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优果

827浏览    3参与
SssAnt

【优果】百合

车银优×田柾国

⚠️后者性转


是大灰狼一步步诱拐小兔子的故事


*


车银优跟着班主任走进教室的时候,讲台底下清楚地响起了一片倒吸气声。


白色衬衫,俊逸面容,连唇边的一抹笑意都是恰到好处,春风般的温和谦逊。

女孩子们兴奋地交头接耳,热情满溢地谈论起来。田柾国受气氛影响,也抬头望了一眼这个瞬时引起轰动的插班生。


临近午间的阳光白又亮,从窗外照映进新同学的脸上,光线折射,再晃住田柾国的眼睛。


…好疼。

她慢慢地眨了两下眼,酸涩的瞳膜迅速覆上层...

车银优×田柾国

⚠️后者性转



是大灰狼一步步诱拐小兔子的故事





*





车银优跟着班主任走进教室的时候,讲台底下清楚地响起了一片倒吸气声。

 

 

白色衬衫,俊逸面容,连唇边的一抹笑意都是恰到好处,春风般的温和谦逊。

女孩子们兴奋地交头接耳,热情满溢地谈论起来。田柾国受气氛影响,也抬头望了一眼这个瞬时引起轰动的插班生。

 

 

临近午间的阳光白又亮,从窗外照映进新同学的脸上,光线折射,再晃住田柾国的眼睛。

 

 

…好疼。

她慢慢地眨了两下眼,酸涩的瞳膜迅速覆上层水雾。

 

 

泪眼朦胧中,周遭的杂音陡然喧闹起来,在几个女生的轻呼声里,田柾国看到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逐渐走近,最终停在了她的身后。

 

 

一阵桌椅挪动的声响。

不久,坚硬的桌壁抵住她的背,耳畔传来新同学含笑的嗓音,

“你好,我叫车银优。”

 

 

田柾国迷迷瞪瞪地转过头,却不料对方凑得那么近,一时脸碰脸撞了个正着。

 

极短的距离内,田柾国眼底还泛着泪花,一切事物都在眸中散焦模糊,只看清了面前那一双形状优美的眼睛,尾端微微弯起,无边的桃花春意。

 

 

“请多多指教。”

 

 

 

*

 

 

田柾国觉得车银优有点奇怪。

 

 

这位长相尤其出众的新同学几乎是一转来就成了学校舆论中心的风云人物,大家都在传高二一班来了位惊天动地的大帅哥,人美脾气好,脸上总带着笑,说话也温柔,简直是言情小说中的男主标配。

 

不到一周,就有不下十个女生组队来一班门口观摩,美名其曰找朋友聊天,其实眼神方向一直没离开过最后一排车银优的位置。

 

 

车银优下课经常会靠在课桌上补觉,枕着手臂,后脑勺露出一个好看的发旋来。

 

 

有次英语老师布置了作业,试卷逐一传到田柾国手里,她为难地看了看正在睡觉的车银优,不敢叫醒他,只好将剩下的试卷折叠,准备轻轻放到他桌上的空余地方。

 

 

可是还没等她放下试卷,一只手突然从下方抬起,精准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温热肌肤相触的瞬间,仿佛有细微的电流顺着接触部位一路延至大脑,田柾国顿时懵了。

 

 

“什么事?”

车银优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神情茫然地望向她,眸底还夹杂着睡意。

 

 

田柾国以为是他浅眠,自己放卷子的动作吵醒了他,立马将皮肤接触的不适感抛出脑外,转而感到十分不好意思。

她朝他摇了摇手中的试卷,软声道:“这是英语老师布置的课间作业……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睡觉的,抱歉…”

 

 

“唔。”

车银优没什么反应,只含糊地应了一声。

 

 

见他应该没有生气的样子,田柾国暗暗放宽心,正想说那你拿走吧,下一秒车银优的动作却让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少年懒懒地把控制着田柾国腕部的手往下移,掌心暧昧地蹭过田柾国手背,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一刮,就从田柾国手中取走了试卷。

 

他弯起眼眸笑:“谢谢。”

 

 

田柾国心颤得厉害,鸡皮疙瘩也争先恐后冒了一大片,她倏地感觉手掌好痒,像是有谁不停在刮搔着那里。

 

“…不用…”

她磕磕绊绊地说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转回了头。

 

