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黑小巴内

698浏览    19参与
茶茶籽

《人鬼之间》第二章

蛇恋

 大正时期 护士甘露寺x病人伊黑

作者不了解真实精神病院的情况请不要较真嘤嘤嘤_(:3」∠)_

第一章链接:https://chachazi357.lofter.com/post/30c8ab02_1c770cb33

(二)

“人们担心她过于'同情心泛滥'”


“你的工作就是这些”

甘露寺看着厚厚一踏病人资料和注意事项,心中感慨了一句果然世界上巧合无处不在。

“重点监护人员7号”的资料上的主角是个少年。黑白照片上,有着深浅不一的瞳色的少年。

少年有一头长发,身穿的白色拘束衣大的像个囚笼。除了拘束带,还有铁质的镣铐锁在他的手脚上。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

蛇恋

 大正时期 护士甘露寺x病人伊黑

作者不了解真实精神病院的情况请不要较真嘤嘤嘤_(:3」∠)_

第一章链接:https://chachazi357.lofter.com/post/30c8ab02_1c770cb33

(二)

“人们担心她过于'同情心泛滥'”


“你的工作就是这些”

甘露寺看着厚厚一踏病人资料和注意事项,心中感慨了一句果然世界上巧合无处不在。

“重点监护人员7号”的资料上的主角是个少年。黑白照片上,有着深浅不一的瞳色的少年。

少年有一头长发,身穿的白色拘束衣大的像个囚笼。除了拘束带,还有铁质的镣铐锁在他的手脚上。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嘴上套上了口罩,是坚硬沉重的皮制结构,样子看起来和甘露寺此前见过的给咬人的疯狗带的止咬器类似,狰狞地遮住了少年的大半张脸。

照片旁边是密密麻麻的资料:身份信息,诊断结果,谈话记录、以及标题为“恶鬼附身:灭门惨案幸存者之一发狂攻击其余家人致死”等诸如此类的新闻剪报。

甘露寺安静地翻看资料,交接的前辈临走时的话语依然在办公室发出回响:

“保持铁门的敞开,一旦他发现这门关着,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尝试破坏铁门。制造的噪音太大了,别的病人都会因此不安,而我们也不得不对他进行一些必要的救治。这是一种医疗资源的浪费,我们没有多少具备足够外科手术知识的医生。”

她着重强掉了“浪费”两个字。

“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就把门打开呢?这样可以防止其他病人骚动,也可以制止他的行为不让他受伤。”

“太危险了”那名护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

“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男性医生,也因此受了不小的伤,你看看那叠资料的第10页。镇静剂对他作用有限,我们在吸取了教训以后,如果有意外的关门事件发生,都必须等待。等到病人自然昏迷,通过视窗查看无误,才进入他的房间。”

甘露寺翻到第7页,照片上的男医生表情痛苦而扭曲,鲜血糊了他半张脸。

“这是——”她到抽了一口冷气。

“被咬掉了大半个耳朵,自那以后我们就给他加上了口笼和镣铐。但你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就像我警告过的,一定要在7号病人就餐的时候回避,和厌恶关门一样,他讨厌被人看到自己的下半张脸,你之前那位辞职的护士就是因此差点丢了眼睛。”

“不要用对待普通病人的经验来揣测他”前辈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喉咙滚动了一下。

“他以为自己是条蛇。”

同事略微战栗声音和资料上的文字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裹的她有些难以呼吸。

“加油啊蜜璃,不要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你一定能行的!”她握紧了右手,暗暗给自己打气。

那张巨网渐渐松弛,网背后的少年看起来单薄而瘦弱,甚至有些纤细。只是那双眼睛,那双貌似淡漠的眼睛,好似能看透她的内心,提醒着她那次平静的,却在她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的初见。

那两簇安静燃烧的火焰

她又一次感受到了火焰映照下自己的混乱情绪:惊骇,恐惧,疑惑,愤怒.....

