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桑霍克

2893浏览    78参与
谷雨

前主仆因爱生恨真的很好磕好不好

Harrow和Khonshu的互动我可以脑补出800万字的小说了

前主仆因爱生恨真的很好磕好不好

Harrow和Khonshu的互动我可以脑补出800万字的小说了

James春田先生

Tumblr月光骑士搬运

这个老师的QQ人真的太可爱了😢

老师名字是@chiiinken,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主页支持一下

合集里有老师的授权图这里就不放啦~

Tumblr月光骑士搬运

这个老师的QQ人真的太可爱了😢

老师名字是@chiiinken,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主页支持一下

合集里有老师的授权图这里就不放啦~

James春田先生

月光骑士Tumblr授权搬运

哈罗的魔性舞蹈~

授权图合集里有

太太叫chiiinken


月光骑士Tumblr授权搬运

哈罗的魔性舞蹈~

授权图合集里有

太太叫chiiinken


言欢
maybe im not le...

maybe im not leaving

maybe im going home(一小时速涂一下伊桑好帅啊啊啊)

maybe im not leaving

maybe im going home(一小时速涂一下伊桑好帅啊啊啊)

sevenania

🌝marc it's your turn

🌚when i lose myself i become you


🌝marc it's your turn

🌚when i lose myself i become you


从半途出发

【千钧一发】若将远行 3 Vincent&Eugene

众多私设,严重ooc,以及欢迎捉虫


外面的世界很安静,街道上基本没有人。


但一瞬间的巨大信息量冲昏了Vincent的头脑,Eugene倒在血泊的照片瞬间击垮了他的所有防御,所有的猜测和臆想都变得无比吊诡,而事情发展的方向就宛如万花筒一般光怪陆离,Vincent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被击穿了,已经分不清是心痛还是无力。


这个探员称呼Eugene为Jerome,他是否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为何自己没有在刚降落的时候被带走,而是这里?


为何他能够这么凑巧得在自己到家之后出现?


还有最重要的——...


众多私设,严重ooc,以及欢迎捉虫



外面的世界很安静,街道上基本没有人。

 

但一瞬间的巨大信息量冲昏了Vincent的头脑,Eugene倒在血泊的照片瞬间击垮了他的所有防御,所有的猜测和臆想都变得无比吊诡,而事情发展的方向就宛如万花筒一般光怪陆离,Vincent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被击穿了,已经分不清是心痛还是无力。

 

这个探员称呼Eugene为Jerome,他是否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为何自己没有在刚降落的时候被带走,而是这里?

 

为何他能够这么凑巧得在自己到家之后出现?

 

还有最重要的——

 

Eugene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数的谜团扑朔迷离,Vincent感觉等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陷阱,但是却是他不得不前往的陷阱。仿佛置身于火场,无数的CO争先恐后地争夺他的肺泡,要他窒息。

 

“准备好了吗先生?”可惜对方并不想给他思考的时间,快马加鞭地发问到。

 

Vincent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跟上那名探员的步伐,最后坐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Vincent发现这辆车没有车牌,甚至还看不出型号,当他坐进车里时才发现副驾驶座位上还有一个人,带着墨镜,看不出长相。车里很暗,车窗的玻璃膜都更加得特殊,似乎完全阻隔了车窗外的视线。

 

“我们要去哪里?”Vincent试探道。

 

“你知道的先生,调查局。”

 

Vincent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索性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不断地变换,熟悉的建筑逐渐陌生。现实总是这么魔幻,他才刚落地就像是重新撞进了一个新的谜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里匍匐前行。

 

路线很乱,Vincent已经无法记清,下车后依然跟着走进了一座大厦,就像很平常的写字楼,他们让Vincent在二楼的大厅等候。大厅里所有人都西装革履,许多人拿着文件行色匆匆,就像一个很平常的写字楼,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得有点出乎意料。然而这样的环境并没有让Vincent放松警惕,而是环顾四周,找到监控头,出口,id识别装置。尽管似乎已经没有用了,但Vincent还是很后悔自己没有清理完身上所有可能掉落的毛发。

 

突然他发现旁边有两个人好像在争论什么,其中有一个是刚才带他来的人。他注意到他眉头紧皱,然后又点点头,不再说话。与他争论的人于是向自己走来。

 

“您好先生,我是Neo,请跟我走一趟。”

