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莱.克拉克

1177浏览    122参与
叒莔

【现代AU//一定魔幻因素//第五人格//同人//私设】非规则兽人侦探事务所:人设集②

兽人已经融入社会的魔幻背景下


本次包含并非传统意义的正派*3,并非传统意义的反派*1和中立*1,想要其他角色的可以私

 

信我或评论一下(当然如果小可爱们点个关注的话也会很受欢迎~)

此为私设,推荐或关注可抱设抱梗,ooc不可避,祝食用愉快


——小百科——

兽人,一切带有动物类特征的人类变异体统称。此类别出现原因尚不明,包括鸟类,鱼类,昆虫类等。虽然人类开始时视这些人为怪胎,但在普通人类与兽人的共同努力下,两者已达成一种微妙平衡,和睦地共同生活。


——————————

艾玛.伍兹


代号:真相小姐


年龄:22岁


种族:普通人类...

兽人已经融入社会的魔幻背景下

 

本次包含并非传统意义的正派*3,并非传统意义的反派*1和中立*1,想要其他角色的可以私

 

信我或评论一下(当然如果小可爱们点个关注的话也会很受欢迎~)

此为私设,推荐或关注可抱设抱梗,ooc不可避,祝食用愉快


——小百科——

兽人,一切带有动物类特征的人类变异体统称。此类别出现原因尚不明,包括鸟类,鱼类,昆虫类等。虽然人类开始时视这些人为怪胎,但在普通人类与兽人的共同努力下,两者已达成一种微妙平衡,和睦地共同生活。


——————————

艾玛.伍兹


代号:真相小姐


年龄:22岁


种族:普通人类


身份:侦探事务所领导人


外貌特征:


男孩子气的格呢大衣与遮耳帽,金黄色的头发不长却很浓密。蓝色的双眼总是闪着俏皮的光,嘴角在大笑中上扬。手中托着一个烟筒,但总是被告诫不要吸烟,所以最后就成了摆设。


特殊能力:


没有兽人的特殊能力,但很擅长思考和行动,实际而快速地处理问题。


性格特征:


貌似很开朗天真的小女孩,特别爱笑并喜欢和别人聊天,自信程度爆表。平常大大咧咧不拘一格,一遇到案子就胡乱猜测,经常令人哭笑不得。但在同时又非常实际而严谨,懂得怎样经营庞大并且不怎么和睦的侦探事务所,调节兽人与人类的关系;也能很快地产生一个策略并迅速执行,经常急中生智。爱打听别人的身世,却对自己的家庭只字不提。偶尔,人们会发现她望着窗外一座旧军工厂的废墟,平常可爱活泼的脸上带着小女孩不该有的奇怪表情。


——————————

伊莱.克拉克


代号:夜行枭


年龄:24岁


种族:鸟类兽人


身份:侦探事务所的警探


外貌特征:


一身古代凯尔特德鲁伊的暗色装扮,衣摆上印着暗色的羽纹,肩部的暗色鸟羽上停着一只猫头鹰。佩戴古怪神秘的鸟面具,一双猛禽之眼在斗篷的阴影下闪着幽深的光。


特殊能力:


在某种意义上是一名真正的先知,可以提前预见到一些事情的发生,并以预言或诗句的方式表现。


性格特征:


凭他不算正常的装扮和相貌,很容易被误解、疏远。信奉着某位其他人一无所知的强大神灵(去你的明明是鱿鱼烧),看起来神秘而高深莫测。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完全不一样,天真纯洁得令人惊讶,总是会试图让预言听起来比较积极。像是深山中的隐士一般,基本没有生活常识,时时刻刻需要注意安全。由于真诚和友好得到了很多人的欣赏与亲近,售货员小姐在超市里会笑着问他需不需要导盲杖。(。)

——————————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代号:血剑


年龄:27岁(119岁)


