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路米

25.1万浏览    3278参与
犀牛k9749

看动画片的时候画的,顺便一提富坚义博你可真是个神精病,看完蚂蚁篇我瞳孔地震了一整天[抱拳]

看动画片的时候画的,顺便一提富坚义博你可真是个神精病,看完蚂蚁篇我瞳孔地震了一整天[抱拳]

微笑的猫

成分有点复杂

不知道tag该怎么打

成分有点复杂

不知道tag该怎么打

微笑的猫

想当纯爱磕的,看完p1就可以溜了

想当纯爱磕的,看完p1就可以溜了

燙

畫太多糟糕的東西了 想發但發不出來

畫太多糟糕的東西了 想發但發不出來

Lumi∅re

与Kiwa@verkligen,nej一起,漫展前突发的伊路米中心双人文插合本「花葬」封面预览~!(趁角色领便当之前抢个原作富坚义博前头赶紧出哼唧


🥀本子美术负责是@-雾港-@Kosmi 何

与Kiwa@verkligen,nej一起,漫展前突发的伊路米中心双人文插合本「花葬」封面预览~!(趁角色领便当之前抢个原作富坚义博前头赶紧出哼唧


🥀本子美术负责是@-雾港-@Kosmi 何

浮生若梦

推文:伊路米的HP生活

推文

伊路米的HP生活

冷静,睿智,敏锐——能造就的不仅是魔药大师,也许,杀手?

非主流的职业,非主流的长相,非主流的品位——也许这一切标签下掩盖的只是个认真生活的普通人。

即使在**世界,力量也不仅仅是魔法。

那么,当还没进入某所魔法学校的SS遇到黑发杀手会怎么样?


黑暗,恐怖,杀戮?

安宁,存款,糖果?


也许总是哀叹平静的生活一去不返,但蓦然回首,渴望的一切,已握在手中。

推文

伊路米的HP生活

冷静,睿智,敏锐——能造就的不仅是魔药大师,也许,杀手?

非主流的职业,非主流的长相,非主流的品位——也许这一切标签下掩盖的只是个认真生活的普通人。

即使在**世界,力量也不仅仅是魔法。

那么,当还没进入某所魔法学校的SS遇到黑发杀手会怎么样?


黑暗,恐怖,杀戮?

安宁,存款,糖果?


也许总是哀叹平静的生活一去不返,但蓦然回首,渴望的一切,已握在手中。

落合

揍敌客家的后院现在事什么样呢


发一个交作业的图,小管家的手画错了盖一下哈哈,没有什么是盖住解决不了的 ( ͡° ͜ʖ ͡°)✧

揍敌客家的后院现在事什么样呢


发一个交作业的图,小管家的手画错了盖一下哈哈,没有什么是盖住解决不了的 ( ͡° ͜ʖ ͡°)✧

虚妄的敌人

本来画俩小情侣,但是三美画都画了,少个团长总觉得不合适于是把团长也一起画了

本来画俩小情侣,但是三美画都画了,少个团长总觉得不合适于是把团长也一起画了

★_幽雨_✩

【西伊】在世界盡頭想起你_13

(十三)


伊爾迷走的很快,即便腳底被碎玻璃扎傷都沒有慢了他的速度,沿途他走的地方都沾著血印子。西索遠遠的就能感受到他渾身散發著凜冽的殺氣,意思就是──跟上來我真的會殺了你。


而西索本人還愣在原地回味伊爾迷方才的「分手宣言」。


意思是他們是那種關係?!


.…..這也太好了吧?!


欸不對...但他們剛剛是分手了的意思?


腦袋還在試圖梳理這些來的過快的訊息,西索就發現剛才他和伊爾迷大打出手的時候一直躲在暗處觀察的男人,這會兒總算是捨得現身了。大廳周圍到處是四散的桌椅殘骸、玻璃碎片等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裡被甚麼匪徒洗劫過一遍,西索靠著牆邊坐著,頭髮亂七八糟...

(十三)


伊爾迷走的很快,即便腳底被碎玻璃扎傷都沒有慢了他的速度,沿途他走的地方都沾著血印子。西索遠遠的就能感受到他渾身散發著凜冽的殺氣,意思就是──跟上來我真的會殺了你。



而西索本人還愣在原地回味伊爾迷方才的「分手宣言」。


意思是他們是那種關係?!


.…..這也太好了吧?!


欸不對...但他們剛剛是分手了的意思?



