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能静

11620浏览    477参与
蓝田

【伊能静×庾澄庆×秦昊】 红玫瑰与白玫瑰

记叙向  写实文


“我跟你结婚以后绝对不会有小三,有小三我就自己杀了我自己。”

2014年,秦昊手捧鲜花,像一个救世的王子一样单膝跪地说出了这句话,站在他面前的伊能静早已哭成泪人,却又因为这句话笑中带泪。

 

这一刻,伊能静从未想到,和秦昊相差十岁,结过一次婚生过小孩的自己,还能收获爱情。

在遇到秦昊之前,伊能静刚刚走出上一段婚姻的伤痛,她和庾澄庆相恋22年,结婚9年,共同生下了一个男孩,最终却落得分道扬镳的下场。

 

“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

这首《春泥》是庾澄庆传唱度极高的代表作,而这首歌是由伊能静作词,当时她拿着这副词......

记叙向  写实文


“我跟你结婚以后绝对不会有小三,有小三我就自己杀了我自己。”

2014年,秦昊手捧鲜花,像一个救世的王子一样单膝跪地说出了这句话,站在他面前的伊能静早已哭成泪人,却又因为这句话笑中带泪。

 

这一刻,伊能静从未想到,和秦昊相差十岁,结过一次婚生过小孩的自己,还能收获爱情。

在遇到秦昊之前,伊能静刚刚走出上一段婚姻的伤痛,她和庾澄庆相恋22年,结婚9年,共同生下了一个男孩,最终却落得分道扬镳的下场。

 

“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

这首《春泥》是庾澄庆传唱度极高的代表作,而这首歌是由伊能静作词,当时她拿着这副词献宝一般送给庾澄庆。

后来由庾澄庆将其谱曲并发行,彼时两人的爱情正如胶似漆。

 

在两人离婚的很多年之后,庾澄庆参加华少的一个访谈节目。

在节目中华少聊起了庾澄庆家中的历史,说唐代的时候,就有关于庾家的诗句,并念出了“庾郎盘马地,却怕有春泥。”这句诗。

我还记得庾澄庆听到这首诗的表情。

 

他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一样,表情从平淡到惊讶再到感慨万千。

“庾郎盘马地,却怕有春泥。”


从这句诗就能看出来伊能静当时究竟有多爱,依稀能从此处窥探到,那年在婆家处处受气的她靠着对庾澄庆的爱意坚持。

想必她当时一定是满怀少女心事,在各处寻找和庾澄庆有关的事情,恨不得了解和他有关的所有事情。

 

最终在深夜的灯光和笔下,写出了《春泥》这副词。

而这个多年前有关爱意的伏笔,终于在多年后被发现,直达庾澄庆的内心深处。

 

和庾澄庆分开后,伊能静遇到了第二任丈夫秦昊。

这段男生比女生小10岁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但他们用时间证明了,生活中虽然偶尔会有疾风骤雨,但总归清空朗照。

 

2022年,伊能静的一则动态瞬间将自己和秦昊的婚姻送上了风口浪尖,其中的配文和视频都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网络上的看客此时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婚变。


其实也不怪大众这样想,实在是那段时间秦昊的绯闻正沸沸扬扬。

 在被拍到的视频中,秦昊正和一名女子在餐厅里热情的攀谈。


即便听不见声音也能从表情看出秦昊笑的欢乐,期间还和女子亲密的握手。

过了一会儿伊能静姗姗来迟,奇怪的是,在视频中,伊能静来到席间后,方才还满脸笑容的秦昊突然变得沉默,只顾着低头吃饭。

 

这种种行为都被网友猜测,秦昊是不是不爱伊能静了。

再加上伊能静发的这条动态,似乎是坐实了这个传闻,难道再轰轰烈烈的求婚开场也避免不了分崩离析的结局吗?

