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菊

3284浏览    71参与
和谷幽

刚才🚌🚌被屏了
淦,淦
所以补了张英英(女仆装预警)

刚才🚌🚌被屏了
淦,淦
所以补了张英英(女仆装预警)

和谷幽

【九色·唐红】
“我从元廷得知了你的消息,不知此处的红锦与箱根的红叶谁更胜一筹。”

【不想勾线进行时】

【九色·唐红】
“我从元廷得知了你的消息,不知此处的红锦与箱根的红叶谁更胜一筹。”

【不想勾线进行时】

和谷幽

【九色·藤紫】
❁本家竹林梗,豆丁伊不可思议的梦❁
“在我与日本真正见到之前,我以为像这样的人仅仅只能被我于梦中所见。那是年幼时的我,对情人的一个过于完美的拟任。”

我不会画紫藤我自裁谢罪

【九色·藤紫】
❁本家竹林梗,豆丁伊不可思议的梦❁
“在我与日本真正见到之前,我以为像这样的人仅仅只能被我于梦中所见。那是年幼时的我,对情人的一个过于完美的拟任。”

我不会画紫藤我自裁谢罪

和谷幽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呀~”

是Azone
出镜仨娃!俩学院一公式☆
学院的嘴角上翘结果被弄掉了
拿软件搞的效果
意外的好好看哦!
(私心伊日ttag)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呀~”

是Azone
出镜仨娃!俩学院一公式☆
学院的嘴角上翘结果被弄掉了
拿软件搞的效果
意外的好好看哦!
(私心伊日ttag)

青莲的大脑皮层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第一次糊的星空就献给轴花了。


结婚吧wwwww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第一次糊的星空就献给轴花了。


结婚吧wwwww

和谷幽
提前520快乐~至于为什么51...

提前520快乐~
至于为什么519发,是因为520俩位要去床上玩~

提前520快乐~
至于为什么519发,是因为520俩位要去床上玩~

和谷幽

费里西安诺公主x本田菊王子
【中间夹了一张卢恰꒰⌗´͈ ᵕ `͈⌗꒱৩】
最后三p是最近在弄的HPparo前提下的轴三~小土豆真可爱

费里西安诺公主x本田菊王子
【中间夹了一张卢恰꒰⌗´͈ ᵕ `͈⌗꒱৩】
最后三p是最近在弄的HPparo前提下的轴三~小土豆真可爱

和谷幽

美丽相卡镇楼
还是一些鱼鱼
前几张是在生物书上x
我字好丑

美丽相卡镇楼
还是一些鱼鱼
前几张是在生物书上x
我字好丑

和谷幽

杀杀鱼
年龄操作
最后一张灵感来源于《掠夺萨宾妇女》
威尼斯诺:没错没错我都是和我哥哥学的。
罗马诺:???那个罗马诺不是我

杀杀鱼
年龄操作
最后一张灵感来源于《掠夺萨宾妇女》
威尼斯诺:没错没错我都是和我哥哥学的。
罗马诺:???那个罗马诺不是我

青莲的大脑皮层

交党费辽。


枢轴花是什么绝美爱情。


p1是交换两国国花(没人看得出来。


(希望有人看得出来菊花。


绝对不是给菊花的梗


p4是小菊女装。

交党费辽。


枢轴花是什么绝美爱情。


p1是交换两国国花(没人看得出来。


(希望有人看得出来菊花。


绝对不是给菊花的梗


p4是小菊女装。

和谷幽

点我上车❀.(*´▽`*)❀.是伊日向dei
꒰⌗´͈ ᵕ `͈⌗꒱৩最近期中只能靠拍娃娃混更啦
以后会注意角度然后做点剧情啥的
但是现在手头上的道具好少哦
菊和伊正在互穿对方的衣服
我也没钱乐呜呜呜
。・゚゚・(>♢<;)・゚゚・。

点我上车❀.(*´▽`*)❀.是伊日向dei
꒰⌗´͈ ᵕ `͈⌗꒱৩最近期中只能靠拍娃娃混更啦
以后会注意角度然后做点剧情啥的
但是现在手头上的道具好少哦
菊和伊正在互穿对方的衣服
我也没钱乐呜呜呜
。・゚゚・(>♢<;)・゚゚・。

和谷幽

你所带我去往的世界

“我站在花海中沐浴着裹挟一丝 血腥的暖阳,亲吻沉睡在土壤里的清香。十六道烈焰般般灼热的光骤然消逝,我转身向我狼狈不堪的恋人展开救赎的怀抱。”

文案来自乐闲人老师

是清明节的图,各位清明安康x
是糖哦wwww
顺带2p异伊是最近在脑的镰仓末的au
w清明了要祭祀踏青嘛所以画了阙腋袍的设定

顺带最后有个群宣qaq欢迎加入呜呜呜呜
最后再次感谢 @乐闲人  @依依陌玲 俩位老师

你所带我去往的世界



“我站在花海中沐浴着裹挟一丝 血腥的暖阳,亲吻沉睡在土壤里的清香。十六道烈焰般般灼热的光骤然消逝,我转身向我狼狈不堪的恋人展开救赎的怀抱。”



