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莱·克拉克

28961浏览    1583参与
skysea三岁鸭

【占祭】(题目暂时没想好)(序)

现在才发现老妈手机落在我这儿了~趁这个机会赶紧发!(题目小伙伴们和我一起想鸭~)

————————————————

“快点啊快点啊,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给小姐弄好了没有啊?”门外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

过来几秒,中年妇女打开房门,映入她眼帘的是几个倒在地上的侍女。

“天哪……”中年妇女有些不悦,她蹲下晃着其中一个侍女,“醒醒,醒醒!小姐去哪了?”

侍女被摇的醒了过来:“唔……?啊?不,不好了!小姐逃跑了!”


另一边的房间外,一位中年男性敲着门:“少爷,您准备好了吗?婚礼就要开始了。少爷?”

屋内没有反应,中年男性推开门,愣了一下。

“不,不好了!少爷逃婚了!”...


现在才发现老妈手机落在我这儿了~趁这个机会赶紧发!(题目小伙伴们和我一起想鸭~)

————————————————

“快点啊快点啊,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给小姐弄好了没有啊?”门外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

过来几秒,中年妇女打开房门,映入她眼帘的是几个倒在地上的侍女。

“天哪……”中年妇女有些不悦,她蹲下晃着其中一个侍女,“醒醒,醒醒!小姐去哪了?”

侍女被摇的醒了过来:“唔……?啊?不,不好了!小姐逃跑了!”



另一边的房间外,一位中年男性敲着门:“少爷,您准备好了吗?婚礼就要开始了。少爷?”

屋内没有反应,中年男性推开门,愣了一下。

“不,不好了!少爷逃婚了!”



真是荒唐,此时坐在出租车上的菲欧娜想着,凭什么我作为吉尔曼家族最出色的祭司,就要嫁给那个什么克家族最杰出的先知啊?

好在出逃时带了不少钱,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荒唐至极……另一边同样也在寻找着新住址的伊莱想,我作为克拉克家族最杰出的先知,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娶一个什么曼家族的小丫头。

——————————————————

很中二……

这种双方逃婚的题材很少见吧?

此故事纯属胡扯,如有雷同实在不幸

铃羽爱伊莱。

#慈溪第五回COMICK MARKET 新年祭返图#场照#


【审判者】 


“残旧物什衬托酒红衣袍,暗金十字架匍匐之上,审判者对于世间罪恶不屑一顾。”


出镜:是我铃羽本人没错

●自修。

●亲友冉冉给我拍的,手机拍摄好糊。


明明午饭time的寻地小探险然后发现展子地下车库有好多旧沙发,就拉着冉冉跑去取景了x。假毛好容易散,拍完照也就算了。(小声哗哗

#慈溪第五回COMICK MARKET 新年祭返图#场照#


【审判者】 


“残旧物什衬托酒红衣袍,暗金十字架匍匐之上,审判者对于世间罪恶不屑一顾。”


出镜:是我铃羽本人没错

●自修。

●亲友冉冉给我拍的,手机拍摄好糊。


明明午饭time的寻地小探险然后发现展子地下车库有好多旧沙发,就拉着冉冉跑去取景了x。假毛好容易散,拍完照也就算了。(小声哗哗

黔君

咱家有男初长成

闺蜜的队友想找个专鱿/?

是的,磕黄占

有猎人有月相

有涅槃

氪金,氪的不是一点点。。。

对专鱿唯一要求:A[必须攻]

:如果有看上的麻烦私信踹我

咱家有男初长成

闺蜜的队友想找个专鱿/?

是的,磕黄占

有猎人有月相

有涅槃

氪金,氪的不是一点点。。。

对专鱿唯一要求:A[必须攻]

:如果有看上的麻烦私信踹我

酒笙蝶舞

关于春节这种节日

在和老妈的决斗下,我终于抢回了手机!!!

就可以更文了呢!!!

开心!!!


  清晨。

  “吾主吾主!中国的春节要到了!不知……吾主可否答应我的一个愿望?”

