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传统艺术

2850浏览    325参与
张九龄

【定场诗】贰拾肆

闻令而动党召唤,禁绝毒品使命担。


缉毒警察亮利剑,雷霆出击擒凶顽。


打击团伙端窝点,摧毁网联断毒源。


生死早已置身外,只为百姓守平安。


致敬

闻令而动党召唤,禁绝毒品使命担。


缉毒警察亮利剑,雷霆出击擒凶顽。


打击团伙端窝点,摧毁网联断毒源。


生死早已置身外,只为百姓守平安。


致敬

励堂创之

宣纸制造工艺被窃,令人失望😞

宣纸制造工艺被窃,令人失望😞

张九龄

【定场诗】陆

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天。

  

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

  

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天。

  

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

  

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张九龄

【堂良】无光

“ 欲哭无泪  强颜欢笑  极致失望  黑白明了。”

  

   汗水和生理泪水一同滴落在书桌上,血,一滴、一滴落下,身后的伤痕十分狰狞,地上的血蔓延开来,十分妖艳。

  

    “滚!”身后的人扔下手里的“凶器”,一脚把他踢出门外。

   身后炸裂的疼和凛冽的寒风终于让周九良相信,他不是在做梦。

   他抱着被一同扔出来的玫瑰花和小恐龙凄惨的哭了又笑了......


“ 欲哭无泪  强颜欢笑  极致失望  黑白明了。”

  

   汗水和生理泪水一同滴落在书桌上,血,一滴、一滴落下,身后的伤痕十分狰狞,地上的血蔓延开来,十分妖艳。

  

    “滚!”身后的人扔下手里的“凶器”,一脚把他踢出门外。

   身后炸裂的疼和凛冽的寒风终于让周九良相信,他不是在做梦。

   他抱着被一同扔出来的玫瑰花和小恐龙凄惨的哭了又笑了

   

   他孟哥不要他了。

  

   他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和一只他最喜欢的小恐龙出现在孟哥家的门口的时候,他以为孟哥会脸红红的接过玫瑰,然后抱住他,他最爱看孟哥脸红了,像极了一只毛茸茸的垂耳兔。

  

     可事实是,他孟哥听了他的话,把他拽进门,把他精心准备的玫瑰花一把打掉,踩在脚下。一句话没说,取了家伙,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挥在他身上。

 

     “好疼啊。”他想,“原来孟哥以前打我,都是留了力气的。”

      一下,两下……一百下,两百下……

    

     到后来,周九良已经不知道孟哥打了多少下了,他只知道,东西断了,孟哥又换了一根继续打,后来孟鹤堂打累了,冷冷的对他说了一句:“滚。”然后毫不怜悯把近乎昏迷的他,一脚踢出了门外。

      

   他左手抱着一束残缺的玫瑰,右手搂着脏兮兮的小恐龙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这是孟哥第一次打这么重,之后也没有哄他。

  

   “孟哥……孟哥……”他双目无神的跌倒在无人的角落,左眼流出一滴泪:“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啊……”

  

   一脚把周九良踢出门外后,孟鹤堂无力的靠着门板,直到滑到冰凉的地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也喜欢他的……”

 

   其实他心知肚明:同性恋在中国是不可能的,而他们也不会获得任何人的祝福。

  冷静下来,他拿起手机,给置顶的人发了消息:我帮你请假一星期,如果你能想好我们的关系,那么,我欢迎我台上的周宝宝回来。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的回复,他越来越慌张:他……不会晕倒了吧,不会被拐走了吧。就在他要出门寻找的时候,手机那端的人终于回复了他:好。

  

  孟鹤堂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狠下了心没有再回复。

   他一星期都没有周九良的消息,师兄弟问起来,他只是笑一笑,回答:九良重感冒,下星期就回来了。

   

   星期一,有他们的场,他在后台等他,直到上场前的最后5分钟,一道明显瘦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孟哥。”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孟鹤堂的心一颤:“嗯,你……回来了?”  “嗯。”  “《口吐莲花》。”  “嗯。”  “你的伤……”

   周九良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孟哥,该上场了。”

  

   两人上了场,像以前一样嘻笑打闹,仿佛没有任何隔阂。

  

   下了场,周九良一言不发的换了大褂就走了。

  

   直到有一天,七队团建。孟鹤堂一把拉住周九良:“九良……”  周九良不着痕迹的推开他的手:“嗯,怎么了,师哥。”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团建……你会去吧?”   

