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伤害

4668浏览    507参与
媛动力

👊👊👊

       今年出现了很多性别暴力案件(往年也有),可以说在唐山时间后频出,这大概是有毒的男子气概的一种蔓延、释放和模仿,究其根本是对女性的歧视,认为女性不过是男性的附庸,可随意打骂。对于这些以性骚扰、性侵害、性暴力为“傲”的👨,除了加强刑法,比如化学或物理阉割,以及最基本的带电子脚镣(虽然很可惜没有),死刑也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不过我们也都知道死刑大概是很难判的,所以希望化学或物理阉割以及电子脚镣可以纳入惩罚措施中。


  女孩子们,永远别陷入受害者有罪论,面对这些危险的时候,跑不走的话,就直接用脚踢用手撕(用任何方......

       今年出现了很多性别暴力案件(往年也有),可以说在唐山时间后频出,这大概是有毒的男子气概的一种蔓延、释放和模仿,究其根本是对女性的歧视,认为女性不过是男性的附庸,可随意打骂。对于这些以性骚扰、性侵害、性暴力为“傲”的👨,除了加强刑法,比如化学或物理阉割,以及最基本的带电子脚镣(虽然很可惜没有),死刑也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不过我们也都知道死刑大概是很难判的,所以希望化学或物理阉割以及电子脚镣可以纳入惩罚措施中。


  女孩子们,永远别陷入受害者有罪论,面对这些危险的时候,跑不走的话,就直接用脚踢用手撕(用任何方式只要命中)对方🐔 (我已经看到了好些因为被抓🐔 而重伤死亡的案例了)(我还看到一本专门讲如何最大程度重击🐔 的书),其次,锻炼起来,肌肉练起来,培养一下狠戾的性子。以上并不是责怪那些遭受性别暴力的女性没有做到这些,而是我们不能等待别人来保护我们,我们要自己拥有力量将施暴者痛击!

阿忍和真姐的狗

  有大佬知道一命贝多核爆怎么打吗?

  希望有大佬指出我的问题并帮我的贝多调整一下(˃ ⌑ ˂ഃ )

  有大佬知道一命贝多核爆怎么打吗?

  希望有大佬指出我的问题并帮我的贝多调整一下(˃ ⌑ ˂ഃ )

科学时光
世界上10种最危险的虫子 下集
世界上10种最危险的虫子 下集
科学时光
世界上10种最危险的虫子 中集
世界上10种最危险的虫子 中集
不二

点点爱

  我会喜欢,但不会爱

  不然,我不会在

  他问我喜欢谁,

  摇头吐出没有

  他不放弃,念出名字

  从教室靠窗的一列,

  开起小小火车

  一个一个开过

  碾过愈快心跳

  每次停靠摇头

  偷瞟那双眼眸

  星光愈熠闪烁

  直到

  他念出他的名字

  到站了

  怦怦,怦怦

  不要,发烫

  按捺,不了

  依赖惯性

  摇头躲避

  星眸

  顿时黯淡

  双双回避

  装作

  无事发生

  风平浪静

  

  我不会爱,只会伤害

  不然,我不会在

  他叫我亲昵,拒绝答应

  不许再叫,再叫不理

  明...

  我会喜欢,但不会爱

  不然,我不会在

  他问我喜欢谁,

  摇头吐出没有

  他不放弃,念出名字

  从教室靠窗的一列,

  开起小小火车

  一个一个开过

  碾过愈快心跳

  每次停靠摇头

  偷瞟那双眼眸

  星光愈熠闪烁

  直到

  他念出他的名字

  到站了

  怦怦,怦怦

  不要,发烫

  按捺,不了

  依赖惯性

  摇头躲避

  星眸

  顿时黯淡

  双双回避

  装作

  无事发生

  风平浪静

  

  我不会爱,只会伤害

  不然,我不会在

  他叫我亲昵,拒绝答应

  不许再叫,再叫不理

  明明收藏着一排排

  送的包装纸,小玩具

  不会在

  他挨我坐下,全身僵硬

  下意识逃躲,悄悄藏匿

  等脑袋回神,心跳冷静

  他保持距离,不可接近

  我已成刺猬,远远尖硬

  

  你,就那么从天而降了

  靠本能,选中我

  从不图谋,无需回应

  纵我威胁反击,轻亲一笑宠溺

  爱,赤裸裸,原生生

  心,冒火星,生火花

  温暖包裹,热烈生长

  跳跃飞舞,耀眼滚烫

  

  你奔向我,带着整个世界

  我只要你,就是整个世界

  至此

  我爱世界,拼命去爱

  

  

舟の辰星-高三冲刺寒假停更中

【翼喜胜微甜】你到底要谁

球胜狼冷冰的目光看着小羊。

他知道小羊今天早上出去打篮球,但他没想到在街头篮球场看到他的时候,居然看到他和被虎翼搀着,接过了虎翼递过的水,和他...贴得很近。

[喜羊羊]...我...我可以...

[球胜狼]...解释?解释你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反而去找他打篮球?

[喜羊羊]...不是我找他...

[球胜狼]够了!

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手机聊天聊的什么吗?

