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伪狂战组

   1参与
全流域制霸

【杰弗】A single man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是故意想扔掉?又或是一不小心?

虽然在旁人看来可能有些奇怪,但杰克仅仅是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把它放在了茶几上,既不惊讶也不困惑。

没错,Mr.杰克就是这么一个可以称之为‘怪人’的家伙,外科医生、沉默寡言,在别人眼里大概是不爱社交的类型。没有亲人、朋友,除了仍需要他帮助的病人外没什么关注他,当然,他也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在意识到自己如此后杰克只是平静地接受了,世界上如此多的存在,有多少不为人知便消失的?他不过是这悲剧团体中的一员罢了。

杰克起身回自己卧室,已经过午夜十二点了,明天一早还有病人的预约,他不想因为睡眠不足造成差池。

那块手表在他身后嗒嗒地走着。

 

起床后洗漱做饭——但其实只是简单的吐司、培根和咖啡,一如既往,可杰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早饭、时间都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窗外也是和前几天一样阴暗的天空,太阳被阴云遮住,偶尔才能露个面。

那么,是哪里不对呢?

对了,昨晚的手表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

“哎呀。”

当杰克弯腰捡起手表后,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呼,他警惕地转身,右手伸进风衣兜里握住了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一个青年正站在客厅角落里,金发蓝眼,看上去和大街上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除了杰克能透过对方的身体看到后面的事物之外。

“谁?”

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吓昏过去或者大声喊叫起来了吧,但杰克只是沉稳地站着,手中仍紧握着手术刀。

是幽灵吗?鬼魂?亦或是类似的存在?

“诶,我吗?”幽灵样的青年指向自身,表情似乎很惊讶,“我叫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嘛,不过叫我弗拉特就好……真神奇呢,你居然能看到我——”

“你是幽灵吗?”

“恩……差不多吧,应该就是那类的样子。”

杰克稍微放松了警惕。虽然难以置信,不过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幽灵并无威胁。稍微动动脑子,和眼前的幽灵唯一能联系上的事物只有一个。

“那么,是因为这块表吗?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杰克向对方举起了那块蒸汽朋克式的手表。

名为弗拉特的幽灵走近——或者说飘近更好——杰克,看了会儿手表后点点头,“虽然很久没有见过它了,不过我记得应该是长这样子……唔,话说回来之前一直附在上面。总之睁眼后就在这里了。”说罢抬起头冲杰克笑了笑。

果然如此,不过这么说来是类似缚灵的存在吧。

“我也说不好啦,不过这么理解也不错?我好像只能在它附近存在。”

“了解了。”杰克点点头,顺势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不好意思,不过我还要去工作,或许我们可以等到晚上我回来之后再谈?”

“啊啊,明白了。那么快走吧,迟到就不好了——恩,杰克先生?”弗拉特看到了杰克风衣外的医用铭牌,“好厉害,原来是外科医生吗!怪不得见到我不惊讶!”

不,外科医生也不会与幽灵打交道的。

无语于露出崇拜表情的弗拉特的逻辑,杰克无奈地笑笑,将手表放回茶几上,转身准备离开。

“一路顺风哦——”

弗拉特在他身后冲他喊,声音一直延续到走廊,不过并未有任何邻居的动静,真是神奇,是只有他能听见与看见这个幽灵吗?

长久以来第一次的,杰克感到了期待与好奇。

不,或许该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 

下班归来,该说是什么好呢,心脏一如既往地平稳跳动着,杰克打开了家门,如他所料的,幽灵青年正站在客厅的窗边,浅淡的光透进来照得幽灵只剩下一个轮廓。

一天都没有忘记家里还有个幽灵等待他处理,杰克放好大衣后走向幽灵。

“啊欢迎回来,杰克先生。”弗拉特如此打着招呼,就好像他们是认识了很久的同居人一样。

“你好,”杰克颔首回礼,“很抱歉今早匆匆忙忙地撂下你。”

“没什么啦!我能理解的,上班对吧。”弗拉特点点头,大概是在回忆自己的生前?“时代还真是没怎么变化呢,该说是庆幸呢还是有些失望呢……”

杰克笑了,面对弗拉特时似乎有着不同的面对他人的心情,说是比较容易放松下来也可以。

真是神奇,一个毫不犹豫接受了幽灵设定的外科医生,这么说来的话自己也不算普通人了吧。

几番交谈下来,杰克已经彻底接受了家里有个手表幽灵这件事,而且对方是个难得的相处起来让他感到舒适的人……不,不过生前也是人类是没错的。

“杰克先生要是觉得害怕把表扔掉我也能理解啦……”虽然这么说着,但青年露出的弃养的小狗一样的神情实在是让人硬不下心肠来说否定的话语。

“……或许没有这个必要。”沉思片刻后的杰克发出了邀请,鬼魂确实乍一看是令人害怕的存在,但只要不想谋害自己,其实起不到任何威胁的,对吧?

“诶?”

“既然一时想不到要回去的地方,在这里先留下我并不介意。”

“哦哦,帮大忙了,杰克先生!”

青年发出了喜悦地慨叹,幽灵的身影由于夜色的降临而明显起来。杰克绕过弗拉特——虽说是透明的存在,但直接穿过对方总觉得很不礼貌——到窗边拉上了窗帘,被灯光照亮的温暖的客厅一时紧凑了起来。

“那接下来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青年向他鞠了个躬。

“唔,需要为你准备些什么吗?睡觉或是吃饭之类的……你需要吗?”

“虽然很想说需要,但很遗憾,现在的我感受不到实体。”

“这样啊……那么,请多指教了,弗拉特先生?”

“请多指教,杰克先生!”

杰克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微笑,大概是被青年表现出来的活力感染了,似乎心情也变得略微愉快了起来。

这个清冷的小屋,头一次的,变得温暖了起来。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