还有同情。

奇怪的7号房病人套着拘束衣带着防咬人的口罩,死气沉沉地面朝墙壁坐在床沿上。铁质的镣铐与地面的U型钉和铁环相连,镣铐有足够的长度,他可以在这间有小小盥洗室的“囚室”里自由活动,但即使是简单的抬起手臂,也颇为费力。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艰难地抬手,触摸箍在脸上的口罩。


鬼的絮语

你们见到过樱花吗?

我见过。

在很多年前,掉落在装着豚肉的食盒上。

细小的,轻飘飘的,

比我所有的衣物都要柔软。

毫无我平日食物油腻的腥味,

颜色是被水冲刷过后的血。

就像那个女孩的头发。

茶茶籽

《人鬼之间 第一章》蛇恋

大正时期,护士甘露寺x疯人院病人伊黑

(一)

从小到大,所有见过甘露寺蜜璃的人都会说,这是一个古怪的姑娘。

善良、甜美,对生命满怀热忱,身材纤细却充满力量,同情苦难却无所畏惧,正是女子寻求解放的大正年代里一束最耀眼的鲜花。

经过一番艰苦努力的学习,甘露寺得以进入收容院,这里是用来救助那些因大脑患病而发狂的可怜人的地方,虽然与甘露寺理想的医院不同,但她任然高兴自己来到了一个可以帮助他人的地方。

精神病学已经建立,人道主义也于19世纪被艰难的写入了欧洲的精神病院,但对于远东而言,它就像欧洲各国一样与这里跨海相望。

甘露寺在入院第一天就已经遭受了打击,尽管收容院明亮干净,大部分病人看起来...

大正时期,护士甘露寺x疯人院病人伊黑

(一)

从小到大,所有见过甘露寺蜜璃的人都会说,这是一个古怪的姑娘。

善良、甜美,对生命满怀热忱,身材纤细却充满力量,同情苦难却无所畏惧,正是女子寻求解放的大正年代里一束最耀眼的鲜花。

经过一番艰苦努力的学习,甘露寺得以进入收容院,这里是用来救助那些因大脑患病而发狂的可怜人的地方,虽然与甘露寺理想的医院不同,但她任然高兴自己来到了一个可以帮助他人的地方。

精神病学已经建立,人道主义也于19世纪被艰难的写入了欧洲的精神病院,但对于远东而言,它就像欧洲各国一样与这里跨海相望。

甘露寺在入院第一天就已经遭受了打击,尽管收容院明亮干净,大部分病人看起来身体健康,温顺无害,但她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3楼隐蔽走廊里的病人们,那里与其说是收容院,不如说是监狱。

那里光线暗淡,每一个房间都装上了铁质的结实栏杆,栏杆后面是沉重的漆黑铁门,门上安装着可供护士查看的小窗,——只能从外面拉开。

所有铁门都紧闭着,除了一扇。

甘露寺注意到了那扇虚掩着的门,脚步微微一顿。

“你的老师说你具有非比寻常的肌肉力量,是吗?”领头的护士注意到了甘露寺的停顿,但仿佛并不在意似的,带着她往三楼走去。

“是的。但是前辈,请问三楼那边...”

"那就好,那里是躁狂症状较严重的病人所在的区域"她打断了甘露西的话语,“这正是我们需要你的地方,你知道的,躁狂症状往往意味着较高的攻击性。”

甘露寺轻轻咬了咬嘴唇。

她的脑海中徘徊着自己在虚掩的门里看到的情景。

那是一双眼睛,分别闪烁着碧绿和暗金色的火焰,

它们安静的注视着自己。


止微风中无梦
期末期间的危险摸鱼!恋恋真可爱...

期末期间的危险摸鱼!恋恋真可爱!(我老婆/危险发言)

期末期间的危险摸鱼!恋恋真可爱!(我老婆/危险发言)

止微风中无梦

一个愿望,求鳄鱼老师做个人吧!!

