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伟大cp   爱情公寓5后续

1122浏览    128参与
果圩

不讲道理

“大力,我今天还有工作没完成”张伟合上资料,看着正趴在桌子上的诸葛大力

“可是你昨天说好的”大力满脸通红,张伟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叹气

“大力,你还发着烧,我跟你说……”张伟还没说完,诸葛大力已经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是要讲道理还是要我?”她笑了笑,把手放下,改成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大力,我今天还有工作没完成”张伟合上资料,看着正趴在桌子上的诸葛大力

“可是你昨天说好的”大力满脸通红,张伟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叹气

“大力,你还发着烧,我跟你说……”张伟还没说完,诸葛大力已经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是要讲道理还是要我?”她笑了笑,把手放下,改成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 被堵住嘴的张律师

果圩

他眼里的光明·Drei

大力站起身,把张伟拉了起来,向病房外走去

“大……大力,你去哪里啊,等等,别走那么快!”张伟尽量跟上大力的步伐

大力把张伟拉到了医院的天台,她松开拉着他的手,扶着把手,看着下面来往的人群笑着

“大力,你把我带到哪里了?”张伟伸出手,向前慢慢走着,诸葛大力转身拉过他

“张伟,小时候,院长总喜欢带我到天台上,我喜欢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和天空,院长人很好,对我和对亲生女儿一样……小时候,我被别的小朋友欺负的时候,有个大哥哥,他总会出现,每次都凑巧的来孤儿院玩……他比我大了七岁,小时候长的可好看了,现在不知道长什么样”大力聊起那个小男孩的时候……眼里突然有了光

“那个小男孩,是不是一直叫你小矮...

大力站起身,把张伟拉了起来,向病房外走去

“大……大力,你去哪里啊,等等,别走那么快!”张伟尽量跟上大力的步伐

大力把张伟拉到了医院的天台,她松开拉着他的手,扶着把手,看着下面来往的人群笑着

“大力,你把我带到哪里了?”张伟伸出手,向前慢慢走着,诸葛大力转身拉过他

“张伟,小时候,院长总喜欢带我到天台上,我喜欢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和天空,院长人很好,对我和对亲生女儿一样……小时候,我被别的小朋友欺负的时候,有个大哥哥,他总会出现,每次都凑巧的来孤儿院玩……他比我大了七岁,小时候长的可好看了,现在不知道长什么样”大力聊起那个小男孩的时候……眼里突然有了光

“那个小男孩,是不是一直叫你小矮子?”张伟好像突然想起什么

“对啊,我喜欢叫他丑哥哥,其实挺好看的…”大力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张伟

“小矮子?”张脸上满是欣喜,大力抱住了张伟

过了一会……

“张伟……说话还算数吗?”她搂着他的脖子

“什……什么?”张伟还像想起了什么事情,脸有些微红

“怎么,不答应吗,你小时候可是说过要娶我的,现在想反悔吗?”大力有些俏皮的说着

“啊……可是我现在”张伟想起了当初那个护着小女孩的自己,又想了想现在的自己,脸上多出了一丝难过……又笑了笑,好像在嘲笑自己

“我不管,你说话要算数”大力再一次把张伟拉着,回到了病房

“大力,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张伟说着

“丑哥哥,你不是说话不算话吧?”大力把张伟往后面一推

“大力,你干嘛?”张伟没想坐起身,好好的躺在床上

“丑哥哥,你是不是忘了,小时候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就会推你一下”大力坐在椅子上,喝着刚才的粥

咚咚,门被敲响,刚才的医生再次走了进来

“请问,你们想的怎么样了?”医生刚问完,大力就从包里拿出一半本子

“医生,如果领证了,成了合法夫妻,是不是就可以签字了?”大力刚说完,张伟就猛坐起身

“大力,你别开这个玩笑!”他刚说完,门外好像又进来了一个人

“张伟,父母双亡,身边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小时候经常去孤儿院,认识了一个叫诸葛大力的小女孩……签字的话,应该是可以本人签的”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推了推眼镜,微笑着,和蔼的看着诸葛大力

“吉叔叔,你怎么在这?”诸葛大力看着门口的男人,有人惊讶

“这次回国研究,遇到了擅长的领域就过来帮帮忙,没想到力力你也在这,我们好久没见了吧?”吉医生对旁边的医生说了几句,他就转身离开了

“力力,我这次回国呢,也想跟院长叙叙旧,明天我们一起回去看看要不要?”吉医生微笑着说到,瞄了一眼张伟,没等到大力的回复就离开了

“大力,那个人是?”张伟看看觉得自己被看了几眼,有些不自在

“他是一个医学博士,正在美国工作,已经快四十了,这个医院的前任杨院长是他的妻子,现在应该还在美国生活,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陪着他,他人非常的好”大力看着门口,那个男人早已消失不见

“大力,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想找个人”张伟刚站起身,诸葛大力就把他按到了床上,去旁边整理着碗筷

“你先躺会,我收拾一下,把你的衣服拿过来,我们一会再去”她说完,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半小时之后,我们正在一辆出租车上直视着前方,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张伟,你要去见什么人啊?”大力看着他的侧颜,有些花痴样

“我的爸爸……”

“啊?”

街头,大力听着张伟的描述,慢慢的走到了一个花店对面

“你看看,电线杆下面是不是刻着几个字”张伟说完,大力慢慢蹲下

“父亲张志一”大力慢慢的将上面几个字念了出来

“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刻的……”







未完待续……







【OOC/私设】



果圩

“哭笑不得”

走廊上,赵海棠刚刚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胡一菲就从后面走了过去

“胡老师”赵海棠看着走来的胡一菲,叫了一声

“怎么样了,联系到了吗?”胡一菲看着赵海棠,又望了望病房的方向

“我爸说他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赵海棠说到一半,就想起了刚才和自己父亲的对话

“什么忙,说吧”对面传出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还有翻阅东西的声音

“一个朋友出了事,我想问你有没有什么脑科专家,介绍一下”赵海棠搓了搓手,看了看手机屏幕

“嗯,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方面的专家”电话那头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可以立刻过来吗?”赵海棠有些激动,但下面的一句话,好像泼了一盆冷水

“没办法,我暂时给你先介绍几个脑科医...

