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传说之上

3379浏览    113参与
普罗旺斯的恩惠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y Angel。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y Angel。

0鸽gie gei~

来一些美人。

这些之后,我就要去搞自家孩子了。

p3 hate你冷静一点儿,他可是要杀你的呀。

p4是恶棍的女朋友,我忘记她叫什么名了。我一直感觉她挺好看的,也和恶棍挺般配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讨厌她。

p5是chara!


来一些美人。

这些之后,我就要去搞自家孩子了。

p3 hate你冷静一点儿,他可是要杀你的呀。

p4是恶棍的女朋友,我忘记她叫什么名了。我一直感觉她挺好看的,也和恶棍挺般配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讨厌她。

p5是chara!



普罗旺斯的恩惠
讨厌的人,憎恨,绝望,愧疚,孤...

讨厌的人,憎恨,绝望,愧疚,孤独,可恨的,杀了我。

讨厌的人,憎恨,绝望,愧疚,孤独,可恨的,杀了我。

普罗旺斯的恩惠
是艾草给的!!!是圣代!!!我...

是艾草给的!!!是圣代!!!我爱她!!!

艾草!!!我的超人!!!

(圣代的设定我修改了三遍……这是最终敲定下来的形象)


圣代,即St.frans(圣·弗兰斯)是传说之上黑色if线(黑色囚鸟)中sans和frisk的女儿,frisk将她托付给圣罗兰教堂的一位修女抚养,因此圣代也是修女。

frisk最开始的时候会来看她,但最后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圣罗兰教堂。

*二代审判者之一。

*灵魂一半是仇恨一半是决心,拥有双审判(变异)被称为“美杜莎之眼”,但自己并不能控制这份力量,被她双眼看到的任何活物都会变成石头。

*因此frisk用一条白绫遮住了她的眼睛。...

是艾草给的!!!是圣代!!!我爱她!!!

艾草!!!我的超人!!!

(圣代的设定我修改了三遍……这是最终敲定下来的形象)


圣代,即St.frans(圣·弗兰斯)是传说之上黑色if线(黑色囚鸟)中sans和frisk的女儿,frisk将她托付给圣罗兰教堂的一位修女抚养,因此圣代也是修女。

frisk最开始的时候会来看她,但最后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圣罗兰教堂。

*二代审判者之一。

*灵魂一半是仇恨一半是决心,拥有双审判(变异)被称为“美杜莎之眼”,但自己并不能控制这份力量,被她双眼看到的任何活物都会变成石头。

*因此frisk用一条白绫遮住了她的眼睛。

*双眼是金色的蛇瞳,看东西都很模糊。

*解除石化的方法是用她的眼泪滴在石化的物体上。

*圣代本身并不会哭泣,她的眼泪是“魔女的眼泪”,能够解百毒治百病,是生命的精华所在,但一但她流下眼泪,就会死去。

*在情感上如同她的母亲一般迟钝,对痛觉并不敏感。

*有些孤僻胆小,甚至有些懦弱,喜欢看书和祷告,基本没接触过什么活物。

*心地善良,也许是因为信仰的力量太过强大,灵魂中的仇恨并没能影响她。

*她没有朋友,只有一条小小的宠物蛇,和数只盘旋在教堂墓地的乌鸦。

*会在教堂墓地为死去的人们祷告,会为活着的人们祈祷。

*基本上忘记了母亲的样子,但依然想念她。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被罗兰城里的孩子们称为“魔女”和“qj犯的女儿”。

*她自己并不是很在意。


*官配是@21世纪现代贵物 草叶妈咪家的面具!(mask!frans)

普罗旺斯的恩惠

还是米莱(深情)

传说之上的绿魂仁慈,莉妈(克莉丝汀)羊妈位。


*她是遗迹里的银月女神,下凡只为普渡众生。

还是米莱(深情)

传说之上的绿魂仁慈,莉妈(克莉丝汀)羊妈位。


*她是遗迹里的银月女神,下凡只为普渡众生。

普罗旺斯的恩惠
【意识流预警】 下沉,下沉——...

