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紫

49320浏览    422参与
蝦餃Miruco

“就算只有我自己也沒關係…”

“就算只有我自己也沒關係…”

海盐青缇🍇🍨
黑曜降临,你一命相抵,换来拉贝...

黑曜降临,你一命相抵,换来拉贝尔短暂的和平

黑曜降临,你一命相抵,换来拉贝尔短暂的和平

乐乐想吃树莓巧克力🍫
圣诞节快乐! 人家也想要小花神...

圣诞节快乐!

人家也想要小花神的礼物 (ノへ~、) 

圣诞节快乐!

人家也想要小花神的礼物 (ノへ~、) 

晴天

【梅里伊】一夜好梦

页游设定➕伊紫成为花神if,有剧情魔改


是he,还有一个true end丢在在彩蛋里,不介意的话自行选择解锁观看即可


祝各位圣诞节快乐,每一天都快乐!w


1.

梅里美对“时间”一词向来没有很深的概念。因为对于永生的、早已度过漫长岁月的精灵王来说,刻意衡量时间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也毫无必要。


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在意起时间的流逝了呢。大概是从伊紫第一次对他说出“以后每年的圣诞节,我们都要一起过”这句话的时候,他立刻下意识地开始想,到明年还要多久,再下一年又要多久。


也许要很久,久到让一个懵懂无知的女孩真正成长为花神。又或许并没有多久,因为他们始终...

页游设定➕伊紫成为花神if,有剧情魔改


是he,还有一个true end丢在在彩蛋里,不介意的话自行选择解锁观看即可


祝各位圣诞节快乐,每一天都快乐!w




1.

梅里美对“时间”一词向来没有很深的概念。因为对于永生的、早已度过漫长岁月的精灵王来说,刻意衡量时间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也毫无必要。


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在意起时间的流逝了呢。大概是从伊紫第一次对他说出“以后每年的圣诞节,我们都要一起过”这句话的时候,他立刻下意识地开始想,到明年还要多久,再下一年又要多久。


也许要很久,久到让一个懵懂无知的女孩真正成长为花神。又或许并没有多久,因为他们始终相伴。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共同度过了很多很多的年岁。


兜兜转转,今年的拉贝尔迎来了又一个圣诞节。有名正言顺庆祝的借口,越临近节日,每一个花仙每一个花精灵就越兴奋不已。他们参与节日的热情每年都格外高涨,每一年的庆祝仪式都能翻个新花样。


“但不管怎么说,在派对上放一个十米高的果汁喷泉还是太夸张了。”


伊紫举着画着十米高果汁喷泉的设计图疑惑地看了又看,“梅里美你真的这么想吗?可是我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哎。”


“这样不管是谁想喝果汁,无论是飞起来还是站在下面都可以接到满满一杯,多方便呀。”


“可是,你不希望大家盛装打扮以后却不得不小心翼翼、还得收着翅膀走路吧。”梅里美指了指设计图上特地备注了“喷泉的高度最起码要有五米”的地方,不难想象这种高度的喷泉会飞溅出来多少果汁到现场的花仙身上。


伊紫托着下巴想了又想,偏过头看了看梅里美身后那对红黑色的宽大的透明翅膀,终于十分中肯地点了点头,把十米果汁喷泉的计划改成了摆一个简单的果汁塔的计划。


“果汁塔又是什么?”


“有香槟塔当然就可以有果汁塔。”


梅里美叹了口气,看着那个趴在桌子上兴致勃勃写写画画的身影,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什么话。


他坐在伊紫对面依次确认圣诞节庆典的流程,过了一阵却听不到她写字的声音,抬起头来一看,看到她一脸捏着笔冥思苦想的样子。


“怎么了吗,伊紫?”


“梅里美老师,”伊紫放下笔,一脸严肃地捧着下巴盯着他,那是她想要问问题的标准表情。


“我觉得果汁还是太普通了,你觉得在现场摆一个巧克力熔浆火山怎么样。就那种加热一段时间会自己一下子喷出来的,这样大家也可以实现巧克力自由,庆典也会更热闹。”


梅里美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薇儿发现他们浪费食物以后愤怒的表情,还有被沾了一身黏糊糊巧克力的花仙更加愤怒和疑惑不解的表情。


他深吸一口气,从刚刚那堆纸里迅速翻找出那个十米高果汁喷泉的设计图,微笑着把它推到伊紫面前。


“我们来商量一下果汁喷泉的事情吧。”


2.