  “汝说吧。”

  “吾主,春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还有许多传说,吾主可否与我一起按照传说中的习俗,贴对子,挂春联?”

  “可以。不过,汝也要答应吾的一个愿望。”

  “吾主,什么愿望呢?”

  “吾也希望汝可以好好对待中国的每一个远古传说。”...


在和老妈的决斗下,我终于抢回了手机!!!

就可以更文了呢!!!

开心!!!





  清晨。

  “吾主吾主!中国的春节要到了!不知……吾主可否答应我的一个愿望?”

  “汝说吧。”

  “吾主,春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还有许多传说,吾主可否与我一起按照传说中的习俗,贴对子,挂春联?”

  “可以。不过,汝也要答应吾的一个愿望。”

  “吾主,什么愿望呢?”

  “吾也希望汝可以好好对待中国的每一个远古传说。”

  “?不知吾主有何意愿……唔……”

  模糊不清的声音从哈斯塔嘴中传出来:“汝要遵从女娲造人这个传说……”

  好好繁衍后代。

  



  不知道这次甜不甜呢?欢迎评论。

  

彡彡要吃恶龙

黄占续集

微博

https://m.weibo.c啊啊啊啊啊n/6579900933/446236我爱微博9159877498

石墨

https://shim啊啊啊啊o.im/docs/r石墨爱我yGKTTt3RcrTgKTv/ 

微博

https://m.weibo.c啊啊啊啊啊n/6579900933/446236我爱微博9159877498

石墨

https://shim啊啊啊啊o.im/docs/r石墨爱我yGKTTt3RcrTgKTv/ 

泠七
私设的新春预言xdddd 我真...

私设的新春预言xdddd

我真的懒得细化了orz

私设的新春预言xdddd

我真的懒得细化了orz

秋曲言
下次用電腦再畫一次麦麦&acu...

下次用電腦再畫一次麦麦´д` ;就不打雜技演員tag了(等新圖肝出 就特麼刪了這個失敗品)

下次用電腦再畫一次麦麦´д` ;就不打雜技演員tag了(等新圖肝出 就特麼刪了這個失敗品)

~JAesopCK~
好的我来自我检讨,我馋月相的身...

好的我来自我检讨,我馋月相的身子我骄傲!是的我奈就是看见月相就走不动道的男人!┗(^q^)┓


谁叫我遇到的月相都那么乖那么香,每次都不知不觉的和月相宝贝演起爱情剧~(x)尤其是对方叫我法老大人的时候我都要酥了!san值瞬间爆表也没关系!!(我好了我可以我先o为敬!!


嗯?你们问之后怎样?当然是走程序把香香的月相拐来当我法老的后宫了(๑・ω-)~♥”毕竟谁能抵挡这等诱惑呢?

好的我来自我检讨,我馋月相的身子我骄傲!是的我奈就是看见月相就走不动道的男人!┗(^q^)┓


谁叫我遇到的月相都那么乖那么香,每次都不知不觉的和月相宝贝演起爱情剧~(x)尤其是对方叫我法老大人的时候我都要酥了!san值瞬间爆表也没关系!!(我好了我可以我先o为敬!!


嗯?你们问之后怎样?当然是走程序把香香的月相拐来当我法老的后宫了(๑・ω-)~♥”毕竟谁能抵挡这等诱惑呢?

彡彡要吃恶龙

黄占·年

1.过年啦!!


2.现代文,甜ba ba(就是小甜饼啦)


“啊~~~终于下班了——哦,对了,伊莱........”奈布伸个懒腰,看向伊莱,“今天雪那么大,你怎么回家?”


伊莱看看窗外,又看看手表,已经八点了,再不回去的话......


“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家的。奈布,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伊莱笑着对奈布说。


“嗯......那你快点儿.....”奈布内心有些担心,但还是走了。


一个小时之后,伊莱决定不再坐着,他带上帽子,走出公司的大门。雪下了很久,地面上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雪,一踩便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伊莱在风雪中慢慢的走着...