 

其实不然,相反,伊能静在这段婚姻中得到了最大的爱意和安全感。

在和婆婆聊天的时候,她能够做到随手将吃过的水果核吐出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内心敏感的人知道,在没有感受到爱意的时候,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伊能静在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被全身心爱着的感受,但她却在始终不遗余力的向周围的人传递爱。

这一点在她上一段婚姻中尤其明显。

 

伊能静和庾澄庆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庾澄庆生在世家名门,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做任何事情都是顺风顺水,他在爱的包裹下长大。

伊能静生在贫苦人家,从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周遭的环境养成了她异常敏感的性子。

 

灰暗和不安几乎是构成伊能静前半生中的所有底色,她在成长中几乎没有感受过被爱的瞬间。

她曾讲述过自己小时候,当产房外的爸爸得知,妈妈生下的第七个孩子还是女儿,立马毫不留恋的转头就走,用伊能静的话说就是,她爸去寻找能生儿子的人了。

 

童年父爱的缺失,并没有在母爱那里得到补偿。

父母离婚后跟着母亲的伊能静,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

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会过的好很多。


伊能静出生后不久,就被母亲送去了养母那里寄养,跟着养母的时候,伊能静大多是被用铁链子绑在车上的。

在她的回忆中,她的养母是在街上推着小车卖冰棍的,时常没有心思顾及到小小的伊能静,为了避免她在街上走丢,就将伊能静绑在车上。

 

这些困苦的片段构成了伊能静一整个童年时光,在伊能静的记忆里,她的童年就是被铁链子捆在车上,看着车上的人来人往和巷子里的小狗。

但这并不是上天给她的最大的恶意。

 

她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就早早开始打工养家,16岁那年,好不容易签约了唱片公司,事业眼看着有起色了。

却在一天晚上的凌晨三点,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几乎不曾参与她成长的父亲,因为车祸去世了。

 

尚未成年的伊能静在不见天光的夜色中失去了父亲,此时她甚至来不及感到悲痛,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

和医院沟通,将父亲挪出太平间,签下死亡证明,将父亲送去火葬,她一个人完成了这些事情,这对一个小姑娘何其残忍。

 

当18岁的庾澄庆站在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在周围人的祝福和成堆的礼物中度过自己的生日时。

伊能静在某个鱼龙混杂的台球厅打扫卫生做兼职,看不见未来。


每天都在挣钱和还债中度过,就连睡梦中,都担心被还债的人找上门。

但就是这样反差极大的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伊能静缺少父爱的童年再加上敏感的性子,注定了她在爱情中一定是破釜沉舟,爱的轰轰烈烈。

当年,庾澄庆和伊能静在几乎所有人的反对下结了婚,婚后的日子是否幸福,从伊能静书中的文字就能窥见一二:

 

我在你的房子,与你的家人同处,电视机恒久地在定时打开,五时多的卡通给你姐姐的小孩看,六时的娱乐新闻是你母亲对你工作的关心,七时你九十岁的太婆要听的新闻会开得特别大声。你不读我的字,不看我的表演,你不在乎我的荣耀,你只是爱我,却不理会我灵魂的出口。

 

婚后出身低微的伊能静始终得不到婆家的认可,但因为太爱庾澄庆,所以愿意忍耐。

忍耐婆家的无视,忍耐和婆婆一大家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即便显得自己像个外人,同时还要忍耐孝顺的庾澄庆不为她说话。


因为爱,她不想让庾澄庆为难,这样的日子过了八年。

 

最终,穿着这双不合脚的鞋总归是无法奔跑的,这段不被理解,不被婆家祝福的婚姻,伊能静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

2009年,这段除了爱什么都没有的婚姻,还是走向了注定的结局:离婚。

 

离婚后,本就敏感的伊能静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安睡,甚至还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经过心理治疗的干预后,她算是走出阴霾,但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已经不想在无谓的感情上浪费时间了。

除非能碰到奔着结婚去,能够化解她敏感情绪的人。

 

转眼间,伊能静和庾澄庆已经离婚五年。

这五年中伊能静都没有认识新朋友,也没有交男朋友。


伊能静的朋友实在看不过去她如此颓废,就拉她去了一个饭局认识新朋友,实在推拖不过伊能静只好赴约。

在饭局中伊能静很少说话,她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但却总能听到一位男人在饭席上情绪高昂的讲话。

 

突然,这位男子提出要加微信,作为其中一员,伊能静也不好拒绝。

只好拿出手机,结果这名男子表示:我只加伊能静的就可以。


此时伊能静才抬头看向这个男人。

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位名叫秦昊的男人,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后续秦昊频繁找伊能静聊天,都被伊能静拒绝,并直言:我比你大10岁,只想奔着结婚谈恋爱。

没想到,秦昊却对她说:我们来聊聊结婚的事情。

 