小羊只觉得委屈得想哭,稍稍抬头看球胜狼。殊不知白狼见小羊似乎还敢反抗,抬起手来就掐住了小羊的脖子。

而虎翼还在周围的商店帮小羊选他喜欢吃的蛋糕,离二人,倒是挺远。

[喜羊羊]...你松开我...我...没有...咳.........

球胜狼冷冰的目光看着小羊。

他知道小羊今天早上出去打篮球,但他没想到在街头篮球场看到他的时候,居然看到他和被虎翼搀着,接过了虎翼递过的水,和他...贴得很近。

[喜羊羊]...我...我可以...

[球胜狼]...解释?解释你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反而去找他打篮球?

[喜羊羊]...不是我找他...

[球胜狼]够了!

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手机聊天聊的什么吗?

小羊只觉得委屈得想哭,稍稍抬头看球胜狼。殊不知白狼见小羊似乎还敢反抗,抬起手来就掐住了小羊的脖子。

而虎翼还在周围的商店帮小羊选他喜欢吃的蛋糕,离二人,倒是挺远。

[喜羊羊]...你松开我...我...没有...咳...

小羊疲惫的小手揪着球胜狼的手腕。

还不解气,却把小羊放了下来,看着小羊一下子跪趴在他面前,好不容易才撑着重新站起了身。

谁料刚起身——

早就捏紧的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了小羊脆弱的腹部。

几滴鲜红的甜酒溅落在球胜狼皎白的毛发上,小羊一瞬间只觉得剧痛攻心,焠烧着他的五脏六腑,狠狠一拳活将白狼无边的怒火化作剧烈炽热的温度,锤进了小羊的血液里。

[喜羊羊]...呜...

两眼一白。

噗。

他被架在球胜狼有力的手臂上,微弱的呼吸微微鼓动着球胜狼的毛发,泪终于噤不住,从合上的眼角被挤了出来。

啪嗒。

一块绿色的蛋糕落了地。

只在球胜狼用大拇指给小羊抹去了眼角的泪后,怒火中烧的虎翼越看球胜狼手臂上留下的小羊的鲜血,越发,身子抖得厉害。

球胜狼冷冷看着眼前的虎翼,虎翼嘴边有话,但几乎都化作了拳头上的气力。

怒吼一声,不论三七二十一,虎翼扑上球胜狼,扑开球胜狼便是一阵撕打。

没有了支撑的小羊侧身着地,仰躺着,面朝天空。

虎翼只是愤怒,不可遏制的愤怒,脸上,胸口,腹部,给了球胜狼那样的重创。

球胜狼一开始只是觉得理亏,自不还击。

[虎翼]...怎么了,嗯?球胜狼?刚才你这家伙欺负喜羊羊的那股力气呢?给我使出来啊?!

大话话音还没落,狼爪已经死死掐在虎翼肩膀上,随即摁到脖子。

重新站起身来的他们,一个愤怒,一个冰冷。

再次撕打了起来。只可惜,球胜狼的耐力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无论是耐力,或者力量,就是此时变得凶残野蛮的虎翼都不得不处在了下风。

[虎翼]...你为什么...这么对他!

一拳再朝着球胜狼的脸打去,却被球胜狼稳稳接住。

[球胜狼]...你给我听好了,他只能是我的,他不是...(缓缓掰开拳头)你的...敢打他的主意的话...

[虎翼]就怎么样?!!

凶狠的拳头几乎不给球胜狼留一块的空间。

血凝结着,汗沫飞动着,在残阳的照射下金光亮眼。

残阳如血...

撕打得,也怕满身是伤。

至少球胜狼是这样了。

虎只是最终累倒了。

昏过去之前,一只虎爪伸向小羊,死死抓住了小羊的左手大臂。

[虎翼]...不允许...你...欺负...

喘着粗气,球胜狼似乎也感觉迈开步子似乎都是难事。

没走一步,他也累倒了下来,扑在小羊右肩上,身上被虎翼抓伤的几道伤口,还火辣辣地疼着。

小羊可怜的眼神,球胜狼再想起来,此刻却像刀子一般,割着他的心,割出血来。

他到底干了什么...

害怕小羊记恨他。

想把小羊拽离虎翼的控制,奈何自己连搬小羊的力气都不剩,使着劲,不知不觉中,脑袋一晕,也趴了下去,趴在小羊右边肩上。

白狼把小羊右手屈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口前,抱得紧,生怕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

要我,还是要他?

这对于不久才醒过来的喜羊羊来说,感受着一狼一虎散不尽的炽热温度,苦笑的神情上,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有着左右两难的怅惘。

蛋糕还躺在那儿,躺在旁边的地上。

就连风,似乎都不敢碰它一碰。

喜羊羊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自己似乎也起不来。

汗还没干,喜羊羊也是,一狼一虎也是。

他们...

泪滑了下来,红了小羊的眼眶,湿了小羊苦涩的笑。

你到底要谁...

决定权在你。

媛动力

性侵者只完成了侵害的一半,另一半是社会完成的。

但她勇敢面对非议,反抗不公平,改变了法律,甚至在联合国通过了她组织编写的《关于性暴力幸存者诉诸司法的国际合作》的决议。这一切,她用了数年,她的坚韧和勇气令我折服。


今天是消除对女性性别暴力日。我想说:女孩们,永远不要等待别人的保护,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往往只能相信自己,我们要做的就是掌握力量,给垃圾以痛击。要记住,畜牲不打到它疼,它是不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


“从地区差异来看,虽然杀害妇女罪行是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普遍关心的问题,但报告显示,从绝对数字来看,2021年,在私人空间发生与性别有关的谋杀案件在亚洲最多,而非洲的妇女和女童被...