【意识流预警】


下沉,下沉——


宝石般的气泡上浮。


而无数苍白扭曲的手臂从黑暗深处而来,那是狰狞的,怨恨的,绝望的。


窒息感。


一只手自纯白方向而来


她下意识的朝光明伸出手,期望着他能够来拯救自己。


她握住了,她抓住了希望。


她觉得自己是有选择的。


“像你这种只会给别人带来不幸的家伙,还是死了比较好。”


“审判者,你不得好死。”


如同诅咒一般话语在耳边回荡,挥之不去。


犹豫,踌躇。


她松开了那只手。


永无止境的沦陷。


“这样就好了。”


她唇边带笑。


涌进肺腔的水带着腥味和咸味。


也许...

【意识流预警】


下沉,下沉——


宝石般的气泡上浮。



而无数苍白扭曲的手臂从黑暗深处而来,那是狰狞的,怨恨的,绝望的。


窒息感。


一只手自纯白方向而来


她下意识的朝光明伸出手,期望着他能够来拯救自己。


她握住了,她抓住了希望。


她觉得自己是有选择的。


“像你这种只会给别人带来不幸的家伙,还是死了比较好。”


“审判者,你不得好死。”


如同诅咒一般话语在耳边回荡,挥之不去。


犹豫,踌躇。


她松开了那只手。


永无止境的沦陷。


“这样就好了。”


她唇边带笑。


涌进肺腔的水带着腥味和咸味。


也许是有眼泪混进去了吧。




“已经不能再连累任何人了。”

普罗旺斯的恩惠

想了很久。


即便是真和平结局似乎也不是那么美好。


老杉能忍住不把审判当做原福的替代品,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比如帕帕,他就是在原福死后开始变得偏激,变得让人难以理解,拼了命想要保护审判福也是因为审判长得和原福一样,灵魂和原福一样。


哪怕知道她们是不同的。


再后面,艾斯戈尔,托丽尔,安黛因他们,我想也更难让他们明白frisk不是“frisk”。


审判最讨厌别人把她当做替代品。


可是她当了别人一辈子的替身。


做着那个人做过的事,住在那个人住过的房间,与那个人的朋友做朋友。


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话。

那就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想了很久。


即便是真和平结局似乎也不是那么美好。


老杉能忍住不把审判当做原福的替代品,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比如帕帕,他就是在原福死后开始变得偏激,变得让人难以理解,拼了命想要保护审判福也是因为审判长得和原福一样,灵魂和原福一样。


哪怕知道她们是不同的。


再后面,艾斯戈尔,托丽尔,安黛因他们,我想也更难让他们明白frisk不是“frisk”。


审判最讨厌别人把她当做替代品。


可是她当了别人一辈子的替身。


做着那个人做过的事,住在那个人住过的房间,与那个人的朋友做朋友。



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话。

那就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普罗旺斯的恩惠

画了!

是三重断罪的拟异头!!!!

三重断罪激推来了!!!!!!!

我爱她们!!!她们太美好了呜呜呜呜呜呜。

都藏了刀子,来找一找吧ԅ(¯ㅂ¯ԅ)

p1审判福

p2有罪福

p3裁决福

(ps:裁决福好难画……)

召唤亲妈!!


@棉花糖精灵暴打薄荷糖同学 

@千秋月♪ 

画了!

是三重断罪的拟异头!!!!

三重断罪激推来了!!!!!!!

我爱她们!!!她们太美好了呜呜呜呜呜呜。

都藏了刀子,来找一找吧ԅ(¯ㅂ¯ԅ)

p1审判福

p2有罪福

p3裁决福

(ps:裁决福好难画……)

召唤亲妈!!


