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优瓦夏

12.1万浏览    2012参与
一只透明
这个tag i了ⅰ了 o(*≧...

这个tag i了ⅰ了 o(*≧▽≦)ツ ~

这个tag i了ⅰ了 o(*≧▽≦)ツ ~

一米七的桅木
第三个手书预告!!^_^ b站...

第三个手书预告!!^_^

b站id同名:一米七的桅木

往期回顾(?)戳我呀 

第三个手书预告!!^_^

b站id同名:一米七的桅木

往期回顾(?)戳我呀 

来自星云
游戏名:缤纷好友 节日快乐!...

游戏名:缤纷好友

节日快乐!

捏了可可爱爱的优散!

友谊长存👍

游戏名:缤纷好友

节日快乐!

捏了可可爱爱的优散!

友谊长存👍

风音

画色图好爽

奇怪的快乐增加了!

不过看之前的幼儿园版本真的哈哈哈

画色图好爽

奇怪的快乐增加了!

不过看之前的幼儿园版本真的哈哈哈

灵寂星凤

是改图呀(原图在P2)今天也是想念新月零犬的一天呐~😭

呜呜呜呜呜小天使要好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还画了散人和优瓦夏(对不起我是屑,画不好)

优零散,无生之年

手残哭泣

是改图呀(原图在P2)今天也是想念新月零犬的一天呐~😭

呜呜呜呜呜小天使要好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还画了散人和优瓦夏(对不起我是屑,画不好)

优零散,无生之年

手残哭泣

蝉灯续昼

既然是愚人节,那一起来ooc吧!!


优优的本来也应该是个配对的脑阔的,但是画不下去了就变成了表情包(揍)

既然是愚人节,那一起来ooc吧!!


优优的本来也应该是个配对的脑阔的,但是画不下去了就变成了表情包(揍)

优瓦夏提问箱整理

(占tag致歉,周五删tag)

优瓦夏提问箱共1224条回复,已全部截图上传到这个整理用的主页上。

文字整理也已全部完成并发在陆琬的主页上,共计三部分,已转载到这个博客上了,可以直接点进“优瓦夏提问箱整理”博客里查看。

其中散人相关的回复也已经全部整理完了,一共60条,分别有文字形式,和分成六个部分发布的图片形式。

如有错漏、链接打不开等问题,还请评论或私信告知!

感谢所有帮助整理的朋友,感谢日向围棋老师为部分日语问答翻译作出的帮助,感谢北风飘寒老师关于951~1224的文字整理。

再次谢谢你们喜欢优瓦夏和散人。

(占tag致歉,周五删tag)

优瓦夏提问箱共1224条回复,已全部截图上传到这个整理用的主页上。

文字整理也已全部完成并发在陆琬的主页上,共计三部分,已转载到这个博客上了,可以直接点进“优瓦夏提问箱整理”博客里查看。

其中散人相关的回复也已经全部整理完了,一共60条,分别有文字形式,和分成六个部分发布的图片形式。

如有错漏、链接打不开等问题,还请评论或私信告知!

感谢所有帮助整理的朋友,感谢日向围棋老师为部分日语问答翻译作出的帮助,感谢北风飘寒老师关于951~1224的文字整理。

再次谢谢你们喜欢优瓦夏和散人。

Shenyi
随手画的,可能又被我画丑了。...

随手画的,可能又被我画丑了。

我好屑(´-ωก`)

随手画的,可能又被我画丑了。

我好屑(´-ωก`)

秋深残响

私下日常

 ooc预警

 散人和优瓦夏表面上甚少相见,甚至连联机都寥寥无几,搞得cp粉天天哭天喊地的想看他俩联机,平时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磕起来。但私下两人相处时间算不上少。

  虽不至于一周七天天天见面,不过四五天总是有的。两人中午一起吃个饭,有时是真功夫,有时是肯德基,有时是麦当劳。真功夫是两人去的最少的,两人都喜欢那些不健康的食品,但毕竟真功夫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去的地方,还是比较有意义的,所以两人还是会偶尔去一次。

