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罗

1924浏览    18参与
抹茶丸咂

只会画福瑞,根本不会画人类,画的还很垃圾

罗契和伊欧菲斯的的头巾是照着描的,头巾太难画了


只会画福瑞,根本不会画人类,画的还很垃圾

罗契和伊欧菲斯的的头巾是照着描的,头巾太难画了


有鹄曰沙棠

@鸺 約的伊羅🥰🥰畫得超級開心感謝老闆讓我帶薪畫我船嗚嗚嗚

@鸺 約的伊羅🥰🥰畫得超級開心感謝老闆讓我帶薪畫我船嗚嗚嗚

有鹄曰沙棠

總而言之是個弱智手書,ooc大大的有,感謝丹德裡恩大師友情出鏡

總而言之是個弱智手書,ooc大大的有,感謝丹德裡恩大師友情出鏡

酸素牌转换器
我寻思这为什么发不出去,全图去...

我寻思这为什么发不出去,全图去微博或推特吧,微博叫酸不拉叽素,lof发不出来的一张抹布微博也能看(?

我寻思这为什么发不出去,全图去微博或推特吧,微博叫酸不拉叽素,lof发不出来的一张抹布微博也能看(?

有鹄曰沙棠

【授权翻译】Old Debts

[图片]


作者:October_rust

译者:有鹄曰沙棠

配对:伊欧菲斯/罗契


Ps:我的英语很烂第一次搞翻译,感谢my friend伟大的柴帮我校对以及帮忙要到授权

Pps:加粗文字部分为上古语,enjoy


——


Summary

罗契成了通缉犯,伊欧菲斯救了他一命。


“哼,这勾起了我的回忆,”伊欧菲斯说。

“是吗?” 罗契不得不停下淬出带血的唾沫,伊欧菲斯的目光短暂地被他下唇上的深红色血迹所吸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是你跪在地上。”

“而现在我们的角色颠倒了,因为命运是个善变的情人。” 伊欧菲斯弯下腰,在他刚刚杀死...


作者:October_rust

译者:有鹄曰沙棠

配对:伊欧菲斯/罗契


Ps:我的英语很烂第一次搞翻译,感谢my friend伟大的柴帮我校对以及帮忙要到授权

Pps:加粗文字部分为上古语,enjoy


——


Summary

罗契成了通缉犯,伊欧菲斯救了他一命。


“哼,这勾起了我的回忆,”伊欧菲斯说。

“是吗?” 罗契不得不停下淬出带血的唾沫,伊欧菲斯的目光短暂地被他下唇上的深红色血迹所吸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是你跪在地上。”

“而现在我们的角色颠倒了,因为命运是个善变的情人。” 伊欧菲斯弯下腰,在他刚刚杀死的赏金猎人的斗篷上擦干净他的刀。他满意地把它放回鞘里,然后再次回头看向罗契。“强者竟堕落至此。”

“有趣的是,”罗契说。他黑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以示挑衅。“这话也能还给你,你知道。你们的那个龙后--”

“你不会说出她的名字,”伊欧菲斯平稳地打断了他的下文,声音低沉。他不慌不忙地走到跪在地上的罗契身前,在他们周围,松鼠党正忙着搜刮战利品和处死伤员,匕首和剑在斑驳的阳光下闪烁,打断了微弱的求饶声。除此之外,森林很安静,天气很热,充满昆虫慵懒的嗡鸣。

伊欧菲斯在离罗契仅几英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值得他在心底称赞的是,罗契并没有因为距离太近而退缩。他保持着安静,就像伊欧菲斯要求他的那样,而他的嘴角却勾起了一个嘲弄的微笑。骄傲而固执,即使他的手腕被镣铐绑住,即使他失去了一切——他的国王、他的国家、他的部下——他如今除了是个逃犯之外什么都不是,还被俘虏着、险些被卖给尼弗加德的接头人。

而现在他的生命落在了伊欧菲斯的手中。

这个想法让人兴奋,伊欧菲斯让自己感受着掌握权力的快感和近乎恶毒的满足。靠近之后,他可以看见罗契脸上的抓痕和瘀伤,罗契的嘴唇又开始流血,这是一个赏金猎人在伊欧菲斯和他的松鼠党攻击之前设法打出的一拳的功劳。

罗契发出一声气愤的叹气。“你还打算对我发多久呆,精灵?”

