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传说之下au

8645浏览    100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1 09:57
Anti-Void

本图片仅为分享


图片作者:Hoba

人物:Tint(色调)

本图片仅为分享


图片作者:Hoba

人物:Tint(色调)

馨儿
是用自己画风临摹一位劳斯的图,...

是用自己画风临摹一位劳斯的图,我好爱gothy啊啊!

是用自己画风临摹一位劳斯的图,我好爱gothy啊啊!

Anti-Void

Error404最新设定!

宣传一下我整理的AlphaTale设定,大家可以点开我的个人主页看看

(两篇文章,一篇故事整理,一篇技能总集)


宣传一下我整理的AlphaTale设定,大家可以点开我的个人主页看看

(两篇文章,一篇故事整理,一篇技能总集)


谷上森樱
啊,(⊙o⊙)啥?明天高考?...

啊,(⊙o⊙)啥?明天高考?

那好吧祝你们蒙的全对

啊,(⊙o⊙)啥?明天高考?

那好吧祝你们蒙的全对

谷上森樱

p1是拿丙烯马克笔画的kate,不过颜色太少了效果不怎么样

p3是福和猹(?)

p1是拿丙烯马克笔画的kate,不过颜色太少了效果不怎么样

p3是福和猹(?)

Classic_Sans

自设au故事剧情——Symbiosistale【第一章+序章】

这是原创au,故事全是个人编写,不喜欢请不要喷,不好的点还请指出,是一个长篇故事,文笔不算好,有不好的点请指出,我可以加以改善。

‎|•'-'•)و✧

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存在着两个种族——人类与怪物,两个种族间战争不止,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可突然有一天,一个怪物打破了僵持的局面,这个怪物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他将人类击退,尽数封印在伊伯特山中。怪物们对那个怪物最后的印象就是一个词——“新生”。人类的科学家研究得出,人类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个残忍的方...

这是原创au,故事全是个人编写,不喜欢请不要喷,不好的点还请指出,是一个长篇故事,文笔不算好,有不好的点请指出,我可以加以改善。

‎|•'-'•)و✧

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存在着两个种族——人类与怪物,两个种族间战争不止,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可突然有一天,一个怪物打破了僵持的局面,这个怪物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他将人类击退,尽数封印在伊伯特山中。怪物们对那个怪物最后的印象就是一个词——“新生”。人类的科学家研究得出,人类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个残忍的方法通过结界,他们等待着,等待着机会重回地面。。。。

Frisk线(暗线)

                              第一章   

        Frisk出生在这座狭小的山中,她熟悉这个人类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记得每一朵花的变化——这个容身之地太小了。落雪的小镇,滴水的瀑布,炎热的地域,充满科技感的核心,与一个辉煌的殿堂,每一个地方frisk都记得十分清楚。  

        Frisk她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愿望看看外面的世界。Frisk从她认知起,她就处在一个小小的孤儿院中,黑暗的墙壁,冰冷的房间,肮脏的地板,无人专门打理,但是,这可怕的牢笼封不住她对外界的期盼。终于,在frisk12岁的时候,她得到了机会,国家正在召集一个勇士,离开地底,破坏结界,她知道这种选拔不可能选中渺小的她,但是她还是报名了,这点小小的决心总支持着她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

       雪花冷冰冰的打在Frisk的面庞上,一阵阵冷风刮过,配合着雪花,将前方的路交织成白色海洋,艰险无比。她又被欺负了。她总是这样,因为弱弱的魔法能力,总有一些“同学”仗着自己的强大魔法能力去欺负Frisk,嘲笑她的理想,她总是忍着,保持着决心,从未放弃过。当她走回孤儿院肮脏的房间门前,她意外的发现了一封信笺:       

          致Frisk女士,          

                  恭喜你在勇士选拔中脱颖而出,你将              被选为勇士派往陆地,希望你能承担起这             份责任,去为人类破开结界,重迎光明!                    请你在20XX年X月X日上午7时持该信            件来到宫殿,我们将为英雄送行。                                                             ——皇家守卫军致          Frisk惊讶地望着手中的信件,她呆住了,他们到底是怎么选上她这个连第一个关卡都通过不了的一个孩子呢?这时涌上她心头的不止有喜悦,还有些慌张与不知所措,以及突然压在肩膀上的,拯救人类的责任感,一开始她怀疑,这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但这皇家章印让她不知从何怀疑。一个夜晚,她在茫然中度过。稍稍收拾了衣物,她出发了。金色的晨曦划过Frisk的脸庞,但是她脸上还是茫然一片,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严肃的宫殿中,那些欢送的将士们脸上满是不甘与不理解,一个眼神仿佛都要将Frisk撕碎。“为什么不是我?”Frisk猜想着那些面露凶相的士兵们的心理,其实她也没想到,为什么会是她,她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白色的光,透过结界照了下来,这儿就是旅途的起点,一个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的国师走了过来,将一些怪物货币与一些温饱食物交至Frisk的手上,她看不出国师的表情,但她仿佛能感应到这个国师相比于其他士兵温柔的多。但是,她感应到更多的是神秘,她不知道面前这个“温柔”的家伙是好,是坏。

        6个Frisk从没见过的东西从结界旁的仪器里飞了出来,它们散发着光芒,链接了frisk,这种奇妙的感觉Frisk从来没有体验过,但她的顾虑却在那时候消失了,已经出发了,不需要在担忧那么多,只需要做好自己能做到的就行!

       一阵短暂的晕眩后,皇宫辉煌的模样从她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蔚蓝的天空,高险的山崖,碧绿的森林。奇形怪状的鸟在Frisk的头顶掠过,她害怕极了,也兴奋极了,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这是她从来没有看过的世界!

