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索·卡尔

28742浏览    2627参与
橋
伊索+伊索+伊索+伊索+伊索=...

伊索+伊索+伊索+伊索+伊索=伊索s

好像只會畫兒童畫……我會試著畫別的的


伊索+伊索+伊索+伊索+伊索=伊索s

好像只會畫兒童畫……我會試著畫別的的



lraqis
头发莫得涂色? 殓吹轻点喷 其...

头发莫得涂色?

殓吹轻点喷

其实我好喜欢这张der~

头发莫得涂色?

殓吹轻点喷

其实我好喜欢这张der~

空气奶盖波波茶

夜里

摄殓   ooc避雷


很短


首次发文,请多指教


     夜晚,窗外一轮明月停滞在了最高处。


     衣衫不整的两人在不大的双人床上拥抱着,身形更为娇小的一方乖乖地趴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已被暖热的被将他们裹入身下。


     灰发青年像是想到了什么“约瑟夫先生,你不会背叛我的,对吧?”伊索气若游丝,双眼微合,眼角的...

摄殓   ooc避雷


很短


首次发文,请多指教




















     夜晚,窗外一轮明月停滞在了最高处。


     衣衫不整的两人在不大的双人床上拥抱着,身形更为娇小的一方乖乖地趴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已被暖热的被将他们裹入身下。


     灰发青年像是想到了什么“约瑟夫先生,你不会背叛我的,对吧?”伊索气若游丝,双眼微合,眼角的泪痕还没有消去。


     “不会的,我亲爱的伊索,我发誓。”


     “如果你背叛了我。”伊索顿了顿,又开口:“我会亲手终结你,然后为你入殓,为你化上最好的妆容,我们会共同躺在填满黄玫瑰的灵柩里。”


     “嗯……如果伊索背叛了我……” “我不会,就算会,我也会在那之前杀了自己,任凭遗体乱葬在野外。我的最后一句会是:‘我曾经爱过你。’”


     约瑟夫有些不满“停,不要说了好吗?你我要走的路还很长,现在说这些话还太早了。答应我,安心享受这一切,可以吗,小伊索?”


     “嗯。”

青扇扇

新的痛甲

印象款感染者

一直很喜欢感染者,美丽而神秘的小芺蝶是我的最爱!

针和茧是朋友的得意之作所以特别放大w

新的痛甲

印象款感染者

一直很喜欢感染者,美丽而神秘的小芺蝶是我的最爱!

针和茧是朋友的得意之作所以特别放大w

一个想被约约淦的伊索

伯爵×琴师②

这里的伯爵有占有欲有点强。剧情需要。


与其说是做伯爵的私人琴师,不如说是禁足。每天必须待在伯爵的房间里,未经允许不能出去。简直就像发现了珍宝一样一刻也不愿放手。


伊索有些无聊,但更多的是烦闷。甚至有些后悔答应伯爵的要求,但是如果拒绝的话性命也不一定能保住…


正思考着,门把手转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后,“咔嗒”一声,再将门反锁。伯爵轻笑着望向坐在床上的伊索。


“伯爵先生…”


“叫我约瑟夫。”


“呃,约瑟夫先生,您可以放我出去了吗…您不是说要我做您的私人琴师,我好给您做本职工作…”


“私人琴师的工作不一定只是弹琴。”约瑟夫说着,...

这里的伯爵有占有欲有点强。剧情需要。



与其说是做伯爵的私人琴师,不如说是禁足。每天必须待在伯爵的房间里,未经允许不能出去。简直就像发现了珍宝一样一刻也不愿放手。



伊索有些无聊,但更多的是烦闷。甚至有些后悔答应伯爵的要求,但是如果拒绝的话性命也不一定能保住…



正思考着,门把手转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后,“咔嗒”一声,再将门反锁。伯爵轻笑着望向坐在床上的伊索。



“伯爵先生…”



“叫我约瑟夫。”



“呃,约瑟夫先生,您可以放我出去了吗…您不是说要我做您的私人琴师,我好给您做本职工作…”



“私人琴师的工作不一定只是弹琴。”约瑟夫说着,缓缓凑近人唇,在伊索以为快要亲上的时候,他停下了动作。伊索紧张地注视着人的眸子,脸颊泛红。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今天晚上带我去琴房演奏吧。”



“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不行。”



“为什么?”