“只要我还乐意,人类。”

他耸耸肩,慢慢地把目光从罗契的身体上挪下去。宽阔的肩膀,狭窄的髋部,他发现看着罗契的背部在审视下变得僵硬,下巴在勉强掩饰的愤怒中紧绷——很有趣。罗契受伤的自尊心只不过是面拙劣的盾牌。他的剑和他象征官职的项链消失了,沉重的链甲和长袍也一样。哦,他可以装作无动于衷,坚持他那些带刺的嘲讽,但这不会改变他身处此处的事实——手无寸铁地跪在伊欧菲斯的脚下。

就像一个被击溃的敌人。

就像一个奴隶。

罗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与恩希尔的走狗的战斗和追逃已经持续多长时间?恐惧、疲惫、新伤旧痛终于追上,如今来讨他们的债了。伊欧菲斯把那些暴露了他的脆弱的蛛丝马迹都记在了脑子里,某种滚烫的占有欲在他的腹部深处升起。他盯着罗契被汗水打湿的黑发,盯着他突出的锁骨,盯着从破旧的衬衫下露出来的几乎带着淫秽意味的苍白皮肤,并期望着他的目光能像拷问者的铁烙一样烫伤罗契。

而罗契愤怒的目光和通红的脸颊便是答案。

很好。

伊欧菲斯伸出手,抓住罗契的手铐并把他拖了起来。

然后在罗契能够稳住平衡之前,他又恶意地猛地拽了一下铁链。

“你应该感激我救了你,”他在罗契的耳边轻声说。

“我应该吗?” 罗契的声音很平稳,依然带着嘲讽的意味,但他的心脏却在喉咙深处快速跳动着。“这就是你在干的?”

“就当是还债吧。”伊欧菲斯回答说,并收紧了搂着罗契的手臂,感受着对方在无声的反抗中紧绷起来。“我们精灵——”

罗契眼神的闪烁是唯一的警告。突然间,他的手指紧紧攥住伊欧菲斯的衣领,把他俩之间的距离拉得近得不能再近,几乎脸颊相贴。伊欧菲斯猝不及防地倒吸了口气,他的另一只手慌乱中抓紧了罗什的髋部。

“省了这些狗屁话,混蛋。” 罗契的胡茬刺痛了伊欧菲斯的皮肤。“就答应我一件事。杀了我的人只会是你。不是那些该死的尼弗加德人或者恩希尔的走狗。是你。只有你。”

他的手突然间松开了,而他在伊欧菲斯的怀抱中垂头丧气。

“向我保证,伊欧菲斯。”他重复道,而这次是疲惫的。几乎是恳求。伊欧菲斯沉默地承受着罗契的重量。像情人一样,他想着,并想嘲笑自己和罗契。他俩是多好的一对儿啊。

到了最后,他说,“我向你保证,弗农-罗契。当那一刻来临时,你会死在我的刀下。”

罗契把脸抵在伊欧菲斯的胸膛上。不知是羞愧还是感激,或是这两者莫名其妙的结合,伊欧菲斯说不清楚。




有鹄曰沙棠

噢 媽媽 我要飯 噢 爸爸 我要飯

噢 媽媽 我要飯 噢 爸爸 我要飯

有鹄曰沙棠
阿棠,又在擦幽靈船甲板啊,休息...

阿棠,又在擦幽靈船甲板啊,休息一下好不好

阿棠,又在擦幽靈船甲板啊,休息一下好不好

Adieu.

I Don't Care If You Kneel [无授权翻译]

伊欧菲斯/罗契

有擦边内容发不出来


摘要:


“我知道你们人类都是非常情绪化的生物,也很不屑于我为了救活你费的那些功夫。但你要因此自杀的话,这就有点走极端了。”


罗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认出这混蛋的声音,这次他是彻头彻尾的搞砸了。


原作者:Filigranka

wb搜ID:WindsTheyRiseAndFall

伊欧菲斯/罗契

有擦边内容发不出来


摘要:


“我知道你们人类都是非常情绪化的生物,也很不屑于我为了救活你费的那些功夫。但你要因此自杀的话,这就有点走极端了。”


罗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认出这混蛋的声音,这次他是彻头彻尾的搞砸了。




原作者:Filigranka

wb搜ID:WindsTheyRiseAndFall

MariaMLD

[授权翻译][伊欧菲斯x罗契]missing pieces by zemyr

[授权翻译][伊欧菲斯x罗契]missing pieces by zemyr

chapter 2 Diplomatic gambling

有一点点肉渣,被萍了麻烦私信或者在第一篇留一下评论提醒我补档

添加了合集missing pieces 第一篇也在里面

chapter summary

昆特成为这个大陆最受欢迎的卡牌游戏已有几百年之久。有着不同阶级,种族,年龄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在肮脏的旅馆或高档外交晚宴上相遇,将世界上所有的烦恼都抛在一边,用卡牌描绘近些年来的那些名垂青史和臭名昭著的英雄,叛乱者和叛徒们,并引用他们的名言。

------------------------------...

