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伯贤可爱

205浏览    3参与
江乔。

奇遇

刷微博刷到伯贤真实日常生活的而产生一个小脑洞。

——————

真的是万万没想到,我秦洲当警察这么长时间以来,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奇葩的轻生少女,更没想到是,这还是我当警察最被看重的一次……


“诶诶诶,白米粥,事情紧急!”

我最讨厌别人这样喊我,就因为名字有个洲字就喊我白米粥合适吗?!啊?我用充满怨怼的眼神看着他——周吉。我在警局的兄弟,还是他泡妞的助手。

      “有屁快放。”

     “星城路南祥百货大楼一个女孩轻生,坐在天台,半截腿晃悠在空中,附近的民警都已经赶...

刷微博刷到伯贤真实日常生活的而产生一个小脑洞。

——————

真的是万万没想到,我秦洲当警察这么长时间以来,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奇葩的轻生少女,更没想到是,这还是我当警察最被看重的一次……


“诶诶诶,白米粥,事情紧急!”

我最讨厌别人这样喊我,就因为名字有个洲字就喊我白米粥合适吗?!啊?我用充满怨怼的眼神看着他——周吉。我在警局的兄弟,还是他泡妞的助手。

      “有屁快放。”

     “星城路南祥百货大楼一个女孩轻生,坐在天台,半截腿晃悠在空中,附近的民警都已经赶过去了,劝了半天都不管用,不知道为什么。”

     “一点信息都没有得到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情,局长说你是女孩子应该会比较懂女孩子的心思。所以说让你快点过去。”

    “ 大概可能是情伤吧,或者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吉推测道。

    “别唧唧歪歪,赶快去噢。”

     “哥这不是在用我聪慧的大脑在帮你分析可能性嘛。”

   

现场

 我们以最快的时间到达了顶楼,看着坐在天台边上的女孩,我打算暂时不惊扰她。和现场的民警了解了一下初步情况。

    “两位怎么称呼?”

     “我叫周吉,旁边这位叫他秦警官就行。”

    “我旁边这位女警官对心理学有很深研究,相信应该可以劝服那位女孩。”

  这个时候我看着周吉的眼神就又不一样了,探究,耐人寻味。把我捧这么高,万一我不小心失败了,不是很丢脸吗。我硬着头皮,假装自信淡然的轻轻咳了咳。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她,轻轻的放慢脚步,试图不引起她注意,可还是被她发现了,

    “你是谁?别过来。”女孩充满了警戒。

      “那个……小妹妹你今年多大了?”

     “ 哪里不开心的都可以告诉姐姐呀,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呢?这里很危险的。”

     “喂!我看着很小吗?”

    “呃……这个……”

      “我告诉你老阿姨,我今年已经19啦!我一点也不小。”

  “还有,我不开心为什么要告诉你的?你是谁呀?管的着吗?”

   实在被这小毛孩气的不行,我深呼吸了几口气,面带微笑看着她,

        “可以,那我们平等沟通行了吧?”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不打电话把你爸爸妈妈喊来。”

     女孩有点心虚,底气不足,“你又不知道我是谁,怎么会认识我爸妈。”

    “你看清楚,我是警察,警察有权利,有能力。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查到你爸爸妈妈是谁,他们很快就会来了,你难道想看着你爸爸妈妈跪着求你不要跳楼吗?”

   “我……我才不想看见他们,就是他们逼我的。”

     “他们怎么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我就是想去看我偶像的演唱会而已,我连自己的门票钱,车票钱,我都攒好了,可是他们翻我的房间,看到我的门票,竟然让我退票,不然就把我的票给我撕了,我都上大学了,他们还这么管我。”

    “我真的受不了他们了,我就是想让自己开心一回不行吗?”

      “所以你就在这里?所以你就想跳楼,想以死明志?”

      “我当然不想死啦,可是不让他们害怕一回,我就永远被他们管着,永远就不会有自己的想法。”

  大概明白了女孩的想法,也知道女孩其实没那么极端,我尝试开导她。


   “其实呢,喜欢明星没有错,你爸爸妈妈管你其实也没有错啊,只是他们的方法太偏激了而已。你的家人没有权利去阻止你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东西,姐姐会帮你好好教育他们的。” 


       女孩明显松动了态度,已经从扶杆处下来,只是离我还有一段距离。


  “姐姐,我真的很想去看演唱会,我真的期待很久了,能不能帮我好好说一下他们。我说他们他们都不理我?”

“放心。票还在他们手里吗?”

    “应该在。”

“待会呢,你就还是在这里不要动。给他们营造一种假象,然后姐姐在帮你狠狠地教育他们。”

     “对了,八卦一下,你要去看谁的演唱会呀?”

        “伯贤哥哥啊,他都出道好久了,之前是团体,然后终于能开个人演唱会了。是他一直鼓励支持我们要成为一个积极乐观的人,然后去看他的演唱会,获得更多的快乐。”

摸了摸女孩的头,“以后啊,千万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哟。你的伯贤哥哥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的啊,毕竟要当一个积极乐观的女孩,可不能这么胆小噢。”

“我知道了。”女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 姐姐,我叫郑卉,花卉的卉。叫我小卉就行啦。”

“好。”

    没过多久小卉的父母就来了,果不其然不可理喻,无法沟通。一上来就是一通乱出气,说话的是小卉的妈妈,

    “郑卉卉,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还学会寻死来威胁妈妈了,天天房间里就贴那个明星海报,你去看演唱会能把人家怎么样?不就是往人家钱包里送钱吗?”

