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伪深度

12浏览    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7 14:33
归舟先生

浮岩

-前言-
短小精悍
假装科幻向的伪哲学文
假装深度有内涵的瞎BB
非娱乐向+消遣慎入
欢迎探讨胜似没有的剧情

阅读理解五小题(每题二十分)

岩石为什么会浮在天上?
浮岩上到底有什么?
大家为什么都不好奇?
我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要撒谎?

-----------------
-----------------

-正文-

像是公认的定理一般,他们都说,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月亮上可以有桂树,但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浮岩是块悬空的巨大岩块,似乎紧挨着我们的聚落。它反重力地浮在比小山还高的天空上,也不知是多久的事了。至少从我出生时它便一直浮着,以至我把它和门前的黄沙、屋后的坟堆和母亲手上的老茧,一同视为本就该存在的东西。

我...

-前言-
短小精悍
假装科幻向的伪哲学文
假装深度有内涵的瞎BB
非娱乐向+消遣慎入
欢迎探讨胜似没有的剧情


阅读理解五小题(每题二十分)

岩石为什么会浮在天上?
浮岩上到底有什么?
大家为什么都不好奇?
我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要撒谎?



-----------------
-----------------


-正文-



像是公认的定理一般,他们都说,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月亮上可以有桂树,但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浮岩是块悬空的巨大岩块,似乎紧挨着我们的聚落。它反重力地浮在比小山还高的天空上,也不知是多久的事了。至少从我出生时它便一直浮着,以至我把它和门前的黄沙、屋后的坟堆和母亲手上的老茧,一同视为本就该存在的东西。

我生活的地方叫沙镇,如你所想,这里就是那种紧挨着大漠、万径人踪灭的贫民窟。这里能穷到什么地步呢?镇上简陋得像是未经开化的原始地带,最高科技的设备莫过于昏夜里恹恹亮起的白炽灯。而我们这一家竟可以称得上是这一带的首富——镇长父亲领着整个镇上唯一一份工资,靠着这份工资我成了唯一一个有幸去县城念书的孩子。而那县城,怕是镇上大部分人这辈子都追不上的远方。

沙镇就是这么贫穷、闭塞,连绿意都和水源一样遥不可及,于是我作为镇长的独子,连名字都充满了救世主的意味——王森淼。王是家姓,森淼只求多木多水。当然这美好的愿望终究也只是愿望,人的意志永远抵不过地理因素的尴尬。但他们并不在乎,甚至有人提议将我取名为王森淼鑫——嗯,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地表达着财务上的同样匮乏,当然最后被爸爸婉拒了,说是名字太长不方便叫,更何况有树有水钱也就自然来了。我得庆幸这次爸爸机智的回绝,避免了我日后被嘲笑成“五行不仅缺木缺水还缺金”的“三缺少年”。

一句话说,我们镇上除了黄沙,就只有那块浮岩了。

说起浮岩,真正意识到它的不可思议,是在一堂枯燥无味的物理课上。当我得知在重力场的作用下连一颗成熟的苹果都无法悬在空中时,整个意识里只剩下那块巨大的、浮在空中的巨岩。

当时我不假思索地向那个虽然不至于年老、但头发却所剩无几的男老师提出反驳。上一秒还有人唠着嗑打着牌、下一秒便鸦雀无声地眼巴巴等着看热闹。然而那半秃的男人只是干咳了两声,拨了拨脑门前几缕因为头油而异常光亮的头发,用一副不容置疑的腔调回应:“你所说的事情违背了自然规律,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你不要给课堂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刹那间,他脑门反射出的巨大亮光过着同学们尖利的讥笑一同在我脑子里炸开。我浑浑噩噩地坐下来,眼前只有一块浮着的岩块剧烈地晃动、膨胀,似乎随时会天崩地裂。