当伊紫正式成为了花神之后,梅里美自认为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本想就此告别,回到他原本生活的地方。


可是他马上就发现,伊紫在各方面的表现都足够成熟足够优秀,但在一些小问题上却仍旧显得心有余力不足。


小事无伤大雅,可一件又一件堆积起来却足够是人心力交瘁。


梅里美在第三次看到伊紫头上系着跟裙子颜色完全不搭配的缎带以后,实在是忍不住问她:“伊紫,你……最近很忙碌吗?”


伊紫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原本澄澈的眼睛此刻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她对着梅里美点点头姑且表示了同意。


“当然很忙啦,之前积攒的一些东西都丢给我处理了。唔,虽然其他人也会帮我,但我现在还不算很熟练,在慢慢适应……”


说着说着,她的头就慢慢地低了下去,呼吸声清浅而平稳,身体一歪靠在他肩膀上就睡过去了。


梅里美没有吵醒她,动作很是轻柔地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顺便还帮她解开了头发上的缎带收在一边,帮她理顺了蓬松的卷发。


他当初本来想走的,最后留了下来。他想着或许能有人帮她处理一些日常的小事也不错,他亲手带出来的小花神在方方面面都得优秀才行。


最起码得有人提醒她今天穿了浅绿色的裙子却系了大红色的蝴蝶结缎带吧。


然后,就一直到了现在。


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能改变一些事物,也能让它们始终如一。梅里美有时候回想起来偶尔也会恍惚一阵,他想不起来遇到伊紫之前他是怎么打发每一天的了。


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似乎也不错,梅里美看着摆在他面前即将成型的庆典方案,满意地点了点头。


恰巧路过门口的伊紫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于是伸进头来问他:“所以梅里美老师,你找到能让果汁喷泉不会误伤别人的方法了吗?”


梅里美顿了一下,马上回答:“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保证,庆典开始之前一定可以解决,好吗?”


“好哦。”伊紫抱着一摞文书站在门口点点头,“那,我刚刚给你看的那个巨型姜饼人的设计,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等会儿再说。”



3.

庆典如约定般到来,不仅花仙们会来,花精灵们还有花神之灵也来凑了个热闹。


梅里美站在伊紫旁边想,总不能都是慕名而来看那个十米高的果汁喷泉吧。虽然他去找安德鲁帮忙做一个不会让果汁飞溅的魔法把喷泉保护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死线了,但很明显,十米高的果汁喷泉早已经名声远扬。


不论什么时候花神之灵总是格外精力充沛,除了那几个不爱说话的,其他几个都是吵吵闹闹的。每年他们都会带来稀奇古怪的礼物塞给伊紫,有时候是一块不会融化的糖果,有时候是一张会散发不同香味的信纸。每一件礼物都是伊紫的宝贝,她把它们全部仔细收藏起来了。


今年最先飞过来的是小吃货,他两眼放光一凑近就迫不及待地问:“伊紫伊紫,听说今年庆典有个十米高的果汁喷泉,是真的吗?”


伊紫则是更加兴奋地点点头:“没错!还有一个超——级——大的姜饼人!”


小吃货看起来要激动到语无伦次了,他把礼物塞给伊紫就匆匆跑进去找传说中超级不得了的东西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伊紫的一些奇思妙想确实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梅里美转念一想,前提是保证这些奇思妙想不会带来坏的结果。


不过从刚才开始,伊紫就一直眼巴巴地盯着他看,要么就是悄悄地留意他的一举一动。梅里美在出门之前已经再三确认过自己的穿着没有问题,并且还搭配了跟伊紫的饰品最搭的领带扣,他也想不出来有什么问题还需要解决。


难不成她临时想追加一个“整个拉贝尔最大的蓝莓果冻”之类的吧。想到这,梅里美莫名感觉背后一凉。


伊紫在这时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语气里似乎有一点不解和小小的委屈。


“梅里美老师,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邀请我去跳舞呢?”


