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伪渣学渣

357浏览    9参与
白昼乃眠久
各部门做好准备,这不是演习,重...

各部门做好准备,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各部门做好准备,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南清酒要切甜瓜

【朝俞】任你依靠

宅在家的这几天🐴了一篇朝俞,请各位慢用!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cp:总裁贺朝×医生谢俞


    贺朝最近总是做噩梦。

    梦里他和谢俞总是隔着一面玻璃,他就那样看着玻璃那边的谢俞离他越走越远。

    又是一次梦中惊醒,贺朝带着一头的冷汗坐起,他看着旁边睡的正好的谢俞。

    谢俞安稳的进入了睡梦中,这几天在医院里来回跑已经很少有睡这么舒服了,软软的刘海搭...

宅在家的这几天🐴了一篇朝俞,请各位慢用!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cp:总裁贺朝×医生谢俞

    

    贺朝最近总是做噩梦。

    梦里他和谢俞总是隔着一面玻璃,他就那样看着玻璃那边的谢俞离他越走越远。

    又是一次梦中惊醒,贺朝带着一头的冷汗坐起,他看着旁边睡的正好的谢俞。

    谢俞安稳的进入了睡梦中,这几天在医院里来回跑已经很少有睡这么舒服了,软软的刘海搭在眼睛上,只露出了眼角那细小的泪痣。

    贺朝很怕把谢俞从这场好不容易的睡梦里惊醒,但是接二连三的恐惧感促使他把手伸向谢俞的脸颊,他想感受身边这人的真实触感。

    “又瘦了吧。”

     贺朝低声呢喃着。

     这几天谢俞的医院因为流行病毒已经添了很多的病人,一下子整个医院都满了,所以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春假回到医院帮忙。

     贺朝轻轻搂着谢俞睁着眼躺在床上一下子熬到了东方吐白。

      清晨的凉风钻进窗户的缝隙吹进来,一切都提醒着谢俞已到梦醒时分。

      “小朋友,起床了。听话,今天我送你去医院。”

      看着谢俞略微懒散的双眼贺朝有是止不住的心疼,要不是医院通知取消休假贺朝恨不得把谢俞锁在自己怀里让他休息够。

       “嗯……知道了……”

       谢俞半眯着眼睛翻身下床。

       “这几天我可能都在医院加班了,这次疫情扩散范围比较大我们这已经受到了影响,你尽量少出门,出门要记得戴好口罩。”

       “别担心,有你朝哥在呢,而且你也要顾好自己别那么拼命了,听到了吗?”

      贺朝轻手轻脚地把谢俞塞进汽车的副驾驶里,顺手帮谢俞把鼻梁上压着的口罩边压好。

      “我知道。”

      谢俞摸了摸鼻梁,他比谁都知道自己的平安对于贺朝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也很明白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他是一名医生,他不仅仅需要挡在贺朝一个人面前他要挡在更多的人民群众面前与这次的流行病毒作斗争。

       “小朋友,你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去平安的回来。”

       贺朝握紧了攥着的方向盘,他语气坚定而温柔,他直视着前方的路也直视着他们的未来。

       “朝哥,回来再一起吃火锅吧。”

       望着谢俞走向医院大门的背影贺朝突然又后悔了,他今早不该送谢俞来的,因为他又忍不住想把谢俞留在身边了。医院大厅的玻璃门张开又闭合,就这样像吞噬一般的令贺朝再也找不到谢俞的背影了。

       到了用晚餐的时间了,医院食堂还是炒着中午的老几道菜的,味道虽然平庸但这些已经是这些忙不开的工作人员最方便的吃食了。

       “嗡嗡嗡……”

       谢俞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是贺朝打来的。

       他刚好和同事轮完班准备去吃完饭这才有时间接电话,打开手机才发现这已经是贺朝第二个电话了。

     “朝哥,我刚和同事换班,前面在看护病人没接到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贺朝的声音“我们小朋友终于接电话了啊,快来你们医院停车场这我搁这等你。”

      谢俞踱步到了停车场,映入眼帘的就是贺朝的车拉开车门,果不其然贺朝正等着他。

      贺朝抱着一只饭盒坐在车上等着他,见谢俞来了他边打开饭盒把筷子递给谢俞。

      “快吃,这可是朝哥独供晚餐就这一份。”

      饭盒里全是谢俞平时喜欢的菜,连躺在米饭上都那一整块鱼肉都被细细的挑去了刺。尝得出来全是贺朝的手艺,全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你也没吃饭?”

