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伦勋

19559浏览    10参与
R

  又是想插花的一天

  又是想插花的一天

我可以单身,但我的CP必须结婚!

大勋脑洞大开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可能的看门方法,而邓伦呢,虽然认为不可能,但还是口嫌体正的按着大勋说的做,失败了以后,还问大勋“开心了?”


让我换个大脑想想,这不就是爱情吗?老攻宠媳妇的那种!

大勋脑洞大开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可能的看门方法,而邓伦呢,虽然认为不可能,但还是口嫌体正的按着大勋说的做,失败了以后,还问大勋“开心了?”


让我换个大脑想想,这不就是爱情吗?老攻宠媳妇的那种!

吴语字慎言

伦勋的短打

不知道有没有打对tag…我从来都没搞搞懂过山花和花灯tag…到底是两位老师随意,还是怎样…就像我经常在山花tag里面吃的cp都是花山…

        CP伦勋,邓伦x魏大勋,我知道他们很冷,但是我从密逃第一期就这么磕,虽然后来邓伦不太争气…本来想跳到勋伦坑,结果邓伦变成小哭包…我又回来产粮了…

  ooc是必须的,我太会ooc了…

  入坑太晚了,时间线是在密逃第12期完结后~研究所密室结束后我的激情产物。

  毫无逻辑,别问,问就是房卡就是有两张。

  本文又名《邓论超强臂力的正确使用方法》《手指好看...

不知道有没有打对tag…我从来都没搞搞懂过山花和花灯tag…到底是两位老师随意,还是怎样…就像我经常在山花tag里面吃的cp都是花山…

        CP伦勋,邓伦x魏大勋,我知道他们很冷,但是我从密逃第一期就这么磕,虽然后来邓伦不太争气…本来想跳到勋伦坑,结果邓伦变成小哭包…我又回来产粮了…

  ooc是必须的,我太会ooc了…

  入坑太晚了,时间线是在密逃第12期完结后~研究所密室结束后我的激情产物。

  毫无逻辑,别问,问就是房卡就是有两张。

  本文又名《邓论超强臂力的正确使用方法》《手指好看的人到底应该干什么?》《魏大勋和邓伦到底怕不怕黑?》《魏大勋喝多了如何撒酒疯》《哥哥的正确用法》

  那么,开始?

我被屏蔽了…想看的各位可以走一个微博同名,搞了个镜像…

还是全文走链接比较好…


aHR0cHM6Ly9zaGltby5pbS9kb2NzL1JoZ0ozZ3RDdENqRFhZUDgvIA==

柠檬味的芝士蛋糕

求文

想知道有没有太太写山花灯或者山灯啊

山花和花灯磕多了,觉得灯老师和山老师也好配👬
[图片]
[图片]

想知道有没有太太写山花灯或者山灯啊

山花和花灯磕多了,觉得灯老师和山老师也好配👬

三山下_

【all勋】他们

※小魏这一生所有的男人


[朦胧]


我对恋爱的认识远比我所能理解这个词的时候要早。那时的我几乎不懂心跳加速代表着什么样的感情。


我初中的语文老师是个南方男人,他和周围人比起来是瘦小甚至羸弱的。同组的女老师时常调侃他像纸片做的人,怕他在冷风呼啸严冬里一个不小心就被刮跑了。


我们那个身材弱小,长相精致的语文老师连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他的课堂,一旦有人在下面哄笑,他就会变得不知所措,耳根子都跟着红起来。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温和的,温和到让人感觉这个人貌似很胆小。


从他口中说出过的最严厉的惩罚就是“你把这篇课文抄两遍,明天交给我。”我差不多就是那个被他罚抄最多的倒霉蛋...

※小魏这一生所有的男人




[朦胧]


我对恋爱的认识远比我所能理解这个词的时候要早。那时的我几乎不懂心跳加速代表着什么样的感情。


我初中的语文老师是个南方男人,他和周围人比起来是瘦小甚至羸弱的。同组的女老师时常调侃他像纸片做的人,怕他在冷风呼啸严冬里一个不小心就被刮跑了。


我们那个身材弱小,长相精致的语文老师连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他的课堂,一旦有人在下面哄笑,他就会变得不知所措,耳根子都跟着红起来。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温和的,温和到让人感觉这个人貌似很胆小。


从他口中说出过的最严厉的惩罚就是“你把这篇课文抄两遍,明天交给我。”我差不多就是那个被他罚抄最多的倒霉蛋。可除此之外他拿我却也是再无计可施了。


默写的时候,他喜欢一圈圈在教室里踱步,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那几个后排的学生从来没合上过放在书桌里的教材。每当他从我身边经过,他身上独有的苦茶味就会飘进我的鼻息。像极了冬天里的冷杉,清冽,苦涩。


初三下学期,分别的悲伤开始在大家身上蔓延,情绪有着传染般的魔力。温柔年轻的何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学生们议论他,说我们班成绩不好,他不能接着带毕业班了,要去到初一教课。从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再没见过他。


