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伽小

1674.1万浏览    40003参与
全身都是肝真君
是老梗啦 但是不管我几次都很有...

是老梗啦

但是不管我几次都很有趣呢

也可能是我退坑久了没有看到太多了吧

___________

距离开学还有两天……

晕/(⇀‸↼‶)/

是老梗啦

但是不管我几次都很有趣呢

也可能是我退坑久了没有看到太多了吧

___________

距离开学还有两天……

晕/(⇀‸↼‶)/

睡不醒☁️

大晚上激情p图

伪全员微伽小其他随意

甜姐那么好最后当然会帮助不让人省心的哥哥弟弟(不像演的)

你问小心为什么不用补作业?

他和伽罗约会去了,让分身补hh

明天也许会去捡小心的手机嘿嘿

(乱带tag别管)


大晚上激情p图

伪全员微伽小其他随意

甜姐那么好最后当然会帮助不让人省心的哥哥弟弟(不像演的)

你问小心为什么不用补作业?

他和伽罗约会去了,让分身补hh

明天也许会去捡小心的手机嘿嘿

(乱带tag别管)


折月
直球阿小和纯情上将

直球阿小和纯情上将

直球阿小和纯情上将

喝汽水拍肚肚
《当伽罗穿进了玛丽苏的世界却发...

《当伽罗穿进了玛丽苏的世界却发现这是个团厌本》


第四话


cp伽小


没有存稿了,所以我要开始有生之年更新了

《当伽罗穿进了玛丽苏的世界却发现这是个团厌本》


第四话


cp伽小


没有存稿了,所以我要开始有生之年更新了

瑶池杏花村

“失去你的那天天很蓝,蓝的讽刺”

“撕开这片蓝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与其伤心回忆。不如微笑遗忘”

  

“失去你的那天天很蓝,蓝的讽刺”

“撕开这片蓝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与其伤心回忆。不如微笑遗忘”

  

倒霉川.

半生3

主伽罗视角

前世今生

伽小CP

私设

———————————

熟悉的房间有点陌生,当初伽罗也是和他心心念念这的人安心的坐在这里。

旧人的房间好像让他想起了什么,但不是太好的回忆,啊……貌似是他的爱人重伤躺着修养,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爱人身份特殊,他也只能……

思绪被拉回,他想,他也是时候想起他们了。

说来也真是可笑,身为阿德里星军人世家,被宇宙世世代代奉为战神的人,居然害怕一段记忆。

“伽罗,宅博士已经准备好了”花心过来叫他,难得平静的声音,他看到伽罗盯着照片出神,那人也是自己死去的家人。

“好,谢谢”伽罗起身去了宅博士的实验室,他经常来这里,为了照顾爱人的家。

“伽罗,...

主伽罗视角

前世今生

伽小CP

私设

———————————

熟悉的房间有点陌生,当初伽罗也是和他心心念念这的人安心的坐在这里。

旧人的房间好像让他想起了什么,但不是太好的回忆,啊……貌似是他的爱人重伤躺着修养,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爱人身份特殊,他也只能……

思绪被拉回,他想,他也是时候想起他们了。

说来也真是可笑,身为阿德里星军人世家,被宇宙世世代代奉为战神的人,居然害怕一段记忆。

“伽罗,宅博士已经准备好了”花心过来叫他,难得平静的声音,他看到伽罗盯着照片出神,那人也是自己死去的家人。

“好,谢谢”伽罗起身去了宅博士的实验室,他经常来这里,为了照顾爱人的家。

“伽罗,机器的行驶会无限放大你当时的感受,甚至可能会控制你的心里”宅博士还是很担心,当初伽罗选择主动封印对小心的一部分,而现在又莫名想要想起来。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在世间还有温存的话,会转世继续完成前世未完成的遗愿。

机器开启,无数回忆翻江倒海的来到伽罗的脑内。

他看到,他抱着那位少年,恳求着他不要死,少年轻轻拉住伽罗的手,笑了。

他好像不爱笑……

最终少年还是松开了手,而伽罗也用自身能量将少年的力量汇聚成了机械石。

回忆继续,他看到了少年坐在屋顶看着天上的星星,自己来到少年身后。

“伽罗”少年回过头,那一眼也便让伽罗呆滞。

“小心超人,不冷吗”伽罗问出这句话。

小心……

少年摇摇头。

小心超人……

他叫小心超人。

伽罗看着画面变了,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那个时候,伽罗和小心还是敌人,伽罗奉命侵略星星球,小心前来阻止,两人有这生死之交与生死与共。

从那时开始,伽罗已经想好了,自己要追随这个人。

两人天天粘在一块,旁边的花心看了都表示鄙夷。

伽罗自己曾经为了星星球牺牲过一次,牺牲那天,伽罗向小心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自己再一次归来之时,便与小心谈上了普通人的恋爱。

回忆到这里,伽罗已经流下了眼泪。

分别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和他分别的人有这无数快乐回忆,而你却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做未完成的事。

自己牺牲的时候,小心是不是也这么想?