@棉花糖精灵暴打薄荷糖同学 

@千秋月♪ 

普罗旺斯的恩惠
审判者守则第四条:勿言勿听勿视...

审判者守则第四条:勿言勿听勿视


勿听,切勿听信他人谗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勿视,切勿窥探他人自界,尊重他人即尊重自己

勿言,切勿议论他人是非,祸从口出则乃失公正

勿动…………你忽略了我们的请求,你忽视了一场场杀戮,你甚至从未做出任何行动,哪怕你言语方面的都没有!

为 什 么 ,忽 视 这 一 切 ?

为 什 么  ? ? ?

审判者守则第四条:勿言勿听勿视


勿听,切勿听信他人谗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勿视,切勿窥探他人自界,尊重他人即尊重自己

勿言,切勿议论他人是非,祸从口出则乃失公正

勿动…………你忽略了我们的请求,你忽视了一场场杀戮,你甚至从未做出任何行动,哪怕你言语方面的都没有!

为 什 么 ,忽 视 这 一 切 ?

为 什 么  ? ? ?

普罗旺斯的恩惠

审判福新设其实也没有特别大的改变,以下———


*情感缺失:

丧失部分对于痛苦的感知,例如疼痛衰减或情感淡漠。


“她有什么错?她只是想要过得更好一些。”


*沉默寡言:

不善言辞,大部分时间都不说话,甚至因为太过沉默曾经被误认为是哑巴。


“没有人能倾听她的痛苦。”


*外柔内刚:

哪怕只剩下一把伞,她也会给更需要这把伞的人而不是不肯撒手,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你以为成为命运的卫道士,就可以被命运所赦免吗?”


*残存善意:

可以伤害甚至杀死拥有lv的人,很遗憾,她不愿意做出后者这样的选择。


“反击的时候到了。”


*不败之花:

令人惊讶的...

审判福新设其实也没有特别大的改变,以下———


*情感缺失:

丧失部分对于痛苦的感知,例如疼痛衰减或情感淡漠。


“她有什么错?她只是想要过得更好一些。”


*沉默寡言:

不善言辞,大部分时间都不说话,甚至因为太过沉默曾经被误认为是哑巴。


“没有人能倾听她的痛苦。”


*外柔内刚:

哪怕只剩下一把伞,她也会给更需要这把伞的人而不是不肯撒手,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你以为成为命运的卫道士,就可以被命运所赦免吗?”


*残存善意:

可以伤害甚至杀死拥有lv的人,很遗憾,她不愿意做出后者这样的选择。


“反击的时候到了。”


*不败之花:

令人惊讶的是,她居然长着一张娃娃脸,而且似乎不会衰老。


“漫长的寿命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准则条框:

她所有的审判都建立在法律基础之上。


“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


*天堂信使:

她的宠物名为“加百列(Gabriel)”

是了,就是那株巨大的红色食人花。


“加百列带来了上帝的吉谶。”


—————————————

想起来了其他的会在里补充√

普罗旺斯的恩惠

桃味硬糖(上)

#甜甜的题目,甜甜的文

#无cp向

#新角色(安菲特里特)出没

#会分上下出文,慢慢等桃味硬糖(下)吧——


(零)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太宰治《人间失格》


(一)

幸好没有死在那。

弗里斯克心想着,要是那个男人的刀再偏一点点,就会直接砍在她的脖颈上,而非肩膀,想到肩膀,刚刚止住血的右肩又开始隐隐作痛,这刀砍得极狠,几乎可以说是劈断了肩胛骨,白衬衫被血浸透,右手下垂,指尖还有着未凝固的血液,她蹒跚着走进身边一条不知名小巷,左手按在右肩上,背靠墙壁,长吁一口气,哪怕她的恢复能力惊人,这种程度的伤也恐怕需要三天时间,踉跄着前进,在身后留下一道蜿蜒的血迹。

“您好……您...