性侵者只完成了侵害的一半,另一半是社会完成的。

但她勇敢面对非议,反抗不公平,改变了法律,甚至在联合国通过了她组织编写的《关于性暴力幸存者诉诸司法的国际合作》的决议。这一切,她用了数年,她的坚韧和勇气令我折服。


今天是消除对女性性别暴力日。我想说:女孩们,永远不要等待别人的保护,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往往只能相信自己,我们要做的就是掌握力量,给垃圾以痛击。要记住,畜牲不打到它疼,它是不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


“从地区差异来看,虽然杀害妇女罪行是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普遍关心的问题,但报告显示,从绝对数字来看,2021年,在私人空间发生与性别有关的谋杀案件在亚洲最多,而非洲的妇女和女童被亲密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杀害的比例最高。—联合国妇女署最新报告”

田思云

噩梦结束了 欢迎来到安全温暖的世界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之后 我终于决定远离我妈妈的负面影响了

  我活着 不是为了她 而是为了培养我长大的国家

  我努力 不是为了让她满意 而是为了让我自己满意 为了给社会作出贡献

  我不要枯萎 我不要自杀 因为国家培养我这个人才不容易,我不能为了不值得的人损害自己的生命。

  我以后会远离我妈妈的消极的那一面。一旦她变成那种正能量吸血鬼的状态,我就糊弄她,敷衍她。我再也不要受到她的人性阴暗面的负面影响,我再也不要继续重复被一次次她伤害又一次次原谅她的恶性循环了。

  我不要孝顺那样的她。因为那样......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之后 我终于决定远离我妈妈的负面影响了

  我活着 不是为了她 而是为了培养我长大的国家

  我努力 不是为了让她满意 而是为了让我自己满意 为了给社会作出贡献

  我不要枯萎 我不要自杀 因为国家培养我这个人才不容易,我不能为了不值得的人损害自己的生命。

  我以后会远离我妈妈的消极的那一面。一旦她变成那种正能量吸血鬼的状态,我就糊弄她,敷衍她。我再也不要受到她的人性阴暗面的负面影响,我再也不要继续重复被一次次她伤害又一次次原谅她的恶性循环了。

  我不要孝顺那样的她。因为那样的她不配得到孝顺和爱。 

媛动力

视频中,安妮海瑟薇说,自动将家务护理视为“女性的事儿”是一种偏见,在疫情期间,女性额外付出了5120亿小时的无偿家务时间,即使是在疫情前,女性也要花比男性多出三倍的无偿家务时间。

视频中,安妮海瑟薇说,自动将家务护理视为“女性的事儿”是一种偏见,在疫情期间,女性额外付出了5120亿小时的无偿家务时间,即使是在疫情前,女性也要花比男性多出三倍的无偿家务时间。

快手常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图片]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围墙里面,有一位少女正在荡秋千,墙外的行人都可听见。

      少女发出动听的笑声,慢慢地,围墙里边的笑声就听不见了,仿佛多情的自己被无情的少女所伤害。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围墙里面,有一位少女正在荡秋千,墙外的行人都可听见。

      少女发出动听的笑声,慢慢地,围墙里边的笑声就听不见了,仿佛多情的自己被无情的少女所伤害。


媛动力

🍀 了解霸凌者与受害者的心理动机。

🍀 帮助受害者时,不但要发挥同理心,还要解释建议的缘由。

🍀 尊重受害者的决策权,和她们一起克服困难。


🍀 了解霸凌者与受害者的心理动机。

🍀 帮助受害者时,不但要发挥同理心,还要解释建议的缘由。

🍀 尊重受害者的决策权,和她们一起克服困难。





锺卿

一只像草一样的羊

彩蛋是解析


我是一只像草一样的羊,同伴总是想咬伤我,在鲜血淋漓后责怪。

“谁让你长得那么像株草?”

我哭泣着捡起地上的血肉,同伴说羊天生就是吃草的。

那吃羊的羊,

那像草的羊。

谁才是异类?


我躺在窗台上,看见月亮升在空中,静谧的黑笼罩着世界。

我裸露着伤口,

又用胶水黏上皮毛。

像火焰一样灼烧着。

害怕明天更深层次的弑咬。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的离开关闭的房间,

看见妈妈落着泪:“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像一株草?”

那相似的背影插着腰:“还不是你教的!”

背影似乎也在泛着别人的血。

我离开了家,离开了草原。


我记得昨晚...

彩蛋是解析






我是一只像草一样的羊,同伴总是想咬伤我,在鲜血淋漓后责怪。

“谁让你长得那么像株草?”

我哭泣着捡起地上的血肉,同伴说羊天生就是吃草的。

那吃羊的羊,

那像草的羊。

谁才是异类?



我躺在窗台上,看见月亮升在空中,静谧的黑笼罩着世界。

我裸露着伤口,

又用胶水黏上皮毛。

像火焰一样灼烧着。

害怕明天更深层次的弑咬。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的离开关闭的房间,

看见妈妈落着泪:“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像一株草?”

那相似的背影插着腰:“还不是你教的!”