“我好不容易发现的宝贝,怎么能轻易让给别人…”



“啊?可是我们才刚认识不久…”



伯爵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我失去过你一次,怎么会轻易让你离开。』



伊索见人没有回应,垂首抿唇也不再言语,没想到下一秒便被约瑟夫紧紧拥在怀里。他力度很大,几乎要将伊索捏碎。



“约瑟夫先生…疼…”



“抱歉。”约瑟夫微微松了松力度,但是依然没有放开。伊索有些疑惑,想问些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良久,约瑟夫松开了他,轻声询问:“你说,当在月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弹奏,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



“听说可以唤醒挚爱的某些记忆?”



“是吗…”伯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剐蹭了一下伊索的鼻尖起身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伊索。



晚上。



伯爵支腮静静地看着演奏投入的琴师,思绪万千。



“今晚没有月亮…被厚实的云层遮盖了…”



琴师过于投入,并没有听到伯爵在说什么。纤细手指如同有魔力一般,灵活流畅,将一个个美妙的音符弹入伯爵心中。



『没关系,至少现在我没有失去你。』



『以后也不会。』




离白.

信仰

哦,我可爱的牌子终于没了

莫名有点开心是个什么肥事?

养老养老,再无牵挂

下个赛季榜前再见我😁


信仰

哦,我可爱的牌子终于没了

莫名有点开心是个什么肥事?

养老养老,再无牵挂

下个赛季榜前再见我😁


买护肘的白鹄
来宣传一下群,人都很好,而且免...

来宣传一下群,人都很好,而且免费送标签。

来宣传一下群,人都很好,而且免费送标签。

思想开花

【摄殓/杰殓/医园abo】树袋熊的拥抱④

   “好奇怪啊,卡尔就像不认识你了一样”下午的课上完后,正在逛街的艾米丽一边嗦着奶茶一边问旁边的约瑟夫。

   “做朋友不是更好么,以前那样子我可真受不来”约瑟夫打了个寒颤,“还有……你什么时候和艾玛熟到可以在大街上手拉手嗦同一杯奶茶的关系了。”

   忽然被提到的艾玛只是腼腆地笑笑,艾米丽到是毫不介意地手又抓紧了几分:“这是女孩子之间的友谊,你不懂!”

    “是是……我不懂。”约瑟夫白了她俩一眼,他真的搞不懂她们俩逛街叫他一个大男人出来干嘛?当电灯泡吗...

   “好奇怪啊,卡尔就像不认识你了一样”下午的课上完后,正在逛街的艾米丽一边嗦着奶茶一边问旁边的约瑟夫。

   “做朋友不是更好么,以前那样子我可真受不来”约瑟夫打了个寒颤,“还有……你什么时候和艾玛熟到可以在大街上手拉手嗦同一杯奶茶的关系了。”

   忽然被提到的艾玛只是腼腆地笑笑,艾米丽到是毫不介意地手又抓紧了几分:“这是女孩子之间的友谊,你不懂!”

    “是是……我不懂。”约瑟夫白了她俩一眼,他真的搞不懂她们俩逛街叫他一个大男人出来干嘛?当电灯泡吗?

   “别乱想,你只是个来提购物袋的。”艾米丽冷不丁地又补了一句。

    卧槽!女生太恐怖了有读心术。约瑟夫心里一紧。故作掩饰尴尬地看向路旁,“我哪有……卡尔?”

   “哟,现在还想着你那个小迷弟呢?”

    “不是,你帮我看看,那个……是不是卡尔”约瑟夫伸手指了指隔壁正在进入酒吧的一个少年。

    “诶~哪有……”顺着约瑟夫指的方向看去,当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艾米丽震惊了“还真的是……”

    “卡尔同学去酒吧干嘛?”艾玛望着惊讶的两人,不解地问道,“他会不会被人骗了?”

    这不说还好,仔细想想卡尔那呆呆的样子说不定被人骗了还会帮着数钱呢。约瑟夫不敢想了,马上就想要追上去,结果被艾米丽一把拉住。

     “艾米丽你干嘛!”约瑟夫是真的急了。

     艾米丽无奈的耸耸肩:“我不是想阻止你,那毕竟也只是个猜想而已,别冲动。”

   “那万一是真的被骗了呢?!”

