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传说之下同人

11333浏览    870参与
RDW

传说之下同人文Undersunrise(破晓之下)第一章

        “难道你未感受到罪恶爬上你的脊背吗,孩子?“

        ”我也许不该说更多了,你应该知道你该知道些什么。“

        ”既然如此,孩子。我没必要跟你说更多了。*鸟儿在歌唱,花儿在绽放,而你呢?

        ”地狱的确已经容不下你了,接受审判...

        “难道你未感受到罪恶爬上你的脊背吗,孩子?“

        ”我也许不该说更多了,你应该知道你该知道些什么。“

        ”既然如此,孩子。我没必要跟你说更多了。*鸟儿在歌唱,花儿在绽放,而你呢?

        ”地狱的确已经容不下你了,接受审判吧。“

        Sans累了,Sans困了,Sans睡着了。

        一个身穿蓝底紫条纹,不,是绿底黄条纹衫的孩子砍了他一刀。

        Sans猛然惊醒,但一切都已无济于事。他想拼尽全力用最后一根骨头击中那手握真刀的孩子,当然,如果再能召出一只龙骨炮就更好了。

        但Sans已经逐渐化为尘埃,他晚了。

        屠杀已成定局。

        Sans知道,他不是大势已去,而是自己依然想坚守住自己的底线。

        作为自己还是主宇宙的底线。

        他想变强是轻而易举的,他完全可以身上落满尘埃,以整个地下世界为代价将那个孩子捻碎;他也可以同那个人类合作,参与屠杀,再出其不意杀掉那个人类。

        但是他没有这么干,现在,不容他多想了。

        一道亮光闪过,熟悉的钢琴曲从四周传来,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那个哨所。

        那个孩子重置了。

        但无论是中立,和平还是屠杀,都毫无意义:那个孩子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出卖了。

        等下!

        Sans很惊讶,那个孩子出卖灵魂是自己死后的事情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即使自己知道的多元宇宙再多,自己死后的事情也是一直不知道的。

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更大的信息潮流正在向他的脑壳中涌去。

        突然,Sans知道很多事情,橙色攻击,变色龙骨炮,大量信息都在源源不断地往他的脑壳中灌输。他很迷茫,尽管目前他不该明白这么多的,但这么多事情灌入他的脑壳,他却死活也忘不掉(毕竟骷髅也没有大脑)。

        Sans开始头痛,并且逐渐剧烈起来,疼到他疯狂起来。同时,这些信息也在Sans的眼前不断循环经他回味:三个怪物一起审判那个孩子?把其他宇宙的骷髅都弄过来?这都是谁想到的点子,真是疯子!。

        但是他的头因为过量的信息冲击使得他的头越来越痛,Sans无法在思考这些了。为减轻自己的痛楚,他开始破坏周围的一切。很快,哨所连同周围的一片树林都被夷为平地。

        他深深地将头骨埋进雪中——这倒使他冷静了不少,也减轻了不少痛苦,雪化掉了大片,他从雪水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

        自己的左眼在发光,在变色,在燃烧。

        他清醒了不少,此时他听到遗迹的大门在此时也打开了,遇上一个和上千百个时间线不同,这个孩子依然拿着树枝绑着绷带。

        Sans蹑手蹑脚的抄近路绕过了那个孩子,轻敲遗迹的大门,嘴里念叨着:”咚咚咚。“

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了,这让他安心了不少:“谁啊?”

         “是我。”虽然Sans悬着的灵魂已扑通坠地,但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在桥上他都不会再去和那个孩子握手了。

         但他全然不知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那个“Undertale”了,他所在的宇宙,是一个全新的AU。


不会画画的汽水刨冰51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 )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 )

钠离子

NMD 束

———— start ————

dream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美梦

一切是那么美好

night身上再也没出现过伤痕

村里的人们都很敬重两位守护者

night没有吃下黑色的禁果

dream不用和自己的兄弟厮杀

…………

可...梦终究还是梦

就像dream这个名字一般荒诞可笑,毫无意义

快醒来吧...快醒来……

dream混沌却又清明的双目睁开

展现在眼前的是没有边际的黑暗

他想动弹

却动弹不得

——关节处被黑色的触手紧密环绕

仿佛一双黑色的巨手掌控着听话的人偶

“night...nighty...Where are you...?Will you come...