背影似乎也在泛着别人的血。

我离开了家,离开了草原。




我记得昨晚看见一枚温柔的月亮。

我却只找到一颗星星。

算了,至少不用害怕像一株草。



站在星星身旁,星星却说:“我也害怕月亮的靠近。”

星星说:

“月亮会用我的星光去爱整个草原。”

“他会爱这个世界,用我的光。”




星星和羊坐在草地上。

羊儿变成了一株真正的小草。




天亮了,星星最终回到月亮身旁。

羊群又来吃草了。

他们说怎么没见到那只像草一样的羊?

草地上有另一株草说:过一会儿,他们就会忘了那只羊。



一片一片的草地,

一只一只离群的羊。

羊儿离不开草地。

星星也无法远离月亮。






当有一天,我死亡,世界会不会为我哭泣?

我想说的话:

写的时候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给朋友看了,我觉得她形容的很好——孤独。

每一个所谓的异类是孤独的,每一个受害者都是孤独的。

伤害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孤独。

人性可能就是这样吧,我们为了陌生人最多也就付出几天的关注。

我也不能说我现在还在关注之前的案子。

“大脑容量很有限,我们只能关注到最近的事情。”

从我的视角来看,我其实觉得为什么说伤害这件事情很孤独,是让我觉得感觉就是施暴者,受害人和旁观者看似是三个阵营,但每个人想的没有别人知道。倒不是说会施暴者洗白,但真的就是有些时候莫名其妙每个人都是一种孤独心态,然后导致的这样一个群体事件。

人们关心和看到的是大数据推送上来的,大数据只会推送对自己浏览量有帮助的东西,而有帮助的东西就是那些关注点比较拔高的东西。

我就发现了伤害这件事情真的好无助啊。

所以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那些同情的人也感觉很无可奈何,想帮助却没办法帮助的无助。


媛动力

强奸拐卖家暴,终身电子镣铐都没有吗?

还记得今年妇保法征集意见的时候,我填的其中一条就是:给强奸犯终身带上电子脚镣,化学阉割,最高死刑,拐卖妇女和家暴者同上。


咱就是说,知道现实里给这些畜牲判不了死刑,甚至判二十几年的都很少,更别提化学阉割了。但是,带个终身的电子镣铐不为过吧?这些人还给他们脸呢?还给尊严呢?


这强奸轻松判个几年,家暴最多几年,拐卖…

这归来还是条“好汉”呢!


刑罚不重点,畜牲就不知道疼。


还记得今年妇保法征集意见的时候,我填的其中一条就是:给强奸犯终身带上电子脚镣,化学阉割,最高死刑,拐卖妇女和家暴者同上。


咱就是说,知道现实里给这些畜牲判不了死刑,甚至判二十几年的都很少,更别提化学阉割了。但是,带个终身的电子镣铐不为过吧?这些人还给他们脸呢?还给尊严呢?


这强奸轻松判个几年,家暴最多几年,拐卖…

这归来还是条“好汉”呢!


刑罚不重点,畜牲就不知道疼。


媛动力

无论你的性别为何,你都可能不知如何面对过去那个“受伤的自我”。

  

你可能会责怪原生家庭,责怪厌女文化,责怪至今仍不愿主动了解女权主义的男性……

  

你可能会责怪女拳师的“恶语中伤”,责怪内卷文化把你变成一个”卑微“的小镇做题家、打工人……

  

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当我们陷入恐慌与脆弱的应激反应中时,就容易看不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我们拥抱女性愤怒,也拥抱部分男性的困惑。我们希望用人性的善意去触碰和看见:所有人在消除就业性别歧视的过程中必经的挣扎和求索。

  

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做对未来有好奇心的创造者。想象女权世界的日常,践行平等、尊重、沟通、勇气。

  ...

无论你的性别为何,你都可能不知如何面对过去那个“受伤的自我”。

  

你可能会责怪原生家庭,责怪厌女文化,责怪至今仍不愿主动了解女权主义的男性……

  

你可能会责怪女拳师的“恶语中伤”,责怪内卷文化把你变成一个”卑微“的小镇做题家、打工人……

  

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当我们陷入恐慌与脆弱的应激反应中时,就容易看不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我们拥抱女性愤怒,也拥抱部分男性的困惑。我们希望用人性的善意去触碰和看见:所有人在消除就业性别歧视的过程中必经的挣扎和求索。

  

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做对未来有好奇心的创造者。想象女权世界的日常,践行平等、尊重、沟通、勇气。

  

相信我们终将活在一个人人都能活出真实、自由、有爱的自我的新世界。

  

书摘来源|《停止你的内在战争》(黄仕明 @黄仕明心理 著)

  

P.S. 尤其欣赏书中《羞愧:给我一张被子,我要把自己蒙上》一节。帮助女性性侵受害者运用“成熟的自我”应对创伤的描述非常感人。作者很明显是一个超越了传统男性气质的人。他能抱持来访者的伤痛,给予深刻的同理心和无限尊重,让内心充满冲突的来访者(和读者)看见自我蜕变的潜能。





媛动力

每次性侵性骚扰案件发生后,常有人怀疑发声的受害者(多为女性)是机会主义者。

  

这类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是全球性的。

  

