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莱

10.3万浏览    4605参与
紫刃
【臺灣同人誌CWT54認親卡】...

【臺灣同人誌CWT54認親卡】

大家好久不見,最近有些忙碌,留言隔了好幾天真是對不起ovq。

這次的「窮途」因為是R18,不確定能不能貨運。

(2月中應該就能知道結果)

加上病毒猖獗,所以情況越來越複雜呀……(本來是想說直接去中國找認識的人替我出貨的)

如果不行的話,會找找有沒有電子書販售的方式,讓大家能用網路支付看到想看的!


同時預告即將推出新的故事>v<

不過就不會是R18了,為了讓大家都能看到

會有哈斯塔擬人

是在實驗室發生的故事。


不過可能要等我一些時間!(謝謝留言以及喜歡的各位!)


以上!

【臺灣同人誌CWT54認親卡】

大家好久不見,最近有些忙碌,留言隔了好幾天真是對不起ovq。

這次的「窮途」因為是R18,不確定能不能貨運。

(2月中應該就能知道結果)

加上病毒猖獗,所以情況越來越複雜呀……(本來是想說直接去中國找認識的人替我出貨的)

如果不行的話,會找找有沒有電子書販售的方式,讓大家能用網路支付看到想看的!


同時預告即將推出新的故事>v<

不過就不會是R18了,為了讓大家都能看到

會有哈斯塔擬人

是在實驗室發生的故事。


不過可能要等我一些時間!(謝謝留言以及喜歡的各位!)


以上!

沈迟

【佣占】帮助

在庄园里,白天无时无刻都在进行游戏。进行完这一场又匆匆忙忙的去下一场,只有受伤了才能短暂的休息。奈布萨贝达是休息次数最多的,因为他总是为了保护队友而受伤。 

  “哎!是伊莱哎!”奈布看到先知就笑了笑,招招手。但是随着伊莱的走近还有心跳声和他的话:”监管者在我附近!”然后一声“呃啊!”从伊莱嘴中发出——他挨了一下。奈布眸子一紧:“伊莱!”然后看着杰克要甩雾刃的姿势猛的用护肘上去抗下了这一刀。伊莱回头看到的就是奈布挨了一下然后紧紧皱着眉的样子。两人借着受伤加速跑远了,一旁修机子的特蕾西就被盯上了。 

  确定监管不再追他们了以后奈布强硬的把伊莱摁倒在地给他包扎了起来。“哎...

在庄园里,白天无时无刻都在进行游戏。进行完这一场又匆匆忙忙的去下一场,只有受伤了才能短暂的休息。奈布萨贝达是休息次数最多的,因为他总是为了保护队友而受伤。 

  “哎!是伊莱哎!”奈布看到先知就笑了笑,招招手。但是随着伊莱的走近还有心跳声和他的话:”监管者在我附近!”然后一声“呃啊!”从伊莱嘴中发出——他挨了一下。奈布眸子一紧:“伊莱!”然后看着杰克要甩雾刃的姿势猛的用护肘上去抗下了这一刀。伊莱回头看到的就是奈布挨了一下然后紧紧皱着眉的样子。两人借着受伤加速跑远了,一旁修机子的特蕾西就被盯上了。 

  确定监管不再追他们了以后奈布强硬的把伊莱摁倒在地给他包扎了起来。“哎,奈布等等,先治疗你吧!你一会还得救人……”“嘘,克拉克先生,你现在很让我生气哦。”奈布明明再笑但是伊莱就是默默感觉到恐怖,后来回想起来可能是内声“克拉克先生”导致的疏离感让他回忆起奈布原来的杀人不眨眼吧,明明知道奈布并不会伤害他。刚刚包扎好,特蕾西就上了椅,而另一个队友因为有奈布在所以也是修机位救不了人。奈布来不及治疗,安抚了一下伊莱,就用护肘去救人了。跨了大半个地图还是在起飞起把人就下来了,特蕾西发出了信号;“我需要帮助,快来!”伊莱毫不犹豫的给了特蕾西鸟。此时最后一台密码机也压好了,在奈布半血又扛了一下还有鸟盾的情况下,伊莱和队友一块开了机。 