———— start ————

dream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美梦

一切是那么美好

night身上再也没出现过伤痕

村里的人们都很敬重两位守护者

night没有吃下黑色的禁果

dream不用和自己的兄弟厮杀

…………

可...梦终究还是梦

就像dream这个名字一般荒诞可笑,毫无意义

快醒来吧...快醒来……

dream混沌却又清明的双目睁开

展现在眼前的是没有边际的黑暗

他想动弹

却动弹不得

——关节处被黑色的触手紧密环绕

仿佛一双黑色的巨手掌控着听话的人偶

“night...nighty...Where are you...?Will you come back?”

金色的双眸无力垂下

伤痕累累的身躯...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吧?

“dream...dreamy...I`m here...I`m come back...”

声音低沉暗哑

似乎并不是night的

“night...你回来了...回来了...”

dream轻声啜泣

扑进了“night”的怀抱

这个拥抱可算不上温暖...

但突然dream推开了他

惊恐的瞳对上了他戏谑的眸

啊啊...真像猎鸟人见到了笼中的金丝雀

明明知道无法逃离却仍为了可笑的“free”挣扎着

猎物的最后一丝亢奋

便是点燃猎人精神的导火索

dream盯着他

就这样……盯着他...?

被黑液腐蚀得有些锈迹斑斑的头箍安放在他的头顶

好似国王的那顶至高无上的皇冠

看着让人觉得很不相称

却又没有太大的违和感

嘴角永远都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讥笑

这可远比真正的night不善的多

注意到dream对自己的目光

便逐渐向对方靠近再靠近

“well...看来你的反应真是有点迟钝啊...那么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醒醒脑?”

“什...”

“嘘...我不想听见你的说话声,我只想听见你的求饶,你的哀嚎,你的哭喊…那么,游戏规则,挣脱自己身上的触手,为自己赢得自由,时间,五分钟,你赢了,那么我放你走,你输了,那就任我处置。”

Nightmare后退两步

一把刀扔到了地上

“GAME START...这是我给你的特殊帮助...加油,好孩子~”

dream捡起了刀看着Nightmare的笑意越发的浓于是又扔下了手中的刀

然后他发现...触手在拖拽着他!

他拼尽全力与触手搏斗着

黑液在他的关节处猖獗起来

开始深入骨髓

dream逐渐丧失了力量

慢慢的变成了Nightmare的提线木偶

还剩两分钟了

dream似乎下定了决心夺回意识

“放开...放开我!”

美好的回忆化作击退触手的最好武器

dream不断用正面情绪驱散它们

这样做是有效的

但这样做使Nightmare皱起了眉

“嘿...可悲的小魔法使,我想游戏是时候结束了...”

一条触手猛的刺过dream的胸腔

——那颗金苹果被硬生生夺走

没有了灵魂的支撑dream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迅速被黑液所侵蚀

“唔呃...痛...”

dream捂着胸口不住的颤抖着咳出金色的血

“时间到。”

Nightmare毫不留情的宣布

像是被下了死亡通知书

dream一下子愣住了

他只是盯着Nightmare

什么也没说

“别这样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现在你是我的了,得任我处置。”

dream还是那样盯着Nightmare

直到Nightmare下达了第一个指令:自...残……

刀子再次被扔到了dream脚边

面对Nightmare的威逼dream只有服从

一刀,一刀,再一刀

鲜血滴落

Nightmare轻笑着慢慢从伤处污染dream

dream已没了力气

只能弱弱的蜷在Nightmare怀里呜咽

“TAKE MY HAND.”

Nightmare向dream伸出手

dream本不想这样做的

由于Nightmare仍在掌控他的身体他还是被迫伸出了手

“GOOD BOY.”

Nightmare称赞道

但貌似更多的是讽刺

dream搬到了Nightmare家

严格来说还是Nightmare的小把戏逼迫他这么干的

Nightmare每天都在告诉dream自己有多爱他

嗯,LOVE嘛,你懂得

既然搬都搬过来了那肯定也是做过一些事了

(这段可以在Q上私我什么的)

dream像是被Nightmare引导着走进了泥潭

越陷越深

甚至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

Nightmare在等待

等待dream完全属于自己的那一天到来


这是他最潇洒的解脱.

