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西

65887浏览    255参与
画不出来

 1-4是单人,5是一点西伊西,关于姐的头发

 1-4是单人,5是一点西伊西,关于姐的头发

沂生

【伊西】非正常分析师(上)

依旧是路人视角,时间线在猎人考试前,本人可能有用词不当语句不通顺等错误,米娜桑看个乐呵吧。


 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个分析师。和平常的分析师不同,我只分析怪物。当然,那些怪物不可能请我去分析他们的行为,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跟踪他们(他们可不是常人),我会去设计偶遇。

  就比如现在,我坐在咖啡店里斜旁边就是西索和伊路米。我观察西索已有数月,最近几天他和伊路米来往甚多,我是个合格的分析师,对方的一切我必须了如指掌。

  西索用他的念粘住了伊路米的头发,我当然可以看见念,毕竟我是怪物的分析师。伊路米显然瞧见了西索的小动作,他的眉头皱...

依旧是路人视角,时间线在猎人考试前,本人可能有用词不当语句不通顺等错误,米娜桑看个乐呵吧。




 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个分析师。和平常的分析师不同,我只分析怪物。当然,那些怪物不可能请我去分析他们的行为,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跟踪他们(他们可不是常人),我会去设计偶遇。

  就比如现在,我坐在咖啡店里斜旁边就是西索和伊路米。我观察西索已有数月,最近几天他和伊路米来往甚多,我是个合格的分析师,对方的一切我必须了如指掌。

  西索用他的念粘住了伊路米的头发,我当然可以看见念,毕竟我是怪物的分析师。伊路米显然瞧见了西索的小动作,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们没有必要互相伤害对吧?”西索笑眯眯的勾着手指对伊路米说。

  我看见揍敌客家的长子歪了歪头开口说:“那西索粘在我头发上的,又是怎么回事?”

  “哦呀。”西索装作震惊的样子说,“被发现了。”

  西索比其他人更难琢磨,但是他的目的却是非常简单,他喜欢刺激。

  或许是我的视线过于强烈,伊路米往我这一瞥,我连忙低下头装模作样的端起了咖啡。

  我小心翼翼的往他们那看几眼,很幸运我有一双令我骄傲的耳朵,我听见西索说:“真敏感,伊路米。”

  “杀手对于任何视线都很敏感。”伊路米回答到。

  “那你对我的视线呢?”西索说着暧昧不清的话。伊路米似乎又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回答西索的话。多于这位面无表情的揍敌客家的长子,西索倒是能让他表情稍微丰富一下。

  “嗯哼,所以伊路米约我来就是因为猎人考试吗?”

  老实说,我被这句话惊住了,根据我观察库洛洛和西索作为参考,我一直以为会是西索作为主动的那一方去约伊路米。哦是的,库洛洛是我之前的目标,接着我便发现对他死缠烂打的西索更有意思。

  伊路米说:“嗯,我下一个任务需要用到猎人执照,而且小奇也会去。”

  “嗯……猎人考试还有很久才开始。”

  伊路米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他看着面前端起咖啡的西索,挺优雅(我觉得)瞧着以为他在喝什么高档酒(也是我觉得)。伊路米开口说:“我比较喜欢提前说好。”

  “看来你们揍敌客家的任务并不是很多?可以和我闲聊那么久?”我听着像是西索在嘲讽伊路米?

  几分钟后他们离开了,我盯着他们之前的座位思考着。伊路米会和西索合作属实让我惊讶,我以为他是比较谨慎的那一类人……随后,拿起我的笔在空中记下了今天所见到的(我的念能力罢了)。

  我走出咖啡店,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天天气不错不是吗?今天收获也挺不错,我压低了帽檐打算离开这里。不得不说,这里实在是热闹极了,是扒手喜欢的日子。我哼唱着小调悄摸的拐进了小巷里。

  突然,我好像撞上了一个人,好吧,确实是撞上了。我被撞在了地上,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骂骂咧咧的看向身前这人。

  艹……我似乎骂出了声。眼前这红色头发的不是西索还能是谁?我发誓,这次是真的碰巧了,我没打算继续跟着他了。

  西索发出来“wow”的声音,他还是挺有礼貌的,因为他对我说了句“对不起。”

  我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不客气。”

  西索眯了眯眼开口说:“我们或许见过几次?”