  大门开了,伊莱正在焦急的等着奈布。奈布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又被打了一下,这个距离除非有人给他扛一下否则还会被打然后出不来。伊莱跑了过去,跟着他,然后杰克的一刀斩正好过了,伊莱扛了一下后两个人很幸运的都出来了。身体其实不是很强壮的先知出了门就扑倒在地,奈布也跌跌撞撞的坐在地上。艾米丽看到立马去扶起来先知,让他们俩坐在椅子上自己给他们治疗。 

  先知抱住奈布说;“不要打针。”说实话奈布也害怕艾米丽的针,很疼,但是很管用。他拉紧先知,对艾米丽说:“打。”先知“唔”了一声,不在说话,乖巧的让艾米丽打了针。奈布摸了摸先知的头,说;“伊莱,晚饭吃什么啊?”伊莱吃货属性爆发,说:”炸酱面,炸五花emm还要鸡腿,饭后甜点要蛋糕!”听着俩人聊天艾米丽的针也打完了,嘱咐了一句晚上不要吃辛辣的就走开了。 

  奈布把先知拉起来,然后公主抱抱起来,看着伊莱红了的脸,笑了笑,说:“炸酱面啊?走。”“奈布!!”

       晚上伊莱回想起奈布看到他受伤的时候的表情什么的,就总觉得今晚是个不眠夜。事实上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我不是故意卡肉的,我一没写完,二不知道在哪里发比较好,有没有什么建议啊。。

白芷很懒.
妈妈决定还是画一下第五,毕竟喜...

妈妈决定还是画一下第五,毕竟喜欢过

妈妈决定还是画一下第五,毕竟喜欢过

古城恓

想画猫耳~

上色什么的……等作业写完叭(害

看了太太写的乙女文之后超喜欢独行者quqq

老样子……鸟被我吃了(嗝

手真难画嘤

想画猫耳~

上色什么的……等作业写完叭(害

看了太太写的乙女文之后超喜欢独行者quqq

老样子……鸟被我吃了(嗝

手真难画嘤

菽笺
注定的结局(3) 走链接注定的...

注定的结局(3)

走链接注定的结局(三) 

♪红教堂地下室两人一游

♪有一点点血腥,如有不适请退出

♪第一次写这样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就直接评论私聊怼我(⑉• •⑉)‥♡

♪前篇:

注定的结局(一) 

注定的结局(二) 


作者废话:

♪自闭了几天想想还是发文吧,放假放的人都傻掉了_(:3⌒゚)_

♪第一次写真的不知道好不好,所以很紧张,也不知道各位小可爱们喜不喜欢,我尽力了咕(ˇωˇ」∠)_

♪在写这篇文的时候自己嚣张的要死,没想到我家老父亲突然来亲切问候了我,从身后突然冒出来,然后我卑卑微微文档一下子关不掉了((유∀유||...

注定的结局(3)

走链接注定的结局(三) 

♪红教堂地下室两人一游

♪有一点点血腥,如有不适请退出

♪第一次写这样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就直接评论私聊怼我(⑉• •⑉)‥♡

♪前篇:

注定的结局(一) 

注定的结局(二) 



作者废话:

♪自闭了几天想想还是发文吧,放假放的人都傻掉了_(:3⌒゚)_

♪第一次写真的不知道好不好,所以很紧张,也不知道各位小可爱们喜不喜欢,我尽力了咕(ˇωˇ」∠)_

♪在写这篇文的时候自己嚣张的要死,没想到我家老父亲突然来亲切问候了我,从身后突然冒出来,然后我卑卑微微文档一下子关不掉了((유∀유|||)),英语书也拿倒了,(我是个笨蛋)


夜枭

猎犬×独行者(六)

1.咕,头一次写独行者和猎犬……文笔很渣还请原谅!

2.可能会有一些私设吧……

3.文里可能会有一些骂人的词汇,先在这里抱歉,因为我设定两人都是杀手,有些痞痞的样子……


猎犬×独行者(六)

       “我在街上随便捡到的,带回来给你看看。”独行者从门外走进房间,几乎是把整个委托单砸在了猎犬的脸上,看着对方阴沉的脸色毫不在意的轻哼一声双手抱胸,“S级任务,接不接。”

       “呵,独行者,你最近是不是胆子挺肥?我给...