也是最难以逃离的束缚.


———— end ————


钠离子

EV!NMD 君王

哎嘿嘿是帝国nmd!

稀有啊————

自割腿肉hhhh(bushi

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EV(帝国)

我懒得打EV真好

OOC本文很迷

真的迷惑!!!!!

——— start ———

暗月隐去

黑暗尽褪

稚阳初升

洒落辉耀

被战火侵吞的乐土如今洒满了恨意、鲜血

变成了承载怨念的焦土

就是在这片战火纷飞的残酷棋盘

也就是今天这一战

月亮帝国败了

败得很彻底

nightmare被太阳帝国俘虏

他的其他爪牙侥幸逃回了月亮帝国

战场上太阳帝国的子民欢呼着、高歌着

庆祝这次胜利

但dream明白

只要月亮帝国还有一处领土

还有一个月亮的子民

月亮帝国就有可...

哎嘿嘿是帝国nmd!

稀有啊————

自割腿肉hhhh(bushi

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EV(帝国)

我懒得打EV真好

OOC本文很迷

真的迷惑!!!!!

——— start ———

暗月隐去

黑暗尽褪

稚阳初升

洒落辉耀

被战火侵吞的乐土如今洒满了恨意、鲜血

变成了承载怨念的焦土

就是在这片战火纷飞的残酷棋盘

也就是今天这一战

月亮帝国败了

败得很彻底

nightmare被太阳帝国俘虏

他的其他爪牙侥幸逃回了月亮帝国

战场上太阳帝国的子民欢呼着、高歌着

庆祝这次胜利

但dream明白

只要月亮帝国还有一处领土

还有一个月亮的子民

月亮帝国就有可能重新猖獗

nightmare被几个卫兵押到了dream面前

遍体鳞伤的dream看着身上同样遍布着许多伤痕的nightmare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终于dream打破了僵局

他让手下先退下

而自己慢慢的靠近了nightmare

神圣的十字架指向nightmare的头颅

面对着dream这股盛气凌人的架势

nightmare只是微微闭上了眼欣然的接受了reaper送给自己的自己的死亡通知书

他很早就明白了弱肉强食的道理

‘只有强大起来...别人才不会欺凌你...’

十字架落下

却并未伤及nightmare分毫

而是掉在了dream脚边

nightmare微微抬头

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这死亡通知书reaper是硬生生抢回去了啊

(reaper:你礼貌吗??这业绩我不要也罢!)

“nightmare...”

沉默片刻dream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说了个半句就没有下半句了

“huh?伟大的‘救世主’为什么要放过我这个‘恶魔’?”

nightmare嗔怪道

dream冷眼白了他一眼

【真不让骨省心...谁才是哥?!一个王,好歹是一个王!这么自负的???】

习惯性的扯了扯破旧的兜帽没有吭声

“既然你败了,何不来我们这里的监狱坐坐?”

ink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战斗刚刚结束

他还没有来的及补充墨水

所以语气听起来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ink,你先把墨喝上吧。”

dream语气平淡的说

但对nightmare来说却是dream对ink满满的关心

“现在?拜托,情感这东西,不该浪费给敌人的,这一点,dream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ink诡笑着靠近了dream一点

但随后像想起了什么回头找blue去了

“......”

dream微微低头

貌似有些难过

“被嫌弃了?hhhh...”

nightmare嘴上这么说

但心里还是有一丝同情dream的

只有一丝丝而已!

“那么nightmare...走吧。”

dream向nightmare伸出了手

“...?”

nightmare不解

毕竟自己只是个俘虏

现在的地位几乎比不上一个小兵

“你好歹是一个君王,别告诉我你想让我叫士兵把你绑回去。”

dream无奈

nightmare愣住了

他本以为dream会...会借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对他做过分的事

像他之前的那样...

派人百般折磨dream

威逼dream投降

他还记得当时dream被他打倒在地嘴角溢血奄奄一息的样子

‘HAHA...亲爱的brother...让我猜猜...你现在会想要投降吗?’

dream微微仰头

显出死不瞑目的骄傲

‘坚...坚决不从......誓死不屈...’