  我装傻充愣的瞪大了眼睛,说:“你大概记错了,我不记得见过你。”

  “嗯?”

  我解释说:“你……还是挺让人记忆深刻的。”

  我能感受到西索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我被盯出了一身冷汗。

  “我更喜欢稍微诚实点的人。”我听见西索说。

  好歹也是混了那么多年了,我的嘴显然比脑子反应的还快,我听见自己说:“好吧,其实我非常喜欢你的作风,你的实力也不赖,所以……”也算是真话。

  “所以你在研究我?”西索接下了我的话。我没有否认。

  “你给我打几分呢?”我知道西索会给一些猎人打分,以此寻找属于他的果实。

  西索出乎我意外的没有回答我的话,他转过身向前走去,带着笑意说:“我并不介意你研究我哦,那很有趣不是吗?”

  他觉得我对他构不成威胁,我挠了挠头,不可否认,确实如此。


  再次见到西索是在一间酒吧,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一个人,但是不一会儿我瞧见伊路米在他旁边坐下了。我距离他们稍微有些远,于是我便从人堆里使劲往前挤。酒吧里的灯光五彩缤纷的,西索和伊路米坐在那里像是幻影一样,老实说我讨厌这种气氛。

  我在他们不远处坐了下来点了杯朗姆酒,这个位置对我来说正好。

  西索往伊路米那偏头,显然这里真的很吵,对于我这种耳朵灵敏的人来说更吵了,我努力的听着他们谈话。

  西索注意到我了,他拿起酒杯往我这晃了一下,我也举起了酒杯朝他笑了笑。

  西索看见伊路米询问的眼神向他说:“算是新朋友。”

  他们之间伊路米明显是倾听对方说的人,但是西索早已闭上了他那叽叽喳喳的嘴,所以现在倒是成了伊路米对西索吐槽着今天的任务,而西索则用他那金色的眼睛盯着对方,偶尔回伊路米那么一两句。

  我得承认,不管是西索还是伊路米显然都是气质不凡,颜值不低的那种,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也属实赏心悦目。所以,我能感觉到很多目光都投向西索和伊路米,包括我,不过我的目的和其他人不同就是了。

  在这昏暗的房间里,西索的眼睛像是金光闪闪的宝石般照进了伊路米黑色的大眼睛里。伊路米突然停下了。西索疑惑的“嗯?”了一声。

  伊路米喝了一口酒对西索说:“如果杀了你那确实令人骄傲。”

  西索嘴咧的更大了,“这显然是对我的夸奖。”突然,西索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扑克牌指向了伊路米的脖子,他的眼神像是刀子像是他的牌一样能划开人的皮肉。

  “我很期待那一天,伊路米。”西索“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把牌收了起来,重新拿起了酒杯,“很刺激是吧?”伊路米像是回了句“嗯哼。”

  我倒是很希望他们能打起来,毕竟这对我有益,如果其中一个死了我还能把尸体拖回去仔细研究,这是一种乐趣。不过听他们说的,他们倒是很希望把对方杀了然后做成标本?这真是一种……艺术。

  这下西索和伊路米的关系更令我难以捉摸了。

  西索转着吧台上的酒杯对伊路米说:“如果我喝醉了伊路米会送我回去吗?”

  伊路米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会扎个针人。”他还亮出了自己的钉子!揍敌客家的人都这样吗?为了送人而杀人?好吧,我或许不该惊讶,这样倒显得我没见识了。

  接着,我听见了一句让我惊掉下巴的话。“你做过爱吗?”西索托着下巴问伊路米。

  伊路米愣了一下,接着诚实的摇了摇头。意料之中,这不能看出来。

  “伊路米,阳痿吗?”西索又问。我以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惊讶了,结果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我能感觉到,伊路米那黑漆漆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西索,他开口说:“不知道。”

  “好吧,那伊路米介意让我检查一下吗?”西索笑的更开心了,他又含了口酒。

  “好啊。”西索像是没想到伊路米会答应一样,他被那口酒呛住了,他咳了起来。

  “西索……很惊讶嘛。”伊路米歪头看着西索。

  这很常见,我对这种事并不太过惊讶,西索追求刺激,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开心。或许他有时候是真的会随便找一个看对眼的人解决生理需求?找伊路米的话,那简直更刺激了。伊路米的回答倒是很让我吃惊,我以为他会把西索揍一顿……

  他们真的去楼上开房了……而我抱着酒瓶喝了一晚上,是的,一瓶酒。

  他们没有睡懒觉,我看了看表还不到八点,伊路米也不像是打完炮一觉醒来还能抱着炮友说情话的人。西索跟在伊路米身后,两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西索说着:“毕竟伊路米是第一次嘛,下次我要在上!”

