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传说之下au

2099浏览    518参与
左崎magical
第二日 看着桌上的“食物”,拿...

第二日

看着桌上的“食物”,拿起了刀叉

“我要开动了”

精神有些恍惚,好像在对谁发出了邀请,但是谁也没有来

第二日

看着桌上的“食物”,拿起了刀叉

“我要开动了”

精神有些恍惚,好像在对谁发出了邀请,但是谁也没有来

柴君不菜

构思了一下自己的sans,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构思了一下自己的sans,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精神小伙墨染

是自家AU沮丧传说,这是设定部分,剧情部分在上一个作品

是自家AU沮丧传说,这是设定部分,剧情部分在上一个作品

精神小伙墨染

是自己家AU,沮丧传说,这是剧情部分,设定等会发

是自己家AU,沮丧传说,这是剧情部分,设定等会发

邬栗

虚伪之下 第六十一章

  什么鬼。

  你以为你把一个手办摆成十字架形就会有用吗。

  天真。

  “哦,天呐。”Alphys继续拿着她的喵娘手办比划着,“我没有料到你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

  所以呢。

  “我还没有冲澡,穿得很随便,一切都乱糟糟的,而且。。。”Alphys来回转着圈。

  等等,她的台词是不是错了。

  “啊,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错。”Chara一脸“胡乱分析”,“她应该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所以正在思考怎么办。。。大概?”

  “(请冷静,Alphys博士。)”深深觉得Chara不靠谱的Nile决定自己解释一下,“(我并不是什么幽灵或者鬼怪,我还活着。)”

  “。。...

  什么鬼。

  你以为你把一个手办摆成十字架形就会有用吗。

  天真。

  “哦,天呐。”Alphys继续拿着她的喵娘手办比划着,“我没有料到你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

  所以呢。

  “我还没有冲澡,穿得很随便,一切都乱糟糟的,而且。。。”Alphys来回转着圈。

  等等,她的台词是不是错了。

  “啊,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错。”Chara一脸“胡乱分析”,“她应该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所以正在思考怎么办。。。大概?”

  “(请冷静,Alphys博士。)”深深觉得Chara不靠谱的Nile决定自己解释一下,“(我并不是什么幽灵或者鬼怪,我还活着。)”

  “。。。。。。”Alphys停止了碎碎念,转过头看着Nile,“真,真的吗?”

  Nile点了点头。

  “哦,呃,好吧。”Alphys慢慢放下了自己手里攥着的手办,“额,自我介绍一下,我是Alphys博士,我是Asgore任命的皇家科学员!”

  “(看,你的继任诶。)”Nile悄悄跟G爹说话。

  “(没想到Alphys真的成为了新任的皇家科学员,)”G爹回答,“(她太过于在乎外界的言论与看法并且太过依赖她身边的同伴了,所以在很久之前我还没有跌入核心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让她过多了解关于灵魂的研究实验,可是现在看来,她还是没有改变这些问题。)”

  “呃,那个,对,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我,我真的很抱歉,那个,我,我以为你杀害了大家,所以才。。。但但但是,啊,我不是那些坏家伙!”Alphys博士双手在空中乱晃,“我,我那时只是太生气了,我,我没想推你下去的,我。。。”

  “(没事的,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Nile赶紧安慰Alphys,“(况且我现在也没事。)”

  “Nile,你真好。。。”Alphys一脸感动。

  “(Alphys替你背锅了哦。)”安慰着Alphys的Nile还抽空瞥了一眼一旁的Chara,用眼神示意道。

  Chara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把头转向一边,吹起了口哨。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Nile好像发现了重点。

  “呃,那个,实际上,从你刚刚走出废墟开始,我,呃。。。”Alphys的脸有些发红,“就开始用监视器‘观察’你的整个旅程。你的战斗。。。你的朋友们。。。你的一切!”

  哇警察叔叔这里有变态。

  “呃,别,别误会,”看着Nile的眼神,Alphys连忙解释,“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这,这只是例行巡查而已,对,没错!”

  哦,好吧。

  “(她一直都是这样吗。)”Nile悄悄地问鱼姐。

  “她。。。可能是第一次看见人类,所以有些。。。紧张?”鱼姐有些不确定的回答。

  “我本来是该阻止你的,呃,虽然我也这么做了,但是。。。”Alphys还在结结巴巴的表达自己的感情,“透过屏幕观察某人真的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支持他们。”

  “呃,所,所以,既然现在误会解开了,那,那么,现在我想要帮助你!”Alphys终于说出了重点,“用我的知识,我可以轻松引导你通过热域!我知道一条通往Asgore城堡的道路,没问题的!”