[授权翻译][伊欧菲斯x罗契]missing pieces by zemyr

chapter 2 Diplomatic gambling

有一点点肉渣,被萍了麻烦私信或者在第一篇留一下评论提醒我补档

添加了合集missing pieces 第一篇也在里面

chapter summary

昆特成为这个大陆最受欢迎的卡牌游戏已有几百年之久。有着不同阶级,种族,年龄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在肮脏的旅馆或高档外交晚宴上相遇,将世界上所有的烦恼都抛在一边,用卡牌描绘近些年来的那些名垂青史和臭名昭著的英雄,叛乱者和叛徒们,并引用他们的名言。

----------------------------------------------------

        罗契再次醒来的时候,浑身温暖⽽⼲燥舒爽,并且躺在在什么柔软的东⻄上休息着。他尽量不移动身体,只是闭着眼睛去感受周遭的东⻄。那温暖⽽柔软的触感来⾃于他蜷在身上的⽑⽪,他的身上是⼲的,他那浸满了汗⽔的、潮湿的⾐服已经被换掉了,⽽且,他并⾮孤身⼀⼈。

        他轻轻地睁开双眼,直视着眼前的布料。伊欧菲斯坐在他的旁边,近到罗契的脸⼏乎快贴上了他的屁股。精灵修⻓的双腿从升起的床沿边伸展出去,他似乎是在仔细地查看罗契的昆特牌。 

        伊欧菲斯⽆视了罗契从试着挪动身⼦到失败,以只能躺在床上呻吟的方式告终的挣扎,只是继续看着罗契的北⽅领域卡组中的卡牌。他光着脚坐着,只穿了⼀件衬⾐和⼀条⿅⽪短裤,看起来毫⽆威胁。令罗契惊讶的是,他还戴着罗契的头⼱。伊欧菲斯没有整什么花样,不像是罗契把头⼱当帽⼦戴在头顶,只是按照它原本的戴法像兜帽一样罩在头上。

        在注视着伊欧菲斯的⼏分钟⾥,罗契逐渐恢复了体⼒和精神。

        他们古怪的藏身处位于⼀棵古树的⾼处。罗契睡的床⾮常窄,⼀看就是张单⼈床。它⽤柳条编织⽽成,覆盖着⼀层⼜⼀层的树枝和⼲树叶,最上⾯铺着薄薄的草垫和⽑⽪。屋顶和墙壁都是⽤柳条做的,⾥⾯塞了些⼲草⽤来防⾬。还有⼀⾯⼤兽⽪充当第四道墙,虽然它因为天⽓不错⽽被拉到了⼀边。这⾥⼏乎没有站⽴的空间,⽽所有能放下东⻄的地⽅只剩下床脚边的⼀个⼩⻆落,并且那⾥还堆满了他们的盔甲。但总之,这地⽅⽐任何军营都要安全和舒适。

        “薇斯这张画得不错,”伊欧菲斯说道,拇指抚过卡牌上的画像。“我所知道的⼥⼈中,只有她能装出这副⻤样。” 

        罗契喘着⽓,呻吟着。伊欧菲斯低头瞟了他⼀眼,视线回到⼿⾥的牌组上。

        “然⽽你的看上去⽐本人要⽼,”伊欧菲斯说,从他先前放在腿上的牌⾥拿起⼀张,“不过这段描述挺好,'真.婊⼦养的'……他们做这些卡牌的时候知道吗?” 

        “估计只是字⾯意思。”罗契咕哝道,在上涌的呕吐感⾥攫取一丝呼吸,“谁知道呢。谁在乎这些。我现在在哪⼉?”

        “在我的藏身处,”伊欧菲斯回答,⼀边翻过⼿⾥的⼀张“可怜的步兵”牌,好像翻过来它就会不那么可怜似的。“离我们掉下去的地⽅不远。你为什么追我?”

        “因为你跑了。”

        “那⼜有什么关系?”

        “没他妈的关系,伊欧菲斯,“罗契艰难地坐了起来,不舒服地挪动了⼀下身⼦。他头昏脑涨,并且⼗分确定嘴⾥的苦味和草药味意味着⾃⼰在发烧。⽽他显然已经喝了很多的⽔,⾜以对他的膀胱施加相当⼤的负担。“‘伏尔泰斯特的猎⽝’不是⽩叫的,要是有什么东⻄从我们眼⽪⼦底下跑了我们就会去追。先攻击,再发问。“

        “要去⽅便吗?”伊欧菲斯问,罗契点了点头,他把昆特牌放在⼀边,扶罗契站起来。

        “在树边上就⾏,不过别掉下去了。”

        罗契点点头,随⼿抓起⼀根树枝,⼀瘸⼀拐地⾛出了藏身之处,⼀直⾛到他在掉下去之前所能⾛的最远的地⽅时,他才意识到他穿的⾐服有多少。除了衬衫和腿上的绷带,他⼀丝不挂。

        如果现在情况还不是那么荒唐,他可能会感到尴尬,但现在他只是把衬衫拉了起来,用胳膊把它夹着固定住,然后握着他的老二释放。与此同时,他抬起头观察自己在哪儿。

        伊欧菲斯没有骗他,他们确实离城市的边界不远。藏身之处在古树足够高的位置,能让他看见主干道,还有那条河,虽然他看不见他们掉进去的那个深坑,但他能估计出它大概在什么地方。唯一令他迷惑的是为什么伊欧菲斯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定居,以及为什么——显然也是他独自一人——将自己从坑里救了出来,带着他穿过一大片林地,还爬上了一棵树。伊欧菲斯怎么做到的不是很重要,精灵们都是些聪明的混蛋,尤其是这个混蛋可能有数百年的机会去弄清楚滑轮系统出色的提重能力,但他想不通伊欧菲斯这么做的理由。