  

  

   周九良眉头一皱,刚要拒绝,一抬头,却看见孟鹤堂红了眼圈:“给……给孟哥个面子。”  他叹了口气:“我会去的,师哥。” 周九良想,他果然还是拒绝不了孟鹤堂。

  

   事情逐渐发展的不对劲起来,为什么孟哥团建喝了酒会哭着叫他周九良的名字?

   周九良把孟哥扶回房间,用湿毛巾给他擦脸的时候,好像听见孟哥在嘟囔什么,他把耳朵凑近听:九良……周宝宝…对不起……我……爱你……。

   周九良十分震惊,冷静下来,端了一碗醒酒汤,吹凉了喂给孟鹤堂。

   不长时间,孟鹤堂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了面前的人在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九良?”  周九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却又突然问到:“听说你……爱我?”   孟鹤堂慌了:“我没有!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面前的人却死死地盯着自己,他终于妥协了:“对,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们没有可能!”  

  

   周九良听着这决绝的话语,却笑了,笑得无比的灿烂,他大步走到门口,猛地一拉门,一堆人一下都摔倒在地上,吱哇乱叫。

   孟鹤堂惊讶的说到:“秦霄贤?孙九香?九熙九华?……”被点到名字的一堆人心虚的笑了:“孟哥好啊,我们是路过的。”

  

   秦霄贤傻傻的问了一句:“我们不是来磕CP的吗?”  孙九香:“……闭嘴,乖”  

   周九良看向了孟鹤堂:“大家都在祝福我们,师父也知道了。”

  

   孟鹤堂震惊之余,脸红了……

  

   随着众人的起哄,周九良抱住了孟鹤堂。

  

   “没有南墙,你就是光。”

  

没来由此去经年,

总把新人换旧颜。

江山父老能容我,

不使人间造孽钱。

答谢文, 

感谢各位

下一篇会是规则类怪谈~

张九龄

【定场诗】贰拾叁

劳劳车马未离鞍,

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

八千里路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

落日征旗大将坛。

寰海尘氛纷未已,

诸君莫作等闲看。

劳劳车马未离鞍,

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

八千里路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

落日征旗大将坛。

寰海尘氛纷未已,

诸君莫作等闲看。

张九龄

【龄龙】醋椒豆腐

  “今天我能留在天津,晚上吃个饭?” 坐着的人仰着脸向小他两岁的弟弟发问,被问到的人边走边头也不回地说:“醋椒豆腐。”  张九龄摇摇头笑了,他这搭档哪儿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儿。

  

  

  录制结束了,王九龙无精打采的走出录制场地打算回酒店,出了门却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他老大正靠着车门冲他抬抬下巴:“上车。” 王九龙乖乖的上了车,,坐在副驾上蔫了吧唧的一言不发。张九龄也没说什么,他知道他这个弟弟哪儿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得了,就让他钻一会儿吧。”张九龄想着,开着车。

  

  

  张九龄开车来到一家饭馆,选了...

  “今天我能留在天津,晚上吃个饭?” 坐着的人仰着脸向小他两岁的弟弟发问,被问到的人边走边头也不回地说:“醋椒豆腐。”  张九龄摇摇头笑了,他这搭档哪儿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儿。

  

  

  录制结束了,王九龙无精打采的走出录制场地打算回酒店,出了门却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他老大正靠着车门冲他抬抬下巴:“上车。” 王九龙乖乖的上了车,,坐在副驾上蔫了吧唧的一言不发。张九龄也没说什么,他知道他这个弟弟哪儿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得了,就让他钻一会儿吧。”张九龄想着,开着车。

  

  

  张九龄开车来到一家饭馆,选了个包间,径直向包间走去,王九龙无精打采的跟在人后面。倒也乖巧。张九龄心中暗暗笑一句。到了包间,服务员递上菜单,张九龄快速的点了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并吩咐一个小时后上菜。

  

  

