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芙琳

15307浏览    379参与
S.Mian.

记得戴口罩,少去人流密集的地方哦~

记得戴口罩,少去人流密集的地方哦~

S.Mian.
我死了,懂我意思?懂我意思!?...

我死了,懂我意思?懂我意思!?懂我意思!!!!

我死了,懂我意思?懂我意思!?懂我意思!!!!

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我想,明先生需要一位得力的助理……”


以及口罩😷


好喜欢明凯的西装丫,各位新年快乐~注意卫生安全😭

“我想,明先生需要一位得力的助理……”


以及口罩😷


好喜欢明凯的西装丫,各位新年快乐~注意卫生安全😭

带我下地狱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我爱阿卡丽!她好帅!!!是自己世界观的兽设画法~莫名感觉还不错?

有喜欢的可以找我要无偿!还在练手(´∀`)。。。呐!就酱啦!

呐呐呐!是KDA的四小只!!!我爱阿卡丽!她好帅!!!是自己世界观的兽设画法~莫名感觉还不错?

有喜欢的可以找我要无偿!还在练手(´∀`)。。。呐!就酱啦!

冯巩斯坦森

一些杂七杂八 tag也懒得打全 委托也有 摸鱼也有 

一些杂七杂八 tag也懒得打全 委托也有 摸鱼也有 

各类存档和ACG相关

倒影之城大致时间线整理

精灵女王伊芙琳和另一个精灵凯勒(应该就是未来的精灵王)青梅竹马——《风之絮语》《云之浅笑》故事

伊芙琳和血族王相恋生下西泽尔(即拉克莱斯)和克洛里斯,西泽尔随父亲住在帕米尔森林,伊芙琳不时来看他。后来,精灵计划突袭血族,伊芙琳告知血族王,恳求其离开帕米尔森林。血族王同意,开启倒影之城后举族搬迁并因此逐渐衰弱,死前传位西泽尔——《诡魅妒影》故事

距680年至少有千年的时候,精灵血族再次准备战争(不知道是谁挑起),此时拉克莱斯沉睡中,精灵王(应该就是凯勒)也包括克洛里斯攻打了西泽尔的古堡,精灵王用黎明之刃刺穿了西泽尔的心脏,王子克洛里斯感到痛苦。西泽尔被沉入湖底——《初遇之风》故事。千年的时间...

精灵女王伊芙琳和另一个精灵凯勒(应该就是未来的精灵王)青梅竹马——《风之絮语》《云之浅笑》故事

伊芙琳和血族王相恋生下西泽尔(即拉克莱斯)和克洛里斯,西泽尔随父亲住在帕米尔森林,伊芙琳不时来看他。后来,精灵计划突袭血族,伊芙琳告知血族王,恳求其离开帕米尔森林。血族王同意,开启倒影之城后举族搬迁并因此逐渐衰弱,死前传位西泽尔——《诡魅妒影》故事

距680年至少有千年的时候,精灵血族再次准备战争(不知道是谁挑起),此时拉克莱斯沉睡中,精灵王(应该就是凯勒)也包括克洛里斯攻打了西泽尔的古堡,精灵王用黎明之刃刺穿了西泽尔的心脏,王子克洛里斯感到痛苦。西泽尔被沉入湖底——《初遇之风》故事。千年的时间点来自克洛里斯荧光之灵竖琴剧情,里面提到他参与而拉克莱斯沉睡的大战是千年之前

尸横遍野的战场上、精灵和血族亡魂的怨念中诞生了赫尔辛,血族奉她为新王。赫尔辛许诺带血族离开倒影之城(《舐血之欲》套装文案),击碎守护了通道数百年的黑龙石像(《雪岩之牙》套装文案),在封印完全打开之前,发生了《誓约血仆》《彷徨迷章》套装文案的故事(可见封印打开会给贪求财富或是仰慕圣洁的人类都带来不幸)。随后伊芙琳赶来用自己封印了倒影之城,很可能和赫尔辛一起小黑屋去了、其他血族都不知道伊芙琳来过,而精灵那边也不知道伊芙琳到底做了什么甚至去往何方,只是传唱她为了精灵族牺牲了自己——《幽曳之蕊》的故事“囚坠星辰”