走廊上,赵海棠刚刚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胡一菲就从后面走了过去

“胡老师”赵海棠看着走来的胡一菲,叫了一声

“怎么样了,联系到了吗?”胡一菲看着赵海棠,又望了望病房的方向

“我爸说他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赵海棠说到一半,就想起了刚才和自己父亲的对话

“什么忙,说吧”对面传出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还有翻阅东西的声音

“一个朋友出了事,我想问你有没有什么脑科专家,介绍一下”赵海棠搓了搓手,看了看手机屏幕

“嗯,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方面的专家”电话那头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可以立刻过来吗?”赵海棠有些激动,但下面的一句话,好像泼了一盆冷水

“没办法,我暂时给你先介绍几个脑科医生过去看看吧,你打电话给秦秘书”说完这句话,电话已经挂断了

赵海棠想了想,总比没希望好,看着联系人,打电话给了秦秘书

“秦秘书我……”话音未落,电话那边已经响起了秦秘书的声音

“少爷,我已经联系好了,一会把电话发给你,你可以和他们聊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可以用玉石之声来形容

“好的……秦秘书,我爸最近怎么样?”赵海棠想了想,他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父亲了

“董事长他的身体很好,公司也没出事,少爷你可以放心”他认真的回答着

“好的,你一会把电话发给我”说完之后赵海棠挂断了电话,放进了口袋里,胡一菲就从后面走了过来

“那现在走一步看一步吧,张伟的运气还算行……傻人有傻福,我们回去吧”美嘉看着对话的两人,叹了口气

“一菲姐,我看你有些不舒服,没事吧?”陈美嘉上前扶住胡一菲

“胡老师,你怎么了吗?”赵海棠也从后面扶了一下,看着胡一菲的脸色,他关心的问了下

“我没事,回去吧”胡一菲结束了这个话题,走去了病房

病房里,大力已经不在哭泣了……她抚摸着张伟的黑发,想起了以前和他的一些回忆

“张伟……你不会扔下我的吧?”她拿起旁边的纸巾,擦干了眼泪

她笑了笑,好像是想起了一些开心的事,但看到病床上的张伟,脸色又变了下来

“悠悠,大力这是不是就叫……哭笑不得?”关谷有些担心这个又哭又笑的小姑娘,就开口问了下唐悠悠

“……关关,我们先不聊这个了,你怕不怕张伟醒不过来了?”唐悠悠牵着关谷神奇的手,问着

“……”关谷神奇没有回答,看着病床上自己的兄弟,实在说不出什么话

赵海棠和陈美嘉,胡一菲站在病房的门口,大力朝那边看了看,站起身走向赵海棠

“怎么样,联系上了吗?”大力的眼里突然泛起了泪光

咖喱酱看了看赵海棠,她握紧了他的手说了句:“说吧,不管是什么答案”

赵海棠看着诸葛大力,深吸了一口气:“大力,脑科专家没法过来……不过我爸找了几个脑科医生,都不错的,多多少少能帮一点”

“嗯,谢谢你们”


果圩

她的眼泪

办公室里,医生拿起笔,写写停停的

大家看着他,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医生停笔

“你们都是病人的家属?”医生开口问到

“是,我是他的未婚妻”大力有些急切,一菲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让她冷静一点

“病人脑部受创,有血块淤积,这几天呢,是观察期,如果病人能醒过来的话,那就没事了”医生说着

“这些刚才的护士都说过,但是醒过了的概率真的那么低吗?”大力握紧了手,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

“概率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说不准的,如果能醒过来,我可以说是个奇迹了”医生取下眼镜,搓了搓手,看着大家

“医生,那能开刀吗,不管多少钱,我都有,我可以出!”赵海棠拍了拍胸脯

“这种手术,风险太大了,现在医学对人类大脑的...

办公室里,医生拿起笔,写写停停的

大家看着他,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医生停笔

“你们都是病人的家属?”医生开口问到

“是,我是他的未婚妻”大力有些急切,一菲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让她冷静一点

“病人脑部受创,有血块淤积,这几天呢,是观察期,如果病人能醒过来的话,那就没事了”医生说着

“这些刚才的护士都说过,但是醒过了的概率真的那么低吗?”大力握紧了手,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

“概率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说不准的,如果能醒过来,我可以说是个奇迹了”医生取下眼镜,搓了搓手,看着大家

“医生,那能开刀吗,不管多少钱,我都有,我可以出!”赵海棠拍了拍胸脯

“这种手术,风险太大了,现在医学对人类大脑的研究呢,还是初级了解阶段”医生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了下去

“通常脑外伤之后,会有百分之三十的病人会伴随着一种脑癫痫发作,这段期间病人有可能会出现这种症状”医生说完,美嘉已经靠在了吕子乔的怀里哭起来

“那如果……观察期过了,张伟还没醒过来,会怎么样?”大力颤抖着身体

“小姐,我说过,我们对人类大脑的了解是初级阶段,我没有办法确定,但如果他真的在观察期过后没有醒过来,我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医生说完,拿起旁边的本子,走出了办公室

大力捂住脸,哭了起来,一菲抱着她

“大力,别哭了,张律师福大命大,没事的”赵海棠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脸,安慰着诸葛大力

“大力,我们要不然先去看看张伟?”一菲刚说完,诸葛大力就跑出了门

“一菲,刚刚节目的负责人打电话给我了,他们已经停止录制,我跟他们说了我们退出,然后行李什么的,我和曾老师现在去拿下,送回公寓”吕子乔说完,轻轻的揉了揉陈美嘉的头,和曾小贤离开了

“胡老师,要不然我去问问我爸,让他介绍几个脑科专家,过来看看”赵海棠说着,拿出了手机

“嗯……你去问问吧,我去看看大力”胡一菲站起身,有点不稳,咖喱酱扶着她,和她一起去了病房,唐悠悠关谷神奇和陈美嘉也跟着去了

赵海棠解锁了手机,拨通了电话:“爸,我想请你帮个忙…”

病房内,她胳膊垫着额头,趴在病床上,肩膀不停的抖动,发出轻轻的抽泣声

“张伟……我好久没有这样哭过了,我现在好难受,我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大力说完后,把张伟的手握的更紧了

胡一菲走进病房,坐在诸葛大力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

“胡老师……眼泪,是一种伤心,难过或痛苦或高兴时由眼睛泪腺分泌的液体,分泌量会随着心境的转变而变化……我现在真的好难受,好想大哭一场……”大力把头慢慢靠在张伟的胸口,胡一菲站起身

“大力,刚刚赵海棠去联系了他爸,说找几个脑科专家,我去问问情况”她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门,美嘉也跟了出去

关谷神奇看着病床上的张伟,握紧了拳头

“张伟,你要是不醒过来,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关关,别说了……”



果圩

昏迷

餐厅里,大家一边聊着今天的节目一边吃着早餐,咖喱酱看了看诸葛大力

看她皱了皱眉,咖喱酱问到:“大力,你怎么了吗?”

这句话刚说完,大家的目光都在诸葛大力的身上,她放下手上的三明治

“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安”她的话音刚落,旁边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工作人员

“先生,你怎么了吗?”大力站起身,看着这个工作人员,现在心里的不安好像更多了些

“你就是诸葛大力对吧……请问一下,你的对象是不是叫张伟?”工作人员说完,大力突然抓住他的手臂

“是,请问他怎么了吗?”大力说完后,大家也都放下手里的早餐,站了起来

“张先生他……刚刚在门口的一个保安说,他被货车撞了”工作人员的另一只手臂突然被吕子乔抓住,力度有...