       一朵花突然地,从Frisk的脚下钻出来。

      “Howdy,我是小花,一朵叫小花的花,看啊看啊,这可是个稀客啊,居然是个人类啊!”那朵花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不过,必须要有人来告诉你这里的规则,小花不才,就让我来吧,一个人类在怪物世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哈哈哈哈哈!”那个笑容在一瞬间瘆人了起来,白色的颗粒在这朵花旁边聚集,突然间,全部朝Frisk飞去。

        一粒小小的颗粒,却能划破Frisk的脸颊,让她感受到清晰又刺骨的疼痛,一波波的飞弹击中Frisk,她害怕着,她在害怕死亡,她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快就要辜负地下人们的期望。最后Frisk沉沉闭上了眼睛。。。。

    “呃啊!”Frisk猛然醒来,她发现她躺在床上,温暖的派放在她的身旁,她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嘎吱-”门小声的打了开来。

     “啊!我的孩子!你醒过来了,太好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面前这个身着蓝衣,胸前印刻着奇怪图案的羊形怪物的口中发出,“啊,先别动,我刚刚才治好你,现在动应该会痛的,再躺一会儿吧,那里有我为你准备的派,如果你休息好了,你可以自己起来吃。”

       Frisk从面前这个怪物身上感受到了温暖,她的决心告诉她,这是个可以相信的怪物,但很快的,Frisk注意到了怪物身后的花朵。

    “是你!”Frisk喊了出来,语气充满了慌张与害怕。

    “嘁,愚蠢的人类,要不是……”

    “Flowey!还要我说一遍吗?让你见她是道歉的!还好我来的及时!这可是个大错!”面前这个慈母般的怪物打断了讥讽的声音。Frisk再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怪物的温暖。

    “对……对不起好了吧?!嘁!”还是一样的语气,但是少了几分狂妄,是被面前的“母亲”压制住了。

        Frisk轻轻笑出了声,好像原谅了这个险些杀掉她的花朵。

       休息了一小会之后,Frisk从床上起身,动了动仍然有些刺痛的身体,从床上起来了。她捡起了那位自称托丽尔准备的派,很快就吃了下去,她饿坏了,她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

       轻轻踱步走出了房间,托丽尔正在看客厅里的电视,Frisk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地下永远是亮堂堂的一片,只有建筑里没有晶石的地方会是黑暗的,她对这些十分好奇。

      “MTT新闻报道:最近再次发现一例失踪案,皇家守卫军正在调查……”

     “失踪?”Frisk问道,“发生了什么?”

     “哎,前一阵子也失踪了一个怪物,还没调查出来又发生一例,现在怪物们估计害怕极了。不过我这儿是郊区,应该不会影响到这边,你可以放心住在这儿。”

      “什么!!你要收留这个人类!!?不行!我不允许!”

      “为什么不行,别胡闹了,这么一个弱小的人类如果让她独自一人去这个恐慌的怪物社会,只是送死罢了,而我会保护她!Flowey!以后对她尊重一点!”温柔的声音也严肃起来,尖利起来。

         Frisk知道她不能一直呆在这儿,这样辜负地底的人类们,但确实,每一个怪物都有杀害这个弱小人类的能力。但是,还没等她想好,她却先一步被逼出了门。

      “离我们远点,肮脏的人类。”Flowey在半夜将Frisk移动至了一片森林之中,茫然,无助。没办法,她只能爬上树,小睡一会儿……

      “噗通”Frisk从树上掉了下来,但是并没有受伤,她很奇怪,向四处张望,明明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一个声音却从她的身后传来。

      “heh,看看这是谁呀,一个人类,转过身来,与我握手”                                                                                                    ——To be continued

珊瑚菜菜

阎王sans曲绘图片QAQ不会画背景啊(自闭了……)

阎王sans曲绘图片QAQ不会画背景啊(自闭了……)

邬栗

虚伪之下 第九十七章

  好好地缓冲了一会儿后,Nile终于做好了剩下的录像带都是撒狗粮的心里建设,接着用如临大敌的眼神看着剩下的录像带。


  那么,剩下的。。。还要看吗?


  看与不看两个选择在Nile的大脑里交战,最后她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像是下了什么非常重要的决定一样换上了下一张录像带。


  接下来的几张录像带在某种程度上深深地继承了第一张录像带的精髓,清一色全都是撒狗粮的。


  只能听到声音的其他怪物们还好,除了Toriel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发红的脸跑到一边去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可以看见画面并且强行围观了撒狗粮全程的Nile感觉胃部有些隐隐作痛。


  我做错了什么...

  好好地缓冲了一会儿后,Nile终于做好了剩下的录像带都是撒狗粮的心里建设,接着用如临大敌的眼神看着剩下的录像带。


  那么,剩下的。。。还要看吗?


  看与不看两个选择在Nile的大脑里交战,最后她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像是下了什么非常重要的决定一样换上了下一张录像带。


  接下来的几张录像带在某种程度上深深地继承了第一张录像带的精髓,清一色全都是撒狗粮的。


  只能听到声音的其他怪物们还好,除了Toriel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发红的脸跑到一边去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可以看见画面并且强行围观了撒狗粮全程的Nile感觉胃部有些隐隐作痛。


  我做错了什么要给我看这个?