       谢俞夹起一块鱼肉往贺朝嘴边递。

       “我一会回去吃就好,你这边医院的饭我可是吃过的,按你这挑剔的口味我怕你不好好吃饭。”

       “马上会习惯的。”谢俞放下饭盒“过几天你别来给我送饭了,我马上会更忙的,随着现在这种病毒的扩散外面会更加危险,你别出门了。”

       贺朝把脸埋进谢俞的颈窝里闷闷的发出一个音节:“嗯。”

       贺朝坚持送谢俞回医院大楼,他紧紧握住谢俞的手。

       “我就送你到楼下,到了我就回去。”

       他跟谢俞并着肩走到楼下,他抓着谢俞的手臂没有点放开的迹象。

       “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贺朝轻叹一口气说道“回去记得注意安全,一有时间就跟我视频,我想看看你。”

        “……我会的,朝哥。”

        贺朝再一次看着谢俞进了医院的门,他看着那个人的身影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回到了他们还在上大学的日子,他送谢俞回医科研究室的那个时候 但这一次等着谢俞的不再是研究室的导师和同学了而是真真正正的病毒和患者。

       回到家的贺朝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贺总?请问有什么需要?”

       “帮我调点资金去市里各大医院里吧,谢医生的医院再额外调点厨子去,工钱出多点。”

        “好的,贺总。”

        这段时间贺朝总是害怕谢俞会因为工作累垮自己,他想保护好谢俞他想让谢俞依靠着他。在对抗流行病毒的这段时间里有些人总要挺身而出,但他不希望挺身而出的那些人里会有谢俞,他害怕谢俞会受伤。可是贺朝知道谢俞不会逃避的,他的小朋友甚至会把一切挡在身后,无论风雨谢俞都会扛住。

       他们的心一直都是热乎乎的贴在一块,一切的一切总会在风雨后离去,谢俞一定会再次向贺朝走来,就像他们约好回来一起吃火锅一样,就像世间万物的美好都向他们奔走而来。

Drunk

朝哥保佑我明天考试过!

朝哥保佑我明天考试过!

思木猛楠

【朝俞】看不见的爱人

导盲人朝×盲人俞


*朝哥比俞哥大十岁


*幼儿园文笔


正文走下面


谢俞是个盲人。


在7岁那年,顾雪岚与谢江离婚的那晚,家里乱得不成样子。谢俞没有待在家里,那天晚上暴雨橙色预警,他去街上淋了一场雨,走了整整一晚上,直到黎明时停雨,谢俞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谢俞迷迷糊糊听见顾雪岚的声音,在与什么人交谈。他发觉眼前一片黑,眼睛上缠着什么东西。他下意识想抓掉,却被顾雪岚按住了手。


顾雪岚告诉他,他发烧刚好,不能强光直接照射眼睛,几天就好了。


谢俞相信了,于是他等待着,等待着这几天过去。


然而几天后过去,医生摘下纱布,对谢俞说:“你怎么这么...

导盲人朝×盲人俞


*朝哥比俞哥大十岁


*幼儿园文笔


正文走下面




谢俞是个盲人。


在7岁那年,顾雪岚与谢江离婚的那晚,家里乱得不成样子。谢俞没有待在家里,那天晚上暴雨橙色预警,他去街上淋了一场雨,走了整整一晚上,直到黎明时停雨,谢俞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谢俞迷迷糊糊听见顾雪岚的声音,在与什么人交谈。他发觉眼前一片黑,眼睛上缠着什么东西。他下意识想抓掉,却被顾雪岚按住了手。


顾雪岚告诉他,他发烧刚好,不能强光直接照射眼睛,几天就好了。


谢俞相信了,于是他等待着,等待着这几天过去。


然而几天后过去,医生摘下纱布,对谢俞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淋了一晚上雨,现在该后悔了吧。”又对一旁的顾雪岚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这孩子以后再也看不见了。”