初三最后一次模考结束,小何老师回来了。几个月不见他,他身材又清减了不少。下课后他特意把我叫了出去,那对当时的我犹如家常便饭。这三年我可是他办公室的常客了。


他把曾经没收过我那本水浒传还给了我。时间久远,我都忘了他具体对我说了什么。只知道是一些告别的话,和要我考上重点学校要好好学习的叮嘱。


我便知道这段路途护着我的人不能陪我走下一程了。那个会把我抄写的课文仔细看过一个个挑出错别字,会把会在运动会上带着全班同学喊我名字的人,会在闯了祸后从教导处把我领回来的人,要永远留在我人生里最明媚的时光里了。




[初恋]


每个人在青春期里都会有那么一点没有缘由又无法压制的叛逆感,我在高中时这种感受要更加强烈一点。但也只是在心里默默画一方天地来想想了。


和所有不美满的初恋一样。我们在彼此都不知道怎么爱别人的时候相遇,相互吸引。那个人是个骄傲的男孩,缺乏了点出众的实力,却不影响他身体里要溢出来的夺目的光彩。


后来,在喜欢这件事上,他也把他 扬扬洒洒,我行我素的个性发挥到了极致。高中那时候,我还挺有人样的,积极上进,成绩优异。反而他是老师眼里不入流的那类学生。


印象里,在学校他就从来没有好好穿过校服。上衣不是系在腰上,就是当斗篷披在肩上。在全体剃成板寸的男生堆里,就只有他剃了两边,把中间那撮梳的高高的,像人群中显眼的公鸡。


后来我做了风纪委员,他迟到的就越来越凶了。几乎每天都被我堵在门口记名,他却也从未针对过我,我已经记不得在某一个不普通的早上,他剃成跟我如出一辙的啊我平头,校服穿的板板正正,跟我说“你要是亲我一口,哥以后都罩着你。”


我们小心翼翼又隐秘的爱情应该就是这样开始的。可能这只是对我来说,当时的我是极其害怕我们的关系有那么一点的泄漏的。他却连走路都要大摇大摆的贴着我,把他拥有的一切昭告天下。


有一次他照样贴上来被我一脚踢远,他无厘头的说他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以后他一定要拥有一辆摩托车,把我放在后座,他就可以开的很快很快,好让坐不稳的我只能紧紧靠着他的后背。


年纪越小,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和倔强就会越大。我们都不肯向对方妥协,我的别扭总是被他寻了开心。他的那些不正经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可我确信当时的我把最不成熟和最真挚的感情都给了他。


我们分开很久很久以后他还谴责过我仿佛从来没有爱过他就像当初他认定我就是一块捂不热的硬石头。我只知道当我看穿他小小花招背后的温柔浪漫后,他早已从我的世界擦肩而过了。曾经那个追风少年的摩托车后座一定会载上能双手环抱他的人。



[热恋]

大二的时候,我被学生会抓了去迎新。那年九月的暑气还没过,天非常热。我们在遮阳伞下坐了一排整理新生的档案。一个很高的男生出现在我面前把阳光挡的严严实实。


那么高大的一个男孩,一开口就软软的叫我哥哥,向我打听信息工程系的新生报到处。我给他指了路,结果他转了半天又转了回来,说他迷了路,想等我忙完让我带他去找。


直到后来我们在另一座城市走散,我迷了路,他驾轻熟路的找到我。我才知道他是方向感那么好的一个人。偏偏那时的我犯耳根子软的毛病,很吃他这一套,我这个弟弟稍微一示弱,我就能被他拿捏住。


包括他眼里噙着泪,对我说,“哥哥,我想做你男朋友。”的时候。我的脑子都是空白的,只想揉揉他的脸蛋,把他的脑袋放在肩膀上哄哄。没办法,弟弟的小梨涡太好看了,我是最见不得他掉眼泪的。


我承认我起初是被他的套路打败了,但好在结果没有很坏。我是真的喜欢他,愿意把一腔热血倾注在一个人身上。人活着,总要不计后果那么一回。


我把他放在弟弟的位置上,忽略了他是个成年人,从始至终他也从未缺少过对我的回应,反而他的爱意那么炽热张扬。把我交付出去的真心烘托着温暖着。


快毕业时,我同他说我想去北京,去创业。他告诉我,他想出国读研。他问过我愿不愿意等他,我没有回答。在这条岔路口,我们都没能干预对方的决定,介入对方的世界,参与彼此的未来。




[安稳]


北漂的生活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好在还在我承受的范围之内。我托朋友帮忙,找到了住所,几经辗转找到了在一家报社做排版的工作。每天下班我都要从繁华涌动的人潮向外走,走到五环之外倒三趟地铁,徒步三公里的路程才能回到我租的郊外的那个小平房。


我住的地方有两间,我去时还有一个合租的室友,是个程序员,可能受他职业的影响,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刻板的理工男。长期码代码的工作程序让他似乎特别执着于对物体的排列。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按照他的习惯物放有序。我也乐得清闲,有人承包了这件差事。


