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伏黑惠

3901浏览    73参与
海陆空三用_

【宿伏】离家三年的哥哥突然开始厨我的偶像同学怎么办1

在?给点粮吃好吗


#宿伏


warning:普通人AU;亲兄弟宿傩&虎仗;养父子五条&伏黒;宿 傩 超 级 o o c;所有歌曲均为内田雄马先生的角色歌,在此特别感谢(?)


summary:宿傩威胁虎杖和他一起推他的同学。


虎杖悠仁坐在自己的床上和对面占据了房间里唯一椅子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严格来说这个人属于非法入侵,毕竟...

在?给点粮吃好吗

 

 

 

#宿伏

 

 

 

warning:普通人AU;亲兄弟宿傩&虎仗;养父子五条&伏黒;宿 傩 超 级 o o c;所有歌曲均为内田雄马先生的角色歌,在此特别感谢(?)

 

 

 

summary:宿傩威胁虎杖和他一起推他的同学。

 

 

虎杖悠仁坐在自己的床上和对面占据了房间里唯一椅子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严格来说这个人属于非法入侵,毕竟虎杖已经三年没见到他哥,这个穿着西装,即使在室内也要戴着墨镜的黑社会老大——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比喻,他的哥哥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黑社会头目,应该被警察枪毙的那种——虎杖宿傩,当然,现在已经改姓两面了。

 

顺带一提,这个新名字还是半年前电视儿童在一档纪实节目上无意中看到的。当时嘴里正吃着泡面的虎杖看着电视上那张熟悉的脸下标“XX集团董事长 两面宿傩”不禁陷入了沉思。为什么一个黑社会头目能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登上电视啊?是说日本已经变成这样的地方了吗?绝对有哪里不太对吧,不是我疯了就是认错了,那一定是认错了,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嘛。同名的人也不是没有的吧,嗯嗯。

 

虽然当时那样自欺欺人过去了,但是这么面对面一看...

 

果然电视上那个就是他啊!!

 

怎么会这样,虎杖自认为是五好青年,没做过什么会被黑社会盯上的事,更别说这人是他哥(尽管已经离家多年,是否还念及亲情有待观察)。

 

至少二十分钟前,这一天还称得上是平凡的日常——

 

 

 

 

铃声猝不及防的响起,吓得昏睡边缘的虎杖一个激灵,差点磕到桌角,讲台上的教师却表现的比坐在下面的学生们还激动。

 

他把手里的粉笔一扔,转眼间就收好了讲台上的教案。

 

“放学啦放学啦,大家记得下周要考试哦!”

 

话还没有说完,五条悟就跟风一样消失在了走廊上,声音远远的从尽头传来。

 

“为什么这人跑的比我们还快啊...”

 

坐在虎杖边上的女同学——钉崎野蔷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提着包紧接着也站了起来。

 

“今天跟纱织约好去涉谷,先走了。“

 

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虎杖悠仁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哈欠。

 

“涉谷啊...真好,伏黑我们也去吧。“

 

虎杖伸着懒腰转过头跟坐在他后方的男生——伏黑惠——说到。

 

“抱歉,今天有工作。”

 

没想到从对方口中也吐出了冰冷的拒绝。

 

“又来——?工作加油哦。”

 

伏黑惠朝他点了点头,跟在野蔷薇后面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虎杖重新趴回桌上,透过窗户目送野蔷薇走出校门,伏黑上了校门口的黑色轿车,两人相继离开了。

 

“偶像真好,还有专车接送,“虎杖在空旷的教室里感叹了一声,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回家吧。“

 

 

 

 

这么回想起来,他当时应该死皮赖脸的求钉崎带上他参加女子会,或者干脆让伏黑载他一起到拍摄现场去打个杂,总之怎么都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

 

见对方左顾右盼迟迟不开口,虎杖试图用尊重的语气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请问,这位先生,您私自闯入我的家中有何贵干。”

 

然而宿傩仿佛没听见似的像个多动症儿童一样继续左顾右盼,在椅子上不停调整姿势。他以这样的方式挑战了一会虎杖的忍耐力之后摆出一副嫌弃的面孔。

 

“这里也太小了吧,原来下水沟里也能住人吗。”

 

“去死吧社会垃圾。”

 

完全失败,尝试与原始人(笑)进行文明对话的计划开始一秒就破产了。

 

宿傩同样也没有对他的第二句话做出任何反应,而是突然的转换了话题——

 

“你知道伏黑惠吗。“

 

“哈?”