  “不,我觉得你挺喜欢在下边的。”伊路米说。

  劲爆的消息,我想。伊路米走的很急,大概是有任务,揍敌客家的长子还是挺忙的。

  西索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揉揉太阳穴,对他说:“你看起来很闲。”

  西索撑着脑袋说:“当然。你也看到了……我很累。”他笑了笑。

  “伊路米……会和你搞在一起还是很让我震惊的。”

  “人格魅力。”西索说道。确实,他很有自知之明,西索很张扬,很耀眼,紧紧的抓住了别人的眼球。

  “他会喜欢上吗你吗?”天哪,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多么弱智的问题,太过愚蠢了。

  西索的眼尾上挑,像是妖精一般,他缓缓开口:“我们都不会。”

  我看着他起身摸摸下巴,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接着他撑着桌子对我说:“那种虚伪的感情定义不了我们的关系。”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


  

  


  

  

  


  

  

白夜真人

偶尔觉得结婚是个错误的决定

  西索:我结了婚之后还是忘不掉你

  伊尔迷:我倒是希望你能忘掉

  西索:那我出去找鸭了

  伊尔迷:给钱我也行

  

  西索:结婚之后还是忘不掉你,你过得好吗

  伊尔迷:…

  伊尔迷: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说了

  西索:再给点钱呢

  伊尔迷:也行

  

  西索:没钱了

  伊尔迷:没钱就不做了

  西索:那好吧,我打电话问老公借点

  (西索打电话)

  (伊尔迷的手机响了)

  西索:老公借点钱给我,没钱我就要去圆角了

  伊尔迷:那你圆角去吧

  西索挂电话:我老公叫我圆角,你能不能买点

  伊尔迷:不花钱

  西索:那我免费圆角吧...

  西索:我结了婚之后还是忘不掉你

  伊尔迷:我倒是希望你能忘掉

  西索:那我出去找鸭了

  伊尔迷:给钱我也行

  

  西索:结婚之后还是忘不掉你,你过得好吗

  伊尔迷:…

  伊尔迷: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说了

  西索:再给点钱呢

  伊尔迷:也行

  

  西索:没钱了

  伊尔迷:没钱就不做了

  西索:那好吧,我打电话问老公借点

  (西索打电话)

  (伊尔迷的手机响了)

  西索:老公借点钱给我,没钱我就要去圆角了

  伊尔迷:那你圆角去吧

  西索挂电话:我老公叫我圆角,你能不能买点

  伊尔迷:不花钱

  西索:那我免费圆角吧

  伊尔迷:免费行

  伊尔迷:等一下?

白夜真人

聚会-壹

  奇犽和小杰在茶几边上比赛吹气球,酷拉皮卡在抽蝴蝶结花,雷欧力在厕所上看报纸

  厨房传来一声巨响

  西索:我出去一下,你们暂时先不要靠近厨房

  小杰:我已经吹了30个了

  奇犽:哼哼,35

  酷拉皮卡:别吹了,这里全是气球

  (西索出去了)

  (西索很快回来了,拎着个超mini的袋子)

  雷欧力从厕所出来:厨房那边怎么在冒烟?

  西索:伊尔迷生气了

  伊尔迷从厨房的浓烟里走出来,头上粘着各种粘稠的不明物体

  西索:虽然打架很厉害,但是头发卷到奶油打发机里就会生气呢

//

  这么严重的事情换谁不生气啊

  换酷拉皮卡和雷欧力做甜点

  伊尔...