 

而背后的车银优牢牢盯着她,眼瞳幽黑,看见她耳尖染上绯红的颜色,意味不明地哑笑了一声。

 

 

 

*

 

 

这时候田柾国已经隐隐感觉到车银优待她和其他人不同,但她不愿多想,只归纳总结成新同学有点奇怪。毕竟车银优那么出众,多加揣测会显得她像一只迫不及待开屏的孔雀。

 

 

田柾国有意避开跟车银优的接触,无奈每次上课小组讨论,她都必须得转过身和车银优面对面交流问题。那双眼睛往往会深邃地注视着她,让她心跳好快。

 

 

 

最近底楼园林区的百合花开了,香味萦绕。

田柾国靠坐在窗户旁边,清风裹挟着花香翻山越岭而来。她深吸一口气,尽量放松要和车银优对视的紧张感。

 

 

英语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句大大的“group communication-what’s your favorite thing”后,便端着茶杯去办公室接热水了。她一走班里立刻嘈杂起来,田柾国慢吞吞地转过身,将下巴搁在自己椅子上,微微抬眸,轻声问大家喜欢的事物是什么。

 

 

 

她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姿势显得她有多可爱,大眼睛又亮又圆,水意伴随着光在瞳孔内摇曳闪烁。她坐在那儿,就是一朵娇嫩的百合。

 

 

车银优眯缝着眼看她,喉结滚动了一下。

 

 

田柾国正奇怪为什么没有人回应,一个阴影罩了上来,淡淡的薄荷味钻进她鼻间。

 

 

车银优侧着头嗅了嗅她的脖颈,餍足地喟叹了一声:

“你好香欸。”

 

 

“!”

 

田柾国感受到颈间的热气,小脸迅速涨得通红,她慌慌张张地向后仰,抬手捂住那块烫得仿佛要爆炸的皮肤部位,喉咙梗塞着说不出话,只能惊慌地瞪着溜圆的眼睛。

 

 

车银优见她真被吓到了,终于不再逗弄她。歪头想了想,说道:“喜欢的事物——?”

 

 

他又笑起来,冲田柾国眨了两下眼睛。

“我喜欢百合花。”





tbc



Slurpee

釜山三月的热风与爱

车银优X田柾国

流水账/

含97line/


田柾国赶在车银优生日前回了趟釜山。

父母知道他回来很惊喜,临时去市场买了他喜欢吃的菜,田柾国看着这满满一桌子,感到堂皇又感动,“妈你做这么多,就我们三个人怎么吃得完啦?”

田妈妈把最拿手的泡菜汤端上桌子,“没关系,吃不完剩给你哥出差回来吃,好了好了,坐下吃饭吧。”

田柾国笑了笑,答应了田爸爸要陪他喝两杯,就去拿了烧酒瓶过来。田爸爸是真的很高兴,本来只有中秋节假期才回来的儿子难得回来,抓着他问这问那又多喝了几杯,结果没过一会儿就醉倒了。

田柾国和妈妈去卧室把他安顿好,又坐回到餐桌上。田柾国喝了口汤,咂咂嘴道,直夸妈妈的...

车银优X田柾国

流水账/

含97line/

 


田柾国赶在车银优生日前回了趟釜山。

父母知道他回来很惊喜,临时去市场买了他喜欢吃的菜,田柾国看着这满满一桌子,感到堂皇又感动,“妈你做这么多,就我们三个人怎么吃得完啦?”

田妈妈把最拿手的泡菜汤端上桌子,“没关系,吃不完剩给你哥出差回来吃,好了好了,坐下吃饭吧。”

田柾国笑了笑,答应了田爸爸要陪他喝两杯,就去拿了烧酒瓶过来。田爸爸是真的很高兴,本来只有中秋节假期才回来的儿子难得回来,抓着他问这问那又多喝了几杯,结果没过一会儿就醉倒了。

田柾国和妈妈去卧室把他安顿好,又坐回到餐桌上。田柾国喝了口汤,咂咂嘴道,直夸妈妈的泡菜汤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田妈妈给儿子碗里又多夹了几样菜,突然正色道,“对了柾国,妈妈问你,你怎么了?”

田柾国眼神躲闪,“什么怎么了?”

“怎么突然回家来了,是不是生活工作不顺利还是其他什么的?”