1.过年啦!!


2.现代文,甜ba ba(就是小甜饼啦)


“啊~~~终于下班了——哦,对了,伊莱........”奈布伸个懒腰,看向伊莱,“今天雪那么大,你怎么回家?”


伊莱看看窗外,又看看手表,已经八点了,再不回去的话......


“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家的。奈布,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伊莱笑着对奈布说。


“嗯......那你快点儿.....”奈布内心有些担心,但还是走了。


一个小时之后,伊莱决定不再坐着,他带上帽子,走出公司的大门。雪下了很久,地面上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雪,一踩便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伊莱在风雪中慢慢的走着,为时已晚,地铁站内的人很少,伊莱走向站旁等待,十分钟后,地铁到了,伊莱上了地铁。


约莫半个小时后,伊莱从地铁站走出,他走进一个最近的商城,掸了掸身上的雪,走进了一家咖啡馆,他坐下来,点了杯咖啡,随后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敲着字。


“咳咳”有人发消息过来了,伊莱一看是哈斯塔的。


【你怎么还没回来?外面雪大要我去接你吗?】


【啊——应该不用了吧,我等雪停就好了】


【你现在还在公司?】


【不在,已经出站了,但是外面雪大,我就先来喝咖啡了。】


【嗯,那你注意安全,如果十点雪还不停,我就去接你。】


【嗯。】


简短的对话,但是伊莱却觉得足够了。


雪一直在下,没停,十点到了,果然,哈斯塔出现在了商场门口,红色的眼眸似乎在寻找什么,突然,他注意到了坐在窗边的伊莱,但伊莱没发现他,他就慢慢走进店里,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了伊莱身旁,伊莱似乎有些困倦,他甚至都没注意到哈斯塔来了。


“伊莱?”哈斯塔轻声叫到,伊莱并未理会他。


“伊莱,我们该回家了。”哈斯塔死死盯着伊莱。


“唔——”伊莱似乎醒了一些,“啊!哈斯塔!”他有些惊讶。


“嗯,走吧,回家吧。”哈斯塔拎起伊莱的包,让出位置给他出去,伊莱走出去了,他站在商场门口等哈斯塔,处处都是红色的,是呀,快过年了......


“怎么了?”看伊莱站在门口发呆,便叫了一声。


“哈斯塔,我没有父母,我也不知道我父母是什么人,别人过年都回家了,可我.......”伊莱慢慢低下头,手在纠结着。


“伊莱.......我就是你家人......有你的地方才是我们的家,你懂吗?”哈斯塔牵起他的手。


“嗯......唔!!!”伊莱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


哈斯塔亲他了,哈斯塔撬开他的牙齿,与他的舌/头搅在一起。


“唔......”伊莱的脸慢慢红了起来,口水丝从嘴角流下。


哈斯塔停下了,他嘴边拉起了一道长长的银丝,银丝越来越细,逐渐断开。


“唔......哈斯塔,我,还.......”伊莱看着哈斯塔。


“回家。”哈斯塔打着伞,牵着伊莱的手回家了.......回   家   上    chuang 


【有你的地方才能叫家】

—————————————————————————

大家小年快乐w

有时间搞一篇车车(就这个的续集)

嘿嘿🌝



一条咸鱼的依酱

【佣占】young and beautiful

听歌突如而来的灵感,可能写得有点乱,思明×月相

全文字数不多,单纯短篇,人物死亡有请注意


伊莱向神祈祷过希望自己像世间美好的爱情一样遇到一个能同等付出的人。

他遇到了。

那年,他26岁是一国的先知,他24岁是一国的骑士,命运让他们在舞会上相遇,当伊莱看到跪在女王面前的人时他的心颤动了一下,当面前人起身无意间瞥到了女王旁边的那个人时,金色的眼眸颤动了一下。

「神啊,请告诉我。如此恩典,难以抗拒的身材和迷人的脸庞,这是对的人吗?」

作为一国的谋者和一国的骑士,两人的合作次数算是挺多的,就是这样多次的相遇使得他们的感情就此埋下了种子。每次奈布出征,伊莱都会在教堂做祈祷...