  真的没问题吗喂。

  虽然知道面前的这位是由国王亲自选定的皇家研究员,但是她看起来真的好不靠谱的样子。

  话说你先把你手上的手办放下来再说没问题好吗。

  你咋不顺便画一个法阵呢。

  “嗯哼,我只能说,你猜对了。”Chara指了指Nile的脚下,“看看你现在站的地方。”

  Nile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脚下的地板上画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个啥。

  “呃,这,这个是。。。”Alphys发现Nile正在看地上的东西,慌忙说,“这是我,我在一本(从垃圾场里)捡到的书上看到的法。。。法阵,呃,那个,是关于捉鬼的。。。”

  这东西根本没用吧喂。

  话说这是从什么书上看到的啊喂。

  “是,是这本书。”Alphys从怀里掏出一本看起来很厚的书,“我上网查了一下,这本书使用一种叫做‘中文’的语言写出的。”

  Nile看了一眼那本书的书名。

  “(三,三洞神符记?)”这好像是一本。。道教符篆书?

  话说这本书居然还会有外国人看的吗。

  虽然是从垃圾场里找到的。

  不过话说这上面画的东西一般是要画到纸上才有用的吧喂。

  “哦,那,那个,所以,我,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一些东西,那个,你,你就在这里随便转转吧。。。”

  Alphys慌张地走了。

  好吧,那我就随便转转了。

  接着,Undyne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很明显是Alphys打过来的。

  Nile不再管这些事情,她走到了一个向上的扶梯处。

  这里居然还有扶梯诶。

  之前都没看到。

  于是Nile站上了扶梯,来到了二楼。

  二楼似乎是Alphys的个人房间。

  Alphys的房间放的东西比较多,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整齐的感觉。

  Nile在墙上发现了一张MTT的海报,好像是关于什么演出的。

  在MTT海报的旁边贴着一张猫娘的海报,看起来跟Alphys手里的那个猫娘手办很像。

  哦呦呦,没想到Alphys居然还真是一个阿宅。

  此外,Nile还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正在产出诡异液体(固体?)的机器。

  这难道是传说中制造宝宝奶昔的机器吗。

  几乎是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就在Nile已经上上下下了十几遍扶梯了之后,Alphys总算出现了。

  “嘿,Nile,那个,我,我回来了。”Alphys搓着手说,“很,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有件事出现了一点小误差。。。”


左崎magical
有轻微自【(——杀)】倾向,请...

有轻微自【(——杀)】倾向,请避雷

succout在还未遇见uneven,经历了最痛苦的一个月,精神直接快要崩溃,不得不承认,他的意志力有些太过于脆弱了,但这么多次的折磨竟然还没有死#去,这属实让我惊讶了一下

第一日

有轻微自【(——杀)】倾向,请避雷

succout在还未遇见uneven,经历了最痛苦的一个月,精神直接快要崩溃,不得不承认,他的意志力有些太过于脆弱了,但这么多次的折磨竟然还没有死#去,这属实让我惊讶了一下

第一日

貫徹正義絕讚自閉中。
『不屬於這個au的奇怪東西追了...

『不屬於這個au的奇怪東西追了上來!』

*背著熟睡的sans逃跑了!。


還是摸魚。還是歡迎ask。

來源是昨晚夢見背著au衫後面釘釘窮追不捨的噩夢。

謝邀、釘釘不要呼吸。(啥啊)

我不想正經(?……)

這裡是au的另外三個親媽、可代回復問題。圈出————。

狐狸親忙、儘量不要去打擾她謝謝。

@蜜瓜汁配海星炖章鱼 @CRANE。? @缠绷带的狐狸 

『不屬於這個au的奇怪東西追了上來!』

*背著熟睡的sans逃跑了!。


還是摸魚。還是歡迎ask。

來源是昨晚夢見背著au衫後面釘釘窮追不捨的噩夢。

謝邀、釘釘不要呼吸。(啥啊)

我不想正經(?……)

這裡是au的另外三個親媽、可代回復問題。圈出————。

狐狸親忙、儘量不要去打擾她謝謝。

@蜜瓜汁配海星炖章鱼 @CRANE。? @缠绷带的狐狸 

玄丶末

Eviltale序章:

E!Chara将手放在面前这个闪着光的红色按钮上,随着一阵风吹过,他身后的景色以及人物,化为一串串数字代码,消失在了风里,最后,只剩下一片苍白的场景。

         E!Frisk走过来:“Chara,这是我们第几次【重置】了?”(为了方便,接下来都用C和F代称)C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一片苍白,默然不语。

         良久,他叹了口气:“接下来是哪个预实验?”F抬起他的右手,半空中出现了无数的画面,画面中...