我都看到了,他哭了,他从来没有那么撕心裂肺的哭过。

机器停止运作的时候,伽罗还在哭。

四超人看着这一幕也很难受。

“我们走吧,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宅博士拉着四超人往外走。

伽罗感觉心很痛,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他的小心……

小心……

那个人好像也叫小心,而且,和他长的一样。

他忽然想起了那句话:如果在世间还有温存的话,会转世继续完成前世未完成的遗愿。

那会不会就是小心的转世?

想到这里,他擦干眼泪,快步走出宅家。

“伽罗!”五个人看见这个情景都很担心。

伽罗上次问到了小心家的地址。

到了门口,敲门开门一气呵成。

伽罗走上前去抱住了小心,小心被这个举动明显吓了一跳,僵了一会,问伽罗:“怎么了。”


柒月💫
  官方不给粮就不给呗,我们要...

  官方不给粮就不给呗,我们要学会自力更生

  (emm,不会画 我直接套模板的,不喜勿喷)

  官方不给粮就不给呗,我们要学会自力更生

  (emm,不会画 我直接套模板的,不喜勿喷)

执笔、满萧醉

[伽小]花朵埋葬了他

吐花症伽×赤花症小,有五分之四的糖

算上彩蛋有3000+


开始∶


  从平行时空回来之后,宅博士就拉着所有人做了个全身检查,毕竟是另外一个时空,万一一不小心沾染别的病毒回来那还得了?


  前面四位超人的检查报告都非常健康,这让宅博士悬起来的心放下去一半了,毕竟剩下的小心超人和伽罗都是令人非常放心的存在。


  “小心超人,你体内的能量石同以前比……好像裂缝更大了些,是我的错觉吗?”宅博士看着小心超人的报告单,因为在小心超人诞生没多久后,能量石裂过一次,这让他不得不留心一下。


  “博士,我没事。”小心超人瞄了一眼报告单,看着宅博士说道。


  “嗯......

吐花症伽×赤花症小,有五分之四的糖

算上彩蛋有3000+


开始∶


  从平行时空回来之后,宅博士就拉着所有人做了个全身检查,毕竟是另外一个时空,万一一不小心沾染别的病毒回来那还得了?


  前面四位超人的检查报告都非常健康,这让宅博士悬起来的心放下去一半了,毕竟剩下的小心超人和伽罗都是令人非常放心的存在。


  “小心超人,你体内的能量石同以前比……好像裂缝更大了些,是我的错觉吗?”宅博士看着小心超人的报告单,因为在小心超人诞生没多久后,能量石裂过一次,这让他不得不留心一下。


  “博士,我没事。”小心超人瞄了一眼报告单,看着宅博士说道。


  “嗯,小心超人最让人放心了。”宅博士伸手摸了摸小心超人的头,顺便帮他把凌乱飞起的发丝给抚平了。


  眼瞅着宅博士的心都要完全放下了,然而在看到伽罗的报告单的一瞬间,又回到了嗓子眼,宅博士的声音明显有些哑∶“伽罗,我重新再给你检查一遍。”


  “嗯?”伽罗还没有看到自己的报告就被小心超人拉去重新检查了。


  “嘶……”宅博士皱着眉头,五个超人将宅博士围住,伽罗在一边懵圈。


  “嘶……”宅博士转头看着伽罗,五超人将伽罗围住,伽罗在中间懵圈。


  “博士,伽罗怎么了?”小心超人问道,伽罗难得的感受到了小心超人紧张的情绪。


  “我这里检测到……伽罗体内有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宅博士一边说,一边着手查找资料。


  “伽罗。”小心超人轻声喊着伽罗。


  伽罗也立即看向他,只见对方眼里的担心极盛,他笑了笑说∶“小心,不用担心,我没事的,真的。”


  结果伽罗刚说完,就觉得嗓子有点痒,忍不住咳嗽了几下,这一咳就正好吐出几朵花骨朵。


  “……”伽罗愣住了,他才和小心超人说自己没事。


  “……”小心超人刚伸手,那几朵花骨朵就正好落他手上。


  “一咳嗽就会咳出花?!”宅博士看着小心超人手心里的花,“找到了,是花吐症。资料上显示,这是因单向爱恋而患上的一种疾病。患上“花吐症”的患者,每当对单恋对象深深的思念、爱恋无法传达,喉咙会强烈的灼热,随着程度的加深感到喉咙、声带有撕裂的感觉而剧烈咳嗽,吐出花瓣,当吐出的花朵是完全盛开的时候,患者就会死亡。”


  “有治疗方法吗?”小心超人问道。


  “有,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停止单恋,或让你患病的对象喜欢上你,并两情相悦的在一起,此病便可痊愈。”宅博士回头看着伽罗,“你喜欢上了谁?”


  “我喜欢他啊……”伽罗答非所问,“我担心一旦说出来,我们可能连朋友的关系都会破裂。”


  “好啦,大家不要这么低沉。”伽罗看着大家,“快到晚饭时间了,大家想吃点什么?”


