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菲革涅亚

581浏览    7参与
绵绵若存

神像

是欧里庇得斯的悲剧《在陶里斯的伊菲革涅亚》的同人,大概是几年前的古早作品,至今还记得伊菲走上祭坛我的感触,此篇同人是无脑产物,用某个德国人的语言风格脑补了很扯的后续,不仅和我现今的私设不吻合,而且也没有认真完善细节,但是我相信我会有一天完善的(确信)。

CP:伊菲革涅亚单恋阿喀琉斯


正文

伊菲革涅亚喜欢阿尔忒弥斯美丽的泥像,那年轻又冷漠的脸庞,顺滑的皮肤,有力的臂膀,背上的弓弩总是被伊菲革涅亚擦得干干净净。

每天早上,都有男孩怯怯地送来新鲜的、翠绿的月桂枝,让伊菲革涅亚缠绕在神像的头颅上。

这就是神像。

直到她背弃了女神的那一天,神庙袅袅的烟气不再升起,她戴起面纱,打扮...

是欧里庇得斯的悲剧《在陶里斯的伊菲革涅亚》的同人,大概是几年前的古早作品,至今还记得伊菲走上祭坛我的感触,此篇同人是无脑产物,用某个德国人的语言风格脑补了很扯的后续,不仅和我现今的私设不吻合,而且也没有认真完善细节,但是我相信我会有一天完善的(确信)。

CP:伊菲革涅亚单恋阿喀琉斯




正文

伊菲革涅亚喜欢阿尔忒弥斯美丽的泥像,那年轻又冷漠的脸庞,顺滑的皮肤,有力的臂膀,背上的弓弩总是被伊菲革涅亚擦得干干净净。

每天早上,都有男孩怯怯地送来新鲜的、翠绿的月桂枝,让伊菲革涅亚缠绕在神像的头颅上。

这就是神像。

直到她背弃了女神的那一天,神庙袅袅的烟气不再升起,她戴起面纱,打扮成战士模样,掐灭了神庙的灯火。

男孩百无聊懒地坐在台阶上撕扯着月桂叶子。

伊菲革涅亚需要另一尊神像的慰藉。

她的手颤抖着,新鲜的动物血液的腥味在鼻尖萦绕不去,她感到一阵阴冷。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

冥府的大门带着厚重的声音缓缓打开,沉默的亡灵和神祇进进出出,面无表情,虚幻而不真实。伊菲革涅亚鼓起勇气,谨慎地走出了灌木丛——死寂的冥府前出现了抹亮色,所有亡灵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位妙人 。她身上涂满了香膏,又换上洁白的罩衣,凸显出她曼妙的身姿,面纱遮住了旧时被人津津乐道的琼鼻丹唇,但未掩住她妩媚的眼睛——而这双眼睛此时布满了忧虑和不安。

她按照奥德修斯的方法向冥府之王献祭了一只羊,天知道这个姑娘是怎么狠下心来宰杀牲畜的。亡灵们陆陆续续地涌上前来,只要舔了羊血,亡灵就会恢复记忆,和生人对话。

 第一个舔羊血的人是阿伽门农,她不朽的父亲,悲悯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父亲!”伊菲革涅亚没能忍住泪水滑落,触摸着阿伽门农的虚像,“我是多么的怀念您!”

阿伽门农慈爱地摸着女儿的头;尽管什么也触摸不到,“我爱着你,是你和俄瑞斯忒斯,我的好儿子一起把我从冥府的沉沦中救出、让狂躁的灵魂得到安息!勇敢的孩子,为什么来到仁慈的冥府之主的门前?”

“我要见一见阿喀琉斯。”伊菲革涅亚平静地回答。

“见他?”阿伽门农变了脸色,“为什么见他?”

“为了证明我的一厢情愿从未错付。”

“孩子,你是我宠爱的宝贝。”阿伽门农长叹一声,“当你被麋鹿拯救去了阿尔忒弥斯身边,这可让我伤心欲绝。来自父亲最真诚的警告:阿喀琉斯和我矛盾的锁链并未锈蚀断裂,可不要被迷幻所驱驰。

“他现在可是统领亡灵的神祇,他不会再将阳光沐浴,你也无法以死来见他。不要做个不知羞耻的荡妇,玷污阿伽门农的名声!”