     我示意小卉暂时先别说话,

“您好,小卉妈妈。我大概懂了你们母女的矛盾。作为警察呢,这件事情实在不归我管,但是如果影响到了孩子心理健康,作为警察,我有权利教育您,虽然您是我的长辈。”

     “警察小姐。你没有权利阻止我教育自己的孩子。”

      “但是你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郑卉的心理健康,心理是否健康直接影响着生命存在与否。”

     “我也有父母,你也有父母。您换位思考一下,你的孩子现在背负着多大的压力,她连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做不了,一味的去迎合你们父母,这样长期下去,会产生严重的心理疾病。到时候,我们警察也帮不了你们,你们只能自食恶果。

        “说这么多还不是怪我管着她,我不管她谁管她,他爸整天工作,早出晚归。我的压力又有谁理解?一边忙着工作,一边还要分心教育她,都十几年了,我不也这样过来了吗?”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她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家长的学会放手也是让孩子的一种成长。还有郑卉,她一直明白您的苦心。我和她沟通过,我认为她是个独立自主的女孩。”

“我相信郑卉未来一定会很好,因为她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我认为有这样的孩子,家长应该感到幸福才是。”

     这一家人都流下了眼泪,让我开心的是,我成功的拯救了一个女孩儿,挽救了一个原本就很幸福的家庭。

    同时,我和郑卉成为好友,我们还约定,一起去看演唱会,她说,这样她妈妈会更放心。有一个这样的警察姐姐陪着,她也不用担心郑卉遇到什么坏事了。约定的成功是因为,在这之后,郑卉同学天天来警局找我,偏偏我又很闲,两人天天在警局唠嗑,我也成功的被她洗脑,不看演唱会誓不罢休!

    最重要的一点还没有解决,我都没有票怎么去?于是我把这个大难题丢给了她……

郑小妹妹很冷静,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可以去黄牛那里买票,她的票就是在那里买的。我义正言辞拒绝了,并且教育了她,这样是犯法的,我决定从正当渠道购买,结果一看发现,只有最外场的票……要去也要去前排呀,这样演唱会看的才有价值。

    忧思了很久,也没想出办法。大概过了一个礼拜,突然家里要开什么会,我实在没兴趣,便想找借口推脱,结果被老妈一顿狂轰乱炸。莫名其妙的回家了,于是我便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旁,两眼无神的看着一屋子的人。

     一个奇怪的女人过来了,“哎呦,这不是小洲吗?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小姑小时候还抱过你呢,记得吗?”

我望着这个过分热情的女人,脑子里表示毫无记忆。可能我小时候是神童,现在也记得你?

我尴尬的张了张口,面带微笑的说,

“小姑你真好看,和小时候一样好看。”

“瞧这孩子,嘴可真甜。我看着也是活泼灵气,真讨人喜啊。”

我扩大了嘴角的弧度,表示我很开心,心里只想着快点结束,回家研究怎么弄到票。

      一旁的大舅发话了,“美荣啊,你家儿子呢,不会是工作太忙,参加不了家庭聚会吧?”

“怎么会呢?马上来马上来,我特意让他今天空出时间来的啊。”

原来这个小姑叫美荣,其实一直以来我只知道叫大舅大姑大姨,很少知道亲戚名字,除了我爸妈。

      一群大人开始讨论小姑这个神秘的儿子,据说也很少归家,这种家庭聚会也很少来,据说工作行程太忙,没时间。我也开始好奇,在一旁玩着手机,实则耳朵👂竖着听着呢。

       “小贤是从事演艺事业的吧?听说很累,经常没时间回家。”

       “也老大不小了,谈个女朋友没?”

     “小贤是个好儿子啊,美荣和明光也跟着享福啊哈哈。”

       “也就你们说他好,我看他就是不顺心,不照顾身体,也不让我去看他,好不容易之前偷偷去看他工作,被他看到,又唠叨我,真是没大没小。”

     我听着开心的不行,这样的话,都是演艺圈,应该认识。说不定能托关系帮我要两张前排的票。待会一定要和那位堂哥搞好关系。

      只是,人一进来,我就有点精神恍惚,我是不是在做梦,这里是哪,他是小卉喜欢很久的那个偶像,我竟然要去找本人要他演唱会门票,我顿时尴尬了。

  没人告诉我,边伯贤竟然是我堂哥,并且我活了26岁,一点我都不知道。狗血的事情发生了,这里只有我们年纪相仿,所以,我小姑,也就是他妈,把他赶过来跟我坐到一起,我本来乐的自在,现在可好,浑身难受,怎么动都觉得尴尬,怎么开口,本来可以在台下尽情犯花痴的关系,现在要保持冷静和礼貌了。我应该假装不认识他,对啊,我本来就不认识的。我可是警察,惩奸除恶的警察,气势拿出来好吗秦洲!!

        所以我决定,安静的玩我的手机,如果不是旁边尴尬的触碰,我可能都不会看他一眼,

     “我妈跟我念叨你很久了,你好呀,小洲。”

      “嗯,你好堂哥。”

     “”咳咳……你是警察?”




暂时先到这。。。大家看的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