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传说之下au

28891浏览    3814参与
谷上森樱
undertale au,No...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5月25日,更新内容如下:

找不着北了,我在哪我是谁晚饭吃什么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5月25日,更新内容如下:

找不着北了,我在哪我是谁晚饭吃什么

艾瑞拉5

第七次告白。

画风粗糙预警!

第七次告白。

画风粗糙预警!

是善梦啊!

九中传说第一章第三节

在Toriel和Frisk吃过午饭后

“好了,孩子,你还是需要学习战斗的。”Toriel坚定地说,“现在我要教你面对别人攻击时如何自保。”

*Toriel挡在了你面前

“好了孩子,中间那个心形的东西是你的灵魂。你的灵魂是红色——也就是决心,你的灵魂碎裂,你的人也会消逝。”Toriel解释道。

“准备好了吗?第一轮攻击来了!”Toriel发出警告。

Toriel掏出了一本火焰做的魔法书,魔法书中发射出密集的火球

*请背出愿为市鞍马的下一句

“从此替爷征!”Frisk喊出答案,火球分开了,从她身旁略过。

“没错,就是这样,回答出正确的问题,就可以避免受伤。”Toriel说道,“现在......

在Toriel和Frisk吃过午饭后

“好了,孩子,你还是需要学习战斗的。”Toriel坚定地说,“现在我要教你面对别人攻击时如何自保。”

*Toriel挡在了你面前

“好了孩子,中间那个心形的东西是你的灵魂。你的灵魂是红色——也就是决心,你的灵魂碎裂,你的人也会消逝。”Toriel解释道。

“准备好了吗?第一轮攻击来了!”Toriel发出警告。

Toriel掏出了一本火焰做的魔法书,魔法书中发射出密集的火球

*请背出愿为市鞍马的下一句

“从此替爷征!”Frisk喊出答案,火球分开了,从她身旁略过。

“没错,就是这样,回答出正确的问题,就可以避免受伤。”Toriel说道,“现在是你的回合。”

*Fight

一本红色的魔法书出现在Frisk手上,书页自动翻开。

“这是你的学识之书,它由你的灵魂和学识共同组成。”Toriel解释道。

Frisk的学识之书窜起来,喷出一道二元二次方程组。

Toriel三下五除二把方程给解了,方程组在Toriel面前化为了一缕青烟。

“如果你没能回答出问题,你就会受伤,食物会帮助你回血。”Toriel继续讲解,“如果你不想战斗,也可以逃跑或饶恕,像这样。”

*Toriel在饶恕你

♥是               否

*你赢了,你获得了0G,10 EXP,你的学识没有增加

“在战斗中,战斗双方都学到新的知识,无论输赢,你都可以在战斗中积累经验——EXP,在你的经验丰富到一定程度时,你的学识就会增长,你会有更强的攻击力和更多的血量和知识。”Toriel开始讲解怪物战斗的理论知识,“赢得战斗当然会增加更多的经验,也会获得金钱,但是,孩子,我不希望你为了EXP去杀戮!答应我,你不会那么做。”

“嗯嗯!我可不喜欢杀戮,这让我…….”Frisk话还没说完。

“感受到罪恶爬上了你的脊梁………”Karl突然出现在了Frisk身旁。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Frisk被吓到了。

“因为我很‘骨’独,所以瞬移过来啦。”Karl又开始讲那不那么好笑的双关了。

“KARLSANS!我希望你记得基本的礼仪!”Toriel有点光火了。

“OMG,Iam sorry.”Karl狼狈地离开了。

梆梆梆!“KnockKnock!”门外传来了Karl的声音

“又来!”Toriel翻了个白眼,“哦,孩子,不要学习我翻白眼,这不好,Who’s there?”

门外传来了打架的声音,片刻后……“是我,皇家护卫队二支队队长。我奉国王之命来搜查遗迹。在3秒后开门,不然你的门就会有一段BAD TIME!”