  “伽罗。”小心超人低声喊道,“你不要……”


  伽罗握住小心超人有些颤抖的手,安抚道∶“小心,我真的不会有事。”


  宅博士看了看他们,说道∶“今天的晚饭我来做吧,伽罗,你最近多注意一点,早日和你喜欢的人坦白心意。”


  伽罗对宅博士点点头,随后就和小心超人一起回了房间。


  伽罗被小心超人按着坐在床沿上,他刚想说话,喉咙里又是一痒,又吐出了不少花朵。


  小心超人捡起一朵,却发现才过了没多久,花已经开了不少了,他垂眸看着伽罗。


  伽罗忽然就有些不太敢同小心超人对视,他挠了挠脸,眼神到处乱飘,“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可是……”小心超人想说点什么,他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伽罗看着这样的小心超人只觉得他非常可爱,明明担心他,却又害怕自己说出来的话会给他带来烦恼,伽罗将自己的头埋进小心超人的怀里。


  然而小心超人却有些无措地把他的头推开,“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伽罗笑着道∶“我知道,可是他却不知道我喜欢他。”


  小心超人一愣,他听到伽罗说∶“我喜欢的那个男孩,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冷酷,可是内里却软的不行,平时喜欢独来独往,可是又很珍视亲情,他还长着一颗小小的虎牙。”


  小心超人看见伽罗的眼睛里有着一脸慌乱的自己,和浓浓的爱意,他有些想逃,却不想伽罗环在自己腰侧的手收的很紧。


  小心超人无奈地俯下身,在伽罗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满脸通红地说道∶“我,喜欢你,从很久之前,就是。”


  互通心意后的伽罗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还肉眼可见的兴奋,他先是在小心超人的腰上使劲蹭,随后又将小心超人扑倒在床上,对着小心超人的脖子一阵的猛啃。


  小心超人直觉再这样下去是会出事的,伸手推了推伽罗的头,“伽罗……你别……”


  伽罗叹了口气,心道∶还是不能太着急了。他起身,揉了揉小心超人的头,帮他理了理衣服,说道∶“我去帮博士做一下饭。”


  在伽罗出门的那一刻,小心超人的头不知为何就疼了起来,扯着神经的疼,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脑袋里面破壳而出,他挣扎着坐起来,脸色苍白,细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好似这一个起身的动作,就已经消耗完他所有的体力。


  终于,那股痛感消失了,小心超人瞬间松了一口气,他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他们不是还在平行时空那边吗?


  小心超人推开门,看见伽罗正好将一道菜放在桌子上。


  伽罗看到了他,并笑着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却看见他脸色不太好,伽罗问道∶“小心,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小心超人看着伽罗,那一瞬间他才回想起来,他已经和伽罗告白了,已经是情侣了。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在刚才会出现空缺。


  第二天早上,灿烂的阳光从窗外撒进来,一不小心就把躺在床上的小心超人吵醒了,他撑起身,托腮看着身旁的伽罗,忍不住笑了笑。


  ……


  小心超人默默地坐起来,靠着身后冰凉的石碑,他看了看自己左手长出来的白色的花朵,但就这样的距离他都看不清花朵的样子,他的右眼已经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肆意生长着的白色花朵,多到眼眶根本装不下,左眼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他忍不住回想刚才做的一个梦,是一个……很难得的美梦。


  小心超人现在连记忆都是残破不堪的,在那碎片般的记忆里,有个人他却是怎么也忘不了的,那个人的眼睛有着和大海一样温和的颜色,只是在他重新归来的那一刻,那片温柔的大海就不属于他了。


  猛然间,一阵剧烈的痛感袭来,痛得他想将自己蜷缩起来,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白色的风信子野蛮地生长着,藤蔓和花径早已将他束缚住。


  连意识都开始恍惚了,小心超人最后一次抬眼,看了看宅家的方向,往日的记忆又一次闪过,有欢乐,也有伤心。记忆中的视角定格在那个人身上,他正对着自己微笑。


  小心超人他,宁愿将这份还没有见过光的情绪永远的带入坟墓,也不希望那个人怨恨自己。小心超人酒红色的瞳孔一点点黯淡下去,小小的白色的花朵蔓延到胸膛。


  白色的风信子终于是吸足了养分,生长在小心超人身上的花终究还是盛开了,那些小小的花朵,在温暖的阳光下,沐浴着微风,安然无恙的盛开着。



ps:彩蛋是其中一个沙雕向的结尾,慎点(原本结尾其实有三版,但是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所以其他结尾下次有缘再会)本人其实不擅长写刀子。

醉酒狸猫

11.再次卧底

  #可能会ooc

  #前文走合集(*´I`*)

  

  

  

  

  阿卡斯看见重燃斗志的伽罗,笑着在人家背上重重来了一巴掌。

  “伽罗,想清楚了。”

  伽罗被打的猝不及防,差点摔跤,难得忍住了一拳头干晕发小的手,狠狠地瞪了过去。

  “我要加入我父母那个案子的侦查组一起调查,你和阿粉也被局长一起安排安排进来了。”

  “是吗?”阿卡斯抬手揽住伽罗的脖子,“那我们快点找组长吧。”

  

  

  

  

  侦查组的组长已经接到了局长的安排,见到两人后便向两人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你们好,我是侦查组的组长,欢迎你们的加入”。

  ...