撕下了这层窗户纸后,两人很快就开始谈婚论嫁,对于伊能静的闪婚,她周围的朋友都表示,秦昊的年龄和她相差太大,让她再好好考虑考虑。

伊能静此时却坚定的认为:就是他了。

事实证明,伊能静的选择没有错。

 

从结婚开始,伊能静和庾澄庆的婚姻中没有得到的,在秦昊这里全部都有了。

秦昊知道伊能静敏感的性子,也知道她的公主梦,他们的婚礼办的声势浩大,相比前一段没有婚礼的婚姻,高下立见。

 

伊能静在第一段婚姻中渴望被婆婆承认,却始终没有实现,秦昊在结婚前就总是在他妈妈身边说各种伊能静的好。

从婚后的综艺上也能看出来,伊能静和婆婆的相处宛如姐妹。

 

从秦昊和伊能静的日常相处中也能看出来,这两人就是天生一对。

在综艺上,伊能静毫不掩饰自己性格中的“作”,放在旁人身上,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一场家庭大战,但秦昊总能给出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对此也许有人说两人的这种爱情太过不搭,但生活不是琼瑶剧,不能够每天为了爱情上演你死我活的戏码,而是要在一个人极其敏感的时候,另一个人能够及时将你拉入凡间。


秦昊就是有这个能力。

让生性敏感,容易伤春悲秋的伊能静身上有了人间烟火气,更能靠近平凡人家的幸福。

 


龄龄龄

三个人 三部剧 

她杀他 他杀她 她害她

三个人 三部剧 

她杀他 他杀她 她害她

七日祭

庾澄庆伊能静】从开始到现在8

宾主尽欢后,同事们告辞各自离去。庾先生则不急,坐在自己新提的Jeep车上休息。守株待兔向来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于是便点了香烟靠在车上休息,他在等,等小白兔自投罗网。说来,这是一桩十分有十二分要靠运气的事。他倒也不奢望能一次中第,可机会难得,他总想着碰碰运气。左不过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他如今有的是时间。


好在上苍庇佑,歪打正着,还真让他撞上了。天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丝丝缕缕的晕染了昏黄的灯光。吴小姐便是在此时出现的,提着无比笨重的演出服,自雨幕中踽踽而行。庾先生都疑心下一刻吴小姐会被这美丽却实在笨重的枷锁拖垮。庾先生利落地掐了燃了一半的香烟解了安全带下车。

“我来帮你吧。”

吴小姐微抬头,...

宾主尽欢后,同事们告辞各自离去。庾先生则不急,坐在自己新提的Jeep车上休息。守株待兔向来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于是便点了香烟靠在车上休息,他在等,等小白兔自投罗网。说来,这是一桩十分有十二分要靠运气的事。他倒也不奢望能一次中第,可机会难得,他总想着碰碰运气。左不过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他如今有的是时间。


好在上苍庇佑,歪打正着,还真让他撞上了。天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丝丝缕缕的晕染了昏黄的灯光。吴小姐便是在此时出现的,提着无比笨重的演出服,自雨幕中踽踽而行。庾先生都疑心下一刻吴小姐会被这美丽却实在笨重的枷锁拖垮。庾先生利落地掐了燃了一半的香烟解了安全带下车。

“我来帮你吧。”

吴小姐微抬头,便见早应离去的庾先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身侧,发梢沾着水珠,像以水晶为冠冕的小王子,只是不知,何人有这个荣幸做他的玫瑰。吴小姐生性浪漫,好像她眼中的世界都与旁人不同,度上了一层泛着柔光的滤镜。这一点与庾先生不同,若要他说 分明就只有四个字便可概括“狼狈不堪”。其实庾先生幼时遭逢变故,自诩见惯了人情冷暖,他总是 不可控地凡事都往坏处想,好像只如此便能比常人多想一层,好早做打算。可他生而热情似火,此一番,单看他所作的词曲便可窥见一斑。庾先生是个清醒理智的浪漫主义者,吴小姐曾经如是评价。庾先生与吴小姐,相似却又全然不同,前世周遭好友得知他们相恋后无一不是大跌眼镜。原因无他,分明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好像两条平行线,又何以相交?

