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休宁凯

31947浏览    777参与
刑天

好久之前的数学梗 学长学弟无敌可爱 (找找亮点!

好久之前的数学梗 学长学弟无敌可爱 (找找亮点!

KDoris-江昭毓

富婆求包养.3

过度一下签售会

——

自从直播拆专后,程昕薇B站粉丝火速增长,不过一周,已经有20w粉丝了。想来想去,她干脆搞个小卡福袋活动。

Vivian等专到:

B站20w粉get,搞个小卡福袋活动。一个福袋10张卡,随机塞卡,包邮送。

赞2.1w+ 转发量1.8w+ 评论量2.2w+

:一个福袋10张卡?!大大请求黑幕我!

:火速来bp!我馋大大的澈卡请狠狠地砸给我/bushi

:姐妹你恐怕忘了大大可是澈妻,铁血澈妻会给你塞澈卡吗?(手动狗头)

:大大家里那么多专辑总会给我的(狗头)

“程某,你的快递到了。”

乔池打开房门呼唤程昕薇去搬快递。

“是哪家的?最近...

过度一下签售会

——

自从直播拆专后,程昕薇B站粉丝火速增长,不过一周,已经有20w粉丝了。想来想去,她干脆搞个小卡福袋活动。

Vivian等专到:

B站20w粉get,搞个小卡福袋活动。一个福袋10张卡,随机塞卡,包邮送。

赞2.1w+ 转发量1.8w+ 评论量2.2w+

:一个福袋10张卡?!大大请求黑幕我!

:火速来bp!我馋大大的澈卡请狠狠地砸给我/bushi

:姐妹你恐怕忘了大大可是澈妻,铁血澈妻会给你塞澈卡吗?(手动狗头)

:大大家里那么多专辑总会给我的(狗头)

“程某,你的快递到了。”

乔池打开房门呼唤程昕薇去搬快递。

“是哪家的?最近快递有点多我都要忘记了。”

介于最近程昕薇下单实在是太多了,搞的她都经常搞混。

“IZ*ONE的……mini一辑吧……”

乔池说完程昕薇才想起来,她不会用k4补砖所以就让她哥在nh实体店扫了800张mini一辑,对此她哥怨气……大的很。

这不,程祉年又给她打跨国电话了。

“800张专辑都到了吧?你哥我可是拖了多少人凑齐的。”

OKfine,程昕薇就知道她哥是不开心的。

“老哥,你好歹也是个社长夫人吧?大佬你的钱比我还多好不好?”

乔池听着兄妹俩聊天,好吧程家兄妹很有钱她不是第一天知道。

“对了,小十七青岛签售会我帮你搞的名额了!”

程祉年说完,程昕薇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

啊啊啊啊啊她终于可以近距离追星了!要不是之前因为考试错过克拉岛,她早就飞去nh追星了。

“对了对了哥,我想去你那里玩。”

程昕薇的想法程祉年秒get,这个丫头,就是想来nh耍。

“TXT准备回归了,到时候我带你去耍吧。对了妹你的考试咋办?”

“我跟老师申请提前考就行了,反正老师都挺宠我的。”

不愧是你程某Vi,喀山大学音乐系系宠实锤。程祉年心里佩服。

“哥有通告要赶,先挂了。已经帮你提前订酒店了,到时候记得提前去。”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谢谢老板。”

乔池看着程昕薇一脸嫌弃,表示xxyy没有程某Vi这个人。

Vivian等专到:

介于有好消息,所以小卡福袋活动升级。一个福袋20张卡

赞1.1w+ 转发量9513 评论量1.2w+

:来来来姐妹们一起把大大的卡抢了。

:不可能的,说不定大大下一秒又下单几百张专辑嘞。

:好消息?盲猜大大是不是要去次青岛签售会?

:楼上说不定就是个大预言家。

—某大型男团宿舍—

“那个在coups哥大吧打了30w不运回的大佬是个02妹妹你信吗?”

专业网上冲浪文俊辉先生跑到徐明浩房间聊天。

“02年妹妹?真的?”

徐明浩同学显然是不相信,直到文俊辉把程昕薇微博主页给他看。

“我还以为是90后,谁知道是个00后……小富婆?对了有没有告诉coups哥?”

“哥在休息我也不想打扰他。这个妹妹好像要来青岛签售会,到时候在认识她也不迟。”

文俊辉刚想去煮螺蛳粉,又被徐明浩拉回去。

“我怀疑她是祉年哥妹妹,他俩都是俄籍华裔。”

“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哎。”

—上海—

并不知道自己准备掉皮的程某Vi女士在愉快的拆快递,准备好第二次直播。

果然好消息一到,做事情都舒畅了。

——

下章就去签售会了,再过几章飞nh玩/近距离追星

-PeachPie-
今晚的blingbling钻石...

今晚的blingbling钻石妆

今晚的blingbling钻石妆

-PeachPie-
躺在床上的脆弱美少年,其实不太...

躺在床上的脆弱美少年,其实不太像来着

躺在床上的脆弱美少年,其实不太像来着

Enote.