  #可能会ooc

  #前文走合集(*´I`*)

  

  

  

  

  阿卡斯看见重燃斗志的伽罗,笑着在人家背上重重来了一巴掌。

  “伽罗,想清楚了。”

  伽罗被打的猝不及防,差点摔跤,难得忍住了一拳头干晕发小的手,狠狠地瞪了过去。

  “我要加入我父母那个案子的侦查组一起调查,你和阿粉也被局长一起安排安排进来了。”

  “是吗?”阿卡斯抬手揽住伽罗的脖子,“那我们快点找组长吧。”

  

  

  

  

  侦查组的组长已经接到了局长的安排,见到两人后便向两人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你们好,我是侦查组的组长,欢迎你们的加入”。

  “组长好。”

  “目前是这样的,伽奥和贝丝两位警官失踪后,我们并没有停止调查,X公司的暗老板也并没有善罢甘休,如今仍在进行私下黑市交易。”

  组长说着,点开了电脑上的一个文件夹,“这是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所以线索,由于伽奥和贝丝警官失踪的突然,还有大量线索并未来得及传回组里。”

  阿卡斯和伽罗看着屏幕,里面有每一次的交易地点和交易对象甚至还有暗老板的幕后供应商,但暗老板的信息却少的可怜。

  组长观察到阿卡斯和伽罗有些疑惑的神情,分析道“根据伽奥和贝丝警官提供的信息,我们已经抓到了所有的收货人,甚至抓到了供应商,但却没有充足的证据抓获暗老板。”

  阿卡斯起身回复组长,“没通过中间人就能抓到供应商,咱们警局也挺厉害的。”

  组长并没有因为夸赞而高兴,反而神情更加严肃,“估计是这个暗老板在两年前发现伽奥和贝丝警官后,为了撇清关系,故意暴露了关于供应商的信息。”

  伽罗也加入了两人的谈话,“卖家和卖家都有了,就算他被抓,照样撇的干干净净。既然他依旧私下不正当做买卖,那一定会再次漏出马脚。”

  组长看向伽罗“是的,而且被抓获的人像是商量好似的,没一个愿意透露关于暗老板的信息。发现两位警官的定位信息没有动静后,我们便去谜瑞岛两位警官最后到过得地方排查,并没有找到尸体,估计是被暗老板清理掉了。”

  伽罗心里已经问候了暗老板祖宗十八代,但依旧平复语调回复组长,“那现在组长您有什么打算?”

  “卧底”组长顿了顿,“我们需要新的卧底顶替伽奥和贝丝警官的位置。”

  “我去。”伽罗没有丝毫犹豫。

  阿卡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凭什么你去啊?”

  万一你意气用事怎么办,阿卡斯抿住嘴,硬是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组长,我的经验丰富。”伽罗显然没有理会阿卡斯的意思。

  阿卡斯争着回答,“组长,我也去,伽奥和贝丝警官是两个人,那顶替他们的位置也需要两个人。”

  不能让伽罗一人冒险,阿卡斯心想。

  这混蛋小子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冒险,伽罗心想。

  组长知道两人的实力,思考良久,“好,我这就去让人做准备工作。”

  “是”

  阿卡斯和伽罗出了办公室,就看到站在门口愣住的阿粉。

  “你们两个都去,那我也去。”

  阿卡斯直接拽住阿粉纤细的手腕,“你不准去。”

  阿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阿卡斯强扯出一个笑容,摸了摸阿粉的头“放心吧,没事的。”

  

  

  伽罗和阿卡斯的身份信息被全部抹除后,以应聘经纪人的方式成功进入了X公司。

  虽然事先学习了充足的理论知识,但面对上司对新员工的故意刁难还是被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伽罗,阿卡斯,看过你们的简历后,发现你们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视,所以接下来希望你们好好努力。”

  伽罗看着眼前女人温柔的笑容总感觉浑身不舒服。

  

  笑里藏刀,准没好事。

  

  “我们不是新人吗?”

  俩人坐在一起翻看着发下来的艺人资料,阿卡斯气的爆炸。

  伽罗接手的艺人是丽莎和珍奇,两人来自地市,因为是佛系歌手而且贪玩,再加上出镜率不高,所以一直火不起来。

  而阿卡斯接手的是中年男人凯撒,由于出道没赶上时候,所以并没有吃上年轻饭,这个岁数了而且没有一点才艺,想火恐怕比登天还难。

  伽罗深吸了口气,安慰似的拍了拍阿卡斯的肩膀,“放轻松,不就是带火个艺人嘛,这能难的倒我们吗?”

  看见面前的男人一副稳操胜卷的样子,阿卡斯心里也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

  

  

  七个月。

  伽罗把握住丽莎和珍奇的歌曲风格和特色后,选择合适的渠道加以宣传,增加知名度。

利用两人较高的颜值,通过参加真人秀节目,成功收获了一波颜粉。

  管住两人贪玩的性格,有加上本身就是恋人关系,直接情侣组合出版新歌。参加音乐节目再时不时撒些狗粮,歌迷和cp粉也是不断的增加。

  努力营业的丽莎和珍奇直接在歌手界杀出一条血路,一跃成为地市当红歌手之一。

  

  阿卡斯那边就有点不太好过,整日和凯撒吵架拌嘴,实在不知道带火这个没啥本事的中年男人要用什么办法。

  凯撒并不在乎这个红毛经纪人快要发狂的情绪,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睡觉。阿卡斯看到正想把人骂醒,但看到这人现在的模样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怎么和自己有一次抓到的黑帮老大有些神似呢。