医生的话被谢俞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他害怕了。他怕会忘记母亲的脸,会忘记以前经历过的一切。他拼命在脑海中回忆,可满脑只剩下医生的那句话。


再也看不见了。


医生对谢俞的建议是开始训练听力与嗅觉。于是谢俞进了残疾学校去学习。他在学校学了盲文,听力也提高不少。没多久他就离开了学校。


12岁那年,即将离开学校时,顾雪岚为谢俞雇佣了一位导盲人,为的是在以后能更好的生活。


谢俞对这个导盲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很烦。刚来自己家就围着自己问这问那,明明谢俞自己可以做的事他非要帮谢俞干。这几天相处下来谢俞已经警告过他不下十次,可那个傻逼导盲人还是不要脸的扑上来。


顺带一提,那个傻逼导盲人的名字叫贺朝。


贺朝大学毕业,忙着找工作,每天在几个公司间奔波。在 他要绝望的时候,顾雪岚的一封招聘书将他拉了起来。


贺朝看到谢俞的第一眼就沦陷了。少年浑身充斥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挡不住眉眼间的温和与少年气。一双桃花眼就算无神也不缺灵气。在得知谢俞比自己小个十岁后更是肆意妄为,一口一个小朋友叫的很亲密。


谢俞对贺朝态度转变是在那个下午。


谢俞不愿意拄拐杖走路,贺朝便在身边陪着他。时不时就要关心一下自家小朋友。过马路时非要拉着谢俞的手走。谢俞默默感受着那人的手温,一种依赖感油然而生。


我是怎么了?谢俞问自己。


就在过马路时,一辆酒驾车飞驰过来,谢俞看不见,却也听到了声响。他刚想提醒一下贺朝,却只听到那个傻逼冲他说了一声小心就把谢俞护住。


谢俞在贺朝的怀里懵了。


在病床上猛的醒来,随之而来的是顾雪岚和贺朝的声音。


贺朝:“小朋友?感觉好点了吗?要不要喝口水?”


他的声音里分明夹杂着一丝颤抖。



这傻逼……明明是自己受的伤更多啊……还去关心别人……



谢俞把头埋进被子里,近乎呢喃的叫了一声“朝哥”


贺朝耳朵好,被他听见了。他愣住了。


谢俞以前不是叫他傻逼就是叫他脑残,这种亲密的称呼让他适应不过来。


谢俞的脑子也很乱,自己好像有很多话想向贺朝倾泻出来,半天没思路,只剩下一句话。


我到底干了什么。




谢俞终于接受了贺朝,贺朝也是无条件宠他。一切看似都很平和美好。


但是事实总是会给一巴掌。


谢俞17岁那年,贺朝27岁。就在那年,顾雪岚因肺癌去世。得知消息那天,贺朝和谢俞举办了顾雪岚的葬礼。参加葬礼的人寥寥无几。顾雪岚没什么亲戚,染上了病也没钱治,就一直拖到死去。


谢俞在葬礼上没有掉眼泪,他低着头,沉默着。他只见了顾雪岚七年,现在却又说走就走了。贺朝在不远处看着那瘦削的背影,心脏就像被谁揪住,喘不过气来。


他们一言不发的回了家。(二人同居)谢俞把自己关进卧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心理最后的防线被冲垮。谢俞哭的撕心裂肺,在门外守候的贺朝默默的听着,没有声音,而是开门直接把谢俞抱住,顺着他的背,摸着清瘦的脊背他的眼底划过一丝心疼。贺朝抱紧谢俞,声音暗哑。


“别怕,还有你朝哥在。”





贺朝捧起谢俞的脸,凝视着他的双眼,尽管那里并没有星辰大海。


“我……没喜欢过人。面前这个叫谢俞的小朋友是第一个。我要当小朋友一辈子的导盲人,更想当他的男朋友。”


“谢俞小朋友同意了吗?”


“傻逼,同意了。”



两年后,贺朝和谢俞结婚了。戒指上镌刻着对方的名字。




贺朝是谢俞的爱人,也是谢俞的导盲人。尽管,


“尽管我一辈子也看不见这位傻逼爱人。”









感觉逻辑好乱……全都没梳理清楚……有缘再修正吧……深夜打着哈欠码完。


提示一下我是随机更文选手:D


止水
抖音看到的侵权删没有书法功底就...

