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伙伴

1116浏览    350参与
水幻清娆

〖在漆黑的夜空中,寻找光明〗(章二:相识,相遇)

       岩子坐在幻清娆的前面,单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观察这只安安静静看书的A。

        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淡然的态度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受。岩子觉得,想要让幻清娆出现表情变化,难如登天。

       “清娆,这是新来的伙伴?”随着脚步声从楼梯那传来,岩子看过去时,黑色短发的女人正笑着看他。只是……她的手,是鸟翼。...


       岩子坐在幻清娆的前面,单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观察这只安安静静看书的A。

        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淡然的态度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受。岩子觉得,想要让幻清娆出现表情变化,难如登天。

       “清娆,这是新来的伙伴?”随着脚步声从楼梯那传来,岩子看过去时,黑色短发的女人正笑着看他。只是……她的手,是鸟翼。

        “兽化?”岩子愣了愣。兽化人一直都是被排挤在外的对象,丧尸病毒爆发后,兽化人更是被抓去做研究,从始至终,没有任何的人权。

       可是在这……岩子看向了已经放下书站起身的幻清娆。

       一直被某人当成冰山的人,看见这个女人,竟展开笑颜,如同孩子一般跑到女人的面前,糯糯地说道:“姑姑,这是岩子”

       岩子看到这一幕直接呆了,他一直以为这人不会有任何表情变化。他都开始怀疑,眼前这个人,和先前如同修罗一般、如寒龙一般的人是同一个吗?

        “你好,我是姑获鸟,三十五岁,BETA”姑获鸟慈爱地看着岩子,无论是谁,看到这个笑容都会心存好感。

        “你……你好”

        介绍完后,姑获鸟转过来围着幻清娆仔仔细细地看来看去:“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幻清娆摇摇头:“没有。不过这次外出我和陌发现了一些种子,如果能让沐茗稍加培养的话,食物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但是药物方面就没有这么乐观了。虽然我们找到了一处制药的工厂,但是里面只有一些原材料却没有成药”

        “有原料就行了,”一旁的岩子通过谈话知道了她们苦恼的事,为了感谢她们接纳自己与莜荦,决定帮助她们,“我可以用这些原料配置出成药”

        “你?”幻清娆与姑获鸟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家是医学世家,制药这点问题自然不在话下,”岩子微微自豪道,“不过我擅长的是西医学,莜荦擅长的是中医学。草药方面还是得问问她”

        幻清娆低头思索,半晌才缓缓道:“那好,明天我与陌再去那个工厂一趟,带一部分原料回来给你试试”

        “我也一起去吧,我还要看看有没有什么辅助工具,制药厂里应该有专业的制药工具,有了这些,成功率能大大提高”

        幻清娆点点头,表示默许:“明早九点出发”

        待姑获鸟去厨房做饭后,两个A又开始处于尴尬的气氛中,最后还是幻清娆轻咳一声:“你是医学世家,那么你了解疫苗吗?”

         岩子没想到她会主动开口,愣了愣便反应过来:“我爷爷是研制疫苗的教授。爷爷离开家前,曾给我说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是我自己从来没有动手研制过”

       “足够了,我们这,没有一个人会这一方面。而今天所发现的资料,便是关于疫苗的,这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了……”回想起书籍中的那句话,哪怕是最自信的A,也不免被那句话所透露出的无奈与绝望所影响。那是渺小的自己,面对强大天灾时,感受到的深深的无力。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新的伙伴”幻清娆转身向书房走去,岩子赶忙跟了上去。

        进入书房,幻清娆随手转动门边的花瓶,书柜悄然打开一个空间,待两人走进去后,按下了电梯按钮。随着这个空间缓缓下降,书柜开始合闭,宛若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门打开时,强烈的光线让岩子下意识抬起手遮挡光线,而幻清娆在门打开时便已经抬脚向外走去:“沐茗,怎么样?”