前世,往往到此时,吴小姐便好像得了糖果的孩子,他们说他与自己截然不同,那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庾先生理性的皮囊之下那颗热情似火浪漫至死不渝的心。这是庾先生不曾当众剖白过的隐匿,只有她,单单只有她见过。

吴小姐感念于这一分与众不同,好像寻到了珍珠的孩子,乐颠颠地包容着庾先生的万千心绪。她想,就单这一分与众不同,便能让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可她不知道的是,庾先生亦然,他又何尝不知她灿烂笑容下不时泛起的愁思,只是吴小姐女生外向,毫不吝惜向庾先生剖白,恨不得将一颗心剜出来给庾先生才好。而庾先生相比之下便内敛得多,他对吴小姐的爱更多是无言,他想着细水长流。可他忘了,吴小姐家中姊妹众多,又缺了父亲,如此这般,她更需要的是明目张胆的爱,好在上天垂怜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其实也不过就是将自己暗潮汹涌的感情摊开来给吴小姐看而已,庾先生从前未曾做过,却不代表他不能。

只是现下还得徐徐图之,他怕唐突了佳人。

吴小姐显然对庾先生百转千回的思绪一无所知,她惊讶于这天降的缘分,竟在一天之内让她偶遇庾先生两次。至于是否有人刻意为之,她从未想过,毕竟她自认为自己并没有让庾先生刻意为之的筹码。

“您还没回去?”吴小姐眨眨眼,十分意外。毕竟庾先生家中有门禁之事那可是众所周知的。

“阿庾....”见吴小姐不解其意,庾先生暗自叹了口气“还有点杂事没办完,耽搁了。”稍顿了顿,庾先生继续说道“我来帮你吧...”说着,庾先生便要伸手接过吴小姐手中那一连串华丽的枷锁。

“啊?”吴小姐受宠若惊“不...不必了。”

“给我吧,现下已近凌晨,又下着雨,你不好叫的士的。”

“好吧...”吴小姐想了想,便也不再客气“那就麻烦您了。”

“阿庾...”

吴小姐这才回过味来,双颊泛红,眸中含笑“那便谢谢阿庾了。”

“嗯..”

天晓得庾先生此刻心跳得有多快,一下一下好像他下个瞬间就要因为心跳过快不治身亡似的。

前世庾先生向吴小姐表白时也是因为她演出结束向他抱怨太累,他驱车三十多公里去见她帮她将演出服拿回家开始的,吴小姐单纯如斯,别人对她好一分,她恨不得千分万分报之。彼时景恰似此时情,却又有所不同。庾先生不急,如今他有大把的时间养这娇花。

“阿嚏。”吴小姐揉揉鼻子,颇为不好意思的拿余光轻窥驾驶位的人,却见那人不发一言,只是默默调高了空调的温度。

吴小姐本就通红的脸更红了几分,低着头搅弄着手指,心中一再告诫自己:这只是庾先生的绅士教养罢了,千万不能多想。

可通红的脸和清晰可闻的心跳声还是出卖了她。她只能祈祷,好在车内昏暗,瞧不出什么,不然可闹了笑话了。殊不知,身侧之人本就分了大半心思在她身上,自然对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tbc

七日祭

庾澄庆伊能静】从开始到现在7

十二

一阵推杯换盏之后,歌舞厅内的灯光倏然暗下,庾先生听见穿着亮片西服的主持人笑意盈盈地宣布

“接下来一道菜,西冷牛排,望诸位品鉴。”

主持先生絮絮叨叨如王婆卖瓜一般自夸牛排的品质如何如何好,厨师烹调又是怎样一番精心费力,可这一切庾先生一概不关心,他的目光始终都只为那一人停留。

于庾先生而言,他与吴小姐是许久不见了。此番慕然遇见,先不论他是如何尽心打算,单只见到她,他便已然心满意足。一颗漂泊异世的心才终有了归处。

尚且年轻力盛的庾先生眼力极好,好到于一群环肥燕瘦的美人中也能一眼望见自己的心上人。

吴小姐身着藕荷色纱织蓬蓬裙外罩小洋装披风,瞧着就像上个世纪欧洲贵族公爵家不谙世事的娇小...