蛇恋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想给他们搞手书(危险发言)

因为上了两版色,把X一样的第一版放在了P2(因该没人会看到的哈哈哈)

一个愿望,求鳄鱼老师做个人吧!!

蛇恋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想给他们搞手书(危险发言)

因为上了两版色,把X一样的第一版放在了P2(因该没人会看到的哈哈哈)

一个小栗子呀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是几张蛇恋!

蛇恋有这么——好!(比划

但我画的好菜。。。(对不起!

还有黑板报的祢豆子!(虽然被吐槽像是纵火犯般得意的笑。。。

原本打算画无惨来着的?比较喜感啦~也比较切题。题目是消防来着的?

但我喜欢祢豆子!(虽然画的很崩。。。










是几张蛇恋!

蛇恋有这么——好!(比划

但我画的好菜。。。(对不起!

还有黑板报的祢豆子!(虽然被吐槽像是纵火犯般得意的笑。。。

原本打算画无惨来着的?比较喜感啦~也比较切题。题目是消防来着的?

但我喜欢祢豆子!(虽然画的很崩。。。

可可爱爱花造君
“请再快一点…快点告诉我。”

“请再快一点…快点告诉我。”

“请再快一点…快点告诉我。”

云家阿韶

【蛇恋】久别重逢

*现代魔法学院(不是hp)设定

*糖。5k一发完

*梦到前世喜欢的人的梗?

 

1.

        即使过了很久以后,伊黑小巴内仍清楚记得那一天的天气是如何的晴朗,太阳是怎样高高挂在穹顶,而云彩又是怎样一缕缕的像白绸带一般漂浮在天空。他甚至记得庭院里柳树上鼓噪的蝉,和蜿蜒的石子路。

        不,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踏入鬼灭魔法学院的心理院。

      ...

*现代魔法学院(不是hp)设定

*糖。5k一发完

*梦到前世喜欢的人的梗?

 

1.

        即使过了很久以后,伊黑小巴内仍清楚记得那一天的天气是如何的晴朗,太阳是怎样高高挂在穹顶,而云彩又是怎样一缕缕的像白绸带一般漂浮在天空。他甚至记得庭院里柳树上鼓噪的蝉,和蜿蜒的石子路。

        不,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踏入鬼灭魔法学院的心理院。

        心理院听起来像是心理专业总和的专设学院,但事实并非如此,它的设立仅仅是为了解决学院里学生的心理问题,尽管它占的面积十分广阔——几乎可以比的上他们第二教学楼那么大,又筑造了文雅秀丽的徽派建筑,但实际上它就只是一个解决学生问题而平时又几乎无人光顾的心理院——里面的老师也仅有一人。

        据说那老师来自古老的东方,而此刻伊黑小巴内面前的灰瓦白墙和高大的门楼也是那东方老师一手指挥着才建筑出来的,又有传说说那老师是个道士,虽然神神叨叨的却道行不浅,加之心理院中不允许使用魔法,学生平时又听了太多离谱的传说,都有几分畏惧那老师,才最终造成心理院如此冷清的结果。

         学院里的心理院就是个摆设,至少对于其他人是如此,小的事情和朋友家人诉诉苦就过去了,大的问题直接去医院——他们这也不是没有专门为魔法学生开设的魔法医院,哪里用得着来这里走一遭。可伊黑小巴内不一样啊,他平日就贯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唯一可以算得上是伙伴的只有不会开口的镝丸——那条细长的白色小蛇。他遇到困难了,没有能够依靠的家人,也没有能够交谈的伙伴,沉重的思绪一天天在脑海中挤压,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心理院。

         走到这里只是碰巧罢了。东方道士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伊黑小巴内这样想着,轻松推开了那扇木门。

        一瞬间,他以为他回到了日本。

         在国外呆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些,整日里看着那些线条分明的建筑,才让他在看见这样蜿蜒的径、翠绿的竹和木制的楼阁时才产生这样的错觉,可是回过神来时,看见精致的山石和飞檐上的活灵活现的走兽,才意识到这并不是日本风格,他更没有回到日本。

        是中国风啊。

        伊黑小巴内有些不自在的拉了一下口罩,冲着空无一人的庭院开口“叨扰了”,才大步迈了进去。

 

 

2.