“藏起来!”Toriel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急急忙忙跑过去开门。

“How dareyou!”Toriel打开门,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你怎么敢闯进未来皇后的家的!”

“国王要求我搜查遗迹,他怀疑你窝藏了一个人类。”Sundrine面无表情地说。

“你要查就查吧!我身正不怕影子歪。”Toriel表态了,紧接着问:“要不要来杯抹茶星冰乐?”

“Well,你很了解我。”Sundrine sans露出了笑容,她接过星冰乐,一饮而尽:“你的调制技术一直都不错。”Sundrine很满意,遗迹的气氛缓和下来。

躲在衣服堆里的Frisk从缝隙中目睹了一切,她看到那个叫Sundrine的sans从屋子中径直穿过,她进了厨房,她进了温室,她甚至进了一间在修理的房间。

“我觉得国王是有点神经紧绷了,我认为遗迹里并没有人类。”Sundrine下了定论,“还有星冰乐吗,劳驾再给我来一杯,谢谢。”

“呼~”Toriel微微舒了一口气,Sundrine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接过了星冰乐,“走了,Karl,科学院放假了?居然有时间造访遗迹。”

“确实放假了,周边可还安全?”Karl转移话题。

“哈哈,有我和大队长(不是epicsans!)在,能不安全吗?”Sundrine笑了,“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架子‘骨’?”Karl打趣的说。

“SANS!把你的双关收起来!”Sundrine不太喜欢Karl的双关。

“No,我是Karl,你才是sans。”Karl开始皮了。

“噗,那可乐就我一个人喝了。”Sundrine从制服口袋里掏出可乐准备自己喝掉。

“住手,你这个肮脏的可怜杀手。”Karl的眼睛冒出了红色的火焰,他使用重力控制从Sundrine手中抢过了可乐。

Sundrine也不和他闹,静静地看着这个喝着可乐、一脸满足的弟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让我们把视角切回遗迹

 

Frisk从衣服堆里钻了出来:“呼~好险啊。”

“孩子,你可真会藏。不过Sundrine队长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Toriel搂了搂Frisk。

“你不觉得这件衣服有点不适合你吗?”Toriel看着Frisk穿着的松垮的冬季外套,“Karl可真不会挑衣服。”

“其实我觉得这件衣服蛮不错的,我喜欢它的配色。”Frisk并不想换掉这件衣服。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这样吧”

“谢谢妈妈。”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Frisk好像听到了什么,“好像是从门外………”

灼热的激光穿透了大门,一台巨大的龙头形激光炮从门后探出,上面坐着的正是Sundrine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窝藏了人类!我永远相信国外的判断,刚才的一切只是演戏而已”

Karl sans瞬移到Frisk身前。“Backoff!”Karl对Frisk说道。

“WHAT?”Sundrine的笑容凝固了,“你为了帮助人类,而和你的姐姐作战?”

“我只是在阻止你伤害无辜的人,她还只是个孩子!”Karl当然不希望和姐姐战斗,他想说服姐姐。

“唉~难道我不知道吗?认了吧,Karl。这是国王的铁律。”

“我可不能让国王的铁律,蚕 食 我 最 后 的 良 知 !”

Karl下定决心了,他抽出了他的学识之书。紫色的书页翻动着,Karl从中抽出了一把镰刀。

Sundrine可没时间和弟弟胡闹,GB炮对准Frisk喷射出无数的激光字母。

Karl冲了上去,他舞动镰刀,挡住字母,急急忙忙地给喷出来的字母进行排序,“快走啊,愣着干什么?”

Frisk跟着Toriel,从遗迹的侧门逃离了遗迹。

“你就拿这些字母排序来对付我?”Karl已经完美地把GB炮喷出的字母排列成了一篇小作文。

Sundrine的脸阴沉了:“不是我吓唬你,Karl,你有麻烦了。”

Sundrine露出了一丝悲哀的笑,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会因为一个人类和自己为敌,同时她也担心起弟弟的命运,皇室的审判可是很残酷的。

“不用担心,没有什么是bone解决不了的。(这里的bone是临时抱佛脚、刻苦学习的意思)”Karl收起了武器,摊摊手,看着姐姐。

Sundrine的担忧并没有随着Karl的双关而消散,她瞬移走了。

如今,破烂的遗迹里只剩下了Karl一人。


谷上森樱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5日,更新内容如下:

我想想,剧情其实目前进展卡在Hate那块了(?)