  奇犽和小杰在茶几边上比赛吹气球,酷拉皮卡在抽蝴蝶结花,雷欧力在厕所上看报纸

  厨房传来一声巨响

  西索:我出去一下,你们暂时先不要靠近厨房

  小杰:我已经吹了30个了

  奇犽:哼哼,35

  酷拉皮卡:别吹了,这里全是气球

  (西索出去了)

  (西索很快回来了,拎着个超mini的袋子)

  雷欧力从厕所出来:厨房那边怎么在冒烟?

  西索:伊尔迷生气了

  伊尔迷从厨房的浓烟里走出来,头上粘着各种粘稠的不明物体

  西索:虽然打架很厉害,但是头发卷到奶油打发机里就会生气呢

//

  这么严重的事情换谁不生气啊

  换酷拉皮卡和雷欧力做甜点

  伊尔迷去洗头

  雷欧力:(搅拌鸡蛋)酷拉皮卡,我看网上有很多人喜欢组你和别人的cp

  酷拉皮卡:(切西瓜)嗯?哦我知道,不用放在心上,我不喜欢男人,尤其是你这样的。

  雷欧力:虽然你这样讲话真的很让人恼火,但是我说的是库洛洛

  雷欧力:放手啊酷拉皮卡,不要再砍了,案板裂开了啊啊啊

//

 说好了不放在心上呢

  伊尔迷:洗发水在哪呢

  西索:(心不在焉看手机)在哪呢

  伊尔迷:护发素在哪呢

  西索:(回复手机简讯)在哪呢

  伊尔迷:你未婚夫在哪呢

  西索:(打字打字打字)在哪呢……啊呀,在这里呢,小伊~

  伊尔迷:没事,原谅你了

  西索:真的吗~啊你洗好了吧,我来帮你吹头吧,吹风机在哪呢

  伊尔迷:在哪呢

//

  何必如此

  雷欧力:我出去一下,你们暂时先不要靠近厨房

  奇犽:怎么感觉在哪听过

  伊尔迷:(拿着手柄,在被西索吹头发)奇犽,我要追上你了

  奇犽:(狂按手柄)怎么可能,看我闪电加速

  *突然所有的灯和游戏机都熄灭了

  伊尔迷:奇犽,你终究是属于揍敌客的,你永远也脱离不了我,你到哪里我都能追上你、找到你、控制你,包括游戏。

     雷欧力拎着案板回来了,看到家里乌漆嘛黑,只有客厅里的奇犽在噼里啪啦的冒闪电星子

  灯和游戏机啪的又亮了

  小杰:我看了下电闸,原来跳掉了

  伊尔迷:(因为静电头发丝飞起来了)你是恐惧害怕黑暗吗,向你最爱的哥哥倾诉倾诉吧

  小杰:奇犽我早就也想试试这个游戏了,你教教我吧,我有奇犽这样玩游戏这么好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奇犽:(熄火,拿走伊尔迷的手柄)笨蛋...别这么说我。这还不简单,我来教你。

  西索:何必呢~

//

  你爱着谁,心徒留几道伤

  西索:你伤心吗

  西索:难过吗

  西索:谁被弟弟无视了

  西索:谁被冷落了

  西索:谁是空巢哥哥

  西索:谁...杀气跑出来了?

  西索:有话好好说,你看我刚才出去给你买的小发圈,你喜欢的绿色,我给你扎起来好不好

  雷欧力端来两盘西瓜放在茶几上,看到西索倒在地上,心口插着一根大头针

  雷欧力:他怎么了

  伊尔迷扎着低马尾:他说他爱我爱到伤心

//

  好土啊

  酷拉皮卡:到底是谁提出的讲鬼故事这么土的游戏

  雷欧力:说到底你还是怕吧

  西索:我也觉得,这游戏挺好的

  小杰:偶尔也会让我感觉我能保护奇犽呢

  (客厅里只亮着一站壁灯,奇犽缠在小杰腰上,小杰抱着奇犽的脑袋。伊尔迷披着毯子僵硬的一动不动,任由西索搂在怀里。酷拉皮卡脸色镇定,一杯接一杯的喝水,并用勺子不停的搅拌根本没加东西的白开水)