餐厅里,大家一边聊着今天的节目一边吃着早餐,咖喱酱看了看诸葛大力

看她皱了皱眉,咖喱酱问到:“大力,你怎么了吗?”

这句话刚说完,大家的目光都在诸葛大力的身上,她放下手上的三明治

“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安”她的话音刚落,旁边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工作人员

“先生,你怎么了吗?”大力站起身,看着这个工作人员,现在心里的不安好像更多了些

“你就是诸葛大力对吧……请问一下,你的对象是不是叫张伟?”工作人员说完,大力突然抓住他的手臂

“是,请问他怎么了吗?”大力说完后,大家也都放下手里的早餐,站了起来

“张先生他……刚刚在门口的一个保安说,他被货车撞了”工作人员的另一只手臂突然被吕子乔抓住,力度有点大

“你确定那个人就是张伟吗?”大力希望不是他,怎么可能这么确定

“是的,那个保安以前去找过张律师帮忙,对他的印象很深”大家听完之后只顾着向外跑,救护车的声音……脚步的声音……

诸葛大力看到了,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人,旁边一个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过了不久,他们已经被救护车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手术灯亮起

大力坐在地上,哭泣着,一菲在她的旁边安慰她……自己也流下了泪水

走廊上,跑过来两个人,他们抱住小女孩上下看了看

“不好意思,是我们没有看住孩子,救我孩子那个人的医药费我们一定承包!”一个中年男子,应该是小女孩的父亲

“这是医药费的问题吗!你孩子就不能看好吗!”吕子乔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他很气愤,自己也当了父亲,他当然理解对方父亲……但是他觉得当时他们要是看好孩子,没有让孩子乱跑……这一切就有可能不会发生

“老公,你冷静一点”陈美嘉从后面抱住吕子乔,把他拉到了另一边

她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旁边的赵海棠狠狠的打了一下墙,尽量忍着泪水,咖喱酱已经忍不住了,抱住赵海棠

“海棠,你说大叔他不会有事吧?”赵海棠听着这个问题,他咬了咬牙,因为他不敢确定啊……但还是笑着对咖喱酱说

“不会的,张律师肯定会好好的”他说完之后,已经忍不住了……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

悠悠拉住关谷神奇,因为她知道关谷很生气……里面躺着的是他多年的兄弟,看着那个女孩的父母,他真的很生气

曾小贤看着地上那俩个女博士和女硕士,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了小女孩他们

“你们先回去吧,医药费我们也不用你们出了,女儿一定要看好了”曾小贤轻轻揉了揉女孩的头,放下手说完了这些话

女孩的父母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女孩离开了

过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手术灯灭了

“病人家属是哪位?”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

“医生,我是他的未婚妻!”大力冲上去说到

“现在有可能还醒不过来,伤口也是勉强缝合……”护士说着,大力无力的摇着她的手臂

“没有办法吗?”她的声音已经沙哑

“醒来的可能性……百分之三十七”听着这个概率,大力感觉有点失重感,胡一菲从后面扶住她,对护士说到

“请问一下医生什么时候出来,我们想和医生谈谈最好的治疗方案”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一会就会出来的,请你们稍等一下”护士说完之后也离开了

果圩

预告

“病人家属是哪位?”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

“医生,我是他的未婚妻!”大力冲上去说到

“现在有可能还醒不过来,伤口也是勉强缝合……”护士说着,大力无力的摇着她的手臂

“没有办法吗?”她的声音已经沙哑

“醒来的可能性……百分之三十七”

“病人家属是哪位?”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

“医生,我是他的未婚妻!”大力冲上去说到

“现在有可能还醒不过来,伤口也是勉强缝合……”护士说着,大力无力的摇着她的手臂

“没有办法吗?”她的声音已经沙哑

“醒来的可能性……百分之三十七”

果圩

电话

大家正在楼下餐厅吃着晚餐,张伟和大力从楼上走了下去,到餐椅上坐下


“话说这里餐厅做的东西挺好吃的”赵海棠说完,又看了看旁边狼吞虎咽的咖喱酱


“大力,你一直扶着腰干嘛?”唐悠悠说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力身上,她的脸泛起了红晕


“那个就是……我咳咳,昨晚……把大力……”张伟还没说完,就被胡一菲和陈美嘉按在了桌子上


“张伟,大力还小你居然!”


“说!还有什么遗言!”


“张伟他腰不好……你们先别欺负他了”大力站起来,把张伟旁边的人拉开


“你们误会了,是昨天晚上突然钻出来一只老鼠,我听见张伟突然叫了一声,正要去拿喷雾的时候,张伟不小心撞到我,正好腰磕了一下,...

大家正在楼下餐厅吃着晚餐,张伟和大力从楼上走了下去,到餐椅上坐下


“话说这里餐厅做的东西挺好吃的”赵海棠说完,又看了看旁边狼吞虎咽的咖喱酱


“大力,你一直扶着腰干嘛?”唐悠悠说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力身上,她的脸泛起了红晕


“那个就是……我咳咳,昨晚……把大力……”张伟还没说完,就被胡一菲和陈美嘉按在了桌子上


“张伟,大力还小你居然!”


“说!还有什么遗言!”


“张伟他腰不好……你们先别欺负他了”大力站起来,把张伟旁边的人拉开


“你们误会了,是昨天晚上突然钻出来一只老鼠,我听见张伟突然叫了一声,正要去拿喷雾的时候,张伟不小心撞到我,正好腰磕了一下,我也一样”大力刚说完,张伟接着说到


“结果才知道是节目组整出来的玩具鼠,为了提升情侣的亲密度”张伟正准备揉腰大力就已经伸出手,轻轻帮他捶着


“好了好了,大家都坐下来吃饭吧,都是误会!”胡一菲挥了挥手,叫大家坐下


“炮儿,我还以为你本垒打了,刚才还替你高兴呢,唉,没想到是个误会”吕子乔把手搭在张伟肩上,小声说到


“大力有规划,再说了她现在还小,我可不敢乱来”张伟手扶着腰


“我看你是怕了如来神掌和弹一闪了吧?”吕子乔说着


“怎么可能!”张伟的声音大了几倍,众人的目光都到了他身上


张伟把吕子乔的手拿开,回到座位上,吕子乔也坐到了陈美嘉旁边


“张伟,和我们说一下昨晚的事吧”唐悠悠放下手里的面包,擦了擦手,看着张伟眨了眨眼


“啊?”他转头看着正在吃三明治的诸葛大力,她转头对张伟wink了一下,张伟吞了吞口水


看着准备好听戏的大家无奈摇了摇头:“好吧,我来讲吧”


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张伟一直保持距离的和大力对话:“大力,我打地铺,你快上床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没事的,你还是……”诸葛大力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啊!”张伟跳了起来,离他不远处,跑出来了一只老鼠


大力看着旁边正好有一支喷雾,想过去拿,张伟突然向她跑过去,不小心撞了下她,导致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也都很默契的撞到了腰