        被唤作沐茗的人抬起头,理了理黑色的长发,一双蓝色的眼眸看向走过来的人:“有一段文字写得有些潦草,完全解读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话说回来,你身后那个……是新来的?”沐茗指了指刚刚才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

         幻清娆点点头:“这是岩子,医学世家,他是来帮助你研究疫苗的”

         沐茗伸出手,微微一笑:“你好,我叫沐茗,二十岁,ALPHA。嗯,蔷薇花香,你的信息素还挺好闻的”

        岩子礼貌性地握手,在沐茗认出他的信息素时微微惊讶。他明明,将信息素收敛了啊。

        “不必惊讶,沐茗经常与药剂、机械这类东西打交道,对于气味十分敏感。”幻清娆解释道。转头便对沐茗说:“带他去看看吧,没准会帮到你”

        “好嘞,”沐茗答应了下来,带领着他们向里面走去。

        过程中,沐茗将一只手搭在幻清娆的肩上,八卦地问道:“话说你不是不喜欢和陌生的A打交道吗?怎么这次突然开窍了?莫非你不会是颜控吧?唉唉,你家的云陌也不错啊”

        幻清娆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最近有点太闲了,要不晚饭后我们两来切磋切磋?”

        “别别别!千万别!”沐茗瞬间收回手,讪讪道,“跟你比刀剑,这不是找虐吗?”后又小说嘀咕着:“也不知道你的天霜和风影是什么材质打造的,靠近一些就会感到阵阵寒意,也亏得你拿的住”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只知道这是叔叔赠予我父亲的,父亲去世后,便给了我”幻清娆的手暗暗握拳,如汪洋的眼眸深处,复仇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另一个房间』

         正在擦拭弩箭的云陌听见声响,就将弩箭收了起来,站起身,对来的人笑笑。幻清娆自然感受到了云陌的目光,于是也微微一笑,眼中的柔情是岩子从未见过的。

        沐茗自己早就习惯了,走到桌前将资料拿起,递给了岩子,指着一处:“这里之后就开始潦草,看不清内容,你看看能看懂吗?”

        岩子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资料,不禁睁大了眼睛。

        这是……?

        “你怎么了?”

        沐茗疑惑且担忧地看着岩子。这样的目光让岩子才意识到湿润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他抬起手抹去泪水,声音微微颤抖着说:“我看的懂,这是爷爷的字迹……原来当初爷爷离开家,是去研究疫苗了……”

        再回想起那个实验室一处由尸骨堆积而成的山中,有一具是自己亲人的尸骨时,岩子的泪水不受控制地向下落。

       在场的三人瞬间懵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静静等待。等岩子情绪稳定,他们才上前询问,了解始末后,幻清娆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直到姑获鸟催时,大家才从实验室里出来。而莜荦早已经等候在客厅了,岩子见到莜荦,快步上前,想为她介绍:“莜荦这位是……”

        “沐茗?”莜荦顺着岩子指的方向看去,“你怎么也在这?”

        沐茗笑笑:“与他们合作,自然就在这。我以为,那次学校爆发的尸潮将伙伴们永远留在了那里,没想到你也活了下来,还找到了这里”

        “运气好,侥幸逃了出来”再见儿时伙伴,莜荦的心里何尝不是感慨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岩子迅速释放信息素,带有敌意地看向沐茗。

        面对岩子释放的大量信息素,幻清娆不自觉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与其对抗。而沐茗只是释放了少量信息素去冲淡。淡淡的酒香环绕在沐茗身边,却没有扩散的迹象。

       莜荦一惊,她还没见过岩子吃这么大醋。立刻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他的情绪:“他是我在学习基础知识时的伙伴,曾经帮助过我许多次,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啦”

        “真的?”

         “真的啦,骗你干嘛,骗你我又得不到……唔!”还没等莜荦说完,岩子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唇,直到莜荦微微喘气才放开她。收敛信息素,带着挑衅的眼神看向沐茗,像宣誓主权一样:这,我的人。

        沐茗面对岩子的挑衅,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幻清娆皱着眉头,默默收敛自身的信息素。莜荦红着脸瞪了一下岩子,就闷闷吃饭去了。

       晚饭后,大家要么各干个的事,要么早早休息,一起准备开始新的旅程……

Mineo

羁绊

我总是会自以为是的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所谓的中心。那么......我错了。因为那些正在你身边真心陪伴你的人,守护着你的人,你不去重视,去珍惜。而在最后他们一个个不知不觉的离你而去时。你才会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在你的心里是如此的重要且无可代替。

能和你们做最好的朋友。还做了这么久。我真的觉得很不容易。一个是五年同窗之谊。一个是十年发小之情。是缘分让我们有着无法切割的羁绊。也让我们成为彼此最为重要的存在。
[图片]
[图片]

我总是会自以为是的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所谓的中心。那么......我错了。因为那些正在你身边真心陪伴你的人,守护着你的人,你不去重视,去珍惜。而在最后他们一个个不知不觉的离你而去时。你才会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在你的心里是如此的重要且无可代替。

能和你们做最好的朋友。还做了这么久。我真的觉得很不容易。一个是五年同窗之谊。一个是十年发小之情。是缘分让我们有着无法切割的羁绊。也让我们成为彼此最为重要的存在。

水幻清娆

〖在漆黑的夜空中,寻找光明〗(章一:幸存者?)