 

Vincent注意到他脸上面无表情,心下有些疑虑,但也别无他法,只得乖乖跟着。

 

那人把他带到了一间类似办公室,他敲了两下门,得到回应后为Vincent打开门,自己则往后退开,在Vincent进门后把门关上了。

 

Vincent只听见一声不大的关门声,转头瞥了一眼门,吸了口气,抿了抿嘴,再回头看去,霎时间呆若木鸡——坐在他眼前的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人——Anton,一时间Vincent只觉古怪。

 

Aton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依然身姿挺拔,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自信,嘴里叼着一根烟,Vincent觉得他看上去有点焦躁,还好窗户是开着的。

 

“看起来太空的射线也没能让你长点脑子,”Anton吐了口,站起来,看着Vincent挖苦道,“现在联邦调查局在抓你,你居然这么蠢得跟着他们来了!你等会跟着Neo,让他带你离开这里。”

 

Vincent盯着自家弟弟苦瓜一样的表情,努努嘴。

 

“他们知道了什么。”

 

“所有的一切。”

 

“你知道Eugene在哪吗?”

 

Anton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按,叹了口气,望了一眼Vincent,“他已经被抓了,但我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

 

Vincent沉默了一会,眨眼的频率变高了,如果Eugene在这里就会知道,Vincent只有在快速思考的时候才会这样。最终,Vincent看着Anton微微的皱眉,终于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不,我得留下来。”

 

“你疯了吗!你留下来做什么,别指望他们能告诉你Eugene在哪,快点出去跟着Neo走了,别让别人发现!”Anton话里带着些怒意,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贴到Vincent脸上来了,眼神里带着质疑和不解,还有不容侵犯的骄傲。

 

“唯一的机会,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就像游泳,还记得吗,不要保留回头的力气,”Vincent说着顿了顿,“况且,那是Eugene,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我没有办法抛下他不管。”

 

Anton已经不耐烦了,单手抓起Vincent的衣领,“我可以帮你找,你先给我滚的远远的。”

 

“对,你是可以,”Vincent眼底没有丝毫慌张,像一池波澜不惊的湖水,“但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等了,因为Eugene已经等了我整整一年。”

 

Anton死死盯着亲哥的脸,他那种无所畏惧的表情总是让自己无比恼火,可是自己总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改变他的想法,哪怕一丝一毫。

 

“你就是永远不会长大。”Anton咬了咬下嘴唇,终于放弃迫使他更改自己的决定,就像他游泳,离家出走,飞上宇宙一样,没有人能够改变,哪怕要他肝脑涂地,要他粉身碎骨,再无来日。

 

或许有例外,Eugene可以,Anton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不会长大的是你。”Vincent笑了笑,摇了摇头,他们彼此之间最后用一个对视告别。真是讽刺,明明隔了这么久,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明明他们才刚刚见面,可是他们甚至来不及寒暄就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告别。Vincent知道Anton冒着十足暴露的风险想让他逃走,但时间不允许他们有过多的交流。

 

Vincent转身的时候Anton又叫住了他,“等等,带上这个。”只见他手里捏着一根睫毛,“这是新型的定位器,好让我知道你在哪。”

 

“不会被检查出来吗?”

 

“不会,这不是调查局的东西。”

 

Vincent接过贴上,轻笑一声。

 

“Bye,Anton.”

 

“Bye.”

 

Anton目送着Vincent关上门,然后望向窗外,像是在思考什么。


Sophia Loren

最喜欢的电影和最喜欢的歌手

我还是很屑!

最喜欢的电影和最喜欢的歌手

我还是很屑!

从半途出发

【千钧一发】若将远行 2 Vincent&Eugene

会HE的,大量私设,ooc,望谅解,以及欢迎捉虫

并且因为要引入第二条线,这一篇开始用第三人称叙述了,第一篇大概可以算作日记的形式吧


Somewhere deep inside I know 

内心的声音告诉我

There is a lesson to be learned 

这将会是一个教训

It’s not the crime but the way that...