饭桌上,大家也默契的笑出了声


“哈哈,张律师你居然怕老鼠!”赵海棠笑的拍桌,咖喱酱憋着,还在旁边喝着奶茶


“张伟,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怕老鼠啊!”曾小贤说完,就遭了胡一菲一记白眼


“难道你不怕?”胡一菲说着,曾小贤不出声,接着吃饭


“对了大力,你现在腰还好吗?”陈美嘉开口到


“美嘉姐,我好多了,就是张伟好像有些严重”大力伸手继续帮张伟揉着腰


“大力,我没事了,你看我,已经好多了!”张伟忍着痛转了几圈


“你觉得你瞒得过我吗?”诸葛大力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张伟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他好像没事一样,拿着手机跑了出去:“大力,我接个电话哈”


电话是事务所的一个律师打来的,聊了差不多十分钟,张伟把手机放入口袋,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和什么人的喊声


他转过身,看着一个女孩站在马路中间,一辆卡车向她开了过去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果圩

大家,我们因为圈子而开战,所以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不要占tag了

我们是为了伟大,这件事先考虑一下圈子里其他作者和读者的感受

【最后一次乱占tag,抱歉】

大家,我们因为圈子而开战,所以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不要占tag了

我们是为了伟大,这件事先考虑一下圈子里其他作者和读者的感受

【最后一次乱占tag,抱歉】

果圩

吃醋要学

他穿着那海绵宝宝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

她踮起脚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

“大力,你不是在睡觉吗?”

“还好有你,不然拿什么对抗世界的无趣”...


他穿着那海绵宝宝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

她踮起脚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

“大力,你不是在睡觉吗?”

“还好有你,不然拿什么对抗世界的无趣”

                                              ——学会吃醋的学霸

果圩

喜欢你

阳光照进屋里,他轻轻的帮她盖上被子

“辛苦了”

“张伟,你不会扔下我吧?”

他笑着转过头不看她

“为什么不看我?”

“你一入我眼,我便乱了阵脚,不能自已”...


阳光照进屋里,他轻轻的帮她盖上被子

“辛苦了”

“张伟,你不会扔下我吧?”

他笑着转过头不看她

“为什么不看我?”

“你一入我眼,我便乱了阵脚,不能自已”

                                                ——喜欢你的张大炮



果圩

亲你

某天,张伟和大力买了新房,正在整理行李

“老公,我来吧”

“大力,你去休息,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谁让你不叫搬家公司的”

张伟慢慢靠近大力,弯下腰,含情脉脉的说了句

“举头望明月,低头想亲你”...


某天,张伟和大力买了新房,正在整理行李

“老公,我来吧”

“大力,你去休息,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谁让你不叫搬家公司的”

张伟慢慢靠近大力,弯下腰,含情脉脉的说了句

“举头望明月,低头想亲你”

                                                     ——爱你的张益达

果圩

他眼里的光明·Zwei

张伟摇了摇头说:“即使一无所有,也要未雨绸缪,我还有让我牵挂的东西,还没有到达一无所有的地步……一无所有都未雨绸缪了,我还凭什么沮丧”

大力坐到他的旁边,低着头想说什么,但又迟迟未开口,叹了口气后立刻转移了话题

“张伟,你早上为什么会和那个护士一起回来?”

“啊,我就是起来的时候还没适应,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后来她走过来和我交谈,没办法,我不知道自己在几号病房,只能在那层楼一间又一间的询问,后来她带我到达房间之后,就遇到了你”张伟憨憨的笑了下

他怎么可能不害怕,他的眼前是真正的黑暗,让他畏惧的黑暗……但是旁边的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很安全

昏迷了那么多天,他其实对身边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

张伟摇了摇头说:“即使一无所有,也要未雨绸缪,我还有让我牵挂的东西,还没有到达一无所有的地步……一无所有都未雨绸缪了,我还凭什么沮丧”

大力坐到他的旁边,低着头想说什么,但又迟迟未开口,叹了口气后立刻转移了话题

“张伟,你早上为什么会和那个护士一起回来?”

“啊,我就是起来的时候还没适应,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后来她走过来和我交谈,没办法,我不知道自己在几号病房,只能在那层楼一间又一间的询问,后来她带我到达房间之后,就遇到了你”张伟憨憨的笑了下

他怎么可能不害怕,他的眼前是真正的黑暗,让他畏惧的黑暗……但是旁边的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很安全

昏迷了那么多天,他其实对身边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她放在他身边的收音机,里面是她的声音,他知道了她是电台主持人……他一直都在努力醒来,但是没有任何力气

“你还没吃什么东西吧,我去给你买一点,你现在刚醒来,要多吃点东西,对身体好”她刚刚说完就直接走出了病房门

张伟用手摸了摸自己旁边的位置,已经不在了,他慢慢向后倒去

躺在床上,他回忆起了以前许多的困难,他都一步一步走过来了,现在这个困难虽然有点大,但绝对不能放弃……他想看见她,不想只把她的声音留在心上,留在记忆里

他突然想起她曾经在电台上说过的话:“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过去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病房的门被打开,她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啊,好香”张伟闻了闻,好像是…粥吧,挺好的

“这是我在对街的千墨粥店买的,那家的人有点墨迹,但是做出来的粥绝对是这条街上最好,最鲜的”大力从袋子里拿出一碗粥,再拿起旁边的小勺子

“你现在还能自己喝吗?”大力吧粥递给张伟,他慢慢的摸寻了下,便轻轻接了过去,但没过多久,大力又拿了回去

“还是我喂你吧,啊,张嘴”她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他嘴边

他尝完之后点了点头:“嗯,这家店真的挺好吃的,你还没吃吧,也吃一点吧”

“不用了,我买了两碗,你吃完之后我再吃”她看了眼塑料袋里的另一碗粥,继续喂着张伟

之后的一天又一天,大力都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张伟也接受了医院的治疗,离手术那天已经不远了

这段时间,他们都是有说有笑,大力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努力,和他的优点

“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张伟自己喝着粥,问了大力一句

“没事,不用谢”大力正在收拾病房,之后手停顿了一下,又接着收拾

“别收拾了,你快回家去吧,不然你家里人要担心了”张伟轻轻把碗放到一边

“我是个孤儿,没有亲人的,如果有,他们才不会让我在这里照顾一个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呢”大力把手上的东西都放在一边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张伟皱了皱眉,双手合十,把大力给逗笑了

“张伟,你真的很好笑啊”大力坐在他旁边说着

“对了,你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张伟握住大力的手笑着

“你听了这么久的电台,就没有在里面得到信息吗?”大力没有甩开张伟的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

“这收音机应该太老旧了,每次前面的内容根本接收不到,你就告诉我吧”张伟好像撒娇一样,晃着大力的手

“张伟,我还有工作先走了,收音机我帮你打开了,你如果无聊可以听”诸葛大力起身把收音机打开放在张伟旁边

“你今晚几点开始?”张伟说着,诸葛大力笑了笑“晚上八点半,现在是七点,我走了”