//

  自欺欺人

  伊尔迷去上厕所了

  西索:其实要说贞子,还是伊尔迷更可怕

  奇犽:同意

  卫生间里传来东西打碎了的声音

  小杰:(开电闸)怎么了怎么了

  一行人凑到卫生间门口,看到伊尔迷披头散发,镜子碎了一地,拳头被玻璃扎滑的鲜血直流

  西索:看来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白夜真人

西索、伊尔迷、奇犽和小杰打牌

//

  看脸色

  西索:哎呀哎呀,伊尔迷你的脸色真不好啊,拿了一手烂牌吧~

  西索:伊耶?伊尔迷刚才摸了什么好牌呀,脸色很得意嘛~

  西索:伊尔迷刚才出这张牌的时候有点犹豫呢,我要不要翻呢

  西索:啊呀,伊尔迷别生气嘛,我绝对不会出千的

  

  小杰:你哥表情就没变过,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奇犽:不知道!反正我爸不同意这门婚事

//

  婚事,重视

  西索:可是已经订婚了啊(亮出戒指)

  西索:不过我觉得奇犽的意见可能比起你们父亲更重要呢,小伊最重视你了

  奇犽:和伊尔迷打牌真煎熬,感觉他总盯着我看,我真的需要这份重视吗,他能不能不打了

//...

//

  看脸色

  西索:哎呀哎呀,伊尔迷你的脸色真不好啊,拿了一手烂牌吧~

  西索:伊耶?伊尔迷刚才摸了什么好牌呀,脸色很得意嘛~

  西索:伊尔迷刚才出这张牌的时候有点犹豫呢,我要不要翻呢

  西索:啊呀,伊尔迷别生气嘛,我绝对不会出千的

  

  小杰:你哥表情就没变过,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奇犽:不知道!反正我爸不同意这门婚事

//

  婚事,重视

  西索:可是已经订婚了啊(亮出戒指)

  西索:不过我觉得奇犽的意见可能比起你们父亲更重要呢,小伊最重视你了

  奇犽:和伊尔迷打牌真煎熬,感觉他总盯着我看,我真的需要这份重视吗,他能不能不打了

//

  真不打了

  伊尔迷输了好几把

  小杰:还打吗

  伊尔迷:西索。

  西索:不了吧,伊尔迷生气了

  小杰:?

  西索:(把小臂搭在伊尔迷肩上搂着)

  伊尔迷:(面无表情的像液体一样迅速的从西索臂膀里流走)

  西索:你看,生气了

//

  生气

  西索:换酷拉皮卡玩吧

  酷拉皮卡在壁炉前的沙发上看书,旁边是书盖在脸上仰头大睡的雷欧力

  酷拉皮卡:不要

  西索:(掏手机)那我叫库洛洛来了

  酷拉皮卡:让开我来打

//

  到底谁在赢

  伊尔迷一直在看奇犽的牌

  奇犽一直在赢

  结束的时候西索连连输了好多钱

  西索:好了好了不玩了啊呀,回家了伊尔迷

  小杰奇犽把他们送到门口,外面在下大雪,伊尔迷又进去上楼拿落下的围巾

  小杰:西索,你出千了

  西索:嗯哼,因为小奇犽的牌好看的时候,伊尔迷的表情很高兴呦~

  奇犽:谁要你的施舍啊喂!!!

  西索:我可不是为了你~

  

  伊尔迷出来了,两个人走到门外,站在雪地里,西索一只胳膊搂着伊尔迷,另一只手挥了挥说“下次再玩~”

  伊尔迷没有挣脱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搂着消失在街头的雪里

//

  真消失了

  一周后,小杰在街上遇到西索

  小杰:好久不见,为什么打了两天牌之后再叫你们,根本联系不上啊

  西索:(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因为我们在玩另一个游戏哟

  小杰:?

//

  什么游戏?

  西索:哈哈!小苹果~令人垂涎欲滴的小苹果!

  西索:每天都能和小苹果打牌!

  伊尔迷:你明天不用去了

  (西索被扎了一圈念针的项圈套住并被带到卧室捆在了床头)

  西索:多少能理解点小奇犽了

  奇犽:(打喷嚏)谁在提我

//

  是掌控欲强的哥和变态

  伊尔迷:(居高临下)我是不是该提醒你和谁订婚了?

  西索:(故意)怎么提醒?