        “所以,是梦境困扰了你?”

        道士把沏好的清茶推到伊黑小巴内面前,自己也捧着一杯,老神在在的饮了起来。

        “啊......一直梦到同一个人。”

        伊黑小巴内端起茶杯,看见草绿色的叶片在白的近乎的透明的瓷杯中沉浮,澄澈的异色曈眸中也倒映着绿色的影。

        “......她的发梢,好像也是这样的绿色。”

        到底还是年轻,伊黑小巴内面孔上浮现出奇怪的困顿之色,他微眯起眼,像是要回到过去的那数不清的夜晚里,把那模糊不清的梦境拖出来再好好的、仔细的端详一番。

        “我一直看着她,不停不停的看着她。却始终无法看清她的模样。她好像于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可我却从来不与她搭话......我觉得这样凝视是件很无趣而懦弱的行为,可我在梦里却从来不这样认为。很奇怪,我却觉得满足.......”

        “老师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伊黑小巴内舒展开眉眼,他摘了口罩,庭院里竹的影落到他白皙平滑的面庞上,就好像他过去一直被黑暗所笼罩着一般。

        “所以你是为什么来找我呢?你想让我给你解梦吗?”

        “听说中国的道士很擅解梦之道。”

        伊黑小巴内这样认真的说出他来到此地的理由。

        是这样的,听说中国的道士擅长解梦,又对这样奇奇怪怪的前世因果之道很有涉及,他才来到此地。伊黑小巴内承认,他心里隐隐有一个渴望,那渴望虽然隐蔽,却又使他分外煎熬,虽然梦里是那么可怖,恍惚之间他瞧见了许多阴暗的画面,梦里又有那么强烈的几乎要窒息一般的自我厌弃,有那么悲惨到让人想要大笑出来的“他”的过去,伊黑小巴内却仍在,在这么这么多的旁衬着的阴暗之中期待着——

        “是你的前世。”

        道士突兀的开口说道。

        伊黑小巴内怔住了,他屏着呼吸,眼睛一点点睁大,嘴巴张张合合,无声的、如同想要快点讲述出来什么话一般。

        “你这希望我这样说的吧?”道士耸耸肩,轻笑了一下,很轻易的否了自己刚刚说出口的、最符合少年心中想要听到的答案,“很遗憾,这种事情很虚幻,是假的。你想听解梦?哎呀呀,我想想,这预兆着什么来着......梦见女人说明财运急速上升。也许最近你会有巨款收入哦少年!”

        道士做着轻松的姿态讲完这话,抬头看看伊黑小巴内那副明显失落的模样,探身过去轻轻拍了他的肩,“别这么沮丧啊。难道你希望那是前世吗?你喜欢上了一个梦里的人,然后你要怎么办呢,她是不是真实存在都是一个问题啊,可能你把这世界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来这样一个人,那你这一辈子就这么打光棍过去。再或者,哎呀,我是说或者啊,前世这东西真的存在,不过我是不信这东西的,我师兄倒是喜欢研究这些......说远了,咳咳,我是说,假如前世这东西真的存在,转世也存在,但你怎么确定你转世的时候她恰好也转世呢?说不准到你都七八十岁成一个糟老头子的时候,那小姑娘才刚刚出生啊......咦,话说你死的时候她也死了吗?”

        伊黑小巴内听着道士絮絮叨叨,藏在宽阔的学院服里的手一点点收紧。道士的话说的很漫不经心,却不是没有道理......