目前想到几点:

Hate很喜欢烤玉米和罗宋汤(pe线之后可能还很喜欢单位食堂的意面和羊杂汤)

或许主角可以在这段剧情的时候帮忙做饭(Hate做饭特难吃)然后这段剧情差不多相当于就是交朋友了?

按理来说主角卡在的前线应该有很多军队?(也不多,大部分都很分散而且因为信号不好特容易失联快守不住了)不过可能跑过去之后被直接被枪毙的概率更大一点,Hate那边说自己认识kate、undyne的话好歹他能放...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5日,更新内容如下:

我想想,剧情其实目前进展卡在Hate那块了(?)

目前想到几点:

Hate很喜欢烤玉米和罗宋汤(pe线之后可能还很喜欢单位食堂的意面和羊杂汤)

或许主角可以在这段剧情的时候帮忙做饭(Hate做饭特难吃)然后这段剧情差不多相当于就是交朋友了?

按理来说主角卡在的前线应该有很多军队?(也不多,大部分都很分散而且因为信号不好特容易失联快守不住了)不过可能跑过去之后被直接被枪毙的概率更大一点,Hate那边说自己认识kate、undyne的话好歹他能放主角一条活路,还能顺道把Tear做的小饼干交给他www(不过pe线之前Hate应该不认识Tear)

关于归队,说实话我觉得Hate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做?他和队友应该计划好了本身就不带很多怪物行动


2022 5 24


kate的性【】瘾应该差不多严重到了经常容易咔嚓一下子花很多钱买色色的东西的地步(但幸好kate比较容易满足所以频率不是很高,不过色色的书属于是没少买)而且确实会因此超级愧疚的那种


就,比如Hate某天发现kate因为没钱了所以值班(巡逻?)的时候没吃午饭然后塞给他200G叫他好好照顾自己,结果当天晚上kate和AES一边内啥一边在那一起看新买的色色漫画(花了120G)以及其他的,嗯,色色的道具


AES:“所以……哈,你的意思是你哥给你了两百然后你就立刻拿去买了这个?”


kate:“……嗯……是的,抱歉……”


2022 5 24


话说其实我有想过会不会Hate恋爱上头的画风是那种,从“同志!我们的革命友谊将会长存!”然后到“其实我⼀直想对你说,能不能把我们的纯洁⾰命友谊,在升华⼀下”

不过因为太生草了所以目前只能算作玩梗哈哈哈哈,同样也只是梗的还有一个(但确实是正经设定)Hate书架子上绝对会完全正常的放着几本小黄书(还是专门收集到的苏lian特辑)他书架子上有一大半都是苏lian相关的书籍,剩下一半什么都有,俄语字典,历史书,军事学相关的等等,比起说什么他也喜欢色色倒不如说他是xp和日常兴趣爱好长一起了(?)不不不,重点是色色那几本书,里头打开之后绝对是那种超级80年代淳朴错觉外加党员恋爱(而且还是gay向)的诡异画风“同志……我和你所想像的未来是一样的吗?”正常点的到亲亲就结束了然后又开始科普正经知识或者只是那种正常向的苏lian时期的照片但又看起来有点色,至于那些怪一点的嘛……就是,本子那种精彩片段,能看见某某被迫靠在导师的画像上说着“不要在这”,或者还有更奇怪的只不过我没想到(???)