伊菲革涅亚出于对阿伽门农的尊敬,没有反驳他。只是苦笑着挥手告别潜入冥府的父亲。她又坐回了羊血旁,静静等候着。

接着又有几个亡灵舔了羊血,亲切问候着伊菲革涅亚,其中有女先知卡珊德拉擦试着脸上的血迹,告诫阿尔忒弥斯的仆人早日放弃;美狄亚,她冷笑着痛骂伊阿宋一顿,又悄悄隐去了。

另伊菲革涅亚意外的是,她不贞的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默默地站在那里。

“您的一切不幸,来自我,我的母亲。这是我的罪过。”伊菲革涅亚在漫长的对视过程中,艰难地说。

女人流下了泪水,茫然无措地摇头:“不……不是的……”

她急忙转身,匆匆飘走了。

“不管怎么样也好,我只想见他一面。”伊菲革涅亚对着月亮祈祷女神的怜爱,毕竟,毕竟她可是天天擦拭着神像的啊!亡灵散去,遥远明亮的东方,赫利俄斯已经驾着太阳车狂狷地驶过,在天空留下凄厉的呐喊声。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内心的神像裂了一道缝。

爱情之火,在丑恶的战争中诞生的好孩子,快被消磨殆尽。她掏出匕首,准备草草了结自己。当然,当锋利冰冷的工具划向脖子的一瞬,便彻底背叛了麋鹿,背叛了女神,灵魂粉碎成沙粒,随风飘荡到黑暗的大海深处。

“伊菲革涅亚。”

英雄僵硬的呼唤坦然面对死亡的阿开奥斯女儿。

阿喀琉斯舔了羊血,对着闭着眼的女子跪坐下来。

她再也不是少女,再也不是被送上祭坛的猎物,她的青春被复仇三女神掠夺走,她的喜怒哀乐奉献了月神。

她是英雄燃烧自己的凭证。

“抱歉。”阿喀琉斯坦诚地说,有太多人不值得英雄书写下来,一句道歉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他感知不到女子冰冷、如同结霜的手。

伊菲革涅亚的神像碎裂了。

“我知道没有结果。”伊菲革涅亚惨然一笑,也许她生来热衷于忘我牺牲和殉道,对隐晦的拒绝也麻木不仁。她唱歌一样地说,“许诺从来只是虚妄。”

只是祭坛下一个少年的意气用事,足矣让少女记住,将话语铭刻在心上,渗出血,再结痂。

“我以为你也死了。”阿喀琉斯干巴巴地说,“毕竟是阿尔忒弥斯的手段……我在这里也找过你……”

  “找到我后你又要怎样呢?”伊菲革涅亚讽刺地笑了笑,“假情假意地和我嘘寒问暖,然后继续让我在冥府浑浑噩噩?

“为什么我不是和你一样的半神呢?”这样,我,可怜的人类的命运不会由你们主宰。“让我去死吧。”

“我请求你别这样做。”阿喀琉斯定定地看着女人,“你快回去你的兄弟身边,继续侍奉你的月神。”

“永远不出卖我的童贞,直到毁灭。”伊菲革涅亚喃喃地说,“我可是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对吧?”

“你要知道,我们永远凌驾于你们之上。”阿喀琉斯高傲地抬起下巴,“女人属于男人,人类属于神祇。”

伊菲革涅亚无力地跌倒了,那个她一直幻想的英雄,终于露出真像来。


豆_烟青荼白

(近期整的古典悲剧相关简笔画)

(尽量找reference了,但大概还是存在私设)

(我本来还想画皮拉德斯,但是关于他的外貌真的没什么可参考的,而且他的要素和俄瑞斯特斯重叠太多了。皮拉德斯对不起!)

p1合集

p2伊菲革涅亚(被献祭时穿的黄色衣裙是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英译本附注说黄色可能是祭祀仪式服装的颜色,然后花冠、金篮子里的刀和用盆洒水洁净都是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提到的。头发的话,因为各种悲剧里都提到俄瑞斯特斯和厄勒克特拉是黄发,所以合理推测伊菲革涅亚应该也是?)

p3阿伽门农(血洞是被割下的器官,埃斯库罗斯《奠酒人》的中译本翻译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对阿伽...