  再次检查了一下这个房间还有没有其他东西之后,快酸成柠檬精的Nile快步地走出了那个房间,向着前方拐弯处走去。


  说起来之前去录像带那个房间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个上锁的大门呢,顺便看看有没有机关或者钥匙什么的吧。


  Nile来到了一个有着很多冰箱的房间,她仔细观察这个房间其他的物品——好吧,只有冰箱——除了一个冰箱在抖动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唔,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吗。。。)”


  Nile暗自点了点头,抬脚就往打算退出这个房间往下一个房间走去。


  “喂喂喂!!你明明看见了吧!!那个冰箱在动诶!!”Chara眼看着Nile无视正在动的箱子向外面走,忍了忍之后没有忍住,最后终于沉不住气地一把抓住Nile的衣领,把她拽了回来,“你不要无视它好不好!!它不要面子的吗?!你好歹做出惊讶的表情意思一下好吧!!!”


  原先采取无视措施的Nile见到瞒不过去了,只好走到那个冰箱边上,但是Nile刚一接近,冰箱突然就不动了。


  什么东西啊到底。


  Nile等了一会儿,发现冰箱真的不动了之后,再次转身走出了房间,在走廊里拐了两三个弯,走进了一个被浓重的雾气包裹的狭长的房间。


  这里的雾气怎么这么重?还有话说回来墙上这一大排的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像排气扇呢?


  Nile按下房间尽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按钮,那一整墙的排气扇“翁——”地一声开始了运作,将周围的雾气全部都吸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团,接着那个团突然开始蠕动并变形成了一个面部空了一块的猫形奇异生物。

  Nile甚至能从这个奇异生物那几条腿之间的空隙看出猫和狗的形状,就像是三四只猫狗拼成了这么一个生物一样。


  那个奇异生物刚一成型就仿佛锁定了Nile一样,不带任何停顿地向着她冲了过去。


  看见这个奇异生物的第一眼,Nile就迅速将ta跟自己之前看到的实验报告对上了号。


  陨落的怪物被注射了人类灵魂之后融合在一起了就是这个样子吗?


  所以应该是叫融合怪?


  尽管Nile想要找出一个合适的称呼,但是现在危险的情况不允许Nile多想,眼看融合怪向自己冲过来,她毫不犹豫地抽出了树枝。


  “你拿一根树枝有什么用啊啊啊!!!”Chara本来看着Nile流畅纯熟的动作还以为她要拿什么秘密武器出来,没想到居然是一根树枝,“你被吓傻了吗!?”


  事实上,Nile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拿树枝,甚至她连拿武器这个动作都是下意识的。


  而这时,融合怪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前。


  算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干脆奋力一搏吧。


  只见Nile面色一肃,用认真沉着又带点严肃的眼神看着融合怪,向着ta高举树枝,接着重重一挥。。。


  就把树枝扔了出去。


  “(阿旺!去捡回来!)”

丁子银
森元传说,翠,咳,sans整好...

森元传说,翠,咳,sans整好了(开放ask)

森元传说,翠,咳,sans整好了(开放ask)

小小雅

绝望之下

‘‘该死,这个小鬼。’’sans站在金色的审判礼堂的尽头,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跌倒在冰凉的地面,四周散落着零碎的·骨头·,那个孩子又一次,一次,一次杀死了他。

又一次,frisk躺在一片金色花上,阳光从洞口倾斜而下,白色的手掌忽然出现并且盖住了他的视线。他手握着刀走出了遗迹,刀子上沾满了尘埃。托丽尔临终前凄凉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是。。。。。他别无选择。有他无法理解的力量在操控着他,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处可藏,无处可躲。

他还记得第一次重见阳光时候的感觉,那个在苍穹上喷涌着光热的巨大火球。度过千亿年的恒星。他那时的欣喜与地下被囚禁多年的怪物们一模一样。他第一次...

‘‘该死,这个小鬼。’’sans站在金色的审判礼堂的尽头,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跌倒在冰凉的地面,四周散落着零碎的·骨头·,那个孩子又一次,一次,一次杀死了他。

又一次,frisk躺在一片金色花上,阳光从洞口倾斜而下,白色的手掌忽然出现并且盖住了他的视线。他手握着刀走出了遗迹,刀子上沾满了尘埃。托丽尔临终前凄凉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是。。。。。他别无选择。有他无法理解的力量在操控着他,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处可藏,无处可躲。

他还记得第一次重见阳光时候的感觉,那个在苍穹上喷涌着光热的巨大火球。度过千亿年的恒星。他那时的欣喜与地下被囚禁多年的怪物们一模一样。他第一次觉得地面上花的香气是多么宜人。第一次觉得拂面而来的微风混合着从海洋中蒸发一路而来的水的清爽。

他也是真心喜欢怪物们的。他喜欢品尝托丽尔甘甜热气腾腾的派,喜欢听

sans在星夜下讲科幻天文之类的东西,喜欢看sans逗他弟弟,然而。。。。那股力量不允许,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再一次落入地底。

这次,他手里握着刀,那股力量厌倦所有可能性,终于,地下世界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在时间的尽头,他见到了他所付出的结果。那个对他业报的审判。金色的长廊,sans站在那里,悲伤的看着倾斜进入审判长廊的微光。自从papyrus离开后,他这一路上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有恶作剧也没有笑话。只有尘埃在地下世界凋零而去。

毫无疑问,他凭借着强大的决心在暴风骤雨的攻势下苟活,也毫无疑问的他杀死了sans一次一次又一次。

而今,他再一次站在长廊上,sans也像往常一样站在长廊上。他们像木偶一样重复的表演死亡的悲剧。这一切是那么的荒诞,悲哀和绝望。一次次又一次次的重复着,他清晰的记得这是第几次屠杀,五十次。有时候,他会好奇,sans究竟记不记得这一切,papyrus呢?托丽尔呢?他们还记不记得这个重复往返的悲剧。,他甚至有些好奇在这么下去,他们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他已经各种意义上的无法回头,第一次见托丽尔的逝去时悲哀的感觉,也逐渐随风而去。现在他一次次从托丽尔的尘埃前平静的走过,就像是在完成一个仪式。