种族:蝙蝠类兽人


身份:为数不多的中立者,著名艺术家


外貌特征:


银白的长发与陶瓷般精美的面孔带着法国旧时贵族的骄傲与矜持,血红的长袍衬着暮霞色的蝙蝠双翅。腰间插着一把锋利的佩剑,可以召唤出刻着带翼魔兽的老式摄影机。


特殊能力:


他的摄像机可以使时间凝固,而他又可以自由地在时间中穿行。


性格特征:


没有傲慢的骄傲,没有轻蔑的疏离。带着漂亮的法国口音,使上层社会的贵族小姐们神魂颠倒,自己却对自己的迷人不以为然。蝙蝠类兽人寿命很长,从而对生与死的态度比较平和,而约瑟夫也正是如此,虽然有时会想起他的兄长。会帮助侦探事务所,但也会帮助一些从黑暗势力而来,误入歧途的不幸之人。很欣赏法医伊索.卡尔的看淡生死,和内向的蝶类兽人很聊得来。声称他的佩剑只是一个装饰,但这也能成为他最可怕的武器。


——————————

杰克


代号:开膛手


年龄:?岁


种族:鸟类兽人


身份:杀手


外貌特征:


从来没有人看清过他的脸。高挑的身形,绯红色宽大风衣里掺着暗色的羽毛,头戴英国绅士们喜爱的高礼帽,一只手变异成锋利的钢爪。


特殊能力:


大雾是他的伙伴,黑夜是他的同盟。可以隐身,夜风一般无声地行动,还可以实现短时间的滑翔。


性格特征:


专门对放荡女子下手,是侦探社所有成员的眼中钉。犯罪是那样大胆,犯罪手法又是那样巧妙,好像总在挑逗事务所,和事务所玩一个滑稽的小游戏;在事务所一次次的失败后总会寄来更多的挑战。平常及其温文尔雅,又可以比撒旦还凶残...简直像是有两个灵魂一样。有时,人们能在夜晚听到男子的哭泣和恳求,但没有人知道声音的来源。

                                                                                                 TBC.

汪子不是狗
是月相 别问,问就是不会画手...

是月相

别问,问就是不会画手

(卑微的弄臣表示想要一只月相)

是月相

别问,问就是不会画手

(卑微的弄臣表示想要一只月相)

莺太太太太🦉

元旦快乐!

今天上学,实在没时间!(:3_ヽ)_

2020的第一幅画

元旦快乐!

今天上学,实在没时间!(:3_ヽ)_

2020的第一幅画

莺太太太太🦉
无脑短篇 注意避雷!!! 外出...

无脑短篇

注意避雷!!!


外出三天的哈斯塔突然回家正好撞见向伊莱示爱的…先吹

然后……🚗


伊莱:“求求您,快走吧!以后都不要来了……”

某某(不要命的家伙):“哎?为什么?我是真心的喜欢ni…”发现了伊莱身后的哈斯塔

伊莱:“不要在说了!!!”

某某:“……”汗…在快速思考如何留全尸

伊莱:“快!离开这里!吾主他只是开玩笑的”

愤怒的哈斯塔:“哦?孤不在的这段时间原来你是这样度过的…”

伊莱:“不…不shi……”

哈斯塔:“说说孤要怎样惩罚你,你才会长记性?”

无脑短篇

注意避雷!!!


外出三天的哈斯塔突然回家正好撞见向伊莱示爱的…先吹

然后……🚗


伊莱:“求求您,快走吧!以后都不要来了……”

某某(不要命的家伙):“哎?为什么?我是真心的喜欢ni…”发现了伊莱身后的哈斯塔

伊莱:“不要在说了!!!”

某某:“……”汗…在快速思考如何留全尸

伊莱:“快!离开这里!吾主他只是开玩笑的”

愤怒的哈斯塔:“哦?孤不在的这段时间原来你是这样度过的…”

伊莱:“不…不shi……”

哈斯塔:“说说孤要怎样惩罚你,你才会长记性?”