  伊尔迷:(顶)用这五天来提醒


白夜真人

伊尔迷提奇犽频率实在太高了,约他喝个酒,往吧台前一坐就开始谈奇犽的事情。西索听一半就开始眯着眼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然后喝的有点兴奋的两个人出了酒吧走在路上,西索冷不防捏着嗓子叫他一声哥哥酱。被伊尔迷扇倒在地之后拎起来连夜赶到NGL找个没人的地方活埋 

伊尔迷提奇犽频率实在太高了,约他喝个酒,往吧台前一坐就开始谈奇犽的事情。西索听一半就开始眯着眼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然后喝的有点兴奋的两个人出了酒吧走在路上,西索冷不防捏着嗓子叫他一声哥哥酱。被伊尔迷扇倒在地之后拎起来连夜赶到NGL找个没人的地方活埋 

失败品
恭喜我入坑了!!! 等等,我记...

恭喜我入坑了!!!

等等,我记得这个扑克牌是不是那个谁被舔过来着的的说?

恭喜我入坑了!!!

等等,我记得这个扑克牌是不是那个谁被舔过来着的的说?

VODKA🍸

我产品不能没有这种弔图,自己p了

我产品不能没有这种弔图,自己p了

螺旋首
  还是搞起来了…积习难改啊我...

  还是搞起来了…积习难改啊我!!!

  还是搞起来了…积习难改啊我!!!

执、颜
20美妆博主、17优等生男高...

20美妆博主、17优等生男高

西:伊路米,今晚去看表演吗❤️

伊:不去,我家门禁严,和你鬼混没意思

西:好冷淡哦~

伊:还有,别拿我针

24化学老师、27数学老师

伊:西索,再带一节课,我陪小奇去看电影

西:我说伊路……(总是被白嫖当代课人)

伊:给你带限定巧克力球(轻薄的假相巧克力特别版)

西:要草莓的❤️

20美妆博主、17优等生男高

西:伊路米,今晚去看表演吗❤️

伊:不去,我家门禁严,和你鬼混没意思

西:好冷淡哦~

伊:还有,别拿我针

24化学老师、27数学老师

伊:西索,再带一节课,我陪小奇去看电影

西:我说伊路……(总是被白嫖当代课人)

伊:给你带限定巧克力球(轻薄的假相巧克力特别版)

西:要草莓的❤️

mgsfalgupL9
把(不知道是谁的)心献给你❤...

把(不知道是谁的)心献给你❤

过不了 变个色试试(……)

把(不知道是谁的)心献给你❤

过不了 变个色试试(……)

mgsfalgupL9
📍x🃏 不挡发不出来,上蓝...

📍x🃏

不挡发不出来,上蓝鸟看

📍x🃏

不挡发不出来,上蓝鸟看

禁烟区.

 xp非常杂()喜欢的基本是情侣 很好奇我到底喜欢什么xp

 xp非常杂()喜欢的基本是情侣 很好奇我到底喜欢什么xp

木木唐喵

西索很有过节的热情,早早的把自己的楼层布置出了节日的氛围。也和伊路米约定了一起过节。

他在槲寄生花环下等待一个亲吻。

但很遗憾,伊路米刚巧结束了一个任务,没有去揣摩他的意思的心情,像吸猫一样的凑过去嗅他的体温。

好吧。西索想。

不如说很荣幸。当他是一个战斗狂人,但却被天性谨慎的杀手当做可以放松下来对待的角色的时候。


上一棒:@无患子 

下一棒:@一厢谨 

西索很有过节的热情,早早的把自己的楼层布置出了节日的氛围。也和伊路米约定了一起过节。

他在槲寄生花环下等待一个亲吻。

但很遗憾,伊路米刚巧结束了一个任务,没有去揣摩他的意思的心情,像吸猫一样的凑过去嗅他的体温。

好吧。西索想。

不如说很荣幸。当他是一个战斗狂人,但却被天性谨慎的杀手当做可以放松下来对待的角色的时候。


上一棒:@无患子 

下一棒:@一厢谨 

山河赴月

  准备了一个多月画这个手书,初尝试,太痛苦了以后不会轻易画了…

  【BGM来自MCR乐队】

  上一棒:@Aslanpipo 

  下一棒:@郁氧oxygen 

  准备了一个多月画这个手书,初尝试,太痛苦了以后不会轻易画了…

  【BGM来自MCR乐队】

  上一棒:@Aslanpipo 

  下一棒:@郁氧oxyge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