  阿卡斯露出了一股邪笑,“有办法了”。

  自从找到凯撒适合的形象,阿卡斯就一直推动他朝这方面发展,最后以那蔑视一切的眼神和中年男人特有的气场成功收获了大批大叔控粉丝,也算是火了一把。

  伽罗在这几个月内也没忘记和周围同事搞好关系,再加上业绩优秀,成功在公司有了些地位,也同时获得了老板的关注。

  

  

  “老板,你找我。”

  没出几天,伽罗就被暗老板叫到了办公室。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伽罗的计划进行。

  暗老板笑着从办公椅上起身,背着手慢步走到伽罗面前,用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番,漏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伽罗对吗?你的能力很强。”

  伽罗稍些弯腰,“谢谢老板的认可。”

  “有没有想过对公司进一步了解呢?”暗老板倒是利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进一步了解,难不成想让我帮他做买卖,伽罗心里盘算着,那不正合我意。

  伽罗微笑着回应“如果能更好的帮到老板,那我一定竭尽全力去做。”

  “好”暗老板很满意“先去工作吧。”

  “知道了老板。”

  伽罗松了口气,转身推门离开。

  

  屋内,暗老板已经忍不住的浑身颤抖,瞪着眼深深喘息的模样和刚才的大老板完全判若两人。

  艰难的摸出口袋中的漂亮药丸,却强忍住了吞下去的诱惑,拿起桌上的电话。

  “快……快来……我……我……发作了……发作了。”

  等女人来到时,暗老板已经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呼吸艰难的说不出话,手放在脖颈处,似乎下一秒就要掐死自己。

  拿出装备,抽取好血液样本后,女人扣出暗老板手中的药丸,塞进他口中。

  没出半刻,男人就恢复正常。

  暗老板艰难的坐起身,开口便问,“卡佩,抽好了吗?”

  “好了,老板。”

  这个被唤作卡佩的女人,顶着一头夸张的粉丝头发,身材曼妙,长得也更是惊艳。

  她是暗老板的助理,暗地里也是暗老板的私人药剂师。

  “尽快研制出解药。”

  “是,老板。”

  

  

  

  

  

  

  

  

  

  

  

  

氏猫束子
  黑工伽x黑小   全图wb...

  黑工伽x黑小

  全图wb同名

  黑工伽x黑小

  全图wb同名

每天都在正常发疯

幸好思念无声

娱乐圈pa

我带着我的刀文又来了

ooc   有

雷点   有(避雷:给已死的所爱之人过生日)

这是续集,上集→世人皆知我爱你,可你却离我而去 

(不看上集可能看不懂本篇)


[C神嘴一个]: 呼呼老公我来了

[怎么可以吃兔兔]: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 Careful的女友鸭]:迅速赶来啦

[我讨厌香菜]:老公你竟然开直播了

[一拳打暴你]:时隔多年的直播

[封心锁爱]:老公是老公我还以为看错了

[纯爱战士9527]:C神你不提前说我差点错过了

[在发疯别管了]:老公老公怎么...

娱乐圈pa

我带着我的刀文又来了

ooc   有

雷点   有(避雷:给已死的所爱之人过生日)

这是续集,上集→世人皆知我爱你,可你却离我而去 

(不看上集可能看不懂本篇)



[C神嘴一个]: 呼呼老公我来了

[怎么可以吃兔兔]: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 Careful的女友鸭]:迅速赶来啦

[我讨厌香菜]:老公你竟然开直播了

[一拳打暴你]:时隔多年的直播

[封心锁爱]:老公是老公我还以为看错了

[纯爱战士9527]:C神你不提前说我差点错过了

[在发疯别管了]:老公老公怎么直播了啊

[C神嘴一个]:  麦标特否外敷


Careful手撑着下巴,静静看着一条又一条弹幕

五花八门,有些评论还是绚彩夺目的字体,或者带耀眼的特效

闪得眼睛生疼,忍不住眯了眯眼


今天是8月5日,可没有关于这个日期的弹幕评论

可是他看到了那个人的粉丝,还有他和那个人的CP粉

或许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


直播间的人数迅速上升,弹幕刷得越来越快

伸出手调整了一下手机角度然后起身离开



[zzzzz]:  C神C神你干嘛去啊

[平安喜乐]:   别走啊C神别走

[纯爱战士9527]:  老公你说句话啊

[封心锁爱]:   麦外敷啊麦外敷


一个蛋糕出现在直播画面中

Careful坐下,看向弹幕评论


[C神嘴一个]:老公,你?

[在发疯别管了]:  蛋糕?蛋糕!

[一拳打暴你]:老公你说句话啊

[zzzzz]:  这个蛋糕?这个日期?