梅里美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愣了一下迅速回过神道歉。“真是抱歉,我以为今晚我只需要陪你聊天就可以了。”


伊紫假装生气的样子鼓了鼓脸颊:“说什么呢,明明每年我们都一起跳舞的,就像我们说好要每年一起过圣诞节一样。”


“对……每年。”


梅里美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花精灵乐团已经奏响了第一支舞曲,是轻快活泼的曲调。梅里美记得伊紫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只是看起来步伐优雅,但动作很古板的舞曲。


于是他收住了已经到嘴边的话,侧过身一只手背在身后向着伊紫行礼。


“那么我亲爱的小花神,我能有幸邀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伊紫忍不住笑了一下,弯弯的眼睛像是月牙儿一样可爱。随后她假装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凑到梅里美耳边小声嘀咕。


“其实今年的这支舞曲,我还跳得不太好……最近太忙啦,都没有时间练习。”


“没关系,有我在,只要不被人发现出错就好。”


“那太好啦,我就知道梅里美老师最可靠。”伊紫转眼间就笑得明媚灿烂,熟练地把手放进他的掌心,然后和他一点一点十指相扣。


“那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抓住我的手,即使暂时分开了,你也要记得拉我回来哦。”


梅里美将她的手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我保证。”


4.

在伊紫开启了圣诞城的大门为所有人送完礼物以后,今年的庆典也画上了句号。


不管怎么说,大家印象最深的一定是那个果汁喷泉和巨型姜饼人,毕竟伊紫被班森兴冲冲地追着问了好一阵子关于庆典的问题。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应该就能在叶子报上看见相关的内容了。


无论如何,明年一定不能继续搞太奇怪的东西。不过梅里美依稀记得,去年他好像也萌生过类似的想法,至于有没有付诸实际,结果都知道。


伊紫和梅里美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路上伊紫一直很高兴的样子,哼着刚才他们共舞时的舞曲,时不时轻快地转个圈。空气里似乎还有一点香甜温暖的气息,像是奶油花又像是巧克力甜饼。


似乎以前听过一个童话故事,说有一个浑身用宝石和金子做成的王子雕像,因为不忍心看穷苦的人在寒冷和饥饿中苦苦挣扎,所以拜托一只小燕子从他身上取下宝石和金子送给穷人,让他们顺利度过冬天。


虽然是童话,结果却是燕子失去了飞往南方的机会,被活生生冻死,而王子也从金光闪闪变成了毫无特点的雕塑。不过正因为是童话,所以最后的结局是王子和小燕子的灵魂都去往了天堂,永远生活在春天里。


这个故事叫做《快乐王子》,但有时候梅里美不理解,快乐王子的快乐到底从何而来。后来,他把这个故事讲给还没有成为花神的伊紫听,伊紫皱着小眉头听完以后,几乎没有思考就得到了答案。


“因为王子爱着每个人,所以当每个人都得到幸福的时候,他就会感到快乐。”


后来,成为花神的伊紫又一次与他讲起这个故事,她说:“就像你愿意为了我留在拉贝尔,就像我愿意为了回应你的期待而努力成为合格的花神。其实这世界上的每一种快乐都源自于爱,对不对,梅里美老师?”


梅里美当时刚帮她系好头发上的蝴蝶结缎带,一低头就猝不及防对上了她明亮清澈的眼瞳。


他对着伊紫笑了笑,为她把最后几缕发丝整理好,又仔细地调整了一下头饰的角度,和她一起看向镜中的身影。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的。”


伊紫歪了歪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梅里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把脸贴到他的掌心蹭了蹭,像某种撒娇的毛茸茸的小动物。


“那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要开心,我也会一直开心。”


梅里美刚想提醒走在前面踏着舞步的伊紫天色有点晚注意看路,还没张嘴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吵闹声硬生生打断了。


仔细一看,前面似乎有一对年轻的恋人在吵架,两个人争执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肯让步。他们越吵越凶,最后男花仙貌似冲着女花仙大声喊了一句什么。那个女花仙愣住了,然后慢慢低下了头,肩膀耸了几下,应该是哭了。


她好像是忍了很久很久,才用犹豫着委屈的声音哽咽着说:“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明明之前一直都说好的……为什么到现在了你要反悔?当初我们不是这么商量的……”


“你为什么就不能偏袒我一次?你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吗,为什么连你都不愿意认真对待我?”