(近期整的古典悲剧相关简笔画)

(尽量找reference了,但大概还是存在私设)

(我本来还想画皮拉德斯,但是关于他的外貌真的没什么可参考的,而且他的要素和俄瑞斯特斯重叠太多了。皮拉德斯对不起!)

p1合集

p2伊菲革涅亚(被献祭时穿的黄色衣裙是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英译本附注说黄色可能是祭祀仪式服装的颜色,然后花冠、金篮子里的刀和用盆洒水洁净都是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提到的。头发的话,因为各种悲剧里都提到俄瑞斯特斯和厄勒克特拉是黄发,所以合理推测伊菲革涅亚应该也是?)

p3阿伽门农(血洞是被割下的器官,埃斯库罗斯《奠酒人》的中译本翻译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对阿伽门农的尸体“砍下四肢”,但英译本翻的是另一个词,然后英译本附注说这个词指的是把尸体的鼻、耳、手脚和生殖器官割下,所以……然后紫袍象征国王身份,以及《阿伽门农》里阿伽门农回家时克吕泰墨涅斯特拉铺开紫色花毯迎接他。剩下的就是王冠和作为凶器的铜斧。)

p4卡珊德拉(头发随便找了一个颜色,法杖和花环都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可能是“预言服装”,说卡珊德拉进宫赴死前把它们都丢在脚下。黄衣是私设,假设黄色代表祭祀这一点是真的那么卡珊德拉作为祭司和“牺牲品”穿黄色也挺合适的。)

p5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头发是比孩子们颜色深一点的黄色,毕竟比较年长。蛇咬胸脯这个参考了《奠酒人》里提到的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的噩梦,预示着她的孩子俄瑞斯特斯会来杀死她。紫衣和阿伽门农一样,毕竟她算是事实篡位了?埃吉斯托斯你谁(?)衣服上的两滴血是阿伽门农和卡珊德拉的血,毕竟梦里她自己被毒蛇咬出的血应该是被蛇吮掉了。)

p6厄勒克特拉(参考《奠酒人》还有欧里庇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两部同名《厄勒克特拉》,黄色头发,然后黑衣和“朴素的腰带”是为了哀悼阿伽门农。一绺头发也是她剪下后放在阿伽门农坟头的。因为俄瑞斯特斯扮作外乡人谎报他自己的死讯这个桥段很经典,所以画了索福克勒斯《厄勒克特拉》里她抱着假的“俄瑞斯特斯骨灰罐”哭泣的场景。)

p7俄瑞斯特斯(和姐姐们一样是黄发。穿的黄衣服是私设,因为埃斯库罗斯的三部曲里复仇女神频繁把犯了弑母罪的俄瑞斯特斯称为她们的“祭品”,所以给他穿上和祭祀仪式有关的颜色。剑上滴落的两滴血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的血,因为至少埃斯库罗斯的俄瑞斯特斯去德尔斐向阿波罗乞援的时候应该刚杀完人。其实本来只画了剑,但因为构图看着太空又加了另一只拿缠绕羊毛的橄榄枝(乞援人标志)的手,也是埃斯库罗斯《奠酒人》和《报仇神》里提到的。)




绵绵若存

欧律庇得斯笔下的姑娘们

欧律庇得斯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古希腊悲剧剧作家,他的悲剧给予了当时身份低微的女性极大的关注,并且在他的剧作中,对《伊利亚特》内的人物进行的衍生剧作高度还原了人物特征。


伊菲革涅亚

"有些明明自己知道是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

还是不要再去挂念为好。"

眼神飞向了天边海上泡沫升起的地方

那个年轻人的头发好像,

狠狠扼住他脖子的太阳

再见了,心里从未让我住进的英雄,

我还匍匐在女神脚下迷茫。


卡珊德拉

"痛苦是无处不在的。"

就如同英雄永不停止的纷争,

和战场上的敌人也好,

和同床共枕的妻子也罢。

她垂下眼眸,泪水早不会为任何人流...