      “这……”艾米丽被噎住了,不过她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我不阻止你去看他,我和艾玛都是女的不太方便,你别太冲动就是了……”还没等艾米丽叮嘱完约瑟夫就没了影。“唉,恋爱中的老头啊~”艾米丽感叹了一句。

      艾玛在一旁有些不安地说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艾米丽拍了拍艾玛的头:“宝贝你做的特别棒。我有预感,这俩能成!”

     呼——艾玛的脸全红了。艾米丽笑笑,捏了捏艾玛的脸:“走,逛街去!”

     约瑟夫刚进酒吧,就被花花绿绿的灯光吓到了。他的目光四处寻找着卡尔,但能看到的只是一群舞池内狂欢舞蹈的人们和各种穿着羞耻服装的陪酒……

     一位招侍看见了约瑟夫,热情的赢了上来:“这位先生这边请~”约瑟夫不知道怎么应付,也就是被动的被拉着走。“先生我们这里还有各种特色陪酒包您满意”招侍一边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一边往吧台招呼道“诶!那个刚上班的快过来,有工作了”

   “噢——”一个熟悉的清脆男声响起。声音刚落,身着粉色兔子装的卡尔微笑着走了出来。

     当卡尔和约瑟夫四目相对时,两个人都怔了怔。招侍看见,便一边笑着说一边退下:“你俩认识啊,那就好办了,你们先玩着我再去工作”

    卡尔到时很快恢复了那张商业性的微笑,大方地坐在约瑟夫的身旁:“先生需要来点什么吗?”

    约瑟夫终于回过神来,紧紧的抓住卡尔的肩膀:“卡尔你在这里干嘛?快跟我回去。”或许是alpha的力气比较大亦或许是omega的身体本来就比较弱,卡尔感觉肩膀被捏的生疼,几滴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嗯……先生,请放手……”

   感受到卡尔的抗拒后约瑟夫迅速地就松了手,不过还是抓紧地追问:“你是缺钱用吗?我可以帮你你大可不必……”

    卡尔轻笑,一个翻身就坐在了约瑟夫的大腿上。一个手指轻轻地挑起约瑟夫的下巴,舞池的灯光下,约瑟夫眼中的卡尔眼圈微红,脸颊旁还有未干的泪痕——尤物。这是约瑟夫第一个想到的词。

   “先生人真好~不过,先生对卡尔最好的帮助就是……”卡尔充满欲望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满意卡尔的服务~”最后一句话几乎在约瑟夫耳边是吹出来的。

    说完,卡尔便对着那个早已等待许久的嘴唇亲了下去,手上也熟练地解开了约瑟夫上衣的两个扣子……


——————————————————————

真·假车[눈_눈☆]

不是我不想写真车是我不会写又没有神仙教我

卑微

    

夜雨祈灵fsy

#黑手党伊索•卡尔试妆


你的死,还有一丝丝的利用价值。


所以要来做个交易吗?


———————————————————————

别问我为什么去年的授权,今年才折腾。

#黑手党伊索•卡尔试妆







你的死,还有一丝丝的利用价值。


所以要来做个交易吗?





———————————————————————

别问我为什么去年的授权,今年才折腾。

老曦嘻嘻嘻嘻

all殓

最近想整点all殓……

快写完了……我返回去看了看发现有点像爸爸妈妈带孩子hhhhc

我是魔鬼吗hhhc

最近想整点all殓……

快写完了……我返回去看了看发现有点像爸爸妈妈带孩子hhhhc

我是魔鬼吗hhhc

轩轩想要当屠皇

【ABO】[伯爵×琴师]日久生情(10)

◎萌新写手

◎ooc肯定还是有的,文看得舒服就行了

◎文笔也只有这样了,见谅

——————


听到湖景村这个名字,伊索只觉得有点熟悉,却怎么也记不起这是哪里。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赌气似地偏过头嘟囔了句:“不记得。”

约瑟夫听他这么回答,摸不准这人是真赌气还是真不记得了,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便歪倒了自己的身子往伊索那边靠过去,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最后还舒服地蹭了蹭:“伊索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闹别扭?”

而被约瑟夫靠肩膀的伊索已经蒙了,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靠肩膀。坐在钢琴凳上的人僵直了身子,双手手指紧张地绞在一起,因为太紧张甚至没有听清约瑟夫说的什么。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约瑟...