        “幸存者?”黑影出现在门口便停了下来。少女借助昏暗的光线和极佳的视力看清来的人。红色的短发搭配黑色的运动装,金色眼眸不含感情地向他们隐藏的地方看去。

        少女听着是一个青年的声音,便将刀放下,却没有收入刀鞘。因为她嗅到的,是一股蔷薇花香的ALPHA信息素。出于对陌生ALPHA的排斥,自身的信息素不由得散发出来将身后的人护住。...


        “幸存者?”黑影出现在门口便停了下来。少女借助昏暗的光线和极佳的视力看清来的人。红色的短发搭配黑色的运动装,金色眼眸不含感情地向他们隐藏的地方看去。

        少女听着是一个青年的声音,便将刀放下,却没有收入刀鞘。因为她嗅到的,是一股蔷薇花香的ALPHA信息素。出于对陌生ALPHA的排斥,自身的信息素不由得散发出来将身后的人护住。

       对方见状,只是笑笑:“唉,别这样,我对你的OMEGA可不感兴趣。”气息收敛,少女才嗅到了另一种味道——那是一个OMEGA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奶茶香,门后探出一个小脑袋,走出来后,才看清楚她的容貌。

      薄荷绿发自然下垂及腰,白色小毛球加蝴蝶结的头饰将部分发丝束起,配合着清澈的湖绿色眼眸,显得俏皮可爱。

       “你好,我叫岩子,二十岁,ALPHA。”那名叫做岩子的青年向对方伸出了手。

        蓝发的少女握了上去,但语气中带着疏远与警惕:“幻清娆,二十岁,ALPHA”

        岩子也不在意,指了指身后的人:“这是莜荦,十八岁,OMEGA”

        幻清娆身后的青年收拾好资料,站起身拍拍尘土:“云陌,二十一岁,OMEGA。”话落,便对自己的搭档说,“资料都带好了,走吧。”

       “嗯”幻清娆等点点头,向门口疾步走去。她实在不习惯与陌生的A待在一个地方太久。

       “等等。”岩子挡住出口。

        “还有什么事?”幻清娆强压下怒火,尽量平和道。但是带着敌意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实验室,表明主人的怒意。

        “丧尸已经越来越多了,我认为我们一起行动才能多一些生存的希望。”岩子明白莜荦的状态,没有一些强大的伙伴,想在末世中活下去,很难。他不清楚在他们面前的人有多强大,他们已经寻找了许久,但也只遇到了这两个人而已……

       “给我个理由”幻清娆在听到他们想加入时,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她得先确定他们的目的,她不能因为新加入的人而害了她的伙伴。

       “因为……”岩子话音未落,三条走廊深处就传来低沉的吼叫,起起伏伏的叫声冲击着每一个人。

       幻清娆从腰间拔出另一把武士刀,注视着走廊的深处。手中的刀刃与蓝色眼眸都闪烁着寒光。冰冷、不带任何情感。云陌在搭档取出刀时,就已经将伸缩弩置于手中,随时为搭档护航。这是他们多年形成的默契。

        岩子也将自己的打刀握在手中,莜荦举起手枪瞄准丧尸。

        “清娆,想要从这迅速出去就只能选择中间这条路,走到尽头左拐,上了楼梯就能到达地面。现在是下午,还有阳光,大部分在地下形成的丧尸是不能接触阳光的。”云陌沉声道。

       “了解,掩护、跟紧我”幻清娆迅速冲了出去,将刀横在身前,边躲避丧尸的撕咬边斩下其头颅,部分没有解决的丧尸也被云陌的弩箭杀死。而那些没了头颅的丧尸,自身腐臭的血液向四周喷出,散发着恶臭。

        岩子在一旁不禁愣住。这样的配合是经历了多少次磨练?要知道,只要云陌的弩箭有一点偏差,杀死的就是自己的搭档!而幻清娆能不躲避从自己身边略过的弩箭,这是对于搭档的多大信任?如果能成为他们的队友,一定能活下去。