相处久了,我们的关系也分外和谐,他会帮我修时亮时不亮的台灯,我会在他奋战到凌晨时给他端过去一碗热汤面。还有他送来的被他徒手劈开的大西瓜。那些日子里有我再也找不回的知足和岁月静好。


最难的一次是有一回我们组办的那个专题,一部分文案要重审,等主编敲定了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我们加班到很晚,我是最后离开的,走出地铁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天下起雨来,我疲惫的走不动。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一抬头,居然看到我的室友,他撑着伞站在路灯下,光把他本来就白净的脸照得明亮,看见他那一刻我的鼻子突然就酸了。


我们走上回家的那条泥泞的小道时,路灯突然坏了,那一下子像炸了毛的猫,整个人扑进我的怀里,挂在我身上,大嚷着“救命,有鬼。”我知道他怕黑怕的要命,只觉得这个人又生动了不少。北漂的日子太冷太艰难,这点鲜活在我的生命里是那么的可贵。


慢慢的,我们一起生活的那个房子,好像真的有了家的氛围。我们在一起的过程只是心照不宣,又自然而然的。以前我住在这座小房子里,会害怕永远就这样平庸下去。可是有他在我身边,又好像什么都不怕了,这一处容身之所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动力。


北漂的第三年,我们俩都在蒸蒸日上。有天晚上,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就一直没有回来。我猜是他家里人打来的。我等了他一宿,可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枕边都是空落落的。他红着眼圈回来,身上有很重的烟味,嗓子都是哑的,我猜他是蹲在门口抽了一夜的烟。他说,他想家了。我突然有了被遗弃的失落。


我知道这份短暂的安稳要离开我了。直到送他踏上了回家的列车我都没有多问一句。我能这么轻易的就放手,不是因为失望了不爱了。而是因为我太爱他,舍不得让他和我一道游荡。所以我根本不需要逼迫他给我一个交代。




[浪漫]

我三十二岁生日那天创办了自己的美食杂志,做了主编,从成功人士混成了知名人士,也是那天,我遇见了那个有趣的小孩,他是刚出道的小偶像,被经纪人拉来我的发布会扩充人脉。


台下坐着很多时尚杂志的主编,他反而愿意往我身边挤。不可否认他是个健谈的小孩,说话又有分寸很招人喜欢,可初次见面就一直往我身边贴,靠的非常近,让我不太自在。他小小年纪进入娱乐圈我以为他是个会察言观色的,我瞪了他好几眼他也不为所动。


他后来频繁的往我杂志社跑,我知道他的心思,却实在是不愿意陪半大的孩子玩的,他念念有词的所谓追求我也不曾放在心上。可是少年人表达的爱意热切又真诚。他满嘴的甜话多多少少让我招架不住。


我半真半假的问他“你成年了吗?”他认真又急切的说“我都二十了!”我当时就在心里想 如果我们认识的时间再早个两年,我怕是要进局子了。


他几乎天天到我这里来签到,美名其曰顺路接我下班。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我们的关系也算得上是突飞猛进。时间越来越长,他的粘人程度也越来越得寸进尺。


他的突然走红在我心中绝对称不上是意外。他有这个能力,靠自己的能力得到他应得的,我应该为他高兴。而娱乐记者半真半假捕风捉影的话也开始在网络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浪潮。小孩似乎对此格外激动,他仅仅攥着我的手。要和记者摊牌,退出娱乐圈。


我总知道如何浇灭他的一腔孤勇。也做了一次仗着别人的喜欢肆无忌惮的人。


“我不会跟你公布恋情也没有喜欢过你。我很怕麻烦,你给我带来了麻烦,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说话时我根本就不敢看他。我怕看见我的少年眼中泯灭的光。我怕看见他掉眼泪,最怕自己心软,怕我的优柔寡断负累他。所以我用一句假话审判了我们的结局。




[依恋]


早个几年的时候,我突然对轰轰烈烈的爱情就没那么渴望了。只想平平淡淡,细水长流的过余生。孑然一身久了还是会惧怕孤独。我不想要爱情,但我又是那么的渴望幸福。


恰好有那么一位浪漫先生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他离异两年多,带着个五岁的孩子。小生命总归能给家庭带来归属感。我这辈子都遗憾就是没能养个女儿,像公主似的宠着。这样看来,我的愿望也只能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


成熟男人的求爱是不需要做太多铺垫的。在这个年龄还能找到一个对他肆意撒娇不被嫌弃,想宠你像个孩子的人太难了。所以我也无从抗拒这份迟到多年的感情。我们的一见如故总是要让我怀疑我们错过彼此良多。


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搬到一起住,日子也就这样过起来了。从离家在外闯荡至今时今日,那都是我所拥有过的最温暖的家。我想慢慢陪伴着孩子长大,从没有过照顾孩子的体验,让我倍感焦灼,但我不讨厌浸在柴米油盐里的每一天,想这样平平淡淡一直到老。


有一回我看见还在桌子上摆了一本我从没见过的漫画书,问了一句,他幸福又炫耀的告诉我,是妈妈买的。孩子是不会伪装情绪的,他还是看着我的脸色收敛了笑意。我揉揉他的脑袋笑了“那我们让爸爸把妈妈接回来好吗?”