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后

nightmare毫不犹豫的用触手狠狠掐住了dream的脖子

‘啧啧啧...你的回答...我不满意...你说该让我怎么办才好呢?是把你的肋骨一根根折断或者是把你钉在墙上做屈辱的观赏品?’

说着nightmare便把dream甩了出去

令人把dream拷走关进了监狱

回忆中断

面前的确确实实是dream的手没错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难道不记得我对你做过的事了吗?我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

nightmare迷迷糊糊牵住了dream的手

接着他们来到了dream的领土

太阳帝国

两人都受了很重的伤

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

但都始终不失那一分君王的风度

ink几次提出把nightmare绑到监狱里

但还没等nightmare表态

dream就拒绝了

“ink,他好歹也是个君王,他也有尊严的。”

“尊严?那...他给你了吗?dream你这么快就忘了啊...还是说...”

ink神秘地笑笑

跑远了

【我是个落魄的狭隘的君王不是吗...】

nightmare在自己的心里毫无厘头的胡思乱想着

好不容易到了

dream没有让nightmare进监狱

而是给他单独安排了饮食和住宿

对nightmare也没有什么人身限制

只是要求他不要擅自外出

尽管他的手下们认为dream对nightmare客气的过分

甚至还有一些不满

不过还是照做了

但有些人就会背着dream偷偷把nightmare扔到监狱里“坐坐”

dream知道后也没有做过多的什么动作

他只是告诉nightmare

“这是你和他们的个人恩怨,也许你的军队把他们的至亲杀死了,可能你是麻木不仁的,但...但家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所以,抱歉我没有权力阻止他们。”

nightmare倒没什么异议

毕竟现在自己只是个俘虏

这样对他算轻的了

但是监狱里的饭实在是不怎么好吃

这已经是第三天nightmare连碗带饭把饭给摔了

“饭...不怎么样吗?”

dream(貌似只是)随口问问

“......”

nightmare没有回答

dream没说什么就走了

晚上nightmare正望着朗月愣神

突然听到隐约传来几声叫他的声音

“nightmare?”

这声音很熟悉

nightmare呆呆回头

看见了dream手里拿着一盒冒着热气的饭

“huh?你来这是...”

“快吃吧,好久没下厨了手艺不太好,将就下?”


将就看吧(

等回来了就把结尾搞掉

钠离子

冬语(DS!nmd场合)

草草草深海没写完又来搞这个

我真的好闲啊淦

————— start —————

正义王朝的冬天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

那个太阳般的总裁可不会让人们因为冷天气而产出负面情绪

虽说如此冷

但对比某些地方来说这里其实是温暖又晴朗的

——比如meme小队的基地

“阿嚏!阿嚏!Nightmare你是不是没交暖气费!”

沙发上抱着枕头的DS!cross向他旁边同样抱着枕头瑟瑟发抖的DS!Nightmare质问道

“我倒是想交啊...阿嚏!人家不收!我们可是逃犯啊喂!”

DS!Nightmare反驳道

没忍住也打了两个喷嚏

“哦...阿嚏!也是。”

一根筋脑袋的DS!cross...

草草草深海没写完又来搞这个

我真的好闲啊淦

————— start —————

正义王朝的冬天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

那个太阳般的总裁可不会让人们因为冷天气而产出负面情绪

虽说如此冷

但对比某些地方来说这里其实是温暖又晴朗的

——比如meme小队的基地

“阿嚏!阿嚏!Nightmare你是不是没交暖气费!”

沙发上抱着枕头的DS!cross向他旁边同样抱着枕头瑟瑟发抖的DS!Nightmare质问道

“我倒是想交啊...阿嚏!人家不收!我们可是逃犯啊喂!”

DS!Nightmare反驳道

没忍住也打了两个喷嚏

“哦...阿嚏!也是。”

一根筋脑袋的DS!cross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Nightmare...我们还有吃的吗?”

一旁比较沉静的DS!error问道

对于那俩他只是裹紧了兜帽和披风

也没说什么

“我草error...阿嚏!你他妈是铁做的吗?!不怕冷??”

DS!Nightmare恨不得现在就拥有一副像DS!error那样的好体质

“emm..没,只是习惯了,blue的冷笑话比这冷得多好吗?”