#甜甜的题目,甜甜的文

#无cp向

#新角色(安菲特里特)出没

#会分上下出文,慢慢等桃味硬糖(下)吧——


(零)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太宰治《人间失格》


(一)

幸好没有死在那。

弗里斯克心想着,要是那个男人的刀再偏一点点,就会直接砍在她的脖颈上,而非肩膀,想到肩膀,刚刚止住血的右肩又开始隐隐作痛,这刀砍得极狠,几乎可以说是劈断了肩胛骨,白衬衫被血浸透,右手下垂,指尖还有着未凝固的血液,她蹒跚着走进身边一条不知名小巷,左手按在右肩上,背靠墙壁,长吁一口气,哪怕她的恢复能力惊人,这种程度的伤也恐怕需要三天时间,踉跄着前进,在身后留下一道蜿蜒的血迹。

“您好……您受伤了?”略带稚嫩的清澈少年音从面前传出。

弗里斯克有些迟钝地抬起头,看着面前不过十四五岁的男孩,他生着一头茶色短发,左眼金色,右眼呈现出漂亮的海蓝色,皮肤奶白色,看上去保养得很好,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穿着干净的T恤,外面套了件茶色外套。

融合灵魂,正义和诚实,不是西伯利亚原住民,极大概率是香格里拉的南丁格尔家族,没有LV,无攻击性,暂列为无威胁角色。

在本能驱使下,弗里斯克瞬间就得到了结论,“……嗯。”她轻声回复,干脆在原地坐下,“前面出了事,你不要过去。”弗里斯克提醒道,这同样是作为审判者的职责之一——保护无辜的人类居民。

“好的,我不会去,我在等我的母亲……你需要包扎么?”少年蹲下身,有些担忧地看着弗里斯克,后者抬眸看他一眼,又阖上双眼,“我的自愈能力很强。”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好吧。”少年热脸贴了冷屁股,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我叫安菲特里特,你叫什么?”少年,也就是安菲特里特,坐到弗里斯克旁边,后“……”后者嘴唇动了动,“弗里斯克。”“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的眼睛也是金色呢!你是南丁格尔家族的人吗?”

“……”

弗里斯克沉默片刻,开口到:“我不姓南丁格尔……我姓所罗门。”安菲特里特歪歪头“所罗门……很棒的姓氏啊。”弗里斯克猛地抬头,把前者吓了一下:“怎么了?”“你真的那么觉得吗?你真的觉得‘所罗门’是个很棒的姓吗?”弗里斯克盯着他,语速极快地开口。“当然啦,我之前看过一本书,讲的是所罗门王的故事,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好酷啊,比我的酷多了。”安菲特里特的眼睛闪闪的,仿佛真的憧憬着什么,“话说回来……你多大啊,刚才没看清楚,现在看清楚后我觉得你蛮小的……我已经过了十四的生日了。”

“十六。”

弗里斯克扯扯外套,“看起来完全不像,”安菲特里特说,“脸肉肉的,像十一二岁的娃娃,特别让人想捏。”“……”弗里斯克转过头,不再和他讲话,“开玩笑的,别生气了,给。”弗里斯克瞟他一眼,发现那是一颗糖,外面包裹着薄薄的白色糖纸,“你不是受伤了吗,母亲说受伤了,吃颗糖,就不会痛了。”安菲特里特解释道,弗里斯克慢吞吞地接过,小心翼翼剥开糖纸,一颗粉红色的硬糖正安静躺在其中,她犹豫半会,还是将糖含在嘴里,甜甜的桃子味充斥口腔,弗里斯克正抿着糖,却觉有人捏了捏自己的脸,她狠狠地瞪了安菲特里特一眼,后者讪讪地收回罪恶之手,“咳咳”他尴尬地咳嗽两声,“可是真的肉肉的。”他小声说。

弗里斯克:“……”