十二

一阵推杯换盏之后,歌舞厅内的灯光倏然暗下,庾先生听见穿着亮片西服的主持人笑意盈盈地宣布

“接下来一道菜,西冷牛排,望诸位品鉴。”

主持先生絮絮叨叨如王婆卖瓜一般自夸牛排的品质如何如何好,厨师烹调又是怎样一番精心费力,可这一切庾先生一概不关心,他的目光始终都只为那一人停留。

于庾先生而言,他与吴小姐是许久不见了。此番慕然遇见,先不论他是如何尽心打算,单只见到她,他便已然心满意足。一颗漂泊异世的心才终有了归处。

尚且年轻力盛的庾先生眼力极好,好到于一群环肥燕瘦的美人中也能一眼望见自己的心上人。

吴小姐身着藕荷色纱织蓬蓬裙外罩小洋装披风,瞧着就像上个世纪欧洲贵族公爵家不谙世事的娇小姐。其实,今日的服装是统一分配,各色环肥燕瘦与吴小姐穿着一致,可庾先生还是私心认为吴小姐是万花丛中开得最艳的那一朵。从过去到现在,乃至将来,此心如磐,从未移转。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也实在不怪他。可终究还是不同,从前他初初邂逅吴小姐时,只觉得她是一朵惹人怜爱的娇花,如此娇弱不堪,万万上策便是将其带着土壤连根拔起,移栽到有氧的玻璃罩子里,他要日日放在眼前才能安心。可如今,庾先生的心境已然大不同于以往,只因他明白,吴小姐哪里是娇弱玫瑰,那分明是扎根淤泥却依然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看似娇弱,实则最是坚韧。

而他也乐意做回周敦颐,给予她独一无二的爱意,哪怕这朵莲花最终不再在自己面前绽放,他亦心甘情愿。

眼瞧着吴小姐随着环肥燕瘦们谢幕离去,庾先生再坐不住,借口离开,最后在去往洗手间的路上与吴小姐“不期而遇”,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拐个弯便是通往后台的路,因此吴小姐只当是缘分使然,何曾想过某人是早有预谋的“居心叵测”。

“好巧...”吴小姐眉眼弯弯,亮闪闪的眸子里满是惊喜。

早有预谋先生勾了勾唇角“好巧...演出我看了,很精彩。”笨嘴拙舌之人恨不得打嘴,天晓得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可当真话到嘴边时却又怕唐突了佳人,车轱辘似的打了个转,只得干干巴巴的夸一句。

吴小姐却是很开心,惊喜不已的开口“是吗?您看到我演出了...”吴小姐不是没听过好话,实际她出道业已两三年,不论是有意奉承或是真心诚意,好赖话听了一箩筐,可从未似今日这般让她欣喜。好歹也是自己心中崇拜之人,他的认可,于吴小姐而言还是不同。

是的,吴小姐崇拜庾先生,自首次见他演出开始便将他奉为偶像般崇拜。这实在也是人之常情,庾先生才华出众,又长相俊美,很难有女子能抵挡住他的魅力,更不用说他绅士有理还进退得宜。

吴小姐笑起来极为好看,庾先生只觉得自己好像偶然窥见佳人一笑便失了魂的书生,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也甘之如饴。

庾先生颔首,也笑了“叫我阿庾便好。”

不论前世他们如何亲近,可今生还是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如此亲密的称呼不免有失妥当。庾先生后悔莫及,实在是被吴小姐的笑容迷了眼,说话都不过脑。

“如果...”庾先生想要补救,可吴小姐却笑了,是相比上次更加灿烂,更加真心实意的笑容,她说“好啊...阿庾...”

也是,吴小姐如此贴心,一向不会与人为难,于是被迷了眼丢了魂的庾先生也笑开了。

——

双向暗恋就是坠吊的

白鹤青云

“你只是爱我,却不理会我灵魂的出口”

  我是真的爱你

  也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可惜努力补足的是缘分

  而我们差的是天份

  岁月真的太短暂 也真的太漫长

  于是走一程 余生就不要再见面了

  

“你只是爱我,却不理会我灵魂的出口”

  我是真的爱你

  也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可惜努力补足的是缘分

  而我们差的是天份

  岁月真的太短暂 也真的太漫长

  于是走一程 余生就不要再见面了

  

七日祭

【庾澄庆伊能静】从开始到现在6

十一



唱完最后一首歌后,庾先生下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庾少..”庾先生转过头,是一位同事平日里不常联系,不过点头之交。

“你好..”庾先生微微颔首,颇有礼貌“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同事心里打鼓的同时又一次抱怨后台的诸位不够朋友,他与庾先生本不熟,不过是游戏输了便被推出来做了出头鸟“我们打算去新百汇聚餐,想问问庾少是否有空。”