1.咕,头一次写独行者和猎犬……文笔很渣还请原谅!

2.可能会有一些私设吧……

3.文里可能会有一些骂人的词汇,先在这里抱歉,因为我设定两人都是杀手,有些痞痞的样子……




猎犬×独行者(六)

       “我在街上随便捡到的,带回来给你看看。”独行者从门外走进房间,几乎是把整个委托单砸在了猎犬的脸上,看着对方阴沉的脸色毫不在意的轻哼一声双手抱胸,“S级任务,接不接。”

       “呵,独行者,你最近是不是胆子挺肥?我给你脸了是么?”猎犬任由那份委托单从他的脸上滑落到桌面,他对于独行者轻视他的态度恼羞成怒,于是绕过办公桌上前跨出一步扯住独行者的衣领把他掼在地上。奈布用自己军团里的擒拿法把伊莱的双手牢牢束缚住,让他痛到被迫向自己求饶,“啊……痛!我错了还不行吗!”

       “小样,都不掂量下自己的实力就敢和我搞。求饶啊,我就喜欢看你求我。”猎犬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在听到伊莱喊痛时就已经松开了他的双手,满意的看着吃了亏的独行者从地上爬起来整理风衣嘟囔着,“啧,什么低俗的垃圾恶趣味……”

       “接吧,看着还成。”奈布点燃一支烟重新坐回自己的黑色皮椅,把那份委托单大致浏览了一遍放在桌面上。但他的这些举动只换来了独行者的轻笑,“果然如我所料啊,混蛋猎犬大人,不好意思这个单子是我先接的。”

       “……那你他妈把它拿过来是为了寻我开心?!”奈布用力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愤怒的站起来,捏紧拳头准备再把伊莱给揍的爹妈不认。

       “这是场比赛。”伊莱慢悠悠的把委托单按在桌面,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对着暴躁不安的猎犬笑道,“我和你的比赛。谁先按照委托单上面要求的杀了那个目标,谁就是胜者。输者必须答应胜者一个要求,如果我赢的话,我就可以向你提出要求,而且你必须答应!”伊莱说到这里狡猾的冲奈布笑笑,

       “我的要求就是你要和我上床!”

       奈布挑眉,“别急。如果是我赢的话我也有个要求,同样你不许反悔。”

       “当然,要求随你说,前提是你要能赢过我。”伊莱十分得意看似胸有成竹,这让奈布都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抢先他一步先动了手脚。

       “我要在上面,这个要求可以吧。”奈布狐疑的看着伊莱得意的样子又拿起委托单仔细的看了一遍,以防其中有诈。

       “哈哈哈……”伊莱笑的直不起腰,但他只笑了一会后就猛然反应过来,“等等!那你……是同意和我上床了?!”

       “哼。”奈布不耐烦的从鼻腔里发出声响当做回答,“蠢货。”

—————————————————————————

       S级任务目标:暗杀“圣光”。奈布在心里默念着委托单上面的内容,把冲锋枪用外套裹住悄悄来到了目标所在地。令他既惊喜又诧异的是所在地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温斯顿酒吧。

       他是这家酒吧的常客,按照老习惯他找柜台的黛米小姐点了一杯本店特色‘多夫林’,坐在椅子上等酒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身后热烈的呼唤,“呦!看看是谁在这啊!这不是萨贝达吗!”

       是谁,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奈布浑身一怔,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不好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怕自己还未完成任务就暴露在外,于是手悄悄的移动到了腰间军刀的位置缓缓转身,在看清背后的来者释然一笑,“麦克!诺顿!原来是你们!老朋友了啊,好久不见!”