        “......我不知道。我没有梦见所有的事情。”

        “但是我猜我是死了,因为所有的画面都滞留在那里,往后的事情是什么,我没梦到。但是她一定不会死,她很漂亮,说话也很好听,平日里也很努力......谁会杀死她呢,谁会让她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草草结束自己的人生呢.......”

        伊黑小巴内垂着头说着,左边绿色的眼睛里落下一滴泪来。好像是这只眼睛看她的最后一眼,伊黑小巴内这样想着,便是抑制不住的悲伤了,他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哪怕是梦里那样的过去,哪怕是“他”可能是临死也没把那份感情说出口,哪怕现在的他在为这样无厘头的梦而困扰着,他也从不觉的自己可怜。而他的悲伤,他曾经的欢喜都从来只因为那位被他遗忘了名字的少女。伊黑小巴内记起梦里的她的身体那么努力的向前扑着,她还想去战斗;他想起她的眼泪,想起她最后那句“再也不想有任何人死去了”,而所有的这一切现在都化为一种悲伤,一种恐惧。

        她真的是太美好了。她应该与任何危险都无关才对。她应该永远漂漂亮亮的笑着才对,她应该穿着好看的和服,挽着哪一位英俊帅气的男人的手臂,幸福美满的过完她的一生才对。

        而不是,在他没梦到的梦境里,被人夺去生命。

        “‘梦是一个人的潜意识,’”道士打断了伊黑小巴内的思绪,他沉着声,面容自伊黑小巴内与他相见至此第一次正经起来,“可以说,这个人一直活在你的潜意识里。”

        “两种情况,一,你一直与此人联系密切,尤其最近。”

        “二,你一直都与此人联系密切,可是最近没有那么密切,你产生失落感,才企图通过梦境来治疗失落感。”

        “梦境无法制造如此真实具体的人。少年,我在此承认,那人可能是真的存在的。”

        道士手指沾着已经凉却的茶水,在深棕色的木桌上勾画,

        从道士开口,伊黑小巴内就抬起了头,他望着道士那满是胡茬的脸,头一次觉得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深刻着的是沧桑和睿智。

        “算一卦吗?圣诞庆典的晚上去校外买一瓶葡萄酒怎么样?”

 

 

3.

        这卦听起来一点也不靠谱。

        但是圣诞庆典的时候,伊黑小巴内还是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衣,认真的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确定自己的并不像同级生说的那般浑身缠着“不易近人”的气质后,才迈出了宿舍的大门。

        但,事情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平常的多。

        已经买到一瓶葡萄酒并在折回学校的路上的伊黑小巴内,开始强烈的怀疑起了道士的所谓“算卦结果”。

        真的不是那个大叔想自己喝酒又懒得来回跑才叫“难得出现一个可以哄骗的学生”才这么对他说的吗?话说中国道士不应该喝黄酒吗??

        伊黑小巴内单手拎着购物袋,慢腾腾的走在路边。

        除了刚刚在商店里调酒时碰见了身为学生会会长的炼狱杏寿郎,被对方怀疑是否是未成年(因为不经常参加集体活动,所以炼狱杏寿郎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学长,在伊黑小巴内出示了学生证后就立刻道歉,并深刻的记住了对方)才偷偷溜出学校去买酒以外,一切的一切都太平和了啊!

        所以说真的不是那道士想自己喝酒吗?

        “啊——”

        在伊黑小巴内第n次在心里提出质疑时,他听到前面转角的街道里传出女生的喊声。

        那个灯,也许是上星期,或者上上星期坏掉的,后面一直都没有人来修,所以那条街道一直漆黑着,漆黑着。在灯火通明的两边,隐隐绰绰的勾勒着仿佛联通世界的暗道一般的道路。

        可是,这种事情根本无关紧要好吧。

        伊黑小巴内飞快的奔跑起来,那样快的速度,简直不像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他所能达到的,他用力喘着气,也许因为是运动,也许是因为激动,他感觉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炽热的血液从心脏迸发,顺着血管在皮肤下攀爬,几乎要将他的面颊的烧红了。

        他实在是太激动太激动了,这自出生以来的短暂二十一年里从没有哪一天是像今天一般如此强烈的感觉到自己是真实的存活,他还没奔进那片阴影里,可少女的模样已经在他脑海里了,他记得少女浅绿色的眼睛,记得她樱粉色的头发、草绿色的发梢,记得她眼下的泪痣和泛红的脸颊,他记得,他全部都好好记着,他没有忘记!