重置。。。

‘’sans‘’尖锐活力的声音把sans从空洞的沉思中唤醒,‘’你这个懒骨头!‘’屠杀线带来麻木的钝痛感,他一次次目睹兄弟随风而去,一次次死去,与兄弟一起再一次复活。有时候,他会想,没关系的,反之papyrus还会回到他的身边,然后他们会再一次经历这个地狱般的折磨。然后再来一次。他忽然厌恶这种无所谓的感觉一次一次的目睹,一次次的复活。

他惊恐的发现,迟早他会习惯papy的死去与复活。他会习惯在地狱尽头被杀死,他会习惯屠杀,就像往常一般生活下去,行尸走肉麻木不仁。在这个游戏一般的世界慢慢窒息而死。没有痛感的窒息死去。屠杀线的记忆越发清晰,他清清楚楚的记得papyrus的死去,空无一人的地下。

‘’sans‘’papyrus抱住了脱力跪在地上的兄长。

‘’你知道,我担心你‘’晚饭后,sans依靠着papyrus,两只骨头缩在沙发上。

‘’嗯‘’

‘’你最近连双关语都不说!‘’

''嘿,弟弟你终于理解双关语的乐趣了‘’

‘’sans。我没有在开玩笑‘’

‘’理解理解。papy‘’

‘’不,你不理解‘’papyrus看上去有些火大,‘’你最近直到中午才起来‘’

‘’那个恒【很】正常,毕竟我是个懒骨头。‘’

‘’不,那个不正常,我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呢?最终我们还是什么也得不到,最终你还是会忘记一切的,都怪那个该死的重置]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因为你是我兄弟,你不必瞒着我。要知道两个骨好过一个骨‘’

Classic_Sans

自设au剧情故事——Symbiosistale【第二章】

自设au的剧情故事,由自己撰写。文笔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我好之后加以改善。谢谢了

(͏ ˉ ꈊ ˉ)✧˖°

第二章 

      “heh,居然是一个人类,真是稀客啊,你知道你在现在这种社会情况中去城市里会发生什么吗?heh,这可不是件小事,你可会死的!”面前这个身着黄衣,与Frisk差不多高的骷髅一直保持着笑容,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Frisk一点都感觉不到笑容的善意与温暖。

      “发,发生什么了?”怯怯的声音...

自设au的剧情故事,由自己撰写。文笔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我好之后加以改善。谢谢了

(͏ ˉ ꈊ ˉ)✧˖°

第二章 

      “heh,居然是一个人类,真是稀客啊,你知道你在现在这种社会情况中去城市里会发生什么吗?heh,这可不是件小事,你可会死的!”面前这个身着黄衣,与Frisk差不多高的骷髅一直保持着笑容,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Frisk一点都感觉不到笑容的善意与温暖。

      “发,发生什么了?”怯怯的声音从Frisk的口中跳了出来。

      “嗯……一个可怜的怪物失踪了,你应该知道吧,毕竟现在全世界都在报这个不该让民众知道的破新闻,天知道那些高层是怎么想的,如果随随便便给民众徒增“刺骨”的不安感的话,可是会引起严重后果的,heh,我又不是那些的,我想什么。”这个怪物摊了摊手,说出了一个糟糕的双关笑话,但是Frisk并没有笑,反而,她觉得自己处于很大的危机之中。

      “Heh,你不会想就这样跑到怪物的城市之中吧?到时长枪刺入你的“骨头”时,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对吧?我还真是个“懒骨头”,在别人面前一点礼貌都没有呢heh,我叫Sans,一个叫Sans的骷髅,我可不会很高兴认识一个人类,你要知道,包庇人类在这儿是犯罪的呢~”Frisk对这个自称Sans 的怪物没有任何一点好感,这只是个玩世不恭的,一点谦卑礼貌都没有的怪物。她突然怀念起了那个能够替她说话的母亲。

     “等等!先……先别走,你……为什么要来郊区树林?”Frisk知道,如果就放着这个怪物不管,她将失去获救的机会,从此迷失在森林中,谁都不知道她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Heh,你在问我?好吧,反正我也不想瞒着,他们只说了不能告诉怪物们,又没说不能告诉一个弱小的人类。我在调查那个怪物失踪案,你该不会害怕我把你留在这儿然后痛苦死去吧~Heh,有兴趣一起来吗,我还没观察过人类的习性呢,把你留在这不就是暴殄天物吗heh。”Frisk对这种语气感到愤怒,对这个骷髅怪物愈发讨厌,但是为了生存,她确实别无他法,即使是被当做物品与实验对象也没办法。

       “那个失踪怪物住在郊区,heh,真是奇怪,一个这么偏远地区的怪物失踪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千里眼”heh?真是麻烦。”Sans小声抱怨着,但看他的模样他不像是一个喜欢抱怨的怪物,好像是有人愿意听,即使是被迫的听的,他想要说两句。

         Frisk不知道这个骷髅知不知道具体位置,他好像也慌张着,Frisk只能默默跟在Sans的旁边,眼前的景色变换着,但依然的,全是绿色,奇形怪状的树,有凹陷的石头,地上随处还有奇怪的洞,变幻着,但是重复着。突然间,前面就出现了一个棕色的小点,随着他们的步伐而越来越大。