伊紫默默地挽住了梅里美的胳膊,他们没有干涉这对恋人的争执,无声地从一旁走过。但很明显,原本快乐的空气变得有一丝尴尬。


走出一段距离以后梅里美停下脚步,转过头看身边的伊紫,一字一句认真地告诉她:“如果以后我让你不高兴了,不用自己藏着,要记得告诉我。”


伊紫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击中了,从心脏里迸发出好多好多的爱意扑腾着翅膀往外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把这种满溢的爱告诉他。于是她向前一扑,扑到梅里美的怀里蹭了蹭脸颊。


“没关系,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吧?”


梅里美一下接着一下轻抚她的头发,没有出声。伊紫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眼睛亮闪闪的,像流星划过留下了一抹光。


“对吧?”


End

拉贝尔炊事班璕璕子

“消散于风中”


心情不好摸摸鱼,后几p滤镜,有缘再画,微量梅里伊注意

“消散于风中”





心情不好摸摸鱼,后几p滤镜,有缘再画,微量梅里伊注意

🌸玖玫🌸
“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

“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的时候。”


是大头练习

“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的时候。”




是大头练习

南舟有鹤
"大家不是已经认可我了吗"

"大家不是已经认可我了吗"

"大家不是已经认可我了吗"

鹰小队激推bot
小情侣搞搞纯爱。 (没亲上,没...

小情侣搞搞纯爱。

(没亲上,没关系,你们就当刚亲完)

都正是青春浪漫的年纪~

小情侣搞搞纯爱。

(没亲上,没关系,你们就当刚亲完)

都正是青春浪漫的年纪~

鹰小队激推bot
家人们,伊雪露吃吗,姛好吃不上...

家人们,伊雪露吃吗,姛好吃不上火

家人们,伊雪露吃吗,姛好吃不上火

拉贝尔炊事班璕璕子

p1是私设小魔女伊紫(?

p2是极速摸鱼椿姐姐(´▽`)ノ♪

p3是潦草的普雅姐姐,并不是上次点图呜呜我不敢拿这么水的画充作点图(目移)

p4是扣扣人小表情(并不)

p5是没有画完的美女姐姐普雅和小小花神(蒂玟缇就不打tag了)

(放哪个合集好啊喂)

p1是私设小魔女伊紫(?

p2是极速摸鱼椿姐姐(´▽`)ノ♪

p3是潦草的普雅姐姐,并不是上次点图呜呜我不敢拿这么水的画充作点图(目移)

p4是扣扣人小表情(并不)

p5是没有画完的美女姐姐普雅和小小花神(蒂玟缇就不打tag了)

(放哪个合集好啊喂)

枯松墨竹

【梅里伊】凌迟(四)

  • 前篇请翻合集

  • 收束的时候发现之前埋了巨多伏笔,小长篇无限加长计划.JPG

  • 本篇有跟前作的梦幻联动,有地名谐音,部分塔西、咏九要素,酌情食用


九千岁老师被辞退了。

学生们在课堂上知道了这个消息,然而没有人显出惊讶,只是几个前后桌低声耳语几句,便心照不宣地沉默了。

除了伊紫。

她几乎就要站起来质问,可同桌的雪露紧紧抓住了她的手,神色凝重地低头不语——伊紫没有注意前后桌的反应,只从雪露的脸上感受到了切实的恐惧。

梅里美几乎不会为这类问题做解答,他只是轻飘飘地告诉伊紫,学校里教职工轮换更替是很平常的事,就像他会带着伊紫不断转学一样平常。

“那么梅里美老师也会被辞退...

  • 前篇请翻合集

  • 收束的时候发现之前埋了巨多伏笔,小长篇无限加长计划.JPG

  • 本篇有跟前作的梦幻联动,有地名谐音,部分塔西、咏九要素,酌情食用



九千岁老师被辞退了。

学生们在课堂上知道了这个消息,然而没有人显出惊讶,只是几个前后桌低声耳语几句,便心照不宣地沉默了。

除了伊紫。

她几乎就要站起来质问,可同桌的雪露紧紧抓住了她的手,神色凝重地低头不语——伊紫没有注意前后桌的反应,只从雪露的脸上感受到了切实的恐惧。

梅里美几乎不会为这类问题做解答,他只是轻飘飘地告诉伊紫,学校里教职工轮换更替是很平常的事,就像他会带着伊紫不断转学一样平常。

“那么梅里美老师也会被辞退吗?”伊紫有些担心地问。

“当然会。不过在那之前,我会主动请辞的。”