抖音看到的
侵权删
没有书法功底
就看看可以了

抖音看到的
侵权删
没有书法功底
就看看可以了

沫若萱.

【朝俞】白梨红枣

主线是俞哥,回忆向,有朝哥,没有车。


Summary:谢俞握住贺朝的手之后才知道,儿时母亲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情感,就如同白梨红枣般浓稠,缱绻地拢着爱意。


时间线:谢俞大一下学期寒假回家陪顾女士,贺朝因为教授带领学习不得不留在学校。

——————————分割———————————

正文:


        谢俞大一下学期一直风平浪静,归功于同组组员的废寝忘食和杨教授的辛勤监督,使得谢俞的寒假时间变得宽裕起来,他想回去看看顾女士。然而贺朝同学便没有那么幸运,这个假期他们系教授亲自带着实习,机会难得也实在推脱不开。谢俞打...

主线是俞哥,回忆向,有朝哥,没有车。


Summary:谢俞握住贺朝的手之后才知道,儿时母亲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情感,就如同白梨红枣般浓稠,缱绻地拢着爱意。


时间线:谢俞大一下学期寒假回家陪顾女士,贺朝因为教授带领学习不得不留在学校。

——————————分割———————————

正文:


        谢俞大一下学期一直风平浪静,归功于同组组员的废寝忘食和杨教授的辛勤监督,使得谢俞的寒假时间变得宽裕起来,他想回去看看顾女士。然而贺朝同学便没有那么幸运,这个假期他们系教授亲自带着实习,机会难得也实在推脱不开。谢俞打电话过去跟贺朝说回家这件事的时候,就听见贺朝在电话那头鬼哭狼嚎。


        谢俞被他吵得一个头两个大,又心疼他家男朋友大冬天里出去实习,便把那股烦躁的情绪压了下去:“行了,我就回去几天,陪陪我妈,啊不对,是咱妈,然后就回来陪男朋友。”贺朝不知道是被那声咱妈还是男朋友叫的受用,便不再鬼叫,一边嘱托着小朋友回家要注意安全,一边告诉他给咱妈买点礼物回去,记得看生产日期,小朋友可别被坑蒙拐骗了,惹得谢俞笑骂他:“快滚吧你可,我去收拾东西了。”


        挂了电话的谢俞也没收拾东西,就那么倚在桌边出神。他突然想起高中那年的秋游,贺朝推着购物车买零食是仔细查看生产日期的居家,想起贺朝笨拙又小心翼翼地为他系上的红豆手链,刻着少年豪爽不羁的字体。这手链到现在他俩也还留着。前天他见到贺朝给他送饭的时候,因为着急没来的及穿羽绒服,只穿着一件白色宽领毛衣,袖口堪堪露出手腕,红豆手链就这么戴着。他看着贺朝因冷风而微微冻红的耳夹,心里没由头冒出一个念头——


        傻逼,还挺甜。


        谢俞的那列车很早,所以他也没让贺朝起来送他,下车的时候他分别贺朝和顾女士发了短信道平安,便拖着行李箱顺手打了个车回钟家别墅,到家后谢俞便被顾女士抱了个满怀,再松开时顾女士的眼睛已是通红。谢俞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梨味,愣了愣神。顾女士见状,忙把眼泪擦干,领着谢俞朝屋里走去,声音还略微带着颤抖:“累坏了吧,给你煮点白梨红枣,你钟叔叔和钟杰都不在家,你快去楼上把行李放好了下来喝。”


        等谢俞下来看到那碗冒着热气的白梨红枣时,却想起了他刚搬到钟家的时候。


        谢俞小时候身子骨并不硬朗,有一次周大雷找谢俞帮忙打架,谢俞还发着烧,从那时候起就落下了点病根,在深冬那会儿就会犯肺炎,咳得顾女士是又疼又恨。恨自己无能没能给他好的生活环境,也恨谢俞的不听话,叛逆。顾女士排除万难终于嫁进了钟家,给了谢俞她理想当中为孩子好的环境与生活。进家门后,便从那时候钟家的保姆手里学到了一种治疗肺炎的菜——白梨红枣,再加一点川贝粉。