       “是房子,我们到了!”Frisk开心地叫了出来,但是身旁的骷髅仿佛一转眼间消失不见,好不神奇。

       又只剩下Frisk一人,害怕,彷徨,孤独,但是决心告诉她,她必须进去,去看看能做些什么,再小的事情也行。

       门虚掩着,并没有锁住,Frisk轻轻走了进去。屋内的装潢十分简约,木地板,有地毯,一个书柜靠在电视旁,干净,简洁,大方,与她住的“监狱”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怪物有如此的品味,但Frisk知道,她可以在这栋房子里好好休息一下了,只不过没了母亲的问候与一朵花的嘲讽。天花板上的电灯摇曳着,外面丛林的风萧萧的吹入,晚了,天暗了,仿佛风与雨是蓄意而为,两个家伙在一起将这个林中小屋封闭在萧瑟与孤独的氛围中。

       Frisk在房子里翻了一番,她不知道什么是有用的,但是,她看到了一样她需要的东西——Food,以前一切都是Frisk自己来做,做饭也不例外,而就是这些经验,让她可以利用这些去完成一顿美味的晚餐。一根蜡烛在餐桌上燃烧着,火苗轻轻摇动,好不孤寂。正当Frisk准备收拾时,屋外传来了打斗的声音,Frisk被吓到了,手中的盘子脱落而出,掉在坚硬的木地板上,四分五裂。       透过窗子,一切已经安息,雨幕让她无法走出房子查看,但一个碎裂的炸弹弹片与刺在这钢铁弹片上的骨刺吸引了Frisk的注意,但Fris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谁在外面打了起来,她不知道现在应该是害怕还是庆幸。雨滴就像一个侵略者一样,啪塔啪塔的敲打窗子,这些声音将Frisk扰的久久不能宁静。

       灯泡摇曳着,衬托这一场暴雨,Frisk烦躁不已,这两天里发生太多太多了,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说不定那些“训练”的士兵,也会慌张不知所措。一个青铜色的书柜此时吸引了Frisk的注意,“房子的主人这么有情趣,却失踪了,真是太可惜了。”Frisk惋惜着,走到书柜前,轻轻拿起一本书,好巧不巧,这是本日记。

      “这会不会告诉我,这个怪物失踪的原因呢……”Frisk在这本日记上发现了机会,她也希望可以发现这个怪物失踪的原因,尽管这对她并没有帮助。

【中间几页还有字,但却出奇的多污渍,一部分辨认不清了】

20XX年X月1日

         我又做了那个梦,那真是个可怕的梦,我明明是个魔法科学家,却对自己的这个疾病束手无策,真是可笑啊。我总是喜欢去我摆书的桌子上拿几本我爱看的【污渍】来看,这会让我安心许多。

20XX年X月7日 

        Ailza真是个好怪物,她总是能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来帮我,但是为什么……我想你了……Ailza,求你回来。

20XX年X月15日

        我成功了,这是伟大的一天,我,也就是Gauss在家里成功研制了这个可以对怪物灵魂起作用的机器,我藏在了只有那位【抹除】知道的地方,我用它救了3个怪物,我一定会名留青史,按理说它能激活【污渍】,这个是每个怪物的【污渍】,我们虽然要控制它,也要利用这个形态,这种【污渍】爆发的灵魂力量是可以救治堕落的怪物的!!

20XX年X月17日

       我再次做了那个梦,这真是可怕,我需要帮助,在这样下去我迟早会死在这梦境之中,对了,那位【污渍】,他可以帮我,他留了个【污渍】给我,就在那个桌子下,我可以去【污渍】找他,他一定可以帮我!

【后面几页只剩空白】

        Frisk有些害怕,这日记真是诡异,偏偏在最重要的地方无法辨认,她怀疑有人动过这日记,但又有谁呢?但是她发现了一个她现在还能搜集的地方——那个桌子下。

        一段时间后……毫无进展,无论是餐桌,待客的桌子,书桌,Frisk都找遍了,但找到的只有寂寞。她忧郁着,到底哪儿错了?Frisk不明白,“会不会是读的太匆忙了?”Frisk再次拿起了那本红色的日记本,里面依然是污渍横行的书页。

       “Ailza……摆书的桌子!!ta指的原来是这个!!”Frisk发现了,她责怪自己太鲁莽了,如此冲动才让自己陷入瓶颈。她费力将书柜移开,下面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木盒子,上面雕刻着奇怪的图案,就像两个开裂的眼睛。盒子没有锁,如此粗心,还是ta故意不锁,这也无从得知。

        里面是一个带有洞的紫色手套。

        Frisk疑惑了,这就是Gauss认为的,可以救ta的人留下的东西??很奇怪,也很诡异。她认为这个之后会有用途,便将其收在了自己的包中。

        雨停了,夜晚也随其而去。“Ailza……她会不会告诉我更多……”Frisk已经明确了下一个目标,但是她该往哪儿走?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如果一直留在这儿将毫无突破。稍稍收拾一下行李,她迈出了门。新鲜的露珠挂在绿草的叶脉上,花朵也尽情散发自己的芬芳,大树遮挡了新生的阳光,一切又明朗了。

        Frisk迈出了第一步,身后的房子里就传来了奇怪的响动,她赶忙回头看,电视单独摆在那儿,前面的待客桌仍然在那儿,什么都没有,听错了?

        Frisk没有多想,继续向前走。而一只手却突然放在了Frisk的肩膀上。

     “啊啊啊!谁!”