E!Chara将手放在面前这个闪着光的红色按钮上,随着一阵风吹过,他身后的景色以及人物,化为一串串数字代码,消失在了风里,最后,只剩下一片苍白的场景。

         E!Frisk走过来:“Chara,这是我们第几次【重置】了?”(为了方便,接下来都用C和F代称)C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一片苍白,默然不语。

         良久,他叹了口气:“接下来是哪个预实验?”F抬起他的右手,半空中出现了无数的画面,画面中有骷髅、有羊、有人在哭、有人在笑,他举起手,指向其中一个。

        “是那个【AU】吗,看来这次的时间线,会很精彩呢……”

        从前,地球上生活着两个种族:怪物,和人类

        他们,保持着长时间的和平,有一天,他们之间,爆发出了战争。

        经过长时间的战争后,人类取得战争的胜利,他们的法师,用六种灵魂的力量,做下封印。

        将怪物们全部封印在地底,永远无法出来


        202X年 伊波特山


        传说有一天,会有一位【天使】从山上落下来,拯救地底世界于水火之中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几百年了,还是没有一个【天使】从地面上降临,久而久之,一些怪物对【天使论】产生了质疑,他们认为那个三角符文上所谓的【天使】,是一个恶魔,一个会摧毁地下世界的恶魔!

        是天使,还是恶魔,有什么重要呢?

玲玲君
嗨!这里是来自半次元的玲玲君!...

嗨!这里是来自半次元的玲玲君!本人虽然以前来过老福特,但我很想和你们做朋友,本人是个画渣一枚,老福特不怎么逛,半次元是经常逛的,我在半次元经常发文字,在老福特发自己的画,和自己喜欢的cp,本人主要混ut,虽然有时会在第五逛逛。本人在ut是杂食党,在第五我主食杰佣。

你们好!

嗨!这里是来自半次元的玲玲君!本人虽然以前来过老福特,但我很想和你们做朋友,本人是个画渣一枚,老福特不怎么逛,半次元是经常逛的,我在半次元经常发文字,在老福特发自己的画,和自己喜欢的cp,本人主要混ut,虽然有时会在第五逛逛。本人在ut是杂食党,在第五我主食杰佣。

你们好!

冰凌蓝心

是自家au qwq

我在bcy和ks比较活跃qwq

可以去那找我嗨qwq

是自家au qwq

我在bcy和ks比较活跃qwq

可以去那找我嗨qwq

邬栗

虚伪之下 第六十章

 “啊,对了。”

  话筒里,Undyne的声音继续说,“关于那个人类,我想跟你说,她根本没有做什么,呃,伤害别的怪物们的事,呃,我是说。。。”

  诶?

  Alphys清醒了一些,她的大脑缓慢的理解了这句话。

  人类?

  没有伤害其他怪物?

  “总之,我跟那个人类成为了死党!!!”

  “啊,啊啊,是,是吗。。。”Alphys觉得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奇怪,“真,真是恭喜你了。”

  “而且!!”Undyne没有听出Alphys的声音问题,“那个人类马上就要去找你了!!!”

  “哦,噢唔。。。”Alphys含糊地应了一声。

  为什么自己的语气这么奇怪呢?明明Undyne...

 “啊,对了。”

  话筒里,Undyne的声音继续说,“关于那个人类,我想跟你说,她根本没有做什么,呃,伤害别的怪物们的事,呃,我是说。。。”

  诶?

  Alphys清醒了一些,她的大脑缓慢的理解了这句话。

  人类?

  没有伤害其他怪物?

  “总之,我跟那个人类成为了死党!!!”

  “啊,啊啊,是,是吗。。。”Alphys觉得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奇怪,“真,真是恭喜你了。”

  “而且!!”Undyne没有听出Alphys的声音问题,“那个人类马上就要去找你了!!!”

  “哦,噢唔。。。”Alphys含糊地应了一声。

  为什么自己的语气这么奇怪呢?明明Undyne交到新朋友是件好事。。。

  “。。。。。。Alphys??”

  Undyne的声音将正在思考的Alphys拉回了现实。

  “呃,额,抱,抱歉,Undyne,我,我没听清,你,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是说我跟那个人类成为了朋友并且那个人类马上就到实验室去找你了!!”

  诶诶,这么快吗?

  那自己一定要好好准备一下才。。。

  诶,等等。

  自己一个星期前,好像把那个人类给。。。

  “等,等等,”Alphys惊慌的喊,“Undyne!那,那个人类——”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她现在肯定已经到实验室的门口了!!!”Undyne盖过了Alphys的声音,“你可以跟她一起分享那些人类历史!我敢肯定她会喜欢的。。。哦,不对,她好像就是个人类。”

  “那,那个,Undyne。。。?”Alphys想让Undyne等一下。

  “好吧,不管怎么样,”但是Undyne没有听见,“我要挂电话了,祝你和人类有个愉快的一天!!!”