欧律庇得斯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古希腊悲剧剧作家,他的悲剧给予了当时身份低微的女性极大的关注,并且在他的剧作中,对《伊利亚特》内的人物进行的衍生剧作高度还原了人物特征。


伊菲革涅亚

"有些明明自己知道是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

还是不要再去挂念为好。"

眼神飞向了天边海上泡沫升起的地方

那个年轻人的头发好像,

狠狠扼住他脖子的太阳

再见了,心里从未让我住进的英雄,

我还匍匐在女神脚下迷茫。


卡珊德拉

"痛苦是无处不在的。"

就如同英雄永不停止的纷争,

和战场上的敌人也好,

和同床共枕的妻子也罢。

她垂下眼眸,泪水早不会为任何人流淌。

"我再也不想牵扯进无聊的人间事了。"


美狄亚

欢乐是他们的,我看见他们在酒席上交杯换盏。

而我跪坐在婴儿床边,微微出神。

初见时的脸红与激情啊,

也不过是丑陋利益所披得人皮罢了。

死亡,与死亡。

驾上不知飞向何处的魔车,

留下了最后的痛苦,去远方。

尧毒

《伊菲革涅亚》

伊菲革涅亚
阿伽门农赐予你生命,也赐予你死亡
鲜艳如火焰般的花朵,转瞬就要枯萎
你的肥厚的叶片失去汁液
化为脆弱纤薄的灰烬
再难支撑起头颅

一头梅花鹿的脚蹄
便扼住你的喉管
带你到奥林匹斯山上
承接狩猎女神无止息的怒火

伊菲革涅亚
你的父亲给你坚强的笑容与就义的勇气
你的母亲给你柔软的心肠与仁慈的双目
你是鲜花一样美丽的少女
也是火焰一样炽热的少女
你将你所有的勇气和仁慈
都献给希腊的子民和土地

“亲爱的母亲,
感情打动不了你的丈夫,
他也抗拒不了命运。”
你走向祭坛,走向荒谬的神谕
但那并非是种屈从
你要希腊的荣耀系你一人之身
女人的命运再没有牺牲
而特洛伊的纪念碑
那是你的婚礼

“...

伊菲革涅亚
阿伽门农赐予你生命,也赐予你死亡
鲜艳如火焰般的花朵,转瞬就要枯萎
你的肥厚的叶片失去汁液
化为脆弱纤薄的灰烬
再难支撑起头颅

一头梅花鹿的脚蹄
便扼住你的喉管
带你到奥林匹斯山上
承接狩猎女神无止息的怒火

伊菲革涅亚
你的父亲给你坚强的笑容与就义的勇气
你的母亲给你柔软的心肠与仁慈的双目
你是鲜花一样美丽的少女
也是火焰一样炽热的少女
你将你所有的勇气和仁慈
都献给希腊的子民和土地

“亲爱的母亲,
感情打动不了你的丈夫,
他也抗拒不了命运。”
你走向祭坛,走向荒谬的神谕
但那并非是种屈从
你要希腊的荣耀系你一人之身
女人的命运再没有牺牲
而特洛伊的纪念碑
那是你的婚礼

“高洁的心灵。”
我的眼中充满伤悲
请给我一个捍卫你的机会
即使一切都已经太迟,太迟
你将你所有的勇气和仁慈
都献给希腊的子民和土地
伊菲革涅亚
而我愿将我的赤诚和痴迷
都献给你

你的故事由一头公鹿开始
也由一头母鹿结束
梅花鹿的脚印
终会带我在某一天,
找到你

这个角色真的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角色,在希腊神话中。但是她在祭台上变成鹿之后,就没再怎么出来了,唉,和阿喀琉斯的故事也没有了后续,真的特别难过,于是我就写了这首诗。纪念伊菲革涅亚。