话说Hate应该除了看色色以外也有点偷窥和恋手癖来着嘿嘿嘿,还喜欢在那种的时候舔擦干净的匕首或者热兵器,比如那个枪管外面都有点生锈了的M310,没擦干净血迹的工兵铲等等,最喜欢的应该是莫名其妙捡到的转轮手枪(好色啊——但是又好怪——)

好了色完了,在我提裤子之前还有一句话,虽然我说过Hate更多的是群像所以设计都很中性,性格也比较中间,但本质上来讲他依然是个单独的角色,所以关于他个人的东西我觉得肯定又有小屁孩出来叭叭了“啊~你这是不尊重那些伟人!”之类的,好啦,好啦,你看我都替你这种杠精骂完了能不能不要没事找事了好好看我废话啊

另外,草哦,我头疼的停不下来了


2022 5 25

谷上森樱
undertale au,No...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4日,更新内容如下:

头疼持续的时间已经过长甚至导致我都不记得自己画画了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4日,更新内容如下:

头疼持续的时间已经过长甚至导致我都不记得自己画画了

箱子与box的旅游时间

是这样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 所以我们打算黑白化图片ᶘ ᵒᴥᵒᶅ

*真够悲催的不是吗,伙计?

*她是怪物女王 toriel ,well,她是被母体第一个感染的怪物

是这样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 所以我们打算黑白化图片ᶘ ᵒᴥᵒᶅ

*真够悲催的不是吗,伙计?

*她是怪物女王 toriel ,well,她是被母体第一个感染的怪物

时年

低语之下 序章

正在启动underwhisper

#很久以前,地球有两个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经历漫长的战争之后,人类赢得了胜利。

#他们用一道魔法作文将怪物们封印在了地底。

#很多年过去了···


                        伊波特山......

正在启动underwhisper

#很久以前,地球有两个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经历漫长的战争之后,人类赢得了胜利。

#他们用一道魔法作文将怪物们封印在了地底。

#很多年过去了···

  

                        伊波特山

                           20xx


#传说那些爬上山去的人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udewhisper






*游戏开始了。

箱子与box的旅游时间

*好吧  事到如今 俺只能将存货慢慢发出来了

这是一个比较久远的视频

(͡° ͜ʖ ͡°)希望你们喜欢


*好吧  事到如今 俺只能将存货慢慢发出来了

这是一个比较久远的视频

(͡° ͜ʖ ͡°)希望你们喜欢


箱子与box的旅游时间

*俺不明白,这算是触碰到哪不可以的吗?


*嘿,如果你们有空。能不能帮忙寻找一下哪里的错...emmmm至于为什么俺没有去行动


*大概是因为俺觉得俺没有写错的地方?ᶘ ᵒᴥᵒᶅ

*俺不明白,这算是触碰到哪不可以的吗?


*嘿,如果你们有空。能不能帮忙寻找一下哪里的错...emmmm至于为什么俺没有去行动



*大概是因为俺觉得俺没有写错的地方?ᶘ ᵒᴥᵒᶅ

是善梦啊!

九中传说第一章第二节

蓝光一闪,两人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铁门前

“Knock,knock.”Karl敲了敲门。

“Who‘s there?”门后传来一个声音。

“馒头和一只可怜的小猫(遗迹的开门暗语)。”Karl顺口答道。

嘎吱吱吱,门开了,一个脑袋探出来:“哦,欢迎你人类,也欢迎你Karl,两位快进来。”

Karl和Frisk趁着四下无人,从铁门的缝中钻入。哐当,门再次关闭。

门的后面没有Frisk想象地那么破败,一切都散发着温馨的气息。刚刚开门的人发话了:“喔人类,欢迎来到遗迹,我是Toriel,遗迹的掌管者。”

Frisk看着眼前的这只羊(至少Frisk认为她是羊):“你好,我是Frisk,还请多......