伊紫不太能深究话里的话,沉默着将这个话题抛在身后。说到底,她担心梅里美的本质是在担心自己。

如果梅里美也被辞退的话,她就不得不跟梅里美分开了。

 

这是雪露做出的决定。她在课后找到伊紫,商量好了要一起去探望九千岁。

谎话轻而易举地骗过了罗曼和梅里美,于是两个女孩跟在塔巴斯身后,悄悄溜去了底层的聚居地。

“先说好,不管谁回去挨骂,都不关我事。”

刚走出下行通道,塔巴斯就揪过两个小姑娘的衣领拉到自己身侧,发出撇清关系似的警告,最后额外提醒了伊紫:“尤其是你——要是让梅里美知道我带他的宝贝学生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指不定他会杀了我。”

伊紫悻悻地点头,想到梅里美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的样子,又觉得有点好笑。

“我就知道塔巴斯你最好了,”雪露乖乖地贴着塔巴斯的手臂跟着他走,“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偷用材料的事告诉爸爸的。”

伊紫专注着脚下的砖石碎块,也没管这个眼睛蒙着布的青年怎么给她们带路,顺口问道:

“塔巴斯先生是在‘上面’工作的,用什么材料需要偷呢。”

“当然是救人用……”

塔巴斯适时捂住雪露的嘴。

然而伊紫已经捕捉到话里的关键,她不自禁地想起了梅里美身上斑驳的伤痕。

“救人的材料……是指可以治愈伤病的药么?”

塔巴斯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金属相碰传来清脆的响声。他笑道:“我记不太清了。你知道的,那种工作环境里,记忆储存的容量会被压缩得很小。”

然而他又状似无心地说:“不过,大概不是药吧。我们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

 

伊紫还记得那座街心公园。沿着杂草丛生的小径继续往里深入,就是她从未到过的聚居区遗址。如果是梅里美的话,绝对不会让她往这里走,更不可能任凭她走近堆满次品的建筑群。

高层公寓里的窗明几净让伊紫一时难以想象这里会有居民。

而雪露仿佛对此早就司空见惯,她笃信九千岁的私人居所一定会在这里,因为她已经不止一次来这里拜访被辞退的老师了。

“不止一次?”伊紫惊诧道。

“只要被辞退的老师还在,他们就一定会在这里。”

“那、如果不在呢?”

雪露心虚地看了看塔巴斯,沉默了。

“会出现在我的工作室里。”塔巴斯替雪露解释,“因为我暂时还没收到有她编号的材料,所以你们还有机会跟她见面。”

这话很好理解,伊紫或许根本不想得知这个答案。早在梅里美说出那句轻飘飘的话时,她就应该闭口不提。

她本来就有些不敢去想梅里美对她有所隐瞒的事。

 

一行三人在一座独栋别墅里找到了九千岁。

别墅的年成太久,木质大门外有金属加固层,九千岁站在门内,脸上挂着一贯温和的笑容。

伊紫和雪露递上准备的小礼品,她道了谢,也向塔巴斯问好,一举一动都像是既定程序那样恰到好处。

九千岁没有迎他们进屋,只向他们表达歉意,说家里人生病了,无暇招待客人。

哪怕是面对这样直白的逐客令,伊紫对她的好感都没有减弱半分。这位老师受人喜欢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临行前,九千岁仔细端详了一阵伊紫,她又摆出了拐弯抹角的坏习惯。“你看起来健康了很多。”

伊紫不知道九千岁从哪里看出来的,但她愿意跟九千岁分享自己的情况:“梅里美老师带我去做了手术。最近睡眠很好,手脚也不怕受风了。”

她得意地展示自己不再需要手套和过膝袜的四肢。

九千岁脸上的笑意僵硬了一瞬,随即又笑着应和。“是么,手术。”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跟老师道谢……谢谢您教我识读旧文字。”

“是么,我总以为你不会喜欢的。”

走出庭院的雪露在唤她。伊紫跟九千岁道别,再三确认九千岁会一直住在这里之后,背着空空的背包与自己的伙伴汇合。

在他们身后,还未关紧大门的别墅内,皮肤剥落的长发仿生人伸出生锈的双臂,将九千岁紧紧拥进怀中,带进黑洞洞的房屋深处。

 

塔巴斯意味深长地回头,随即他接到了西蒙发来的意识传讯。

“莳萝街心公园区,代号‘红梅’及编号1799-YH两台,程序失效,隔日作废回收。”