       “嘿嘿可不是嘛!这几年你过的挺好嘛,名气在我们那边可不小。”麦克拉了一把椅子在奈布身边坐下,凑在奈布耳边窃窃私语,“嗯?大名鼎鼎的猎犬。”

       “噗。有这么夸张吗。”奈布笑笑,冲给他送酒的服务员点点头。当年在服兵役时,他们三个加上威廉可是最要好的四人组合,只不过现在威廉去了美国,奈布选择成为了雇佣兵猎犬,麦克就一直跟着诺顿并肩作战,听说二人如今好像也是个杀手组合。

       “顺带一提,我是omega,诺顿是我的alpha。”麦克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抬头看着他身后一言不发的诺顿。

       “嗯。”诺顿一直都很沉默寡言,他把手搭在麦克的肩膀上不温不火的冲可以说的上是震惊的奈布点点头,赞同麦克刚才说的话。

       “啊……不是,我是说,恭喜恭喜!”奈布一时被这个消息惊讶到没反应过来,面前往昔的队友们突然变成了如今的情侣,“二位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不急嘛,还早着呢!”麦克说笑着搭上奈布的肩,那一脸坏笑让奈布不禁响起了狡猾的独行者,“说真的奈布,你这个alpha到现在都没找到心仪的omega?或者说到现在你都没找到个搭档?这也混的太惨了吧。”

       “omega什么的就算了,生理期随便找个女人解决一下就成。要是说到搭档的话……现在还算是有一个。”奈布舒适的靠在椅背上,回忆起那个白色的影子,“独行者,不知道你们听过没。”

       奈布没想到麦克和诺顿在听到这个外号后同时咂舌,“哇……是独行者诶!你不得了啊萨贝达!竟然和独行者组搭档!”

       “对,就是他,怎么了吗?天天喜欢惹我找茬,还是个特别毒舌的蠢货。”奈布不满的念叨着。

       “呐~你可错了萨贝达。”麦克伸出一只手指来回摇晃着,“独行者在我们那边可是死亡的象征啊。他不同寻常,尤其喜欢穿一身米色风衣出没在黑夜之中假装暴露自己,等人上当追过去后趁机反杀。独行者一般擅长出其不意的下毒暗杀,他很聪明,在每次下手之前就考虑到了种种情况,所以他从未失手。他就像个撒旦一样,子弹从来射不中他,人们也从未捉住过他。”

       “真的吗……”奈布想了想伊莱的日常行为表现后摇摇头,“除了躲子弹这个以外,我没看出来他聪明在哪里。”

       “对了,最关键的是……”麦克坏笑,“这个独行者可是个难得的omega哦~”

       “啥?!”奈布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他再次被震惊到说不出话,“可他,可他……”

       “独行者的行为举止确实像个alpha,但他真的是omega。简单的来说,他是个伪alpha。”始终沉默的诺顿也发言认可了。

       “呃……”奈布哑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嘴上说喜欢自己,天天爱和他斗嘴吵架,在和他执行任务时果断凶狠的伊莱,在内心深处却是个软绵绵的omega。

       “呦,怎么,动心了?独行者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哦!”麦克接过诺顿给他端过来的酒,开了奈布一个玩笑,“我们就先撤啦,待会还要干一大票呢。”麦克的眼睛因为紧张而流溢出光彩,“是个S级的,暗杀‘圣光’。”

       “啥?这单子我也接了,还和那个混蛋独行者约定了看谁先搞定呢!”奈布说,“看来接这个单子的人还不少嘛。”

       “多少人我们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止你们一个。不过有猎犬和独行者在,我们看来是没希望抢这个单子啦哈哈!”麦克起身和诺顿走远,冲奈布挥挥手,“祝狩猎愉快!有缘再见!”

       奈布挥手目送着麦克和诺顿走远,直到耳麦里突然传来那吊儿郎当的熟悉声音才让他成功的回过神恨恨咬牙,“喂,我已经到酒吧了,你他妈人呢,见鬼去了?”

       “切,告诉你件事吧。”伊莱在耳麦那头轻笑,“‘圣光’现在就在酒吧三楼最里面的那间宿舍,312房间。而且好巧不巧,他现在还正好背对着门站在窗口打电话,呵呵,这是不是个好时机?如果你端着枪一脚踹开门的话,他会下意识转身,那你可以直接开枪击中他的心脏,一击必杀。”

        “……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消息,难道你……你自己不想赢吗?”奈布觉得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上来。

       “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蠢到告诉你没用的消息?我只是看到你个混蛋还像傻子一样还在楼底下瞎转,不忍心让你落后太多罢了。至于我?我早就在酒吧对面的楼顶上架好了阻击枪,现在随时都可以崩掉那个‘圣光’的脑袋。给你个机会快点上楼,现在赶过来你还不算太迟。”对方在得意的笑声中挂断了耳麦。