DS!error耸了耸肩对此表示无所谓

“哦!对了!阿嚏!吃的!”

DS!cross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拉了拉披肩遮住了透风的地方

“阿嚏!Nightmare,我们的食物储备...”

DS!cross呆呆的站在冰箱前

——只有两根烂萝卜,一只酸黄瓜和一棵化脓了的白菜

“怎么了?阿嚏!让你伟大的队长来瞧瞧......what the f**k?!”

DS!Nightmare也走了过来

随后被惊讶的祖安了起来

“这他妈...傻逼鸡翅膀...阿嚏!那的蟑螂吃的绝对都比我们好!”

DS!Nightmare信誓旦旦的说

“要是我们能在正义王朝那过冬就好了...阿嚏!”

DS!cross抱怨着

“cross你个死叛徒!要去你去!”

DS!Nightmare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判着只是信口说说的DS!cross

*叩叩叩

“有人敲门哎!”

DS!cross第一个叫了起来

“现实一点啊喂,阿嚏!谁会来敲通缉犯的门?”

DS!Nightmare觉得自己幻听了

“你开。”

DS!error理所应当的把责任推给了DS!cross

“为嘛是我???Nightmare你是队长你来开!”

DS!cross理所应当的把责任推给了DS!Nightmare

“...你们特么只有这会才会认我当队长。。。”

话是这么说

但DS!Nightmare还是乖乖的去开了门

“谁啊他妈的...嗯??阿嚏!什么鬼!”

*DS!Nightmare狠狠的关上了门

“谁啊...阿嚏!催电费的?”

DS!cross茫然的看着DS!Nightmare

“不,阿嚏!比那更糟!是那个...祖安秘书!”

DS!Nightmare神经兮兮的说

“哈??”

DS!cross快速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你...阿嚏!确定??”

DS!cross一脚踹开了门

“你们他妈...就不能礼貌点?!”

本就已经非常不爽的DS!ink被迫接下这桩苦差事对方态度还如此之差

这让DS!ink很容易迁怒于meme小队

“老子他妈才不想在这冰天雪地敲你们这破烂房子的门!!要不是dream你以为老子愿意???”

DS!ink满脸写着不情愿

“哦...阿嚏!等等,你说...dream?!那个大鸡翅膀???”

DS!Nightmare脸上都写着问号

“大鸡翅膀??你他妈叫dream...算了,你想怎么叫那个拖欠工资的货就怎么叫吧...现在,是跟我走还是在这冻死?”

于是meme三小只开始讨论

“喂,你们说大鸡翅膀什么时候他妈那么好心了?”

DS!Nightmare第一个表态

“不知道。”

DS!error紧随其后

“会不会——是假的?!”

DS!cross的脑回路很清奇

“说得对cross!我们得提防那个大鸡翅膀!”

DS!Nightmare的三观被DS!cross强行掰了过来

“所以呢?”

“我们去!一定要揭穿他的阴谋!”

DS!cross的三观让我们震惊

于是那俩被传染了!!

“wryyyyyyyyyy——走喽———去正义王朝喽————”

DS!ink像个老妈子一样看着前面跑跑跳跳开开心心不像是去正义王朝而像是去游乐场的三小只

脸上都写满了无奈

“你们他妈慢点,跑马拉松呢?!”

meme小队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

仍然欢天喜地的在雪地里撒欢

“真该死...我真想直接把这仨绑回去然后扔大牢里!”

DS!ink咒骂着他的上司但又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去雪地里追他们

“等会儿到了先去食堂,带点好的然后回家吃!Kevin也需要食物!”

DS!Nightmare小声说

看见其他俩都比了个OK的手势

然后放心的拍了拍胸脯

我现在是发草稿

等我回来以后可能会完结


钠离子

NMD 坠

———— start ————

崖边的风掠过守护者的脸庞

天上挂着的太阳放出引人注目的光芒

如同他的笑容

让人舒心

灿烂的笑容

他就这么笑着

风吹拂着他被撕坏的披风

两条残存的布条在空中自由但局限性的飞舞着

他久久的停留在距离崖边很近的地方

仿佛根本没有想跳下去的想法

只是来看风景或者试胆什么的...