       

        搬到钟家的时候是冬天,顾女士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裹行李领着谢俞从黑水街出来坐上了钟家的车,开往钟家别墅。谢俞发誓那个晚上是他最不想回忆的一个晚上,钟杰和钟国飞无休止的争吵,辱骂;顾女士无济于事的劝解和玻璃撞击在地上发出的清脆碎裂声都让谢俞感到无所适从以及无助。他被保姆带到了楼上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厚重的木门似乎隔绝了楼下大部分的声音,嘈杂的争吵声音也亦真亦幻听得不切实。


        那时候的谢俞还没有发育起来,心智也还未成熟,可他就是那个劲儿,抱着一床被子和枕头去了楼下。被子抱起来很大一坨,挡住了谢俞的视线,不太合脚的拖鞋踩在实木板上,大半夜的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临了最后,还差点踩空。


        谢俞有些厌恶地向后瞥了一眼,便抱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寻到了刚到这里保姆向他提过可以放杂物的储物间。他用脚轻轻踹了一下,木门就咯吱咯吱的摩擦,声音在黑暗寂静的宅子中被无限放大,里面飘出来了一股湿湿的霉味,使得谢俞不禁皱了皱鼻子。似乎有人听到了什么,楼梯又一次发出了拖鞋踩在木板上的声音,且离一楼越来越近。谢俞来不及多想,抱着被子就躲了进去,顺便用身子撞了一下门,使门虚掩着,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他没有多想,在潮湿的霉味愈发浓烈下草草的把被子铺在地上,枕着枕头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谢俞不知道是被冻醒了还是被呛醒的,只知道一觉醒来更加浓的霉味和灰尘激得他打了好几个喷嚏。可他的精力很快被别的东西转移了,透过储物室顶的窗户看,外面下起了小雪。谢俞看到飘下来的雪花经过大阳的照耀,折射出更耀眼的光,像极了黑水街过年时候为了寓意发财而撒的金纸片。他蹙眉,发觉现在外面安静异常,他撑着脑袋回想了一下,似乎今天不是节假日,钟家的那个大少爷钟杰应该去上课了,钟国飞也去上班了。


       “终于能安静地待一会了。”谢俞在心里默默道。


        可当谢俞把床被抱回安排住的屋子里时,再下楼便被顾女士命令出去透透气,熟悉新场景。


        恋暖畏寒,怯望白雪。


        谢俞其实更想在这么个冬天蜷在床上看书。他拿起在黑水街的许艳梅同志在广贸抢的特价羽绒服,草草披上出了门。红色的短款羽绒服因材质微差,肩头的地方露出几根出头的黑线,拉锁钝钝地发出“吱啦”的声音,一阵大风吹过,还会从腹部缝隙里吹出几根不知道是什么的绒毛,随之融入满天的雪花中,便再也寻不见了。


        谢俞出神地望着绒毛飞走的方向,一如在望着他一去不返的黑水街时光。

       

        谢俞试探着踏入看似不深的雪中,却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他用手把自己撑起来,撇撇嘴,慌慌之心覆盖了晶莹如白梨的雪地。顾女士蹲下身拍了拍谢俞的头,雪花因感受到了温度而融化成液滴留在了男孩子偏长的头发上。脸上的烦躁和与生俱来的那种拒人千里的气质似乎也被消弭不少,而从天飘落的雪花又零星地挂在头发上,有的吸收了刚才头顶的温度,还有的聚成一堆,把原本六芒星的模样盖住,隐晦地表达着不满。谢俞也是,他不满与顾女士的畏缩,也不满于自己的无能。

      

         当谢俞的手被顾女士握住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挣脱。他不习惯同别人接触,在他过了那个无时不刻不依赖父母的年纪之后,他并不会与顾雪岚有过多接触。他就如同寒风吹散下来的冰雪,夹着不近人情的冷漠,便会在你毫不遮掩释放所有的温暖时融化。

      

        软得像滩水。——这是贺朝对他家小朋友最多的评价。

     