        清理到一半,云陌跟在幻清娆的身后继续推进。岩子见没他的事,边拉上莜荦跟了上去。

        越靠近,恶臭就越浓。最终在大面积血滩面前停了下来。“莜荦!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岩子知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但是看着渐远的两人,不禁开始着急了。

         “不……不要……”莜荦抖了抖身体,对血的恐惧让她没办法再移动半分。岩子咬咬牙,将莜荦横抱起,飞奔追上他们。

        不过幸运的是,虽然岩子抱着莜荦前进的速度比较慢,但是前面开路的两人效率很高,一路过来前方没有一只丧尸阻碍他们,不必再腾出手自卫。

 『地面』

     幻清娆看着一身的污浊血液,一阵嫌弃道:“看来今晚又要洗个澡了。”

       云陌看着搭档,笑笑不语。从随身背包中拿出纸巾递了过去,坐上不远处吉普车的驾驶位。

        刚上车,落后的两人才到达地面,地下室的丧尸们正如云陌说的那样,只能看着他们吼叫,却上不来。

        等了一会儿,不见人上车,幻清娆只好探出头对坐在地上的两人道:“愣着干嘛,不上车等着做丧尸的夜宵吗?”

       “哦哦”反应过来的岩子抱着莜荦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莜荦的脸色一直不好,岩子也只能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好受些。

        “现在能告诉我理由了吗?”幻清娆靠着座位闭目养神,懒洋洋道。

        岩子看了看怀中的人,缓缓道:“莜荦怕血,哪怕只是血腥味也会影响到她。如果没有伙伴保护她远程输出,她想活着,很难。”

         幻清娆皱了皱眉,作为敏感型A,自然感受到了O因为恐惧而释放出的大量信息素,但从来没想到,在这个日日见血的末日中,居然有人会怕这个。看着比她小的孩子在微微颤抖,才反应过来是自身的血腥味重了些,只好默默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将血腥味掩盖掉一些。

        随着淡淡的薄荷清香掩盖掉大部分的血腥味,莜荦的脸色逐渐好转。清香环绕在车内,使一天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莜荦靠在岩子怀里,嗅着令她心安的蔷薇花香沉沉睡去。

[一个小时后]

         云陌将车驶入一处独栋别墅,停好车后,叫醒了睡着的两人。幻清娆醒后就直奔浴室而去,云陌给新来的伙伴安排好房间就离开了。

        岩子将莜荦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也去洗了个澡,等他到客厅时,只看见幻清娆坐在沙发上看书。

        “云陌呢?”岩子随口一问,并不觉得某人会回答他的问题。

        “他去找沐茗了”沙发上的某人头也不抬地回答一句,“一会儿再给你们介绍”

        一句话说完,除了翻书的声音以外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正如人们常说,两个A单独待在一起,别指望能有过多的话语。

水幻清娆

〖在漆黑的夜空中,寻找光明〗(序章)

        汝,相信有末日吗?

        或许在千年以前,人们只会将这句话当做玩笑。但是看看如今,不得不相信。

        千年以来,人类不节制的索取,使得这个世界重负不堪,自然也因此降下惩罚。

        2500年,人类后代中出现第一批分化者,而他们都...

        汝,相信有末日吗?

        或许在千年以前,人们只会将这句话当做玩笑。但是看看如今,不得不相信。

        千年以来,人类不节制的索取,使得这个世界重负不堪,自然也因此降下惩罚。

        2500年,人类后代中出现第一批分化者,而他们都只是六岁的孩子。经过研究,他们分化出三种不同的第二性别,分别称为ALPHA、BETA、OMEGA。此后,在六岁生日当天,分化出性别的孩子会被送入不同的院校进行学习。

        虽然这样的变化,带来了许多优秀的后代,但是也让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而不时爆发的战争,使这个本就残缺的世界雪上加霜……

        2800年,人类社会再次出现变故。一种新型的病毒开始蔓延,虽然不会造成人类死亡,但会使部分人出现野兽的特征。例如长尾、长耳、鳞片等……我们将其称之为兽化。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如何传播的,也没人知道如何消除。更可怕的是,这种特征,有70%的遗传率……