 

怎么回事,这家伙要找伏黑的麻烦吗?话说现在黑社会的下手对象已经转变成高中生了?还是说黑社会在他的带领下终于开始欺负高中生了,看来他们离完蛋也不远了(笑)

 

“就是你们年轻人很喜欢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爱豆?”

 

“偶像吗。”

 

“对,就是那个。”

 

该说为什么只有宿傩想进行的对话才能顺利地接下去吗,这人果然就只是个目中无人的垃圾罢了。虽然现在还搞不明白宿傩想干什么,但是眼前这家伙好像完全没有意识的他面前正坐着他嘴里那位偶像——的同学。

 

以及...完全没想到,伏黑其实这么有名吗,虽然知道他在当偶像的事实,但是...该说是因为太亲近了吗,完全没有那种实感。

 

虽然刚刚入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虎杖和钉崎经常拿这事来逗他,喊他大明星,要他的签名,但某天他们俩在五条老师面前提起的时候——

 

'伏黑其实就是那种超级闷骚的角色吧,普通人才没法当偶像啦。'

 

'诶,你们不知道吗。',路过的五条悟插话道。

 

'什么?'

 

'惠是为了付姐姐的医药费哦。'他说着摇了摇头,'明明我来付就行了嘛。'

 

 

——托那句话的福,当天气氛完全凝固。两人之后再没提起这件事,伏黑自己都很疑惑。

 

“你手下的人连一个偶像都查不清楚吗,居然还要亲自跑到我家里来问?”

 

虎杖试探的嘲讽了一下。

 

宿傩轻蔑的撇了他一眼,“废物也配?”

 

...?虽然早知道他不把手下当人看,但是这是什么毒o发言?是说我算什么,他的推偶像用工具人吗,难不成我还该感谢他看得起我...?虎杖完全陷入了《论黑社会头目是如何转变为毒o偶像宅》的内心论文钻研中。

 

“你这里总有电脑吧,”宿傩没理会虎杖的沉默开始支使他,“拿出来。”

 

“少命令我。”

 

话是这么说,但是要是宿傩真的变成了偶像宅,这难道不是为社会做了贡献吗,况且他也没见过伏黑惠的表演...有点好奇,不,是非常好奇,这么一想,虎杖迅速打开笔记本。

 

“总之,搜索一下伏黑惠表演的视频。”

 

“虽然难以相信,但是每次看到21世纪居然还有你这样不会用电子产品的人真的很令人震惊。”

 

虎杖点开niconico不忘吐槽一旁挤过来看的原始人。

 

“看这个...等等还是这个,不、还是上面那个...”

 

“别吵!就看播放最多的这个。”虎杖制止了旁边躁动的偶像宅。

 

【めぐみ誕生日live】Back-alley Monologue

 

虎杖悠仁必须承认,伏黑挺会唱歌的,平时完全看不出来。

 

视频画质有些模糊,只能隐约辨认出伏黑在台上边弹钢琴边唱,很快就播放完毕了。

 

“接下来看哪....呜啊。”

 

转头想询问的虎杖发现对方一副完全沉醉的表情。

 

这就是偶像宅吗,该说是因为是那个宿傩在做这样的表情吗,感觉好恶心。

 

“怎么样,是不是超级感动的。”

 

确实,但是这感动和你有一点关系吗,为什么你要摆出这么自豪的表情啊。

 

宿傩像是完全没发现虎杖的嫌弃一样突然站起来发表偶像宅演讲。

 

“今天下午坐车路过音像店的时看到了这首歌的mv。”

 

是说你才认识伏黑不到一个小时?!那为什么能表现的好像已经是饭十年的粉丝一样啊。话说伏黑其实出道连一年都不到吧!居然还知道mv这个词,反正肯定是下属说的吧,原始人怎么可能知道啊。

 

“被开车的垃圾告知了这是偶像的mv。”

 

下属(指正)

 

“我感动了,完全变成了伏黑惠推,所以命令你从今天开始辅佐我为伏黑惠进行应援。”

 

推是什么啊,为什么偶像宅用语已经这么熟练了,不是下午才看到吗,等等他刚才说了什...