  随后,张九龄把包间门关上锁住,然后绕到还在发呆的师弟跟前儿,弹了人一个脑瓜崩:“想什么呢。”不出意外,换来了人一个哀怨的眼神:“哥哥,人吓人吓死人您知道吗。”张九龄笑了,把胳膊搭在人肩膀上,伸手捏了一下人的脸:“这脸上还有泪痕呢。” 就这一句话,惹的跟前儿的小师弟又哭了出来。

  

  

  张九龄没着急,拆开桌上的卫生纸抽出两张塞人手里,拉开椅子坐在人旁边儿,静静的等着人哭完,王九龙抽抽搭搭了五六分钟,张九龄就默默递纸。王九龙慢慢平静下来,张九龄开口了:“因为点儿什么啊兄弟。” 王九龙垂眸:“你知道的,干嘛还问。” 张九龄顿了顿,掂起随身带来的扇子不轻不重的楔人肩膀一下:“好好儿说话。” 王九龙支支吾吾的开口:“就…情绪上来了。” 张九龄笑一声:“还骗我呢?咱俩多长时间了兄弟。” 王九龙低了头小声的说:“我不想说相声了。” 

  

  

  张九龄顿了顿,说:“兄弟,抬起头来。” 看着王九龙抬起头,张九龄语气温和:“兄弟,搭档就是一场买卖,咱俩一起学艺,一起说相声,搭档快十年了,小园子说了无数场,专场也开了那么多场,你难道因为一次的失误就否定自己了?”

   

  

  看着眼前的弟弟又红了眼圈,张九龄叹口气:“兄弟,咱们这行最不缺的就是失败,是骂名,是眼泪,是伤痛。可是我们最不缺的是勇敢,还有年轻和无畏,我们不怕被骂,我们怕的是自我否认,是不战而败。”  王九龙哭的一塌糊涂,张九龄给人擦眼泪:“还想说相声吗?” 王九龙抽抽搭搭的点头,张九龄放心的笑了,王九龙擦擦眼睛,也破涕为笑了。

  

  

  可他马上又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他师哥掂量着扇子冲他招手:“过来。” 王九龙心不甘情不愿的磨蹭到人面前,却被比他矮了半头的师哥一把按在椅背上,扇子带来的破风声成功让王九龙发出一声惨叫,张九龄发了狠的连着打了五下:“这包间可不隔音。”  王九龙委屈巴巴的差点又要掉眼泪,张九龄又打了十下,这才丢下了扇子,松开了人,重新坐回椅子上:“下回再想说不想说相声这一类的话,就想想这次。”

  

  

  王九龙乖巧的点点头,张九龄打开包间门,吩咐:“您好,可以上菜了。” 服务员端着菜进来,张九龄指着醋椒豆腐对人笑:“呐,你点的菜,你可得吃完了。” 两人对视,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劳劳车马未离鞍,

        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

        八千里路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

        落日征旗大将坛。

        寰海尘氛纷未已,

        诸君莫作等闲看。

张九龄

【定场诗—贰拾贰】

春光明媚起得早,老头儿爱往公园跑。

不是这里花草多,只因有个老相好儿。

春光明媚起得早,老头儿爱往公园跑。

不是这里花草多,只因有个老相好儿。

张九龄

定场诗—贰拾壹

  金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

  远至湖北三千里,近到江南十六州。

  美景一时观不透,天缘有份画中游。

  金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

  远至湖北三千里,近到江南十六州。

  美景一时观不透,天缘有份画中游。

老闭.

关于我的新活

[图片]


        我想做一个合集,关于相声的一些知识汇总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感兴趣,如果有我就开始更新啦!


        内容大概包括:相声种类,相声结构,相声角色,相声表演技巧,表演道具,表演形式(之后可能收集到还会添加一些)这些内容中有些我会加上各位老先生的视频或创作背景亦或是作品内容等。(全是干货hhh)......

        


        我想做一个合集,关于相声的一些知识汇总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感兴趣,如果有我就开始更新啦!



        内容大概包括:相声种类,相声结构,相声角色,相声表演技巧,表演道具,表演形式(之后可能收集到还会添加一些)这些内容中有些我会加上各位老先生的视频或创作背景亦或是作品内容等。(全是干货hhh)



        这些东西可能没有文章那么精彩,甚至于有些枯燥,但我的本心是希望各位观众朋友们可以多多去了解相声这门传统艺术



就这样,OVER!



(是的,我蓄谋已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