蓝光一闪,两人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铁门前

“Knock,knock.”Karl敲了敲门。

“Who‘s there?”门后传来一个声音。

“馒头和一只可怜的小猫(遗迹的开门暗语)。”Karl顺口答道。

嘎吱吱吱,门开了,一个脑袋探出来:“哦,欢迎你人类,也欢迎你Karl,两位快进来。”

Karl和Frisk趁着四下无人,从铁门的缝中钻入。哐当,门再次关闭。

门的后面没有Frisk想象地那么破败,一切都散发着温馨的气息。刚刚开门的人发话了:“喔人类,欢迎来到遗迹,我是Toriel,遗迹的掌管者。”

Frisk看着眼前的这只羊(至少Frisk认为她是羊):“你好,我是Frisk,还请多多关照。”

Karl摊了摊手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核心那边还需要我。”

Toriel塞给他一瓶可乐:“这个是专门给你的,我知道你已经买了一瓶了,但总是不嫌多不是吗?”

Karl笑了,他接过可乐,“虽然可乐对‘骨’不好,会‘骨质疏松’,但是你还是给我留了一瓶,给你‘骨骨’掌。”说完,从铁门离开了遗迹,瞬移走了。(为什么Karl明明会瞬移,却还要敲门呢?因为敲门是基本礼仪,karl可不想做无礼之骨)

Toriel看着消失的Karl,笑了:“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骨,你们会成为朋友的。好了,孩子,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Toriel领着Frisk走到一间房间门口:“这就是你的房间了,里面的装修肯定不符合你的胃口,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样子,我帮你装修一下?”

Frisk推开门,木质的书架,木质的床,一张简约的小书桌,还有几张儿童画,一切都是家的感觉。

“里面以前有人住过吗?”Frisk试探性地问道。

“哦是的,以前这里有人类住过。”Toriel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悲伤:“但是他们……他们想要回家,逃离了遗迹,最后被………”Toriel明显是说不下去了。

Frisk感受到Toriel绝对是个好人:“或许我可以叫你妈妈?”

Toriel有些惊讶:“啊?当然,你可以这么叫。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会给你安排一些课程。”

Toriel退出了房间,Frisk躺在了床上:“上帝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早知道就不去跳伞了,Toriel是个好人,Karl也不坏,但我还是想回家,家里还有人等我!”Frisk蹬掉了被子,趴在了被子上:“但是根据Karl和Toriel的说法,我回不去了…….不,这不是真的!一定有别的办法!”Frisk真的绷不住了,把脸埋在被子里哭。

哭着哭着Frisk睡着了,半夜,Toriel悄悄地进入了房间:“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Toriel看着趴在被子上的Frisk,叹了口气。她把刚做好的派搁在桌子上,又拿出一床被子,盖在Frisk身上,再次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空洞无力的话外音)

Frisk早上起来,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钟(没错在天花板上),才5点。Frisk:“理论上来说现在应该开始卷了,但是我现在独在异乡为异客,没有题刷。”Frisk注意到了桌子上的派,还有自己身上的被子:“看来妈妈晚上来过?”Frisk拿起叉子,把派吃了。派是用胡萝卜做的,应该还有些南瓜,Frisk吃得很开心。

吃完派后,Frisk轻轻地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冷不防和Toriel撞了个满怀。

“哦!你醒了,起的真早,派好吃吗?”Toriel有些欣喜,她喜欢早睡早起的孩子。

“派很好吃。”Frisk说的很诚恳。Toriel看上去很开心。

“好吧,跟我来,让我想想,你这个年纪应该上预初。”Toriel一本正经地说。

“额,那个,其实,我上初二了已经。”Frisk委婉地否定了Toriel的判断。

“啊这,对不起,孩子。我应该先问问你,那么。”Toriel收起了一大堆教辅,打开一个橱柜,拿出来一本《一课亿练》。

Frisk翻开了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印着题目,全部是一元二次方程。“额,这个是不是有点简单了?我们初二都学的是平面向量和概率诶。”Frisk发现怪物王国和人类联邦的教育水平完全不同。

“哦,是我们高一的内容,哈哈,人类的孩子都那么会学习。”Toriel笑了,有点艰难地笑了。拿出一本高一的《一课亿练》:“我们先从数学开始吧。”

 