 

“伏黑惠私立应援理事会副会长,即刻上任。”

 

...诶?

 

“从现在开始,立刻开始工作。”

 

“等...倒是听听我话说啊...”

 

虎杖悠仁,完全败北。

 

tbc

R.Raphael
摸鱼。 啊啊啊啊啊宿伏粮食好少...

摸鱼。

啊啊啊啊啊宿伏粮食好少啊没有粮食吃我要死了所以知道来割腿肉呸呸呸腿肉一点也不好吃。

(心脏画反了 大家当做没看到⑧)

摸鱼。

啊啊啊啊啊宿伏粮食好少啊没有粮食吃我要死了所以知道来割腿肉呸呸呸腿肉一点也不好吃。

(心脏画反了 大家当做没看到⑧)

藍

【咒術/伏釘】《合格保送》

※64話延伸yy

※建立在虎釘上的伏釘


--


把詛咒祓除後已經是天黑之後的事,不等一年生其中一人給新田監督匯報結果,她便急著給每人都輪番打了電話,可是虎杖正與釘崎爭論為什麼來東京不吃丼飯,要吃美式餐廳,根本沒注意手機多了幾通未接來電,接到電話的伏黑在旁邊吐槽這三者沒太大關係吧,正想跟另一頭的新田說祓除順利完成,三個人都平安無事、沒受什麼傷,新田便先開口了:「聽這聲音想必都還活得活蹦亂跳的吧?玩夠的話就趕緊回來,未成年別在外頭溜達太久。」


伏黑聽見新田在電話那一頭心安的鬆了口氣,在掛掉電話前姑且還是為這一位替他們勞心又勞力的監督說聲您辛苦了。電話這一邊虎杖與釘崎最後選擇用猜拳...

※64話延伸yy

※建立在虎釘上的伏釘


--


把詛咒祓除後已經是天黑之後的事,不等一年生其中一人給新田監督匯報結果,她便急著給每人都輪番打了電話,可是虎杖正與釘崎爭論為什麼來東京不吃丼飯,要吃美式餐廳,根本沒注意手機多了幾通未接來電,接到電話的伏黑在旁邊吐槽這三者沒太大關係吧,正想跟另一頭的新田說祓除順利完成,三個人都平安無事、沒受什麼傷,新田便先開口了:「聽這聲音想必都還活得活蹦亂跳的吧?玩夠的話就趕緊回來,未成年別在外頭溜達太久。」


伏黑聽見新田在電話那一頭心安的鬆了口氣,在掛掉電話前姑且還是為這一位替他們勞心又勞力的監督說聲您辛苦了。電話這一邊虎杖與釘崎最後選擇用猜拳的方式來決定待會兒該吃丼飯還是美式料理。釘崎難得的猜輸了。


他們一行人好不容易找到虎杖心心念念的丼飯料理,但是時候已經晚了,店家正準備關門休息,老闆客套的對三人說:「非常對不起,我們營業時間已經結束了,期待您明日再度光臨。」接著將掛在門口營業掛牌翻向另一面休息中。


虎杖雙手合十一臉抱歉的對釘崎道:「那不然就去吃釘崎想吃的吧。」可是美式餐廳在與這裡反方向的地方,釘崎說她不想再走回去了,一直默不作聲任兩個人胡鬧的伏黑也有點不耐煩起來,畢竟現在又餓又累的,虎杖只好匆匆的跑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點什麼回來。


三個人找了座公園,彼此各佔據一個鞦韆做位子,虎杖從印有二十四小時營業字樣的購物袋拿出兩個加熱過的飯糰,一個給釘崎一個給伏黑,還有鋁箔包的葡萄柚果汁跟罐裝咖啡,最後一個與盒裝牛奶留給自己。


