出了一部分无条件赠予岛田家族。只要现任家主确认将日本的走私贸易参与权和势力范围与自己分享,保证大学毕业后两人能顺利成婚,那么伊曼就会签署转让合约。而作为回礼,岛田家也开出了丰厚的条件。


花子翻到最后,看见了自己父亲的印章和伊曼龙飞凤舞的签名,心中长叹一口气——自己就因为一次心动和一个随时可以反悔的承诺成为了黑道联姻的牺牲品。


“你对待拒绝你的其他女孩子也是这样?去她们的家人那里威逼利诱?”花子抬眼,和伊曼对视,虽然说着伤人的话语,但是语气却好像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稀松平常,“伊曼,你真让人恶心。”


伊曼仍旧保持着他可以迷倒半个大学的招牌笑容,耸耸肩,说:“别这样,花子你可是特别的。”


“合同都签了,那来吧,未婚夫。”花子扯过伊曼的领口,狠狠地吻了上去,换得零一兴奋的大叫和芙蕾雅嫌弃的眼神。


从此两个人就宣布交往,在外人面前就像最为恩爱的欢喜冤家,时不时上演甜蜜的桥段伤害一群单身人士。但是只有他们才知道,两人单独相处时,勾心斗角才是他们“宣爱”的方式。两人始终针锋相对,即便接吻时也是如此。牙齿磕破嘴唇,血腥味弥漫在两人的口腔里,比起缠绵,更像是决一死战。放肆地抓住头发接吻,疼痛和对方的挣扎往往让他们更加兴奋,促使他们更加过分地继续下去。


在合约联姻当中,最忌讳的是动心。


芙蕾雅和尼尔不知道听了几次他们对于对方感情的否定。芙蕾雅则多听了一些花子的恨意。


但是真的没人动过心吗?


没有动过心。花子站在酒吧里,看着伊曼和酒保调情,这么回答。来到这个东欧小镇之后,伊曼发扬了他一贯的传统,见一个勾搭一个,完全不在意多年“情人”还在一边看着。


花子清楚,一个生性自由又多情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个相伴多年的“未婚妻”就浪子回头,更不可能因为契约就被束缚住手脚。


伊曼当初不也对自己一见钟情?后来不是也仅仅把自己当做黑道交易的附赠品?“情人”终究还是只有一个名头,没有可能加上实际的价值。


没有动过心。伊曼坐在床上,回忆着把他惊醒的梦,这么回答。花子动用了黑道力量,禁止他入境,不允许伊曼见到自己。她还撕毁曾经老家主和伊曼的合约,自动退出原来属于伊曼的势力范围。


伊曼的梦境中,还是大学时期的花子举着枪,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他,诉说着花子对他抢走她青春的控诉。梦的最后,花子一边流泪一边开了枪。


在他的印象中,花子没有在他面前流过泪。花子始终以冷漠和敌对的态度面对他。


也是,毕竟合约签到的情人对自己是没有真感情的。伊曼自己?他想了想,自然是在最初一见钟情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就没有了感情。


然而过去可能存在的真实的感情早已随着风花雪月埋葬于尘土之中,现在的人只能将其践踏,以枪口相对说着冠冕堂皇的回答。


没人说的清楚两个人究竟是情人还是仇人。

崤歌

什么叫塑料情侣啊

伊曼追花子追了大概四五年,从入学的一见钟情怦然心动到毕业季死缠烂打地表白,整个过程中,岛田花子始终如一地拒绝着这个轻浮又花心的意大利人。但她也以本能和直觉不断观察揣度着伊曼的一切:他花哨的半长发,他明亮的棕褐色眼睛,他爱笑又爱拈花惹草的漂亮脸蛋,他温和到有些傻气的宽和态度,他身边的女人和男人,他的姓氏,他的为人,他的能力,他的家庭,他将继承要的一切。在四五年的时光中,岛田花子越发笃定自己最初对他“轻浮男”的印象,也越来越不把伊曼的追求放在心上。他们朋友几人聚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伊曼的浮夸追求当做种习惯。毕业在即,大少爷抓上不在乎能否毕业的和用不着担心毕业的狐朋狗友又约着岛田花子和芙蕾雅...

伊曼追花子追了大概四五年,从入学的一见钟情怦然心动到毕业季死缠烂打地表白,整个过程中,岛田花子始终如一地拒绝着这个轻浮又花心的意大利人。但她也以本能和直觉不断观察揣度着伊曼的一切:他花哨的半长发,他明亮的棕褐色眼睛,他爱笑又爱拈花惹草的漂亮脸蛋,他温和到有些傻气的宽和态度,他身边的女人和男人,他的姓氏,他的为人,他的能力,他的家庭,他将继承要的一切。在四五年的时光中,岛田花子越发笃定自己最初对他“轻浮男”的印象,也越来越不把伊曼的追求放在心上。他们朋友几人聚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伊曼的浮夸追求当做种习惯。毕业在即,大少爷抓上不在乎能否毕业的和用不着担心毕业的狐朋狗友又约着岛田花子和芙蕾雅几个姑娘联谊——话是这么说,但鬼都知道只是借口。聚会上伊曼和零一拼酒,和这个身世与本人都画风怪诞的同学一起喝到吐,没两个小时就惨不兮兮地躺在沙发上歇逼了。玩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一个一个地打算离场回家,正在那儿感伤毕业的分别时刻深情拥抱呢,伊曼迷迷糊糊地揪住花子垂下来的宽敞和服长袖,拿APP85的漂亮脸蛋冲日本人一笑,又嚎一嗓子:“……你今天真漂亮,昨天也漂亮,之后肯定还是一样漂亮……我想带你去看我家乡的街道……花子,你真好看,你真好看……”岛田花子气急败坏地扯出自己的袖子,然后给这大傻逼脸上来了一拳,不耐烦地回他一句:“除非你入赘花村,不然想都别想!”