与此同时两个问题不分上下地敲击着我的脑壳:“明明存在为什么不合理,明明不合理为什么没有人质疑?”极度困扰地我感受到了来自头部的一丝微妙的痛感,继而便像滴入热水的红墨汁般迅速蔓延。我知道我那该死的头疼病又犯了。

没错,我可以算是这个头疼病的老病号了。第一次害上这种毛病时我也只有五岁,那是一个除夕夜,穷得揭不开锅的邻友们纷纷打着拜年的幌子来我家蹭年夜饭。年幼不谙世故的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了爸爸几个超出他能力范围的问题,也无外乎太阳为什么会发光的、为什么母鸡可以下蛋公鸡不能之类的云云,结果感觉被伤了面子的爸爸借着酒精的劲头直接扒了我的裤子,给了我屁股一顿暴揍,接着就将光着下身的五岁的我扔到门外,对着呼呼的寒风思过。

于是,寒冷、疼痛、半裸的羞耻感加上深深的失望与困惑诱发了我的第一场头疼病——失望是因为,爸爸再也不是我心中那个全知全能严肃果断的英雄人物了,困惑是因为,一方面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打我,一方面想不通,既然他也不知道答案,为什么从来都不会好奇呢?

直到外出归来的妈妈看见头疼得找不着方向的半僵硬的我,惊呼着将我一把捞起,用长了茧的手在我腿上来回摩挲,那狼狈不堪的疼痛之夜才草草告终。

说完我那头疼病的来历后,再回到那个头疼的物理课。自那以后,我再也无法以一颗平常心与看待那块浮岩了——太奇怪了,一块巨岩反重力地浮在空中,不管日升月落,不论风吹雨打,它岿然不动的浮在那里,似乎只是画在画布上的一块静景,但它那清晰的三维结构却时不时地提醒着我它客观上的真实存在。我会爬上离它最近的那座山丘,试着踮起脚尖去触摸,明明就在咫尺处,却又仿佛隔着几万光年不可跨越的距离,甚至连看上去都只是个轮廓,而细节模糊一片。

我不再好奇那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悬浮原因,而是将更多的精力转移到那触手可及却又不可及的真面目之上——我总觉得在那浓稠的月光下,我盯着它目不转睛时,看到了浮岩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蠕动,黑黑的,像排着长队虫。但眼神一晃便不见了,我不愿承认是我看太久眼花了,我多么希望上面存在着某些奇异的事物。

我也曾试着将物理课的是转述给镇上的人听,他们都说是书本出了错,在他们心里,没有“科学”与“权威”的概念,他们只相信自己,只相信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经验”。他们劝我别再想了,那只是一块极寻常的石头,并且一再强调,浮岩上什么都没有,月亮上可以有桂树,但浮岩上什么也没有。他们说话时那不容置疑的眼神让我想起了物理老师发光的头顶,我感觉他们那言之凿凿的模样,仿佛就是刚刚才从浮岩上降落到人间一般。

唯一对我的话上心的便只有镇子上那群聚众玩泥巴的娃娃了,原本我对他们的热情感动不已,甚至有将其纳入知己的冲动,但当他们穿着开裆裤声称要占领浮岩时,我决心不再招惹这群可怕的乱世恶魔。

于是我的头疼病开始频繁地发作了,那段时间一想到可能到死我也无法知道浮岩上到底有什么,我就变得异常焦躁。
迹地在我面前说,张老头好像看到过浮岩真面目。

听到这个消息是在准备睡觉之前,我当即穿好衣服跑出家门,毫不顾忌张老头家人的劝阻,将病入膏肓的他从昏梦中拽起——之后没两天老头就死了,他家人总说是我伤了他的元气,倒也无所谓,即使我不去,他也苟延残喘不过一个星期了。

当干柴般蜷成一堆的张老头听到“浮岩”两个字时,我看见他瞳孔骤缩,继而磕了药似的摇头,声音像是隔了四五层棉被般混沌不清,他说:“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月亮上可以有桂树,但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那双眼睛已经浑浊无神,但透出的情绪实在过于清晰——但凡我摆着沾满油的手告诉妈妈我绝对没有偷吃油饼时,那情绪跟他现在的状态,如出一辙。

他在撒谎——那么潜台词就是“浮岩上一定有着什么。”

到底有什么!