       3000年,死亡病毒彻底爆发。所有城市在一夜之间变得死气沉沉,恐慌充斥着每一座城市。幸存下来的人们,为了拯救家园,也为了拯救自己,开始研究其病毒。

        研究表明,病毒只会附着在牙齿上,被携带者撕咬后会通过伤口进行传染,传染后的人,会变成没有意识的丧尸。且病毒只对性别为ALPHA和OMEGA的人有效,BETA会被撕咬致死。

        除了有效的防范以为,只有接受兽化这一种方法。可是,兽化只对部分人有效。若不是那群有效的人,接受兽化,将会变成真正的野兽……

        “直到3008年,初次疫苗才研制成功,而那时,每座城市已经没有多少人活着了……”读者缓缓地合上书,转头对身后搜索物资的人道,“这是两年前最后的记录了,当时研究成功的疫苗应该还在这里,找到疫苗,我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但这里被破坏得不轻,许多试管都已破碎,而且都过了两年了,想要找到能使用的疫苗,无疑如大海捞针……”搜索的人站起身来,黑色的短发随着门外灌进的风轻轻摆动,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担忧。

        感受到搭档的情绪不对,蓝色的长发的少女迅速释放自身的信息素去安抚,天蓝色的眼眸扫视着可疑的地方:“再仔细找找吧,说不定还有当时留下的研究资料”

         “嗯”

         两人分开搜索,不放过实验室的任何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传来惊呼:“我找到了,而且像是完整的资料。”

         少女走过来,看了一下青年递过来的文件夹:“的确是资料!太好了!”

         这时,一个不易察觉的异动从门口传来。而这一切,都逃不过A敏感的感官。

         “谁!”少女瞬间将腰间的武士刀拔出来横在身前,注视着门口逐渐放大的黑影……

水幻清娆

〖在漆黑的夜空中,寻找光明〗(预告)

       汝,相信有末日吗?

——————————————————————————

       “其实有时我会很迷茫,分化,是好还是坏……”

『ABO的世界,使人类初次变化』

——————————————————————————

        “怎么?吓到你们了吗?”说着便摇了摇身后的狐尾,“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兽化出现,是否是大自然给予的惩罚?』...

       汝,相信有末日吗?

——————————————————————————

       “其实有时我会很迷茫,分化,是好还是坏……”

『ABO的世界,使人类初次变化』

——————————————————————————

        “怎么?吓到你们了吗?”说着便摇了摇身后的狐尾,“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兽化出现,是否是大自然给予的惩罚?』

——————————————————————————

        “疫苗研制成功时,每座城市,已经没多少人活着了……”

『书籍中最后的话语,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无奈与绝望』

——————————————————————————

       “不行,要走你们走,我要去找他”

       “你疯了吗?!夜晚是最危险的时候,更何况那是森林!”使出大力将冲动的人拉住,并释放信息素强行控制其情绪。

        “那又如何!”猛地甩开抓住她的手,“那是我最后一个最亲密的人,我绝对不能再失去他!”说完不管所有人的阻拦,冲进了幽深的树林。

『末日是无情的,但是人是有感情的』

————————————————————————————

       “我好想你,求求你醒醒……”她握住他的手,告诉自己不能哭泣,不然他会笑话的。但是眼泪就是如此不争气的往下落。

       “别哭了……你哭,我会心疼的”他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地抬起手,笨拙地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我怕你伤心,所以我必须坚持回到你身边』

————————————————————————————

        “嗞——嗞——”废弃已久的接收器中传来声音。

『这是否来自于过去的提示?』

————————————————————————————

       “现在我终于到达了所谓的禁区,现在我们来探索下这有些什么东西”

        “看起来就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咦?那是什么生物活动的痕迹?这里面有什么生物在这生存吗?我过去看看”

         “啊啊啊啊!救命啊!”

『所谓的禁区是什么地方?那里有什么恐怖的生物?』

————————————————————————————

         “我怀疑,这个末日可能不是真的……这个病毒的DNA,是两个已知病毒的DNA的组合……”

『研究人员的笔记、怀疑的话语,这样的末日景象,是自然的惩罚?还是人为造成?』

————————————————————————————

       末日的真相,让我们一一去解开。

 

正楷眉清目秀
《伙伴》 《伙伴》是李自健“美...