  麦当劳是两人去的最多次的,因为散人比起肯德基更喜欢麦当劳。肯德基去的次数也不少,也就比麦当劳少几次,因为优瓦夏喜欢肯...

 ooc预警

 散人和优瓦夏表面上甚少相见,甚至连联机都寥寥无几,搞得cp粉天天哭天喊地的想看他俩联机,平时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磕起来。但私下两人相处时间算不上少。

  虽不至于一周七天天天见面,不过四五天总是有的。两人中午一起吃个饭,有时是真功夫,有时是肯德基,有时是麦当劳。真功夫是两人去的最少的,两人都喜欢那些不健康的食品,但毕竟真功夫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去的地方,还是比较有意义的,所以两人还是会偶尔去一次。

  麦当劳是两人去的最多次的,因为散人比起肯德基更喜欢麦当劳。肯德基去的次数也不少,也就比麦当劳少几次,因为优瓦夏喜欢肯德基的炸鸡。每次去肯德基前,散人总是会嚷嚷肯德基有什么好的,麦当劳才好吃,不过最后还是和优瓦夏去了肯德基,并且吃的很开心。

  吃完午餐,优瓦夏会去散人家里玩游戏,散人的游戏比他多多了。散人有工作的时候,优瓦夏就坐他旁边玩单机,没工作的时候,就会联机一起玩,一直玩到晚上。

  一般在快要晚饭的时候优瓦夏就会回家,但今天却不一样了,优瓦夏留了下来,并表示让散人给他做晚餐。散人此时在打着游戏正上头呢,听罢便不开心的抗议到“每次你留下来吃饭都是我做的晚餐,你怎么不给我做一次呀!” 优瓦夏淡定的打着游戏回复他 “你做的东西好吃啊,要是我来做我怕把我们俩毒死” 散人听了心里开心极了,但不好表现出来,表面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出门去买菜,走时还不忘说上一句“优瓦夏是大坏蛋,大混蛋!” 随着关门的声音响起和散人脚步声的慢慢消失,优瓦夏笑了笑 “呵,小笨蛋”

  晚餐两人吃了散人最拿手的番茄鸡蛋面,这时已经七点半了。“优瓦夏你去洗碗!我要直播了。”散人理直气壮的指使着优瓦夏。优瓦夏也不说什么,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把桌子收拾了下,把碗端去厨房洗。看着优瓦夏走进了厨房,散人才放心的开始直播。之前有几次让优瓦夏洗碗,优瓦夏表面答应,坐在椅子上让散人先去直播,结果等散人去看优瓦夏洗没洗碗,却发现优瓦夏早就跑回家了。

  等散人直播完以后已经快一点了,散人打着哈欠走到客厅,意外的看见优瓦夏正躺在沙发上玩ns。“你今晚要留下来嘛?”散人问道,优瓦夏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回答 “嗯,打游戏忘记时间了,现在已经太晚了就不回去了。” “那你赶紧去洗澡呀,我衣柜里有你衣服你又不是不知道” 散人走进房间,给优瓦夏拿出了他的衣服,优瓦夏接下衣服,就去洗澡了。

  优瓦夏洗完澡出来,散人便放下手机去洗澡,散人走进浴室一看,给客人用的粉毛巾干着,自己的毛巾却湿了,立马质问优瓦夏“优瓦夏!你怎么又用我的毛巾!” “那粉毛巾太难看了不想用” 散人无奈 “你每次都这么说,你就不能自己带个毛巾放在这嘛” “没必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赶紧洗澡睡觉吧” 散人没办法了,只能认命的去洗澡了。

  等散人洗完澡走进自己房间,果不其然看见优瓦夏正躺在上面。“快睡觉了,已经很晚了,你不睡我还要睡呢”优瓦夏催促着 “哎呀知道了”散人关了灯,也躺到了床上。“晚安优瓦夏” “晚安,笨蛋”

 

这篇优散我卡了差不多半个月才写完,6眼泪了

没想到这篇能写这么多,我以为这篇也会特别短小

长年没写过文了,文笔退化,将就着看吧:/

  

  

  

俗芸子

新月没有得癌症

优瓦夏没有退圈

逍遥散人没有火

优零散还是一起


愚人节快乐 

新月没有得癌症

优瓦夏没有退圈

逍遥散人没有火

优零散还是一起


愚人节快乐 

yu头 · 优的铁·黑粉
(ω) 我最讨厌逍遥散人了 我...