  “嘟嘟嘟。。。”Undyne挂掉了电话。

  Alphys的手机慢慢滑倒了地上。

  “咚咚咚。”突然,敲门声传来,把Alphys吓得跳了起来。

  她看着咚咚响的大门,心里突然生出一种绝望感。

  另一边,鱼姐挂断电话后,对着Nile比了个大拇指表示可以行动。

  Nile接到手势,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敲了敲紧闭的实验室大门。

  唔?怎么没反应?

  明明看鱼姐的样子Alphys是同意了啊?

  等了一会儿后,Nile刚想再次敲门,实验室的大门却无声的悄悄打开了。

  门开了?

  Nile慢慢的走了进去。

  里面一片漆黑。

  像之前一样,只有显示器的光照亮了周围。

  Alphys博士呢?

  实验室的灯光在这时突然亮起,Nile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

  什么情况?

  睁开眼睛后,站在Nile面前的是将猫娘手办摆成十字架形正对着自己的Alphys。

  “你,你不要过来啊!!!”

  她大喊着。


二货蝴蝶精一枚

au学院【惊!据某学院内部人员透露,院长与学员竟是这样相处的】

【惊!某学院内部人员透露,院长与学员竟是这样相处的】

au学院一直是我们这最受欢迎的学院,但是学院内人员却极其的少,院长一直说是有什么条件,但是一直没有透露过,那么我们的院长是如何跟学院内少之又少的学员们相处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视频


[好的,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学院内部,虽然进到这里很不容易,但是还是让我们来进

入正题吧]


采访过程:(【】是院长说的话,[]是采访员说的话,)


[你好,院长,我们很高兴您同意我们进来采访,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嗯呐】


[那么请问您是怎么对学院授课的呢?]


【这个可能说起来会有些麻烦,因为我负责教授的是怪物部,而...

【惊!某学院内部人员透露,院长与学员竟是这样相处的】

au学院一直是我们这最受欢迎的学院,但是学院内人员却极其的少,院长一直说是有什么条件,但是一直没有透露过,那么我们的院长是如何跟学院内少之又少的学员们相处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视频


[好的,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学院内部,虽然进到这里很不容易,但是还是让我们来进

入正题吧]



采访过程:(【】是院长说的话,[]是采访员说的话,)


[你好,院长,我们很高兴您同意我们进来采访,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嗯呐】


[那么请问您是怎么对学院授课的呢?]


【这个可能说起来会有些麻烦,因为我负责教授的是怪物部,而怪物部大多数都是以成年人士,有些甚至都已经上班了,所以有很多知识都是不用教的】

【我一般都是带着他们去外头见见世面或者郊游】


[哦,那么您平常主要是怎么和学员生活呢]


【一般都是给他们做做饭啊,买买衣服之类的】


[您还真是博才多艺呢]


【哪有啊?我和学生打游戏还老是打不赢呢】


几分钟后


[那么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了,大家再见了]


【再见啦(再也别见了)】


视频结束


但目前为止我们能感觉到我们的院长是对学生极其负责的,但是在我们刚准备收工时,一位学院内的学生有找到了我们


视频


“你是刚刚来采访的人是吧”(一位脸部被打码不要透露姓名的烤肉丝先生)


[嗯,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你们刚刚都问院长什么了?”


[如何授课,怎么和学员生活之类的]


“她是怎么回答的?”


[关于授课的问题是说带着你们出去见见世面或者出去郊游]


“呵呵,如果你TM的管出去瞎搞事叫见世面的话的确是没什么问题”(一位脸部被打码不要透露姓名的乱码先生)


“但是你TM的管去各各我们都不知道平行时空去登什么珠穆朗玛峰叫郊游!”(乱码那么多,应该不用打码了吧)


[哈?]


“……”(气到死机了)


“那剩下的院长是怎么回答的”(让我们的烤肉丝先生继续回答问题)


[怎么相处之类的说是做饭买衣服]


“你跟我说那叫做饭!那天horror吃了后直接在医务室躺了五天!五天啊!”(又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脸部被打码的谋杀先生[原谅我不知道该怎么起外号了,谋杀是murder的中文])


“关于衣服,嗯……你问killer吧,我不想说什么”


“killer!你过来一下!”(刚把murder弄走的烤肉丝先生)


“咋了?”(不愿透露姓名且眼角流石油的某某先生)


“就是有关院长买的衣服的问题……”


“别跟我提那堆女仆装了(心理阴影)”


[诶?(感觉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院长还有说什么吗?”(一直努力保持冷静的炒肉丝先生)


[还说了什么跟你们打游戏打不赢什么的]


“……(小声:冷静,我要保持住我的形象)”


“昂,是啊,每次和我打游戏都是我赢,每次她一输就TM的关我禁闭还没收我一周的零食……呵呵,是昂……(露出一个核善又有一点想哭的微笑,冷静的都忍不住爆粗了呢)”