“没有…”

“柾国,你是我的孩子。”田妈妈搭住他的手,“还有什么不能和我说吗?”

有时候田柾国也感到奇怪,明明已经长大了已经能够独立思考独立生活,自己在妈妈这里还是个小孩子。他最后无所遁形,还是会回到她的怀里。

田柾国顿了顿,装不在意地用扁平的铁筷子戳碗里的米粒,“妈,如果,我说如果,如果喜欢上自己的朋友怎么办?”

田妈妈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想到自己儿子是被感情问题所困扰,但立马笑开了,“喜欢的话,喜欢当然是去追求了!”

“但是…”

“没什么但是,喜欢就要去争取,就算是朋友,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她是不是也一样喜欢你呢?你知道吗,你小时候和小朋友们玩游戏每次都要争第一名,拿不到第一就会回来哭,哄也哄不好,现在长大了,即使做不到第一名,也要去迈出第一步。”

他仍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想要再说什么也没开口。

准备回首尔的前一天,田柾国去了海云台。看着世界充盈着碧蓝色,翻滚的海浪冲刷着沙砾,咸湿的海风像是眼泪的味道,他总能在海边找到些归属感,心情总算有舒畅起来。他在海边玩了好久,等到红彤彤的太阳都要被海平面吞噬才拎着鞋回家。回去的时候碰到小区的大爷大妈无意外的会收获一句“我们柾国都长这么大啦”,平静又温馨。

田柾国躺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没有工作压迫也没有社交纷扰,他真想就永远待在釜山。但是逃避总不能解决问题,田柾国想。

他敲开房门,田妈妈正坐在床上叠衣服。他便坐到旁边帮她一起叠,“妈,我不想隐瞒你。”

“嗯…我喜欢的朋友是男生。”

田妈妈叠衣服的手顿住了,他忙去握住她历经岁月的手,“对不起…”

田妈妈盯着他看了好久,开玩笑般问道,“那你喜欢的朋友,是在玹还是银优?总不可能是金有谦和金珉奎那两个小子吧?”

田柾国苦笑,“妈妈…”

“柾国,我现在也觉得荒唐,你从小到大做什么我都理解你包容你,如果这是你的决定我不会干涉。我说什么来着,喜欢的事就去做吧,但是妈妈也不想你受到委屈知道吗?”

“嗯。”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明天还要回首尔,快回去睡觉吧,你让我自己一个人再想想,自己也可以想明白。”

“对不起。”

妈妈的话像是道指令无形中赦免了他,他也不再作声,像只落荒而逃的兔子赶忙离开了房间。

 

 

田柾国第二天很早就回了首尔,没让父母送,他还是有点害怕看到他们的脸。刚下动车,车银优就说要来接自己,高挑的身材和完美的脸在来往的人群中很显眼,他一眼就看到他了。

车银优也看到他了,两人坐上车准备一起去吃饭,“怎么样,釜山好玩吗?”

“当然,想永远住在釜山了。”

“真的吗,早知道我也跟你回去了。”

田柾国笑笑没理他,扭头去看窗外倒退的风景,“饿死了,吃什么好?”

“你想吃什么?去吃常吃的那家吗?”

“好。”

两人随便聊了起来,话题就到了过两天的车银优生日上。田柾国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你居然还没准备吗?不过你送什么我都会开心。”

“那我就送个生日祝福好了。”

“好啊。”车银优温柔地笑笑,专注开车的侧脸好看又迷人。田柾国靠在座椅上看着他,心脏里像是有只不停振翅的飞鸟。

两人在市中心吃完饭,车银优把他送回了家便要赶回公司开会。

“让你不用送了,快回去吧,哪有理事还翘班的。”田柾国靠在公寓门口赶他走。

“那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田柾国看他走进电梯,楼层数不断变小,心里又翻涌起酸涩,像海云台汹涌的浪花。如果能早点说出口的话就好了,刚刚在车上,在吃饭的时候,或者现在,他都有机会,可好怕说出口可能连这个朋友都留不住了。他叹口气,回屋整理了行李,给父母报了平安,就累倒在床上睡了。

 

 

等他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草草煮了锅拉面吃,就收到金有谦的消息让他陪他去明洞买东西,他想自己也可以顺路给车银优买礼物就答应了。两人见面后闲扯了两句,在这群朋友里田柾国还是最喜欢和金有谦相处,毕竟他以前性格内向也不善言辞,是金有谦很大程度上帮他走出了舒适圈。

金有谦找田柾国来就是让他帮挑任天堂的游戏卡,田柾国给他推荐了几个,两个大男生在游戏商店边玩边挑挑拣拣了好久,等金有谦买了两盘卡带,田柾国就拉着他去楼上的奢侈品店。

“你去那儿干嘛?”