     “嘿,kid,才分别多久,就要对我“骨”刀弄枪了吗?Heh,要真动手,我可不知道谁会受伤。”

      “S……Sans?”                                                                                  ——to be continued

谷上森樱
哦干,手跟不上脑子了 啊淦啦…...

哦干,手跟不上脑子了

啊淦啦……崩溃也气不动也抱怨不动😂还有那么大的坑没填,然后也爬不起来

哦干,手跟不上脑子了

啊淦啦……崩溃也气不动也抱怨不动😂还有那么大的坑没填,然后也爬不起来

Classic_Sans

自设au剧情故事——Symbiosistale【第三章】

第三章

        “Sans?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有,你为什么当初什么都没说就将我一个人留在这儿?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反抗你,但是我还是想问……”Frisk在经历这些后再次看到Sans,心中的疑问就爆发出来了,即使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与这个可以随时将她的生命粉碎的怪物抬杠,但是,她脸上还是稍有几分愠色。

        “Heh,我只不过中途有点事而已,你这副表情,该不会是在怪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林中小屋而感到“骨”独了吧?哈哈...

第三章

        “Sans?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有,你为什么当初什么都没说就将我一个人留在这儿?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反抗你,但是我还是想问……”Frisk在经历这些后再次看到Sans,心中的疑问就爆发出来了,即使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与这个可以随时将她的生命粉碎的怪物抬杠,但是,她脸上还是稍有几分愠色。

        “Heh,我只不过中途有点事而已,你这副表情,该不会是在怪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林中小屋而感到“骨”独了吧?哈哈哈。”Frisk面前这个黄衣骷髅自己说一个双关将自己逗笑了,这个场面多少有些滑稽,但Frisk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化半分,这个笑面骷髅好像发现了Frisk的冷漠,停下了欢笑。这个氛围开始变得尴尬起来,一旁的绿叶仿佛有了灵魂,也感受到了这个尴尬的氛围,稍稍收敛了自己的姿态。阳光透过树梢撒在大地上,形成了一片片的斑点,一阵凉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颇有一番诗意,但却改变不了这个尴尬的氛围。

        “Heh,我想我惹你伤心了?算了,说吧,你都在这房子里找到了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你呆在这个房子里一晚上什么都没做吧?”Sans好像忍受不了这样的寂静,先打破了这个场面,脸上依然是一个笑容,好像这表情从没变过。

         “我找到了一个叫Ailza的怪物,跟这个失踪的怪物,也就是Gauss,他们俩是朋友关系,我想,如果我们找到她,应该可以知道更多。Sans,你认识这个怪物吗?”Frisk故意隐瞒了她发现的主要内容,仅仅告诉了这个骷髅她的目标,Frisk不知道该不该信任这个将她随便扔在丛林中的怪物,同时也是为了她的私心:看看这个微笑骷髅找不出真相而抓耳挠腮的滑稽模样。

        “Heh,这个人类看来真的参与到怪物的调查中来了呢,这可是个“大”发现,你找到了失踪怪物的朋友!而且很巧的是,我认识这个怪物,这个发现可真是“骨”舞人心呢!”这个骷髅抬高了语气,像是在嘲讽,他肯定还知道些什么,但是这个笑面骷髅也故意隐藏着,不,不对,他更像是告诉你他知道些什么。“我知道这个叫Ailza的怪物的房子在哪儿,如果你想搭一程顺风车,就自己上前抓住我。”

         这个怪物的手一直插在自己的口袋中,Frisk慌忙走上前,轻轻扯住Sans的袖子,Sans斜着眼看了一眼Frisk,“准备好了?”Frisk轻轻点了点头,她知道,Sans这是现在她在这片无人的森林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信标。一阵晕眩向Frisk袭来,但是她并没有感到不适应,好像以前也经历过这种事一样,但是Frisk在这短短两天里经历了太多,这些也就记不得了,但是在她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类魔法师可以使出如同Sans一般的魔法,这可真是奇特。

        四周的色彩逐渐回归,但是这些颜色与森林中的色彩迥然不同,很明显,他们的坐标变了,而且变了很多。面前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栋小小房子的废墟,地上还有各式各样的涂鸦,这可不是森林。Frisk回头望去,在遥远的天际线边,隐约可以看到森林的影子,他们踩着的已经不再是草地,而是硬邦邦的水泥,在他们的左侧,有一幢高高的围墙。很奇怪,Frisk确定了,这是城市之中,但是这周围,除了眼前的废墟,周围居然看不到其他建筑,面前的围墙吸引了Frisk的注意,而Sans只是安静地看着Frisk,面上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Frisk轻轻走到围墙边,四处看看,在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缝隙,好像是老鼠钻的,也可能是其他怪物干的。透过缝隙,一条街道就在这个围墙之后,而那些建筑却建立在离这个围墙的50米外,仿佛在害怕些什么。Frisk抬起头,走向了Sans。

       “Sans,我们不是去找Ailza吗?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嗯?你不知道吗?啊对了,我确实还没跟你说,你要找的Ailza的房子,就是你面前的东西,如果你要问Ailza去了哪里,那还真是抱歉的告诉你,Ailza就是几周前第一个失踪的怪物呢,好像失踪的原因还很奇怪,heh。这么一说,你之前没舍得告诉我的线索是不是都断了?那还真是可惜呢。”Sans说着摊了摊手,但他都说对了,从房子里得知的事情如果没有Ailza,最后都是无。但是Frisk还是强装开心,自认为没有流露出一点伤心的感情。

        “但是这栋房子那些守卫还没搜过呢,天知道这群家伙是怎么想的,明明有一桩案子,却不去案发现场,heh,但是我们说不定可以搜到些东西,就在这破房子里。”