 

等到梅里美察觉到异常时,伊紫已经被塔巴斯送回来了。

谎话仍是那一句。塔巴斯走后,伊紫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那样,把完成的作业交给梅里美检查。

梅里美当然不需要她做这些无用功。单就她的鞋上轻微的瓦砾划痕来看,伊紫究竟是在同学家里做功课还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一目了然。

他到底没去斥责伊紫。比起他对伊紫的欺瞒来说,小女孩的谎话反倒显得无比单纯。

洗漱后,梅里美把家里的电源替换成备用线,自己坐在书房里,脑后接入插孔,开始整理教案。

伊紫没有如往常一样到书房隔间,而是蜷在梅里美对面的软皮沙发里看旧文字书。

“伊紫,把腿放平。”梅里美提醒道。

伊紫闻言照做了,双腿规规矩矩地垂下来,关节里有咯吱咯吱的轻响,但并不影响她的行动。

经过那晚的简单交谈之后,伊紫罕见地在梅里美面前发病了。疼痛侵袭时伊紫几乎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窗外已经天光大亮。

梅里美最终还是带伊紫去了罗曼的私人诊所,这次他没有再说出“我会好好考虑”这种话——目的地不是那座废弃的太平间,那个地方显然更明亮,设备也更齐全。

虽然伊紫始终很疑惑,为什么梅里美要在自己几次疼得昏死过去之后才做这个决定,但至少从结果来看并不坏,手术相较于查不到根源的怪病,显然后者更加可怕。

毕竟梅里美也说了,她还很年轻。如果这样一个年轻的人死于怪病,想必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流几滴眼泪——如果未来没有“不许流眼泪”这种奇怪规则的话。

在躺上手术台的那一刻伊紫就睡着了,对于梦境没有印象,醒来后只是大腿和肩膀上多了两道创口。

手术的治疗效果可谓立竿见影。从那一天开始,伊紫始终没有再发病,找药的时间被省下来,梅里美用这时间给伊紫带来几套轻便的新衣服和难得的零食。

 

一切都在变好——下午在底层的见闻只是她漫长人生中无所谓的一个插曲——合上书,伊紫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地看梅里美工作。

“老师虽然嘴上说罗曼先生不好,其实还是很信任他的。”

梅里美想为自己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只是笑了一下。

“只是没想到你真的可以恢复得这么快。”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显得得意洋洋,站起来做了几个舞蹈动作以展示她无拘无束的四肢。然后她又安静地坐回沙发,摆出最舒服的姿态,哼着歌继续看梅里美。

梅里美用余光捕捉伊紫的一举一动,脑内飞快的运算似乎都因为她的动作而变得轻松了许多。

“在唱什么?”

“嗯,不知道。”

“歌名是《莉莉玛莲》。”

“老师又偷偷检索了,耍赖!”

“试一下功能还有没有用。”

教案整理完毕,梅里美关掉了电子屏。从来没有一个夜晚让他感到如此刻般放松,书房里挂着厚重的遮光窗帘,温暖的备用光填满封闭的空间,梅里美还未关闭的检索系统联想到了人类的家庭聚会。那是比旧时代更古老的时期,而此时已经不能重现那个场景,那个需要蜡烛、壁炉和满桌食物作为布景的古旧时代。

但是当下也不错——只要伊紫没有想回到那个时代的想法,他就不必花心思去做复古装潢。

闲玩的时间有点长。与梅里美谈天的中途,伊紫又翻看了几页书,终于不得不在梅里美的催促下回卧室睡觉。

确认伊紫睡下后,梅里美才将书房里被伊紫翻乱的摆设一一收整。

躺在沙发里的书籍破损严重,封面的文字几乎完全被磨损剥落,尽管如此,梅里美还是在扉页里找到了标题。

他需要确认这些信息,以最大限度保证伊紫各方面的安全。

比如销毁这本旧文字读物《人类克隆》。

 

睡梦中,伊紫听到了梅里美的轻声呼唤。

“伊紫。”

“怎么了……老师?”

“我给你选了新的学校,下周去上课。”

“又要转学么……”

“不用担心,我会辞职和你一起去。”

“好……”

轻柔的吻落在了女孩的额头上。

“晚安,伊紫。”


(TBC)

我画画像💩
“谢谢你让我做了一场美梦。”...