“让你捏回来总行了吧?”安菲特里特自觉理亏,便开口,闭上眼,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弗里斯克想想,于是向他伸出手,只是还未碰到安菲特里特的脸,就被人抓住肩膀,用力推到一边的墙壁上,弗里斯克避闪不及,狠狠撞在粗糙的巷壁上,发出一声闷哼,伤口再次撕裂,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在地面上。

“滚开!离我儿子远点!!!”她费力地抬头,看到一个金发金瞳的女人用力将安菲特里特护在怀里。

“……”弗里斯克低下头。

“母亲!她是弗里斯克,是我的朋友,没想伤害我的!”安菲特里特有些焦急地跟女人解释,谁知女人听见“弗里斯克”后情绪更加激动,看向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和刻骨怨毒,以及……忌惮与惧怕。

“我没事。”弗里斯克扯开干涩的嘴唇,语气冷静得可怕。“安菲特里特,跟你母亲回家吧,这里不安全。”“正因为是你才不安全!”女人尖声道,完全不给安菲特里特说话的机会,扯着他走出小巷,两人均是一步三回头,女人是担心弗里斯克对他们出手,安菲特里特这是担心,他愧疚地看着弗里斯克流血的右肩,最后被拉扯着消失在了小巷尽头。

弗里斯克弯腰,将掉落地面的糖纸捡起,放入口袋,一转身便融入了阴影之中。


(二)

荆棘刺穿血肉,将正欲逃跑的罪犯钉在墙上,一朵朵鲜艳的红色花朵绽放,只是片刻就讲一个活生生的人吸成了干尸,弗里斯克挥挥手,将荆棘收回,随后拨通搭档的电话:“任务已完成,请求回收。”冉阿让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收到,允许回收。”

弗里斯克挂断通话,望着天上那轮人造的金色圆月,自言自语道:“天气真好,我想我应该喊上查拉去散散步,晒晒月亮。”

“弗里斯克!”

弗里斯克茫然地回头,看到了一个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身影。

——是安菲特里特。

“我终于找到你了!”安菲特里特气喘吁吁,看样子是跑了很久,弗里斯克悄悄操纵荆棘将那具毫无生气的干尸拖进另一条幽暗的小巷。

“这里太绕了。”安菲特里特丝毫没有发现异样,而是跟弗里斯克抱怨,“是挺绕的。”她回答,“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记得我提醒过你这里很危险。”西伯利亚在人类联盟是出了名的混乱,再加上最近出现了一些新的通缉人物,处于一些别的心思,弗里斯克并不希望安菲特里特出事。

“还是上次的事情……抱歉。”安菲特里特向弗里斯克鞠了一躬,表示歉意,后者摇摇头:“那没什么。”毕竟更糟糕的事都有经历。她当然没将后半句话说出来,“这个给你。”安菲特里特从衣兜里掏出几颗糖,放到弗里斯克手中,后者拿起一颗糖,发现糖纸上用红色水笔画了一张卡通笑脸,她看向安菲特里特,不解其意,“我看你从来没有笑过,”安菲特里特说道“希望你能多笑笑,你长得这么可爱,笑起来一定会很好看。”“……谢谢。”弗里斯克含糊地答一句,将糖塞进嘴里,甜滋滋的桃子味在蔓延,似是能替代心中的苦楚。

弗里斯克坐在一边,安菲特里特坐在她的身边,“这次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所以只带了几颗糖,下次我一定给你多带几颗。”他说“还有,西伯利亚的人都有点……不喜欢你?我之前跟人打听你时他们的表情跟见了鬼一样。”弗里斯克一顿,心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表面却也强装镇定,道:“怎么说?”

“他们说你脾气很怪,人不好相处,还特别的凶。”安菲特里特嘟囔着“简直一派胡言,我就觉得你很好。”

“你为什么会来西伯利亚?“弗里斯克生硬的转过话题,但提起这个安菲特里特就变得低沉,“我的父亲被审判了。”弗里斯克心头一紧:“怎么回事?”