视频结束


我……


此时我们的院长翻着这条上热搜的新闻的手默默的停了下来


【你们几个挺了解我的啊~】


killer:”我想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murder:“你等等我啊!”

cross:“……”

cross:“(难怪今天error要请假)”




killer&murder&cross:“院长我们错了!”(最后还是都被抓回来了)

(nm:“我都收了一些什么zz”)


经过这次的教训,我们的邪骨团的三位表示下次还敢


error:(我还是等这次新闻过了在回去吧)


——————————————————————分割线


*下一篇是院长凑和error和ink的事,但是啥时候能写出来就不一定了(我就是懒)

*好了,大家再见

邬栗

虚伪之下 第五十九章

   (把两章放在了一起)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攻击你以及认为你进行了屠杀的原因。”

  “啊对了,不只是我,Sans也是这样。”Chara,“他现在可是认为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屠杀者了呢=)”

  那也不能怪我啊。。。

  不过看你好像很喜闻乐见的样子呢。

  “不过目前不用担心,Sans那家伙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限制住我们的东西已经消失了,你起码不用担心他会像我这样提前跟你战斗。”

  “(这么说,之后会跟他战斗?)”

  “啊,没错=)”Chara毫无同情的说,“按照一般剧情,你会跟他进行一场愉快的bad time。他会一次又一次的杀死你。”

 ...

   (把两章放在了一起)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攻击你以及认为你进行了屠杀的原因。”

  “啊对了,不只是我,Sans也是这样。”Chara,“他现在可是认为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屠杀者了呢=)”

  那也不能怪我啊。。。

  不过看你好像很喜闻乐见的样子呢。

  “不过目前不用担心,Sans那家伙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限制住我们的东西已经消失了,你起码不用担心他会像我这样提前跟你战斗。”

  “(这么说,之后会跟他战斗?)”

  “啊,没错=)”Chara毫无同情的说,“按照一般剧情,你会跟他进行一场愉快的bad time。他会一次又一次的杀死你。”

  末了,Chara又补充了一句:“开心吗=)”

  不开心,谢谢。

  不过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谢谢你。)”

  Nile道完谢后,向着热域的方向走去。

  不管怎么样,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嘛。

  “诶。”

  Chara突然叫住了Nile。

  “你不是Frisk,也不是什么【玩家】,对吧?”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目前为止你所做出的一切举动都不符合屠杀线的行动,而且,”Chara向周围看了看,“我并没有在你所经过的地方看见任何尘埃,但怪物们还是消失了,这跟之前完全不同。”

  “(没错,他们由于不明的原因被我收进了一个类似于另一个空间的地方。)”

  “好吧,那么现在,跟我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Chara坐了下来,一副洗耳恭听又带有些审讯意味的样子。

  “(真难得。)”居然没有威胁自己吗。

  “吵死了!!到底说不说=)”

  “(。。。。。。)”

  之后,在Chara与Nile一个提问一个一次只回答一两句的艰难对话下,Chara还是凭借着自己超常的理解力明白了Nile现在的状况。

  “就是说,你只是一个从另一个世界不小心穿越到这个世界,还莫名替代了Frisk的角色位置的普通人类,这样说没错吧?”

  “(对,大概是这样。)”Nile对此进行了肯定。

  “怪物们没有死,但你的【love】却升高了?”

  “(没错。)”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但却又合乎常理。”

  Chara这么评价。

  “(合乎常理吗?)”

  “你说的是【love】而并不是我们一般来说的【LOVE】。”

  “(不一样吗。)”

  “肯定不一样啊,含义都不一样。”

  “(有什么含义?)”

  “我可不要现在就告诉你,反正之后Sans也会跟你说的=)”

  “好了,我决定了,我会跟你一起走。”Chara如此宣布。

  “(为什么?)”

  “因为按照你现在正在走的剧情,之后会遇到一个我认识的人。。。虽然我曾经杀过他很多次=)”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总之,不管怎样,Chara最后还是加入了Nile的队伍,跟她一起行动。

  好了,接下来首先要去做的就是再次去热域的实验室逛一圈。

  Nile对于那些实验档案还是念念不忘。

  其次就是Alphys博士。

  话说那位Alphys博士她是不是在每个地方都装了摄像头?

  Nile想到了自己之前看到过遗迹门口的草丛里以及瀑布那里的摄像头。

  哦,对,还有一件事。

  Nile停下脚步,转了个身,向反方向走去。

  鱼姐的手机似乎还在她家里放着呢。。。

  只要用鱼姐的手机给Alphys博士打个电话,应该就能让Alphys博士不敌对自己了吧。

  Nile花了很短的时间走到了鱼姐家。

  所以为什么这房子还在烧着呢啊喂!?