丽贝卡·特雷斯特在 《好不愤怒:女性愤怒的革命力量》一书中对这种质疑和羞辱作出了教科书般的有力反驳。

  

下一次遇到同样的情况,请大胆驳斥,为消除职场性暴力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每次性侵性骚扰案件发生后,常有人怀疑发声的受害者(多为女性)是机会主义者。

  

这类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是全球性的。

  

丽贝卡·特雷斯特在 《好不愤怒:女性愤怒的革命力量》一书中对这种质疑和羞辱作出了教科书般的有力反驳。

  

下一次遇到同样的情况,请大胆驳斥,为消除职场性暴力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沫小陌

第十五章 白月光

  害怕权佑泽会继续询问,洛沐立刻拉着权佑泽继续吃着早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权佑泽知道自己的病,他不想让权佑泽愧疚。

  反观权佑泽这边,他还是很在意洛沐当年在自己出车祸之后选择了抛弃自己,难道真的就像传言那样,洛沐是害怕自己成为他的拖油瓶?

  那些药洛沐解释是维生素跟调节睡眠的,权佑泽对比深信不疑,因为这段时间,洛沐只要一睡着就会显得很痛苦,所以他并没有怀疑什么。

  对于其他的事情,还是要等以后慢慢问,或者自己慢慢调查,父亲欺骗自己的事也需要解决。

  吃过早饭之后,权佑泽换好了西装,他的所有西装都只有一个款式,看起来又老又丑,曾经的权佑泽很喜欢年轻的款式,只是这些年洛沐不在身边,......

  害怕权佑泽会继续询问,洛沐立刻拉着权佑泽继续吃着早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权佑泽知道自己的病,他不想让权佑泽愧疚。

  反观权佑泽这边,他还是很在意洛沐当年在自己出车祸之后选择了抛弃自己,难道真的就像传言那样,洛沐是害怕自己成为他的拖油瓶?

  那些药洛沐解释是维生素跟调节睡眠的,权佑泽对比深信不疑,因为这段时间,洛沐只要一睡着就会显得很痛苦,所以他并没有怀疑什么。

  对于其他的事情,还是要等以后慢慢问,或者自己慢慢调查,父亲欺骗自己的事也需要解决。

  吃过早饭之后,权佑泽换好了西装,他的所有西装都只有一个款式,看起来又老又丑,曾经的权佑泽很喜欢年轻的款式,只是这些年洛沐不在身边,他也变得不爱打扮自己,又或者可以说没有了那个欣赏的人。

  看着权佑泽的衣服,洛沐皱着眉头说道:“你的衣服都好丑啊?怎么这么老气?”

  权佑泽尴尬的看了看已经中的自己,总不能跟洛沐说他离开之后,自己就懒得打扮吧?

  “秘书买的...为了方便就都买了这一种款式...”

  西装是灰色的,还带有竖条纹,五六十岁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样子,权佑泽却把锅都甩给了秘书。

  也不知道是不是二人临时标记的缘故,权佑泽不像之前那样绝情,洛沐也感觉看到了当初的影子。

  他突然跳到权佑泽身上,搂着权佑泽的脖子在他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随后跳下来低着头,摆弄着手指害羞的不得了。

  介于权佑泽心里还有心结,他并没有在对洛沐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只是抬起手,捏了一下洛沐的脸颊,额头贴着洛沐的额头说道:“我去公司了,晚上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温柔的语气差点让洛沐尖叫起来,努力的这么久,总算是可以留在他身边了。

  洛沐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好的,我会做好饭等会回家...”

  权佑泽出门的时候还跟洛沐挥手告别,就像是结了婚的新人一样,老公出去赚钱,妻子负责顾家。

  上了车之后,简明看到权佑泽的表情发现跟往日不同,随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权总,怎么今天这么开心,您中奖啦?”

  权佑泽翻了个白眼说道:“别胡说八道,再胡说我扣你工资...”

  简明立刻闭上嘴,两根手指做出拉上拉链的动作,但是从倒车镜上看到,权佑泽的眼睛一直都盯着自家的房子。

  心中的白月光回来了就是不一样,连平常不苟言笑花心滥情的权佑泽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车子开到公司之后,权佑泽对简明说道:“没事你就去我家门口等着,我怕沐沐要出门不方便...等过几日我在带他去买车。”

  刚开始还觉得他们二人在一起挺好,可是现在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一把一把狗粮喂得自己不停的打嗝,权佑泽还是不打算放过自己。

  “好好好...我的权大总经理...我这就去您家门口侯着,等着皇后他老人家吩咐行了吧!”


沫小陌

第十五章 挺好看的

  张天行带着一群小弟,扔掉手中的烟头,看了看方麒跟赵婷婷,转身对身后的刘洋说道:“这个妞不是你一直追的那个么?”

  刘洋的眼睛早就已经开始喷火,特别是他看到赵婷婷跟方麒亲近的时候,自己追了赵婷婷这么久,赵婷婷都对他视而不见,如今却跟一个新来的小子在一起。

  方麒看到张天行也是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总感觉重生之后碰到张天行的次数特别多。

  赵婷婷一看到刘洋,脸上一点都不掩饰对他的厌恶,她拉着方麒的手说道:“到哪里都有讨厌的人,方麒我们走。”

  “不准走。”刘洋直接拉住赵婷婷的手腕,强行分开方麒跟赵婷婷,之后他就拉着赵婷婷去身后那片树林。

  方麒怕她有危险,刚想过去阻止......