会HE的,大量私设,ooc,望谅解,以及欢迎捉虫

并且因为要引入第二条线,这一篇开始用第三人称叙述了,第一篇大概可以算作日记的形式吧

 

 

Somewhere deep inside I know 

内心的声音告诉我

There is a lesson to be learned 

这将会是一个教训

It’s not the crime but the way that we pay for

这明明不是罪恶,我们却要为此付出代价

——《Silhouettes Of You》(你的掠影)

 

 

Vincent无神地瘫坐在地上,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想不动,但是泪水像是非条件反射一样,自己流了下来。好奇怪,流泪的感觉好奇怪,Vincent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再流泪,因为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努力,周围的一切人和事总是不惮以最大的不信任和恶意来揣测他。与其说是发现流泪毫无作用,不如说是已经学不会流泪了。

 

这是一种多陌生的感觉。

 

周围一切都很安静——房子是紧闭的,没有风能吹进来安抚他泪光隐隐的脸庞。只有阳光,是淡淡的暖黄色,从他的身后照射过来,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时间宛如凝固一般。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寂静。

 

“Eugene?”

 

Vincent下意识一惊,猛地从地上爬起,也不管自己有多么狼狈,马上三步并两步地跑上台阶去开门,中间还踩空了几级台阶。

 

喘着粗气,胸脯剧烈地起伏,Vincent颤抖的手握紧门把手,深吸一口气。

 

门开了,是一张陌生的脸。

 

空气仿佛凝固了。

 

Vincent脸上的期待像坠入了冰河,失落又僵硬。他吞了吞唾沫,但是并不想说哪怕一句话,他的心情就像被咽下的唾沫一般。

 

门外的人穿着正式的西装,他的身材非常挺拔,好像有力量隐藏在外表之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冰冷,冰冷地注视着眼前的Vincent,冰冷地注视着他的狼狈。

 

“你好,我是联邦的探员。”他说着拿出了他的证件。

 

这句话让Vincent努力收起空洞的思维,调动起这么长时间以来谨慎的戒备,警惕地看着他,目光在证件和他的脸上跳跃游离,并且还思考着冰箱里的样本,不管发生什么,不能让他靠近。

 

“我来是想请你跟我去调查一下——”他说着顿了顿,“有关Jerome被谋杀的事。”

 

Vincent心跳骤然失衡,大脑就像被榔头狠狠一砸,突然失去思考的能力,眼睁睁地看着他拿出了一张照片——

 

Eugene面色狰狞,倒在血泊之中。

 

 

 

 

 

黑暗笼罩了这里,像是连一丝空气都没法逃逸。潮湿的天花板还在向下滴水,周围时不时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偶尔有几只蟑螂或是其他生物悄无声息地爬过。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你要很仔细看,才能看出来这其实是一个监狱,铁门已经生锈,剥落片片红色的碎屑,像是祭奠一样飘零在地。很难以想象这种破败腐烂的环境居然存在于这个无限繁荣的时代,连瑕疵人的生活环境跟这里相比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Eugene闭着眼睛,昏昏欲睡。不知道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多久,突然一滴水从天花板滴到他的头上,Eugene打了一个激灵,眉头一皱。整个监狱潮湿得不像话,这个位置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不会滴水的地方,最终还是沦陷在潮湿的环境中。

 

Eugene咬咬牙用手挡住从头顶上滴下来的水。Eugene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们夺走了他的轮椅,他在这里的每一次移动都无比艰难,再加上这里的低温,双腿的温度已经逐渐流失,趋于冰冷,这对于一个残疾人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没有依凭可以知晓时间,已经与外面的灯红酒绿的世界完全隔绝。

 

Eugene只能一秒一秒计数,就算如此,也算不出Vincent降落的日程。

 

……

 

两周前——

 

Eugene刚在乘务人员的帮助下下了飞机,望着熟悉的建筑和不断有火箭升空的苍穹,不觉浅浅一笑。两周后的今天是Vincent降落的时间,自己提前结束了旅行,打算回到公寓做一番休整。

 

几乎一年的时间里,Eugene戒掉了所有的递来的烟,所有推到眼前的酒杯。独自推着轮椅去看那些未曾见过的世界,遇见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有些混蛋会拿他开玩笑,有些和善的人会帮他介绍路过的风景。阔别了以前花天酒地的生活,一切都变得崭新起来。

 

“先生,我能帮您的忙吗?”(Can I help you, sir?)

 

Eugene抬头,发现是一名笑靥如花的女士,看她的着装就知道是机场的工作人员。Eugene刚想谢绝,那名女士就帮他推起了轮椅,Eugene挑了挑眉毛,轻笑着回了一声谢谢。

 

“先生是从哪里来的?”