《伙伴》

《伙伴》是李自健“美国流浪汉系列”的作品之一。画面中,流浪者与一只似乎有着同等命运的黄狗赤脚拥躺在一起,相依相偎,画面安详而温馨。男子身上斜靠着的一把班卓琴虽然已经破旧不堪,但却给穷困潦倒的人带去希望和感动,暗示着主人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李自健先生刚到美国时穷困潦倒,后来生活环境有了改善的时候,他总会想起自己刚到美国时就想画流浪人的那种冲动。那时候,他一个穷学生每晚骑着自行车,途径流浪人栖身的纸盒、塑料棚,冷风凄雨,好不凄凉。这些情景,萦绕脑际,挥之不去,如今又点燃了他的创作欲望。为...

《伙伴》

《伙伴》是李自健“美国流浪汉系列”的作品之一。画面中,流浪者与一只似乎有着同等命运的黄狗赤脚拥躺在一起,相依相偎,画面安详而温馨。男子身上斜靠着的一把班卓琴虽然已经破旧不堪,但却给穷困潦倒的人带去希望和感动,暗示着主人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李自健先生刚到美国时穷困潦倒,后来生活环境有了改善的时候,他总会想起自己刚到美国时就想画流浪人的那种冲动。那时候,他一个穷学生每晚骑着自行车,途径流浪人栖身的纸盒、塑料棚,冷风凄雨,好不凄凉。这些情景,萦绕脑际,挥之不去,如今又点燃了他的创作欲望。为了画好这一系列作品,李自健特意带着妻子丹慧与女儿到流浪着的聚集处,有女儿、妻子在身边,他在忙着拍照、交谈、画速写、收集创作所需的各种素材的时候,似乎能多一层保护。 

       街头混杂、肮脏不堪,警车时而呼啸而过,有时突然会在他们一家三口面前停下来。“你们最好离开这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好心的警察不止一次这样劝告,可是为了创作,李自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次,李自健先生刚从车中出来,一个黑人大汉突然冲了过来,口中狂呼:“Photo!Photo!”画家自觉不妙,躲闪不及,狂汉一把从他肩上勒走了美能达照相机撒腿就跑,旁边的几个流浪汉见状飞快的朝抢汉跑的方向追赶过去,其余的几个汉子则安慰惊魂未定的丹慧母女。画家目睹眼前的一幕,虽说损失了相机,但是他却能感受流浪人中善良的人性依然存在,这给他后来创作流浪人的作品,注入了更多的理解与同情。 

        第二天,警察来电,让李自健先生前去辨认罪犯,他放弃了,因为他不想结下仇恨的种子,他还要继续去这个谁都不敢去的地方,寻找和摄取创作的素材和灵感。 

        1993年5月,李自健先生历经近400个日夜的努力工作,完成了近70幅画作,一个以表现人间大爱为主题的油画展已经粗具规模。


野路子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野路子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野路子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 瞳 》系列

一家人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野路子

《 瞳 》系列

朝圣者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 瞳 》系列

朝圣者

综合材料/雕塑

(已被收藏)


持续创作中的系列,每一款作品都是唯一 

每个个体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属性。瞳系列是个体对自我的探索和追寻,我们没有给予具体的定义,答案在每位观者的思考里 。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重新审视了被忽视的部分,你呢?


生于斯

第一学期打个总结

⚽️🔒👧🏻

第一学期打个总结

⚽️🔒👧🏻

殇
童年的约定,希望长大后不要失约...

童年的约定,希望长大后不要失约。

童年的约定,希望长大后不要失约。

淼焱

惊喜

孩子只学两节轮滑课,已经可以掌控自己的身体平衡了,太了不起了,还专门给我表演了。成就感带来的喜悦不仅是大人,连小孩子都喜欢,不能小瞧小孩的学习能力,他们真的只是缺乏引导和耐心。

这学期报了画画课,本以为他们会抵触,但是没想到孩子很喜欢,每天都想学,忽然觉得作为父母应该给他们看更广阔的世界,他们才能更好得作出选择!

孩子只学两节轮滑课,已经可以掌控自己的身体平衡了,太了不起了,还专门给我表演了。成就感带来的喜悦不仅是大人,连小孩子都喜欢,不能小瞧小孩的学习能力,他们真的只是缺乏引导和耐心。

这学期报了画画课,本以为他们会抵触,但是没想到孩子很喜欢,每天都想学,忽然觉得作为父母应该给他们看更广阔的世界,他们才能更好得作出选择!

菲林戏墨

阿达一出现,大师便蹿血……

阿达一出现,大师便蹿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