文案来自乐闲人老师



是清明节的图,各位清明安康x
是糖哦wwww
顺带2p异伊是最近在脑的镰仓末的au
w清明了要祭祀踏青嘛所以画了阙腋袍的设定

顺带最后有个群宣qaq欢迎加入呜呜呜呜
最后再次感谢 @乐闲人  @依依陌玲 俩位老师

和谷幽

改图自空间小广告【】x(见p2)
文字来自 @乐闲人
主伊日,微亲子分x

I市的夜晚灯火通明,霓虹灯在马路两旁闪烁着铺出一条斑斓的大道,鲜花的浓郁香气像是为I市刷上一层浓妆。
今晚所举办的是I市首富瓦尔加斯大少爷和J市首富本田菊的婚礼。瓦尔加斯大少爷长的一表人才,本田先生亦是人中龙凤,达官显贵们早在心里盘算好了该怎么巴结这对新人白头偕老。可惜这两位佳人在婚前不认识,最多算个点头之交。
“……二少爷,二少爷,不好了!”
一阵凄厉的叫声划过婚礼上空,管家跌跌撞撞跑过来,望着伴郎瓦尔加斯二少爷。
“新郎……您的哥哥,大少爷,大少爷跑了,跟那个S市的艺人……那个,卡里埃多……“
新娘本田菊静静站在一旁,虽然他本...

改图自空间小广告【】x(见p2)
文字来自 @乐闲人
主伊日,微亲子分x

I市的夜晚灯火通明,霓虹灯在马路两旁闪烁着铺出一条斑斓的大道,鲜花的浓郁香气像是为I市刷上一层浓妆。
今晚所举办的是I市首富瓦尔加斯大少爷和J市首富本田菊的婚礼。瓦尔加斯大少爷长的一表人才,本田先生亦是人中龙凤,达官显贵们早在心里盘算好了该怎么巴结这对新人白头偕老。可惜这两位佳人在婚前不认识,最多算个点头之交。
“……二少爷,二少爷,不好了!”
一阵凄厉的叫声划过婚礼上空,管家跌跌撞撞跑过来,望着伴郎瓦尔加斯二少爷。
“新郎……您的哥哥,大少爷,大少爷跑了,跟那个S市的艺人……那个,卡里埃多……“
新娘本田菊静静站在一旁,虽然他本就和这位大少爷不熟,却仍感到一丝落寞。琥珀般的眸子里铺上一层绝望,却仍旧平视前方。
“谁娶我,我就嫁。”
管家的瞳孔猛然瞪到最大,一口夹杂着意大利口音的日语突突突往外蹦:“本田先生,冷……”
可话音未落,一旁身穿白色西装的瓦尔加斯二少爷突然像得了什么珍宝似的,眼角的笑意骤然蔓延开来。
“我娶。”
雏菊与菊的香气一瞬绽放开来,本田菊望向繁华的不夜城,嘴角悄然浮现出一丝微笑。

和谷幽

都是花组相关的摸鱼
火柴人和最后的车是同学给我画的x

都是花组相关的摸鱼
火柴人和最后的车是同学给我画的x

和谷幽
之前在bcy和空间的多少评论喂...

之前在bcy和空间的多少评论喂多少春药的图
伊日已交往前提
嗯,我就喜欢这种傻白甜的日常

之前在bcy和空间的多少评论喂多少春药的图
伊日已交往前提
嗯,我就喜欢这种傻白甜的日常

和谷幽
……是个失败的妄想产物动作有参...

……是个失败的妄想产物
动作有参考
然后枢轴花真的是常色满足甜甜的恋爱幻想,异色满足暴力美学的性幻想【望天】
即使我画不出美

……是个失败的妄想产物
动作有参考
然后枢轴花真的是常色满足甜甜的恋爱幻想,异色满足暴力美学的性幻想【望天】
即使我画不出美

乜禾

[枢轴花]小生不才

异色

想写刀子

还是抽签抽出来的

卢西安诺×本田葵 费里黯爷小菊客串

微极东,异色好茶,异色极东互掐

常色极东+异色数轴花

  

 

 

罗马的第一棵樱树,来自于日/本。

当费里西安诺欢天喜地的时候,卢西安诺倚靠在树下,玩弄着小刀。

“葵,我在樱树下,看啊,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小刀划开了动脉。

葵,我们说好的。

“卢恰!”费里西安诺回过首,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疯了似的摇着卢西安诺的身体,“卢恰,你知道吗,葵他不想让你……”

死。

1937年,日/本攻进了中/国。本田葵躺在树荫下乘凉,卢西安诺忽然掀起了他盖在脸上的衣服。

“嘿,葵!”他笑嘻...