原来他的前妻不止回来找过他一次,他却一次次拒绝了复合的提议。这其中有什么阻力牵绊他已是不言而喻。这一次我却做了自私鬼,我不敢说,我不想说,我贪恋入冬以后的每一个晚上,他把我搂在怀里,让我冰凉的手贴在他肚子上给我暖手。第二天从暖和和的被窝里醒来就能闻到饭香味。


孩子妈妈总会来看孩子,他们母子感情很好,碰巧那回我去接小宝放学,他们一家人牵着手在我视线里走远。他终于走出了我的生活。我最怕失去的东西还是没有了。


记忆里北京从未下过那么大的雪,偏偏那天就遭了一场。帝都的棉雪不比在东北老家那边刀锋似的割进皮肉,砸在皮肤上,雪结成一块一块,贴在脸上,糊进了眼睛里,就这体温化成了水温润了视线。我不知道是我的体温在下降还是雪变得烫人。我感觉有什么在我身上灼烧,烧掉了我的一切。我不会再有爱情了,我的幸福也跟着死了。




[归宿]

去年我生了一场大病,在家休息了快一年。主要是自己犯了懒,原本只是胃不太舒服,去了医院也没查出什么,干脆给自己放了长假。


我一日三餐的好生吃饭,仔细的伺候着我那脆弱的肠胃。可还是不见好,三天两头它就要给我点颜色看看。体格也日渐消瘦了下来。助理时常给我送饭,每次他一见我就劝我去大医院好好查查。


年初那会儿,我疼的不敢弯腰被助理架着去了医院,居然碰见了老邻居。小时候我们住在一栋楼里。我每天放学见他他还是个奶团子。拜拜嫩嫩的,不太爱理人,对我也称不上友好,可我就是爱逗他玩。


他比我小几岁,我上了学,我们就再没在一起玩过弹珠拍过皮球。有时候我远远看见他,他就跑开了,好像就是远道而来看我一眼。再后来他们一家都搬走了,听邻居说去了大城市。总是是没在相见了。如今再见面她成了我的主治医生,半条命放在了人家手里。


我们添加了联系方式,他天天给我发消息,问一下无关紧要的事,也不告诉我检查结果。问来问去就是那几句吃了吗,喝了吗 ,睡了吗?不知道是谁忍受他这么无聊的人。


最后仍是我被他的无聊打败了。每天居然等他他给我发晚安。好像听了这句晚安我真能一夜好梦。


今年过年我没回家,窗外的万家灯火照着我的孤独。电视机里放着春节联欢晚会,我捧着自己煮的速冻饺子,接了他给我打来的新年的第一个电话。


“过了年就到医院来接受治疗好吗?我陪你。”


“我想家了。”


他居然第二天早上直接来按了我的门铃,打开保温桶,里面是酸菜汤。跟家那边味道很像,我随口说了句,弟妹好手艺,兄弟有口福啊。


他紧接着答“你哪有弟妹,这是我做的。”


我没放下汤勺,夹了一块排骨就当没听见。


“跟我回医院接受治疗吧。”


“什么?”


“你不要怕,我陪着你。”


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错过了三十多年。绕了这么一大圈一圈,也没绕出去。决定好的事又被人动摇了。即使很痛苦,我也是愿意,再多活一些时日,好多看他几眼。人世间走这一回,到最后还是自私多了一些。




END






*小魏这一生和七个野男人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he就等你们给我个结局,大概会选一两个扩写,大家可以告诉我喜欢哪个。我们都要在家好好休息,注意安全,疫情过后,希望一切都好。

子笙

《勋勋入世迷人眼》all大勋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拉肚子好痛苦!!!!!!


时间线混乱,不要较真,

本章伦勋上线,伦有些病娇向。

有ooc  


  次日起床的时候,魏大勋发现自己起不来了。

  腰疼,浑身都疼,哪哪都疼。

  磨了磨牙,魏大勋使劲蹬腿,将床边熟睡的一只给踹到了地下。

  小崽子,还以为真治不了你?

  踹完人,神清气爽。

  魏大勋心情甚好的穿好了衣服,刷牙洗漱后,某知自知理亏...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拉肚子好痛苦!!!!!!



时间线混乱,不要较真,

本章伦勋上线,伦有些病娇向。

有ooc  




  次日起床的时候,魏大勋发现自己起不来了。

  腰疼,浑身都疼,哪哪都疼。

  磨了磨牙,魏大勋使劲蹬腿,将床边熟睡的一只给踹到了地下。

  小崽子,还以为真治不了你?

  踹完人,神清气爽。

  魏大勋心情甚好的穿好了衣服,刷牙洗漱后,某知自知理亏的小孩已经拿了早餐上来。

  “知道错了?”魏大勋喝了口小孩儿端过来的豆浆,舒展了下依然酸痛的身体,低头嘶了一下。

  臭小子还挺会折腾!