2 hours later

Frisk终于给Toriel讲明白了婆罗摩笈多模型。“人类的教育水平真是高,有那么多的系统教育模式,但是,你们真的能在生活中灵活运用吗?”此时Toriel仿佛成了学生。

“大概吧?”Frisk也不太确定:“或许不能?”Frisk回想自己的学习生涯,感觉好像学的确实机械了点。

“怪物的学习进度远远没有你们快,但我们的教育讲究边学边实践。这是一个学习的时代,怪物学校分为5个阶段,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空学。”Toriel解释道。

“怪物为了不被人类寻仇,疯狂发展科技和魔法,怪物与怪物直接的争斗都是以学习的方式较量的。”Toriel解释道,“下午我会给你讲解怪物的决斗原理,让你在身处险境的时候也能自保。”

Frisk问:“什么是空学?”

Toriel笑了:“很高兴你能问这个,这是一个特殊的学习境界,这项学习的内容就是——冥想。在极其静谧的地方,放空心神,感受自己的学识,体验当学识涌入你的大脑时的美妙感受,在这个过程中,你甚至能领悟到时间,黑暗和永恒。达到这个境界的只有两个人,Karlsans和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

2 hours later

这是Toriel,她正在给Frisk批作业。“哦,极其精妙的解法。”Toriel一边批一边赞叹。她发现人类在追求答题简洁的方面丝毫不逊色于怪物。

“好了,孩子,没什么事我就去做午饭了,有什么需要就叫我。”Toriel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Frisk看着Toriel的背影,暗自下定决心:“我也要争取达到空学的境界!”


谷上森樱

文本以及翻译:

let me out of here(让我出去x4)

I'm trapped in this secret little heaven(我被困在了这个秘密小天堂)


阴间时间更新点阴间东西(bushi)

总之是看见自己一不小心把宠物机里的宠物养死之后突发奇想拍的哈哈哈哈

p4是拿手机p的,后来不满意又开电脑p了别的,p9是p过嘴的原图,p10是原图

文本以及翻译:

let me out of here(让我出去x4)

I'm trapped in this secret little heaven(我被困在了这个秘密小天堂)


阴间时间更新点阴间东西(bushi)

总之是看见自己一不小心把宠物机里的宠物养死之后突发奇想拍的哈哈哈哈

p4是拿手机p的,后来不满意又开电脑p了别的,p9是p过嘴的原图,p10是原图

谷上森樱
undertale au,No...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4日,更新内容如下:

在涂合照,嗯……呃……今天头疼

undertale au,Non-Mainstream Tale(非主流传说)更新日志2022年5月24日,更新内容如下:

在涂合照,嗯……呃……今天头疼

亦

Sad separation sans的背景故事

“哦天呐!!这个AU怎么这么难制作!”你有些颓废,你看着面前无数的废纸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质疑,“嗯……这个骨就叫Sad separation sans吧”

一张白纸飘到了你脸上。你把白纸拿在了手上“算了,懒得画其他的人物和怪物了”开始在纸上画出Sad separation sans大概的模样,一个人畜无害的骨头?或许吧,这个孩子的AU被摧毁,只剩下他自己,围巾?哦~这个啊,这个围巾是那个世界的papyrus死亡留下的,真是可怜啊,胸针?那是Papyrus送给他的,上面就是papyrus的原名,这个孩子在他的世界还没摧毁之前性格异常的有“耐心”?只......

“哦天呐!!这个AU怎么这么难制作!”你有些颓废,你看着面前无数的废纸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质疑,“嗯……这个骨就叫Sad separation sans吧”

一张白纸飘到了你脸上。你把白纸拿在了手上“算了,懒得画其他的人物和怪物了”开始在纸上画出Sad separation sans大概的模样,一个人畜无害的骨头?或许吧,这个孩子的AU被摧毁,只剩下他自己,围巾?哦~这个啊,这个围巾是那个世界的papyrus死亡留下的,真是可怜啊,胸针?那是Papyrus送给他的,上面就是papyrus的原名,这个孩子在他的世界还没摧毁之前性格异常的有“耐心”?只不过世界被摧毁后,他的性格没变太大,只是开始对周围人的死亡不在有怜悯心,但对待人还是温和的,只不过他不会救你,只会淡漠的离开。