  这都烧了几个星期了啊喂!?

  这很危险的好不啦!

  不过我该说这房子的材质真的很好吗。。。

  这么久都没烧坏。

  Nile在尽量不使自己受伤的情况下成功从房间的盔甲里摸出了鱼姐的手机。

  最后在船夫(妇)的帮助下,Nile很快的走到了热域。

  天知道为什么船夫(妇)还在那里撑船。

  顺便Nile还在路上收了几位怪物,还顺便从他们口中取得了口供(不)。

  自从Nile掉下核心去之后,Alphys博士似乎又把疏散的怪物们重新接回来了。

  嗯,挺好的。

  Nile点点头。

  根据Chara之前透露出的消息来看,那些怪物们如果被疏散了的话就会被奇怪的东西给全灭掉。

  虽然怪物们全不全灭跟Nile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看起来鱼姐似乎很在意怪物们的样子。

  Nile走到了实验室门前。

  鱼姐,靠你了。

  Nile用眼神暗示鱼姐给Alphys博士打电话。

  实验室里,因为鱼姐的死亡而悲伤的Alphys听到自己的电话突然响了。

  这个时候还有谁呢?

  这么想着的Alphys拿过手机,发现来电显示的名字居然是自己刚刚正在缅怀的Undyne。

  阅片(人类恐怖片)无数的Alphys立刻脑补出了一系列类似于借尸还魂之类的剧情。

  但是就算是鬼,Alphys也想听听Undyne的声音。

  抱着必死的觉悟,她颤抖着接通了电话。

  “。。。喂。。。”Alphys的声音沙哑。

  “喂?Alphys?你还好吗?”Undyne充满活力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Undyne。。。我,我好想你。。。你,你死的好惨。。。”Alphys开始掉眼泪。

  “死?”Undyne略显疑惑,“嘿,Alphys,你在说什么?我没死啊?”

  “诶?”Alphys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可是监控里你。。。”

  “那是因为我在雪镇里陪Papyrus。。。给Sans治疗,Sans他生病了。”

  “啊,啊啊,是,是吗?”Alphys轻声的回应。

  Undyne没死,她没死!!!

  巨大的喜悦充斥着Alphys的内心,使她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Undyne不亲自来之类的事。


貫徹正義絕讚自閉中。
是今天第一次用画世界摸的自家a...

是今天第一次用画世界摸的自家au的sf。

那只手来自papyrus(…)。

目前au设定绝赞设置中!

*frisk的左腿和右臂为金属义肢、实在不会画金属(悲)。

欢迎ask!!!现在开放sans与frisk的ask!!同人创作也欢迎(想屁吃。)!

希望能把这个au发展壮大!目前有一系列的计划!!!。

非常感谢!!!!!。

這個水印打得真心影響美觀(本來就是屎)。

是今天第一次用画世界摸的自家au的sf。

那只手来自papyrus(…)。

目前au设定绝赞设置中!

*frisk的左腿和右臂为金属义肢、实在不会画金属(悲)。

欢迎ask!!!现在开放sans与frisk的ask!!同人创作也欢迎(想屁吃。)!

希望能把这个au发展壮大!目前有一系列的计划!!!。

非常感谢!!!!!。

這個水印打得真心影響美觀(本來就是屎)。

一杯錫礦瑪奇朵不加焦糖[絕贊爆肝頭禿中]

Underspirit-UST的AU主页建成!!

去康康!!

以后翻新的设定我都会发在这里面的!!

https://underspirit-ust.lofter.com/

去康康!!

以后翻新的设定我都会发在这里面的!!

https://underspirit-ust.lofter.com/

Underspirit-AU主页
海边的街道、沿著红锈斑斑的铁路...

海边的街道、沿著红锈斑斑的铁路前行————

The streets by the sea, along the rusty railway ————

波光闪烁的海面之下的玻璃隧道——

The glass tunnel beneath the glittering sea surface--

究竟通往哪里呢?

Where does it lead?

——湖中心的小岛————

——Isl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lake ————

这里是世界的尽头——依波特。

This is the end of the world-Ebott.

科技世界一角仅存的桃源...

海边的街道、沿著红锈斑斑的铁路前行————

The streets by the sea, along the rusty railway ————

波光闪烁的海面之下的玻璃隧道——

The glass tunnel beneath the glittering sea surface--

究竟通往哪里呢?

Where does it lead?

——湖中心的小岛————

——Isl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lake ————

这里是世界的尽头——依波特。

This is the end of the world-Ebott.

科技世界一角仅存的桃源乡。

The only remaining Peach-Blossom Source in the corner of the technological world.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由人类与怪物共同统治。

Once upon a time, the world was ruled by humans and monsters.