实际上All伞是这样的————

崔准: 我的可爱弟弟,哥一直是向着你的呀,哎一古可爱呐

崔饼: 长得漂亮头脑聪明性格活泼,是我随时可以rua的小熊啊

姜现: 三哥要是我弟弟的话,那不就可以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崔葵: 咻卡,哥也没办法,但35嘛,还是有一点自信的捏


3:三哥来帮你解决问题!毕竟只有你一个弟弟听我话了!

5: 计划通,喜欢得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实际上All伞是这样的————

崔准: 我的可爱弟弟,哥一直是向着你的呀,哎一古可爱呐

崔饼: 长得漂亮头脑聪明性格活泼,是我随时可以rua的小熊啊

姜现: 三哥要是我弟弟的话,那不就可以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崔葵: 咻卡,哥也没办法,但35嘛,还是有一点自信的捏


3:三哥来帮你解决问题!毕竟只有你一个弟弟听我话了!

5: 计划通,喜欢得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敖夜冬

白切黑人偶师和他的冷漠人偶(?

白切黑人偶师和他的冷漠人偶(?

兔彬博士

525/ 毕业礼

知道秀彬参加休宁毕业式后随便脑的,希望两个小朋友都好好长大。

一发完。


-


06:00 AM


“休宁凯、休宁啊,快点起床 马上就要迟到啦。”

崔秀彬蹲在休宁凯床边拿两指捏住小孩儿鼻翼迫使对方清醒,几下后又轻轻推搡着后者肩膀一遍遍重复起床事项。

“唔嗯…秀彬哥,让我再睡会儿…”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挣扎半天才伸出一只手反扣住崔秀彬伸来捣蛋的手腕骨,说话时连眼睛都没能睁开,带有含糊的鼻音撒娇威力更甚。


“毕业典礼也迟到的话也太不像话了,快点起来才行啊。”

“不要…不想起床……”休宁凯拿被子蒙住脑袋以阻隔年长人的...


知道秀彬参加休宁毕业式后随便脑的,希望两个小朋友都好好长大。

一发完。


-


06:00 AM

 

“休宁凯、休宁啊,快点起床 马上就要迟到啦。”

崔秀彬蹲在休宁凯床边拿两指捏住小孩儿鼻翼迫使对方清醒,几下后又轻轻推搡着后者肩膀一遍遍重复起床事项。

“唔嗯…秀彬哥,让我再睡会儿…”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挣扎半天才伸出一只手反扣住崔秀彬伸来捣蛋的手腕骨,说话时连眼睛都没能睁开,带有含糊的鼻音撒娇威力更甚。

 

“毕业典礼也迟到的话也太不像话了,快点起来才行啊。”

“不要…不想起床……”休宁凯拿被子蒙住脑袋以阻隔年长人的唠叨声,困意加重了心中被打搅美梦的不耐烦,翻身时忘却另一只手还握着崔秀彬的手腕,在睡梦中隐约听到脆弱的骨头咔嚓一声,连带着崔秀彬整个人被他扯得半边身子压上床铺,鼻头也磕上休宁凯肩膀,撞得发红。

 

“那随便你好了,不想起就算了,毕业典礼也干脆不去的好。”

 

撂完这句话后崔秀彬便揉着自己鼻子又气又委屈地摔门走了,明明之前主动说毕业典礼想让他陪同去的人是休宁凯,自己从好几周前就开始挑衣服做准备,今天一大早就爬起来收拾打扮,紧张的差点把给凯做的早餐煎蛋都糊锅,结果呢,到了毕业典礼当天却连休宁凯人都死活都叫不醒。

越想越委屈。崔秀彬将之前专门在网上学习很久才打好的领带扯下扔在沙发上,刚才被休宁凯那么一闹有几处已经皱起,崔秀彬眼尖瞥到时火冒的更甚,连着手机一块儿随便扔了出去。

 

烦死了,休宁凯毕业典礼我这么操心干什么,爱谁去谁去吧。

 

刚想完这话崔秀彬心底的烦躁未减,不知被随手扔进哪个沙发缝的手机提示音想个没完,半天没个消停,一直持续到他摸索着找回手机时消息接收才刚刚停止几秒。

 

 

【kakaotalk 未读19条】

口香糖:秀彬哥……

口香糖: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赖床的

口香糖:哥哥对不起ㅠㅠ我现在立马起床!

口香糖:秀彬哥QAQQ

口香糖:哥哥不要生气啦

口香糖:休宁宁知道错了…真的真的!

⋯⋯

口香糖:秀彬哥,真的很谢谢哥叫我起床ㅠㅠ对不起ㅠㅠ

口香糖:哥我准备好啦!