 

“加拿大和美国的交界处,魁北克和安大略南边。”

 

“先生您真是个有趣。”

 

Eugene笑而不语,遇到这样和善的人一整天的心情都变好了。Eugene被推着走,看着熟悉的空间在眼前不断放大。大面的落地窗让阳光不断透过,晒在身上,暖和得像躺在沙滩上。Eugene突然感到世界有点恍惚,眼前的场景好像不那么熟悉了,不像是以前来机场的路,他刚想发问,眼皮就已经过于昏沉地闭上,声音也在喉咙里扼住,最后只剩下安详的睡意。

 

Eugene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日光灯。他坐的不是熟悉的轮椅,而是一把结实的木凳子,双手也被牢牢捆在凳子上。他的大脑还昏昏沉沉的,仔细回想一下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面色也变得阴郁起来。

 

突然,房间里的门被打开了,出现了那位帮他推轮椅的女士。

 

那名女士已经完全没有了机场的温柔,而是展现出了一种邪魅的感觉,她看着Eugene的眼神就像狼看着猎物一般。

 

Eugene狠狠瞪着她,而那位女士像没看见一样对Eugene笑了笑,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Jerome先生,我们就先来一点客套的,您对于套用ID的黑市了解多少?”

 

“我们最近刚刚抓获了十名套用ID的罪犯,”那位女士笑着看向Eugene,“您是第十一个。”

 

“他们还挺配合的,让我们抓到了一个今年才开始犯罪的中间商,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回归原本的生活了,”她的语调突然升高又降低,“所以说,我们希望您也能跟他们一样配合。”

 

“毕竟,您背后的可是一个潜伏了数年的罪犯了,说不定至今还在做着阴沟里的买卖,只要您肯帮忙,我们既往不咎,还能让您下半辈子过得比神仙都快活。”

 

“您意下如何?”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Eugene。

 

Eugene轻笑着回应道,“这就是你们交易的方式?把人绑架走捆起来?”

 

“只要您肯配合告诉我们,我们就能给您松绑。”

 

“不如你也把自己绑在椅子上我们平等谈判如何?”

 

那名女士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颠笑起来,然后恢复了平静,盯着Eugene说道:“我本来就讨厌上面那些窝囊定的审问规矩,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null看来我跟先生可以体验全新的方式了呢,”她笑了一会停下来继续说道,“刚好,我最近手有点痒了——”


(tbc……)

 

 

 

Ps:开头的那段是歌词,这首歌很轻快又很沉重,是一首轻摇滚,真心推荐给大家。

 

从半途出发

【千钧一发】若将远行 1 Vincent&Eugene

这是一篇电影《千钧一发》的同人文,是HE啦

诸多私设,某些英文翻译得不够好,望谅解


For someone who was never meant for this world

对于不为这个世界存在的人而言

I must confess I’m suddenly having a hard time leaving it

我需要承认,突然也不想就此离开

Of course, they say every atom in our bodies was once part of a star

当然,人们都说我们身上的原子都曾是星辰的一部分

Maybe I’m not...

这是一篇电影《千钧一发》的同人文,是HE啦

诸多私设,某些英文翻译得不够好,望谅解

 

For someone who was never meant for this world

对于不为这个世界存在的人而言

I must confess I’m suddenly having a hard time leaving it

我需要承认,突然也不想就此离开

Of course, they say every atom in our bodies was once part of a star

当然,人们都说我们身上的原子都曾是星辰的一部分

Maybe I’m not leaving

或许我并不在离开 

Maybe I’m going home

或许我在回到我的归宿

 

宇宙与星空,只有当你真正身处其中,你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无垠,浩瀚,渺小的人类在其间不过沧海一粟。很奇怪,明明我的所有活动都被限制在了飞船和空间站之内,我感受到的却是无限的自由。不需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来清洗身体,不需要验血,不需要测DNA,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假身份。这份自由是我从前无比渴望的,我也曾孤注一掷想要证明自己,只是如今触摸着透明的隔板,望着璀璨的星河,却对于从前的生活有了些许思念。

 