        顾女士与谢俞十指相扣的时候,他能够感受到顾雪岚手心因刚才拂过雪花而融在手里还未散去的水,带着属于母亲的温度传递至谢俞手里,同时渡过来的还有那股怯畏却浓重的爱。

       

        白梨染雪,红枣染衣,缱绻着拢着谢俞。

    

        谢俞在A市陪着顾女士逛花园散步,向他讲述枯燥的医学实验,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同组学长以及磨死人的老教授。他想起来他和贺朝刚入学那会他俩忙得不可开交,贺朝还说老唐和疯狗都骗人说大学轻松。他笑着跟顾女士提起此事,末了还提了一句:“当时贺朝还说呢,轻松个屁啊,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手机铃声随着话音的落下响起,铃声是贺朝谢俞录的《我爱你》,那时贺朝在KTV跟谢俞唱的那个,少年青涩的声音已经成熟,不变的仍是从歌词里流露出的爱意。谢俞悄声和母亲道了一句“贺朝电话”,便挎着顾女士的胳膊一步步踩在被雪盖住的石块路上。


       “小朋友,干什么呢?”声音透过电话筒慵懒地传了过来。


       “陪你姐散步呢。”谢俞清冷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狡黠,让贺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靠,小朋友,还打趣你哥,这事没完了是不是?”“没完。”


        出柜之后的那一幕到现在也是谢俞打趣贺朝的引子。顾女士就这么出神地望着高自己许多的谢俞,隐约能听见电话那头无奈又宠溺的口气,也看得到谢俞眸中夹杂着浓浓爱意。


        顾女士笑着转头看着前方,轻轻放开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对谢俞说:“小俞,妈妈去那边看看隔壁陆总的妻子。”谢俞想送她却被她笑着推开,谢俞目送着顾女士去往那边同女人打招呼,却未能见到对面的那个陌生女人惊奇疑惑的表情。


        “小朋友,我很想你。”贺朝口气突然认真又无奈。谢俞错愕于为何贺朝能这么快转变态度,隐隐心疼,口气放软了一些,“我差不多后天就能买机票回去,然后陪你。”

   

       “这么晚,我可等不了。”后背突然传来的重力和不管听过多少遍都会情动的声音在耳边和电话骤响。

     

        “别腻歪,起开。”他这才从恋恋不舍的怀抱中挣脱,转过身与贺朝对视。

      

         贺朝依旧很骚,穿着鲜红的短款羽绒服,黑色的棉长裤服帖的在那修直的双腿上,手腕上带着谢俞送他的手表和红豆手链。谢俞怔怔地看着他,似乎看到了那时候的自己,只不过没有他眼前人的眸子里永远不失的少年意气和爱意。


        谢俞痴痴地陷落。


       “怎么,男朋友太帅看傻了?我跟你讲老谢,你赚着了你知道吗,我跟你讲你高二的眼光实在太好了,哎呦老谢...... ”他的话音被两瓣柔软的双唇堵了一下,“行了啊,傻逼。”


       “我好想你呀小朋友,想的你寝食难安,废寝忘食。”“高中语文白学了。这么操蛋的骚语气,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会儿会说人话,不嫌丢人啊,寝食难安还废寝忘食?”谢俞无奈地笑了笑,伸出自己的手去握贺朝的,谢俞长期身处实验室的肤色和贺朝的形成鲜明对比。


        谢俞把与贺朝相握的手移到了眼前,冬日的阳光洒下来,手上的小绒毛被笼上了一层金色光晕。 谢俞握住贺朝的手之后才知道,儿时母亲与自己十指相握的感情,就如同白梨红枣班般浓稠,爱意缱绻地笼着。


        他迎上贺朝疑惑的目光,叹了口气说:“走吧男朋友,去见咱妈。”他牵着贺朝,踩着镀金的雪,一步步地像顾女士走去,留下的脚印是相同的花纹。


        雪地上映射的影子,像极了那节数学课在课桌下十指相扣的样子。


辰猗
修了一下,改成了完美贴合手机嘎...

修了一下,改成了完美贴合手机嘎嘎嘎

修了一下,改成了完美贴合手机嘎嘎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