 

 

说实话十九条的道歉消息让崔秀彬吓了大跳,刚才的火气已经因为休宁凯的真诚道歉几乎全部消没了,他刚刚读完所有讯息还捧着手机发愣不知该怎么样回复。手指在屏幕上敲了记下一条消息也没编辑出去,因而也没注意到休宁凯已经拉开房门走了出来,一身校服规规矩矩,只是哭丧着一张小脸朝沙发上坐着的崔秀彬扑去。

 

“——呜呜,秀彬哥不要生气好不好,休宁宁真的知道错了,哥哥…”休宁凯将崔秀彬扑在沙发上压着,叫崔秀彬的手机没能拿稳再次陷入沙发缝中。休宁凯连撒娇带哄地将手掌覆上崔秀彬的软肚子揉弄,小小的个子压在崔秀彬身上也没什么重量,眨眨眼睛好像能挤出几滴泪来。

 

崔秀彬其实不常对休宁凯生气。他们认识两年多些,吵架的次数好像一只手便能数得出来,但细细回想连其中任何一次都没了印象。崔秀彬收紧手臂把一米六出头的小孩儿整个揽在怀里,无奈叹了口气。

“艾古…哥也没有非常生气,只是想你重视一下自己的事情,那可是毕业典礼啊。”

“我知道啦,秀彬哥,爱你哦。”

 

休宁凯用头顶的卷毛亲昵地蹭两下崔秀彬的脸蛋,眼尖瞥到了本应在人衣领下的领带被扔到了沙发一旁。刚才自己抱着对方撒娇的时候差点就压着了…好险。

“那我给秀彬哥打领带,哥就答应我不生气了,好不好?”没等崔秀彬说答应与否的话休宁凯抓起那根领带就往人脖子上套,手法十分笨拙,摸索了半天差点想用像打红领巾的方式完成任务,做到一半却被崔秀彬眼尖识破,拍了拍脑袋示意对方让开。

“……我没生气了,先去洗漱吧?吃完早餐一起去学校。”他率先站起来对着镜子重新打好领结,靠着门框算着时间提醒休宁凯先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秀彬尼万岁——”

“要叫哥啊!”

 

 

 

 

07:30 AM

 

 

初三生的暑假已经开始两个礼拜后其他年级的学生的假期方才开始,学校刻意将毕业典礼的时间定在非毕业年级放假后的第二天举行。

因而虽是工作日的早晨,同样一班车前往休宁凯学校的路上意外的没有碰见认识的学生,就连上车的同校毕业生也只是寥寥几个。

 

其实休宁凯不是很开心。

 

坐在他旁边的崔秀彬能够感觉的到,休宁凯不太会隐藏情绪,导致身上的低气压相当明显。他不断地摁亮又关闭屏幕不知在等谁的消息,或者只是单纯焦虑的行为。

崔秀彬在心里叹了口气,将自己空闲的手掌覆上休宁凯攥着手机的手背,休宁凯的手小小的,没什么肉,几乎就被他全包进掌心。

 

“不想毕业吗?”

对待崔秀彬突然的问题休宁凯摇了摇头,反手主动将指尖穿过崔秀彬的指缝,便做十指相扣的模样。手心没有出汗,却也能分明感受出对方的紧张。

“也没有…长大其实是一件开心的事。”

“但就是、太快了。”

交谈间休宁凯含含糊糊的小鼻音又冒出来,食指尖还一下下挠得崔秀彬手背发痒。说实话,有些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没关系的,不论凯变成什么样子哥哥都会一直喜欢你,所以没关系。”

 

 

 

08:02 AM

 

 

“真的迟到了呜哇…秀彬哥这边,小心一点噢”踏进学校时时间刚刚迈过原定开始时间两分钟,好在过于繁琐的准备工作让毕业典礼没能准时开始,“哥牵好我,不要走掉了。”

崔秀彬被休宁凯领着往自己班级的区域走,刚才在来的路上没能见着几个人,但此时操场以后挤满了十几个毕业班的学生,并不太有组织性地乱做一团,让休宁凯一米六出头的各自挤地有些艰难,下意识就牵紧了自己哥哥生怕对方走失。

 

崔秀彬没好意思告诉他自己这一米八几的个子想在人群中走丢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边任由休宁凯一路拉着他寻路,小孩子走的急切,好几次差点撞掉崔秀彬手上的水杯。

 

在班主任那里签完到落座后主持人正拍着话筒不断试音,这时崔秀彬才逐着声音寻到临时搭建的舞台。

“哥还是第一次来吧?啊!那个主持的女生”休宁凯顺过他的视线鬼鬼祟祟的贴在崔秀彬耳边说,“听说我们班有人打算今天给她表白…”

 

“不愧是初中生啊,真勇敢。”听了这话后崔秀彬才眯起双眼稍微打量了几下话里那位女孩,他侧头用脑袋碰了碰休宁凯靠过来的发顶,“休宁呢,有想在毕业典礼上做的事吗?”