(>ω<)


我最讨厌逍遥散人了


我也讨厌卢老师


我还讨厌优瓦夏


我好喜欢xz


( ゚皿゚)


d(ŐдŐ๑)...


(>ω<)



我最讨厌逍遥散人了



我也讨厌卢老师



我还讨厌优瓦夏







我好喜欢xz















( ゚皿゚)













d(ŐдŐ๑)












































































































































































































































































































愚人节快乐!





剑未佩妥
摸个优大,其实是有配套的散老师...

摸个优大,其实是有配套的散老师的但画的太吃藕了就没放出来orz

摸个优大,其实是有配套的散老师的但画的太吃藕了就没放出来orz

死魂猫胖子-魂猫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优瓦夏的好友位呢?

【优散】散老师到底有没有告白成功呢?

*愚人节激情短打

*随便写的

*ooooooooooc

*私设众多

*单向暗恋(?)

*相信我,是甜饼,因为我虐不起来。

...正文

“呐呐呐,呼叫散老师~”

散人今天起的早,刚刚给乐乐投喂完食物,坐在餐桌旁准备享用早餐,自己手机的微信就“钉”的叫了一声。

看到自己的置顶聊天有一个小红点,接着就是优瓦夏的“呐呐呐呐”。

冷静的回复了一句“优瓦夏你吵到我的眼睛了。”就冷淡的继续吃早餐。

然后那边就很幼稚的又回了一大串“呐呐呐呐”,占领了散人手机屏幕所有页面。

散人拿起手机回复道“你一大早装幼稚想干嘛啊?”

优瓦夏那边也是秒回。

“我有装幼稚嘛ヾ(◍°∇°...

*愚人节激情短打

*随便写的

*ooooooooooc

*私设众多

*单向暗恋(?)

*相信我,是甜饼,因为我虐不起来。

...正文

“呐呐呐,呼叫散老师~”

散人今天起的早,刚刚给乐乐投喂完食物,坐在餐桌旁准备享用早餐,自己手机的微信就“钉”的叫了一声。

看到自己的置顶聊天有一个小红点,接着就是优瓦夏的“呐呐呐呐”。

冷静的回复了一句“优瓦夏你吵到我的眼睛了。”就冷淡的继续吃早餐。

然后那边就很幼稚的又回了一大串“呐呐呐呐”,占领了散人手机屏幕所有页面。

散人拿起手机回复道“你一大早装幼稚想干嘛啊?”

优瓦夏那边也是秒回。

“我有装幼稚嘛ヾ(◍°∇°◍)ノ゙”

“颜文字都上了诶优瓦夏小朋友。”

“略略略( :3 )”

“优瓦夏小朋友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清醒一点啊!这不是粉丝认识的你好吗!”

“咕噜咕噜(」><)」”

“......”

“好吧找你是有事啦。”

    “正常了?”

“散老师以前和粉丝面基全都说我更喜欢优瓦夏”

“好好好我知道你正常了!!!!”

“所以今天你有时间出来玩吗?我今天不上班。”

“好啊。”

散人吃着早餐,思想很明显不在和优瓦夏的聊天上,还有点半梦半醒的状态结果优瓦夏说什么思考都没思考就回答了。

在等散人仔细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我瞎答应个嘛啊!!!!!”