        他松开胳膊让衬衣落下,盖住他所剩无几的尊严,转过身跛着脚走回藏身处。伊欧菲斯站在那,罗契思索自己为什么不像原来那样对他感到警惕和畏惧,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胳膊把自己扶回那张窄窄的床上,看着伊欧菲斯低下身把他的伤腿放在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递给他一杯闻起来像烧焦的树皮一样的液体。

        罗契问都没问就将它一饮而尽,然后躺了回去,伊欧菲斯再一次地坐在他的身边,把他的长腿晃到罗契身旁的床上。“情况有多糟?“罗契问道,指着绷带。他必需知道他的现状,但他没有看它的欲望。

        “它穿透了你的皮肤和一部分肌肉,但因为是钝器,所以还把一些布也捅了进去,“伊欧菲斯说着,又把那些昆特牌拿了起来,”我打开伤口,把它们清理了出来,但你仍然会有点发烧,不过这不是因为化脓,所以只要喝点茶就会好转。“

        “我从来没喝过这样的东西。“

        “你当然不会喝过。” 伊欧菲斯说道,看着一张卡牌微微皱眉,“这是我母亲的配方。它不仅可以防止发烧,还可以抵抗感染。为什么我也有一张牌?”

        “这是松鼠党牌组的牌,所以它是绿色的,“罗契回答,拿起伊欧菲斯还没看过的牌,”我有……你,托鲁维尔,米尔瓦……原来还有萨琪亚,但杰洛特从我这把它赢走了。“

        罗契点了点头,看着伊欧菲斯从牌堆里找到其余的绿色卡牌,一张接一张地仔细看过去。他想知道自己为何觉得待在伊欧菲斯的藏身处还不错,大概是因为伊欧菲斯给他包扎,并照顾了他差不多一整天。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对方还是在维伦的偶遇,然而接着他们所做的不过是交换了一些有关瘟疫的拿捏不定的情报,这场瘟疫似乎对士兵和平民都造成了伤害。自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罗契或多或少觉得,伊欧菲斯已经死了。

        他没把话说出口,但他其实很高兴见到他。伊欧菲斯就像是过去的一个幽灵,那个他永远抓不到也杀不死的,但也并不想真正杀死的松鼠党。杀掉伊欧菲斯并不会让这场游戏结束,而是会砸碎棋盘,把罗契所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和过去的联结之一带入浅埋的坟墓。这不像过去,如果放在一年前,他们二人肯定致力于在坑里给对方个痛快。

        伊欧菲斯似乎终于对昆特牌感到厌倦了,他把它们放在罗契的衣服上,然后去弄了点吃的。食物由一些野生的萝卜和风干的肉组成,他背对着罗契吃着,一点都没给他,不过这无所谓,因为罗契本来也打算拒绝。他得到了另一杯冰的,散发着烧焦的树皮气味的茶,这让他的胃舒服了许多,也减轻了疼痛。

        伊欧菲斯今天和人类打交道的时间似乎已经达到了他的阈值,对此罗契觉得刚好,因为他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比他想象的更加疲惫不堪,病得更重。因此,他这一天之中其余的时间都在喝茶,打盹,不经意瞥见伊欧菲斯翻看他的东西,阅读他的笔记本或者是玩他的昆特牌。保持清醒和入睡都并非易事。

        日落时分,寒气从森林上空逐渐蔓延进来。罗契终于在伊欧菲斯拆下他的绷带,剥下一片片看起来像切好的蘑菇一样的东西之后看到了他的伤口。有两道锯齿状的疤痕,周围布满黑色的淤青,在伊欧菲斯将伤口切开用来清创的位置,有一条细线将它们连接起来。那条细线缝得干净利索,伤口的表面和皮下看起来有些发红和肿胀,但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引起注意的地方。伊欧菲斯把几片新的白色的片状物放在了锯齿形伤口的边缘,然后又把它们重新包扎好。总而言之,这比罗契在野战医院中见过的处理好多了。

        “谢谢,”他说道,然后伊欧菲斯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精灵看上去累坏了,他那空无一物的眼窝比平时看上去更深,更暗,完好的左眼也蒙上一层蓝色。

        “看在过去的份上。”伊欧菲斯说道,带着伤疤的脸挤出一丝微笑。

        罗契点点头,往床边挪了挪,在背后留出一半空位。伊欧菲斯看了他一会,思考着这邀请,然后小心翼翼地从罗契身上爬过去,在他的身后躺下。

        他想了一会儿,伊欧菲斯是有多寂寞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当自我宣布自己是全人类的仇敌和罗契死敌的精灵决定向罗契的后背靠近时,他得到了答案。接着,一条手臂环上了他的腰。罗契伸手抓住毛毯的边缘把它拉上来,将二人包裹在令人舒适的温暖之中。

        “其他人在哪?”他问道。

        “在别的地方。”

        “那你呢?”