“嗯,明天见”张伟刚说完,大力就靠近他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张伟,记好了,我叫诸葛大力”

说完就离开了

张伟用手向旁边摸索了一会,找到了收音机,抱着它,抬起头

“大力说过,我这样坐着,正对着窗户,不知道……多久才能看见她的样子,多久才能看着月光进入梦乡”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八点半,收音机里的节目突然卡了一下,张伟好像习以为常了一样,过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候,那个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第一封信已经讲完了,一句很简短的话,但是在这句话中,我想听众朋友们都懂得了她的意思,思念是一种……”收音机里的话声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

张伟微笑着把收音机往前面一放,自己躺在床上,已经进入了梦乡

快十一点,大力回到了家,这是她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

她走到厨房,泡了一碗泡面,时不时想起医院里的那个男孩,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她摇了摇头,想终止这个想法

感觉不管用,她想了想,没顾上正在泡着的泡面,直接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渐渐进入梦乡

就是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早上七点半,张伟和大力正在吃着早餐,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男医生走了进来,大力站起身,张伟则是伸出手去,想抓住大力,问她是谁来了

“我是来通知你们一下,张先生的眼睛很有可能复明,就是这次的手术要直系亲属签字才行,请问能不能联系到张先生的父母其中一方,过来一趟医院?”医生刚说完,张伟也慢慢站了起来

“医生,我父母都不在这里,你看看能不能就我和我女朋友?”张伟在住院期间已经习惯向别人这么介绍大力,大力没有排斥这种称呼,反而觉得挺好的

“对,我男朋友的父母都不在上海,你看看能不能我签字?”大力接着问到

“抱歉,这个好像不行,你们还是联系一下吧”那个医生说完之后也离开了

“大力,你能把勺子递给我吗?”张伟晃了晃头,坐到位子上,手还在寻找着

大力也坐了下去,把勺子递给他,低头接着喝粥,张伟没有提起过他亲人的事情,她也没有多问

“大力,你很好奇我父母吧?”张伟喝了一口粥,开口说到

“嗯,有点好奇”她平淡的回复着

“七岁那年,他们遇上飞机事故去世了,之后我就去了我婶婶家,婶婶在一年前,也因病去世了”张伟说完,皱了皱眉

“都过去了……”



未完继续……




【ooc/私设】

果圩

那个他

我们会在哪里相遇?

也许在餐厅吃早餐时

某个座位上

也许在公园散步时

某个角落

也许在旅行游玩时

某个景点

我们互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你好”

“不好意思”

“喂”

“能认识一下吗?”

他送的第一个礼物会是什么?

“帽子?”

“手表?”

“项链?”

白色情人节,那个女生送男生礼物的节日,前一个情人节的延续,很特别吧……


那个挖掘机……挖掘机女侠

那个天平……带盐人

他们伟大的爱情,让他们相遇的那个相撞

那个把他捞上来的那个她,她爱他,他也爱她

柏林……愿她留学归来时,对他说一句永远爱他

上海……愿他事业有成时,对她说一句一直爱她

我们会在哪里相遇?

也许在餐厅吃早餐时

某个座位上

也许在公园散步时

某个角落

也许在旅行游玩时

某个景点

我们互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你好”

“不好意思”

“喂”

“能认识一下吗?”

他送的第一个礼物会是什么?

“帽子?”

“手表?”

“项链?”

白色情人节,那个女生送男生礼物的节日,前一个情人节的延续,很特别吧……




那个挖掘机……挖掘机女侠

那个天平……带盐人

他们伟大的爱情,让他们相遇的那个相撞

那个把他捞上来的那个她,她爱他,他也爱她

柏林……愿她留学归来时,对他说一句永远爱他

上海……愿他事业有成时,对她说一句一直爱她

果圩

预告!!!

大家正在楼下餐厅吃着晚餐,张伟和大力从楼上走了下去,到餐椅上坐下

“话说这里餐厅做的东西挺好吃的”赵海棠说完,又看了看旁边狼吞虎咽的咖喱酱

“大力,你一直扶着腰干嘛?”唐悠悠说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力身上,她的脸泛起了红晕

“那个就是……我咳咳,昨晚……把大力……”张伟还没说完,就被胡一菲和陈美嘉按在了桌子上

“张伟,大力还小你居然!”

“说!还有什么遗言!”

“张伟他腰不好……你们先别欺负他了”

大家正在楼下餐厅吃着晚餐,张伟和大力从楼上走了下去,到餐椅上坐下

“话说这里餐厅做的东西挺好吃的”赵海棠说完,又看了看旁边狼吞虎咽的咖喱酱

“大力,你一直扶着腰干嘛?”唐悠悠说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力身上,她的脸泛起了红晕

“那个就是……我咳咳,昨晚……把大力……”张伟还没说完,就被胡一菲和陈美嘉按在了桌子上

“张伟,大力还小你居然!”

“说!还有什么遗言!”

“张伟他腰不好……你们先别欺负他了”

果圩

他眼里的光明·Eins

失明的人说过,色彩,是流水的声音;是梦,飞进阳光

床上躺着的人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没有任何的动静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她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棉签,沾了水,在他嘴上轻轻抹着

之后的第一天,第二天……直到第五天,他都没有醒来,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晚上,病房里只有躺在床上的他,女孩并不在身边,床头放着一台收音机,里面传出那熟悉的女声

         “如果心累了,在宁静的夜晚,沏一杯清茶,放一曲淡淡的音乐,让自己溶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人生,该说的要说,该哑的要哑,是一种聪明,大家,今...

失明的人说过,色彩,是流水的声音;是梦,飞进阳光

床上躺着的人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没有任何的动静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她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棉签,沾了水,在他嘴上轻轻抹着

之后的第一天,第二天……直到第五天,他都没有醒来,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晚上,病房里只有躺在床上的他,女孩并不在身边,床头放着一台收音机,里面传出那熟悉的女声

         “如果心累了,在宁静的夜晚,沏一杯清茶,放一曲淡淡的音乐,让自己溶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人生,该说的要说,该哑的要哑,是一种聪明,大家,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晚安好梦”她是一个电台主持人,上次回家的路上在一个阴暗的巷子里看到了受伤的他,那时正好下起了雨,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她扛着他,去了附近的医院

医院离那里只有半条街的距离,很快就到了,手术要家属签字,他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她只好说是他的女友,帮忙签了字——“诸葛大力”

另一天一早,病房的门被推开,病床上空无一人……她有些张皇失措

“医生,医生!”刚转身朝门外跑去的她摔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她立刻站直了身子:“抱歉,不好意思”

“诸葛小姐?”她抬起头,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站在她面前的就是这几天她一直在照顾的那个男生,旁边站着一个护士,搀扶着他

“诸葛小姐,你男朋友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就是眼睛……”女护士还没说完,诸葛大力就已经阻止了她