藍弥月

[黄占 甜短文向] 迷宮裡的傳領者

這樣的日子變成了他……們的日常?前陣子莊園主給所有的監管者都做出迷你版的跟隨,正常他們也就只黏着求生者們,當然他們的本體也會黏一下,但也就一下而已……照顧他們比照顧另一半更為容易,因為他們都很乖巧的,特別是小…哈斯塔……大人。今天一如以往伊萊早上會帶上小吾主去散步,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小吾主很喜歡在太陽底下散步,還以為牠會跟吾主一樣喜歡陰暗的地方下行動,結果是反過來了,感覺有點小可愛。不過體型差不小要獨力走完宿舍附近並不容易,所以很多時候都會蹲下來等着小吾主,有時候蹲下來以後小吾主會黏在伊萊的腿上讓伊萊抱着回家

「走累了,我們回家吧?回去還有其他事能做,之前您跟吾主討着要吃的東西,說服了吾主很久...

這樣的日子變成了他……們的日常?前陣子莊園主給所有的監管者都做出迷你版的跟隨,正常他們也就只黏着求生者們,當然他們的本體也會黏一下,但也就一下而已……照顧他們比照顧另一半更為容易,因為他們都很乖巧的,特別是小…哈斯塔……大人。今天一如以往伊萊早上會帶上小吾主去散步,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小吾主很喜歡在太陽底下散步,還以為牠會跟吾主一樣喜歡陰暗的地方下行動,結果是反過來了,感覺有點小可愛。不過體型差不小要獨力走完宿舍附近並不容易,所以很多時候都會蹲下來等着小吾主,有時候蹲下來以後小吾主會黏在伊萊的腿上讓伊萊抱着回家

「走累了,我們回家吧?回去還有其他事能做,之前您跟吾主討着要吃的東西,說服了吾主很久祂終於點頭」伊萊暖暖地說道

小哈斯塔似乎對於得到允許表示高興,於是用小小的觸手纏上伊萊的手指,伊萊露出暖暖的笑容,若然吾主也在的話…這一刻到底會是多麼幸福……走過熟悉的門口伊萊停下腳步,不知不覺間就走到哈斯塔的房子外。伊萊猶豫要不要進去,只是在抬頭的那刻看到不遠處的卡爾跟奈布正坐着休息,伊萊抱着小哈斯塔走到兩人身邊。

「卡爾奈布午好,你們也在照顧家裡的那個嗎?」伊萊笑着問道

「嗯…千萬個不願意的,誰叫小傑克不黏他本體,只黏我……」奈布無奈說道

「約瑟夫在忙,所以……」卡爾小聲答道

「你們四位依然關系真好,若然吾主也會那樣幫我就好了……」伊萊小聲道

「或者哈斯塔也想幫忙的,畢竟他是神我家的是個瘋子,考慮的不同嘛」奈布解釋着

「……但……他還是愛着你的,伊萊」卡爾溫柔地安慰道

遠一點的三隻迷你監管者正玩得很快樂,另一邊的三位求生者也互相說起自己家的事,看起來是專業派狗糧,可是沒準他們是互相在稱贊着別一半的,直到天色快暗下來三個人才揮着手各自走上自己回家的路。伊萊走回剛剛的小路再一次站在哈斯塔家門前,可惜並沒有人替他開門。由於今天的遊戲監管者擔當的人只有哈斯塔一個,所以等到哈斯塔回來將會是很晚的時間,伊萊一手抱緊小哈斯塔,另一手找來鑰匙並打開 「家門」,大概是哈斯塔很少用上家裡的東西,所以顯得很整潔。安置好手中的「小孩子」跟肩膀上的役鳥以後伊萊懶懶地躺在沙發上,明明都是每天做的事,可是今天明顯的比較疲倦,是因為想得太多嗎?還是說…自己是在羨慕着擔心着些什麼……?伊萊閉眼小休一下,可直到小哈斯塔爬在長袍上用小小的觸手滑過伊萊的臉,伊萊才反應過來自己不小心睡着了,就連自己什麼時候睡着都不記得了……伊萊把小哈斯塔抱在懷裡坐起身子,然後順手一直帶進浴室去梳洗了。每天伊萊最費勁的時候就是替小哈斯塔洗澡,即使哈斯塔喜歡泡浴,但不代表小哈斯塔同樣喜歡,伊萊每天都要像老鷹捉小雞那樣追着來洗,今天當然也不能倖免。