        “我在保护他们。”

        感受到伊欧菲斯的手指慵懒地划过他的肋骨,罗契皱了皱眉。

        “通过……远离他们的方式。”

        “嗯……我总是挑起事端。他们需要休息,而我需要从该死的怒火中缓缓。”

        “从未听说过你还有这一面,”罗契喃喃,“在你帮了我这么多忙之后,我感觉你像是转而采取了外交手段。”

        肩膀处传来一声轻笑,即使是隔着衬衣他也感受得到。他移动身体,想要减轻大腿上的压力,却感到什么东西贴上了他的后背。

        “这很外交。”

        “如果你不再扭来扭去,它自己会消退,”伊欧菲斯回答,但他并没有动。罗契思考了一会儿。他知道有传言说精灵对性的兴趣不及普通人,但他也知道这只是被精灵拒绝的人类的谣言。和罗契活了几十年一样,伊欧菲斯也已经度过了百余年的岁月,却仍然会因为他所厌恶的人类的一点扭动而孛力起。他没有离开,意味着他并非不受欢迎。

        “我并不介意时不时来点这种外交方式给我指一指路,这比那些该死的箭有趣多了。”罗契打着哈欠说道,感到伊欧菲斯的拇指停止了移动。

        “你在邀请我吗?弗农·罗契,“伊欧菲斯问道,加重了轻环着罗契腰的胳膊的力度,”你对又鸟巴的渴望程度和你那老妈一样?“

        如果换做是别的人,罗契现在已经把他的牙从嘴里打出来了,但这些侮辱从伊欧菲斯嘴里说出来根本延续不了几秒。或许是由于发烧,疼痛,以及突然的,意料之外的安全感和亲密感,但他觉得现在这种情形好得过分。此外,伊欧菲斯实际上并没有说错。

        “可能吧,“罗契回答,假装在思考,”这一整天已经够奇怪的了。再说,我已经受够了疼痛。“

        “这不会很痛,“伊欧菲斯低语,手抚上罗契的臀部。在他不那么令人讨厌或者生气的时候,伊欧菲斯那充满吸引力的声音听上去还不错,”你真的想要吗?“

        “嗯。”

        伊欧菲斯停留了片刻,然后摸向罗契的两腿之间。他的手触碰到他的坚硬,罗契绷紧肌肉,让它在伊欧菲斯半握的手中移动。

        “现在相信了吗?“

        伊欧菲斯没有回答。放在他荫径上的手暂时停了下来,只是握着它。就在罗契想要问伊欧菲斯是否需要一些指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时,他注意到伊欧菲斯的呼吸变了。他的呼吸十分安静,轻缓,然后他感受到了伊欧菲斯的手臂压在身体侧面的沉重。

        罗契听着伊欧菲斯睡了一会,然后把伊欧菲斯的手从他的老二上拿开,放在自己的腹部。他好奇伊欧菲斯究竟累到了什么程度才不得不像这样睡着,但他对此并不是很介意。


翻译感想:当初读到这里时发现车没开起来还有点惊讶,zemyr太太对于节奏的把握很巧妙,下一章也是二人充满细节的清水互动,因此读到最后的车有一种修成正果的感觉。这篇的二人都非常平和温柔,像是经历了太多之后都和自己和对方达成了一种和解,心理描写和动作细节拿捏得很妙,自身能力所限可能没有翻译出来,很抱歉 后续翻译会尽快(车的情节可能会慢一些,再次抱歉orz)

小吐槽:话说一般情况下给别人让位置不应该自己往里挪吗,罗契竟然往外挪,两个人的拌嘴也是一如既往的有趣


ID2458520

【补档】

一点点 伊欧菲斯/罗契 的图

看他俩掐架真快乐啊

【补档】

一点点 伊欧菲斯/罗契 的图

看他俩掐架真快乐啊

eat路人甲
新赛季真好玩吼吼吼

新赛季真好玩吼吼吼

新赛季真好玩吼吼吼

Anttna

[巫师][无授权瞎翻译][伊欧菲斯/罗契]Cool Us Down[END]

【无授权翻译】;来自阿奶 @SOMILKY 的点梗请求;欢迎大家点梗


Cool Us Down

伊欧菲斯/罗契

PG


简介:

要塞前的不明军队挡住了他的视线,然而微风携来的声响中却带着惊人谙熟的嗓音。嗓音中的怒意,亦然相似。

--


伊欧菲斯已经盯着这座要塞近乎两周,却仍然不确定究竟哪一支军队驻扎于此,又有何目的。他们是dh'oine(人类),必然图谋不轨,但他手上掌握的情报越多大局越乐观。至少,不会如此悲观。

军队共在四处地方扎下营地,凭借储存的方式,伊欧菲斯认为他们正源源不断地获得供给品。这令他惊异又憎恶。

最初,他...