京极明

一个一时兴起的阿特柔斯AU,就坐在这里瞎写的,以后有兴趣可能会完善一下。


阿伽门农:独断专行的教父式人物。强大的权力与财富,在政治、军事、商业领域都有不俗的影响力。认为自己对儿女与妻子要有绝对的控制权力。与兄弟不和,但无法接受姓阿特柔斯的女人出逃,誓要毁灭特洛伊。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娘家有王室血统,自视甚高。曾短暂与阿伽门农相爱,但因为丈夫情人过多,婚内感情决裂。尽管并不直接参与阿伽门农的事业,但由于接手管理,实际在阿伽门农集团内部已有强力渗透。

伊菲革涅亚:长女,出生在克吕泰与阿伽门农感情尚好时,是克吕泰最宠爱和信任的孩子。夹在个性强势的父母中间,童年十分痛苦。个性有些冷淡骄...

一个一时兴起的阿特柔斯AU,就坐在这里瞎写的,以后有兴趣可能会完善一下。


 

阿伽门农:独断专行的教父式人物。强大的权力与财富,在政治、军事、商业领域都有不俗的影响力。认为自己对儿女与妻子要有绝对的控制权力。与兄弟不和,但无法接受姓阿特柔斯的女人出逃,誓要毁灭特洛伊。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娘家有王室血统,自视甚高。曾短暂与阿伽门农相爱,但因为丈夫情人过多,婚内感情决裂。尽管并不直接参与阿伽门农的事业,但由于接手管理,实际在阿伽门农集团内部已有强力渗透。

伊菲革涅亚:长女,出生在克吕泰与阿伽门农感情尚好时,是克吕泰最宠爱和信任的孩子。夹在个性强势的父母中间,童年十分痛苦。个性有些冷淡骄傲,羞耻心强,才艺丰富。父母都是滥交之人,但她在感情上格外自制。唯独曾在少女时代爱慕过父亲的手下干将阿喀琉斯。

厄勒克特拉:不受重视的次女,经常被忘记的存在,但本人并不在乎。看似温和,其实是兄弟姐妹里最为倔强的一个。喜欢油画和雕塑艺术,算是个收藏家。一门心思都扑在弟弟俄瑞斯忒斯身上,爱他胜过爱任何人。

俄瑞斯忒斯:唯一的男性继承人,本该是万众宠爱,但出生时克吕泰与阿伽门农已经感情决裂,母亲几乎没有抚养过他,是二姐厄勒克特拉一手带大。少年时被送到姑姑家里去,再不曾踏入阿特柔斯。痛恨自己家族的肮脏历史,从不以它为荣。

皮拉德斯:俄瑞斯忒斯的表哥,和他一起玩到大。身材高大,个性敏锐,认为俄瑞斯忒斯可以改变阿特柔斯,将它带到正确的发展方向上来,因此决心追随他。暗恋厄勒克特拉,但反被厄勒克特拉误认为和俄瑞斯忒斯是同性恋,甚至得到了她的支持(。)


旧民

伊菲革涅亚目光炯炯地站上祭坛的时候,古老的野心家们等着她引颈就戮,而残忍的女神却心生怜悯。自此希腊的荣耀蒙上弑女的尘埃,特洛伊的陷落只带给她耻辱。

伊菲革涅亚目光炯炯地站上祭坛的时候,古老的野心家们等着她引颈就戮,而残忍的女神却心生怜悯。自此希腊的荣耀蒙上弑女的尘埃,特洛伊的陷落只带给她耻辱。


未竟堂乱谈

【读书笔记】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

*末尾新增《奥瑞斯透斯》笔记。


欧里庇得斯的阿特柔斯家庭伦理剧相关包括《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海伦》,《埃勒克特拉》,《奥瑞斯托斯》和《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等等。总的来说,全系列很复杂,而且有些自相矛盾但又可以强行解释的地方。我的阅读顺序是《海伦》,《埃勒克特拉》(前者是希腊语课文,后者闭卷小测考过)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后面两部还没看。因为《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这篇特别令人感动,忍不住放下快要写完的论文和希腊拉丁复习写了这些感想。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世界观里,赫拉捏造了海伦的幻影,并利用这个和帕里斯私奔的幻影挑拨阿尔戈斯人和弗律基人的争斗;真正的海伦则在埃及坚守贞洁。...