 

        年轻的鬼灭魔法学院大三通灵魔法院学生伊黑小巴内,终于转过拐角,遇到了同为鬼灭魔法学院火魔法院的大一新生甘露寺蜜璃。

 

        他心心盼着的少女,就穿着干净的白色和服,那么亭亭的站立在那。

 

        “……”

        甘露寺脚下尚且躺着也许是想要勒索却被少女迅猛的攻击击倒的街头小混混,伊黑小巴内却全然注意不到这些,他那一双异色的曈眸只专注甚至贪婪着注视着少女,他几乎克制不住的,抬脚朝着少女走去。

        “你…….”

        想说的话太多了。胸膛里积压了那么那么多的话,多到几乎要喷涌出来了。

        他想说什么呢。

        伊黑小巴内微笑着,哪怕女孩不能看见他口罩之下的笑容,他也竭力的不想让自己吓到她。

        你过的好吗?

        有每天开开心心的笑着吗?

        有没有哪个混蛋欺负过你?

        伊黑小巴内这样想着,脚重重踩到那人手上,仿佛听不到那人更加痛苦的哀嚎一般,站定在甘露寺的面前,朝着她温和的问候,

        “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平和的话语下面,少年的心思暗涛汹涌。

        我终于见到你了。

        我终于干干净净、毫无罪孽的、流淌着干净的血液在和平年代见到你了。

        我终于可以毫无负担的对你袒露我的心意了。

        红霞爬上少女的脸颊,她如同他梦境里的那般,羞红着脸朝他摆手,

        “我学过防身术,所以一点事都没有!一点伤都没有受!!”

        伊黑小巴内扯下口罩,露出清秀的面庞,在光影暗淡的街道里冲着达他眉间的少女,坦坦荡荡的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是罗兹魔法学院通灵魔法院的大三生伊黑小巴内,你呢?”

        “学、学长?!我我是火魔法院的甘露寺蜜璃!”

        在伊黑小巴内看不见的角度,甘露寺紧紧攥紧了手,心脏跳得快到几乎要从胸膛里蹦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学长真的太帅了!!还这么温柔!!!

        罗兹魔法学院的男生果然最棒了!!!

 

 

4.

        伊黑小巴内如愿遇到了甘露寺,知道了对方姓名,还交换了MSN,更使他高兴的是他比梦里时长高了不少——他已经比甘露寺要高上那么几厘米了。

        另外一个消息是甘露寺目前还是单身。

        这个消息是伊黑小巴内和甘露寺聊天时得知的。

        在少女明明有一大堆追求者却不自知,还在MSN上苦唧唧的跟他抱怨母胎单身到现在,指望着在罗兹魔法学院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时,伊黑小巴内自然是一贯温和的安慰它迟早会有一个真心爱护她的人(比如他自己),然后冲着刚刚睡醒还茫然着的镝丸露出一个愉快的微笑。

        镝丸:……?