  “嗯,大勋哥我错了,下次一定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这还不错!

  魏大勋心里哼哼。

  到了酒店外面,密逃的车早已等候多时,魏大勋揉了揉还在酸痛的腰,瞪了眼活蹦乱跳笑的没皮的黄明昊,愤愤的抢在他前面,上了车。

  邓伦从魏大勋出酒店门口就一直盯着他看,看他和黄明昊的互动,时不时的还对对方Wink,心里似乎有团火在烧。

  他的大勋,似乎对每个人都是热情如火。

  好想把他关起来,狠狠的,占为己有。

  “勋,坐里面来!”

  邓伦语气强硬,让车上的目光一下子全聚到了他这里。

  魏大勋也惊讶邓伦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

  “邓伦的语气像是翻了醋缸子的丈夫。”杨幂眉眼弯弯,笑的别有一番深意。

  一旁的张国伟不明就里,也跟着杨幂傻乐。

  谢依霖似乎是看透了点什么,也笑的像只吃到芝士的猫。

  倒是邓伦,听到杨幂的话,猛地怔了一下。

  皱眉看向杨幂,那人回复了他一个深意满满的笑,便不再说话。

  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按照之前的习惯,戴眼罩,排队,进密室。

  不知有意无意,杨幂排在了魏大勋后面,邓伦的前面。

  好吧,就是插在了两人中间。

  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对邓伦说道:“你的情绪太外放了,勋,不是傻子。”

  说完,便与邓伦稍稍隔开一点,和大勋互怼起来。

  邓伦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没等他说什么,所有人都进了密室里面。

  游戏很快到了白热化,黄明昊一直觉得邓伦今天的行为特别反常,目光不停的追随着邓伦的背影,不过错开一瞬,邓伦便不见了其人。

  就连大勋也不见了。

  黄明昊阴沉的脸寻找两人,他有直觉,两个人肯定在一起,说不定就是邓伦把大勋拉走了。

  杨幂再次适时出现,引导了黄明昊的情绪。

  灰暗的角落里,魏大勋被邓伦连托带拽的扔进了墙面,低头,狠狠的吻住自己想念已久的唇上,捕捉不停躲闪的滑润,辗转反侧。

  “唔……邓伦你……唔”好不容易得了点空隙的魏大勋还没说什么,再次被夺走空气,这次的吻似是要把他吞入腹中。

  “勋,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嗯?”邓伦不断的吻着魏大勋的唇,低喘说道,“为什么还要和别的人亲密接触,知道吗?每次看你和国伟黄明昊过分的肢体接触,我就控制不住,想把你囚禁起来,只在我一个人的身边!”

  魏大勋突然回想起节目录制的第一期。

  那天节目录完之后,邓伦直接拦住自己磕磕巴巴的告了白,本以为是玩笑话,没想到,这人,居然动了如此心思。

  “邓伦,你先冷静点……”魏大勋试图让邓伦恢复理智,谁知,邓伦把他抱的更紧,像是要把他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

  “我没法冷静!看到你和别人亲如连体,我就没法思考!勋,你只能是我的!”邓伦语气癫狂。

  “这儿有摄像头!邓伦,你疯了,被拍到你就完了!”

  然而,此时的邓伦听不进去任何“我不在乎!勋,给我你的答复!”

  魏大勋无奈,只得先暂时安抚这人。

  “好好好,我答应你,你先松开我!听话!”魏大勋柔声说道。“把节目录完好不好。”

  邓伦表示自己很听话,低头再次吻了上去。

  直到节目组找不到两人开始让人四处寻找,这才一前一后施施然走出。

  




  我的天呐,我把邓伦写成了啥样啊!!!

  

  

  

子笙

《勋勋入世迷人眼》all大勋

  纠结取名……然后,就变成了“勋勋入世迷人眼”(什么鬼?算了,后面再看着改)

  其实想取名“为什么弟弟们都要搞我”,会不会太长了?

  大概就是以《明星大侦探》《二十四小时》《密室大逃脱》等节目为背景,讲述一只自以为攻的迷人勋吸引了一群小家伙们的爱的故事。

  魏大勋:每次都在被压的路上来回大鹏展翅结果成功……失败!

  王嘉尔:大勋哥哥,不要不喜欢我!

  白敬亭:微博帮我取关一下这只二货,魏大勋晚上你完了!

  胡一天:如果有一天我不在...

  纠结取名……然后,就变成了“勋勋入世迷人眼”(什么鬼?算了,后面再看着改)

  其实想取名“为什么弟弟们都要搞我”,会不会太长了?

  大概就是以《明星大侦探》《二十四小时》《密室大逃脱》等节目为背景,讲述一只自以为攻的迷人勋吸引了一群小家伙们的爱的故事。

  魏大勋:每次都在被压的路上来回大鹏展翅结果成功……失败!

  王嘉尔:大勋哥哥,不要不喜欢我!

  白敬亭:微博帮我取关一下这只二货,魏大勋晚上你完了!