听歌突如而来的灵感,可能写得有点乱,思明×月相

全文字数不多,单纯短篇,人物死亡有请注意



伊莱向神祈祷过希望自己像世间美好的爱情一样遇到一个能同等付出的人。

他遇到了。

那年,他26岁是一国的先知,他24岁是一国的骑士,命运让他们在舞会上相遇,当伊莱看到跪在女王面前的人时他的心颤动了一下,当面前人起身无意间瞥到了女王旁边的那个人时,金色的眼眸颤动了一下。

「神啊,请告诉我。如此恩典,难以抗拒的身材和迷人的脸庞,这是对的人吗?」

作为一国的谋者和一国的骑士,两人的合作次数算是挺多的,就是这样多次的相遇使得他们的感情就此埋下了种子。每次奈布出征,伊莱都会在教堂做祈祷直至他平安归来。

当他穿着他的蓝色小礼服再次出现在伊莱面前的时候,伊莱是喜极而泣的,因为他的青年跟他告白了。

「神啊,终于我遇到了对的人了,谢谢。」

他们两个的交往并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轰轰烈烈,虽说平平淡淡但是这种平淡的生活突然有了惊喜是比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更让人欣喜的。

「当我年华老去,容颜凋零,你还会爱我吗?」

伊莱想问,但从未说出口过,因为他明白青年的答应一定是会。

「当我所剩的只是受伤灵魂,你还会爱我吗?」

奈布想问,但也从未说出口,因为他明了那人的答案一定是会。

前方传来战败的消息,那天伊莱的天塌了,七月盛夏他们相遇,二月冬日他们在一起了,九月秋他们离开了,这一别便是永生不能见,他再一次坐在教堂里祈祷着。

「亲爱的主啊,当我来到天堂请告诉我你会让他与我相遇。」

敌方的战火蔓延到这里了,他没有选择逃跑而是留在了原地,他守护着这个国家,而如今这个国家也要变为过去,他不在了,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一支香槟玫瑰被伊莱抱在怀里,那是奈布当初告白时送他的,日后奈布只要一回来就会送一朵香槟玫瑰作为礼物,如果加上今天这一只就正好九十九朵,可惜没有今天,于是伊莱自己从花园里摘下来后补上去,正好九十九朵,那青年说过只要香槟玫瑰到了九十九他就来娶他,他期待着,可……

「香槟玫瑰都已经九十九支了,而骑士你却不在了。」

烈火从城堡底层蔓延到了伊莱的房间,伊莱脱下那略有重量的铜质眼罩,海蓝色的眼眸如浩瀚的星辰,那是奈布愿意沉沦下去的星海,他夸过他那如海的眼眸,可奈布不曾想过伊莱也依赖着他对他那独有的温柔。

伊莱张开双臂闭上了那双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与他的点点滴滴,泪水悄然无声刮过面颊,烈火如猛兽一般向他扑来。

「He'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最后作者bb一句,最后的英文中文翻译过来:他是我的太阳,使我如钻石般闪耀

耗子言皮不断腿

《你该死,我的神》

当昭告不在被信任

灾难降临于世间

人们这才想起那被磨灭的记忆

他们恐慌于这一切

可他们的神救不了他们

你的降临用事实证明

你才是真正的神

你让海浪卷走了一切不忠于你的人

所以那些愚昧的人们便朝你跪拜

他们称你是他们的一切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你让那帮人找来能与神沟通的人

于是他们找到了我

以及我的未婚妻

他们把我绑到了供台面前,那之前还供奉别的神的台子

还有那趾高气昂的大祭司

他们将我的未婚妻推进了海里

我无助地看着她被别人淹死在海里

“你还信他们吗?孤的信徒。”

你的言语依旧那么冰冷,可我却听出了你的嘲讽

你是神,你明明知道结局却依旧跟我打了这个赌,你该...

