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伽小

1360.3万浏览    25394参与
糖a

伽小【星星在坠落吗】

◎时间现在战神归来之前一丢丢,然后就按时间发展啦。


◎ooc预警。


小心再一次从梦中醒来。


伽罗就在身旁,不再是虚影,不再是梦…


那是真的。


小心借着微微的星光盯着眼前熟睡的搭档,用指腹划过搭档的脸庞。


“小心,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伽罗张开眼帘,看着忧心忡忡的自家搭档。


小搭档摇摇头,轻轻从床上坐起。在尽量不让被窝进风的情况下探出身下床,又温柔的帮伽罗盖好被子。


"小心,外面冷。”伽罗沉声道。


“没事。”小心瞬移上屋顶,用手去触碰那些微不可探的星光。


“你也睡不着么?”伽罗披着外套,又给小心披上外套,随即轻轻坐在小搭档身边。...


◎时间现在战神归来之前一丢丢,然后就按时间发展啦。


◎ooc预警。


小心再一次从梦中醒来。


伽罗就在身旁,不再是虚影,不再是梦…


那是真的。


小心借着微微的星光盯着眼前熟睡的搭档,用指腹划过搭档的脸庞。


“小心,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伽罗张开眼帘,看着忧心忡忡的自家搭档。


小搭档摇摇头,轻轻从床上坐起。在尽量不让被窝进风的情况下探出身下床,又温柔的帮伽罗盖好被子。


"小心,外面冷。”伽罗沉声道。


“没事。”小心瞬移上屋顶,用手去触碰那些微不可探的星光。


“你也睡不着么?”伽罗披着外套,又给小心披上外套,随即轻轻坐在小搭档身边。


“我梦见你牺牲了。"小心低声道。


“又梦到了么…”伽罗眸子黯淡下来。“你最近有些失神啊,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


“这个梦太美好了。”小心不知道在说什么梦。“是我想不到的美,我没想到你会回来。”


星辰仿佛一瞬间降临到尘地,顿时周围闪烁起来。


“你刚牺牲的时候,天很蓝,蓝的讽刺。”他最终拥住了那实体化的星辰。“现在撕开了那片蓝天,天不再蓝。我也找到了那颗化作星星的战神。


伽罗温柔的用手掌覆盖住小心的双眸,隔着手掌在小心睫毛上落下一吻。


“梦醒了,我还在。”他扯了扯唇,露出一个辛酸的微笑。


小心睁开双眼,眼前的人逐渐虚化,小心用力抓住那些残魂。


“伽罗!伽罗!!—”


最后一丝星辰飘到了宁静漆黑的夜空中,屋顶只有小心一个人。


小心躺在夜空下,低声喃喃。


“不是说梦醒了,你还会在么。”


远处的虚影静静地注视着他。


“小心,我,回来了。”




4451型终极武器爆炸,伽罗成功实体化,抱着小心慢慢坠地。


“各位,我,回来了。”伽罗看了看宅家众人,又将视角落到自家小搭档身上。


他看起来更加坚毅了。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呢,又目睹了什么呢。——经历了生,目睹了死。


“伽…罗…。”小心半信半疑的沉吟。


“好久不见。”伽罗温柔的笑道。


回到宅家,宅博士正在帮伽罗检查身体。小心又一个人来到了屋顶。


伽罗检查完毕,确认无碍后,来到了小心所在的屋顶。


"还给你。”小心将伽罗的眼罩扔给伽罗,伽罗单手夹住飞来的眼罩,又惊又喜的戴在头上。


二人就这么沉默着,星辰再次从天降落到尘地上,似是在给这无声胜有声的两人增添气氛。


"你是真的吗。”小心沉声道。


伽罗愣了愣,随即温柔地抱住了自家搭档。


“是的。”


这一次,身旁的他是真的,不再是点点的星辰。


不再是虚影。


梦不再是梦,死而复生也会成为真的。

玩偶果馁酱

因为有病,所以弄了

作者是多厨大s   b

因为有病,所以弄了

作者是多厨大s   b

世角为牢

(1)——安迪想知道

谜之城暴风雪山背景,

大量魔改 

主视角:安迪

 cp:伽小

【潦草挖坑】

(1)——安迪想知道

谜之城暴风雪山背景,

大量魔改 

主视角:安迪

 cp:伽小

【潦草挖坑】

庚子

一个瞎扯点想扯的东西的直播间

直播体一发完,伽小已官宣设定


应该是直播体……吧

mmd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沙雕声优伽×腹黑毒舌魔方博主小


沙雕与ooc并存,注意避雷,年龄操作,小18,伽26


私设小粉姓名乔暶,阿德里三傻会变声


cp有伽小,微卡粉,私心卡粉tag


本来打算过年的时候再发可惜我这只手忍不住了


诸位过年好呀~~~

————————————————————


“大家好!能听到吗?”


房间内,伽罗与小心面对镜头并肩坐着,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直播窗口和飞速增长的直播间人数


弹幕:“可以的”

“可以”

“伽爷好!伽爷今天又帅了!”...