  胡一天: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那一定是我死了,我到死都不会不爱你。

  黄明昊:哥哥,给了我希望,就用一辈子陪我吧!

  井柏然:东北二人组,值得拥有!勋~

  刘宪华:哥哥!抱!

  邓伦:勋~拉着我~我怕黑~

  蒲熠星:熠起搞魏生不是假的,大勋!看我!

  魏晨:勋呐~勋呐~



  副:鬼欧,双北

  

  

兔子Usagi

我磕上头了咋办((
2020了我才发现花灯的美好😭
他们真的好可爱😭❤

我磕上头了咋办((
2020了我才发现花灯的美好😭
他们真的好可爱😭❤

飯飯斑飽

现在知道叫伦哥了?


伦哥。


现在知道叫伦哥了?




伦哥。








Duooo

新一期的蜜桃告诉我不管和伦勋还是花灯反正她俩是真配👌

ps.我希望一期能长一点点

哪有一期节目40分钟的啊(ノ=Д=)ノ┻━┻plus也没p到哪里去啊!!

新一期的蜜桃告诉我不管和伦勋还是花灯反正她俩是真配👌

ps.我希望一期能长一点点

哪有一期节目40分钟的啊(ノ=Д=)ノ┻━┻plus也没p到哪里去啊!!


南偲

[伦勋]第一次开荤

看密室大逃脱脑子里突然开车(。走评论

看密室大逃脱脑子里突然开车(。走评论


Duooo

我想写伦……
不你不想。

我想写伦……
不你不想。

Duooo

【伦勋】密室大逃脱后的小剧场(2)

前文(1)→评论

魏大勋把那盒周黑鸭打开了。邓伦不怎么能吃辣,但鸭脖不辣是没有尊严的,所以他买了微辣。

邓伦盯着那一盒子直挺挺的鸭脖,一丝辣味飘进了他的鼻腔。

“这玩意儿有多辣?”他警惕地问。

知情人士答:“微辣,微辣,约等于不辣。没有不辣的了。”

邓伦半信半疑地拣了一块吃了一口。嗯,一般般辣,完全可以忍受。

魏大勋笑得眼睛眯起来。

就在邓伦觉得这笑容后藏着狐狸尾巴的时候,一股辣劲延着他的舌尖直蹿舌根,蔓延至整个喉咙,辣得他一时半会说不出完整的一个字,只能猛灌啤酒。

“哈哈哈哈——”坐在地上的人笑得前仰后合,直捶地板,听得邓伦也想捶他。

魏大勋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看着仰头灌水...

前文(1)→评论

魏大勋把那盒周黑鸭打开了。邓伦不怎么能吃辣,但鸭脖不辣是没有尊严的,所以他买了微辣。

邓伦盯着那一盒子直挺挺的鸭脖,一丝辣味飘进了他的鼻腔。

“这玩意儿有多辣?”他警惕地问。

知情人士答:“微辣,微辣,约等于不辣。没有不辣的了。”

邓伦半信半疑地拣了一块吃了一口。嗯,一般般辣,完全可以忍受。

魏大勋笑得眼睛眯起来。

就在邓伦觉得这笑容后藏着狐狸尾巴的时候,一股辣劲延着他的舌尖直蹿舌根,蔓延至整个喉咙,辣得他一时半会说不出完整的一个字,只能猛灌啤酒。

“哈哈哈哈——”坐在地上的人笑得前仰后合,直捶地板,听得邓伦也想捶他。

魏大勋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看着仰头灌水的邓伦调侃道:“这真的是微辣!你也太不禁辣了。”

大概是被辣冲昏了头脑,邓伦闻言想也不想就回击:“哪儿有大勋哥你辣,界内知名身材完美男士。”

……

空气突然安静。

魏大勋难得地愣住了,邓伦有些脸红,咬着易拉罐边沿尴尬地磨牙。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大勋喝了一口酒,盯着他问:“宝贝儿,问你个问题。”

邓伦机械地点点头。

“你是不是暗恋我呀?”

“……咳咳咳……”邓伦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一盒纸巾递到他面前。他顺着拿着纸巾的手看过去。

魏大勋无奈地摇摇头:“怎么那么容易呛着——擦擦,你自己口水喷到床上洁癖不洁癖?”

“嗯。”邓伦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抽了两张纸巾擦干净嘴。

“嘿,原来你这洁……”魏大勋笑意一僵,顿了顿,声音小了不少,似乎还有些犹疑,“等等,你——刚刚‘嗯’的是啥?”

邓伦将纸巾扔进床边的垃圾桶里,目光转向魏大勋,他眼角本就比较细长,笑起来时有点翘,仿佛能把人勾进心里。

魏大勋懵懵地想,怪不得《封神演义》找他演狐妖。

邓伦喝了酒壮了胆,纡尊降贵地就这么光着脚下了床,坐在了魏大勋的身边,一手绕上他的腰,附耳轻声说道:

“现在不是暗恋了。”

【未完待续】

Duooo

【伦勋】密室大逃脱后的无脑小剧场(1)

【预警】(づ ●─● )づ→没车

(一时兴起的小脑洞)

拳击馆密室通关后,回到酒店的邓伦仍然心有余悸。狰狞的机器人,细思极恐的小女孩……即使这些只是游戏,但他仍觉得有一块石头按着他的心脏,磨出细细的恐惧和忧虑。

“咚咚咚——”有人敲门。邓伦拍了拍脸,起身走到门口对着猫眼看了看,结果猫眼里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妈呀!”邓伦吓得跳了跳。

“干嘛呢,叫啥叫,开门!”