当昭告不在被信任

灾难降临于世间

人们这才想起那被磨灭的记忆

他们恐慌于这一切

可他们的神救不了他们

你的降临用事实证明

你才是真正的神

你让海浪卷走了一切不忠于你的人

所以那些愚昧的人们便朝你跪拜

他们称你是他们的一切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你让那帮人找来能与神沟通的人

于是他们找到了我

以及我的未婚妻

他们把我绑到了供台面前,那之前还供奉别的神的台子

还有那趾高气昂的大祭司

他们将我的未婚妻推进了海里

我无助地看着她被别人淹死在海里

“你还信他们吗?孤的信徒。”

你的言语依旧那么冰冷,可我却听出了你的嘲讽

你是神,你明明知道结局却依旧跟我打了这个赌,你该死

我是先知,我占卜到你的降临却还妄想跟你赌回一切,是我活该

所以,我赌输了,我成了您口中的信徒。而他们则用憎恶目光悄悄地瞥望我

“您该死,我的神。”

我挖出自己的双眼任鲜血滑过脸颊

然后将它递到了您的面前

您明白的

这是来自信仰的虔诚

“您赢了,我的神。”

“所以,像这一切都未曾来过一样,”

让他们消失吧

“让他们消失吧。”

于是风卷起了海浪

它冲上岸袭向了村子和那群愚昧的人

而我则一步步的走向海洋

踏进那个不知名的深渊

成为您——黄衣之王

唯一的信徒


墨凉柒

[黄占]伊莱不要哈斯塔了

近日,不知庄园主发什么疯,可能是因为上了侦探,过于高兴,所以他打算给所有求生者一个礼物。

这天,所有的人但凡有小攻(小受)的通通都能收到了一个小随从,而且跟他们的小攻(小受)一模一样。至于没有小攻(小受)的,则送他们喜欢的随从。

早上,伊莱的房门传来响声,咚咚咚。“伊莱,睡醒了吗?”一道温柔的女声问到。

伊莱的睡意立马走光光了,他起床打开门,夜莺小姐手里拿着一个礼盒。

夜莺把礼盒递给伊莱,“呐,这是伊莱的礼物,我先走了,拜~。”

伊莱接过礼盒,“谢谢夜莺小姐,再见。”

“伊莱不必那么客气的。”夜莺小姐笑了笑,转身离去,继续送礼物。

伊莱回到房间,把礼盒放在桌子上,就去洗漱了。但他...

近日,不知庄园主发什么疯,可能是因为上了侦探,过于高兴,所以他打算给所有求生者一个礼物。

这天,所有的人但凡有小攻(小受)的通通都能收到了一个小随从,而且跟他们的小攻(小受)一模一样。至于没有小攻(小受)的,则送他们喜欢的随从。

早上,伊莱的房门传来响声,咚咚咚。“伊莱,睡醒了吗?”一道温柔的女声问到。

伊莱的睡意立马走光光了,他起床打开门,夜莺小姐手里拿着一个礼盒。

夜莺把礼盒递给伊莱,“呐,这是伊莱的礼物,我先走了,拜~。”

伊莱接过礼盒,“谢谢夜莺小姐,再见。”

“伊莱不必那么客气的。”夜莺小姐笑了笑,转身离去,继续送礼物。

伊莱回到房间,把礼盒放在桌子上,就去洗漱了。但他没看到礼盒爬出什么东西。

伊莱洗漱完毕后,去大厅吃早饭,但后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直跟着他,他却没发现。

开始匹配,伊莱匹配到的队友有:前锋、牛仔、慈善家。

准备就绪,只听啪嚓一声,进入游戏。地图是湖景村,伊莱开局就在小木屋。

伊莱刚修到一半,提示的声音响起“牛仔已牵制了监管者60s。

伊莱心不在焉的想“这局屠夫会是谁呢?蜥蜴人?女巫?”就这样,伊莱炸机了,突然窜出一只触手。伊莱垂下眼帘,低头看着触手,“原来是吾主啊!”