  张天行带着一群小弟,扔掉手中的烟头,看了看方麒跟赵婷婷,转身对身后的刘洋说道:“这个妞不是你一直追的那个么?”

  刘洋的眼睛早就已经开始喷火,特别是他看到赵婷婷跟方麒亲近的时候,自己追了赵婷婷这么久,赵婷婷都对他视而不见,如今却跟一个新来的小子在一起。

  方麒看到张天行也是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总感觉重生之后碰到张天行的次数特别多。

  赵婷婷一看到刘洋,脸上一点都不掩饰对他的厌恶,她拉着方麒的手说道:“到哪里都有讨厌的人,方麒我们走。”

  “不准走。”刘洋直接拉住赵婷婷的手腕,强行分开方麒跟赵婷婷,之后他就拉着赵婷婷去身后那片树林。

  方麒怕她有危险,刚想过去阻止,张天行伸出手臂拦住了他,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说道:“刘洋喜欢这么长时间的妹子,居然会约你出来?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魅力啊?”

  说着,他还捏住方麒的脸左右看了看。

  方麒甩开张天行的手,生气的说道:“他要带婷婷去什么地方?”

  “婷婷?”张天行笑着说道:“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你可别忘了,上课的时候她还在指责你呢!”

  “那还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张天行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次是我让做的,可是下次就不一定了。”

  就在方麒跟张天行对峙的时候,树林那边传来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随后赵婷婷气冲冲的走到方麒身边,拉着方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之后,刘洋才捂着半边脸走出来,他虽然低着头,可是咬牙的声音大的让张天行他们听的一清二楚。

  张天行拿开刘洋的手,他的脸上有一个很明显的手指印,看样子力道不轻。

  “渍渍渍,这个女人下手还真是不留情面啊?”

  赵婷婷因为生气的缘故脚步走的很快,方麒也是强忍脚上的疼痛,一路跟在她身后。

  走出校门口时,赵婷婷生气的说道:“这个死刘洋,臭癞蛤蟆,天天缠着我真是烦死了。”

  方麒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他刚才把你拉走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看着方麒着急的样子,赵婷婷缓缓的说道:“我没事,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倒是你,张天行有没有对你动手?”

  方麒摇了摇头,笑着对赵婷婷说道:“我也没事,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赵婷婷看了看方麒的脚,笑着说道:“我不送你回家就不错了,就你这腿脚,就算送我回到家之后,我估计我还要在送你回去。”

  方麒刚才的挠了挠头说道:“呵呵,我这腿脚的确不方便。”

  “我打车回去,你也早点回去吧,省的一会儿他们出来在找你麻烦。”

  方麒点点头,看着赵婷婷上车之后,微笑着目送她离开。

  等到出租车开远了,方麒才转身往家的方向走。

  而方麒微笑的那一幕,刚好被出来的张天行看到,他站在校门口,脑子里全部都是方麒刚才的笑容,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他脑中:这个人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沫小陌

第十四章 谎话

  把自己做的早餐端到权佑泽面前,洛沐又漫不经心的说道:“没有死在医院,结果差点死在你早餐的手里...”

  听到洛沐这么说,权佑泽皱着眉头说道:“我做的早餐呢?把我做的早餐还给我,我自己吃!”

  洛沐吃惊的说道:“你还想着自己做的那个?那个吃了会死人的好吧!吃这个吧,反正我也做了两份...”

  从前也都是洛沐做饭权佑泽吃,时隔三年,权佑泽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跟洛沐面对面吃东西。

  “我看到你的那些药瓶了,是生病了么?”

  权佑泽吃着洛沐做的早餐,假装无意的问他那些药瓶的事,发现洛沐没有回话时,他抬起头再次看到洛沐惊恐的表情。

  放下手中的筷子,权佑泽走到洛沐旁边问道:“怎么......

  把自己做的早餐端到权佑泽面前,洛沐又漫不经心的说道:“没有死在医院,结果差点死在你早餐的手里...”

  听到洛沐这么说,权佑泽皱着眉头说道:“我做的早餐呢?把我做的早餐还给我,我自己吃!”

  洛沐吃惊的说道:“你还想着自己做的那个?那个吃了会死人的好吧!吃这个吧,反正我也做了两份...”

  从前也都是洛沐做饭权佑泽吃,时隔三年,权佑泽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跟洛沐面对面吃东西。

  “我看到你的那些药瓶了,是生病了么?”

  权佑泽吃着洛沐做的早餐,假装无意的问他那些药瓶的事,发现洛沐没有回话时,他抬起头再次看到洛沐惊恐的表情。

  放下手中的筷子,权佑泽走到洛沐旁边问道:“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身体不舒服么?”

  洛沐又搂住他自己的胳膊,假装镇定的说道:“没...没事,就是有一点冷...”

  洛沐昨天到了发热期,撑了一天没有用抑制剂,到了晚上自己才用信息素稳定住洛沐的情况,今天他身子虚弱感觉冷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去给你拿点衣服吧!”

  权佑泽刚要离开,洛沐直接站起身,从后面搂住权佑泽的腰,把头埋进他背上说道:“你抱抱我好不好,就像从前那样...”