“有啊。”被问着的休宁凯一顿,从善如流的说出准备很久的话,不仅没有移开脑袋,还伸出小指勾住崔秀彬的撒娇,“想和秀彬哥拍初中时期的最后一张照片。”

 

 

咕咚。

 

稍微愣神,崔秀彬手里的水杯没被抓稳滚落在地上,砸在塑胶草坪上发出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沉闷声响。他把保温杯捡起来后突然觉得问这话的自己也太小气了些,勉强从嘴边挤出尴尬的笑,拿自拍手机对休宁凯晃了晃。

“哥会帮你实现的噢。”

休宁凯只匆匆应了一声边没再把这个话题放在心上,从崔秀彬手里夺走保温杯猛灌了口凉水,嘴唇上的水渍和额头上两滴滚落的汗珠被早八点的光线照得发亮,手臂挽着崔秀彬的来回晃悠,踮起脚尖蹦跶几下。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三年时光弹指一挥……”

 

崔秀彬分神时扭头打量起在自己身旁坐的端端正正的休宁凯,后者此时整聚精会神地撑着膝盖听主持人讲话,腰板挺得笔直,叫他似乎能想象出来休宁凯在上课时的乖巧模样。

似乎是感受到崔秀彬炙热的视线,休宁凯扭头朝崔秀彬投了个疑惑的眼神,凑近了问。

“我脸上脏了吗?还是衣领没理好?哥怎么这个眼神看着我…”

崔秀彬想不出回答,他只是单纯的挪不开眼而已,好像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休宁凯的存在目光便会追随过去。

于是他趁着对方视线在自己身上定格时打开相机突然留下一张傻乎乎的照片,休宁凯为了检查相片靠地更近一些,端详了半天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表情管理满分,衣物和刚出门时一样妥帖,整个人状态都非常好。

所以秀彬哥为什么突然拍我?

 

这次他没再问出这话,也压根不打算继续追究,撇撇嘴干脆露出标准的营业笑来冲着镜头比上小树杈让崔秀彬更方便拍照。出乎他所料的,崔秀彬不仅没有按下快门,甚至嫌弃地打掉休宁凯手背冲主席台的位置抬高下巴让他认真的听领导讲话。

......这哥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奇怪的傲娇。

 

 

 

8:45 AM

 

毕业典礼正式开始之前学校并未将具体流程公布给学生,以为只是一板一眼按照最平凡简单的方式度过这个上午,甚至有部分学生不耐烦这枯燥的抒情演讲已经在台下偷偷摸摸玩起了手机,太阳已经升得完全,叫休宁凯和他的脸都蒸的有些泛红。

 

“要喝水吗?”崔秀彬边问边用手背蹭过休宁凯的额头为他揩去汗珠,稍为发凉的指骨贴着脸颊不动。

“冰化了吗?哥手怎么这么凉...”休宁凯舒适的眯起双眼,稍稍享受了几下便反过来擒住崔秀彬的手指,两只温度相差偏大的手紧紧缠在一起,决不放过每一寸偏凉的肌肤,休宁凯裹热了这块皮肤便蹭进指缝同崔秀彬十指相扣,贪恋他手心中的凉爽,“虽然冬天经常给哥暖手,但没想到夏天也这么凉..."

 

崔秀彬没抽出手,仍由休宁凯从各个方面都来占他便宜也不恼,忍着比他小两岁的小少年用发烫的手心包着他的肆意折腾,甚至在完全被他传递温度后眯眼笑得享受,主动伸出另一只手,仿佛现在并非时值初夏,而是严寒刚至的日子。

 

“等一下就按照班级的顺序,请各位同学和自己的家长一起走过红毯,领取毕业证书后走向自己的一片前程似锦。”

休宁凯含着一口没咽下去的白水对着操场中央临时铺上的红毯发懵,左右看了看,即使占少数,但也不是没有非父母陪同参与的学生,休宁凯却不知为何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眨眨眼看向崔秀彬表示无辜。在他心底还是觉得和崔秀彬一起走红毯太过奇怪,可初三少年强烈的自尊心也无法让他一个人完成这项流程。他一面自己觉得尴尬,一面又怕崔秀彬脸皮薄,不愿意和他一起,站起身后也只是守在对方身后,像犯了错事的小狗似的乖巧。

 

“哥...”“休宁凯成长中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马上就要被哥见证啦,会不好意思吗?”

怕崔秀彬多想,休宁凯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把崔秀彬牢牢锁在怀里不给对方任何说拒绝或是身体表示的机会。

“有秀彬哥在身边当然最好了..."

“真的很喜欢我啊休宁凯~”

 

 

休宁凯的班级比较靠后,轮到他时前面半数还多的班已经走完了,看见其他人的模样休宁凯才放松一些,但仍旧从背后抱住崔秀彬不放手,像只小企鹅用左右摇晃及其别扭的方式挪动。

 

 

出发时是崔秀彬主动拉着休宁凯手臂以十指相扣。崔秀彬不仅常年体温偏凉,甚至还奇怪的是易出汗体质,刚刚才被休宁凯把手暖热,这会儿便积了层汗,叫休宁凯握着有些滑,不得不收拢手指扣得更紧。

红毯距离不长,毕竟还只是初中校园,操场两百米一圈,光论那五十米的直径的话倒是半分钟就可以走倒尽头。但休宁凯还是实打实紧张了半分钟。

 

头顶的太阳光线照的人脑袋犯晕,当全校人视线都投来时休宁凯紧张地嘴角怎么扯也扬不起弧度,身边的崔秀彬倒是走得坦坦荡荡,叫休宁凯越来越奇怪自己到底在紧张别扭些什么。

好不容易熬过这半分钟,红毯的尽头处年级主任正笑盈盈的捧着厚厚一沓毕业证书,先是将证书交给陪同的人,再由那人交到毕业生手里。

 