◎萌新写手

◎ooc肯定还是有的,文看得舒服就行了

◎文笔也只有这样了,见谅

——————


听到湖景村这个名字,伊索只觉得有点熟悉,却怎么也记不起这是哪里。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赌气似地偏过头嘟囔了句:“不记得。”

约瑟夫听他这么回答,摸不准这人是真赌气还是真不记得了,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便歪倒了自己的身子往伊索那边靠过去,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最后还舒服地蹭了蹭:“伊索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闹别扭?”

而被约瑟夫靠肩膀的伊索已经蒙了,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靠肩膀。坐在钢琴凳上的人僵直了身子,双手手指紧张地绞在一起,因为太紧张甚至没有听清约瑟夫说的什么。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约瑟夫又蹭了蹭他的肩膀:“伊索,有在听吗?”

“什……什么?”终于反应过来的伊索赶忙回了一句,感觉到肩膀上一直蹭来蹭去的脑袋,挺直了脊背,一动也不敢动。

暧昧的气氛逐渐发酵,将两人团团包围,根本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的伊索只觉得都快要窒息了,偏生这又不是别的什么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纠结。

而且,说实话,他也不是很讨厌这种感觉……

在旁边蹭了好一会的约瑟夫终于蹭够了,这才开口继续说道:“我是说,伊索你还记得……”还没等约瑟夫把话说完,一个上午都没见着的管家就急匆匆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德拉索恩斯伯……爵。”

忙了一上午的管家表示,眼前这一幕着实把他吓得不轻。那个在他眼里一向都是冷淡、习惯于和他人保持距离的伯爵大人现在正用一种……小鸟依人的姿态靠在别人身上?而且那人还是和他没接触过几次的一个琴师。

本就紧张的伊索在这时候被撞见,听到声音后转头一看,是见过几次面的管家,也算是个熟人了,当即便脸色爆红,恨不得一头栽到钢琴里去。而另一个被撞见的约瑟夫倒是没多大反应,毕竟当了好些年的伯爵,什么场面没见过,只是有些尴尬地坐直了身子,掩嘴轻咳一声,斜睨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人。

接收到约瑟夫眼神的管家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坏了伯爵的好事,收起脸上惊讶的表情后略带歉意地对两人躬身道:“抱歉,伯爵,我可能……来的不是时候。”随后攀上一旁的门把手就准备关门,却被约瑟夫叫住了。

“慢着。”坐在凳子上的男人笑着看了一眼脸色爆红的伊索,然后收起之前的温柔,起身走到门口,压低声音对管家道:“出什么事了?”

管家看了一眼还在琴室里坐着的琴师,神色有些为难。约瑟夫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挑眉道:“没事,你说。”

“我们安插在其他贵族的眼线来消息了,可能是因为报纸上说您要和卡尔子爵联姻,那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准备联手对我们和卡尔两大家族采取一些措施。”说着管家抬眼看了看约瑟夫,发现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才继续往下说,“而那些人里,就有杰拉德公爵。”

听到杰拉德的名字,约瑟夫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些,冷笑一声:“正愁没什么地方下手,他就送上门来了?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这些后,约瑟夫转过身对低头坐在琴凳上的人说:“伊索你先在这里练琴,我去处理一下事务。”说完就准备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关门的动作顿了顿,回过身道:“要是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还没回来就自己去餐厅,知道了吗?”

“知道了,伯爵大人。”

得到回答的约瑟夫这才心满意足地关上门,对一旁的管家说了声“走”就往书房走去。正当约瑟夫思考应付对策时,一直沉默着的管家说话了:“伯爵,您和那个琴师?”

“嗯?”

“您就不怕他是国王或者卡尔子爵的人吗?”

约瑟夫轻笑一声,想到现在还在琴室里的伊索眼神都温柔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道:“管家,还记得我小时候问你的一个问题吗?‘我能不能和平民成亲’”。

跟在后面的管家不知道约瑟夫为何这么快就转移到另一个话题,但还是顺着他的问题接了下去:“当然记得,那时候我说不能您还和我闹别扭,整整一个礼拜没和我说过话。”

一想到那时候幼稚又天真的自己,约瑟夫就有些怀念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但那终究只是过去式,再怎么放不下也还是要向前看。他叹了口气,像是在跟管家说话,又像是在回答自己:“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平民变成了贵族。”

管家刚听到这句话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又转念一想,伊索·卡尔不就是杰伊·卡尔的养子吗?一个大胆的猜想出现在他脑海里:“难道……伯爵您说的那个平民就是卡尔先生吗?”