同事的一番做派,好像面前不是帅气的庾先生,而是尖牙利嘴的恶鬼。其实是十分没有必要的,庾先生不过面冷心热罢了,若当真是个冷心冷情的人也写不出那许多缠绵热烈的情歌。

“好啊..麻烦了。”庾先生本想婉拒,却在听见聚餐地点时回绝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

十一



唱完最后一首歌后,庾先生下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庾少..”庾先生转过头,是一位同事平日里不常联系,不过点头之交。

“你好..”庾先生微微颔首,颇有礼貌“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同事心里打鼓的同时又一次抱怨后台的诸位不够朋友,他与庾先生本不熟,不过是游戏输了便被推出来做了出头鸟“我们打算去新百汇聚餐,想问问庾少是否有空。”

同事的一番做派,好像面前不是帅气的庾先生,而是尖牙利嘴的恶鬼。其实是十分没有必要的,庾先生不过面冷心热罢了,若当真是个冷心冷情的人也写不出那许多缠绵热烈的情歌。

“好啊..麻烦了。”庾先生本想婉拒,却在听见聚餐地点时回绝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堪堪咽下。

同事先生显然也没料到庾先生答应的如此痛快,毕竟大家都知道,庾先生家教严又一向自持,若非至交好友设局并不轻易赏脸。同事先生微微一愣“啊..好的,那您慢慢收拾,我们在外面等你。”

“不用了..”庾先生将藏蓝色的风衣外套往臂弯处一搭“我们走吧..”

同事点点头“啊..好的。”不知为何,同事先生总觉得庾少今晚好说话的有些过分。看着眼前的背影,同事先生摇摇头“一定是错觉。”


新百汇歌舞厅是台北比较著名的歌舞厅之一,主营业务除一般歌舞厅的寻常业务外更加私密也更加正规,听闻背后老板是某个政界大能的公子。无心在官场大展宏图,倒是对娱乐事业颇有兴趣。有自家老爷子在后面撑着一般人也不敢在他的地盘上造次,许多别有所求的人也乐得叩开这一间歌舞厅的门就为了能和这位白爷攀上点关系,于是新百汇越来越红火。

不过这一切对于庾先生而言都是些不过耳的传闻,他今日来此只为了吴小姐而已。不错,吴小姐除了寻常在电视台打歌上节目之外,空闲时还会在这里挣外快。上一世,这一直持续到了他们在一起之后。庾先生心疼吴小姐劳累,曾经与她商量辞去新百汇的工作,可一向小意温柔的吴小姐却很坚决的拒绝了他,她心知肚明,庾先生只是单纯的心疼她,她感动于这份心意,可是也不愿做攀援别人而活的凌霄花。庾先生也知她心中所想,从前虽不理解心疼之余只能尽量抽出时间接她下班...可他重走这一世也不止虚涨年岁,而是能设身处地的与吴小姐感同身受,吴小姐虽长相甜美骨子里却要强,她明白在外人看来是她高攀庾先生的门第,却也不想就此看轻了自己。庾先生从前不懂,因他母亲的缘故便理所当然的认为女子结了婚便应该回归家庭,他与吴小姐离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总是浑浑噩噩,从前对酒精敬谢不敏的人却时长借酒精麻痹自己。清醒之余却也开始怨恨母亲,他总觉得如果没有母亲,他和吴小姐应该不至于走到如此地步才对。可庾先生在深夜扪心自问时却也明白,他与母亲都不无辜,在母亲将软刀子插入吴小姐的身体里时,他的理所当然和有意漠视难道就半点没错处吗?