*末尾新增《奥瑞斯透斯》笔记。


欧里庇得斯的阿特柔斯家庭伦理剧相关包括《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海伦》,《埃勒克特拉》,《奥瑞斯托斯》和《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等等。总的来说,全系列很复杂,而且有些自相矛盾但又可以强行解释的地方。我的阅读顺序是《海伦》,《埃勒克特拉》(前者是希腊语课文,后者闭卷小测考过)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后面两部还没看。因为《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这篇特别令人感动,忍不住放下快要写完的论文和希腊拉丁复习写了这些感想。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世界观里,赫拉捏造了海伦的幻影,并利用这个和帕里斯私奔的幻影挑拨阿尔戈斯人和弗律基人的争斗;真正的海伦则在埃及坚守贞洁。阿特柔斯家的悲剧概述一下,是阿伽门农在奥利斯杀死长女伊菲革涅亚,他的妻子克吕泰墨涅斯拉与阿伽门农的堂弟通奸,在他回家后杀死了他。经年以后,他长大成人的儿子奥瑞斯透斯在姐姐埃勒克特拉的帮助下杀死奸夫。另,克吕泰墨涅斯拉是海伦的同母姊,双子星之妹。


开始了。


这三部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对我情感上的触动最深。伊菲革涅亚和父亲相见以及后来求父亲不要杀她的时候看得人心都要碎掉了,就忍不住哭。在我的看剧本的经历里这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既然海伦已经被欧里庇得斯从这个事情里摘出去了,特洛伊战火的掀起要么怪赫拉(她制造了海伦的幻影,并且指派赫耳墨斯将海伦掳走)要么怪阿尔戈斯将领们勾心斗角的虚荣心。如果没有赫拉的嫉妒心和挑拨,出征特洛伊当然可能不发生,但问题是,在奥利斯时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可以补救的,而统帅们却拒绝了这个选项。逼迫他人杀死自己的女儿作为献祭的人,真的也配称为英雄?卡尔卡斯和奥德修斯获得预言之后,难道一点也不能质疑预言的正义?追回海伦这件事真的有如此大的驱动力,非得让阿特柔斯的家族失去一个坏妻子之后要失去青春少女才罢休?冠冕堂皇的阿伽门农真让人恶心,奥德修斯为首的正义将领则更令人不齿。


当然,阿尔忒弥斯给这个神谕本身就很有毛病。虽然阿伽门农兄弟都指责说先知的预言总是时灵时不灵,这里显然预言是真有其事。歌队长说得对,“那是命运和阿尔忒弥斯这方面不对头。”欧里庇得斯的故事里,神谕和预言都很重要,也时常会很不对头。《埃勒克特拉》里阿波罗关于奥瑞斯托斯将会杀死母亲为父复仇的神谕,让卡斯托尔都觉得很不对头。当然,根据本系列的逻辑,阿特柔斯家族的悲剧都源于赛马场上的欺骗所带来的谋杀的预言。不过,根据欧里庇得斯的一贯的风格,少女神阿尔忒弥斯当然不会作这么不近人情的神谕,因此这个故事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然而,故事的结尾妙就妙在克吕泰墨涅斯拉是在报信人的口中知道这个神妙的结局,到底是不是将领们拿话来哄骗她,她也无从判断。《埃勒克特拉》所采取的显然是伊菲革涅亚真正死去的版本,埃勒克特拉为父亲的辩护里,也完全没有想到指出长姐并没有死去的事实;虽然在《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我们确实知道她没有死,而是成为了阿尔忒弥斯的女祭司。但话说回来,哪怕真的有没有这个快刀斩乱麻的皆大欢喜的结局,这个故事所暴露出来的人性之丑恶依然丝毫没有改变。献祭伊菲革涅亚的决定已经作出,阿伽门农的良心就是受到责备的。本作里透露出的人神关系,和《圣经》里亚伯拉罕杀子的故事是非常不一样的。


关于主要角色的感想:

伊菲革涅亚

伊菲革涅亚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

如果为了这次帕里斯抢走海伦,我们给了蛮族人以毁灭的惩罚,

这可使他们今后不敢再从幸福的希腊

抢走妇女,即使他们想要那么干

……再说,我也不应该太爱惜我的生命,

因为你生我是为了全希腊的共同利益

真是非常希罗多德的高尚理由啊……然而其实统帅们都知道,海伦(的幻影)根本就是和帕里斯私奔,而不是什么抢掠。伊菲革涅亚愿意为了这所谓的正义牺牲自己,再也看不到阳光——阳光,尤其是希腊的光明,对她来说是生命的象征是公道和正义所在,是她最为爱恋的东西。为了希腊的光明,她宁可牺牲自己所能见到的光明。其实伊菲革涅亚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被刻板印象完全毒害了的姑娘。

一个男人,

看见阳光,胜似无数的女人活在世上

希腊人统治蛮族人,不是蛮族人统治希腊人,

因为,蛮族人是奴隶,希腊人是自由人

这样的发言,呜呼!

伊菲革涅亚死前要求母亲和姊妹不要为自己哀悼,这正是种下了埃勒克特拉对母亲的仇恨的种子啊。


阿喀琉斯

虽然对他来说荣誉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阿喀琉斯本篇还是一个满腔赤诚的青年,好评。

但是,我既看清楚了你高贵的天性,便更热切地想得到你做我的新娘。

请别忘了:我想帮助你,

娶你到我家里去。忒提斯作证,

如果我不去和达那奥斯人战斗,救你性命,

我会悔恨的。想一想吧,死是最可怕的事情啊!


克吕泰墨涅斯拉

克吕泰墨涅斯拉质问阿伽门农的时候说:

你要回到阿尔戈斯来拥抱你的孩子们吗?

你不配。如果你把孩子们中的一个交出去杀了,

他们中还有谁会愿意看见你?

唉你们家还真有一个会为你杀死长女辩护一心想为你报仇的女儿……对于克吕泰墨涅斯拉来说,阿伽门农杀女给她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复原的伤口。虽然对于这次创伤,她像被迫与阿伽门农结婚时一样把伤痛强行咽下(本作里有提到阿伽门农杀死她的第一任丈夫,摔死她刚出生的孩子,在面对双子的追杀时,克吕泰墨涅斯拉的老父庇护了阿伽门农,并把女儿许配给他),但卡珊德拉无疑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身为妻子,尽到了所有的义务,最后却遭到丈夫的双重背叛,我个人觉得,她的恨也是很正当的,通奸的情欲则是更次要的。这个起因,比起《哈姆雷特》里格特鲁德因为单纯的情欲而出手,真的要复杂很多(相比起来我觉得比起哈姆雷特辛巴真的更像奥瑞斯托斯,埃勒克特拉就是他的娜娜……是吧)。


阿伽门农不予评论了。想打他。


又及,阿喀琉斯说,奥德修斯将会抓住伊菲革涅亚的头发把她抓走,这个细节很值得玩味。《海伦》里面多次提及,幻影海伦在特洛伊覆灭时正是如此被丈夫抓走的。呜呼,这少女犯了什么过错,竟要用对待有罪之人的方式对待她?


新增欧律庇得斯《奥瑞斯透斯》读书笔记。是真的一边看一边写的笔记。


首先,虽然故事发生在紧接着《埃勒克特拉》的时间线上,本篇的设定和《埃勒克特拉》与《海伦》是不一样的(后两者的设定显然一致,卡斯托尔在每部结尾的现身也能说明这种一以贯之的创作意图)。这里的海伦还是那个虚荣肤浅却又享受了无数幸运的女子,远不如《海伦》里的忠诚、智慧和勇敢。埃勒克特拉没有在卡斯托尔的指派下和皮拉德斯订婚(后文提到其实订婚了,但这个故事里是不存在神仙显灵的),奥德斯透斯也没有出发洗去身上的血污,和姐姐永别,而是重病着接受姐姐的照顾。赫尔弥奥涅(这个名字=赫米温妮=赫敏)也被寄养在阿伽门农的家里(这个设定其实还蛮有道理的,毕竟两兄弟全部出征,家里无人照管,她自然是和阿伽门农家里的女孩子们一起生活最有保障)。在《埃勒克特拉》里,虽然姐弟俩都参与了谋划,真正下手杀死母亲的人也是埃勒克特拉,而非她的兄弟。阿伽门农之死和孩子们的复仇看起来也是紧接着的事情,墨涅拉奥斯回家途中也没有遇到任何意外……总之就是非常不一样。《埃勒克特拉》的结局是很光明的。奥瑞斯透斯赢得了王位和友谊,埃勒克特拉有了般配的婚姻,农夫终有善报。而在这个故事里,奥瑞斯透斯在城邦市民的包围中处境危急。