约瑟夫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在他还没来之前我叫人去调查过了,他就是当年在湖景村的那个孩子。而且,伊索不是国王硬塞过来的,是我自己找皇后要的。”

听他这么说,总算是明白了事情始末的管家松了口气,暗道伯爵和这琴师的缘分还真是不浅。只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确实,时隔八年,想要找到一个村子里被领养的孩子,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但若是反过来调查某个人的身世却很简单。

缘分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

而在约瑟夫处理事务时,伊索当真乖乖待在琴室里一个人练琴,只是没了约瑟夫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优美温柔的钢琴乐声,唯一不足的就是偶尔会有几个弹错了的音,神游中的伊索并没有注意到,只是一边想着刚刚那个温柔的伯爵大人一边下意识地操作着。反正这个城堡里除了伊索也就只有约瑟夫会弹琴,没人能听出来。

期间门外时不时经过的仆从还以为是伯爵今日心情不错在练琴,不敢进去打扰,负责清扫的人也放轻了手上的动作担心会打扰到琴室里的人。

也正如约瑟夫所说,到了午饭时间他还是没能回来。 沉浸乐曲中的伊索并没什么时间观念,直到仆从来敲门他才知道该用午饭了。

继敲门声后就是一个听着挺年轻的女声,“卡尔先生,该用午饭了,我顺带打扫一下琴室。”伊索看见推门进来的是个年轻女孩,脸上恰到好处的阳光笑容看着就令人讨喜。他站起身把空间留给女孩打扫,站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仆从只是按规矩开始动作,任伊索在旁边看着。

过了没一会,一直站在旁边的人开口道:“请问,你们的德拉索恩斯伯爵性格怎么样?好相处吗。”

仆从听见这个问题只当是他刚来,不清楚伯爵的脾性,而且看伊索又是个蛮好说话的人,便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德拉索恩斯伯爵啊,其实不好相处,冷冰冰的,而且很凶,其实不论哪个伯爵都是这个样子,因为要有威信嘛。”说完后似乎是想到伊索的Omega身份,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伯爵对漂亮的Omega和Beta好像都不感兴趣,就感觉特别冷。”

得到这个答案,有些出乎伊索的意料,想到之前约瑟夫的模样,很难把他和仆从嘴里描述的当做是一个人。“这样吗……多谢。”

“不谢不谢,还请先生不要和伯爵说我说过这些。”

“好。”

伊索留下打扫的仆从待在琴室,到了餐厅也还是没见着约瑟夫的身影。

于是坐到餐桌上的他开始托着下巴反思,他刚刚是不是看见了一个假的伯爵。


——————

TBC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就是来自于游戏里琴师绑头发的那个蝴蝶结,感觉和约瑟夫原皮的发带长得很像,然后就有了这篇文满足我的摄殓私心

逝者、墨郡君

谢谢这两位小可爱的评论。已经画好了琴师和小芙蝶,还有什么想要的卡尔可以在评论区里面说。感谢这两位小可爱(*´艸`*)~(罗夏那边加了一只约约)

谢谢这两位小可爱的评论。已经画好了琴师和小芙蝶,还有什么想要的卡尔可以在评论区里面说。感谢这两位小可爱(*´艸`*)~(罗夏那边加了一只约约)

(´ ⊗ゝ⊗ `)💖(´⊗ × ⊗`)
【殓邮殓】 【嬉命人 x 传令...

【殓邮 嬉命人 x 传令官 

卡尔先生和葛兰兹先生都很帅。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的朋友为我画了这个。我非常感谢。

---------------------------

艺术家: Slyn / Mocha.

资源: https://www.facebook.com/huynhngocphi.nhung

---------------------------

禁止二次转载、改动,或截取图片设为个人主页背景及头像。

【殓邮 嬉命人 x 传令官 

卡尔先生和葛兰兹先生都很帅。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的朋友为我画了这个。我非常感谢。

---------------------------

艺术家: Slyn / Mocha.

资源: https://www.facebook.com/huynhngocphi.nhung

---------------------------

禁止二次转载、改动,或截取图片设为个人主页背景及头像。

浅生忘离羡
“做了错事,只要道歉就好了吧—...