我撂下他,疯了似的狂奔到那个山丘。浮岩仍旧浮在那里,夹杂着沙尘的月光糊在上面。它像天空之海上的一座孤岛,汪洋万里只剩自己和一片虚无。厚重的风奏起了诡谲的管弦乐,忽而像是抑郁的低音号浑重而沉闷,忽而又似尖利的小号刺耳又紧张。明明没有合奏,却将单音节铺成了一条伸向浮岩的长路。

我沿着那条路望去,顺理成章的开始头痛。恍惚中,那路被一股力量扭曲了半周,继而首尾相连成了一个环形,我变成了一只蚂蚁,顺着环面爬行,明明没有翻越任何的边楞,却游走在两个不同平面之间——后来我知道,这个环在数学上叫做麦比乌斯环,我读过一首关于它的小诗:数学家断言/麦比乌斯环只有一边/如果你不相信/就请剪开一个验证/带子分离时候却还是相连。

于是我断言,一切的真相也只有一边,就想剪开麦比乌斯环时那样,真相与表象分离的时候却还是相连。

那一晚我在幻境中顺着那环走向了浮岩,纵然是被浓雾裹住,但我仍清晰地听见木叶的沙沙声、盈盈的水声、 莺燕啼歌,、百兽争鸣,然而我即将拨开迷雾拥抱这一切时,脚下的麦比乌斯环轰然崩塌,我便直直坠落,在疼痛中醒来。

之后因为过于频繁的头痛,我便辍了学到城里看病,城里的新花样层出不穷,很大程度上冲淡了我对浮岩的关注,头疼便也基本没再发作——直到那一次,我见到落后小镇绝对无法拥有的天文望远镜。

——据说,城里人都拿它看星星。

之后我便开始拼命打工,半年之后,我得到了我的天文望远镜。

我当即买了回家的车票,没有通知任何人,我独自爬上了那个记录了我无数幻想的山丘。

我克制不住双手的颤抖,气喘得像是不停鼓风的风箱。我好似孩子得到了一份大礼,激动到凭一己之力甚至无法拆开包装。

当我抑制住内心的狂澜、透过望远镜望向期待已久的真相时,大脑响起一阵嗡鸣。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呢?惊惧而兴奋,诡异中夹杂着些许恶心感,我浑身抖得像个筛子。

放下望远镜之后,一种巨大的落寞与空虚沉重地击打着我的心脏。我虚虚地用肉眼瞄着那块黑色的石头,迷茫间,它弯成了一个克莱因瓶,我便是那个分不清内外与边界的飞虫,困在臆想的迷宫中失去方向。

风很适宜地奏鸣起来,我站在山坡上,闭着眼,将手中半年心血换来的望远镜携着我十几年来的痴心妄想,一同推下山坡,摔个粉碎。

我打算永远离开沙镇,离开浮岩。

收拾行李的路上,目睹我从山坡上下来的孩子们围着我,问我浮岩上到底有些什么。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情绪——那情绪和我摆着沾满油的手告诉妈妈我绝对没有偷吃油饼时的模样,如出一辙。我跟他们说:

“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月亮上可以有桂树,但浮岩上什么也没有。






------------
------------

-后记-

这是我高三闲来无事写下的脑洞(闲来无事的高三)
以下是我个人对这个文章的理解
1.批判了人们对待未知事物不愿追究不愿深究的态度 2 直观展现了人追求事物的状态——过程很刺激但是一旦达成会怅然若失 过程才会带来快感 3.好奇害死猫之类的 也许你渴望的东西会给你带来痛苦 4.大概就是一种悬疑感希望你们能悟到 5.至于浮岩上到底有什么让主角这么惊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纯属个人观点 欢迎讨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