[平安喜乐]:C神是不是有事想说啊


“今年是我那位蓝眼眸爱人离开的第五年。”

他淡淡开口


弹幕评论中断,闪得眼睛生疼的五颜六色又耀眼的弹幕也没有了


我爱他爱了六年

加上他离开的五年,就是六年




他直播前喝了酒,眼角氤氲出一抹红,疏远冷漠比平常淡了几分


他把那个人称为自己的爱人是出于私心,他们从未在一起过


两人的爱都未宣之于口,藏在心上藏在眼里

藏不好,谁都看得到

但两人又心照不宣,友情之上恋人未满,暖昧至极


他们曾在雪夜中相拥

曾在夏夜星空下牵手

他曾在春日盛放的桃树下把替那人拂去蓝发上的花瓣

那人曾在他被混杂着枫叶的秋风吹得发抖时脱下外套不由分说给他穿上

那个人趁着真心话大冒险对他说了一遍又一遍的“我爱你”

他趁着真心话大冒险亲吻那个人的唇角


我对你的爱意明目张胆,路人皆知

荧幕下,爱意翻腾;无人处,爱意汹涌


他们像一部顶级甜恋剧,可惜烂尾了


五皇子和小将军的结局是什么来着?


五皇子智谋过人,但终究还是输给了更胜一筹的大皇子.


拿得起放得下,五皇子果断选择离开权谋中心

九子夺嫡,又不是八子叛变

五皇子求了块封地,做闲散皇子去了


小将军没跟他走,他也没强求小将军

小将军继续领兵打仗


胜利的消息终于传到五皇子的封地

五皇子只是淡笑说:“不愧是战神。”


下了大雪,他在院中练剑

身后传来声响, 是类似于箭矢破空的声音

旋身将其斩落

是一个雪球

五皇子抬头,小将军坐在围墙上,手中抛着一个雪球,墨发鲜衣,在大雪中熠熠生辉

“五皇子,身手不错。”

一如初见


五皇子和小将军的故事很美满

Carefal 和 kalo 的故事很烂尾


312事件,他的蓝眼眸爱人从此离开他

他从未宣之于口的爱从此无法宣口


他们都说Careful越来越像阿德里时期的kalo

冷漠而又疏运,和任何人都保持疏远而又不失礼貌的距离

像天上月,可望不可即

像孤岛,不允许任何人踏足


“你们不用紧张,我准备退圈了。”

点燃一根蓝色蜡烛插在蛋糕上


他想了很久,酝酿了许多话,

退圈是自己决定的,星星娱乐那边不用管,只是辛苦自己的工作室了

还有追随自己的粉丝们,要让他们失望了


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便说

本就不善言辞也没必要强求自己


直播间依旧安静,没人发表言论

他轻笑一声

“Kalo,生日快乐。”

伸手关掉直播间


终究没忍住,红瞳迅速染上雾气,把头埋进臂弯处

生日快乐啊,我的爱人

这是我为已消散在世间的你过的第五个生日


他不想再故作坚强下去了,他不想像个没事人一样生活,他不想再说“带着他的希望好好生活”的这种违心话


五年,近两千个日夜,无数份思念,积压在心底无法宣泄


幸好思念无声



-----------------------------------------------


碎碎念:

1.话说本来上篇就是be结局了,然后有人蹲更新我又有一点灵感,写吧。刀的续集还是刀

2.我发现我写得正经一点就是刀,不正经就是搞笑一点的(仔细想想我似乎真是喜欢写刀)

3.五皇子和小将军的故事也是我瞎编的,有点小问题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写了

4.我觉得比起过祭日,给已死的所爱之人过生日更虐一点所以就这么写了

5.关于careful退圈,感觉有点不负责任,让粉丝们失望,其实也算我一点私心吧,在原作里伽罗牺牲后小心即使很难过还是为了保护星星球把难过收起来故作坚强看起来很冷血的样子,在我这篇文里我不想让他那么难受(虽然说已经很难受了)

6.人已经疯了,同时写五篇文,这里一篇还有四篇,我感觉我在发疯(别学我,我是真疯了)

7.之前有太太问我参不参加伽小情人节活动

我:高三生没空啊抱歉

(这更新量不像没空的样子)


次桉
  心血来潮,半夜的突发产物(...

  心血来潮,半夜的突发产物(=^▽^=)

  为啥不画男的?因为不咋会╮( •́ω•̀ )╭

  心血来潮,半夜的突发产物(=^▽^=)

  为啥不画男的?因为不咋会╮( •́ω•̀ )╭

热忱

【立春】十四分之一

  黑白色彩的梦境 沉默裹挟着潮汐

  这故事没有声音 沉入昏暗的海底

  bgm《十四分之一》 Bo Peep

  

  (这首歌是写给抑郁症患者哒!

     我们都要开心哦(๑ゝω╹๑))

  

       抑郁症小心x医生伽罗

        

   

      医院的走廊很安静。

      ...

  黑白色彩的梦境 沉默裹挟着潮汐

  这故事没有声音 沉入昏暗的海底

  bgm《十四分之一》 Bo Peep

  

  (这首歌是写给抑郁症患者哒!

     我们都要开心哦(๑ゝω╹๑))

  

       抑郁症小心x医生伽罗

        

   

      医院的走廊很安静。

      安静到,没人呼吸。

      

      小心像往常一样坐在病床上发呆。

      护士已经来给他换过输液瓶。

        “今天天气不错,看下外面吧。”

         天气,不错吗?