       妈的。去你妈的狗独行者。奈布冲上楼梯,脑海里不禁闪现过麦克告诉自己伊莱其实是个omega的事实。从战斗力,分析能力,办事效率,智力,性格,伊莱从哪里看都像是个alpha啊……奈布飞速冲上楼梯,暗自祈祷那声枪响不要出现,如果真是那样,他可就要输惨了。

       好了,三楼。312房间……奈布刻意放轻了脚步,他从外套里拿出藏好的冲锋枪,悄悄站在了那扇紧闭的房门前。小心,沉稳,冷静,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激动而暴露自己,切记不要打草惊蛇。奈布沉着端枪,在确认周围没有隐藏的威胁后身体猛然爆发出力量,一脚踹开了门。朝着站在窗口的那人端枪,准备一击必杀。

       但接着就是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尖叫,也没有枪响。

       “……伊,伊莱?!?!”

——————————————————————————

       今天的奈布是第三次被震惊到了。他盯着靠在窗口,穿着一身白里透红的长袍,正挑逗着肩膀上的小猫头鹰,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男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欢迎,奈布。”小猫头鹰从伊莱的肩膀上飞到桌面整理羽毛,伊莱一改往日的冷傲毒舌,他从窗口离开,给奈布拉了一把椅子后顺便给他倒了杯茶,温柔的冲他笑着,“快请坐吧。有没有不习惯?我是说——从风衣到长袍。”

       “……”奈布皱着眉头放下枪,慢吞吞的走到伊莱对面坐下,低头抿了口茶水后盯住伊莱,那犀利的目光像是要把他身上的每一块皮肤都揭开看看。温热的茶水划过喉咙,清香弥漫在口腔里,让猎犬躁动的心都稍微平稳下来。

       “如你所见……”伊莱笑着给奈布续上茶水,“我就是‘圣光’。”

       “……”奈布低头注视着茶杯里因为热水而舒张开的茶叶,没有说话。

       “你还记得我一年前还是个占卜师吧。那时候我外号‘圣光白’,简称‘圣光’。”伊莱见奈布没有反应,就自顾自的说开了,“尽管有些亵渎神明,但是我还是接了很多单子,直接暗杀在教堂,再拖到墓地里埋掉。教堂真是个好地方,大部分目标都会在周末里来一趟,所以不愁找不到目标。大不了直接在圣饼或圣水里下毒,他们绝对活不到第二天。”

       伊莱说到往事的高兴处,脸上的笑容更是克制不住的绽放开来,“所以我的悬赏令在那边也很高。我为了避避风头就当了所谓的‘独行者’,躲了他们一段时间后发现没事,也就这样了。”

       “那这次任务……”奈布终于开口,但他发现他的声音沙哑的可怕。

       “嗯,是的。”伊莱点头,“我在街头看到了委托单,要杀我的人已经找到了这里,你也知道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所以这次的任务,我是骗你的,对不起。”

       奈布愣愣的看着伊莱站起来朝自己鞠躬道歉,从白色长袍内侧拿出一把匕首放在桌上,“我知道我这次真的跑不掉了,所以才喊你过来帮我完成任务,奈布。拿着这把刀杀了我,你去拿你的酬金,我也不用再和那些家伙周旋。载在你手里,我死而无憾。”

       “伊莱……”奈布的视线扫过桌上那把锋利的匕首,他没有动弹。

       “哦对了奈布,还记得我们之间的比赛吗?因为我就是‘圣光’,你如果杀了我,我就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而且无论我输我赢,你都要做这件事的,对吧?”伊莱狡猾的眨眨眼睛,开始动手解开自己身上的白色长袍,“我们快一点,做完你就杀了我,千万不要让我死在那群家伙的手里……”

       这场比赛原来从开始就已经有了结果,他注定输。奈布在心里暗笑,伊莱他果然还是狡猾啊,无论是‘圣光’,还是独行者。

       “……我说,伊莱。”奈布下定了决心,他上前按住伊莱那已经松松垮垮罩在身上的白色长袍,“……不如……我们一起‘杀’了‘圣光’吧。”

       “一起?”伊莱疑惑的歪着脑袋,“什么?”