异色

想写刀子

还是抽签抽出来的

卢西安诺×本田葵 费里黯爷小菊客串

微极东,异色好茶,异色极东互掐

常色极东+异色数轴花

  

 

 

罗马的第一棵樱树,来自于日/本。

当费里西安诺欢天喜地的时候,卢西安诺倚靠在树下,玩弄着小刀。

“葵,我在樱树下,看啊,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小刀划开了动脉。

葵,我们说好的。

“卢恰!”费里西安诺回过首,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疯了似的摇着卢西安诺的身体,“卢恰,你知道吗,葵他不想让你……”

死。

1937年,日/本攻进了中/国。本田葵躺在树荫下乘凉,卢西安诺忽然掀起了他盖在脸上的衣服。

“嘿,葵!”他笑嘻嘻地蹲下来。

本田葵揉着眼睛坐起来,问:“找小生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和菊一起去中/国?”

说着,卢西安诺取下了本田葵头顶上的一片樱花花瓣。

吻了吻眉间。

“小生不想见到他。”本田葵捂住眼睛。“满脑子都是黯?”卢西安诺敲了敲他的脑袋,又说:“菊不也想着耀吗,你怎么不去?”

“小生不才,无法补上黯君心口上的伤,那是我干的,小生背叛了他。”

卢西安诺扔了把刀,插进了本田葵身后的树干上,“你本身的存在是为了他?”

生气了。卢西安诺的声音有着一种不可拒绝的诱惑,说:“你难道不觉得打一架很爽吗?”

樱花纷纷坠下,落得本田葵一身的花瓣,他呆住了,卢西安诺直接用双手撑在树干上,把本田葵按在了树上。

“葵……”卢西安诺呼出的热气弄得本田葵耳廓痒痒的。

“Ti Amo.”(意/大/利/语:我爱你)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现在就要……”

“现在就要。”

上了你。

“弗拉维奥不是说等会来找你吗?”

“他又不知道我在哪。”

“笨蛋吗!爱因斯肯定会告诉他的。”

“葵,你配合一下,很快的。”

樱树下,卢西安诺笑得灿烂,“葵,我真喜欢你。”

“小生不喜欢你。因为小生爱你啊。”

干得爽。

后来,本田葵来到了中/国。他看着本田菊对着他千岁的师长一刀砍了下去,之后,抱着他在血泊里哭得不像样子。

王黯掐灭了烟,说道:“很惨吧,这是常色的战争,和我们异色无关。”

“你吸烟了?奥利弗他……”

“用不着你管,兔崽子。”王黯戳了一下他的脑袋,又接着说:“看到了吗,这才是战争,常色之间的互相伤害和猜疑,比起我们之间的‘和平’共处还要恐怖得多。”

卢西安诺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去啊,那一块土地是属于你的,我在罗马等着你,到时候,一起赏樱吧。

罗马的第一棵樱树,来自于大/日/本/帝/国。

本田葵咬紧了牙,抽出了武士刀。

“黯君。”

他说。

王黯狐疑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又露出之前那样张狂的微笑,“好啊,葵。”

不过异色之间的战争并不能代表什么。

王黯躲过了本田葵的一招一式,然后钻空子对着自己心头上的,疼爱了几千年的弟弟的胸口,用手枪抵了上去。

“枪?”

“想不到吧,中/华/民/国也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弱。”

意思就是:你如果想对这里下手,爷就一枪崩了你。

记得临走的时候,他告诉费里西安诺,如果他没有活着回来,让卢西安诺不该恨王黯,更不要恨中/国,也不要去死。

看来,真的回不去了。

王黯和王耀不一样。

身为异色体王黯曾经差点将英/国的恋人用刀子砍死在罂粟花中,差点把当作亲弟弟看的维克多给推下深渊,艾伦离死亡只有一颗子弹大小的距离,弗朗索瓦被王黯用酒杯的残渣割破过胸口。

武士刀飞了出去,离他有几十米远,本田葵身为异色,身手敏捷,躲过几发子弹之后,抓着王黯握枪的手腕逆时针拧了一下,王黯另一只手掐住了本田葵的脖子。

没喘过气,松开了师长的手。

“嘭!”

“兔崽子,你还是没有长进啊。”王黯忍着眼泪,和一刀砍向王耀的本田菊一样,抱住了受伤的对方。

“对不起,葵。”

临死之前,他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卢西安诺的笑颜,卢西安诺说的话,对了,他答应过他要去罗马赏樱的。

可惜,去不了了啊。

毕竟,中/国是亚细亚的王者,是亘古不变的。是自己错了。

风吹动了黑发,王黯举着枪的手迟迟没有放下,他看着倒地的本田葵,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本田葵迷迷糊糊地望着王黯远去的背影,好看的深红色眼睛里噙着泪水,对不起了,卢西。

“卢恰!”

费里西安诺搂着自己的异色,哭道:“葵跟我说,樱树如果开花了的话,让你摘一枝花放在墓前,还有……他让你不要去死。”

小生不才,没能与君共赏春樱。

本田菊捧着一束樱花,轻声说道:“葵君,在下不知卢恰已死,现特此前来告知。在下没有及时与费里君阻止他,是在下的错。”

语罢,走向了远处等待他的中/国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