        少女实在太过有趣,每天都在MSN上给他发各种各样在学习遇见的人和事,配着可爱的表情几乎要让屏幕另一端的伊黑小巴内捂着胸膛倒地。他们越来越熟悉,MSN不知道聊了几百页的话,于是甘露寺邀请伊黑小巴内来到自己家里吃樱饼喝下午茶也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然而。

        当伊黑小巴内再次伫立在心理院的庭院里,面无表情的注视那邋里邋遢的道士良久,才终于接受了对方是甘露寺养父的设定。

        伊黑小巴内:呵。

        所以说算卦啊道术啊果然都是骗人的吧?!!!只是出卖了女儿的行踪,还让她遭受那样的惊吓,而且事后还从他那拿走了五百美元的所谓额外算卦费用。

        伊黑小巴内表示,就算对方是他的未来丈人,他还是想揍对方一顿。

 

        但是,

        伊黑小巴内的目光落到甘露寺的时候,还是会软下来。

        还是要谢谢道士啊,明知道他是怀着怎样图谋不轨的心思,还是让他见到了甘露寺。

        他真的是,太幸运了。

        “伊黑学长??学长?你在听吗?茶水都喝完了哦?”

        “啊,甘露寺,有什么事吗?”伊黑小巴内放下早就空空的茶杯,掩饰性的咳嗽一声。

        “所、所以说学长你的答复到底是什么啊?”

        “……什么答复?”

        伊黑小巴内内心隐隐有了预感,脑袋几乎要停止运转。

        “就是交往啊!!啊啊啊啊这样讲出来好难为情的,第一次给男生表白真的好紧张啊!!果然我还是不行啊!太紧张了太紧张了!!”

        “交往……?”伊黑小巴内用力的睁大眼睛,他脖子上挂着的镝丸也吃惊的睁大眼睛,一口咬住他肩膀,“……甘露寺你是认真的吗?不感觉发展的有点快吗?”

        毕竟,他们才认识两个月啊。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感觉学长真的是很温柔很靠谱的一个人呢!‘托付终身也没有问题吧’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喜欢上学长了.......学长是觉得我太唐突吗?是拒绝了吗?啊啊啊啊我又搞砸了吗?第一次恋爱要以悲剧收尾了吗.......”

        “没有!完全没有!”

        伊黑小巴内激动到站起来。

        “绝对不会以悲剧结尾的!我非常喜欢甘露寺!真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被甘露寺深深的吸引了,觉得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可爱的女孩子。我一直担心发展太快而吓到你......但是”

        “甘露寺,我喜欢你。”

        是的,我如此深的爱着你,从梦里的上辈子就是,从见你的第一面起,名为伊黑小巴内的男人就身心全都属于你了。

        “请和我交往吧!”

        请让我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

        让我在这样的和平年代,可以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最后。

 

 

 【完】?

这个世界观是给鬼灭平行世界搞的,本来想寒假再写....

没想到没等到寒假我磕的蛇恋就be了???

我哭的超大声!!!我要他们在一起!!!!

(抛弃了期末复习大半夜肝文的我:对不起我现在莫得理智

后面可能会在其他人的故事里带一些蛇恋的日常

希望大家都可以幸福快乐的活着呜呜呜

大家晚安!!!

 

 

 

 

岚某人

[一个贫穷的长期约稿贴]
大概价格 其实什么都约
Q版大头15r
正比大头35r
人设70r
插画90r (可适量刀)
画风更多参考p1,后面是一些插画例图,质量和作品每张都会认真对待的
微信Y15146397847
请来找我约稿!!!😭😭
真的吃土😭😭

[一个贫穷的长期约稿贴]
大概价格 其实什么都约
Q版大头15r
正比大头35r
人设70r
插画90r (可适量刀)
画风更多参考p1,后面是一些插画例图,质量和作品每张都会认真对待的
微信Y15146397847
请来找我约稿!!!😭😭
真的吃土😭😭

可可爱爱花造君
耶我发出来了这是cp25的无料...

耶我发出来了
这是cp25的无料明信片大家可以在展子上逮我x这里出甘露寺会和一只伊黑逛。

耶我发出来了
这是cp25的无料明信片大家可以在展子上逮我x这里出甘露寺会和一只伊黑逛。

if
填了九柱的表格w (现代pa...

填了九柱的表格w

(现代pa

   恋的斑纹有移位置XD

填了九柱的表格w

(现代pa

   恋的斑纹有移位置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