       “……”奈布的双手从伊莱的衣袍缓缓移动到脖子处,然后猛然掐住。他的眼里,闪烁着意义不明的亮光。

       “呃啊!……”

—————————————————————————

       踏着沉重的步伐,奈布走到酒吧的楼梯口。他朝下看了一眼一楼挤挤攘攘的人群,说不清里面到底有多少潜在的杀手想要杀了伊莱。

       他苦笑,伸手打了个呼哨,吸引了酒吧里所有人的注意力。

       奈布把一块沾染上了鲜血的白色眼罩从楼上抛下,染红的白色布条在酒吧里人们的注视中缓缓落地,令人窒息的沉寂直到有一个人小声惊呼起来才被打破,“这是‘圣光’!”

       “没错,这就是‘圣光’的眼罩,他被我,猎犬,暗杀了。”奈布一字一字的说完,站在楼上用枪口指着染红的白色眼罩,“这个S级单子我已经完成,还请想要暗杀的各位快些离开吧,他尸体的物证就在这里。”

       酒吧里人们互相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后,奈布瞥到有十几个人偷偷起身,他们因为目标的死亡和猎犬的威慑力而失望的离开了,其中包括他的老友麦克和诺顿。

       “唉,又是这样。需要我派人去打扫房间吗。”柜台的黛米瞥了一眼白色眼罩上的鲜血扶额。她对于这里几乎天天发生的暗杀已经习以为常,就是打扫尸体和血迹确实要花很大的功夫。

       “不必了,”奈布下楼,把被撇在角落里的眼罩拿起来,环视着周围重新热闹起来的酒吧,走到柜台前惬意的靠在桌上,“我觉得店里应该会有卖这种东西的吧,给我一瓶润滑剂和一瓶催情药剂,要效果最快的那种。”

       “什么?”黛米顿了一下。她吃惊的转过身,没反应过来。

       “一瓶润滑剂,一瓶催情药剂。效果越快,越好。”奈布把沾血的白色眼罩拿在手中反复把玩,勾唇笑道。

——————————————————————————

       “唔……”伊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环视四周,房间还是原来的那个房间,只不过面前多了一个坐在椅子上托着额头沉思的男人。伊莱甩甩晕乎乎的头想看的更清楚一点,对面的男人抢先开口了,“伊莱。”

       “啊,啊……奈布?!”伊莱发现自己没死,他疑惑的看着对面翘着二郎腿的奈布,又低头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的捆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

       “伊莱,听我说。”奈布坐正,双手自然的抱胸,“‘圣光’已经死了。”

       “……‘圣光’死了?!你……你不是要掐死我吗……可我没死……”伊莱努力挣扎着自己被绳子捆住的双手,他忘不了那时的窒息感。

       “噗,我是在救你。像你这种动不动就求死的蠢货杀手,我还是第一次见。没掐死你,只是把你掐晕了好吗,为了封上你那张该死的嘴。”奈布侧头,把伊莱沾了血液的白色眼罩从衣服里拿出扔在桌上,“我伪装了‘圣光’的死亡,所以从今起不会有人再来暗杀你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做独行者吧。”

       伊莱愣了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几句话,“谢谢你……那你放开我,我们一起去拿酬金……?”

       奈布起身,眼里的笑意更深了,“还记得你之前提出的那个要求吗?现在的结局可是我赢了。有人告诉我你是个omega,是吗?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呢。”他把刚买的催情药剂从口袋里掏出在伊莱眼前晃了晃,“别忘了我可是alpha。你提的要求那么主动,我不好意思拒绝吧。”他看着对方可以称作为惊恐的脸色很是舒坦,

       “怎么,来试试吗?”


       (TBC❤)

凌老ye

是小伊莱的新年祝福!

(有点迟了hhh)

前来拉低中奖率!

许愿一只伊莱玩偶!


(太闲了 做了一个可以换装的伊莱纸片人hhh脱脱脱其实是没娃娃可能还会做其他人)


是小伊莱的新年祝福!

(有点迟了hhh)

前来拉低中奖率!

许愿一只伊莱玩偶!