  权佑泽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想要握住洛沐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来,现在洛沐已经清醒,如果不趁现在问明白当初的事情,只怕自己也调查不出来什么结果。

  “洛沐,你明明已经选择离开我,跟别的Alpha结婚,为什么现在还要回来缠着我?既然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你的腺体还是完好无损的?”

  权佑泽的本意只是想弄清楚这件事,如果洛沐当初离开自己真的有隐情,结婚的事情也有隐情,自己或许可以原谅他当初抛弃自己的举动。

  而身后的洛沐听到权佑泽的话,他松开手绕道他面前说道:“谁跟你说我结婚了?”

  没结婚?

  洛沐的话让权佑泽不敢相信,自己派出去那么多人都查不到洛沐的下落,若不是自己父亲出手帮忙,只怕他连洛沐的消息都没有。

  “你没结婚?这怎么可能呢?我父亲...”

  说到这,权佑泽愣住了,自己跟父亲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如果父亲不是没有接班人,他也不会这样栽培自己,结果自己竟然相信了父亲说的话而去怀疑洛沐。

  洛沐也没有说话,只是瞪着大眼睛等着权佑泽回神,但是他心里清楚,权佑泽肯定是因为自己离开,他认为自己抛弃他是因为找到了更好的人,所以这次见面他才对自己这样,其实他心里并不是真的讨厌自己。

  想到洛沐没有结婚,权佑泽脸上慢慢多出了笑容,他没有结婚,离开这么多年也是洁身自好,所以他的腺体才是完好的。

  “沐沐...”权佑泽紧紧把洛沐搂在怀里,就像找回一件丢失了许久的宝贝一般:“我以为你是外面有人了才抛弃我的,可是如果你不是因为别人,那当年为什么离开?还要那些药,你也没有给我解释清楚那些药都是治什么病的。”

  药的事情已经被发现,而且自己现在不说,权佑泽早晚也会怀疑。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治疗失眠的药,还有一些维生素而已。”


沫小陌

第十四章 道歉

  上课铃声响起,同学都陆陆续续回到教室,王南还是跪在教室门口,低着头不停地流泪。

  方麒站在王南旁边说道:“上课了,你一直跪在这里,是希望老师发现这件事么?”

  王南没有抬头,低声说道:“你不怪我么?”

  方麒笑了笑说道:“与其怪你,还不如把账算在那个人头上。”

  王南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麒,方麒说道:“不用这样看我,不过我劝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王南慢慢起身,跟在方麒身后走进了教室,班主任来了之后,放下课本清了清嗓子说道:“刚才英文老师跟我说了一些事情,不过我相信这是有人一时糊涂,在这里我也不深追究了。”

  赵婷婷刚要起身解释,方麒转身对她摇了摇头,让她......

  上课铃声响起,同学都陆陆续续回到教室,王南还是跪在教室门口,低着头不停地流泪。

  方麒站在王南旁边说道:“上课了,你一直跪在这里,是希望老师发现这件事么?”

  王南没有抬头,低声说道:“你不怪我么?”

  方麒笑了笑说道:“与其怪你,还不如把账算在那个人头上。”

  王南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麒,方麒说道:“不用这样看我,不过我劝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王南慢慢起身,跟在方麒身后走进了教室,班主任来了之后,放下课本清了清嗓子说道:“刚才英文老师跟我说了一些事情,不过我相信这是有人一时糊涂,在这里我也不深追究了。”

  赵婷婷刚要起身解释,方麒转身对她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在提起这件事,赵婷婷也只能作罢。

  “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下个星期开始,我们要有晚自习了,所以各位同学放学的时间要变成晚上十点半,回家之后都跟家长说一下这件事。”

  班主任宣布完这件事,整个班级里顿时出现鬼哭狼嚎的声音,都表示强烈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另外,对于逃课晚自习的同学,如果被抓到了,不光记大过一支,学校还要请各位的家长来这里坐坐,所以你们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开始上课。”

  一听到逃课的后果,同学们又是一片哭喊声,方麒但觉得无所谓。

  班主任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课,这时方麒身后突然扔过来一张小纸条,方麒回头看了看,只见赵婷婷不停地指着那张纸条,提醒他看一眼。

  方麒无奈,上一辈子从来就没人给他扔过纸条,而自己永远都是帮别人传递的,倒霉的时候还会被老师抓到,没想到这一世还会有人给他写纸条。

  打开纸条之后,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放学之后来学校操场,我有话要对你说。

  等方麒再次回头看向赵婷婷的时候,赵婷婷摆出拜托的手势,看着一个女孩子这样,方麒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对着她点了点头。

  赵婷婷长的很漂亮,而且学习也好,身材管理的也不错,亚洲人的肤色,让方麒记得最深刻的就是她的笑眼,像月牙一样好看。

  高高的鼻梁,嘴巴也是小小的,典型的樱桃小口,脸上有一点点肉,不过笑起来特别可爱,学校配发的女装校服都是不过膝盖的裙子,穿在她身上也显得很俏皮。

  放学之后,赵婷婷背着书包,飞快的跑出了教室,方麒腿脚不方便,不过他还是按照约定来到了操场,操场在教学楼后面,等方麒走到操场的时候,学校的学生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

  看到坐在台阶上的赵婷婷,方麒率先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赵婷婷低着头,犹豫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道:“刚才真是对不起,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冤枉了你,所以我找你过来,就是想跟你道歉,班上人太多,我也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方麒也有一点不好意思,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他都跟女孩子接触不多,只能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没关系的,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赵婷婷听到方麒的话,拉着方麒的手开心的说道:“你这是原谅我了么?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肯定会气死了。”

  方麒笑了笑说道:“我看起来很像是爱生气的人么?”