起初同行的心理医生告诉我这是正常的现象,不用挂心太多。但是这样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浓烈,我有点困惑,地球上冷酷运作的基因ID系统封根本不值得我任何的留恋。可是有时候,回忆就像是窗外的土星光环,徐徐的轮转着。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打开Eugene给我的那张纸条,他曾经叮嘱我在起飞前不要打开看,我是在飞船稳定运行在轨道后才打开的。那张纸条上没有一个字,只有一撮头发,那曾经帮过我无数次伪造身份,现在却成了我在太空中唯一的陪伴。

 

我并不太理解为何Eugene用他的头发取代了言语,我没法准确地知道他想要传递的信息,是祝福?是挂念?也让我想起了他在最后的时候给我在冰箱留下的我用都用不完的样本,他就这样带着他独有的轻佻告诉我:“所以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So Jerome will be here when you need him.)

他有点傲慢,虽然他只有在最初那段时间对我表现出来,但他确实有傲慢的资本。他的基因序列足够使他在所有人中脱颖而出,我有时候也会想着,如果他的脊柱没有受伤,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那么他将是一众员工里最为出挑的那个。他甚至不需要像我一样伪造身份,他的光明前途在等着他,他将成为最耀眼的那个人。而我这样的瑕疵人,将会隔着那堵我擦试得光亮的透明墙,看着他夺目自信的笑容,当然,还有一点傲慢。

 

所以,当他郑重地向我说出那句“我将远行”(I am travelling too.)时,我有点疑惑,但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不过,我还记得他之后的那句话。

 

“我只是把身份借给你而已,而你却让我共享了你的梦想。”(I only lent you my body. You lent me your dream.)

 

我时常不由地在太空中想起这句话来,还会想起他的银牌,他曾经对我的质问,连他都做不到,凭什么我做得到。当然,更多想起的是他埋头帮我准备样本的样子,像是一名做实验的生物学家。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两个破碎的人,两个破碎的灵魂,每天每夜都在努力拼凑一个完整的故事和人生,我们共享一个名字叫做Jerome。

 

有时候我还会想着回到陆地上之后,我还要做什么。是否要继续留在那个巨头公司,我还没有一个答案。我希望那时候当我推开公寓的门,能猝不及防地撞上Eugene的笑脸,像曾经无数的黄昏那样,他会询问我今天的工作,或是谈谈他今天的见闻,或者邀请我品味他新带回来的美酒。我们有时候也会一起去音乐会,一起去高档酒店买醉,推着他走过海滩,跟他讲我和我弟弟的陈年往事。

 

而现在,我有了更多想要告诉他的事,有关在太空站的生活,有关银河与星际。土星真的比照片上的美太多,彗星都只能沦为它的陪衬。我在空间站的操作依然跟基地一样没有出现任何的失误,只是与太空只隔着这样薄的铁皮,偶尔也会有点心悸,会想到一些二十一世纪的老电影,像星际穿越,像火星救援,那些父母从小就放给我的电影,虽然他们并不认为一个瑕疵人能够飞上宇宙,但却在我心底买下一颗种子。到今天这颗种子已经结果,果实又将带着新的种子远行,最后入土发芽。还有太多太多,我都想与他细说,我也想问问他行程路上的见闻,想知道他有没有变化。

 

今天是任务的最后一天,整整一年的时间,一个转神间就流过了。返程的一切已准备就绪,飞船发动,冲破牵引力,冲向那颗蔚蓝的星球。我沉静地躺在舱内,就像起飞时那样,光和影不断在我周遭交替,我手里依然攥着Eugene给我的纸条。我闭上眼,周围的所有就消失了,黑暗中却慢慢浮现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影,光芒从他身后向我的眼睛照射过来,好像人影的边缘都被光线模糊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终于能够打开舱门,来迎接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直到双脚都稳稳地踏在土地上,却依然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太空中感受不到的重力现在仿佛把我的心也牢牢拴在了这里。我突然想到,在很早以前时候,发射火箭飞船并不像现在这样容易,每个宇航员在落地后都会有无数人坐在电视机前欢呼庆祝,每个宇航员的名字都会登上报纸头条,风光好一阵子。现在每天都有几十架火箭升天,每天都有几十架火箭降落,宇航员的通过标准虽然依旧严苛,但是也不再稀有,没有媒体会对着火箭的升空降落大肆报道。

 