过了一会

他盘腿坐了下来

低着头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因为低着头

看不清他的脸

但还是能看见他的眼泪缓缓滑落滴在他的衣襟

他的身后

距离他大概四五米的地方

突然出现了一滩黑液

“这里的负面情绪真是妙极...”

那个曾经的“他”

如今被黑苹果侵占身体的“他...

———— start ————

崖边的风掠过守护者的脸庞

天上挂着的太阳放出引人注目的光芒

如同他的笑容

让人舒心

灿烂的笑容

他就这么笑着

风吹拂着他被撕坏的披风

两条残存的布条在空中自由但局限性的飞舞着

他久久的停留在距离崖边很近的地方

仿佛根本没有想跳下去的想法

只是来看风景或者试胆什么的...

过了一会

他盘腿坐了下来

低着头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因为低着头

看不清他的脸

但还是能看见他的眼泪缓缓滑落滴在他的衣襟

他的身后

距离他大概四五米的地方

突然出现了一滩黑液

“这里的负面情绪真是妙极...”

那个曾经的“他”

如今被黑苹果侵占身体的“他”出现在了那滩液体中

“dream?为什么你在这...”

看到守护者盘腿坐在崖边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但更多的可能是对自己曾经兄弟的厌恶

“散发出那些情绪的...是你...?”

怀疑的语气

可能是在质疑dream身为积极情绪守护者的身份

dream仍然一声不吭

只是留给了Nightmare一个“你说呢?”的背影

“看来你终于会干点能取悦你兄弟的事了呢huh?我很欣慰。”

Nightmare仍在嘲讽dream

但他不会知道

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他所说的每一句

都是寄给dream心灵的刀

dream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

仰头望向苍穹

微微转头移目看向Nightmare

他的眼中不再充满希望和神采

而是死气沉沉

“所以,你还是来了。”

dream转过身面对着Nightmare

“你知道我喜欢负面情绪不是吗?而你在制造它们。”

Nightmare像往常一样的面带微笑着

“倒是你,脑子又断了根弦?没破事跑这来吸引我给我卖惨?”

虽然听起来是玩笑话但语气照旧冷

“Nightmare,如果我走了,到很远的地方去...”

dream顿了顿

“你会...”

“打住。”

Nightmare面无表情的止住了dream未出口的话

“我什么都不会干的,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对吧?”

dream没说话

只是不经意流露出几分恍惚的神色

“我现在只想让你尽快消失在我的眼前,懂吗?”

Nightmare毫不留情的表达出他对dream的厌恶

“如果这是你所愿。”

dream无厘头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能怎么办?就算我想让你现在立刻马上就消失?你能怎么做?从这悬崖上跳下去摔个半死?”

一口气说出了小孩子赌气般的话

感受到dream心情变得更不好

Nightmare心里莫名很舒服

于是他便变本加厉的说起这样的话

“你以为你还是三岁小孩吗?你根本不能做到任何事!”

“真是好笑啊dream...没有‘Happy End’的你居然还奢望着别的人能获得好的结局?”

“你...在乎过‘他’吗?在乎过‘他’的感受吗?在你忙于给别人创造所谓的好结局时你知道‘他’怎么看你吗?!”

“‘他’恨你!恨到了骨子里!你欠‘他’的!”

满意的看着dream呆愣住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滴下

“眼泪没有任何用不是吗?哭泣只是妄想逃离现实做出的一种幼稚可笑的行为。”

“不...不要再说了...”

dream终于吭了声

带着哭腔

声音很小

“你有权利让我停下吗?你没有,你只不过就是一个为了他们积极情绪的傀儡,一个没有生命的家伙。”

Nightmare知道且坚信

dream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去轻生

拜托

他可是积极情绪守护者

比谁都可怜的那个帮助别人却不能拯救自己的守护者

他的负担有多沉重有多重要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不是吗

在职责下Nightmare不相信dream会因为一时忽视大局

dream向Nightmare退后一步

——也可以说是离崖边近了一步

“你的虚张声势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Nightmare不耐烦了起来

“我们都知道你不会那样做的不是吗?还是趁早回去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他想要尽快离开

他受够了已经可以看到结局的戏

———dream再一次悻悻离去

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去帮助那些人获得好结局

Nightmare的话除了让dream又离他远了点外没起到任何作用

dream离崖边非常近了

“dream,你给我回来。”

语气带着一丝命令的意味

完全没有关心和焦急

“你只在乎我体内的那一颗金苹果对吗?”