“护士小姐,你先回去吧,我和我男朋友自己聊聊”她看着现在手还在空中挥着的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的……对了,这位先生的情绪有可能会不稳定,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们帮忙”女护士交代完也走了,诸葛大力把他慢慢扶到床边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他抓住她正要放开的手,温和地说

“先生,我好想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诸葛大力拿开了他的手

“啊,好像是……那个,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张伟把手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对了,我说是你女朋友是应该如果我不这样说的话我签不了字,我也没在你身上找到什么证件和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应该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吧?”诸葛大力看着张伟,手还试探的在他面前挥了挥

“没事,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他把手往前面伸了伸,想找到她

她看着他的动作,牵着他的手,站起身向他走去:“先生,你现在需要休息,这些事情就算了,还有,你如果有钱的话,自己好好留着…对你以后生活肯定有帮助”大力看着这样的他有些心疼

“哦”他小声回应了一声,之后好像有人把他往床上轻轻一推,他用手往旁边摸了摸,床上有些冰冷

“你好好睡一觉吧”她欲离开,他像能看见一样,牢牢抓住她的手

“我叫张伟,是个律师,能交个朋友吗?”他笑着问了一句

“嗯……可以的,难道你那天是?”她想起来上次在巷子里见到他的时候可以用遍体鳞伤来形容了

“律师这行多少都要招些怨,那天被对方的委托人找人打了一顿……”他回忆起了那天的被打时他们说的话,苦笑了一下

3月27号

他和委托人道别之后,拿着公文包去了停车场,把包放在副驾驶之后,感觉衣服的领子被抓住,刚想转过身去看清楚后面的人,头上就传来一阵眩晕感

再次醒来,已经在那条巷子里了,用手揉了揉头,感觉手上好像粘上了什么液体,把手抬到眼前一看……血

“醒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响起,手臂上的纹身,耳朵上的骷髅耳钉,手上的棍子,身上的穿着,典型的黑社会

张伟正要站起来,旁边又走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抬起脚,把他往地上一踢

“你们不要过来,信不信我告你们!现在这个社会,法律法规足以让你们牢底坐穿了!”张伟恶狠狠的看着他们,刚刚踢的那一脚正好踢在他的腹部上,现在只能用手按住,揉几下,看看能不能缓解下疼痛

“张律师,人活在世上要靠两样东西,胆识和智慧。我们这些人就是靠两只手,一身胆闯出来的,什么法律,根本就管不住我们!”带头的那个男的拿起手中的棍子,又往他的腿打了去

“啊!”这种疼痛感,让他痛不欲生

现在的他,眼神中带着惶恐:“谁叫你们……来的?”他忍着疼痛说着

“张律师,你怕什么?我这个人很随和的嘛……兄弟们,先揍一顿!”

“啊!”一顿打过后,他已经没了任何的力气,没了惨叫……留下的,只有苦笑

“张律师,要不然你加入我们怎么样?”男人把棍子丢在一边

“呸,像你们这种人,就是败类……”他没有退缩,眼里又多了几分坚定

又是一顿毒打过后……他的眼睛有些疼的睁不开眼,那个男人没了之前的语气

“给你机会你不要啊,给我跪下叫声爷,我就让你少点痛苦!”

“到底是谁叫你们……来的?”张伟还在重复着之前的问题

“是我”这次走来的男人,让张伟的内心又多了几分慌张

“张律师,你这次让我亏损的很严重啊?”这个男人就是被告方,蓝天公司的谢总

“谢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犯法!”张伟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喊出来的

“张律师……你还是一样的顽固啊,你给我记住,挡我路的人,我会让谢毅然三个字成为你永远的噩梦!”他转身离开时还拍了下那个带头的肩膀

一顿又一顿的毒打,他只剩下一口气……

“那我们现在报警吗?”大力听完后眼睛有些红了,用手擦了下快落下的眼泪

“不用了,那里没监控,又没有人看到,没有证据……如果现在报案的话只能算是自找麻烦”张伟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失明了还能这么镇定好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力看着这样的

张伟,心里的好奇心被他激发了起来,但心疼也更加多了


未完继续……



【ooc/私设】



果圩

情侣节目【八】

“大力,我们现在还要说吗?”张伟看着面前把嘴巴抿紧了的诸葛大力


“嗯……我先开始?”


“要不然我先来”张伟刚准备开口,大力就说了起来


“你是费米,我是玻色,让我们携手凝聚,在超导的世界自由前行”大力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伟


“啊?”张伟看着大力,想尽量理解她的话……但好像理解不了


张伟调整回状态:“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我喜欢你,喜欢也没用,没用也喜欢。”


听着张伟的话,大力皱着眉略带吐槽的说到:“有点幼稚,还有点矫情,还有,我没有不喜欢你啊?”


大力认真的说,张伟眨了眨眼


“大力……这个环节不会就是一直说情话表白吧?”张伟看了看站在一边...

“大力,我们现在还要说吗?”张伟看着面前把嘴巴抿紧了的诸葛大力


“嗯……我先开始?”


“要不然我先来”张伟刚准备开口,大力就说了起来


“你是费米,我是玻色,让我们携手凝聚,在超导的世界自由前行”大力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伟


“啊?”张伟看着大力,想尽量理解她的话……但好像理解不了


张伟调整回状态:“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我喜欢你,喜欢也没用,没用也喜欢。”


听着张伟的话,大力皱着眉略带吐槽的说到:“有点幼稚,还有点矫情,还有,我没有不喜欢你啊?”


大力认真的说,张伟眨了眨眼


“大力……这个环节不会就是一直说情话表白吧?”张伟看了看站在一边莫名笑着的工作人员


“嗯,按照她刚才说的规则,是这样的,这只是简单的对我们情侣之间心动值进行测试而已……所以继续来吧”


“啊……还要继续啊,现在不出去吗?”张伟准备站起身走出去,听到大力说的话又回到了座位上,旁边的工作人员指了指门上的倒计时钟表


“那继续吧,应该还要点时间,刚才我在外面统计过了,差不多都要快十分钟左右,不用着急”大力的脸上还是充满了自信


“有我在的地方,你这波函数总会坍缩。如果我们的对易子不为零,那么我愿意退出,以保证在你的表象下的确定性”张伟还没等大力开口,就直接先发制人


“这是量子力学?”大力看着眼前一脸骄傲的张伟


“对啊,我说的怎么样?”张伟还是有些憨憨的笑着


“例{F,G}=FG-GF,若{F,G}=0,则F和G对易,若{F,G}/=0,则F,G不对易”大力认真的说着


就这样……一句又一句的过去了,张伟已经有些想睡的感觉,向后一靠


“大力,还要一分钟,我趴会”张伟刚说完,事情还是那么相似的发生了


和进来一样,诸葛大力直接把张伟拉了出去


“张伟,张伟!”关谷神奇用手在张伟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啊……我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没事”


“对了,你们刚才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胡一菲坐到大力旁边,大力好像在想什么,被吓了一跳