早餐不要了,椅子也因为散人激动的情绪搞倒了。

彻彻底底因为自己而清醒的散老师正在角落蹲着抱着头心里默默的流泪。

曾经无数次的向粉丝承诺回去看优瓦夏,看似有准备的来到上海,其实自己连和优瓦夏见面的勇气都没有,最多就是半年也没有几次的微信聊天。

自己的强装镇定和对方那种潇洒无所谓的态度才让这些为数不多的聊天显得那么尴尬。

但是自己是真的没有勇气去看优瓦夏!

散人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没有谈过恋爱,连青春期这种躁动的年级都被无尽的学习压了下去。

在小学时别人都知道什么叫好感时他在学习,在初中时别人初尝禁果偷偷早恋的时候他在学习,在高中时终于知道什么叫爱的时候他在学习,在大学时恋爱观成熟之后拥有一段正常爱情时他在学习。

本来以为他这辈子会一直这样下去,学习完回国,找一个好工作或者考一个公务员,最后通过家里相亲找一个合眼缘的女孩过下去平淡的一生。

但在大学的时候优瓦夏闯入了他的世界,改变了他平淡的一生。

从一开始的一个游戏,到后面和对方逐渐熟悉,那是散人的第一次情窦初开。

喜欢上这个有点毒舌,有点傲娇,有点爱欺负他的优瓦夏大大。

他喜欢优瓦夏的潇洒,喜欢他的神秘,喜欢他的变幻莫测,喜欢他的嚣张。

在散人的感官里,优瓦夏集中了小女孩那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顽皮,和独属于少年的那种涉世未深的潇洒,成年人的果断,和随时随地有奇妙想法的小孩子模样,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方面。

和他平淡无奇的人生相比,优瓦夏的游戏人间显得无比有趣。

所以在优瓦夏邀请他的一起享受这种游戏人间的时候,他接受了,他也爱上了。

少年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爱,迟来的爱情在那个叫优瓦夏的少年上悄悄绽放。

散人在某个圣诞节的晚上和优瓦夏互道节日快乐之后在自己的宿舍里彻彻底底陷入的沉思。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在国外还是有很多很开放的外国人,他也不是没见过当街牵手接吻的同性伴侣,但身为中国人的那种保守始终刻在DNA里。

但他还是好喜欢优瓦夏,优瓦夏就像他人生中的一个岔路口,在他的本来只有一条路的无趣人生多了一条他从未涉及的道路,从此彻彻底底的改变了他的人生。

他不知道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会发生什么,这是一条未知的路,不像之前,不用想就可以知晓的路,那条父母为他铺好的路。

人拥有对未知有着十足的好奇,散人带着对优瓦夏的情感,一厢情愿的走了上去。

现在所有属于他的辉煌,属于他的荣耀应该都有优瓦夏的一份,他们本应该一起成长,一起站在山巅看属于他们的世界。

但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永远不可能永远一个只是“幸福的一生”这么简单的说法。

随着优瓦夏的退圈,新月的...他们两个越走越远,而散人本来计划好的告白,也搞得一团糟。

两人的间隙越来越大。

散人发现,就算自己走着游戏人间的路,没有了优瓦夏,自己就走的越来越谨慎。

随着粉丝越来越多,散人也越来越谨慎,散人逐渐发现,没了优瓦夏,他还是那个平淡的他,他还是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这条路也能看到头,逐渐的变成了和之前那个公司计划没有两样的生活。

散人其实每天都在看优瓦夏的各个社交软件。

希望自己可以离自己爱的那个优瓦夏近一点。

在陷入迷茫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去试着找过一个女朋友。

基本没什么用,找女朋友的方向是优瓦夏的标准,和女朋友一起约会也全是和优瓦夏那次面基的对比。

自此之后他是知道了,他是彻彻底底陷进去了,拔不出来的那种。

随着对优瓦夏的情感越来越热烈散人在现实面对优瓦夏的勇气就越来越小。

欲盖弥彰的不想让优瓦夏知道,遮遮掩掩的也不用想让任何人知道。

他怕对上优瓦夏就会忍不住的把喜欢说出来。

到时候连友情都没有了。

没有面对优瓦夏的勇气,但又渴望和优瓦夏接触,在越来越矛盾的生活里谨慎的活着。

当朋友邀请他去上海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去和朋友一起玩还是只是想离优瓦夏近一点。