理所当然的,这个任务便落在了崔秀彬头上。

 

 

9:00 AM

 

“毕业快乐,休宁凯。”

休宁凯从崔秀彬手上接过毕业证书,抬头看他逆着光的高挑身影,咽了咽口水后好像突然醒悟自己刚才在紧张别扭些什么。学校做的并不精细,甚至毕业证书还只是千篇一律的祝福词,没有专门替谁写下姓名,只在最末留了学校的名字。

他想,回家后要让崔秀彬一笔一划地在上面写上“休宁凯”三个字才行,只能是崔秀彬。

 

“谢谢秀彬哥,祝我毕业快乐。”

 

 

9:15 AM

 

“休宁啊,等下拍毕业照的时候也别忘了看哥哥的镜头哦。”

“知道啦,哥也要留点内存拍我们俩的合照才行!”

崔秀彬最后替他领平衣襟扶正小博士帽,拍了拍休宁凯的肩膀将他朝人群中推。休宁凯将手中的毕业证书卷成桶状,迎上朋友的步伐一步三回头。

他的个子在初中男生里恰恰是中等水平,大概依仗平日乖巧地表现被分配在了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刚才说是让崔秀彬给相机留点空间,站定后却不由自主地对着崔秀彬所在那处比弄半天。

 

镜头定格,相片定格,时间也定格。

 

“三、二、一”

 

休宁凯连扔上去都帽子都还没来得及捡,便第一个飞奔向崔秀彬,眼神亮晶晶地朝他炫耀说自己毕业了。倒不是激动,也不是感伤,只是这样的仪式感让他心底少不了沸腾,这类心情从来都只想和崔秀彬分享。

他奔来的瞬间也被崔秀彬记录在相机里,相片洗印出来夹紧某册书页,再像休宁凯希望的那样,一笔一划写上——

 

“2018/06/25 毕业快乐。”

 

 

-END

 


Enote.

以休宁宁为第一视角的54关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挑逗的白切黑Alpha×不情不愿又因身高差不得不服从压制的Omega(虽然Omega存在O装A)

(Alpha暗喜😉😁)

以休宁宁为第一视角的54关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挑逗的白切黑Alpha×不情不愿又因身高差不得不服从压制的Omega(虽然Omega存在O装A)

(Alpha暗喜😉😁)

Enote.

125闭环三角直接将妈妈送走了😭😭

1→2→5→1

125闭环三角直接将妈妈送走了😭😭

1→2→5→1

乌克兰的BOSS.

Chapter1

        “给。” 


  江宸递给休宁凯一瓶冰镇葡萄汁。 


  刚从球场上跑下来的休宁凯接过来就是一顿猛灌。 


  “哎哎哎,你慢点喝啊。”江宸无奈的看着休宁凯。 


  今天是川北高中和华翔高中的篮球友谊赛。 


  休宁凯是川北高中校篮球队的队长。 


  不知道是因为休宁凯个子太高还是什么。 


  总觉得整个队中就属...

        “给。” 

 

  江宸递给休宁凯一瓶冰镇葡萄汁。 

 

  刚从球场上跑下来的休宁凯接过来就是一顿猛灌。 

 

  “哎哎哎,你慢点喝啊。”江宸无奈的看着休宁凯。 

 

  今天是川北高中和华翔高中的篮球友谊赛。 

 

  休宁凯是川北高中校篮球队的队长。 

 

  不知道是因为休宁凯个子太高还是什么。 

 

  总觉得整个队中就属他最显眼。 

 

  “哔——” 

 

  哨声响起。 

 

  休宁凯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回过头来,“我去打比赛了。” 

          

          江宸点点头,“加油,还有,注意你的伤。” 


  休宁凯边跑边比了个“OK”的手势。 

 

  她和休宁凯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的,两人还是邻居。 

 

  如果江宸的父母工作比较忙的话,就会把她放到休宁凯家去待着,反之,如果休宁凯父母比较忙的话,就会把休宁凯送到她家去待着。 

 

  所以他们俩的关系是真的很铁,再加上我和休宁凯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所以他们两个经常一起上下学。 

 

  这场比赛毫无疑问是川北高中胜利。 

 

  因为华翔高中是一个非常重视学习成绩的高中,是市重点高中,对于体育方面并不怎么擅长。


          而川北高中一半重心放在学习方面上,一半重心放在体育方面上,对上华翔高中,当然是毫无疑问的一胜。

  

          所以刚才她告诉休宁凯注意他之前打篮球留下来的伤,不用那么拼命。

  

           此时的休宁凯被一堆人围在中间欢呼。

  

          可他却是穿过人群,直直的跑向江宸。

  

          然后给了江宸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们赢了!”