这东北贱腔,不是魏大勋是谁?邓伦在心里骂了一句,还是打开了门。

魏大勋先探了个头进来左顾右盼一番,然后才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邓伦:“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两个在偷情。”

魏大勋翻...

【预警】(づ ●─● )づ→没车

(一时兴起的小脑洞)

拳击馆密室通关后,回到酒店的邓伦仍然心有余悸。狰狞的机器人,细思极恐的小女孩……即使这些只是游戏,但他仍觉得有一块石头按着他的心脏,磨出细细的恐惧和忧虑。

“咚咚咚——”有人敲门。邓伦拍了拍脸,起身走到门口对着猫眼看了看,结果猫眼里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妈呀!”邓伦吓得跳了跳。

“干嘛呢,叫啥叫,开门!”

这东北贱腔,不是魏大勋是谁?邓伦在心里骂了一句,还是打开了门。

魏大勋先探了个头进来左顾右盼一番,然后才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邓伦:“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两个在偷情。”

魏大勋翻了个白眼,问:“你助理经纪人呢?”

“隔壁房间,干嘛?”

“偷情哪能有旁人在场啊。”

“……”

魏大勋嘿嘿一笑,径自坐在床沿,从袋子里拿出两罐啤酒,又拿出一盒周黑鸭放在床头柜上。

邓伦抽了抽眼角,快步走过去拽他:“不许在我床上吃东西!”

魏大勋被他拽得一晃一晃的但就是赖着不肯起来,眨眨眼笑着看他:“宝贝儿,一起喝喝酒,谈谈心。”

“下来!”

“矮油,我这还没开始……行行行,不坐你床,我坐地上总行了吧?”魏大勋说着,就真从床上下来,一盘腿坐在的地板上,把啤酒放在面前,拍了拍旁边的空地,“来,坐,别客气。”

邓伦快抓狂:“你没换鞋就踩过来了我能坐哪里!!”

“真难伺候,那你坐床上。”魏大勋不耐烦地把他一推。

邓伦一个趔趄摔坐在床沿上,气愤地瞪了一眼已经开始开啤酒的魏大勋。

魏大勋递给他一罐,他扭过头,视而不见。

“嗨呀,这小子,非得要哥伺候你是吗?”魏大勋往前挪了挪,膝盖几乎挨着床脚,伸手把啤酒罐举到邓伦的面前,“咋的,还要我喂你啊?”

“哼……”邓伦转回头想要接,却发现床下的人突然距离他好近,而且他现在是大字型坐在床边,魏大勋这个位置这个高度实在有点微妙……

酒店的床有点高,魏大勋只要稍微一低头就对着他的……

邓伦莫名地脸一烫,缩脚往床中间挪了挪。

魏大勋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干嘛?酒里有毒啊?”

“没……”邓伦有些慌张地接过啤酒连着喝了两口,差点被呛到。

第(2)→http://duooo472.lofter.com/post/203659a2_12e8d08dc

之舟

让他降落

  ★伪现实,时间线勿纠 


  ★勿上升 


  ★ooc是我的 


  【那是一场盛大而隐秘的暗恋,泄露于无数个与他对视的瞬间。】 


  第八杯酒,邓伦悄悄在心里记下魏大勋喝的酒量,在魏大勋再一次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把涮好的羊肉放到了他盘子里面,“别喝了。”语气里有着反常的强硬。


  “嗯?”已经有些醉意的魏大勋在听到邓伦的声音时愣了一下,眼神在四周游走一圈才终于落到邓伦身上,他摆摆手笑起来说:“邓伦来了。” ...


  ★伪现实,时间线勿纠 

 

  ★勿上升 

 

  ★ooc是我的 

 

  【那是一场盛大而隐秘的暗恋,泄露于无数个与他对视的瞬间。】 

 

 

  第八杯酒,邓伦悄悄在心里记下魏大勋喝的酒量,在魏大勋再一次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把涮好的羊肉放到了他盘子里面,“别喝了。”语气里有着反常的强硬。

 

 

  “嗯?”已经有些醉意的魏大勋在听到邓伦的声音时愣了一下,眼神在四周游走一圈才终于落到邓伦身上,他摆摆手笑起来说:“邓伦来了。” 

 

 

  邓伦轻叹了口气,夹了块肉蘸好酱料喂到魏大勋嘴边,看到魏大勋顺从的张嘴吃掉心里那点被忽视的不甘和生气才消散开。

 
  

 

 