七日祭

【庾澄庆伊能静】从开始到现在5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热热闹闹的过了年,庾先生在家待到正月初八便开始着手新一年的工作。正巧,前一年唱片公司承诺的尾款也到账加之他平日里本就对钱财享乐之物不太热衷,为着这个有不少人在他背后讲小话,说他落魄公子假清高之类的言语他也不是不知。可庾先生一向奉行兀自逍遥独世间,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处世之道,故而也不爱与旁人多争辩。也好在如此,除去家中所需嚼用,他如今也攒下了一笔小有可观的钱财,除每月固定要上交家用的部分余下的,还能在台北买一套单身公寓。他重生回来后不久便托了家中涉猎房地产的发小帮着留意市面上是否有地段不错且价格适宜的公寓。朋友揶揄说“怎么?庾公子终于下定决...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热热闹闹的过了年,庾先生在家待到正月初八便开始着手新一年的工作。正巧,前一年唱片公司承诺的尾款也到账加之他平日里本就对钱财享乐之物不太热衷,为着这个有不少人在他背后讲小话,说他落魄公子假清高之类的言语他也不是不知。可庾先生一向奉行兀自逍遥独世间,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处世之道,故而也不爱与旁人多争辩。也好在如此,除去家中所需嚼用,他如今也攒下了一笔小有可观的钱财,除每月固定要上交家用的部分余下的,还能在台北买一套单身公寓。他重生回来后不久便托了家中涉猎房地产的发小帮着留意市面上是否有地段不错且价格适宜的公寓。朋友揶揄说“怎么?庾公子终于下定决心打定了主意要从温室里出来自己闯天地了?”这话说的,听着分明就带些阴阳怪气。若非他与庾先生是发小,彼此都清楚对方的脾气秉性,换做旁人说这话庾先生指定气恼。只是作为朋友,该讲的还是要讲清楚“你呀你,一张嘴还是没个好话,嘴这样毒,我看日后哪有好姑娘能受得了你这脾气。”

天晓得,这话绝不是庾先生危言耸听,遥想上一世,直至庾先生过世前他这位家境殷实长相俊秀的发小依旧是孤身一人,用他自己反驳家中催婚的话来讲便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庾先生想,他这位发小之所以如此凄凉症结怕是多半出在了那张嘴直来直去的嘴上,毕竟别人与心仪的女子交往时谁不是嘴抹了蜜一样的甜,只他一人与众不同些,嘴上抹毒药。如此想着,庾先生便实在忍俊不禁,兀自笑开了。旁边并不清楚自己日后“晚景凄凉”的“赤条条先生”一头雾水“干嘛这样咒我呢?我日后要是真找不到喜欢的人,一定就是被你这句话咒的。”庾先生心说那还得了,这下好了,分明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早知道就不多嘴了。庾先生摆手,“哪会哪会,我怎么就这样灵验了,又不是庙里的菩萨。”发小见庾先生少有的玩笑便也笑开了“你怎么还与我逗趣起来了?这可不像你啊,说说看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了?”这下轮到庾先生疑惑了“什么情况?”发小不甚在意地晃了晃酒杯,而后一饮而尽“爱情咯,总不能是亲情?”发小不过随口一说,哪成想居然歪打正着。不过这事到现在多半都是庾先生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他也不愿意说什么,总是怕多说多错,他一个男人倒是无所谓,吴小姐可是以玉女形象出道的少女偶像,若是传出什么流言怕是不好。不是他不相信发小的为人,只是此处并非只有他们两个,于是庾先生矢口否认“说什么呢,什么爱情,没影的事也拿来编排我?”发小点点头“嗐呀,我就胡说的,不过你怎么就突然想要搬出来了?”庾先生叹了口气“你看看我,我今年28了,快30岁诶,住在家里和妈妈姐姐们一起总不方便嘛  ”

发小再次点头“也是,你放心吧我一定叫人帮你留意着。”




“赤条条先生”虽然嘴毒不饶人,但办事效率极高,不过一周就替庾先生找好了房子。用他的话讲“虽在城中心,但是个闹中取静之地,外出便利也不耽误你平日里写歌创作。”他办事庾先生一向放心,只是好歹是自己第一处房产多少还是要亲自去看看是否合心意,对此赤条条先生拍着胸脯打包票“你就放心吧,给你找房子我还能不上心?”

果然,房子很好,南北朝向采光通风都极好就是小了点,一室一厅。不过庾先生已经即为满足了,当下就与售楼处的人签了合同。房子是简装,好在够用,签完合同之后便只需等着走完相应的手续就能拿房产证了,倒是不费什么事。只一件事,庾先生还未将自己要搬出去的事情告知庾太太。他心如明镜,此事怕是不太容易,事情也正如庾先生事先料想一般。庾太太咬死不同意,可庾先生却明白,此事非成不可,若是不趁早与家里人摆明态度,若是等到他与吴小姐有幸再续前缘之时再提,结果怕是与上一世别无二致。吴小姐曾经不止一次向他求救。即使她不曾说出口,可分开以后,庾先生再读吴小姐的文字时,却终于明白了吴小姐粉饰太平之余的满腹委屈,终于明白她每次望向他时的欲言又止和盛满忧伤的眸子,那分明是挣扎不已的吴小姐的灵魂在向他呐喊求援。可他却依旧单纯的沉溺于自以为是的幸福假象之中,直至回神却早就悔之晚矣。所以,为了不重蹈覆辙,搬出去这事势在必行。这是庾先生正式追求吴小姐前必须扫清的障碍,也是他能堂堂正正告诉自己今生会不同于前世的底气。