腦袋還在試圖梳理這些來的過快的訊息,西索就發現剛才他和伊爾迷大打出手的時候一直躲在暗處觀察的男人,這會兒總算是捨得現身了。大廳周圍到處是四散的桌椅殘骸、玻璃碎片等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裡被甚麼匪徒洗劫過一遍,西索靠著牆邊坐著,頭髮亂七八糟,不用仔細看就能發現一些木屑扎在裏頭,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和瘀血,衣服也因為剛才的打鬥變得破爛,他現在簡直是路邊淋著大雨吹頭喪氣的流浪狗。


「...好看嗎?免費的動作片?」西索瞪了那人一眼,很顯然,這個人知道事情真相的機率非常高。


「好看倒是還好,不過倒是給我添了許多麻煩。」


梧桐推了推眼鏡,冷靜的樣子像是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他看了西索一眼,便從一旁的櫃子取出醫藥箱丟向西索,「拿去。」


「...還真是謝謝你了。」他單手接過丟來的醫藥箱,覺得自己被當猴子在耍,火大的瞪著這個自在的異常的男人,開始有點後悔沒有當初一醒來就殺了這個人。


「不用謝,這不是給你的。」如果視線可以殺人,那梧桐大概被西索碎屍萬段了,但他絲毫不受對方的情緒影響,「是叫你拿去給少爺的。」


「...少爺?」西索皺了眉,頓時像是明白了什麼,「你是揍敵客家的人。」


...真是好樣的,揍敵客家。


「西索,我看著揍敵客家的孩子長大,雖然只是他們的管家,但我視他們如己出。」梧桐朝西索走近,伸手把他拉了起來,他知道現在西索記憶尚未恢復,不過他認為他有知道部分真相的義務在,「伊爾迷少爺並不是個會做事不經大腦的人,唯獨在你身上,他總是難以冷靜。」


西索聽得似懂非懂,梧桐將他身體轉向面對伊爾迷離開的方向後便朝他背後推了一把。西索被推的往前踉蹌幾步,又回頭,卻發現梧桐已經在收拾的上的一片狼藉,沒有要理他的意思了。


是要我去找伊爾迷...?


說實在的他並不甘願,因為他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被當白痴耍,腦袋裡的渾沌如迷霧,並且很顯然伊爾迷·揍敵客就是造成他落得如此田地的罪魁禍首,所以他現在要去找這一切的源頭賠罪上藥?這不是被人賣了還要幫對方數鈔票的行為嗎?!


但另一方面,伊爾迷確實讓他著迷,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他被他吸引著,彷彿他們之間的萬有引力不同於其他人,他知道他們之間是特別的,甚至他篤定,即便伊爾迷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他都能靠直覺尋得他的所在之處。



內心拉扯不過數秒後,西索便踩著某人留下的血印子揚長而去。




梧桐悄悄的望了西索離開的方向,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伊爾迷少爺不任性則已,一任性起來完全不輸奇犽少爺。


這件事要回溯到幾個月前,伊爾迷跟他的搭檔的事情直接震怒老爺他們,那時他擔心以老爺的嚴厲程度,伊爾迷少爺凶多吉少。但不久後便接到西索被伊爾迷少爺殺掉的消息,正當他以為一切塵埃落定,萬萬沒想到,隔了不到一天,伊爾迷竟然抱著只剩一口氣的西索出現在飯店門口,甚麼話也不說,石像般的杵在那。


他想,他永遠會記得那個雨夜和伊爾迷少爺的眼神,那雙眼,是夜晚的海洋正翻湧著巨浪。他知道伊爾迷是想請他幫忙把西索藏起來,但他不能答應,這一答應就絕對要出事,畢竟身為殺手世家、殺手界的標竿,大名鼎鼎揍敵客家族族長的長子竟然犯了這種錯誤,這件事本身就夠荒唐和足以丟盡揍敵客的臉了,他要是再答應等於是狠狠賞了本家一記耳光,收留了罪人還背叛了主人,他雖然資歷深,但可沒有膽大包天成這樣,本家也不可能寬容他這種錯誤。


那晚他告訴伊爾迷快離開,他可以裝作沒看到,隨即不給對方任何解釋,砰的一聲把他拒之門外,大雨滂沱,伊爾迷就這樣抱著西索站在外頭,不吭一聲。



直到隔天早上,當他打開飯店的大門,發現伊爾迷竟然還在原地!