这边,哈斯塔快被牛仔气疯了,拼命地套他,欺负他移速慢。好不容易抽了刀,牛仔半血,前锋又来撞他。只好放弃,去刚刚爆点的小木屋了。

而伊莱这边,刚刚指挥役鸟去看牛仔,见牛仔没事就让役鸟回来。役鸟回来后,伊莱发现自己左肩膀重重的,扭头一看,一只缩小版哈斯塔正在他肩膀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伊莱抱起小哈斯塔,小哈斯塔用触手亲昵的抚摸伊莱的手指。

“伊莱,你做吾的信徒吧?”虽然小哈斯塔是问伊莱,但是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这时,门外的哈斯塔气笑了,一个闪现进去,抢走小哈斯塔,一鼓作气扔出去了 。而伊莱还一脸懵逼,等反应过来时小哈斯塔已经被扔出去了。伊莱想出去找小哈斯塔,但哈斯塔档住伊莱,委屈地问伊莱“汝是不是不需要吾了,汝是吾的信徒,绝对不能是其他人的!”

伊莱看着哈斯塔(小朋友)在捣乱,叹了一声气。见哈斯塔不会给他出去的样子,一个翻窗加速跑到小哈斯塔身边。小哈斯塔求抱抱的伸出触手,伊莱垂眸,抱起小哈斯塔,没有理会哈斯塔。

哈斯塔见伊莱不理他急了,“难道汝真的不要吾了吗?”伊莱低着头,“吾主,等匹配结束了,我再告诉你答案。”

哈斯塔听了,马上调出页面,看着那还有一分钟的倒计时,恨不得把它砸了。而伊莱则抱着小哈斯塔盘腿坐在地上,一边逗着他玩一边看着哈斯塔焦虑地等待着倒计时。

倒计时结束,哈斯塔马上投降,跟着伊莱去他的房子。

回到房间,伊莱把小哈斯塔放到他的双腿上,抬头看着哈斯塔,“吾主,我永远都是您的信徒,绝不会背叛的。”

哈斯塔激动(鸡冻)的抱住伊莱,虽然两人中间有个小电灯泡。“那伊莱你为什么还要这个东西,把他还给庄园主吧?”

小哈斯塔听了,直接缠住伊莱的腰,不肯下去。生怕伊莱不要他了。

伊莱紧紧抱着小哈斯塔,坚定的看着哈斯塔,“抱歉,吾主,唯独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哈斯塔惊讶地问“为什么?伊莱。”

伊莱垂下眼帘,伸出手抚摸了下小哈斯塔的头。“吾主,我爱您,可你我都是男人,我想他留下来陪陪我们。”

虽然让人听了有点迷糊,可哈斯塔还是明白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是因为这样,他抱紧伊莱。“对不起,是吾疏忽了,忽略了汝。如果汝真的想留下他,那便留吧。”

可没过多久,哈斯塔后悔了。小哈斯塔整天粘着伊莱,匹配都要粘,哈斯塔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天,小哈斯塔提前睡了。哈斯塔把伊莱横抱起,抱到房间。干了一些和谐的事。

晨晓

我先 

吸伊莱

p3是去年的qwq自爆黑历史

我先 

吸伊莱

p3是去年的qwq自爆黑历史

猫无人

到底穿什么???

话说伊莱的牧羊人的袍子居然是旁边开叉的???我到底穿什么裤子???而且那个袍子居然到脚腕上面???我只有九分运动裤怎么办???难不成穿短裤?!?为什么快递停运了啊摔!!!

话说伊莱的牧羊人的袍子居然是旁边开叉的???我到底穿什么裤子???而且那个袍子居然到脚腕上面???我只有九分运动裤怎么办???难不成穿短裤?!?为什么快递停运了啊摔!!!

猫无人

什么是苟,这就是了_(´ཀ`」 ∠)_

什么是苟,这就是了_(´ཀ`」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