“谢谢你让我做了一场美梦。”

在学校摸的,凭印象画的,画错别打我👊👊

“谢谢你让我做了一场美梦。”

在学校摸的,凭印象画的,画错别打我👊👊

🌸玖玫🌸
“梅里美,这个怎么画?” “首...

“梅里美,这个怎么画?”

“首先这样、再……我是说,伊紫,跟着水仙老师刚才的演示不可以吗?”黑帽子的绅士拿着蜡笔在纸上画了几笔,最终气馁地摇摇头。

“可是,梅里美教我不是更快吗,水仙老师已经把板书都擦干净了。”少女花神咬着笔帽有些苦恼,但她回过头的时候突然笑出声,“哦——我知道了,梅里美,没想到你也有不会的东西!”

一下子被揭穿的绅士僵住了动作,他看着小花神尴尬的收起了笑容,把画笔推给对方。

“专心上课,伊紫。你今天的小蛋糕没收了。”

“——什么嘛!梅里美好过分!><”


记幽灵老师骂梅里美不会画画梗

“梅里美,这个怎么画?”

“首先这样、再……我是说,伊紫,跟着水仙老师刚才的演示不可以吗?”黑帽子的绅士拿着蜡笔在纸上画了几笔,最终气馁地摇摇头。

“可是,梅里美教我不是更快吗,水仙老师已经把板书都擦干净了。”少女花神咬着笔帽有些苦恼,但她回过头的时候突然笑出声,“哦——我知道了,梅里美,没想到你也有不会的东西!”

一下子被揭穿的绅士僵住了动作,他看着小花神尴尬的收起了笑容,把画笔推给对方。

“专心上课,伊紫。你今天的小蛋糕没收了。”

“——什么嘛!梅里美好过分!><”


记幽灵老师骂梅里美不会画画梗

粉点点点点

早期的伊紫(梅特你到底给灌输了些啥呀)

早期的伊紫(梅特你到底给灌输了些啥呀)

🌸玖玫🌸
"混蛋臭医生 (`Д&acut...

"混蛋臭医生 (`Д´)那根本不是糖"

"。。。"(小孩果然麻烦)


依旧我流医生梅和绝症伊紫

"混蛋臭医生 (`Д´)那根本不是糖"

"。。。"(小孩果然麻烦)





依旧我流医生梅和绝症伊紫

在做饭喂自己中

共舞

*无头无尾的杀手伊x情报贩子雪的伊雪露片段

*OOC有

————————————————————————


伊紫的左手牵起雪露的左手,另一只则搭在腰侧,在舞厅舒缓的音乐中与她一同起舞。

“你确定不先离开?”雪露小声地说:“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那家伙失踪的事。”

“不用那么着急。”伊紫嗤笑一声,轻声回应道:“在处理他之前我就已经威胁他让保镖在舞会结束后再来找他。”

“不过多亏了你的消息,不然我还得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处理他。话说回来,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些药剂的?”

“在梅特墨菲斯那找到的。”雪露牵着伊紫的左手优雅地转了个圈,“实验品,我从他那拿了几支,效果如何?”

“很好用。”想起被药...

*无头无尾的杀手伊x情报贩子雪的伊雪露片段

*OOC有

————————————————————————


伊紫的左手牵起雪露的左手,另一只则搭在腰侧,在舞厅舒缓的音乐中与她一同起舞。

“你确定不先离开?”雪露小声地说:“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那家伙失踪的事。”

“不用那么着急。”伊紫嗤笑一声,轻声回应道:“在处理他之前我就已经威胁他让保镖在舞会结束后再来找他。”

“不过多亏了你的消息,不然我还得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处理他。话说回来,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些药剂的?”

“在梅特墨菲斯那找到的。”雪露牵着伊紫的左手优雅地转了个圈,“实验品,我从他那拿了几支,效果如何?”

“很好用。”想起被药剂融化成血水的目标,伊紫不由得笑了起来,“那家伙的骨头都被融成一滩水了。”

“那梅特墨菲斯一定很高兴。”雪露笑着说:“毕竟这种药剂的用途就是处理现场。”

“也许吧。”她说,“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继续跳舞吧。”

“毕竟舞会还没有结束。”

说完,伊紫的右手牵起雪露的右手,在鲜花的芳香中,在炫目的灯光中,在略显吵闹的人声中,在无止境重复的古典音乐中,跳起只属于她们的舞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