“不知道……母亲说他是在西伯利亚被‘审判者’杀死了,父亲平时根本没做什么错事,怎么会是罪人,一定是审判者误判了……”后面的话弗里斯克没有听清,心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弗里斯克哑然,想要说出几句安慰的话,最后也只能干巴巴地吐出一句“……逝者已逝,节哀。”她该怎么安慰安菲特里特?那个让他家庭四分五裂的元凶就是自己啊。

“……抱歉戳你痛点了。”

“没事,我们是朋友嘛,你说对不对?”

弗里斯克不确定的“嗯”一声。

“这样,下次来的时候我送你个礼物!”安菲特里特笑起来,脸上是两个浅浅的梨涡,“就这么定了,下次见面我会给你个惊喜,我得回去了,不然母亲会生气的。”

他跑到雪巷的尽头,朝弗里斯克挥挥手,便离开此地。

弗里斯克垂下眼眸,沉默不语。


(三)

“新人物目标出现了。”

冉阿让将档案放到弗里斯克面前的桌上,声音比以往要冷,“是南丁格尔家族的叛逃者,家族派我来清理门户,因为她的LV超过了20,”他翻开档案,“就是她,梅拉·南丁格尔。”弗里斯克却看着照片上的金瞳女人有些出神,冉阿让偏过头,茶色的发丝滑落一边,漂亮的金色桃花眼盯着弗里斯克,“你认识?”

“……嗯。”

安菲特里特的母亲,她怎么会不认识。

“这是我大姐,”冉阿让的语气淡漠得令人发冷,“我不喜欢她。”他不喜欢南丁格尔家族的任何人,除了克莉丝汀。

可是克莉丝汀已经不在了。

弗里斯克缓缓抬头,合上档案,神情冷漠,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我明白了。”

“我不知道你和梅拉是什么关系,”冉阿让突然开口,“人类联盟审判者誓约第一条,一切以全人类的最高利益为准。”

“一切以全人类的最高利益为准。”弗里斯克将这句话重复一遍,阖上了双眼。

普罗旺斯的恩惠
如果你可以对审判福说一句话,你...

如果你可以对审判福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呢?


「我知道残酷世界遍布冷漠人情,只希望你活得不要太过清醒。」


【人体有参考】

如果你可以对审判福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呢?


「我知道残酷世界遍布冷漠人情,只希望你活得不要太过清醒。」


【人体有参考】

普罗旺斯的恩惠
因为太喜欢这张了所以要单独发!...

因为太喜欢这张了所以要单独发!

人体有参考

在这里说说,怕你们看不到。

我自己画的图是可以抱的,如果你不嫌丑的话可以拿去私用,稿子除非是我公开不然不可以拿!!!


「烈日」


“他说罪恶终会在烈日下获得审判。”

因为太喜欢这张了所以要单独发!

人体有参考

在这里说说,怕你们看不到。

我自己画的图是可以抱的,如果你不嫌丑的话可以拿去私用,稿子除非是我公开不然不可以拿!!!



「烈日」


“他说罪恶终会在烈日下获得审判。”

普罗旺斯的恩惠

是幼年的审判福新设!!!!

倒数第二p是私设的荆棘鸟天使ԅ(¯ㅂ¯ԅ)


被撕裂的白裙随风而飘扬

粘稠的血液如美酒般芬芳

被染红的绷带似蛇般蜿蜒

高高举起的斧头比那弯银月还要锋利

闪着近乎尖锐的杀意

讥笑声从她肩头传来

金黄色是恶魔的色彩

啪嗒,啪嗒,啪嗒

血液滴落在地面之上

绽放出一朵一朵

妖冶的红色石蒜

喷溅的美酒芳香不散

诉说着残忍又真实的谶语

——你早已无处可逃

是幼年的审判福新设!!!!