人类与怪物共同享受着世界一切的美好。

Humans and monsters enjoy all the beauty of the world together.

但是,人类是贪婪的生物。

But humans are greedy creatures.

他们担心有一天怪物会夺走属于他们的那些权利,

They worry that one day the monsters will take away those rights that belong to them,

于是人类挑起了战争,发誓要将怪物尽数驱逐和屠戮。

So humankind provoked war and vowed to expel and kill as many monsters as possible.

怪物们的善良却反过来伤害了自己,

The kindness of the monsters in turn hurt themselves,

一次次听信人类虚假的承诺,

Believing in human false promises over and over again,

一次次走进人类布下的圈套。

Time and again into the trap of human design.

最终,怪物们伤亡惨重,

In the end, the monsters suffered heavy casualties,

不得已来到了地下。

Last resort came to the underground.

怪物们吟唱起了古老的咒语,

The monsters chanted ancient mantras,

一道魔法咒文召唤出的结界永远地将人类与怪物隔绝。

A barrier summoned by a magic spell forever isolates humans from monsters.

二战开始了,战争血污的脚步践踏过这片土地,

The beginning of World War II, the bloodstained footsteps of the war trampled on this land,

怪物们平静的生活再一次被打破,

The peaceful lives of the monsters are once again broken,

怪物们不愿将屠刀挥向自己曾经的同胞——

The monsters are reluctant to wave the butcher knife towards their former compatriots--

谁都没有错,错的不过是历史,

No one is wrong. What is wrong is history.

而这血腥残酷的一页早已被时间翻过。

And this bloody and cruel page has been turned over by time.

和平来之不易,互相伤害只会摧毁和平。

Peace does not come easily, and hurting each other can only destroy peace.

只要忍耐,一切总会过去。

With patience, everything will pass.

但是,怪物们的女王挥舞起了旗帜,

But the queen of monsters waved the flag,

她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再以任何理由在任何时间伤害自己的国民。

She will never allow anyone to hurt her people at any time and for any reason.

遗迹、雪町、瀑布、热域.....

Ruins、Snowdin、Waterfell、Hotland......

反击的正义火焰燃起,点亮了昏暗的地底。

The counterattack, a flame symbolizing justice ignited, lighting up the dim underground.

人类在魔法与灰烬的暴风雨里狼狈地落荒而逃。

Humans flee in the storm of magic and dust.

怪物们第一次取得了属于自己的胜利。

The monsters won their own victory for the first time.

他们载歌载舞,歌颂着正义,爱与和平。

They sing and dance, praising justice, love and peace.

并虔诚祈祷着这样来之不易的和平能够永远存续下去。

And prayed earnestly that such hard-won peace can last forever.

二战之后,许多流离失所的人们来到这里安身定所开始新生活。

After World War II, many displaced people came here to settle in and start new lives.

让这尘世之外的仙境终于有了一丝生机。

Let this fairyland beyond the world finally have some vitality.

从零开始建设起共同的家园——依波特镇

Building a common home from scratch--Ebott town

在依波特小镇上,流传着一个传说。

There is a legend circulating in the town of Ebott.

“据说,只要爬上那座山-依波特山,

"Supposedly, just climb that mountain, Mount Ebott,

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Will disappear from this world forever. "

“而每一个去了那里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

"And everyone who has been there has never been back."

“生死未卜,甚至连遗物也没有留下。”

"Life and death are unknown, and they have not even left their relics."

抱持决心,来到地底。

Go to the underground with determination.

成为人类与怪物共同的希望,

Become the common hope of humans and monsters,

这是一个背弃或者被背弃的世界...

In this world, it's betray or be Betrayed。

敬而远之,保持距离或是回应背弃以背弃,

Stay away, keep your distance or use your betrayal in return for betrayal,

除了已知的这两种,

In addition to the two known,

也许会有第三种选择?

Maybe there is a third option?

不过,一切都取决于【你】

However, it all depends on [you]

欢迎来到心靈之下的世界

Welcome to the world of UNDERSPIRIT.


是AU封面!!

到时候如果可以印三本画集就好了呢~~

一本给奇异,一本给墨黑,还有一本给我自己awww

但是莫得小钱钱~~

慕容令

【ei】眠花(上)

       *ei糖!!

  

  *看小说《奇花异草》出现的脑洞,这本书超棒的,推

  

  *van是小说中的主角

  

  *正文开始(初次尝试这种风格)

  

   ————————————————————


  今天邪骨团和星星眼战队叕打上了。

  

  现在我们看一下战场分布。

  

  nightmare和dream这兄弟俩肯定是打上了。

  

  旁边murder和horror两骨对战蓝莓一个骨(惨)

  

  那么,我们把目光投向error...

       *ei糖!!