到上海后活的越发谨慎,每天出个门都希望自己不要遇到优瓦夏。

就连自己听的一系列音乐也变成了“リグレット”“パズルガール”等一系列暗恋系音乐。

今天优瓦夏主动提出见面而自己也答应了。

但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心理准备也没有,物理上的准备也没有、

从角落里颓废的把手机拿了过来。

手机屏幕上还有着优瓦夏交代的时间和地点。

散人颤抖的手在思考怎么样撤回这次行程,结果刚刚把谎言打上去优瓦夏那边就发来一条B站动态截图。

“你说过今天没事的哦。”

得,没借口了。

散人在极致的慌张下变得冷静。

没借口拒绝了,所以必须去了。

散人吐了一口气,冷静了片刻克制了一下情绪,回头看了一眼冷静吃早餐的乐乐,顺手撸了一把,开始准备见面所需的东西。

新买的游戏碟,送给优瓦夏,自己拍杂志杂志方送的衣服,自己安排,给乌鸦留信息让他照顾乐乐,把乐乐送走,正正好好离和优瓦夏见面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

打了个车去到地方,又等了几分钟,优瓦夏来了。

黑T-shirt,深蓝色牛仔裤,黑色口罩,少年感十足的打扮,倒显得散人比优瓦夏大好几岁。

“哟~散老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打完招呼后两人去了附近的商场。

随意聊了聊最近的情况,总让人觉得之前那两个无话不谈的朋友回来了。

逛完手办店就去下面的电子城逛了逛。

男孩子逛街永远简单,逛累了就去奶茶店里做着打游戏。

“散老师来一局射爆?”

“我没带游戏机。”

“得了吧我都看到了。”

“你眼睛怎么那么尖呢?”

“虽不算很好,但比你的近视还是要好一点的。”

“你又打击我!”

“哈哈哈哈哈哈有本事在游戏里讨回来啊~”

如何就看到两个三十岁的男娃坐在奶茶店里和旁边十几岁的学生一样打游戏。

毫无违和感。

一场游戏打完,看了看时间离吃饭至少还有一个小时。

“散老师,要不要去看场电影?”

散人正在收他的游戏机,听到优瓦夏的建议手上动作一停。

“行吧。”

继续收着东西,心里却打着小算盘。

电影院永远是告白有进展的好地方,漆黑一片可以干多少事啊。

优瓦夏低头在手机上订票。

来到商场最上面的电影院,也没管优瓦夏选的什么电影。

结果整个电影就优瓦夏一个人在看,散人满脑子都是告白告白告白。

电影结束的时候是11点55分,俩人找到了一家kfc。

两人坐在椅子上相顾无言,都低头看着手机。

优瓦夏突然把手机放了下来,又让散人抬头。

那双红色的眸子含着星尘无数,就那样直白的看着自己,仿佛要把他吸入深渊。

然后就听优瓦夏认真的说。

“逍遥散人,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散人的心里就像一束埋了好几年的礼花瞬间炸开,比平时的更加闪耀,更加美丽。

这种心情不是单单激动一个词就可以形容的了。

那种暗恋多点突然被自己喜欢的人表白,那时狂喜,真正的狂喜。

但散人不显山不露水的在心里放着春节进行曲,还是冷静的问了一句。

“真的?”

优瓦夏盯着散人棕色的眸子片刻,突然就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散人疑惑的看着优瓦夏大笑着,心里突然有一种不要的预感。

“哈哈哈哈哈哈,散老师你还是那么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优瓦夏笑着打开手机,时间上面写着11点59。

“今天愚人节哦!我才想起来哈哈哈哈,愚人节不逗一下你总会感觉少点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散人心里的狂喜瞬间灭了,心灰意冷,彻彻底底的心灰意冷。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脸上挤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看着优瓦夏笑着,也回来一句。

“我喜欢你。”

此时手机上的时间。

12:01:00

4月1日

 

THE END

所以散老师到底有没有告白成功要看俺发布的时间是不是还在愚人节哦~

(ooc致歉)

(占tag致歉)

(扭曲现实致歉)


芜茗今天也是起名废

【优散】你的色彩(一发完)

愚人节贺文!激情短打小甜饼!作者又菜又屑!