【无授权翻译】;来自阿奶 @SOMILKY 的点梗请求;欢迎大家点梗


Cool Us Down

伊欧菲斯/罗契

PG

 

简介:

要塞前的不明军队挡住了他的视线,然而微风携来的声响中却带着惊人谙熟的嗓音。嗓音中的怒意,亦然相似。

--

 

伊欧菲斯已经盯着这座要塞近乎两周,却仍然不确定究竟哪一支军队驻扎于此,又有何目的。他们是dh'oine(人类),必然图谋不轨,但他手上掌握的情报越多大局越乐观。至少,不会如此悲观。

军队共在四处地方扎下营地,凭借储存的方式,伊欧菲斯认为他们正源源不断地获得供给品。这令他惊异又憎恶。

最初,他以为那是尼弗迦德人,他们以奇特的高效率重建了原本立于此地的废墟,三次月升后又变回原样。然而,他见识过太多尼弗迦德人,了解那些来自帝国的军队不会如此毫无组织。因此他们从属的国家显而易见——瑞达尼亚或科德温,多半如此。但那些难以辨别的旗帜与军队规格实在过于可疑。说不定是逃兵或土匪,他猜测。

他们并不喜于言表,伊欧菲斯从未偷听到什么——除了得知他们使用通用语,但这对他并无大用。天气意料之中渐渐寒冷起来;伊欧菲斯同样并非多话之人,即使有谁能和他聊天。事实则是他也无法和谁说上话,因为他的队友要么回深山过冬,要么在别处像他一样侦查敌人。

重点是,他想探清为何这些人会在寒冬之际,在距几处非人类居住地如此接近的之处重建森林随即又将其砍烧殆尽,同时却他妈的避开了他暂居的寒冷洞穴。

 

 

巡逻队出没的时间与路径难以预测,在树木被砍光的林间近距离观察对伊欧菲斯而言过于危险。他或许能杀掉一些人,但他情愿保持隐匿。这种情况下更容易获得情报。虽然折磨也能套出讯息,但他没有找到施行的最佳地点,静谧的寒冬中尖叫声过于明显,况且他也不确定哪个人掌握着重要机密。如此丢脸,他每浪费一天,就更憎恨他们一分。

自拂晓他便躲藏在一颗参天大树后,靠近要塞入口,如此他便看清了一支规模稍大的巡逻队是如何返回。入口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骚动,巡逻队带回了某个人。

他瞥了一眼,看见一个男人,绑着双手,而伊欧菲斯确信自己曾见过这个人。要塞前的不明军队挡住了他的视线,然而微风携来的声响中却带着惊人谙熟的嗓音。嗓音中的怒意,亦然相似。

好吧,不是那么有趣。

 

 

伊欧菲斯在愉悦的情绪中度过了第二天,与此同时还想出了一个鲁莽的、疯狂的、不合理的营救计划。

愉悦令他想要杀死那个被他一路跟踪至森林的人类,尤其是在他必须不留下任何痕迹地穿过树木稀疏的雪地,还必须小心不踩到遍布林间的枯木。

他选择不去考虑为何自己会冒出这个想法。

营救计划令他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困于洞穴中时仍旧保持忙碌。他不断想着如何将他最钟情的敌人解救出来。这件事消磨了大量时光,使他忘记了天气与那群图谋不轨的dh’oine。某种预感已凝结成霜。事实上,最让他耿耿于怀的还是刺骨的冷。

他的洞穴位于悬崖高处,一眼就能望进森林。而机缘巧合下,第三天一早他便醒了过来,并在大雪掩埋一切前看见了一具守卫的尸体。

伊欧菲斯离开那不够舒适却足够安全的庇护所、前往森林时,第一缕阳光尚未穿透云层,第一场大雪尚未降落世间。

咆哮的大风令每一步都迈得吃力,但至少今天他不必隐匿痕迹。他沿着一条模糊的路径往前走着,雪已抹去了地上的踪迹。仿佛是一次狩猎,一场追逐,兴奋感令他的血液渐渐燥热起来。比喻义地,毕竟他的血已经他妈的冷到足以结冰。当他走到尽头时,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白皑皑,令他几乎错失了他的目标。在白雪堆积的树木间躺着弗农·罗契,不省人事,大概濒临死亡。

他不禁注意到罗契身下的橡木上刻着的陈旧剑痕。或许在森林还未被踏足前就已经刻进了树干,而留下印记的人却早已死去,或许就死在争斗时。

一个意外适合罗契的坟墓。

时候未到,伊欧菲斯会如此说道。他首先从罗契僵硬的手中抽去他的剑并插进自己的剑鞘中,之后才检查他的生命迹象。有血迹,但不足以致死,有心跳,但缓慢而模糊。伊欧菲斯将男人拉到自己肩上,伴随着一种熟悉的轻蔑,开始思索起如何悄无声息地返回。

 

 

大雪令归途变得更为艰难。冷冽的泉水渗进他的衣服,但他没法在携带着他人时穿过树林。其实他或许可以,但那太费时间,他并不准备尝试。而且显而易见,留给罗契的时间也不多了。似乎在伊欧菲斯找到他前,他已经过久地躺在雪地中了。