但是我依然很快乐,对着宝石蓝的天空,我再也忍不住笑意。瑕疵人不仅可以通过这样的测试,还能够成功完成任务。又或许说,瑕疵人这个身份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再重要,虽然它曾经带给我无数的限制,带给我无数的风险,最终并没有成为压倒我的阿尔卑斯山。

 

迎接我的是工作人员的车,我望着那宝石蓝的碧海苍穹,心中不由生起一丝急切——我要去见一个人,我要去见Eugene。

 

下了车,我拔腿就跑,逃过了要拉我进行体检的工作人员,逃过了要对我进行“例行”慰问的领导,直接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开回公寓。

 

打开公寓大门的时候我心情是忐忑的,我不知道Eugene会不会在家里等我,要是他忘记了日期呢?要是他远行还没回来呢?

 

“Eugene——”我拉开公寓的门大声喊道。

 

“Eugene!I am back!(我回来了)”

 

“Eugene!Eugene!”

 

······

 

“Eugene?”

 

没有人回应,空气甚至吝啬到我不给我回声的传递。我急忙跑下楼梯查看——依旧是空无一人,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我急忙一间一间地拉开房门,一遍一遍地大喊那个名字。每间房间我都开过了,始终见不到人影。

 

我长叹一口气,手支撑着身体索性坐在桌子上,安慰自己或许他还未归来。我其实能感受到,能感受到桌子上的灰尘,厚厚的一层灰尘。我丧气地环视着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好像跟我离开时的样子并无二至。

 

突然一股不安的情绪翻腾搅动,我的心脏急剧地跳动,好像快喘不过气一般——还有一扇门我还未曾打开,那扇我清理毛发的小隔间,带有燃烧装置的小隔间。

 

我的腿像被洪水裹挟一般难以移动,但我还是拖着僵硬的四肢慢慢蹒跚,缓缓打开隔间的门。

 

一道光闪了一下我的眼睛,我看到那是一枚银牌,属于Eugene的银牌。

 

除此以外空无一物。

 

我一下瘫坐在地,愣愣地看着那枚银牌,仿佛灵魂都已经被抽空。

 

(to be continued)


陌君的观影留念册

【欧美】#千钧一发##Gattaca#

是一部从立意、叙事、节奏到演员都无可挑剔的电影。

基因并不能最终决定人生与命运,然而意志与梦想却可以。

即使“注定不可能”,也总有些足够勇敢执着的家伙能够创造奇迹,成为那抹不去的1%,这或许就是人性的伟大之处吧。


重点其实还是想来叨叨一下选角。

伊桑霍克+裘花究竟是什么神仙阵容!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看帅哥对戏更幸福的事吗!!!

我可以三个字我已经喊累了。

p3伊桑霍克往酒杯里吐烟的镜头我愿称其为影史一绝,来品一品什么是教科书级别的性感。

还有裘花,啊!我命运般的裘花!我就不信有人能够拒绝25岁的裘花。

英伦玫瑰不是白叫的,他实在太...

【欧美】#千钧一发##Gattaca#

是一部从立意、叙事、节奏到演员都无可挑剔的电影。

基因并不能最终决定人生与命运,然而意志与梦想却可以。

即使“注定不可能”,也总有些足够勇敢执着的家伙能够创造奇迹,成为那抹不去的1%,这或许就是人性的伟大之处吧。


重点其实还是想来叨叨一下选角。

伊桑霍克+裘花究竟是什么神仙阵容!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看帅哥对戏更幸福的事吗!!!

我可以三个字我已经喊累了。

p3伊桑霍克往酒杯里吐烟的镜头我愿称其为影史一绝,来品一品什么是教科书级别的性感。

还有裘花,啊!我命运般的裘花!我就不信有人能够拒绝25岁的裘花。

英伦玫瑰不是白叫的,他实在太适合骄横跋扈的贵公子形象了,一股子天生的贵气又带着些许骄傲和脆弱感。那双蓝眼睛里是带钩的,只要和他对视一眼立刻魂都被勾没,心都愿意掏给他。

这部片子里的出场(p5)可以称得上惊艳,他的惊鸿一瞥让我literally呼吸一滞。图片截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丽,去看视频吧我求求你们了!是帅到肝颤一见钟情可以让人念念不忘好多年的程度😭😭

以及最后私心放了几p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镜头,两位帅哥的cp好磕惨了

贝勒电影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贝勒电影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贝勒电影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五行犯案,胶片侦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