伊芙琳“失踪”后,一直找不到的森林守护者双生子的另一位,黑发的拉克莱斯(《第13封伯爵夫人的信函》中提到拉克莱斯黑发灰眼。大意是原本精灵的黑发是被认为不详,但大家对拉克莱斯的黑发并不以为意还是十分喜爱他)终于出现在生命之树下,并从此和克洛里斯一起守护森林——克洛里斯荧光之灵的竖琴从初始体到进化完全体的四个文案(因此竖琴剧情中克洛里斯说千年前那场血族精灵之战时刚好是克洛里斯沉睡自己清醒,应该只是克洛里斯自己的认定,事实应该是最初只有克洛里斯西泽尔两个人随母/父分居,而拉克莱斯很可能是伊芙琳去封印赫尔辛之前,于沉湖半死的西泽尔身上分离出来的。有趣的是黎明竖琴的文案还提到拉克莱斯沉睡的时候会隐隐约约听到【湖面上】传来的竖琴声,这个方位词很有意思啊,从克洛里斯荧光之灵额饰剧情“森林的守候”来看,克洛里斯是睡在波瓦利湖北岸的榕树洞里,竖琴剧情则提到拉克莱斯睡在【波瓦利湖畔的榕树洞】中(应该是同一个洞),而“湖面上”这个词却像在暗示拉克莱斯睡在湖面下呢)

(黑龙石像被赫尔辛打碎后,一片龙翼到了猎魔人小姐姐手里。小姐姐用龙翼换取黑龙带路前往倒影之城,却随后发现倒影之城已经被封印,于是收黑龙为使魔游历世界寻找猎杀血族之外的生命意义——《雪岩之牙》套装文案《弑神之劫》套装文案)

西泽尔“辗转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多半是精灵那边的二手消息,但应该在封印后不久,因此“绚光蝶再也没有光临过倒影之城”)——《诡魅妒影》故事

——新历元年血脉诅咒出现,闪耀暖暖剧情开始(所以闪暖里如果出现克洛里斯、拉克莱斯、伊莲、瑞秋也是合理的。希望叠纸有心能给树精灵一点剧情XD)——

距离680年的十几年前(时间点确认于主线剧情,见文末),霍哥入波瓦利湖拔出黑夜裁决,初步解放倒影之城封印——万象之汐 活动(顺便讲了霍哥的身世

黑夜裁决被拔出的当夜,血族之主被解放,应就是西泽尔被解放。(主线剧情)

西泽尔以一个信鸽王国并不存在的“西泽尔公爵”的身份“搬到”信鸽森林附近,挥洒权势财富引人注目,甚至吸引了矮人。新历680年,西泽尔派手下魔术师诺亚以小把戏发邀请函请克洛里斯一见,引得拉克莱斯提前苏醒,两人一同前往城堡,拉克莱斯却被抓住装入棺椁。克洛里斯用黎明之刃威胁西泽尔,对方和守卫一同消失于黎明,甚至拉克莱斯也消失了。克洛里斯去信艾莉女王,后者派艾思过来达成了某种协议,诺亚去了莉莉丝王城,见到了黑卡——克洛里斯荧光之灵竖琴剧情

主线剧情里,西泽尔咬了克洛里斯一口,应该就是取回了所有力量(霍哥解放-收回拉克莱斯-咬克洛里斯三步走)


其他:

主线剧情卷二4-2 与伊莲谈话得知上一次血族精灵大战时精灵王死了(但也不确定 因为之后又说霍哥解开封印是“破除精灵王的封印”,而封印是伊芙琳女王的,所以伊莲可能女王与王混称。顺便一说,伊莲瑞秋都经历过上次精灵血族大战,所以两人都应该已经超过千岁了……)

主线剧情卷二4-番外2 距离680年“快一百年”前,萨耶王和古楼设计师进入过信鸽森林,彼时是拉克莱斯守护克洛里斯沉睡的时候

最近十几年前有少年进入过信鸽森林(应是拔出黑夜裁决的霍哥),当夜血族之主就被解放了




ps:我怀疑第二次血族精灵之战是精灵王瞒着伊芙琳女王干的。顺便,伊芙琳被称为女王而不是王后,可见她没有和凯勒结婚。而克洛里斯什么都不知道,才就光看着精灵王捅了西泽尔、本应是自己兄弟的人。伊芙琳估计也是没法了,总不能叫人血族再搬吧,儿子被捅了沉湖后她肯定也不想见凯勒了(杀子凶手啊,虽然西泽尔只是失去力量并不会死),于是亲身去封印了新诞生的赫尔辛,身受渴望光明而不得的痛苦,也算是偿已死恋人的怨恨了吧(赫尔辛的身体里会不会有已故血族王对她重视精灵族胜过自己的怨念呢?)