将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搬进他的庇护所并非易事,但不论如何他办到了。伊欧菲斯回来时正巧看见一队士兵正搜寻着当初他找到罗契的那片区域。人类在林间总是如此无能,他想,尤其是在迟了一步时。森林里同样热闹非凡,比往常都要嘈杂,特别是在这样一个雪天里。他极为恶意地希望他们都被冻伤,希望至少某些人能在深林间死于雪崩。一群dh’oine。

伊欧菲斯脱去罗契的衣物,纵使相对于目前的气候而言没多少可脱的,接着清点起他的伤口。但即使在仲夏他也经常看见这个男人只穿层锁子甲。伤势并不特别糟糕,一些肮脏的擦伤,一些浅显的刺伤。自然,还有一片陈旧的伤疤。不要命,不过未被包扎的伤口或许引起了失血。在严寒中并不算多。大概吧。最危险的是他苍白冰冷的身体。

伊欧菲斯包扎了罗契肩膀和大腿上的伤口,同时他的手指也变得僵硬无知觉,继而他将男人塞进自己的毛毯中。这一切最终令他感到一阵欣慰,抹去了近几周不断影响他的烦闷与焦躁。

他目前还不能生火;雪还在下,或许森林中没人能看见烟气,但伊欧菲斯不想在树林间还有巡逻的士兵时冒险。他脱去自己的外袍与护甲,将罗契的剑和他的武器通通藏在够不着的安全处,接着躺在男人身旁,将他俩裹进兔绒毯中。

在艰难地穿过一场暴风雪后他感觉自己他妈的冻僵了,因此他猜罗契差不多快冻死了。伊欧菲斯的体温或许能帮上忙,而若不能,他唯一会失去的不过是在洞穴里挖个坑的时间。

罗契将会欠他一大笔债,远大于世上任何一个神志清明的人愿意承担的程度,绝对如此。他如拥抱爱人般将罗契圈进怀里,冷酷地笑着——事实上,他多半还会杀了这个男人,但之后有的是时间,一如往常。此刻他迫不及待地期望罗契能醒过来。待在洞穴里令他感到极为无聊,就像这件任务,就像这整整一年。有某个他如此憎恨的家伙陪在身边则令他兴奋。

 

 

显然伊欧菲斯并不兴奋于睡觉,他的睡意在罗契开始剧烈颤抖时便消失了。一个象征他能存活下来的好迹象。也是一个象征伊欧菲斯不必在洞穴里待到发狂的好迹象、

伊欧菲斯终于感到暖和,只要他不离开毛毯的话,而罗契看起来也快苏醒了。他仅仅犹豫了几秒便愉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衬衣。简直找不到比这更有力的对峙方式了。

他不得不又等了片刻,接着罗契在睡梦中发出一声轻柔的痛哼,试图翻身却被伊欧菲斯的双臂固定在原位,最终缓缓眨开了眼睛。在罗契盯着他时,伊欧菲斯竭尽全力藏起自己全然的愉悦之情。他久久地盯着他,睡意朦胧的脸上迷惘而彷徨。这种神情于他太过古怪,令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伊欧菲斯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这样。

“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想必你不想让我觉得我不是值得纪念的,”伊欧菲斯打破这长久的寂静。

听见伊欧菲斯的话,罗契露出了一个迷迷糊糊的惊愕。“这里是地狱。”他带着情感说道,却不知为何少了些忧虑。就像他在开玩笑,就像事实的确如此。就像弗农·罗契已然做过。他的嗓音刺耳而略带含糊,或多或少由于他在森林或雪地里的遭遇。伊欧菲斯确信他在试图接受目前的处境并且多半失败了,还没清醒到足以面对。

“不知道你究竟期盼你的职业能带给你什么,”伊欧菲斯说,“你还想着会像你一样粗心无能,像你一样早早死去吗,我都觉得被侮辱了。相信你明白对于我们而言,人类寿命不过转眼即逝。”

“为什么我在这儿?”罗契生气地说道,总算有点激动了。但又因每次眨眼都得竭力保持清醒而削减不少。这毁了他平常的严肃表情。

“你得再说详细点,弗农·罗契指挥官。”伊欧菲斯肆意嘲笑道。

“为什么,我,没——没有死?”罗契自言自语着。他显然想起来了,似乎在奋力回忆其他画面。

“那么,”伊欧菲斯说,“你不该睡在陌生的地方,谁知道你会遇上什么。碰巧,你没死是因为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一些东西。”他注意到当罗契发现他俩赤裸相对时稍稍瞪大的双眼以及握成拳头的手掌。而当罗契的目光落在他裸露的胸膛上时,他特意没有离远或松开拥抱,而是相反的,一只手沿着罗契的胸口缓缓滑向他的腰间。“请尽情厌恶吧。”

他淡笑着注视着罗契竭力抵抗却终究落败于昏迷。无疑,这件任务是一份礼物。一柄包裹在礼物中的伊欧菲斯期望自己不会被割伤的利刃。

 

END

 

四度

【伊罗】七宗罪/傲慢(崩坏篇)

伊布Xc罗(邪教大法好;D

没错,这个cp就是如此魔性。这篇文也会如此魔性,我根本停不下来。而且伊布一直挺看不起c罗的,c罗也一样... ...