“给车银优买生日礼物啊,我都不知道要买什么。”

“你给他买什么他都很开心的吧,就算随便说句生日快乐当礼物都行。”

田柾国脚步一停,“你怎么和他说一样的话?”

金有谦用“全世界只有你不知道车银优对你好”的眼神看着他,“你笨蛋啊。”

田柾国被说得不是滋味,心里酸酸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他和金有谦进店里挑领带夹,两个人弯着腰在玻璃柜台上挑选,一排排珠宝看得人眼花缭乱。金有谦突然开口和他说道,“对了,你知道车银优他妈给他安排了个新的女秘书吗?”

“女秘书怎么了。”

“就是他妈之前给他找的女朋友,这回安排成他秘书还想借着工作撮合他俩。”

田柾国一下直起身来,“啊?什么时候的事?”

“你回釜山那两天。”

“哦,其实也挺好,他自有他的安排嘛。”

“就这样?”金有谦有时候也看不懂他这两个朋友,明明是两人之间只有薄薄的一层纱,喜欢的人就在对面,却还是没有人愿意掀开。

“嗯,不然呢?”

田柾国本来还很生气,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本来就没什么资格生气,继续低头看领带夹。最后挑了一个款式低调内敛的,很符合车银优本身的气质。

 

 

田柾国还没见过那个女秘书,却没想到立马就在车银优的生日时见到了。很漂亮,确实像车银优会喜欢的类型。往年车银优生日只和他们几个朋友一起过,这回突然来了个女生,所有人都很尴尬,车银优自己也很惊讶秘书的到来,一直皱着眉,脸黑如锅底。除了金有谦和金珉奎还在努力地调和气氛,其他人四个人都闭嘴不说话。

女生坐了一会儿,自识没趣,“我还是先回去吧,其实也是阿姨要我来的,真不太好意思。”

“我去送你。”车银优腾地站起身来,拉着女生就快步走了出去。坐在桌上的几个看着他俩仿佛像在看戏。

金珉奎喝了小口酒,“车银优他妈妈到底在想什么呢,把女生硬塞进来干嘛。”

金有谦抖抖,“妈呀,我被尴尬得手脚都蜷缩了。”

田柾国脸色不太好,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就要出去透透气。郑在玹站起身说我去看下柾国,也跟了出去,找到他的时候,田柾国正趴在阳台栏杆上吹风。

郑在玹走过去,轻轻拍他的肩,“呀,哭了吗?”

他像个小孩子般挂在栏杆上,看楼下繁华的灯景,“怎么可能,我哭什么。”

“是吗,说到田柾国不就是最喜欢哭了吗。”

田柾国这才转过头来瞪了郑在玹一眼。

郑在玹也像他那样并排趴在栏杆上,“你说你们这样累不累啊,我都看累了。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虽然我们都是同岁,但你给感觉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而且看起来也像个小学生。”

“你说谁小学生呢,我是小学生那你也是小学生好吧。”

“好,那车银优也是小学生。诶…田柾国,你知不知道你喜欢谁讨厌谁都写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就比如刚才你看到那个女生,脸臭得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吧,我离你好远都能闻到浓浓的酸味。”

田柾国像是没听进去,自说自话道,“这里的风好大,和釜山的海风的一样,吹得我一下就清醒了。”

“在玹,那你能不能看出来车银优也喜欢我?”

“现在立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从郑在玹嘴里听到了他妈也和他说过的话,田柾国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要不顾一切地奔向他了。其实妈妈说的没错,自己一直是那个什么事情想要争第一的小孩,家人,朋友,友情,喜欢,他只是想拥有全部的爱意,他好害怕失去,害怕友情的转变能不能得到对等的爱。

手机放口袋里突然一抖,是车银优打来的。

“柾国,你还在楼上吗,可以下来吗,我在地下车库等你。”

“等我?你那个朋友呢?”