        Frisk点了点头。

       “Heh,之前是丧失希望了吗?所以我肯定要说些话“骨”励一下你不是吗?”这个黄衣骷髅说着走进了房子之中,Frisk跟在他的后面。

        金色的光穿过屋稍的缝隙,斑斑点点的撒在废墟的石头地面上,这个房子中的装潢已经难以辨认,明明才失踪几个星期,却如同好几个月无人居住了一般,这个房子里面,也布满的奇怪的涂鸦,真是诡异,从外面看起来小巧的房子在里面却十分的大,有一些地方还积了灰,Sans便戏谑地向身为人类的Frisk身上吹,让Frisk呛到,咳嗽,那几次捉弄露出的笑容,仿佛与刚开始的笑容有着些许的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差别在哪儿。但几次戏弄后,他也没在玩这个幼稚的捉弄游戏了,而是同Frisk一样专心搜寻东西。

       石地板上的阳光刺眼了起来,太阳,Frisk很久没有见过的太阳,此时已经挂在了一人一怪的头顶上,但两人依旧一无所获,这个房子内所有的文字现在已经很难辨别。两个家伙一左一右坐在了台阶上,Frisk叹了口气,Sans只是坐在台阶上,好像在想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对了,heh,什么都没找到呢,真是讽刺。”Sans摊了摊手,但是Frisk这次没有感到讨厌,毕竟她看到了这个骷髅帮了她一次,其实也不是,一直都是Frisk在帮他,而他只不过是在做他本来该做的事情而已。Sans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杯奶茶,自己喝起来。即使Sans是一个骷髅,但也没见奶茶从地上流出来,Frisk对这个奇怪的现象感到好奇。

       “为什么你是个骷髅,却要喝奶茶?还有……”

        …… 

        这是个快乐的中午,两个家伙忘记了烦恼,Frisk放下了自己的压力,Sans好像也忘记了自己那时该做的事。

        Frisk独自一人在台阶上起来,又是这样,她感到十分生气,她本来以为,这个中午,她可以和Sans成为朋友,但现在看来依然不是,她又躺下,抬头看向天花板,涂鸦,只有涂鸦,还有一个奇怪的凹槽。这些奇怪的图案让Frisk十分烦心,她也没去多想这个凹槽的事情。

      “Hey,kiddo,你醒了呢,我可不会就那样让你趴在我的腿骨上趴一个下午!谁知道你喝着我的奶茶,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真是可笑,你可不像“累到骨头里”的样子呢。”Sans抱着本书从门外走了进来,“这是从你头上那个天花板上找到的,拿去看看。”说罢他就将手中的书扔给了Frisk。

      “你自己不看吗?”

      “算了,打开第一面我就懒了,这可不像一个正常怪物能写出来的东西。”Sans摊了摊手。       Frisk轻轻打开了书页,第一面就是奇怪的字符,乱七八糟的摆在书页中,但依然有几句话可以认出。


     “他们都是傻子,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理。我会仁慈他们,他们不值得我生气。”

     “对不起Gauss,我要先去找【污渍】了,我知道你会跟来的。”

     “只有“新生”才能拯救世界。”


       这就像一个疯狂教徒才能说出的话,怪不得那些怪物要建立围墙,但是只不过是一个怪物,用的着这么夸张吗?Frisk感到毛骨悚然,这个怪物社会也许并不比地下和谐,即使地下相比这繁华都市来说,没有那么先进,但是起码不会有人被排挤,每个人都吃着相同的苦,每个人类都是平等的。

       翻过几面,里面的字符都难以辨别了。

       又翻过几面,一排排公正的字迹出现在书页中。


书中写到:

       “怪物灵魂是没有人类灵魂强大的,这是教主说的,但是怪物可以直接使用的魔法力量要比人类大得多,这就是怪物的优势,怪物也有隐藏的力量,这些力量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唤醒,这种力量会是我们通向成功的有力武器;但是人类中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灵魂,是特殊的,强大的,伟大的。这个灵魂叫做决心,它可以带来生命,也可以毁灭一切,这全看拥有这个灵魂的人类的决定,这也是教主所追求的,这个灵魂是我们计划的核心,教主会有办法保护碎裂的决心的!一定会!我会为了它而付出一切,只希望一切“新生”,我们会以仁慈对待每一个新生者!“

      

        多么疯狂,这工整的字迹会变成前面那般,张牙舞爪的模样。翻开下一面,这是一个奇怪的图案,一个工整的图案,Frisk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旁的Sans在看到这个符号后,却发生了剧烈的反应,这个符号好像跟怪物有着共鸣,散发着奇怪的蓝光。Sans的衣服在从金色逐渐变成诡异的紫蓝色,头上也开始碎裂开来,奇怪的魔法从Sans身上逸散开来,他踉跄地支起身子,使用魔法离开了那栋房子。这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Frisk没法思考其他事情,但在最后一刻,她抓住了Sans一角紫黑色的衣领。

       那本带有奇怪图案的书依然留在原地,图案奇怪的蓝色已经消失,一阵风吹过,将后面几面吹翻开来,一个奇怪的,带着洞的绿色手套被粘在书页上……                                                                                           ——to be continued

谷上森樱

嗯……大概是回忆和崩溃的表现形式练习(?)

我严重怀疑lof也限我流了

嗯……大概是回忆和崩溃的表现形式练习(?)

我严重怀疑lof也限我流了

伊伦

Kyle——过去

Kyle一直这样吗?

他一直表现的像个机器吗?