釘崎晃著鞦韆,把吸管插進飲料包裝,用透明的吸管套在上面打了個結,隔著虎杖調侃坐在另一側的伏黑,「這麼晚了還喝咖啡,伏黑你即使沒有黑眼圈也已經夠陰沉了哦。」


而伏黑也不是什麼好惹的傢伙,「那你呢,喝這麼酸的東西,是嫌自己pH值不夠低嗎?」他一邊回嘴一邊用單手打開罐裝咖啡的樣子讓釘崎超火大。


虎杖坐在兩人中間任他們彼此冷嘲熱諷,俐落的撕開飯糰包裝之後拿出手機,驚呼來自新田監督的二十七通未接來電。釘崎有點羨慕虎杖總是能乾乾淨淨的拉開飯糰包裝,她不管幾次總會有些餡料沾到手上。


伏黑說他已經先跟新田通過電話,要我們沒事就趕緊回去,虎杖又問新田監督是什麼時候打來的。


「就在你猜贏釘崎決定去吃打烊的丼飯的時候啊。」


他吐舌笑著道歉的樣子十分沒有誠意。


釘崎有一下沒一下的滾動螢幕,而虎杖一手嗑著飯糰,一手手指在旁邊敲著鍵盤。


釘崎問他:「你是在給新田傳訊息嗎?」


「啊?……唔,不是。」


虎杖搔了搔頭,欲言又止的樣子,他將最後一口的飯糰吃掉,將垃圾扔進剛才的購物袋裡,剛打出一行字忽然想到什麼,用力敲了幾次刪除鍵後又重新打出另一行字。


「搞什麼啊?故作神秘的樣子……」


釘崎彎身湊近虎杖,歪著頭想瞧瞧他到底是在跟誰傳訊息。


「小……小澤?」


伏黑一時記不起釘崎說的小澤是誰,單純憑著看熱鬧的心態也湊了上來,看見訊息對象的頭像框,才想起是那個跟虎杖同一所初中的女孩子。


虎杖低著頭覺得有點難為情,鼓起勇氣抬首又對上兩人好奇的目光,一瞬間脹紅了臉,閉上眼專注做了幾個噘嘴呼吸,好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慌張無措,雖然也只是稍微而已。


「其實前幾天,小澤跟我告白了,我答應了。」


「雖然是挺意外的,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好扭扭捏捏的事吧?」伏黑說。


「我知道啊,但有人跟我告白這種事,自己說出來總覺得好丟臉啊。」


「別把對方鼓起勇氣傳達感情的行為說成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啊。」


「我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虎杖又低頭拿著手機,重複著打了幾個字又刪掉,打了幾個字又刪掉,伏黑還以為釘崎會罵他,只不過傳訊息而已,別那麼優柔寡斷的,可是她只是握著手裡還沒喝完的果汁,出奇安靜的看著。


於是伏黑代替她開口了,「想跟對方講什麼就好好打出來,然後傳送,少那邊不乾不脆的。」


「我知道呀,可是被真心對待了,相對的我也想認真以對。」


虎杖還是重複打了幾個字之後刪掉的動作,最後索性不打了,把手機收進口袋從鞦韆上站起來,剛要說什麼又紅了臉,虎杖隨即做了幾個深呼吸好讓自己冷靜一點。他有聽進去的,這並不是什麼好感到丟臉的事。


「我……我想去跟小澤見一下面。」虎杖說,「覺得實際看到對方的話,說不定就不會這麼彆扭了。」


「就……就在這附近而已哦,幾條街的距離而已,而且不會去太久的。」


「我也不能叫你不要去吧,所以你要跟小澤講什麼?」


「幹嘛告訴你呀!」


伏黑已經說好了,於是虎杖轉身詢問一旁的釘崎,而釘崎只是抿著嘴,看上去有些發愣。


「喂,虎杖……」伏黑抓著虎杖的肩膀,正想讓他先別惹釘崎了,釘崎又重擺往常的炸毛樣子,可是伏黑不像虎杖那麼沒眼力價,還以為她剛才的無精打采是自己看錯。


「別像跟老媽子徵求外出許可一樣問我啊!要去就趕快去啊,拖拖拉拉的是想我們在這裡等你看日出嗎?」


釘崎作勢追了虎杖幾步,虎杖被嚇得只好趕快往前跑,以為他終於要走了,沒想到虎杖又停下腳步轉身對釘崎和伏黑喊道:「要是我不小心講太久,不用等我直接回去也沒關係哦。」接著在看見釘崎亮出的釘子時迅速逃開。