「小吾主您別跑了,再一下!再一下就洗好了…啊!拜托別跑出去,快回來!」伊萊急忙道

小哈斯塔打開浴室的門跑到旁邊去,伊萊急忙之下完全顧不上還濕着的身體會不會生病,只拿起毛巾圍着下半身就追出去了,眼看着小哈斯塔一直走個不停,伊萊卻沒辦法把他捉住…就在小哈斯塔跑到大廳的時候被人捉住了,伊萊隨之看到的是那個他一直等着回來的人

「今次竟然要光着身子去追這隻小傢伙嗎?頭還沒抹乾,還在洗澡的途中嗎,伊萊?」哈斯塔問道

「……是的,吾主…我打算洗好就讓小吾主走的,只是……一個走神就讓他跑出來了,抱歉……」伊萊小聲道歉道

「回去洗澡吧,他由吾來看顧就好了。光着身子很容易病的,還是說……汝這是在誘惑着吾?」哈斯塔開玩笑道

「沒有!我這就回去洗澡了……有勞吾主了」伊萊微微紅着臉說道

哈斯塔目送伊萊回到浴室才把視線回到被觸手捉住的小哈斯塔,把小哈斯塔帶上二樓的浴室替他洗好很快就讓他入睡,哈斯塔確定小哈斯塔不會再醒來折騰伊萊,才離開房間往伊萊所在的浴室走。伊萊靠在浴缸旁邊緩和着今天的疲倦完全沒留意到自己泡了多久…哈斯塔稍稍從後抱着伊萊,伊萊這才回神過來

「那個吾主……怎麼突然就抱我?」伊萊不好意思問道

「吾只是想要慰勞一直照顧小哈斯塔的伊萊,這些時候就來好好依賴吾吧」哈斯塔輕聲說道

「哈斯塔大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那麼一無事處的,就連照顧自己的小隨縱我都做不好……原本想着自己一個人能解決,沒想到最後還是要祢出手相助……」伊萊愧疚道

「吾的伊萊,世界並不是所有事都要自己去背負的,伊萊並非一無事處,只是汝還沒發現自己,汝早已是獨當一面的裊」

哈斯塔摸着伊萊的頭亦沒多說什麼,本想着伊萊還在沉思什麼沒回神的時候,沒想到伊萊抬頭親上自己,哈斯塔才知道伊萊一直沒抬頭是不想讓最愛的人看到那麼脆弱的自己,哈斯塔用指尖滑過伊萊臉上的淚痕,伊萊輕輕別過臉,可並沒有推開哈斯塔,似乎有什麼內情…

「讓哈斯塔大人失笑了,我先離開了…」

「伊萊站住,就多陪吾一下吧」

「抱歉哈斯塔大人,我已經泡久了再泡我怕……」

語還沒落伊萊站不穩,哈斯塔抱緊暈過去的伊萊並輕笑一下,人類終歸是那麼的脆弱,伊萊又何必要刻意跟自己隱瞞?要坦白就那麼難,還是說……正因為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所以說不出口?哈斯塔替伊萊抹乾並且穿好衣服,自己則只是靜靜坐在床邊看着,其實說神是無欲無求是假的,如果是無欲無求怎麼會內戰?等於生命對神明來說的確是沒實感,可是並不如人類口中所有東西都垂手可得,像是愛或者愛情神明根本不會懂一樣……如果可以的話也許哈斯塔也不希望自己是所謂無所不能的神明,而是個凡人的話有多好,不過正因為得不到所以才會希望得到吧……