  邓伦觉得魏大勋这人真过分,明明是他以吃火锅的名义把自己约出来,结果他匆匆忙忙好不容易推掉一堆行程赶来,这人却自己吃得真欢,连他来了都没注意到,他赌气般坐在旁边不说话,本来想着看魏大勋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却发现这人一个劲儿的倒酒喝酒,最后认命般出声提醒,这人的视线在包间看了一圈才看见自己。 

 
  

 

  真傻。

 

 

  他在心里给魏大勋这样的定义。

 
  

 

 

  他看到魏大勋在笑,脸颊有深深的酒窝,眼睛也弯弯的,他又在心中暗自否定自己的定义。 

 
  

 

  魏大勋是聪明的,他知道。

 
  

 

 

  魏大勋入圈的时间比他要早,在娱乐圈这样一个大染缸里依旧坚持自身的追求着实不易,魏大勋他知世故而不世故,他看得见那些娱乐圈里背后的腐败,他又不屑于此。邓伦见过跟镜头前总是嘻嘻哈哈活泼好动不同的魏大勋,在休息室,捧着一本书,戴一副金框眼镜,安静到没有存在感的魏大勋。 

 
  

 

  他那个时候震惊于一个人原来可以有这样大的反差,他甚至惊叹魏大勋的演技,后来他后悔自己曾经拿那样小气的眼光看待魏大勋,那不是演技,那些都是真实的魏大勋,活泼的,爱笑的,阳光的,安静的,沉郁的……那些应该分在不同人身上的不同性格都是属于魏大勋的。

 
  

 

 

  他真的阳光又细心的明媚你心里所有角落,他也真的安静又沉默的疏离到你无法靠近。 

 
  

 

  他像一个漩涡,你起初不以为意,他一点点吸引,后来,你飘忽不定的眼神有了去处,你深陷其中,毫无反抗之力。 

 
  

 

  凌晨一点多,邓伦跟着魏大勋在海边漫步,起因是魏大勋的一句:“小伦子,我想去看海。”于是邓伦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了海边。 

 
  

 

  黑夜给一切都蒙上一层神秘感,海面都是黑色的,没有什么风浪。远处大桥上还闪烁着灯光,时不时响起过往车辆的气鸣声,海边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并肩望着海,望着一片浓重的黑暗。 

 
  

 

  私奔。

 
  

 

 

  邓伦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词,私奔到哪里?不知道,没有答案,只想去到没有别人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灯光,没有人群,没有喧嚷的呼叫声,只有他们两个人,藏匿于尘世间,变得普通而忙碌。 

 
  

 

  而事实是他们哪里也去不了,天一亮,太阳一升起,他们又都要忙于各自的工作。

 
  

 

 

  魏大勋偏过头来看他,他们其实已经许久没见了,合作的节目早结了尾,各自回到各自轨道上继续生活,好像没什么改变,邓伦就像又完成了一部戏一样,戏演完了就要脱离角色再开始新的生活。 

 
  

 

  可他知道那不是戏,他也做不到脱离。 

 
  

 

  海风吹散了他们的刘海,醉意好像可以传染,邓伦觉得自己也醉了,他回视过去,携着满腔无处诉说隐匿已久的爱意,气势汹汹义无反顾。 

 
  

 

  他知道魏大勋是聪明的,透过眼神泄露的所有他都看的明白,他知道,像他可以看懂魏大勋的眼神一样。

 
  

 

 

  他们在黑暗中相拥,亲吻彼此,带着醉意,在海风中,两个清醒无比的人紧紧拥抱,胸膛相贴,用接吻去释放压抑已久的喷涌而出再难斩断的爱。 

 
  

 

  【宁愿是条船如果你是大海,至少让他降落在你怀中。

 

 

  那是一场盛大而隐秘的暗恋,现在。它结束了。】

 

之舟

【细节分析】
刚看完蜜桃 ,我们大勋花不亏是拿了女主的剧本,独得蜜桃男生们的恩宠😂按捺不住抠一下细节糖
p1惊吓过度朝向大勋花奔跑的邓伦p2跑到大勋花身边的邓伦……以及国伟……
p3大勋花手握着邓伦的手腕……
至于口哨的转移以及大勋花吹口哨什么的我见已经有姐妹分析了,还有前面一些俩人总往一起凑,你的话题我接,我的话题cue你就……自行体会吧(个人看法勿喷,照片画质不清请谅解)

【细节分析】
刚看完蜜桃 ,我们大勋花不亏是拿了女主的剧本,独得蜜桃男生们的恩宠😂按捺不住抠一下细节糖
p1惊吓过度朝向大勋花奔跑的邓伦p2跑到大勋花身边的邓伦……以及国伟……
p3大勋花手握着邓伦的手腕……
至于口哨的转移以及大勋花吹口哨什么的我见已经有姐妹分析了,还有前面一些俩人总往一起凑,你的话题我接,我的话题cue你就……自行体会吧(个人看法勿喷,照片画质不清请谅解)

spinge743

给邓伦魏大勋开一个tag233

给邓伦魏大勋开一个tag2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