等虎杖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視線範圍,釘崎才走回來坐到自己的鞦韆上來回晃腳,嘴裡咬著吸管,望向剛才虎杖離開的方向,應該不是天太暗的緣故,伏黑覺得她的表情有點落寞。


她的果汁其實早就喝完了,鋁箔包已經扁掉,吸管卻還不停吸著,發出空虛的咕嚕聲,伏黑覺得很吵,但他沒不識相到去招惹一個心情糟的傢伙。


「虎杖那個笨蛋……」


伏黑聽見一旁的釘崎正低聲碎念,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想跟自己抱怨,而伏黑沒特意轉頭,只是用餘光看她,此刻伏黑實在不想做她的垃圾桶,他的心情絕對不比她好到哪去。


虎杖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實在很難跟他說「你或許該更懂得察言觀色一點」,要是他可以的話他早就這麼辦了,他可是虎杖悠仁,他也是很怕人受傷的。


「我覺得不太放心呀,伏黑。」釘崎說,「感覺小澤初印象是個乖孩子,但來到東京了體態改變那麼大,說不定心態可能也變了,虎杖可能被騙了。」


平時自信滿滿,總不讓人逮住縫隙,該是有多在意才讓她這麼的破綻百出。


「……第一次見到那孩子你也知道的吧?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伏黑緩緩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個壞孩子嗎?」釘崎怒視著他。


釘崎現在只不過是無理取鬧想找個出口罷了,伏黑不打算理她,沒想到她卻忽然哭了起來。伏黑覺得頭好疼。


「我根本就沒說你不好,你也沒必要哭吧?」


「我……我只是被虎杖那傢伙搶先一步交了女朋友,覺得被搶先一步很不甘心罷了!」她把臉埋進膝蓋,悶著聲反駁道。


釘崎嘴巴是不老實了點,卻又不難讓人理解她心裡在想什麼,再一次確認了自己的壞心情源自何處,伏黑覺得他才是不甘心的那一個。


小澤在第一次沒能訴說的感情,第二次時勇敢表達出來,虎杖也小心翼翼的回應小澤,也許太過大膽,也許有點彆扭,他們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對。


「真不知道你這麼好強啊。」


「我本來就是。」


「就這點而言我也是一樣的。」伏黑說,「……要不,我們也交往吧?」


釘崎把頭微微從膝蓋仰起,僅露出半張側臉看著伏黑。


「如果高專舉辦講笑話大賽的話,你一定會是黑馬,伏黑。」


「沒有哦,我是認真的。」


伏黑比平常嚴肅萬分的答道,這回釘崎不再只用半張臉看他。


「但我也不會要求你現在就答應,畢竟那樣你就真的成為壞孩子了,雖然你看上去就是很難對付的類型,努力可能不見得有用,不過我還是會盡我所能的。」


伏黑費好大的力氣才讓自己看起來跟平時般鎮定,他算是理解虎杖為什麼要那麼扭扭捏捏的。


他們之間隔著虎杖離開後的空位,鞦韆被風起,在兩人之間輕輕搖蕩,伏黑並沒有想過要代替誰,上一個人的位子從來不是為了給下一個人去取代而留下的。


釘崎愣著望向伏黑好久,像是要分辨他是不是被什麼奇異的咒靈給纏上了,確認他真的不是扳著一張臉在開玩笑。


「把別人說得跟詛咒似的,光這一點就大扣十分了喔。」


忽然有了危機意識,發覺原來戰鬥已經開始的伏黑皺起眉頭,一向頭腦清晰的他在此刻花比平常多上一倍的時間思考如何發動挽回戰術。


「那這樣有加分嗎?」伏黑拿出剛才便利商店飯糰附的紙巾,釘崎眼睫毛上掛的淚珠正閃閃發光,像是分數警告。


「哼,我可不想當壞孩子,才剛為那個笨蛋哭得淅瀝嘩啦,現在馬上讓另一個傢伙給自己擦眼淚,也太差勁了吧。」


釘崎大概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承認了她的確是在為虎杖的事情而哭,伏黑看著釘崎胡亂的用袖子把眼淚鼻涕抹得一乾二淨,只好摸摸鼻子把拿著紙巾的手收回來。這個傢伙真的不是努力就可以對付的類型啊。