嗯?还没摧毁之前他那个世界是怎么样的?就这么跟你说吧比起“原本的世界”他更喜欢现状,为什么?因为他那个世界是没有好结局的,地底下的怪物永远只有死路一条,那里的人类只有杀了所有怪物才能破开结界,因为那里面的人类灵魂是“残破”的,她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打开结界,除非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大量的LOVE,更何况“Kill a handful frisk”是带着任务来到这里的,在加上之前掉落到地底的几个人类,就开始屠杀地下,但终究还是死亡了,你猜猜都是谁杀的?当然是这个世界的Papyrus和discordtale sans,而且那些人类都是被国王派遣下来的屠杀者,这才是真正的杀与被杀的地底啊,而我的孩子,幸存者Sad separation sans早就想逃离这个地底了,不过唯一可惜的是他的弟弟没有存活下来,不是没有救papyrus,而是他的数据在Kill a handful frisk来雪镇的时候就已经被屠杀,你想知道那时候Sad separation sans去哪里了?那时候皇家保护员队长找Sad separation sans有事,就是商量如何尽快处理handful frisk,等Sad separation sans回去的时候就只看到了papyrus的围巾,那时候他的骨手都是抖的。

之后?那就是审判了啊,在杀了handful frisk不知道多少次的时候,这个世界崩塌了,handful frisk也数据消失死亡,而Sad separation sans幸存了下来,至于为什么说他有“耐心”,因为啊他对于折磨人类是非常擅长有耐心哦~因为有时候Papyrus不在的时候,就是discordtale sans动骨头的时候了,不过因为世界崩塌,他现在看到人类也没多大感觉(只要你不是穿着蓝白条纹恶心绷带衣服的人类,他就不会对你有多大的感觉)他的武器是有些破损的龙骨炮?和骨刺还有普通的骨头渣碎片(注:就是类似于玻璃碎掉的碎片,不过在这里是骨头碎裂的碎片,扎人还是很疼的),最喜欢喝红茶,对柠檬糖意外的情有独钟。

.

最近的无偿,禁存,还接,但在xmhh或hsj接

最近的无偿,禁存,还接,但在xmhh或hsj接

海棠在巫山吃烤鱼

只出现了半只胳膊都烤肉丝(?)

猫猫——

只出现了半只胳膊都烤肉丝(?)

猫猫——

一袋雷

本來想一口氣發完沒想到我還畫了更多

第五張其實跟前面有點關係,我就是想看(披著杉皮的)chara最後也被變成福/玩家掌間的棋子的時候他是什麼感覺

我還想像他被壓著重置跟屠殺了好幾次,感覺肯定不好受

應留言要求翻譯

【前四P】

F:Chara!既然你回來了,還不知怎地取代了那個「微笑垃圾袋」,我在想……

杉皮C:(停下)

杉皮C:你就不能他媽的閉嘴?你很煩人。

F:……。

F:哈。

F:(離開)

杉皮C:……。

杉皮C:總算他媽的清淨了。

【末頁】

杉皮C:搞什麼鬼——Frisk,你瘋了嗎?

本來想一口氣發完沒想到我還畫了更多

第五張其實跟前面有點關係,我就是想看(披著杉皮的)chara最後也被變成福/玩家掌間的棋子的時候他是什麼感覺

我還想像他被壓著重置跟屠殺了好幾次,感覺肯定不好受

應留言要求翻譯

【前四P】

F:Chara!既然你回來了,還不知怎地取代了那個「微笑垃圾袋」,我在想……

杉皮C:(停下)

杉皮C:你就不能他媽的閉嘴?你很煩人。

F:……。

F:哈。

F:(離開)

杉皮C:……。

杉皮C:總算他媽的清淨了。

【末頁】

杉皮C:搞什麼鬼——Frisk,你瘋了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