“她已经回去了,我有话和你说。”

挂了电话,郑在玹拍了拍田柾国的肩膀,笑道,“快点去吧,田柾国小朋友。”

 

 

地下停车场阴冷又潮湿,田柾国的心却炽热地狂跳着。走出电梯就看到车银优靠在车门边等自己,眉头紧锁,看起来有些焦急。他假装从容地走过去,不经意地问,“你把你朋友送回去吗?”

“嗯,和她说了几句帮她打了车。”车银优顿了顿,“上车吧,带你去个地方。”

田柾国疑惑道,“去哪里?楼上在玹他们呢,我们跑了,他们怎么办?”

车银优耐心地给他解释已经给他们买过单了不用担心其他三个,最后反复催促下,他才上了车。车银优笑笑,“让你和我去个地方怎么这么难啊。”

“去哪儿啊?”

“去釜山。”

“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吗?”

事实上车银优确实是在开玩笑,就开了几十分钟的车停在了汉江边。心里有点失望又庆幸,田柾国想,两人如果真跑去了釜山,自己一定又要哭哭唧唧感动得不行了。

正值三月底,首尔夜晚还是脱外套会冷的温度,江边健身步道还有人在哼哧哼哧地夜跑,田柾国却有点被冻得微微发抖,“来汉江干嘛?”

“就是突然想吃汉江边的拉面了,就来了。”

结果没一会儿两人就坐在小卖部门前的凉棚下,吹着江边冷风,瑟瑟发抖地端着锡纸盒吃泡面。以前他们几个也会约着来汉江边玩,打篮球或者骑自行车,运动的时候总不会嫌累,后来各有各的工作,能出来相聚的时间都少了,也很少来汉江看风景。江边不远处还有几颗稀疏开苞的樱花树,汉江和海云台不一样,吹来的风没有咸涩味却有股不同的味道。田柾国感觉眼前的景象都不太真实,车银优低头吸着面条,凌厉的面部轮廓线条因为咀嚼微微鼓起来,心里藏着的那只飞鸟又扑棱起翅膀来了。

车银优抬起头,看田柾国正仔细地盯着自己看,突然向他伸出手,“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吗?”

他看着他像孩子一样讨要礼物的模样,把手往车银优干燥温暖的手掌上一拍,“忘记了,只有一句生日快乐。”

“哈哈很不错的礼物!”他非但脸上没有愠色,嘴角还向上勾起了温柔的弧度,双眼笑得弯弯的,抓紧了田柾国搭上来的白嫩又柔软的手,像是握住了一团漂泊的云。

皮肤紧紧相触的瞬间像是开启了田柾国多巴胺分泌的开关,连耳尖在夜色中也染上了粉红色。他想过很多次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多年的朋友了,就是现在,那只飞鸟又要飞起来的时候,他又能确定这份感情和他对其他人的都不太一样。

田柾国在心里默数三个数。

三————

二————

“柾国,你的手好软。”车银优淡淡地开口,“很想以后也可以抓住你的手。”

他心里那个“一”还迟迟没有念出来。

“我还是想解释一下,今天那个女生的出现是个意外,我没想到她会来,我已经和她说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今天是我生日,告诉你我的生日愿望吧,那就是我希望田柾国可以向车银优迈出一步,你能不能帮我实现一下。”

田柾国默默地把手抽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脸,在想能给车银优最完美的答案,直到时间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开口,“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因为你我真的变得很奇怪,明明二十几岁了还会跑回家找妈妈询问感情问题是因为你,听到你妈给你找了新的女朋友会生气也是因为你,如果不是我发现我已经不把你当朋友看了我就不会这么奇怪…”

车银优看着他眼泪又要一颗颗掉下来了,抬手抹了抹,低声去哄他,“我不会让你变得奇怪了,不要哭了,你是水做的吗田柾国?”

“啊,真是委屈死了,我还给你买了很贵的礼物,早知道一句生日快乐真可以打发,就不用花这么多钱了。”

“好好好,那就去退掉。”

“算了,还是送给你吧。”

“那我一定很喜欢。”

车银优把人哄好了,看他哭得鼻尖红红的,牵住他的手,“哭累了要不要去汉江边走走?”

他乖巧地点点头。

三月底的汉江夜晚也终于有了点临近春日的温暖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