自顾自的问起来

没有理会Nightmare的话

“哼,”

Nightmare不屑的用鼻音发出了一声嘲讽

“算你识相,我怎么可能会在乎你这个可悲又虚假的家伙?要不是杀了你会牵连到我你早就不复存在了。”

写不下去了发发草稿

可能会有结局但是我可能会拖很久


钠离子

NMD 拥抱风

梦兄弟我永远爱你们么么

———— start ————

我说……

我的兄弟是风

你会相信吗?

…………

一定不会吧

他们都说这是无稽之谈

是无厘头的怪诞想法

…………

等等

你相信?

太好了...

dream...你听到了吗?

终于有人认可你的存在了...

跟我来

我带你认识认识我的兄弟


感受到了吗?

那股最柔和

最顽皮

最温暖的风就是他

dream,我想死你了

抱抱

你最喜欢抱抱了


总有一天

我要去陪我的兄弟

dream一个人很孤单的

怎么陪?

呃......

明天你就知道了

……

……

……

nightmare...

梦兄弟我永远爱你们么么

———— start ————

我说……

我的兄弟是风

你会相信吗?

…………

一定不会吧

他们都说这是无稽之谈

是无厘头的怪诞想法

…………

等等

你相信?

太好了...

dream...你听到了吗?

终于有人认可你的存在了...

跟我来

我带你认识认识我的兄弟


感受到了吗?

那股最柔和

最顽皮

最温暖的风就是他

dream,我想死你了

抱抱

你最喜欢抱抱了


总有一天

我要去陪我的兄弟

dream一个人很孤单的

怎么陪?

呃......

明天你就知道了

……

……

……

nightmare?你说那个有神经病的家伙?

他啊,天天妄想自己有个兄弟

虽然他曾经有

但……

被他亲手杀了

不光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还骚扰别人

我劝你离他远点


nightmare?

……

他曾经是我的boss

……

我说的是曾经

……

你问为什么不再是了?

……

因为他有恋弟癖,像我曾经的同事murder,自己把自己的兄弟杀了却又后悔

……

为什么他有恋弟癖就不再是我的boss了?好问题

……

因为他把自己卷的太深

……

他离开了。

就这么简单。


nightmare?

他不是...

死了吗?

…………

你相信……

他是去拥抱风了吗?

总之…我信

———— end ————


T类无赦感

租客故事

半夜发病了把之前梦到的一个au码了出来,很喜欢的一个(之前的au都没有搞好就又开始的屑)

  福是房子的房主后人,是很久以前的家族流传下来的。福的家族当时很有名气也很有钱,所以那个房子还挺大的。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事故和家族的逐渐衰落,房子就被其他人抢走,但是这个房子,永远是属于这个家族的直系子孙。


  由于一些原因房子传到了艾斯戈尔手上后,他和他的妻子托丽尔一直在这里,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一定会来的,所以一直守在这里,并不以房子主人自居,而是更多的称自己为“暂时保管所有权的怪物”。


  这个房子也不是那么的安宁,因为“它”处于人类与怪物的一个交集点,所以有很多的“长居者”。...

半夜发病了把之前梦到的一个au码了出来,很喜欢的一个(之前的au都没有搞好就又开始的屑)

  福是房子的房主后人,是很久以前的家族流传下来的。福的家族当时很有名气也很有钱,所以那个房子还挺大的。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事故和家族的逐渐衰落,房子就被其他人抢走,但是这个房子,永远是属于这个家族的直系子孙。


  由于一些原因房子传到了艾斯戈尔手上后,他和他的妻子托丽尔一直在这里,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一定会来的,所以一直守在这里,并不以房子主人自居,而是更多的称自己为“暂时保管所有权的怪物”。


  这个房子也不是那么的安宁,因为“它”处于人类与怪物的一个交集点,所以有很多的“长居者”。


  福本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但是她的家人临终前告诉她要去完成这件事,所以她才来到了这里。


  猹是福的一个朋友,一个“引路人”,她们从小相识,但是猹似乎知道很多东西,包括房子的一切。


  两个人之前是在餐馆工作的,后来来到了这个房子,又开始了新事业。


  还在这里开了很多怪物的小店。


  就是和平的经营故事。

垃圾应该放在垃圾桶里
我知道不好,有建议可以提一下,...