“做了错事,只要道歉就好了吧——对不起……我错了——回来吧 求你了………别丢下我一个人……”

月下✘驱魔。糖吃多了偶尔也得吞几把刀啊,对吧……

“做了错事,只要道歉就好了吧——对不起……我错了——回来吧 求你了………别丢下我一个人……”

月下✘驱魔。糖吃多了偶尔也得吞几把刀啊,对吧……

南忆墨笙歌

我其实捡到的是个小魔头①(摄殓)

魔法师伊索养了个小约崽子的故事(最近迷养成!!!)

一个单独的系列  比较日常  没有什么太连串的主线故事情节

对不起我又双叒叕开新坑了(被打)

之前的那个师生梗先停两天....()我感jio我列表互关的太太都好正  从来不搞颜色  就我一个天天搞颜色好羞耻()))

灵感来源于漫画题材:魔女养大的孩子  开头的讲故事梗是我很早在空间刷到的具体作者是谁忘记了qcq

我其实捡到的是个小魔头①(摄殓)

魔法师伊索养了个小约崽子的故事(最近迷养成!!!)

一个单独的系列  比较日常  没有什么太连串的主线故事情节

对不起我又双叒叕开新坑了(被打)

之前的那个师生梗先停两天....()我感jio我列表互关的太太都好正  从来不搞颜色  就我一个天天搞颜色好羞耻()))

灵感来源于漫画题材:魔女养大的孩子  开头的讲故事梗是我很早在空间刷到的具体作者是谁忘记了qcq

老曦嘻嘻嘻嘻
我画着我的本命角色和我老婆的老...

我画着我的本命角色和我老婆的老公……等等我老婆的老公?!

我画着我的本命角色和我老婆的老公……等等我老婆的老公?!

必安公子

给自己家专先的伊索自戏,昨天写的今天发了。

命中注定的一天呢。

沉默许久打开工具箱,戴上手套如同每一次的例行公事。深吸一口气,明白只是又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取出针筒,将里面注满水合溴化物。轻缓低语道:“你已经离开了,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

细长的针尖没入人白皙的皮肤,里面的粉蓝色的液体缓缓流入对方体内。第一步已经完成。打开化妆箱,用海绵沾上些许铅粉,在人脸上轻扑几下,刚刚死去的人皮肤依旧光滑而紧致,面色如常似乎只是睡着了一样。

用眉笔勾勒着人眉宇的形状,脑海中不禁闪过他平时的模样。笑着时微弯,怒时蹙起,大多时候是一成不变的平淡与温和,若远山般清淡疏远。

眼线笔描摹着睫毛与眼...

给自己家专先的伊索自戏,昨天写的今天发了。

命中注定的一天呢。

沉默许久打开工具箱,戴上手套如同每一次的例行公事。深吸一口气,明白只是又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取出针筒,将里面注满水合溴化物。轻缓低语道:“你已经离开了,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

细长的针尖没入人白皙的皮肤,里面的粉蓝色的液体缓缓流入对方体内。第一步已经完成。打开化妆箱,用海绵沾上些许铅粉,在人脸上轻扑几下,刚刚死去的人皮肤依旧光滑而紧致,面色如常似乎只是睡着了一样。

用眉笔勾勒着人眉宇的形状,脑海中不禁闪过他平时的模样。笑着时微弯,怒时蹙起,大多时候是一成不变的平淡与温和,若远山般清淡疏远。

眼线笔描摹着睫毛与眼型,纤长的睫毛若蝶翼轻轻颤动,就像停落在黄玫瑰上的蝴蝶一般随时会飞起。画到眼角时停顿了一下,向下画了几笔勾画人精致眼型。

最后似乎是唇妆了,愣了愣,学着平时睡前对方模样,在人唇上蜻蜓点水落下一吻。沾了些许口脂敷在人的嘴上,这时倒不需太多的修饰了。

掖了掖对方领口,郑重其事地深鞠一躬,向遗体告别。并未有许多其他的情绪,死亡是所有人的最终归宿,自己只不过是将他提前带来了而已。最惦记的人配上最美的事情,才算惊心动魄。或许这个时候我们应当微笑告别。

“I'll bury you under the yellow rose.”

黄玫瑰得到了血肉的滋养,终会在春天开出最美的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