现在回过头看凯勒伊芙琳的春套,感觉更像是两个诞生极早的树精灵的友谊,后来各自为王(说不定也是交替苏醒)。而伊芙琳从来没有把克洛里斯拉克莱斯的父亲是谁透露过半分。至于《彷徨迷章》里追随前去倒影之城的骑士,只不过是一个被圣洁美丽的精灵女王迷住的可怜人类罢了……(伊芙琳的妆真的超美!衣服也极有气质,迷倒一个精灵王一个血族王再迷倒一个人类骑士一点都不会没有说服力)

DOES
害,画完了,糖果大战

害,画完了,糖果大战

害,画完了,糖果大战

绯坈

【伊芙琳x莎拉】罂粟

她第二次遇见莎拉,莎拉正在被追杀。

伊芙琳坐在比尔吉沃特内城高楼顶端的桅杆上,双腿和两条尾鞭悬空垂下,手掌撑着木杆,身体前倾,颇有兴致地观看红发姑娘在城里逃窜。

莎拉被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围追,男人们身手矫健,配有一致的火枪和弯刀,显然隶属于同一个组织,两人中一个缺了半只耳朵,另一个没有右手小拇指,浑身上下都透着不好惹的气息。

一个追,一个堵,还不时有子弹惊险地擦身而过,饶是如此,莎拉依然表现得游刃有余。

比尔吉沃特内城尽是不规则的建筑物,这个自然资源匮乏到令人惊异的城市,构成建筑的材料千奇百怪,这使得整座城极难找出相同外观的建筑。因此,很适合逃跑,前提是你对这座城市足够熟悉。

莎拉显...

她第二次遇见莎拉,莎拉正在被追杀。

伊芙琳坐在比尔吉沃特内城高楼顶端的桅杆上,双腿和两条尾鞭悬空垂下,手掌撑着木杆,身体前倾,颇有兴致地观看红发姑娘在城里逃窜。

莎拉被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围追,男人们身手矫健,配有一致的火枪和弯刀,显然隶属于同一个组织,两人中一个缺了半只耳朵,另一个没有右手小拇指,浑身上下都透着不好惹的气息。

一个追,一个堵,还不时有子弹惊险地擦身而过,饶是如此,莎拉依然表现得游刃有余。

比尔吉沃特内城尽是不规则的建筑物,这个自然资源匮乏到令人惊异的城市,构成建筑的材料千奇百怪,这使得整座城极难找出相同外观的建筑。因此,很适合逃跑,前提是你对这座城市足够熟悉。

莎拉显然属于熟悉的那一类。

从几条暗巷穿梭而过,莎拉轻易避开了绕路围堵的人,只剩身后的尾巴穷追不舍,伊芙琳在楼顶间移动,确保莎拉始终在自己视线范围之内,处于高处的她看得很清楚——莎拉原本可以将两人一并甩掉,但是,她没这么做。

伊芙琳瞬间明白了莎拉的意图。她在引诱猎物。

而“猎物”本身依然觉得自己才是猎人,龇着獠牙对那一抹艳红紧追不放,直到他踏入陷阱,失去所追之人的踪迹,还没来得及愤怒,双肩传来的剧痛让他滚倒在地——他的肩胛骨被火枪射穿了。

饱含痛苦的嚎叫从男人口中发出,莎拉抬起脚,皮靴后跟准确无误地踩在男人的伤口上,用力碾了碾。

“叫大声点,让你的好兄弟听见。”

闻言,男人反而死死忍住了痛呼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婊……子……”

“砰——”

他的后脑勺开出了第三个洞。

第二个男人来得很快,发出惨叫声也很快。莎拉的第一枪打中了他的膝盖,第二枪是手腕。

“啊!贱人——你杀了莫拉……杀了洛夫……悬赏令上说的是留活口!你别想拿到钱!”