  

        很奇怪。

        明明窗户是开着的,也能感觉到风。

        但他快不能呼吸了。

        像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一般。

        他不得动弹。

  

        这个症状是死神的唾液,  它能溶解掉你所有的精力与希望,成为了在肮脏、黏稠的泥淖中沦为绝望感的囚奴。

        

        小心是第四次被送来洗胃了。

        他只是机械般往嘴里一直放安眠药。

        没有死亡降临的恐惧,

        也没有好像解脱的轻松。

        他在干什么。

           他也想知道。

         

       “为什么会想要吞药?”

           伽罗问他。

          “或许是,大脑给的指令。”

           其实吞药能让他好受一点。

           他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他只是遵循大脑给的指令。

        让自己吞下几十颗安眠药而已。

            

           “那我们换个问题。”

        “你觉得太阳离我们近吗?”

           “不近,很远。”

           “虽然太阳和我们距离92955886.7公里,但它让我们的世界充满了光明。”

           “小心,你愿意让我做你的太阳吗?”

           “愿意。”

            他记得他是这样回答的。

     

         小心直起身子,走到窗前。

            他很久没看过外面了。

            护士说的没错,

            今天天气确实不错,因为有太阳。

      但那是大家的太阳。

      他的太阳,是伽罗。

  

         伽罗抓住他的手,放到了他的胸口上。

           “小心,你能感觉得到的,

            心脏在跳动,你的生命在沸腾。”

            他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伽罗。

  

        “就像,伽罗?”

     “对,就像我。”

  

    “春天到了,小心。

           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我没看见过星空。”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

  

      后来两人一起看了星空。

           “你看到的星空的时候难道没有产生过一点想法吗?”

           “我夜里从不看天,只会看你。”

             

  

  

       不会有人永远爱你,

       但我许愿, 我会永远爱你。

  

  

  

              

  

  

  “现今在中国,抑郁症的终身患病率为6.9%,12个月患病率为3.6%,总数已经达到了9500万的抑郁症患者,相当于14个人中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希望十四分之一的朋友听到这首歌能感受到力量🌻

  

  

  (文中部分句子是网易云复制粘贴的 有些句子是@冰岛的灵感啦 )

 (定稿于2022.11.23 期间无修改 文笔稚嫩 见谅)

  

  立春快乐

君归故里

【伽小】青史(七)

  君:诈尸性更文,依旧OOC,我到底都是什么奇怪的脑洞(叹气),灵感来自于我听的歌,文笔垃圾,别管了,没救了,如有雷同,我的锅。将军×帝王,我爱BE,私自加了个人,从教书先生也是当年跟在帝王身边的史官(因为想不起来名字所以基本上都用的“他”)的角度出发去讲这个故事。

  18. 

  星星国110年3月。

   “幺弟,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啊。”宅开心听说宅小心要去体察民生后担心的说。

   “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传信。”宅花心不放心的看着他。

   “伽罗,你一定不要让他迷路了。”宅甜心收拾出来了一些东西交到了宅小心手里。

 ......

  君:诈尸性更文,依旧OOC,我到底都是什么奇怪的脑洞(叹气),灵感来自于我听的歌,文笔垃圾,别管了,没救了,如有雷同,我的锅。将军×帝王,我爱BE,私自加了个人,从教书先生也是当年跟在帝王身边的史官(因为想不起来名字所以基本上都用的“他”)的角度出发去讲这个故事。

  18. 

  星星国110年3月。

   “幺弟,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啊。”宅开心听说宅小心要去体察民生后担心的说。

   “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传信。”宅花心不放心的看着他。

   “伽罗,你一定不要让他迷路了。”宅甜心收拾出来了一些东西交到了宅小心手里。

   “我想说什么来着。”宅粗心思考了一下,“哦,想起来了,这是我新研制出来的微型武器,如果有危险的话可以用上。”说完宅粗心就从自己身上摸出来了一个微型匕首,匕首上面有机关可以发射暗器。

   “谢谢你们。”宅小心从家人手里接过来了那些为他准备的东西。

   “这有什么好谢谢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宅开心乐呵呵的说道。

   “幺弟就交给你了。”

   “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伽罗点了点头。

   两个人同宅家人告别之后,回到了宅小心休息的地方。

   “紫藤花要开了。”伽罗站在他以前躺着的长廊底下,淡紫色的花蕾悬挂在回廊上面。

   “嗯。”宅小心看着那些花蕾,等他们到了目的地,或许紫藤花就盛开了。

   “小心,你有想过等你继位,要成为什么样的君王吗?”长长的回廊下,伽罗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样的君王吗?”宅小心认真的看着伽罗,“流芳百世吧。”他希望在他的努力下,百姓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

   “百姓士民,安堵乐业。农不易亩,市不回肆。”那是他所希望的,太平盛世。

   “我相信你能做到,到时候,我就是你功成名就的良将!”伽罗笑着对宅小心说。

   “好。” 到那时,青史上面会留下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他们将会一起见证宅小心描述的太平盛世。

   “走吧。”伽罗打点好了出行需要的东西,肉眼可见的比宅家人为他们准备的行囊少了很多,“能留下的东西,等我们回来一起解决就好了。”

   “对了,那么久了,我还不知道跟在你身边的史官叫什么。” 

  19.