倒数第二p是私设的荆棘鸟天使ԅ(¯ㅂ¯ԅ)


被撕裂的白裙随风而飘扬

粘稠的血液如美酒般芬芳

被染红的绷带似蛇般蜿蜒

高高举起的斧头比那弯银月还要锋利

闪着近乎尖锐的杀意

讥笑声从她肩头传来

金黄色是恶魔的色彩

啪嗒,啪嗒,啪嗒

血液滴落在地面之上

绽放出一朵一朵

妖冶的红色石蒜

喷溅的美酒芳香不散

诉说着残忍又真实的谶语

——你早已无处可逃

普罗旺斯的恩惠

#福长花慎入(?)

#第一张画师是

@亡鱼在深海,其他的是@bmzly 


#生花症

传闻在一个人爱恋另一个人却天各一方的情况下,心中的郁结之气化为花朵,在体内生长(中少量长在身体外侧),患者流出的眼泪会变为花瓣,同时会失去说话的能力(说话出来的话语会变成花瓣),直到身体中充斥着花朵,最后郁郁而终。

(注:花朵由人物灵魂而定,可以是玫瑰,满天星之类)

治愈方法:与所爱之人重逢并接吻。

体内的花朵融化,但体外的花朵依旧存在。

(注:记得给体外花朵多晒晒太阳浇浇水)


#设定为某条NE线后杉离开了后,福与冉阿让结婚(名义上的,两人清清白白),思念成疾患上生花症,独自...

#福长花慎入(?)

#第一张画师是

@亡鱼在深海,其他的是@bmzly 


#生花症

传闻在一个人爱恋另一个人却天各一方的情况下,心中的郁结之气化为花朵,在体内生长(中少量长在身体外侧),患者流出的眼泪会变为花瓣,同时会失去说话的能力(说话出来的话语会变成花瓣),直到身体中充斥着花朵,最后郁郁而终。

(注:花朵由人物灵魂而定,可以是玫瑰,满天星之类)

治愈方法:与所爱之人重逢并接吻。

体内的花朵融化,但体外的花朵依旧存在。

(注:记得给体外花朵多晒晒太阳浇浇水)


#设定为某条NE线后杉离开了后,福与冉阿让结婚(名义上的,两人清清白白),思念成疾患上生花症,独自开辟了一座花园,栽满了玫瑰,日复一日地浇灌着花朵们。


“请回来吧。”她默念着,“请回来吧,无论是哪个你。”泪水化作红色花瓣悄然从脸颊滑落。


第一朵花盛开于喉头,剥夺了她倾诉的欲望。

第二朵花盛开于肺部,绝望积蓄在她的胸腔。

第三朵花盛开于嘴角,苦痛压下了她的笑意。

第四朵花盛开于发间,花瓣摇碎了她的回忆。

第五朵花盛开在心脏,悲怆之下她唯留缄默。

普罗旺斯的恩惠
模板,我的命根子。 上头了。...

模板,我的命根子。

上头了。


区分和平鸽和荆棘鸟就是看有木有呆毛。

有呆毛的是和平鸽。

模板,我的命根子。

上头了。


区分和平鸽和荆棘鸟就是看有木有呆毛。

有呆毛的是和平鸽。

普罗旺斯的恩惠
是用模板画的和平鸽!!!! 和...

是用模板画的和平鸽!!!!

和平鸽是平行世界的荆棘鸟√


试了下新的上色,太杀我了。

是喵斯快跑的上色,超级戳我可恶。

是用模板画的和平鸽!!!!

和平鸽是平行世界的荆棘鸟√


试了下新的上色,太杀我了。

是喵斯快跑的上色,超级戳我可恶。

普罗旺斯的恩惠
跟风整活 是力速双A的弱女子宁...

跟风整活

是力速双A的弱女子宁兰浅

不要在意角落的G()

跟风整活

是力速双A的弱女子宁兰浅

不要在意角落的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