「再說了,就算我現在答應你也贏不過虎仗那傢伙的,早就被他搶先了。」


「你又不是為了贏過他才跟我交往的。」


「哈?老娘根本還沒答應跟你交往吧?」


「“還沒”?」


釘崎又愣了一下,比伏黑慢半拍的抓到自己的語病,氣得她想一手拔起他頭上一撮黑毛釘在在稻草人上發動共鳴,而伏黑拍了拍身上的灰一邊打著哆嗦,一邊喊著她趕快回去了,晚上的風好冷。


徹頭徹尾都是同一張表情,彷彿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覺得他從容到讓人討厭的地步,卻又感到非常羨慕。





Fin.




半岛萤_努力画小男孩

想画喜欢的角色很久了,漫画很好看,画风到后面越来越放飞自我,我真的太喜欢了老师的线条了。

想画喜欢的角色很久了,漫画很好看,画风到后面越来越放飞自我,我真的太喜欢了老师的线条了。

时临呀

咒术回战-上贡

上贡

几人的搞笑日常

很短

OOC

我对不起宿傩大佬【逃】

以及请不要纠结诅咒喜不喜欢吃人类食物ORZ


【1】


在站台分别时,被送了点心。

“哎?给我的么?”

精致的盒子上绑着粉色的缎带,散发着甜美的少女气息,这是虎杖悠仁不会购买的东西,来自久别重逢的初中同学小泽优子。

“难得碰到了虎杖君,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少女低着头,拘谨地捏着衣角,“这是在之前的店里买的,我最近在学做点心,想着能买来做下参考。”

“不要紧么?你特地买的啊。”

“不!是我太失礼了,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请虎杖君……”

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从虎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脸上的红...

上贡

几人的搞笑日常

很短

OOC

我对不起宿傩大佬【逃】

以及请不要纠结诅咒喜不喜欢吃人类食物ORZ

 

【1】

 

在站台分别时,被送了点心。

“哎?给我的么?”

精致的盒子上绑着粉色的缎带,散发着甜美的少女气息,这是虎杖悠仁不会购买的东西,来自久别重逢的初中同学小泽优子。

“难得碰到了虎杖君,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少女低着头,拘谨地捏着衣角,“这是在之前的店里买的,我最近在学做点心,想着能买来做下参考。”

“不要紧么?你特地买的啊。”

“不!是我太失礼了,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请虎杖君……”

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从虎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脸上的红晕。为什么要为这种事而愧疚呢?这是他无法理解的事,于是少年做出了回应。

“这不是你的错吧?我也没准备礼物啊,遇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

“真的么?”

“我们是老同学嘛,随便一点啦。”

小泽优子看着少年的笑容,原本想说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啊电车来了,再见。”

“再见。”

于是她再也没说出口。

 

【2】

虎杖悠仁打开了包装,直男的心里没有什么吃点心的仪式感,半夜肚子饿了于是就直接拆了,撕开包装的时候,他闻到了甜腻的香气,糕点被做成了樱花的造型,粉嫩又可爱,仿佛少女甜甜的爱恋。

 

“啊会不会不够啊?”他用手指夹起一块,小巧的糕点还不够他一口吞,“不过味道应该还挺不……”

糕点不见了。

有过一次经验的虎杖悠仁瞬间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喂你这家伙!”

手心里那个刚刚吞食了他宵夜的家伙发出了嘲讽:“你就拿这种东西上贡么?”

“哈?你在说什么啊!搞清楚点这是我的宵夜!”

“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啊,今天看得我都忍不住发笑了。”

“哼像你这种没朋友的是不会懂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

“……”虎杖悠仁突然感觉有点傻,他为什么要在半夜和自己的手吵架呢?这样抓着手一脸激动的样子,实在是太蠢了。反正两面宿傩也只是一时兴起,谁知道他们这种诅咒在想些什么。

于是他又拿起了一块,说起来他还没吃过这种点心来着,轻飘飘的,不知道口感是不是……

又一次地消失了。

“不要打扰我吃东西!我很饿啊!”