(太闲了 做了一个可以换装的伊莱纸片人hhh脱脱脱其实是没娃娃可能还会做其他人)


萝卜一只

俺整了两只小团子…有点渣。哽咽


俺整了两只小团子…有点渣。哽咽


一天一个小号
【佣占】《伊莱哥哥腰真好》(下...


【佣占】《伊莱哥哥腰真好》(下)
纯情无经验小狼狗奈布✘色气sao浪大哥哥伊莱 ​​​
我来晚了但我来了,打了tag,激进派杰佣黄占党别过来找挨骂,主流我都吃,但你不能妨碍我愿意给冷圈产粮!不喜欢看自己叉出去,天天举报算什么能耐?网络纪检委?


【佣占】《伊莱哥哥腰真好》(下)
纯情无经验小狼狗奈布✘色气sao浪大哥哥伊莱 ​​​
我来晚了但我来了,打了tag,激进派杰佣黄占党别过来找挨骂,主流我都吃,但你不能妨碍我愿意给冷圈产粮!不喜欢看自己叉出去,天天举报算什么能耐?网络纪检委?

诺 荼

通知:新坑

最近心血来潮,突然想更一篇关于夜行枭X尊柏的文

大概剧情是:

因为污染日益严重,尊柏也因为污染而身患重病,身为尊柏忠心耿耿的信徒夜行枭日日夜夜奔波着为尊柏寻找灵药

而换取灵药的代价就是夜行枭的羽毛,而夜行枭的每片羽毛都是它的寿命

终于有一天,夜行枭的羽毛用完了,它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至于尊柏为什么要收夜行枭为信徒,本来他想利用夜行枭治好他的病,在夜行枭死后,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心痛,一直以来夜行枭都默默地陪着他,无论是晨曦还是晚霞,他那唯一的信徒总会说那么一句话:

“吾主,我会永远陪伴你。”

尊柏最后在那无尽的孤独中自断寿命,去找到他那不会照顾自己的信徒……

大概就是...

最近心血来潮,突然想更一篇关于夜行枭X尊柏的文

大概剧情是:

因为污染日益严重,尊柏也因为污染而身患重病,身为尊柏忠心耿耿的信徒夜行枭日日夜夜奔波着为尊柏寻找灵药

而换取灵药的代价就是夜行枭的羽毛,而夜行枭的每片羽毛都是它的寿命

终于有一天,夜行枭的羽毛用完了,它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至于尊柏为什么要收夜行枭为信徒,本来他想利用夜行枭治好他的病,在夜行枭死后,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心痛,一直以来夜行枭都默默地陪着他,无论是晨曦还是晚霞,他那唯一的信徒总会说那么一句话:

“吾主,我会永远陪伴你。”

尊柏最后在那无尽的孤独中自断寿命,去找到他那不会照顾自己的信徒……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脑洞,更新时间大概在这周内……

名为:

《四季折的羽》

(这本来是一首歌…)

道长你怎么回事

当缩小的他们霸占了你家【F8】【糖】【欢脱沙雕向】

_(:з」∠)_

奇奇怪怪系列【?】


——————————


{F8}


       指尖暖暖的,好舒服。。。

       你慵懒的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打量右手。

       “等——等等,伊莱!?”

       他正抱住你的手指,听到你醒...

_(:з」∠)_

奇奇怪怪系列【?】

 

——————————

 

{F8}

 

       指尖暖暖的,好舒服。。。

       你慵懒的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打量右手。

       “等——等等,伊莱!?”

       他正抱住你的手指,听到你醒了才抬头望向你,并歪头给你来了一记可爱杀。

       怎么缩水变成这个样子啊!!

       

       你揉揉眼睛,又戳了戳他的脸蛋。软软的,嫩嫩的,好可爱——

       1551变小的他怎么可以这么萌!!