这个系列我本来是想写的很有b格很黑的,可这篇,真的只是一个奇怪的脑洞和崩坏,几个小段子。我还会再写一次傲慢的。这一次先让我崩坏吧。

正剧向请戳:【拔杯】七宗罪/暴食

                    【两亿】七宗罪/嫉妒

灵感来...

伊布Xc罗(邪教大法好;D

没错,这个cp就是如此魔性。这篇文也会如此魔性,我根本停不下来。而且伊布一直挺看不起c罗的,c罗也一样... ...

这个系列我本来是想写的很有b格很黑的,可这篇,真的只是一个奇怪的脑洞和崩坏,几个小段子。我还会再写一次傲慢的。这一次先让我崩坏吧。

正剧向请戳:【拔杯】七宗罪/暴食

                    【两亿】七宗罪/嫉妒

灵感来源于两人的语录(部分瞎扯 不要打我。)

毕竟这两个人是当今足坛最傲慢的人了吧,可他们有有这个本事让你说不出什么。

===========

伊布:I  罗纳尔多:R

<1>

I“我他妈是伊布,你他妈是谁?”

R“我他妈是罗纳尔多,世上唯一的罗纳尔多。”

 

<2>

R“我死后会成为传奇!”

I“噢,那你知道现在谁在吻你吗?活着的传奇。”

 

<3>

I“嘿,宝贝,恭喜你拿到第三个金球。”

R“因为我是世界第一。”

I“哈,床上第一吗?。”

 

<4>

I“我自己认为,我是最出色的,压根就不需要金球奖来证明我是世界第一”

 

<5>

I“瓜迪奥拉关于巴萨那一套完全是狗屎。”

R“我赞同——还有穆里尼奥也是。”

I"是吗?我愿意为穆里尼奥去死。"

R“那是因为你是一个白痴。”

 

<6>

(记者)“瑞典和葡萄牙谁会晋级?”

I“只有上帝才知道答案吧,你现在就在跟上帝说话。”

R”我并不担心伊布——事实上他不可能对我造成威胁。“

 

<7>

I“嘿,宝贝,他们又在骂你呢!”

R“可能是在嫉妒我吧,因为我又帅又有钱踢球还踢的好吧。”

 

<8>

I“没有我的世界杯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R“可我想他们都会来看我。”

 

<9>

I“这里真不错,我可以把一整层买下来。”

R“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买下一整栋。”

 

<10>

R“不要把我和罗纳尔多·路易斯·纳扎里奥·达·利马相比,我就是克里斯提亚诺.罗纳尔多。”

I“瑞典风格还是南斯拉夫风格?我这是兹拉坦风格。”

 

<11>

(记者)请问您最近和罗纳尔多的关系很密切,请问你是同性恋吗?

I“今晚把你的妹妹带来我家,你会明白的。”

 

<12>

(记者)请问罗纳尔多你和伊布... ...

R“——”

I“别理他,我们走。”

(记者)你怎么可以让他不回答我的问题?

I“因为我是老大。”

R“该死的,谁要听你的?没错,我和伊布确实在一起了,如何?另外他的床上功夫糟糕透了。”

 

<13>

(记者)很多人说你和罗纳尔多分手了?
I:是很多人,还是你说的?
 记者:很多媒体记者都说...
I:是很多人,还是你说的?
 记者:据说你和罗纳尔多的关系...
I:看来这些事你比我都还了解?
 记者:没有,我不知道。
I:但你们的报道是这么写的
 记者:我等候采访你,只是想问...
I:你还没问完呢,你怎么知道我和罗纳尔多关系?
 记者:他曾经说过你们... ...
I:你觉得你比我更懂罗纳尔多?
 尴尬的记者:没有.那你

I:还这么多话?

 

<14>

R“你问什么总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来?”

I“反正你都会允许,我他妈何必多此一举。”

 

 

 <15>

I“我每天起床的时候都想,该死的又要去训练。”

R“我每天起床的时候都想,该死的这个傻逼又躺在我身边。”

 

<16>

I“我打进过25米外的倒钩,只因为我知道自己可以打进去。”

R“闭嘴。”

 

<17>

I"我当时感觉被一群婴儿包围了。"

R“我通常会用进球来让他们闭嘴。”

 

<18>

(记者)“不敢相信你们居然能在一起,你们送过彼此什么重要的礼物吗?”

I“啥也没送,他已经有了伊布拉希莫维奇。”

R“啥也没送,有他我已经算倒贴了。”

 

<19>

zlatanare:凭一己之力搞定一切(瑞典官方词典如是说)

ronaldo:一个人胜过一支球队(进球数梗)

 

<20>

I“亲爱的你身上真是太光滑太干净了。”

R“你以为我是你吗?画布拉希莫维奇?”

 

<21>

I“你可以把一个男孩带出贫民窟,但是你不能将关于贫民窟的回忆从那个男孩心中带走。”

 

<22>

I:“我知道我们是一类人,亲爱的。”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