「如果能讓伊萊選凡人跟神明的吾,你會哪樣選……?」哈斯塔自問道

「如果能讓我選的話…不管是哪個吾主我都喜歡,因為我愛的是哈斯塔……大人」伊萊小聲答道

「伊萊……?」哈斯塔質疑道

「很意外我會這樣答嗎?因為哈斯塔就是哈斯塔,不管是人是神,只要是祢我就喜歡了」伊萊笑着答道

「哈斯塔?膽子大了,伊萊。不過喜歡吾就好了,吾一直沒辦法想到凡人的思想,所以才會問上這樣的問題」

「原來也有問題也會難到哈斯塔大人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那個……哈斯塔大人能請祢陪我睡嗎?」伊萊小聲問道

「好吧,那麼好好休息吧,吾所愛的伊萊」

神明終於聽到祂的傳頌者的禱告了,不知道祂的傳頌者又有沒有聽見神明的祝福?哈斯塔睡在伊萊身邊把他抱緊在懷裡,伊萊感覺到安心很快就步入睡夢中,大概等不到神明的呼喚就已經睡着了,哈斯塔失笑一下也去到夢中尋找對方了。

『若然真的有神明的祝福,人類又會在得到祝福以後去做什麼?得到一切以後會失去最愛,這也是值得的嗎?人類不到那個時候都不會發現痛失最愛是難過的事,所以人類啊,有能不代表是件好事,但也不要被能力沖昏頭腦,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該住手了,別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為什麼不去珍惜。』

                                     Fin.

=====後記=====
可愛的小跟隨與愛人長得相似
真讓人不知所措的

不過…
可以從這些微細的事情中看到不同的自己與對方
應該算件不錯的事

所以……
要寫一系列的養小隨從
應該有不少角色秒會炸呢hhhh

乌鸦

挑战来着,搞忘记了,周日的挑战周二画周三发,咕咕

挑战来着,搞忘记了,周日的挑战周二画周三发,咕咕

莺太太太太🦉

迷你小吾主
我可了
教室画的

迷你小吾主
我可了
教室画的

LWKia

肝了一周。。。板子到了再画一遍
我好了我可以了,果然卡纸上画不好水彩w不过细节倒是蛮好画
穆夏风超好看,是我达不到的境界(坐躺)

肝了一周。。。板子到了再画一遍
我好了我可以了,果然卡纸上画不好水彩w不过细节倒是蛮好画
穆夏风超好看,是我达不到的境界(坐躺)

夏日楚安

【伊莱中心】和前面几篇是同款的!

   不知道这个伊莱你们喜不喜欢(因为最近玩伊莱玩的好猛。。溜鬼大部分都是60s开头)

   哈斯塔这个是私设(比较yy他的形象有点难?)

   含大量私设,大部分都是自己yy的,黄占是友情向噢!

这一次好像没有前面写的这么真实,画面感好像不是很强(我不是故意要跳画面的!!)

<<<<<<<<<<<<<<<<<<<<<<<


   ‘咔哒——’努力破开一台码机后,他抬起头,双眼被一块湛蓝色的布蒙着,上面花着类似眼睛的符号... ...

   “看到”队友在和处决者“戏耍”他有些忧虑,无奈摇摇头后,转移...

   不知道这个伊莱你们喜不喜欢(因为最近玩伊莱玩的好猛。。溜鬼大部分都是60s开头)

   哈斯塔这个是私设(比较yy他的形象有点难?)

   含大量私设,大部分都是自己yy的,黄占是友情向噢!

这一次好像没有前面写的这么真实,画面感好像不是很强(我不是故意要跳画面的!!)