“大力,你也在想什么吗?”唐悠悠也坐在了旁边,搂过大力的肩膀


“啊,我没事”大力简单的回答了一下


“吕子乔,走了”


“啊,我们这么快去干什么,再等等”吕子乔正在和张伟聊着天,就被陈美嘉给揪了耳朵


“好好好好好,我去我去”吕子乔和陈美嘉走去了房间,张伟坐到大力旁边


“大力……我刚刚表现的,让你失望了吧?”他紧张的搓着手


“没事的,我觉得你表现的很好,是我太较真了,实习老公大人”大力站起身盯着张伟看了几秒,弯下腰亲了下脸颊


“哇呜~”旁边的人都叫了起来



果圩

她的名字

盛夏的阳光真像蘸了辣椒水一样,坦荡荡的街上没有一块阴凉地

可是……这样的天气她还是感冒了

一大早,诸葛大圣就开着车把她的女儿送到了医院,给她看病的是诸葛大圣的一个老朋友

“妈……啊嚏,你去上班吧,这里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诸葛大力扯了扯妈妈的衣角

她今年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学霸,感冒之后……就不多说了

“翰先生,那力力就先在你这,我去上班了”诸葛大圣站起身,看着对面还在写药单的男人

“好,诸葛律师你就先去忙吧,一会我让人开我车送她回去”他看起来很和蔼

诸葛大圣听着也放心了许多,就拿起包离开了,大力打量着四周,对这里面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心

“大力,我还要去开会,我...

盛夏的阳光真像蘸了辣椒水一样,坦荡荡的街上没有一块阴凉地

可是……这样的天气她还是感冒了

一大早,诸葛大圣就开着车把她的女儿送到了医院,给她看病的是诸葛大圣的一个老朋友

“妈……啊嚏,你去上班吧,这里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诸葛大力扯了扯妈妈的衣角

她今年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学霸,感冒之后……就不多说了

“翰先生,那力力就先在你这,我去上班了”诸葛大圣站起身,看着对面还在写药单的男人

“好,诸葛律师你就先去忙吧,一会我让人开我车送她回去”他看起来很和蔼

诸葛大圣听着也放心了许多,就拿起包离开了,大力打量着四周,对这里面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心

“大力,我还要去开会,我让一个小哥哥陪你好不好?”翰先生摇了摇手里的手机,见大力微微点了点头就发了条信息离开了

大力觉得无聊,就在屋里到处看看

她转头看见了一个蓝色的针管一样的东西,准备伸手去拿

“那是注射剂,不可以乱玩”门外一个年轻的男医生走了进来,把东西往旁边一推

“你就是翰叔叔说的小哥哥?”大力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

“你好,我叫张伟,是这个医院骨科的主治医生”张伟向大力伸出手,她只是轻轻一握就松开了

“大哥哥,你看起来才二十五左右吧?”大力憨憨的笑了笑

“我已经二十七了,你是翰老师的病人吗?”张伟把她带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坐在她旁边

“嗯,我发烧了,过来治病,大哥哥你还在上班吧?”大力对他来了个wink

“啊……我还在休假,只是回来拿个东西就被翰老师叫过来了”张伟揉了揉后脑勺

“你怎么了吗?”

“前几天受伤了,没办法”张伟抬起他的右手,笑了笑

“哦……大哥哥,我有些不舒服,你有没有502啊?”大力说完后又打了个喷嚏

“你要502做什么?”张伟看着面前这个还在憨笑的小女孩

“吃啊,那个不是治感冒很有效吗?”大力刚要起身去找,就被张伟按了下去

“502是不能吃的,我去给你找药,你等会”张伟揉了会大力的头,就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大力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妈妈”

“喂,妈妈”大力的说话因为感冒的原因开始变的奇怪

“力力,妈妈这边有个很重要的案子,应该要很晚回去,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

“我没事……啊嚏,一会吃个药就,啊嚏好了”大力这句话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还没等诸葛大圣再次说话,她就把电话挂断了,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

“快把药喝了”这时候,张伟端着一杯感冒灵走了进来

“这是502吗……啊嚏,不是的话就不用了,没有用的”大力捂着嘴,打了个喷嚏,呆呆的看着张伟

“是502,你快喝吧,不然一会就凉了”张伟把杯子交到大力的手里

“哦……”她一口接着一口喝完了,之后把被子放到了一边,躺在沙发

“你累了吗?”张伟拿起旁边的毯子,见大力点了点头,给她盖了上去

“你叫什么名字?”他把杯子拿去冲洗回了后,蹲在大力身边

“诸葛大力……我叫诸葛大力”大力小声说着,他笑了笑,表示他听到了

手表上的分针转了不知道多少圈

“小伟”韩老师拿着文件走了进来,瞄了一眼睡着的诸葛大力,又看了看坐在那眼睛一闭一睁的张伟

“韩老师,您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准备走出门

“等等,一会那女孩醒了你把她送回去”韩先生拍了拍张伟的肩膀,又走出门

“老师,您又要去哪?”

“和老朋友出去见个面吃个饭,一会记得送那女孩回家,明天记得联系我,有事和你讨论”

走廊上已经没有了韩先生的踪影,张伟转头看向沙发

她已经醒了过来,直勾勾的盯着张伟

“大力,你醒了?”张伟走到她旁边坐下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诸葛大力问着,她没有了之前的……傻气,表情略带严肃

“你睡着之前说的,你感冒好了?”他伸出手准备去摸一下她的额头,被她躲开了

“嗯,我已经好了,张先生,你可以送我回家吗?”诸葛大力礼貌的说着

“啊,好的,现在就送你回去吗?”张伟站起身

“嗯,谢谢你”大力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张伟跟在她的后面

“大力,前面那辆黑色的就是我的车”他指了指前面的那辆奔驰,旁边都是白车,这样还挺显眼的

回去的路上,张伟时不时看大力一眼,她好像没怎么在意,认真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

正在张伟前面行驶的车突然停下来,张伟只能猛踩刹车,右手本身就有伤,刚才他又不小心撞了一下,疼的叫出了声

“张伟,你怎么了?”大力刚刚也被撞了下,现在左手也有些疼

“我没事,前面不知道怎么了,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大力下车扶住张伟

前面一个老伯坐在地上,手按着腿,旁边的人都以为是碰瓷,劝他快点走

“等等,我是医生,我看一下!”张伟把前面的人都往旁边推了推,大力跟着他也走了进去

“老伯,你是哪个地方疼,和我讲清楚一下?”张伟一边用手揉着老伯的腿,一边问

“嘶……就是这个地方,好像断了一样”老伯指着张伟刚刚碰过的地方

“应该是断了,老伯,我送你去医院吧”张伟吃力的把他扶起来,大力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手臂疼了

大力正想去搭把手,见张伟挥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用微信支付付了钱

“大力,你坐车回家吧,我送老伯去医院”

“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先走了,一会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随时欢迎你”张伟扶着老伯上了车,隔着车窗和诸葛大力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小姐,还走吗?”司机看着诸葛大力

“好”她上了车,心里好像在想什么似的

晚上,张伟拿着药膏,给自己的右手上着药

想起刚开始见到诸葛大力……其实是在一个咖啡馆里,他在看文件,她在看书

时不时有几个男生过去搭讪都被她拒绝了,今天见到那样的她,倒是很惊讶,也是今天,知道了她的名字

另一边,女孩拿着笔,看着纸张上计算出的结果……九,这个结果她有些惊讶

“看来可以试一试……把你练成满分男友吧,张先生,我们还会再见的”

…………几天后,张伟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他还在写着文件,没有抬头看着对面的人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她缓缓开口

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看着她

碰!她拍桌站着,歪着头看着张伟

“张医生,我是来找你做我男朋友的!”