  虽然她才到他的肩膀,但还是回抱了他。

  

          当然,忽略她努力踮起的脚加上他微微弯下的腰。

  

           “对了,他们说今天晚上球队有庆功宴,你陪我一起去吧。”休宁凯松开了江宸。

  

            “啊?你们球队的庆功宴,我去不太好吧。”江宸看着休宁凯。


              “怕什么,反正他们都认识你,再说了,你放学不也没事做吗,你一个人回家我也不放心。”休宁凯也同样看着江宸。 

 

  “我都多大的人了,还不放心……”江宸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然我是个路痴,但我不至于连学校到家的路都能走丢哇。”江宸撇了撇嘴。 

 

  “哎呀,你就陪我去嘛。”休宁凯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 

 

  “……我有说我不去的话吗。”江宸挑眉。 

 

  “那太好了。” 

 

  “呀!休宁凯!你的葡萄汁不见了!” 

 

  “啊?我葡萄汁呢!” 


          “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被清理走了啊。” 

 

  “啊!我的葡萄汁!!!” 

 

  ——时间分割线—— 

 

  中午的食堂。 

 

  江宸、休宁凯、姜泰现、金泳勋四个人一起正在排队去买饭。 

 

  姜泰现是江宸从上学以来,一直的同桌,也算是她半个竹马了。 

 

  金泳勋是班级里的班长,虽然平时对人冷冰冰的,但是其实人还不错。 

 

  要不是因为上次的体育节,作为体育委员的江宸和作为班长的金泳勋要一起合作,两人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这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女生。


          四人并没有注意到她。 

 

  直到她气势汹汹的来到四人面前。 

 

  “休宁凯,我喜欢你,我要和你交往!” 

 

  女生这一开口可把休宁凯吓了一大跳。 

 

  江宸看了一眼女生的校服。 

 

  哦,原来是高三的学姐。 

 

  休宁凯这小子居然都有人这么多追了?!! 

 

  想到这里,江宸叹了口气。 

 

  为什么还没有人追我啊!!! 

 

  但是休宁凯只是淡淡的说了三个字,“我拒绝。”


           “拒绝也没关系,我迟早要把你追到手的!你记住了,我是高三四班的李彩领!”说完,李彩领还撩了撩头发。 

 

  “我说李彩领学姐,你一个高三的不好好学习来追我干嘛,况且你不可能追到我的。”休宁凯语气依旧那么淡。 

 

  “你又没有女朋友,我怎么可能追不到你。”李彩领瞪大眼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拜托,李彩领学姐我跟你很熟吗?我有没有女朋友不需要让你知道吧。”休宁凯终于没了耐心。 

 

  “就这样吧,你别缠着我,我不可能跟你交往的。”休宁凯紧皱着眉头。 

 

  “休宁凯,走了,你那份我帮你买完了。”江宸手里端着两份饭。 

 

  “哇噻,居然有肉!我就知道宸哥你懂我!”休宁凯笑的眉眼弯弯,跟刚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等休宁凯和江宸坐到座位上后,姜泰现凑了过来,“哎哎哎,休宁凯你认识那学姐吗。” 

 

  休宁凯边吃饭边说话,“不认识啊,我怎么会认识她,我连班级的女生都不咋认识,怎么可能认识高三的学姐。” 

 

  “啧啧啧,休宁凯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啊。”江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艳福这玩意要不要对我来说都没啥用。”休宁凯耸了耸肩膀。 

 

  “咋地你跟班长学,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噢了。”姜泰现看了旁边金泳勋一眼。 

 

  突然被cue的金泳勋被呛了一下,“咳咳咳……” 

 

  姜泰现赶紧拍了拍金泳勋后背,“我的错我的错……” 

 

  江宸随手把一瓶水递给了金泳勋。


           那是她刚才在自动售货机那里买的。 

 

  金泳勋接过水,说了声“谢谢”。 

 

  “咕咚……咕咚……” 

 

  金泳勋喝了两口后感觉舒服不少。 

 

  “姜泰现你瞅瞅你给班长整的,吃饭的时候就别老瞎cue人了。”休宁凯看了金泳勋一眼后说道。 

 

  “行了行了,我的错。”姜泰现眨了眨他的大眼睛。 

 

  金泳勋摆摆手,“我没事。” 

 

  “对了,我听班主任叨咕说下周学校准备去春游。”金泳勋突然来了一句。 

 

  “春游吗,哇噻,去哪啊,去多久啊。”休宁凯一听春游便来了兴趣。 

 

  “好像是一个什么森林,去三天两夜,你们最好准备一些必备的东西。”金泳勋提醒道。 


          “要不那这周末我们一起去采购吧。”姜泰现提议道。 

 

  “我觉得可以有。”江宸跟着附和。 

 

  “好,那明天周六我们就在中心商城前面那家咖啡店见面吧。”金泳勋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蓝色橙子碳酸汽水
异瞳宁宁真的好看 是🍇🐧

异瞳宁宁真的好看

是🍇🐧

异瞳宁宁真的好看

是🍇🐧

征
新专这首最好听

新专这首最好听

新专这首最好听

芒芒Bone
在草丛中,小王子遇见了狐狸,他...

在草丛中,小王子遇见了狐狸,他发出邀请“过来和我一起玩吧?”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养。

小王子问,那什么是驯养呢?

“建立关系...”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我只是一只狐狸,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可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你,我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摘自《小王子》

在草丛中,小王子遇见了狐狸,他发出邀请“过来和我一起玩吧?”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养。

小王子问,那什么是驯养呢?