我知道不好,有建议可以提一下,轻点喷

我知道不好,有建议可以提一下,轻点喷

尸体在说话

画世界的小伙伴的ask


私设他俩是朋友(私设私设私设)

画世界的小伙伴的ask


私设他俩是朋友(私设私设私设)

南宫枫晨

国人自制AU《金乌传说》人设全图公布,耗时一个月终于制作完成。

目前正在制作文本,会以有声小说的方式发布。 bz,bcy,lft。同时推出。

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

谢谢你们!

(找时间学会分镜后尝试出漫画,嘻嘻)

国人自制AU《金乌传说》人设全图公布,耗时一个月终于制作完成。

目前正在制作文本,会以有声小说的方式发布。 bz,bcy,lft。同时推出。

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

谢谢你们!

(找时间学会分镜后尝试出漫画,嘻嘻)

斩花小小    ⃒⃘⃤

骷髅小姐

  骷髅夫人是骷髅,是一个可爱的美丽骷髅哒!

  尽管她那和人类别无二致的脸还未腐烂,但这使得的她更美了!

  

  骷髅夫人有两个好朋友,她喜欢去听衫斯的冷笑话。唔,还不错,给你‘骨骨’掌。

  和帕派瑞斯一起做意大利面,尽管有骷髅夫人的指导,可是味道依旧诡异。

  

  骷髅夫人的决心是不会放弃的!帕派瑞斯是骷髅夫人的好朋友!

  

  ——

  

  -骷髅夫人是一位纤细的骷髅,尽管她‘有点’矮(比衫斯还要矮),但是,骷髅夫人非常漂亮!大家都喜欢和骷髅夫人做朋友!

  ——

  “哦,衫斯,这是……一个人类小孩?”

  -骷髅夫人有些好奇。

  “唔,人类小孩...

  骷髅夫人是骷髅,是一个可爱的美丽骷髅哒!

  尽管她那和人类别无二致的脸还未腐烂,但这使得的她更美了!

  

  骷髅夫人有两个好朋友,她喜欢去听衫斯的冷笑话。唔,还不错,给你‘骨骨’掌。

  和帕派瑞斯一起做意大利面,尽管有骷髅夫人的指导,可是味道依旧诡异。

  

  骷髅夫人的决心是不会放弃的!帕派瑞斯是骷髅夫人的好朋友!

  

  ——

  

  -骷髅夫人是一位纤细的骷髅,尽管她‘有点’矮(比衫斯还要矮),但是,骷髅夫人非常漂亮!大家都喜欢和骷髅夫人做朋友!

  ——

  “哦,衫斯,这是……一个人类小孩?”

  -骷髅夫人有些好奇。

  “唔,人类小孩看起来和幼崽没有区别呢。”

  “孩子,不要害怕,你可以叫我骷髅夫人,如果你遇到了危险,可以拨打我的电话,我会帮助你,我的孩子。”

  -骷髅夫人喜欢幼崽,她看起来很喜欢你。

  ——

  -衫斯离开了。

  “孩子,我知道你很想回家。但是,怪物们非常危险,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太过于血腥。”

  -你认为眼前漂亮的夫人想要像羊妈那样将你留下来。

  “不不不,我并不是在阻拦你回家。这只是一个建议。孩子,我可以看到你的决心,是那样的坚定,我为你的决心感到骄傲。尽管你不是我的孩子,但我依旧是爱着你的。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孩子!”

  -夫人看出了你的想法,她对你的决定表示赞同。

  -你的决心更加坚固了!

  “多带点干粮,孩子。地底世界非常危险,记得寻求我的帮助,给我打电话。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敌人,这里永远是你的第二个家,地下的。”

  -你感到眼眶湿润,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你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的决心更加坚固了!

一条开心的咸鱼
有点菜...老感觉像抹了灰一样...

有点菜...老感觉像抹了灰一样...

有点菜...老感觉像抹了灰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