只不過他把西索平放在一旁,對著那具即將冰冷的身體不斷的做著心外急救。他震驚的看著伊爾迷,從未見過他的少爺如此手足無措,漆黑的眼睛裡盡是惶恐和無助;他知道少爺很愛乾淨,但此刻他的長髮還掛著未乾水珠,渾身汙泥也絲毫不在意。


當他注意到梧桐,只氣若游絲的吐出一句話,「梧桐,西索…好像要死掉了...」


他承認是他的失職,但虎毒不食子,何況為人? 他做不到真正的無情,他腦中全部都是少爺從還是個嬰孩到會爬會走、會跳會跑,到後來可以獨當一面樣子,那雙從小到大都沒變過,如出一徹好看的眼睛,漸漸地跟眼前即將瀕臨崩潰卻又沒有半滴眼淚的雙眼重疊。少爺身為殺手展現了一流的技術與絕佳的天分,從小到大的教養讓他學會抹消自己的情緒和任何一丁點會左右判斷的感情,但卻無法真正封印他的心,只要生而為人的一天,再怎麼冰冷堅硬的心,面對炙熱的艷陽都會溶化⋯⋯



更何況他的太陽就近在咫尺。



「少爺,老爺給我的任務是照顧好你,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實在不符合揍敵客家該有的儀態。快進來吧。」梧桐嘆了口氣,轉身推開飯店的大門自己先走了進去。


在梧桐身影消失前留下一句話: 



少爺您的隨身行李有點多,請您自己拿著。



他成了伊爾迷少爺的共犯。其實他也不求伊爾迷會多感謝他,一部份是因為他是自願的,另一部份則是因為他沒印像少爺有被賦予過這樣的感情。但伊爾迷卻在他收留了西索後的某天,告訴他:若是這件事情走漏風聲,父親還有爺爺他們知道的話...我會盡力保住你的性命的,雖然我不覺得我一個人能夠扛著爸爸他們的力量,但我會盡力...


他當下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甚麼貓的報恩嗎? 他正想告訴少爺其實不用這樣,若是真的被發現,他絕對難逃一死,但伊爾迷還有機會活下去。


但伊爾迷卻還有些欲言又止,像是在思考要說什麼,最後他努力的琢磨出了一句:無償喔,不收費。


他笑了出來,看來少爺是真的長大了,這也難道也是太陽的功勞嗎?


當然,伊爾迷歪著頭,不能理解梧桐在笑些什麼。





伊爾迷的房門並沒有鎖,西索就這麼轉開房門走了進來。房內很暗,伊爾迷沒開燈,但藉著月色,他依稀能夠瞧見伊爾迷坐在床緣看著窗外發呆,月光讓他整個人的輪廓散發柔和的光暈,再替他烏黑的髮絲鍍上一層淡淡的銀色。


他是真的很美。西索不禁看得出神,就這樣呆呆地站在原地。


「你來幹嘛?門都沒敲。」伊爾迷不滿的問道,甚至連頭也沒回。


西索被伊爾迷的聲音拉回現實,他繞過那張大床,來到伊爾迷面前盤腿坐了下來,隨後打開醫藥箱拿出鑷子跟消毒水,他用一手輕輕托起伊爾迷的左腳腳踝,讓腳底朝向自己,他看見那些碎玻璃渣整個深陷他的肉裡,密密麻麻的,血珠子一顆顆從傷口處往外冒,把整個腳掌弄得血肉模糊,卻又因為窗外的月光,讓腳掌的玻璃渣折射出好看的淡藍色光芒,整體看著竟有些血腥的美感。



伊爾迷感受到西索手掌的溫度傳來,溫熱的,很舒服,他也就任由西索像是在對他的腳做什麼精密工程,看著他用最小號的鑷子把陷進肉裡的碎玻璃一顆顆夾出來。


兩人都沉默著不發一語,只有金屬的的碰撞聲,還有時不時伊爾迷吃痛的倒抽一口氣的____。


埋首忙了一陣,西索總算是把兩腳的玻璃渣都挑了個乾淨,他用嘴咬開食鹽水的瓶蓋,按壓瓶身讓水沖洗伊爾迷的傷口還有血污。


「...__。」腳上冰涼刺痛的感覺讓伊爾迷忍不住____,腳趾也忍不住蜷縮起來。



西索見他這樣也只好停下沖洗的動作,輕輕揉著他的腳踝還有腳筋看能不能讓他放鬆點也緩解一些疼痛。西索手勁很剛好,捏在一個很舒服的位置,伊爾迷這次發出舒服的嘆息,他喘出聲音的同時,剛好西索也往他這裡看了眼,金色的眼睛裡似乎揣著什麼不懷好意的念頭。



「別叫了,________。」西索撇開眼睛,只覺得再看下去他都就要__不住了,便不再與他對望。




-tbc-

老樣子後面是不可言說的____

見我圍脖🧣

空気椅子
大哥长毛狗嗯……怎么不算呢

大哥长毛狗嗯……怎么不算呢

大哥长毛狗嗯……怎么不算呢

偶蹄目
伊路米是很有礼貌的杀手 他敲门

伊路米是很有礼貌的杀手


他敲门

伊路米是很有礼貌的杀手


他敲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