————————————————————————


  凌晨1::30,散人刚刚关掉电脑,望着漆黑的电脑屏幕,疲惫地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长吁了一口气,长时间的用眼让他感觉双眼十分酸涩,甚至一闭就有眼泪要涌出来。

  随手拿起放在身旁的手机,看了眼日期,原来是愚人节,再点开自己的直播间,虽然已经下播,但里边的刺儿们还在活跃地互道晚安和问候愚人节快乐,让他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明朗了一些。

  他习惯性的抓了抓软塌在头顶上的头发,起身去了浴室,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浴室思考人生后,最终...

愚人节贺文!激情短打小甜饼!作者又菜又屑!


————————————————————————



  凌晨1::30,散人刚刚关掉电脑,望着漆黑的电脑屏幕,疲惫地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长吁了一口气,长时间的用眼让他感觉双眼十分酸涩,甚至一闭就有眼泪要涌出来。

  随手拿起放在身旁的手机,看了眼日期,原来是愚人节,再点开自己的直播间,虽然已经下播,但里边的刺儿们还在活跃地互道晚安和问候愚人节快乐,让他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明朗了一些。

  他习惯性的抓了抓软塌在头顶上的头发,起身去了浴室,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浴室思考人生后,最终将自己摔进了柔软的床里,点开同那个人的聊天对话框。

  他们上一次联系,已经是将近一个月之前了。

  自从优瓦夏开始淡圈以来,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在慢慢变少,虽说不到一言不发的地步,但能聊的话题确实是少多了,以至于从开始的每天问候,到寥寥几句的寒暄,再到现在这样的不知该发些什么。

  但愚人节对于他们来讲,确实是一个富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起因是在前几年的不知哪一天,散人突发奇想,在情人节那天给优瓦夏发了一大段肉麻表白的话,在得到对方的疑惑和冷漠回复后,才又调皮地回到说以后每年都互相表白好了,反正他俩也没对象,美其名曰单身狗的相互救赎。

  本以为优瓦夏会拒绝,毕竟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开这类玩笑的人,但没想到这次优瓦夏同意了,虽然犹豫了好一会。

  自那之后,他们每年都会像玩笑一样给对方表白,一般都是散人发一大段不知从哪个言情小说网上找来的肉麻句子,而优瓦夏总是回一句简单的“我喜欢你,”或是偶尔来一句带点黄色废料却酸到掉牙的日文表白,总之,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去年。

  今年……散人却不敢发了。

  他无法忽视心底一年比一年强烈的悸动,更无法忽视因为话题减少的慌乱和苦涩,他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他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混蛋。

  说他抖M也好,太傻也罢,之前优瓦夏是有说过自己喜欢的类型的,也就是说,他是个一个彻头彻尾的直男,所以才能那么波澜不惊地同自己搞暧昧,纵容自己的小动作,甚至还会夸他可爱。

  因为从头到尾,动心的只有自己啊。

  散人苦涩地笑了笑,关上了手机,仿佛看不见右上角3%的危险电量,决定抛开那一切关于优瓦夏的繁杂,准备陷入沉睡。

  在进入梦境前,一滴滚烫的泪珠划过他的脸颊,滴落到了枕头上,形成了一小圈水渍,再以及不可闻的速度干涸。

  就像他对于优瓦夏的感情,刚开始如同细水长流般连绵不绝,最终汇入深不见底的海里沉淀……毕竟大海那么的空旷孤寂,丝毫不会在意一滴渺小的河水是否会在中途蒸发。

  他必须得学会自己我消化,将那一点点隐隐要冒出头的情绪强压下去,再换上一副毫不在意的面孔小心翼翼地伸出触角,以绝对不会越线的动作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触碰那冰山一角,好满足他的一己私欲。