“什么啊,我吃和你吃有区别么?”

!感受着肚子里逐渐减退的饥饿感,他不得不承认好像没啥问题。

“不对我还要尝味道的啊!”

“哼新时代的糕点不过如此。”

 

虎杖悠仁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3】

 

伏黑惠发现虎杖有点不太对劲。

咒术高专是有食堂的,而如果没有任务的话他们都是一起用餐的。于是这天他眼睁睁看着虎杖和自己的手较劲,一边掐着手腕一边还坚持用手抓寿司,结果刚拿起来就消失在了手里,于是又是一阵对骂。

“虎杖你……”为什么不用筷子呢?

“用筷子啊!”野蔷薇忍到了极限,一把抓住筷子拍在他面前。

“哦那个不行啦,会被吃掉的。”

伏黑惠想象了下两面宿傩吞食筷子后虎杖抓着蛋卷的画面,突然觉得吃寿司是无比明智的选择,不过两面宿傩是这样的么?他回忆了下上次见到的样子,嗯,还是充满了压迫力,恶意满满的最强诅咒。这一定是有什么阴谋,不能相信诅咒的话,他怎么可能如此……活泼?眼看着两人(?)的战况愈发升级,他觉得这样不行。

“要帮忙么?”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狂笑着叫嚣着的手,扑进了他的便当里,瞬间消灭了大半。

伏黑惠听到了理智断弦的声音。

“蟾蜍……”

“啊啊啊冷静啊伏黑!不要连我也一起攻击啊!”

“你只会发出这种攻击么。”

同一个身体里,发出了两种声音。

“这是虎杖带来的点心。”

野蔷薇递过来一个抹茶馒头,对视的瞬间,属于同伴的默契联通了两人。

“吃吧。”

“哈?我为什么?”

“是上贡。”

“你以为能够骗到我么?就凭这拙劣的演出?哈,看在你如此卖力地表演的份上,我就收下这贡品了,不过要是妄想这能起到什么作用未免也太天真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伤害到我。”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张嘴巴大口吞下了青绿色散发着抹茶香气的馒头。

“咳咳咳咳咳这什么?!”

明明是咒术变幻出的一张嘴,却像个人类那样拼命咳嗽,张开的口中还能看到蓝绿色的皱襞,又气急败坏得做出呕吐的姿态。

“抹茶口味芥末馒头,又加了点别的东西,享受吧!”野蔷薇拿着剩下的馒头靠近,“要不要再来点啊?”

虎杖悠仁的拍了拍掌心,“我昨天发现的,这家伙没吃过现代的点心!是千年前的老人家呢。”

“小鬼你算计我!”

“时代变了,老头子。”

伏黑惠又塞了颗神奇馒头进去。

 

啊,嘴消失了。

伏黑惠,此刻内心对千年前的特级诅咒充满了不敬。

 

【4】

 

“噗。”第二天,在虎杖悠仁进入教室时,钉崎野蔷薇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啦。”

“昨晚和那家伙吵了一晚上,”难得的充满了颓废气息的虎杖悠仁,眼下青黑一片,脸颊上——

——伏黑惠艰难地把目光从他脸上挪开。

“噗。”

“喂你笑了吧!绝对笑了吧!啊啊啊笑就笑吧。”虎杖悠仁趴在课桌上,逐渐陷入自闭,“一觉起来就这样了!混蛋根本洗不掉啊!”

脸颊上左边笨蛋右边乌龟,醒目极了。

两面宿傩在体内狂笑。

 

Fin.

 

 


蒹葭萋萋
光速入坑 (混入一只狗卷前辈)

光速入坑

(混入一只狗卷前辈)

光速入坑

(混入一只狗卷前辈)

RUA!!!!

新年快乐。

(围巾丑丑的是我的锅。)

太懒了上色都無

新年快乐。

(围巾丑丑的是我的锅。)

太懒了上色都無

豆子罐頭2
在賀卡裡我只有看到絨鼠(龍貓)...