       趴在你手机上乘凉的奈布撇了撇嘴,‘腾’的蹦到床上,在松软的枕头上打滚。

       诺顿‘飕’丢了块磁铁,终于把你从恍惚中砸醒了。

       “小姐——早安~”

       

       你面对镜子正在发呆,裘克突然从你还未接水的漱口杯里抓住杯沿,蹬着腿吭哧吭哧爬出来。你叹口气,拎住他的衣领,小心翼翼把他放到洗手台边上。

       此刻你才抬头,发现杰克正在祸害你的TOM FORD黑管金边口红,爪子上一片红色。你慌忙打开口红,才发现上面已经是一道又一道的刀痕。

       “*……¥…¥@%!##@”

       给你气的。

 

       约瑟夫坐在餐桌上,边上是已经准备好的法式早餐。天知道他弄这些东西花了多久,反正这幅小小的身躯不适合做体力活。

       你心情倏地极好,由着他在你脸上啵唧一口。

       边上杰克馋哭了。

 

       谢必安在你笔记本的键盘上跳着舞,你看着word文档上出现的大片乱码只觉事态不妙。

       “谢必安!!!——甲方爸爸要打死我了!!!!!”

       范无咎拿着伞对你的屏幕指指点点,你哭笑不得的把他们拎到键盘下,就差没用502粘起来了。

 

       “我想看电影。”

       卡尔怯怯的抬起头。不知为什么他的口罩没有跟着变小,于是他像在床单上打滚一样在口罩上躺着,还不时把脸埋在白白的纱布里,显得十分可爱。

       “那,我给你搜?”

       你打开手机,而裘克和杰克凑过来也要看。你愤愤不平的想起浴室里的惨案,把他们揪起来放到一个纸盒子里:“你们不许看!”

       他们踮起脚跳着愣是跳不出去。

       活该。你想起上次他们嘲笑你长得矮,撇了撇嘴,高傲的哼了一声。

 

       “喂,我要出去玩。”

       奈布扒住桌子的边缘,扑棱着身体,盯住你的脸。

       “不行,我要写稿子了。要怪就怪谢必安。”

       你心疼的把稿子打量一遍——不删不行了,只能重新写一份。此刻谢必安正低着头面壁思过,而范无咎用伞尖挑开了几个屯着没打开的盲盒。

       “范无咎!不要乱——等等,隐。。。隐藏款。。。”

       随后你抱住小小的范无咎在整个屋子里跳来跳去,还不忘亲他几口。诺顿冷哼一声,用磁铁把范无咎从你手里弹开,然后自己挣扎着跳进你的手心。

 

       像极了幼儿园小朋友。

 

       你叹息着把文稿最后一个字打完,卡着点把稿子发给甲方,这才回头看看那帮不知道在干嘛的八个人。

       看样子,都已经睡着了。只有奈布勉勉强强打了个哈欠,看你合上电脑后才肯乖乖睡觉。

       “要。。。保护姐姐不能被怪物抓到。。。”

       他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向后一倒,和其他七只小可爱一样,瘫倒在柔软的被子上睡着了。

       你也抱住枕头,融入其中。房间内是一片祥和。

 

       直到你起来后。

       伸个懒腰,你睁开眼,只看见八个人团团围住你,像在观赏什么稀有动物一样的眼神。

       等等,他们为什么。。。突然变大了?

       你懵懂的伸出手,才发现根本不是他们变大了。

       你变小了。

 

       你一骨碌翻身躲过杰克的爪子,把被子往头上一掀想把自己藏起来,一会儿才尴尬的发现根本扯不动被子。

 

       “哈。。。哈哈。。。”

 

       你扯了扯嘴角,然后撒腿就跑。后面八个人愣了几秒,然后跟在你后面满屋子乱转。

       不要落到他们手里啊啊啊啊啊啊!

 

——————————

 

_(:з」∠)_

沙雕又欢脱√

龙蛤

这样的头像只要15r!快来约爆我!【bushi】

这样的头像只要15r!快来约爆我!【bushi】

夜无尽

艺术日志【1】

佛系黄衣(?)


一次匹配遇到两先知

蜜汁刀气老是打歪,

我一动手另一个就跑hh

最后的先知挠头很灵魂了

艺术日志【1】

佛系黄衣(?)


一次匹配遇到两先知

蜜汁刀气老是打歪,

我一动手另一个就跑hh

最后的先知挠头很灵魂了

江淼不摸鱼🐠
我来存个图。。。。【嘤,我好菜...

我来存个图。。。。【嘤,我好菜啊】

我来存个图。。。。【嘤,我好菜啊】

3m三米
是个狼人 最后差点把我水金到放...

是个狼人

最后差点把我水金到放血死

是个狼人

最后差点把我水金到放血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