不,很久以前他也曾经微笑过。


那是令人回味的一天。

尚且年轻的Kyle见到了那个人类,破损的衣衫,惊恐的双眸,不断战栗的双腿,交叠紧握的双手,以及精致面容上的恐慌,这些都倒映在Kyle白色的瞳孔中,他第一次觉得他的世界增添了一抹色彩。

于是年轻的皇家卫队队长走上前,像那个人类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没想到人类扑腾着后退,看起来惧怕他。Kyle笑了,不是那种疯狂的笑容,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微笑。

于是他对人类说到:“过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人类迟疑了一下,搭上他的手,站了起来:“谢谢你,先生,你人真好!”她用轻柔的声音说到,。

Kyle...

Kyle一直这样吗?

他一直表现的像个机器吗?

不,很久以前他也曾经微笑过。


那是令人回味的一天。

尚且年轻的Kyle见到了那个人类,破损的衣衫,惊恐的双眸,不断战栗的双腿,交叠紧握的双手,以及精致面容上的恐慌,这些都倒映在Kyle白色的瞳孔中,他第一次觉得他的世界增添了一抹色彩。

于是年轻的皇家卫队队长走上前,像那个人类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没想到人类扑腾着后退,看起来惧怕他。Kyle笑了,不是那种疯狂的笑容,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微笑。

于是他对人类说到:“过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人类迟疑了一下,搭上他的手,站了起来:“谢谢你,先生,你人真好!”她用轻柔的声音说到,。

Kyle又笑了,他轻拍人类的头,说到:“我不是人类,我是骷髅。”

人类自知叫错了,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Kyle拉起她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将她带去了自己家。

他翻出自己兄弟小时候的袍子,寻思着人类应该可以穿上,又准备了一点吃的,然后坐在床边等着人类醒来。

兴许人类是真的累了,她过了好久才幽幽转醒。

而后她看到了Kyle为她准备的一切,她非常的感激。在人类吃饭的时候,Kyle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盯着人类,问道:“你……想不想回家?我知道一条捷径。”人类闻言,愣了一愣,然后疯狂点头。

“那就快吃,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狼吞虎咽的声音。

——————————————————————

“人类,就是这里了,待会穿过大厅的时候如果遇到公主殿下,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Kyle语气紧张,这不由得让人类也紧张起来了。

很奇怪,Hellen已经在大厅中央那把高脚椅上等着他们了,她的表情在瞧见人类时变得更为不悦。

“公主殿下。”Kyle跪下行礼,人类也连忙跪下。

Hellen冷笑了两声,眯着眼睛仔细卡了看人类,和之前来过的那个长的一模一样。好讨厌啊,她怎么又回来了?Hellen是想到。

“Kyle,退下。”她决定与人类单独交流一下。

Hellen看到人类的脸上显出一丝慌乱,惊恐的眼睛紧盯Hellen,事情为什么向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

如果Hellen再这样偏离轨道的话,人类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杀掉Kyle了,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和Hellen抗衡。而且,她还有一张最重要的底牌——重置。只要重置过后,所有人都会忘记一切,除了自己。

Kyle犹豫了,但他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Hellen单刀直入:“来吧,告诉我你为什么又回来了?”人类听到这句话,心里的猜想得到证实——Hellen确实知道时间线。她也不想再编造谎话了,回答道:“因为我想,你们这个世界不就是供我取乐的吗?”

Hellen的眼睛闪了闪,她的眼底红光流转,人类见状不妙,选择了呼救,Kyle立即回来了。

在Kyle看来,人类怎么都是被欺负的一方,所以他理所应当的保护了人类,却不曾想到……

*刀子划动的声音

*HP  0/1365

*你的LOVE增加了!

Kyle不可置信的看了人类最后一眼,然后渐渐变成碎片,但他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他变成了一个飘在空中的灵魂,无法干预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红光乍起,人类转眼间被红色的刀子包围。

“你是不是觉得恶人经过改造,就会立地成佛了?”

人类不做回答,她握紧了手中的刀

“我觉得你在说不。”Hellen自问自答。

“好吧,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刀子迅速移动,每一把都冲着人类的灵魂而去,人类堪堪挡下几把,剩下的大多都对她造成了严重伤害,于是她的手下显示了重置键,底牌暴露无遗,这也正中Hellen的下怀。

人类准备按下时,Hellen瞬移到红色风暴的中央,两只手分别握住人类的手腕,猛地施力,刀子脱手,人类痛苦不堪的倒在地上,还想要按下重置。Hellen又踢了人类一脚,然后踩着她,恶狠狠的说到:“你别想回来了!”

说罢,亲手结果了人类。

Hellen看着地上的血,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响指,重置键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上,她望着Kyle的衣服说到:“我想你应该学到了点东西。”

一道光在Kyle眼前闪过。

——————————————————————

Kyle再次回到了他巡逻的领地,刚才的一切历历在目,他连忙到人类坠落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都记得?”冷淡的女声响起,Kyle惊讶之中都忘记行礼了,Hellen摆摆手,看似无所谓的说到:“如果记得,那就摒弃多余的情感吧,都没必要了。”她顿了顿“记住,人类现在敢对你下手,下次你的兄弟也会遭殃,我们整个王国都会遭殃,所以我的队长呐,摒弃你的情感吧。”Hellen说完就走了留下Kyle一骨在那里思考。

半晌后,Kyle对着Hellen离去的方向回答到:“是,公主殿下。”

——————————————————————

所以,Kyle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




@群星蝶舞【小咩】 昂……来看看?Kyle的过去

丁子银
报个进度(别问名字,问他就叫李...

报个进度(别问名字,问他就叫李翠花)

报个进度(别问名字,问他就叫李翠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