   “在下吗?”他有些意外的说道,“名字吗......无姓,单字墨。”

   “他记了很多。”宅小心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甚至感觉他把有的没的都记了进去,还想说后半句的宅小心把话咽了下去。 

  “往好处想想,他可以记住这盛世河山。”伽罗拍了拍宅小心的肩膀,宅小心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您确定不需要准备马车吗?”小厮牵过来了三匹马。 

  “不用。”宅小心说道,“马车太显眼了。”小厮听见后便没再说话,将马匹交到了他们的手里,然后就退出去了。

   “先去哪里?”伽罗把自己蓝色的长发遮了遮,又将自己的勋章妥帖的收到自己的荷包中。

   “茶馆。”宅小心说道,茶馆一直都是星星国的人们八卦的地方,在那里可以听到百姓对于朝廷是什么态度。

   “好,走吧。”伽罗翻身上马,准备在前面给宅小心带路,害怕宅小心迷路,自己又不知道该怎么走的伽罗,曾经多次出去摸索去各大地方的路。

   “嗯。”当伽罗以为自己出去看路隐藏的很好的时候,宅小心都发现了,但是他没说,默许了伽罗的行动。

   他跟在宅小心身边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宅小心对谁那么纵容,他要不是史官,他是必定要去写话本的。想到这里,他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叹完气赶紧看一眼宅小心,确定没发现他的时候才放心,然后策马跟上了前面的两个人。

   喧闹的人群,打闹的孩童,星星国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祥和。宅小心和伽罗被两旁的花吸引了注意力,将马拴在了附近,那一树桃花如同粉色的柔雾,风一吹还会有些花瓣纷纷落下。

   “妈妈,那里的花好好看啊。”一个小女孩指着那棵桃花树说道,“我们去看看吧!” 

  “好啊,那是桃花。”女孩的母亲笑着看着那树桃花,好像想到了她与夫君相识的时候,“哎,等等我,别乱跑呀。” 

  沉迷在花海中的小女孩没有注意到前方的伽罗和宅小心,一不小心撞了上去,女孩的母亲看见之后有些紧张,想要赶紧过去把自己的女儿扶起来然后道歉,就看见两个人之中那个带着斗篷的人弯下腰将她扶了起来。

   “对不起。”小女孩有些怕生,但是还是怯生生的道了歉。 

  “没事,快点站起来,衣服都要脏了。”伽罗把小女孩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温柔地给小女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不好意思,孩子跑的太快了。”女孩的母亲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无事。”伽罗将小女孩领到了她的面前。

   20.

   “你说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女孩的母亲无奈的拍了拍小女孩,“给那个大哥哥道歉了吗?”

   “道歉了,大哥哥可温柔了。”小女孩叽叽喳喳的在自己母亲耳边说着,“那个小哥哥也特别好看!” 

  女孩的母亲听见后宠溺的揉了揉自己女儿的脑袋,“回家吧,你的爸爸还等着咱们给他做饭呢。”

   “爸爸每天都在干什么啊,他回来的好晚啊。”

   “他呀,要赚钱来给你买好看的衣服和发饰呀。”妇人牵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他得到了好多赞誉,所以你以后也要像他一样光明磊落。” 

  看着远去的母女,宅小心有些欣慰,这里的治安似乎还不错,小女孩的父亲一定是一个清廉的父母官。

   伽罗将小女孩带去妇人面前之后就回来了,恰巧一缕清风吹来,卷着零星的花瓣落在向宅小心走去的伽罗。不远处的一名画师拿着笔将这一瞬间记录了下来,他就站在画师旁边看着他画画。

   “等你画完,这幅画可以为我们留一下吗?我给你银钱。”他问,“我想以后他们会用到。” 

  “可以。”画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不用给钱也是可以的,我恰好出来练手。”

   “那可不行。”他将一些银钱放到了画师的画板下,“毕竟是你画出来的,正好可以再购置些笔墨。”

   “不用不用。” 

  一番推搡之下,他总算是将钱给了画师,然后将画师画好的画卷收到了自己袖中。他刚把画收好,伽罗和宅小心就走了过来。

   “走吧,该去茶馆了。”宅小心走了过来。

   “好。”伽罗把马牵了过来交到了宅小心手上。 

  天空晴朗,两个人策马向前的背影渐渐地被拉成了一幅画。

  

    “听说呀,太子殿下将伽罗带回了皇宫。” 

  刚一进茶馆,宅小心和伽罗就听到了那么一句话。

   “皇上让太子殿下关注伽罗的动向,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留在他身边了。”说书人热情高涨的讲着,什么誓言啊,什么故事呀,已经在茶馆传开了好几个版本。 

  安静的听完说书人讲故事的宅小心觉得耳尖有些发烫,“这都是什么。”

   “不......不知道。”伽罗脸上也浮现了一片红晕,“也许......是大家发挥想象力编出来的吧。”

  ————————————

  君:这两天光在外面玩了,没来的及更文(鞠躬jpg.)

水诺方舟

作者的逼逼

 各位关于伽小的文章后续,这几天没有时间更,会断更一段时间,还请大家见谅!

  

   还有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我会努力的!!

 各位关于伽小的文章后续,这几天没有时间更,会断更一段时间,还请大家见谅!

  

   还有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我会努力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