<<<<<<<<<<<<<<<<<<<<<<<


   ‘咔哒——’努力破开一台码机后,他抬起头,双眼被一块湛蓝色的布蒙着,上面花着类似眼睛的符号... ...

   “看到”队友在和处决者“戏耍”他有些忧虑,无奈摇摇头后,转移到另一台码机。

   一个悠扬的钟声响起,他先是一愣,回头发现瑟维被恐惧倒地了,面前突然刷的冒出一条触手,一种无形的恐惧随着触手出现蔓延开来,拆除触手后他“看了一眼”瑟维那里,艾米莉正和处决者周旋。

   收回目光,他继续沉默的破译

   “唔——啊!”一个惨叫再一次把他拉起,他猛地抬头“看”向艾米莉,她痛苦的蜷缩着身子,听到卡尔打开棺材的声音,他悄咪咪摸过去看了一眼。

   他想救瑟维,但是时间不允许,他只能蹲在一旁,蹭一蹭怒气值,然后目送艾米莉上绞刑架。

   卡尔的棺材起作用了,一种黑泥一样的东西渐渐包裹那个绞刑架,倒数五秒后,艾米莉下来了,一个柔柔的蓝色光圈笼罩着她... ...

   他默默回去破译那台机子“咔哒——”随着机子破开艾米莉也跟着倒地,他捏了捏眉心,轻叹一口气,发了个“专心破译”就径直奔过去。

   艾米莉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鲜血已经染红那条白色连衣裙,沿着裙缘滴落,处决者召出几条触手围着绞刑架,然后双手环胸的站在一旁看着。

   他跑过去,虚晃几下骗了触手,然后迅速套鸟救人,一套下来流畅迅速,蓝色光圈瞬间在他们之间亮起。

   看到光圈,处决者才发现没打到人,等反应过来去追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艾米莉了,他溜起处决者,顺路攒攒怒气值... ...

   渐渐的,一种强烈的疲惫感袭来,跑起来一些踉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还没受伤,只是放飞太多只鸟了,感到身心很疲惫,缓缓翻过一扇窗后,他靠在一旁喘息,头开始晕眩。

   “想睡觉——”那个念头一闪而过,处决者的红光从扫过窗口,显然是追上来了,突然看到卡尔发的几个字让他如释重负

   “压好码机了!”

   他故意露了一个破绽,让处决者打到他,打到的一瞬间“呜!”刺耳的防空警报响起,将他脑中的疲惫拆散了不少,接着回光返照的buff往前冲了一段,与处决者拉开距离。

   “快走,我走地窟!”他不断发送这条信息催促队友离开,他欢快的跑向门,听到后面处决者嘟囔了一个咒语传送到门那,他跑过去,在处决者打到他的一瞬间套上鸟... ...

   赛后,艾米莉给他送上安神药,并夸赞他技术好,他谢过后,自己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大厅,强烈的疲惫感再次袭来,没留意脚下的地毯,被拌了一下,他已经准备好和冰冷冷的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地面’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硬,反而软软的暖暖的... ...

   “嗯??”他正疑惑着

   “怎么?太累了?”一个熟悉沉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哈斯塔?呃...嗯没什么,有些劳神。”他抓着对方,稳住了自己的身躯,站直。

   哈斯塔和平常一样,黑色体恤配修身裤,套着暗黄色连帽外套,那个帽子好像从没摘下来过,一头白发刚刚好垂到胸前,一双暗红色的双眸柔柔地看着他。

   “需要我扶你回房间吗?”

   “有劳了。”


Fu梓佳
美术课老师让咱自行设计窗花 然...

美术课老师让咱自行设计窗花

然后
咱就剪了个这个_(:τ」∠)_
就很喜庆?
(我爱伊莱)

美术课老师让咱自行设计窗花

然后
咱就剪了个这个_(:τ」∠)_
就很喜庆?
(我爱伊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