  其中百般滋味,他如鲠在喉,甘之如饴。因为即使他的世界失去了原本该有的色彩,他也得靠从优瓦夏那里偷来的一点鲜艳去浸染心底的那一片灰暗。

  至此,宇宙澎湃,万物沉寂,天穹苍白。

  当散人再从梦境中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好不容易脱离了黑白午夜,他饥肠辘辘地点了一份外卖,再不情不愿地给手机插上电,却收到了一条他做梦都不会妄想的人发来的消息。

  优瓦夏照例给他发了一句我喜欢你,却又在这条文字消息下面附了一张从上海飞往天津的机票,时间是中午12:30到下午14:30。

  他心里一惊,看了一下已经越过两点的时间,来不及想这人是什么意思,也顾不上取消外卖,仓促地换了身衣服,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拿上充电宝手机钥匙就跑去车库取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机场。

  好在一路上人并不是很多,即便平日里需要半个小时车程也被他硬生生地缩短到二十分钟,停了车气喘吁吁地跑到机场后,正好听见优瓦夏的航班降落的广播。

  这时,他才有时间站直身子,边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边想着优瓦夏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惜一时间心乱如麻,平日里的南开学霸愣是没有从中得到任何信息,他索性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开始焦急地往接机口探头探脑,寻找那人的踪影。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终于有人流涌动,从里边儿逐一抱团出来,他不耐烦地推开挡在身前的人群,顾不上人家的骂骂咧咧,一点点地往前挤去。

  终于,他在一片人潮涌动中,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瞬间,仿佛周围的呼吸的都停止了,他只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和紊乱的呼吸,眼中的世界逐渐暗淡下去,唯有人群中的那一抹光亮绽放着鲜艳的色彩。

  烂漫花海,刹那间盛开。

  他看见那人的目光对上了自己的,,朝自己笑着挥了挥手,而自己却毫无反应地呆愣在原地,激动的心情吞噬了他的理智,所有的不安和焦躁在见到那人的时候都化为心跳,一点点地沁满了他的口鼻,充盈着他的心海,里面正波涛汹涌,巨大的浪花冲刷着漆黑的岩石,露出里面原本洁白的模样。

  直到优瓦夏走到他的面前,抬起头在他的唇上以迅雷不及之势烙下了一个吻,他才反应过来,随即惊恐地向后退了几步 ,难以置信地望着笑着看着他的优瓦夏,泪水却夺眶而出。

  优瓦夏好笑又无奈地看着这傻人儿一系列的反应,抬起手轻轻地抹去他的泪水,拿纸巾擦干,随即再牵起他的另一只手,用五指紧扣着,最终温柔地开了口:

  “怎么了?我的棉花糖今天不开心吗?”

  回应他的是散人的一个紧到让人窒息的拥抱。

  当晚,优瓦夏千年一见地发了一条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微博,内容还酸涩肉麻得很:

    “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里说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所有人都在底下评论优大是不是被盗号了还是转性或者恋爱了,他都不予回复。

  他只是轻柔地在身旁熟睡的爱人的额间,印上了一个吻。

END.

风音
儿童车 优当然是攻哈哈哈

儿童车

优当然是攻哈哈哈

儿童车

优当然是攻哈哈哈

死魂猫胖子-魂猫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优瓦夏的好友位呢?
今天应该要更新吧.嗯. 我来撒...

今天应该要更新吧.嗯.

我来撒个谎.

优瓦夏喜欢逍遥散人

今天应该要更新吧.嗯.

我来撒个谎.

优瓦夏喜欢逍遥散人

Winder
是🐟 最近好忙 没时间画画

是🐟


最近好忙 没时间画画

是🐟


最近好忙 没时间画画

做个正经的大der诚

摸了优散,来吃点糖,老师的水印真好看

摸了优散,来吃点糖,老师的水印真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