莎拉不为所动,举枪瞄准对她怒目而视的男人:“谁让你们三个为普朗克做事。”然后,扣下扳机。

收枪入套,莎拉好整以暇地解开绑成马尾的红发,重新回到上城区的酒馆,给自己点了一杯朗姆酒。伊芙琳吸取经验没有凑太前,只维持着暗影形态从高处观摩,极具耐心地等待美人落单。

该如何对待这等绝色?摘采一次未免太可惜了,可娇嫩的花朵经得起再三蹂躏吗?

伊芙琳首次陷入犯难的情绪。

没等她做好决定,莎拉已经起身离开酒馆,伊芙琳一路暗随,最后抵达莎拉的临时住所。

浴室传来沥沥水声,伊芙琳现出人形倚靠在窗台旁,伸手拉动窗户发出轻微声响,以此提醒沐浴中的美人。嗯,她得承认,她存了些坏心思。

浴室里水声依旧,莎拉手中握着枪,身上仅裹了一条浴巾,水眸盯着房间里的不速之客:“又是你。”

漂亮的红发湿漉漉地垂在身后,水珠顺着晶莹细腻的肌肤蜿蜒滑落。像清晨挂着露珠的花朵。

“嗯,是我。”伊芙琳歪歪头,唇角的笑意慵懒又无害。

莎拉回浴室关掉水,将枪放置在桌面,双手环胸虚坐在桌子边缘:“美人儿跟了我两次,有什么指教?”

伊芙琳只当没看见她眼里的戒备,踱着猫步慢悠悠走向她,声线低哑缠绵:“只是单纯地被你吸引,情不自禁。”

莎拉轻笑出声,扬了扬眉:“所以,你溜进我房里献身来了?”

原本只是讽刺对方说辞过于荒诞的玩笑话,却不想对方认真地点了下头——

“对。”

“我看起来很像傻子?”

“宝贝儿,你不知道自己多迷人吗?”

话音未落,伊芙琳已经靠近莎拉,红唇贴在她耳侧,暧昧话语混合着吐息钻进耳朵,惹得莎拉一阵轻颤。

太近了。像是突然被惊醒,莎拉沉下脸,心中警铃大作,能在她有所设防的情况下凑这么近,显然是用了她不清楚的手段。

伸出去拿枪的手被截住,一时挣脱不开,莎拉索性放弃挣扎:“你到底想做什么?”

“睡你……”轻轻浅浅的两个字,尾音绵长。

伊芙琳埋首于莎拉颈间,鼻尖顺着漂亮的天鹅颈轻蹭。

——她嗅到了。深藏在灵魂深处的,甘美痛苦。那是失去重要的人留下的伤口,盘踞于灵魂隐秘处,积年累月的发酵着。

伊芙琳沉醉其中。她原以为红发美人儿是一株娇艳的玫瑰,靠近后才发现,用罂粟来形容更为贴切。让人沉沦,难以抵抗。

没有预想中的阴谋算计,莎拉看着伊芙琳一脸痴迷的模样有些好笑,她可不是什么老好人,送到嘴边的肉没有不吃的道理。捏住伊芙琳的下巴,莎拉倾身吻了上去。

杀人或是一夜情,在比尔吉沃特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后者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搞清楚你的床伴是不是别有用心。莎拉搞清楚了这一点,但没搞清楚谁才是被吃的那个,除了一开始,她一整晚都没占到主动权。

次日,趁着伊芙琳餍足沉睡,莎拉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伊芙琳对她而言仍旧是个未知数,而未知意味着也许会有潜在危险,莎拉能从幼年独自存活到现在,与她的谨慎脱不了关系。

但,伊芙琳很不高兴。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醇香得令她兴奋到颤抖的痛苦,一觉醒来却溜走了。

伊芙琳闭上眼深深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气息,再度睁开眼时,金色的双眸翻滚着危险的光芒。

——那是猎人准备捕食的讯号。

故事未了后期工作室

#故事未了后期工作室# 

COS后期修图作品展示

【英雄联盟】伊芙琳  腥红之月


#故事未了后期工作室# 

COS后期修图作品展示

【英雄联盟】伊芙琳  腥红之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