TotoN

重新看了分集带弹幕的茧,摸了个爽👌🏻

一些名场面,都是最后决战的,加了一咪咪白头偕老要素(并不是)尝试给老帅哥加了胡碴(更dandy了对吧!


各位,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伊曼看到大小姐的发型想起了花子(瞎猜)伊曼x芭比有点香啊不来一口吗


靠,伊曼好帅(好帅


二编:什!伊曼芭比竟然连tag都没有!!那么就由我(撸袖子

重新看了分集带弹幕的茧,摸了个爽👌🏻

一些名场面,都是最后决战的,加了一咪咪白头偕老要素(并不是)尝试给老帅哥加了胡碴(更dandy了对吧!



各位,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伊曼看到大小姐的发型想起了花子(瞎猜)伊曼x芭比有点香啊不来一口吗


靠,伊曼好帅(好帅


二编:什!伊曼芭比竟然连tag都没有!!那么就由我(撸袖子

「Dream」

2021最后一天把今年积累的坊主团都发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大部分是尼普特相关,被当初第一次在凡西尼表露真情的小尼给触动到!后来得知是体型45就更喜欢了,好适合被迫害的身高很感谢坊主团让我了解coc跑团,感受coc跑团的乐趣!很喜欢坊主庞大又带感的世界观,期待房车后续发展和新游轮,想看到更多巴别塔成员的故事(以及看尼普特做npc还有没有可能)(*σ´∀`)σ


新的一年也打算多多产出,好希望能再看到茧团的大制作(白总头发:?)这样就能刺激我磕的更疯了!!


最后留个qq在这里:1551828597

欢迎老师们找我跑团和玩!!放假很闲很会点赞!


2021最后一天把今年积累的坊主团都发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大部分是尼普特相关,被当初第一次在凡西尼表露真情的小尼给触动到!后来得知是体型45就更喜欢了,好适合被迫害的身高很感谢坊主团让我了解coc跑团,感受coc跑团的乐趣!很喜欢坊主庞大又带感的世界观,期待房车后续发展和新游轮,想看到更多巴别塔成员的故事(以及看尼普特做npc还有没有可能)(*σ´∀`)σ


新的一年也打算多多产出,好希望能再看到茧团的大制作(白总头发:?)这样就能刺激我磕的更疯了!!


最后留个qq在这里:1551828597

欢迎老师们找我跑团和玩!!放假很闲很会点赞!



「Dream」

伊曼,今年28岁,是个处男。


庆祝一下培泰红完结把攒的饭发发,并且期待一下新团,希望是房车👏(终于追平了后续没存粮了,难受)

伊曼,今年28岁,是个处男。


庆祝一下培泰红完结把攒的饭发发,并且期待一下新团,希望是房车👏(终于追平了后续没存粮了,难受)

「Dream」

来源于一个梗图,实在是太适合这对了所以画了

家人们我真的好饿来点饭,黑莱尔女同克拉拉男同游轮虐恋黑道夫妇魔术师助手我都可以的啊!!

来源于一个梗图,实在是太适合这对了所以画了

家人们我真的好饿来点饭,黑莱尔女同克拉拉男同游轮虐恋黑道夫妇魔术师助手我都可以的啊!!

Green 暁龍
搞了仿弹丸像素小人的伊曼花子动...

搞了仿弹丸像素小人的伊曼花子动图。

“你的头会找到我的箭”

跑了)

搞了仿弹丸像素小人的伊曼花子动图。

“你的头会找到我的箭”

跑了)

夕落余烬

p1看光头踹门把踹掉3点血的尼尔【核善】

p2和塞拉聊天的弗朗哥

p3满脑袋问号的索萨

p4被花子甩了的年轻伊头【?】


谢谢谢谢,坊主团真的好上头awsl

p1看光头踹门把踹掉3点血的尼尔【核善】

p2和塞拉聊天的弗朗哥

p3满脑袋问号的索萨

p4被花子甩了的年轻伊头【?】



谢谢谢谢,坊主团真的好上头awsl

击南石
黑帮老大变成俘虏也是很经常发生...

黑帮老大变成俘虏也是很经常发生的事对吧

黑帮老大变成俘虏也是很经常发生的事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