  

  *看小说《奇花异草》出现的脑洞,这本书超棒的,推

  

  *van是小说中的主角

  

  *正文开始(初次尝试这种风格)

  

   ————————————————————


  今天邪骨团和星星眼战队叕打上了。

  

  现在我们看一下战场分布。

  

  nightmare和dream这兄弟俩肯定是打上了。

  

  旁边murder和horror两骨对战蓝莓一个骨(惨)

  

  那么,我们把目光投向error,killer,ink这边。

  

  呃……怎么说,非常的激烈,error刚用蓝线帮ink挡掉一次killer的攻击……

  

  巧的是ink刚好错过这一幕。

  

  但是nightmare瞄见了一眼然后继续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专心打架(一个明白骨)

  

  同时dream也分了一下神,因为他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ink明明可以击中error但他稍微“手滑”了那么一下,那道墨水就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向旁边飞去。

  

  dream嘴角只是抽了抽也没管那边小情侣打闹(明白骨×2)

  

  error并没有留意到ink做什么了,为什么呢?

  

  哈哈哈那当然是因为他在帮ink挡killer…

  

  (killer:???被针对了???)

  

  旁边战场的murder一个gb炮本来要打蓝莓的,然后就被ink赶上了。

  

  error慌乱之下在ink脚下开了一个乱码门。

  

  呃……

  

  就是不知道通向哪里……

  

  这边星星眼战队因为ink的脱离战场,让原本就处于下风的局势更加恶劣。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在撤退的过程中,蓝莓突然问道:“ink怎么办?不救他了吗?”

  

  “没事,有error呢。”dream一脸理所应当的说出了什么神奇的话。

  

  “哦………嗯?”(纯洁的小脑瓜中好像闯入什么奇怪的知识)

  

  

  ……………………

  

  

  “啊————”

  

  ink对于脚下突然出现一个乱码门有点措手不及,但好在及时反应过来用毛笔划出一道墨水给自己做了个缓冲然后完美落地。

  

  “喂,你可以下来了吗?”

  

  ink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会有别人,然后就从人家房顶上掉下来下意识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

  

  『人类?error这是把我弄到哪里了?』

  

  “你好,我叫van,你从哪里来的?”


  van显然也对自己家房顶上突然出现一只骷髅有点疑惑。

  

  “我叫ink,请问这是哪个AU?”

  

  “AU?我不知道。”

  

  『??他竟然不知道AU??』

  

  “抱歉,我要先走了,我朋友在等我。”ink也来不及管这是哪里,反正先回到战场帮dream他们。

  

  一边想着一边划出一道传送门就跳了进去……

  

  ???

  

  『为什么进不去』


      (旁观视角:一个骨头拿着笔往地上画了一道然后跳了上去……)

  

  [这人,不对,骨头怕不是个傻子,不过大概也能想出他在干什么]

  

  “呃…时空错乱可能会导致传送失效。”

  

  “……哦。”

  

  “先来我家里坐会儿,等会就好了。”

  

  “好吧,谢谢了。”ink虽然很想回去帮助dream他们,但是天意如此啊!

  

  “哇,你家好多花草。”

  

  “别乱动哦,有的很危险的。”

  

  进到van的家,好像走进了一片森林,到处都是植物,还有一个柜子,里面是…好多种子。

  

  “这些植物都有不同的作用,你随便看看吧,别乱碰就行。”

  

  『我看看,愿焰,多齿,花眼,还有这个眠花是干什么的……诶?这张纸上有字』

  

  *眠花

  

  *泥土栽培

  

  *生长迅速,成熟后立即开花

  

  *人类一旦吸入眠花花粉便会陷入深度睡眠,称为“眠眠境界”任何人身处眠眠境界都会微笑着如实回答耳朵听到的一切问题。

  

  *去除眠眠境界的唯一方法是用60分贝以上的音量连续呼喊睡眠者的姓名三次。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睡眠超过两个时辰便再也醒不来。

  

  “van,这个眠花是问什么对方都会回答吗?”

  

  “是啊,怎么,要给谁用?”有几分打趣的声音响起。

  

  “呃……我…我朋友。”ink的脸有点淡淡的虹晕。

  

  “和你一样?”

  

  “嗯,怎么了?”

  

  “没什么。”ink没有看见的是van的嘴角微微上扬。

  

  van看了看窗外“可以了,你不是还有事吗,走吧,这个种子你拿一颗吧。”

  

  “可以吗?谢谢啦!!”

  

  ink挥出一道紫色的传送跳了进去。

  

  [有趣。ink,爱一个人要说出来啊。]

  

  

  

  (这是一个小短文,分为上下两篇,这篇‘上’主要是做一个铺垫,正文在‘下’这篇,过两天发)

  (这篇文想的我头昏脑涨的,卡了好几次,不过能写本命ei的文还是很高兴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