阳光投射在女孩的脸上,她微微翘起的嘴角,脸上充满了自信

“好……”张伟下意识的回答了出来

今后的生活,她有他,他也有她












【ooc/私设】

文笔不好,还请见谅

以后的正文不定时更,如果有想法了就会写出来

我又创了个合集叫【Fanwai】,会将这类文章发在里面,欢迎大家观看


果圩

情侣游戏【七】

大力把张伟拉到了地方,正中央放着一个箱子,上面用英文写着——“Qingyuan”


“情缘箱?”张伟看了看周围,一面墙上挂着的都是情侣的照片,还有一面墙上都是男方在房子里接受提问时拍的


张伟找了找,本以为今天刚来,应该不会出现他的照片,但是在第三行第七个相框里面那个握紧了手,满脸紧张的人就是他


“张伟,我看出来你很紧张,我们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你怕你表现不好,然后觉得我会生气,对吗?”大力用温柔的语气对张伟说到


“大力,是不是我之前表现太糟糕了,我是重来没上过节目紧张,更何况这是情侣节目,我怕我让你丢脸了!”张伟皱着眉头,大力伸出手,轻轻帮他揉着


“你现在是我的...

大力把张伟拉到了地方,正中央放着一个箱子,上面用英文写着——“Qingyuan”


“情缘箱?”张伟看了看周围,一面墙上挂着的都是情侣的照片,还有一面墙上都是男方在房子里接受提问时拍的


张伟找了找,本以为今天刚来,应该不会出现他的照片,但是在第三行第七个相框里面那个握紧了手,满脸紧张的人就是他


“张伟,我看出来你很紧张,我们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你怕你表现不好,然后觉得我会生气,对吗?”大力用温柔的语气对张伟说到


“大力,是不是我之前表现太糟糕了,我是重来没上过节目紧张,更何况这是情侣节目,我怕我让你丢脸了!”张伟皱着眉头,大力伸出手,轻轻帮他揉着


“你现在是我的实习老公,如果再这样没信心,就等着扣分吧”大力把手背着后面,走了


“那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张伟自觉的跟在后面


“只是放松一下,别再紧张了,实习老公”


下午一点,爱情公寓的大家都集结在一个房间里,门慢慢打开,出来的人……


“rose!”没错,就是她,旁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男人


“大家都在啊?”rose看到大家,心里很高兴


“rose,你认识他们?”旁边的男生看着大力有些惊讶,居然有这么像的人


“他们是我的朋友,那个长的和我很像的叫诸葛大力,旁边的是她的男朋友,张律师,张伟,还有就是一菲姐……”rose向那个男生介绍着大家,他看着张伟有些激动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苏柯”rose挽着苏柯的手走到大家旁边


“张律师,您好!”苏柯握着张伟的手打着招呼


“我们认识吗?”张伟站起来


“张律师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我可是你的粉丝”苏柯把手放了下来,张伟倒是有些惊讶,名声是大了,就知道女粉丝挺多,男粉丝这么激动的还是头一次见


“张伟,现在男粉丝都有了,可以啊!”


后面也陆陆续续来了几对情侣,没什么太熟的人,不过见到了几个夕阳红公寓的年轻人,以前张伟帮忙打过官司


“大家好,我叫露西,大家来这里参加节目应该都是为了提升情侣之间的亲密度和默契度,还有那奖品对吧,那我们现在就来进行亲密度提升的游戏吧,名字叫做心动频率”


“不知道大家在一起之前追对方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情话呢?”


“这个游戏的第一个环节叫做情话连篇”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大家看到我身后的房间了吧,我们会选着情侣进去互相告白说情话,也会让他们戴着我们公司推出的情侣心动检测表,旁边的电视屏幕上会显示出他们的心动值,大家可以对里面的情侣进行打分”


介绍完规则之后,一对接着一对自告奋勇的都进去了,大力在旁边做出思考的手势,至于张伟……好像还在背词


又过了差不多七分钟的时候,张伟转过身,刚想开口去和吕子乔交谈的时候,大力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直接走去了房间


刚进到房间,他们就被工作人员戴上了手表,坐在双人桌上,张伟紧张的搓着手


大力好像想到了什么,把手覆盖在张伟的手上,慢慢吐了口气


外面的屏幕上,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心动值都在上升,但是后面反倒降了好多,最后平稳了一段时间,又升了一些


“大力对这种事情通常是一窍不通,不会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吧?”


“我觉得是张律师紧张了,不敢说话”


“炮儿是肯定会说的,不过土味情话……你们也是知道的”


“大力会不会说一些什么奇怪的话,让人听不懂?”


“我记得在大力还没认识张伟之前曾经探索过这个话题,在她的论文里面有一句情话,我也不怎么记得,我只知道那个老师研究了半天量子力学和法律法规还有墨菲定律”


“炮儿的土味情话也够呛,带他做僚机……我也够呛”


电视黑屏之后,大力和张伟走了出来,张伟刚刚坐到椅子上,唐悠悠就上前抓住他的衣领:“张伟,快点说一下,你们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刚才……”



果圩

结果

各位,投票结束,规则是和上次一样的,所以Q群的投票如果和老福特的获选项目没有重复的话也将加入情侣游戏,而Q群获选的是3号

3号加上老福特的获选,我将创作的是1+3+4+5

各位,投票结束,规则是和上次一样的,所以Q群的投票如果和老福特的获选项目没有重复的话也将加入情侣游戏,而Q群获选的是3号

3号加上老福特的获选,我将创作的是1+3+4+5

果圩

游戏选择

情侣节目,情侣游戏,你们想看什么呢?

大家来投票吧,下午三点截止哦

七个选项,选着三个哦

1.心动频率

2.爱粉满身

3.深情告别

4.爱的投喂

5.默契提升

6.爱的比划

7.互唱情歌

情侣节目,情侣游戏,你们想看什么呢?

大家来投票吧,下午三点截止哦

七个选项,选着三个哦

1.心动频率

2.爱粉满身

3.深情告别

4.爱的投喂

5.默契提升

6.爱的比划

7.互唱情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