实话讲,这不是庾先生第一次向庾太太表明自己要搬出去独住,可他从前总是心软,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丁,他怕年迈的祖父母无人照料,哪怕他们身体依然康健。却也被庾太太一句“你不在家,爷爷奶奶要是生了病,妈妈和姐姐又怎么办?”给说服。

可今时不同往日,庾先生早已不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的灵魂早已经成熟,所以当庾太太旧事重提,庾先生却是打定主意“妈妈,台北也不大的,况且我住的地方也不算远,要是真有什么事一个小时不到就能回来的。”庾先生顿了顿“况且,我现在要创作要写歌,唱歌的住在家中,反而打扰爷爷奶奶休息。”庾太太对此只是端着茶杯不说话,她在观察,仔细打量自己这个疼爱了28年的儿子。却猛然发觉,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庾太太心中酸涩,她总是记得庾先生幼年时因为她母体的原因比其他小孩孱弱,所以她对庾先生的关注也要多些,总是怕他吃不好,穿不暖,磕着碰着。知子莫若母,庾太太又哪能不明白呢,庾先生分明就是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希望在躲在她身后任凭她指手画脚安排自己了。庾太太心中有数,早晚会有这一天,可她还是会伤感“罢了罢了,房子都已经买了再来和我说这些不就是打的先斩后奏的算盘?当妈妈真老了,真能让你糊弄了去?”庾先生憨笑“自然知道什么都瞒不住您,也就没打算瞒着,这不是在与您商量吗?”庾太太不怒反笑“你这是在与我商量?我怎么瞧着这架势好像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会搬出去?”庾先生被戳中了心事,不说话了。庾太太叹了口气“你说的也有理,快30岁的人了,你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大姐都已经快一岁了。”庾太太喝了口茶“有自己想法也是好事,可我总想着你身边也没个知心的人与你相互扶持,不过你要搬出去就搬出去吧。”庾先生于是便笑开了,刚要道谢就听见庾太太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每个月都得回来聚餐,也让爷爷奶奶放心。”

“好..谢谢妈妈。”

“去吧,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tbc




——

絮絮叨叨:关于为什么这次如此容易就能搬出来,其实我的想法是第一点因为庾先生现在也能够挣钱了,在家中的话语权也就重了些,一旦他意志坚决,庾太太也就不好独自对他的事情做决定,这也就是很多人说的为什么赚钱之后父母对他都好了些,其实就是因为家中的事有了话语权了。第二点是上一世之所以庾先生没有搬出来一个是因为早先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家人与吴小姐之间存在问题,后来就算发现了,也因为吴小姐和母亲之间的默契让他以为这件事不是很严重,这个是,之前就提到过的。可重来一次庾先生却明白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他的态度是很坚决的。

第三个原因:在我的设定里,庾太太一开始是极其不喜欢吴小姐的,她总认为吴小姐是单亲家庭家里人又多会不会拖累庾先生,而且吴小姐过早进入娱乐圈会不会染上不好的习气,所以在知道庾先生与吴小姐交往并且打算结婚搬出去住的时候,才会如此强烈的反对。可现在一切都还未曾开始,庾太太并不知道这一层,当然重来一次吧,这些事情虽依然存在,但庾先生却不会再逃避了,他会扛起作为一个男人在母亲和爱人之间的调和作用的。

关于更新:会一直更的,但是不会很固定大概半个月会更一次?也不一定,因为现实生活中还有事情要忙所以有的时候会拖但是一定会更的。

其实写的时候并未想到会有这么多小可爱喜欢,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文笔其实挺差的而且磕的又是已经离婚的CP,有点受宠若惊所以更想写好,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就导致更新又慢了,怪不好意思的。也再次谢谢大家喜欢,对那些等更新的宝贝说一句抱歉,也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鞠躬】

milky

  庾澄庆和伊能静考古

  庾澄庆和伊能静考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