“建立关系...”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我只是一只狐狸,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可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你,我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摘自《小王子》

远山

第六人称

是个线索推理式的极短小说(?

第一次尝试如逻辑不通抱歉抱歉!!!

欢迎各位在评论区里敲出自己的猜测欢迎大家讨论!!!无标准答案各位尽情发挥!!!

是最近重看943出来的脑洞!!!

内容大都瞎写,参考档人mv,千万不能认真看。

但如果各位喜欢——还会有新系列的——来自被大黑套路弄疯掉了的悲伤馍妹。


以下正文。


好像做了很长的梦。

扶着脑袋悠悠醒过来。眼前黑暗,陌生又熟悉。

怀表的秒针不停,流沙的时间飞逝,回溯的过往也是残局。

在哪里见过呢——

他垂下眼,攥紧怀表。

只要不醒...




是个线索推理式的极短小说(?

第一次尝试如逻辑不通抱歉抱歉!!!

欢迎各位在评论区里敲出自己的猜测欢迎大家讨论!!!无标准答案各位尽情发挥!!!

是最近重看943出来的脑洞!!!

内容大都瞎写,参考档人mv,千万不能认真看。

但如果各位喜欢——还会有新系列的——来自被大黑套路弄疯掉了的悲伤馍妹。

 



以下正文。

 

 

 

 

好像做了很长的梦。

扶着脑袋悠悠醒过来。眼前黑暗,陌生又熟悉。

怀表的秒针不停,流沙的时间飞逝,回溯的过往也是残局。

在哪里见过呢——

他垂下眼,攥紧怀表。

只要不醒来,梦就不会结束。

 

 

 

----------档案----2017.5.17----------

 

【地点:教学楼

 

似乎有人短暂居住过的三个房间。

房间窗帘边的动物毛发。

一间被火烧过的教室。

没有水的游泳池,一扇已被开启的门后是池底的浅蓝色地砖。

墙壁上混乱的字迹。

天台下大滩喷射状的血迹。

停止工作的钟表,时间指向五点五十四分。

四具尸体,五位失踪的少年。

 

 

【线索1 墙上的笔迹】

走廊尽头的房间,门上贴着的纸已经破损,马克笔的字迹褪色,识别字迹为「BG」。

地下散落着十一支黑色的马克笔和一只红色的记号笔,均已无法使用。

以这间房右边的墙壁为起点,直至游泳池跳水台,可分辨出四个人的马克笔字迹。以房间的标签和房间内关于字迹的线索分类:

 

未知1:

run

i cant sleep

i  need escape

PUNCH

I NEED ESCAPE

 

未知2:

LIFE IS IRONY

but it didnt end

RUN

DONT FORGET ME

 

TAEHYUN:

never

RUN

THE TRUTH

LIAR

truth

 

BG:

IT WILL BE ALRIGHT

it will be alright

WRONG

RUN

 

字迹并不规律均匀,多句重复出现。游泳池跳水台前疑似凝固血迹为墨的模糊"RU"判断为TAEHYUN所写,周围有某物被拖拽轨迹。天台下血迹旁出现同样讯息。

字迹分辨存疑。

布满字迹的墙上出现多处刻意的空缺。

传达信息模糊且矛盾,多处字迹旁有杂乱的线条团状涂鸦。未知1旁多次出现红色字迹"LIAR",甚至遮挡未知1所传达信息。

 

 

 

【线索2 奇怪的游泳池】

游泳池中无水,池边发现发现一具约十七岁男尸,有白种人特征,初步判断为呛水窒息而亡。手中紧攥两把钥匙,已证明为开启游泳池底部门锁钥匙。身着校服,放置名牌处无关于其身份信息。

手部有黑色油墨残迹,脚根、裤腿处有红褐色血迹。

 

 

【线索3 姜泰现房间里的日记本】

封面是圆润的花体字「TAEHYUN」。泛黄的笔记里记录着什么,似乎缺失了几页。

窗台边的墨瓶已经干涸。

 

 

五月三十二日 阴

这里的时间很奇怪。不过既然日历指给我三十二日,我也就这么记录下来。

大家都在。这就是最好的了。

 

 

五月三十二日 阴

第二个五月三十二日。

手表的指针到五点五十四分时便怪异的一格一格跳回十二。无法相信时间。这令我很害怕。秀彬哥也很不安的样子,一直盯着停在时间五点五十四分的手机。还好手机上的秒表还能用,电脑计算的秒数支撑着我的信念——或许还有秀彬哥的。

大家都换了衣服,昨天的校服还没有干,但       还套着湿漉漉的外衫。泳池底下的门要两个钥匙才能开,休宁凯找到了一个。

很快就能逃出去了吧。

今天大家也都在。这是最令人庆幸的。

 

 

【被撕毁的几页。挨着书脊的褶皱处能分辨出的字迹:我,离开,猫】

 

 

五月三十二日 阴

第七个五月三十二日。

秀彬哥的手机没电了。终于失去了与真实唯一的联系,我们现在真正的迷失了。

休宁凯从秀彬哥的房间里搬了出来,他说总能在睡觉的时候看到窗帘那边有猫的影子在动。

我宽慰他是心理作用,但自己其实也很害怕。如果琥珀在的话可以和那只骇人的猫交流一下吗?