在賀卡裡我只有看到絨鼠(龍貓)跟老鼠


在賀卡裡我只有看到絨鼠(龍貓)跟老鼠


檾(白麻)

[咒術回戰/腦補]

*看到最新的消息後,自己腦補了幾個結局

*微劇透(?注意

***分隔線***

一人死亡的場合:

虎仗:吃了所有的手指後身體被宿儺搶走,意識被宿儺毀滅,成了最後的大魔王然後被高專拔除

伏黑:被搶走虎仗身體的宿儺幹掉,當虎仗奪回身體的自主權後後悔萬分,但什麼也挽回不了

釘崎:跟伏黑情況應該差不多,不過這個是我認為所有路線中最不可能發生的,以芥見大大的性格,她的死亡感覺很無趣(喂) 所以應該不會走這個套路

五條:第一種是在跟夏油打的時候被暗算後死亡(但是應該不會是被夏油殺掉,畢竟夏油的的憎恨對象是非術師,殺他的要不是真人要不就是那隻還沒有名字的魷魚),第二種是被奪回力量的宿儺...

*看到最新的消息後,自己腦補了幾個結局

*微劇透(?注意

***分隔線***

一人死亡的場合:

虎仗:吃了所有的手指後身體被宿儺搶走,意識被宿儺毀滅,成了最後的大魔王然後被高專拔除

伏黑:被搶走虎仗身體的宿儺幹掉,當虎仗奪回身體的自主權後後悔萬分,但什麼也挽回不了

釘崎:跟伏黑情況應該差不多,不過這個是我認為所有路線中最不可能發生的,以芥見大大的性格,她的死亡感覺很無趣(喂) 所以應該不會走這個套路

五條:第一種是在跟夏油打的時候被暗算後死亡(但是應該不會是被夏油殺掉,畢竟夏油的的憎恨對象是非術師,殺他的要不是真人要不就是那隻還沒有名字的魷魚),第二種是被奪回力量的宿儺幹掉

個人覺得上述最可能發生的結局應該是五條,再來是虎仗,伏黑,釘崎。

一人獨活的場合:

虎仗:一樣是吃了所有手指後失去意識把所有人殺了,在最後關頭術師們犧牲生命封印他,等虎仗回復意識時才發覺自己做了什麼,悲痛不已的決定要步上五條老師的後塵,自己慢慢的建構一個新的咒術界

伏黑:前提同樣是在宿儺奪走虎仗身體,全術師把希望放在伏黑身上,五條在死前笑著對他說:「交給你了」

在拔除宿儺前一刻虎仗奪回了身體主導權,留著眼淚微笑跟他說謝謝。

事件過後繼承了五條的願望,重建整個咒術界

釘崎:(我還真想不太到釘崎獨活的結局...對不起

五條:自己培養的學生全被殺了(沒有細想過程)讓五條無法接受,黑化後將有關咒術的人士無論上層底層全部幹掉,在至高點獨剩一人的他沉默幾秒後狂妄的笑了,此後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

個人覺得上述最可能發生的情況大概是伏黑,再來是虎仗,五條,釘崎。

以上,歡迎一起討論,不對,是拜託來跟我討論我一個人好孤單喔嗚嗚嗚(閉嘴

四日荼
日本时间1222了!惠惠生日快...

日本时间1222了!
惠惠生日快乐!!!!
画了贺图

日本时间1222了!
惠惠生日快乐!!!!
画了贺图

迷和和和
摸一个惠哥,不太会画他Ծ‸Ծ

摸一个惠哥,不太会画他Ծ‸Ծ

摸一个惠哥,不太会画他Ծ‸Ծ

Lulume
在微博難得滑到宿伏😭宿伏真的...

在微博難得滑到宿伏😭
宿伏真的活在北極圈耶
希望動畫化後會有更多糧嗚嗚嗚

在微博難得滑到宿伏😭
宿伏真的活在北極圈耶
希望動畫化後會有更多糧嗚嗚嗚

走路的肥啾

🐟 咒術好好好好好看,掉坑了(!

明人不说暗话喜欢钉崎

🐟 咒術好好好好好看,掉坑了(!

明人不说暗话喜欢钉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