  赵婷婷噘着嘴,想了想说道:“谁让你说话都冷冰冰的,而且刚来第一天你就惹了全校最麻烦的人物,我们会误会也很正常啊!”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掌声,十多个人慢慢从旁边的树林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张天行。


沫小陌

第十三章 清晨

  权佑泽拿出洛沐行李箱里的小药瓶,上面没有任何标志,但是颜色却有很多种,折腾了一天的洛沐已经睡着,想要搞清楚心中所有的疑惑就只能第二天再问他。

  睡梦中的洛沐紧皱着眉头,手脚也不安分的乱动,就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一般,而权佑泽想起来,昨日见到洛沐,他睡着的时候也是像现在一样。

  他的眼角不断流出眼泪,就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而这一滴一滴连成线的泪水,就像是一把一把锋利的刀子,戳在权佑泽的心口。

  害怕洛沐半夜在有什么症状,权佑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拄着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洛沐从梦中醒来,昨天的事情他都记不太清了,可是看到陌生的房间把他吓了一跳,刚想着是不是哪个人趁着......

  权佑泽拿出洛沐行李箱里的小药瓶,上面没有任何标志,但是颜色却有很多种,折腾了一天的洛沐已经睡着,想要搞清楚心中所有的疑惑就只能第二天再问他。

  睡梦中的洛沐紧皱着眉头,手脚也不安分的乱动,就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一般,而权佑泽想起来,昨日见到洛沐,他睡着的时候也是像现在一样。

  他的眼角不断流出眼泪,就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而这一滴一滴连成线的泪水,就像是一把一把锋利的刀子,戳在权佑泽的心口。

  害怕洛沐半夜在有什么症状,权佑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拄着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洛沐从梦中醒来,昨天的事情他都记不太清了,可是看到陌生的房间把他吓了一跳,刚想着是不是哪个人趁着自己发热期的时候占了自己便宜,结果一转头就看到趴在旁边熟睡的权佑泽。

  洛沐伸出手,摸了摸权佑泽修长的眼睫毛,此时感觉有人碰自己的权佑泽皱了皱眉头,发现权佑泽要醒过来,洛沐立刻躺在了床上,背对着权佑泽。

  洛沐的动作让权佑泽彻底醒了过来,他摸了摸洛沐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便说道:“既然烧已经退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洛沐咬着自己的嘴唇,他把自己带回来也只是怕自己在他家门口有什么意外,怕他自己惹什么麻烦,根本就不是在乎自己。

  一想到权佑泽昨天无情赶自己走的那一幕,洛沐直接翻身下床,拎着自己的行李箱要往出走。

  权佑泽拉住洛沐的手腕问道:“你要去哪?”

  洛沐极力忍住想哭的冲动,对着权佑泽大吼道:“反正你也不在乎我,我去什么地方关你什么事?”

  权佑泽被洛沐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他松开洛沐的手腕说道:“先洗洗脸准备吃点东西吧,昨天一天你都没吃饭吧?”

  不提吃饭还好,一提起吃饭,洛沐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感觉到丢人的洛沐脸也一下子红了,他低着头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任由权佑泽拉着他去了洗漱间。

  洛沐在洗漱间洗漱的时候,权佑泽一个人来到了厨房,家里虽然什么设备都有,可是他却从来就没有下过厨房,冰箱里的食物也是简明昨天晚上买回来的。

  看着圆滚滚的鸡蛋,权佑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开了火热了油,权佑泽直接把整颗鸡蛋扔进了油锅里,他拿着锅铲站在距离油锅最远的位置,不停敲打没破壳的鸡蛋,一时之间蛋液跟蛋壳在锅里混在了一起,也没来得及关火,权佑泽又开始拿筷子挑碎掉的蛋壳。

  洛沐洗漱完出来之后,突然闻到很大的油烟味儿,在看权佑泽这边,他装作没事人一样把他首次下厨的作品煎鸡蛋端了出来。

  跟权佑泽在一起三年,洛沐深知权佑泽根本不会做饭,现在的他又从容的从厨房走出来,在一起三年,分开又三年,这个男人变化之大让洛沐完全不敢想象。

  “坐那吧!早饭我做好了...”

  洛沐坐在椅子上,看到鸡蛋的一瞬间才知道自己被骗了,权佑泽还是跟当初一样根本就不会做饭。

  鸡蛋糊了,上面还有肉眼可见的蛋壳,土司片还是好的,但是洛沐也不对吐司抱有什么希望。

  翻过面一看,果然就连吐司也是糊的,而且黑的就像碳一样。

  洛沐笑了笑,端着不能看也不能吃的早餐直接去了厨房,没有十分钟的时间,他就端着一份完美的早餐又走了出来。

  鸡蛋煎成了猫咪的形状,就连吐司也是金光酥脆的,西红柿西蓝花都焯过水,旁边还有番茄酱做装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