我和休宁凯互相依偎着,紧紧拥在薄薄的凉被里,比起安抚的相拥更像是恐惧的依靠。今晚就算汗水浸湿了发,我们也不会放开彼此。

我想家了。很快就能回家了吧。

 

 

五月三十二日 阴

第八个五月三十二日。

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大家开始一个一个离开了。

今天是范奎哥。在燃烧的教室里,我看到他透过玻璃对我笑。

火舌舔舐他的皮肤。我们听不到惨叫也无法靠近。

潮水般的痛苦与恐惧向我涌来。迟早会是我。被困在这里的第一天起,我们大家都明白自己的结局。

 

 

五月三十二日 阴

第九个五月三十二日。

今天消失的是            。

下一个会是谁。

 

 

五月三十二日 阴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整几页纸都重复着这一个单词"liar"。日记本最后的所有张纸上均为笔尖用力划过纸面留下的团状线条涂鸦以及破损的页面。日记内有刻意被小刀割下的部分。】

日记结束。日记本旁的木质带锁箱中有一个怀表。可疑的是怀表并不像日记本里描述的、这片区域其他的钟表一样异常的工作。怀表上沾有动物的毛发,应与各房间窗台前的同属于一只动物,初步推断为长毛猫。

以其日记中所记录内容和失踪报案情况,推断遇害人为崔连准、崔秀彬、崔范奎、姜泰现、休宁凯。据了解五人互不认识,似乎与日记内容不符。为何同时被困在此处原因尚不明。

 

 

 

【线索4 消失的少年】

关于发现尸体身份与死亡原因的推断如下。

游泳池旁尸体:休宁凯。死因:窒息。

天台阁楼内尸体:姜泰现。死因:器官破裂、脑部损伤、失血过多。

走廊处尸体:崔秀彬。死因:氰化物中毒。

烧焦教室中尸体:崔范奎。死因:窒息、大面积烧伤。

 

在校园内发现四个有床铺的房间,其中三间房中有共四人短暂生活过的痕迹。对于失踪人员崔连准是否遇害在此存疑。

 

 

 

【线索5 未知1的字条】

校园内发现四张类似于字条的信息,字迹尚可辨认,均与未知1相仿。发现四张手记的地点相差距离极大,顺序无法分明。手记按发现顺序排序,内容如下。

 

循环的时间——离开的门——异瞳猫的威胁——

SAVE ME,SAVE ME,HELP ME——

 

我们早该离开——这或许是梦——

RUN

 

年幼的约定——遗忘的代价——真相的旁观者——

我说谎了。

 

RUN

 

 

 

【案件线索杂乱稀少、逻辑混乱且毫无科学观念。此档案封存,案件调查已结束。】

Enote.

😭😭我又又又又又跳回53了

高考玩家只要53搞点有的没的就血压飙升

等哪天35了我再放鞭炮吹锣打鼓庆祝

(不能总让咻卡1得让小葵爽一把)

😭😭我又又又又又跳回53了

高考玩家只要53搞点有的没的就血压飙升

等哪天35了我再放鞭炮吹锣打鼓庆祝

(不能总让咻卡1得让小葵爽一把)

星空北灯塔

这是一条群宣

✨欢迎入驻兔巴兔的小图书馆✨🎉

隔了一段时间又来群宣啦!!

❗因为tag打不全还劳烦看到的宝贝转发扩到各个小档的cptag里啦!(͒˶´⚇`˵)͒


图片二维码被屏n+1次……群链接请点我 

要是不可以欢迎搜索群号:1064173460

↑↑↑

是个档档子日常唠嗑+磕cp群!

现在馆里已经有81个小可爱啦!

基本上哪对都有同好可以聊上哈哈哈【杂食万岁

渴望更多的MOA加入www

不定期周末会有小团建,联文接力活动现在也在进行中!!以后也会继续开展,想看文或者图的宝贝也可以进来给劳斯们催催更hhh

无论是or不是产粮的MOA都欢迎进来勾搭‎|•'-...

✨欢迎入驻兔巴兔的小图书馆✨🎉

隔了一段时间又来群宣啦!!

❗因为tag打不全还劳烦看到的宝贝转发扩到各个小档的cptag里啦!(͒˶´⚇`˵)͒


图片二维码被屏n+1次……群链接请点我 

要是不可以欢迎搜索群号:1064173460

↑↑↑

是个档档子日常唠嗑+磕cp群!

现在馆里已经有81个小可爱啦!

基本上哪对都有同好可以聊上哈哈哈【杂食万岁

渴望更多的MOA加入www

不定期周末会有小团建,联文接力活动现在也在进行中!!以后也会继续开展,想看文或者图的宝贝也可以进来给劳斯们催催更hhh

无论是or不是产粮的MOA都欢迎进来勾搭‎|•'-'•)و✧

不定期还会分析分析套路w

【群内除馆长外都是神仙

最后,现在入群有两个馆内倾情制作的小惊喜在等你们哦!⌯'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