廷达瑞奥斯(墨涅拉奥斯在寒暄的时候称呼廷达瑞奥斯为“宙斯的情敌”)为阿伽门农的家庭悲剧提出了一个可行的结果,即控告。按照这个逻辑,克吕泰墨涅斯拉应当控告阿伽门农杀女,奥瑞斯透斯应当控告自己的母亲,这样就能“因守法和敬神而得到克制的美名”。这实际上已经完全不是《埃勒克特拉》所代表的英雄时代,而是在影射古典时代了。报信人转述的公民大会,完全是雅典政治生态的折射,公民的存在感在这一部里面大大加强,而在《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和《埃勒克特拉》中,公民根本是没有丝毫存在感和发言权的。廷达瑞奥斯的发言是完完全全站在城邦立场上的,他选择维护法律,谴责不道义的和不守法的人,甚至提出了冤冤相报何有尽头的问题。


皮拉德斯真的是一个患难与共的好朋友,在两版《埃勒克特拉》里都是背景板的他有了很棒的台词我很欣慰。不过奥瑞斯透斯对他的赞美真是很奇怪:“要结交朋友,不只是亲族。”他可能忘了皮拉德斯是他的表兄弟吧……也可能是因为皮拉德斯的母亲和阿伽门农的兄妹关系并不能使他们成为古典社会的意义中的亲族。但是皮拉德斯突然提出杀海伦,还是让人很一头雾水的。这三个孩子真是任气冲动,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啊。事实上,他们杀海伦,和美狄亚谋杀科林斯公主和两个孩子一样,只是为了让墨涅拉奥斯伤心而已,却巧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是为全希腊人除害。这心地到底是不大光明的。按照廷达瑞奥斯的说法,这都该以法庭上的辩论解决,然而阿伽门农和墨涅拉奥斯两家之间是人命计量的恩情,又怎么可能在法庭上计量呢?埃勒克特拉提出挟持赫尔弥奥涅作为人质,虽然是一个要挟墨涅拉奥斯的可行计策,却也一点都算不上高尚。埃勒克特拉语及赫尔弥奥涅时话里的轻蔑,甚至让人心生厌恶。如今他们“相亲相爱的三个”只是想在临死前快意恩仇一把而已罢了。


另,奥瑞斯特斯抓海伦又是抓头发……有完没完。实际上墨涅拉奥斯是以美发闻名的,本部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都有提及。


品品阿波罗这话:

众神借助海伦的美貌

把希腊人和弗律基亚人推入一场战争,

散布死亡,减轻大地

因人口过多而受的压力

这个故事到阿波罗出场,实际上是已经脱轨了……总之,一切都是众神的意愿,杀母这件事每一句“是我逼他干的”干脆利落地了结了。这一部里,奥律斯透斯和埃勒克特拉的复仇意愿本就没有这么强烈,而欧律庇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两部《埃勒克特拉》中,埃勒克特拉无论怎样都是希望这次杀人行动的发生的,阿波罗的预言只不过是增强了这件事成真的希望。


阿波罗甚至比卡斯托尔更加强势,还带上一点预言之神特有的有毒。让赫尔弥奥涅和奥律斯透斯结婚,也是乱点鸳鸯谱。海伦能成为神,可能只是因为生的好吧……她的双生哥哥的成神还有道理可讲,毕竟并非两人都是宙斯的后裔;海伦却更像是潘多拉,只是众神行使旨意的工具。三女神的互相嫉妒,众神的阵营分裂,都只是为了给大地减轻人口而已,这个理由来解释特洛伊战争,却是苍白得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