直播体一发完,伽小已官宣设定


应该是直播体……吧

mmd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沙雕声优伽×腹黑毒舌魔方博主小


沙雕与ooc并存,注意避雷,年龄操作,小18,伽26


私设小粉姓名乔暶,阿德里三傻会变声


cp有伽小,微卡粉,私心卡粉tag


本来打算过年的时候再发可惜我这只手忍不住了


诸位过年好呀~~~

————————————————————



“大家好!能听到吗?”



房间内,伽罗与小心面对镜头并肩坐着,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直播窗口和飞速增长的直播间人数



弹幕:“可以的”

“可以”

“伽爷好!伽爷今天又帅了!”

“啊啊啊小殿你好久都没发视频了妈妈想你!!!”

“伽爷晚好!嫂子晚好!”

“伽小配我一脸啊啊啊!”

“wdmy这俩男人为什么帅了啊啊啊awsl!!!”



伽罗颇有些无奈:“这么久没见你们吹彩虹屁的本事见长啊。”



弹:“没有没有”

“我们说的可都是大实话”


“呵,俗话说得好,粉丝的嘴骗人的鬼。”


弹:“妈妈这个男人他好无情!”

“他好冷漠!”

“他好无理取闹!”

“伽爷你还记得你最初的人设是温柔知心的邻家大哥哥吗?”

“此声优人设已崩塌”

“那个最开始面对阿卡斯和凯撤都能温柔微笑的伽罗哥哥去哪了?!去!哪!了!”

“前面的,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个是伽罗大爷”

伽罗假装没看见弹幕,熟练地握着鼠标一通操作,于是直播里的人就只能从小窗看见他们了


“我和小心今天打算一边玩点不费劲的网页游戏一边和你们互动,有什么推荐吗?”


弹:“大鱼吃小鱼”

“森林冰火人”

“王子公主回家记”

“奇迹暖暖”

“前面那个你不对劲/滑稽”

“闪翼双星”


伽罗扭头看向小心:“想玩什么?”


小心思索片刻:“森林冰火人吧。”


“好”


伽罗在网页上找到了游戏的图标等待游戏加载


“等会游戏加载完了就可以开始互动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和小心尽量都答到——开始了。”


弹:“好耶!”

“好家伙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嘿嘿嘿~”“伽爷这一段工作量多吗?”


伽罗:“有点多,这一段接的配音作品还不少,不过也不能算的离谱。刚从Z市飞回来,未来会有很长一段空档期,毕竟也快过年了。”


弹:“伽爷伽爷!可以有配音作品的档期透露吗?”


伽罗:“下个月月中会有一部广播剧,其他的都是明年二三月档了。”


弹:“小心最在干嘛?好久没见你发视频了”

“小心小心下次测评考虑一下X店新出的黄金魔方嘛?”


小:“最近,功课忙,黄金魔方……可以考虑”


弹:“两位最近都在忙的话……空闲的时候会不会想对方”

“最近是异地状态哦~”


伽罗和小心对视一眼,脸颊浮上了可疑的红晕


弹:“咦惹~~~”

“这两个男人害羞了~”

“都是老夫老夫了啦/滑稽”

“他俩羞了他俩羞了妈妈我好了〃∀〃”“行了行了再说下去他俩该急眼了/滑稽”

“伽爷你的小冰人要掉下去了”


可惜伽罗并没能及时看到那条弹幕,小冰人在伽罗无意识按住右键的操作下,光荣地掉进了岩浆湖里


壮 烈 牺 牲



弹:“哈哈哈”

“心疼小冰人一秒”

“剩下59秒心疼小火人”

“小火人还什么都没干hhh”

“爱情的牺牲品”

“小冰人:我应该在湖里不应该在这里”



伽罗沉默片刻,决定忽视身边的小心略带笑意的眼神与明显不大正常的弹幕,像个没事人一样重开游戏:“行了行了继续吧,这是个意外。”



弹:“哟装得真是若无其事”

“伽爷未来会有线下吗?”


“线下线下!看看M市吧!M市的孩子要哭死了!”


“T市也要哭死了好嘛!”



伽罗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明年上半年大概会接4、5场线下,3月底4月中,后面的待定。T市有的,主办方说明天就会放预告了,江湖题材,你们可以期待一下,M市估计没有。”



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圆梦了!”

“nmd,为什么,M市继续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伽爷最近接的活除了广播剧还有什么类型吗?”



伽罗:“有游戏啊电视剧什么的,种类还挺丰富。”



弹:“录音棚的伙食怎么样?”



伽罗:“伙食……也就那样吧,还行。”


小心:“多久没好好吃饭了?”


伽罗:“也就3、4天那样……吧?!”



伽罗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语调陡然一转



弹:“哇哦~”

“伽爷上套了/滑稽”

“小心跟谁学的啊?/滑稽”



小心面无表情



“……我错了”



弹:“伽爷走好~”“

虽然身体还健康,但伽爷要注意身体啊”

“这算什么?殉情?”



敢情这俩人就没好好玩,屏幕上两个小人走着走着就双双掉进了沼泽



小冰人/小火人:是我不配



弹:“hhh你俩可走点心吧!”



偏巧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小心本来摘下耳机打算出去瞧瞧,却被伽罗拉住了



“别,还是我去看看。”你去指不定更乱



小心盯着他,古井无波的脸硬是被伽罗看出了一丝怜悯:


“花心知道你今天回来。”


“……所以?”伽罗直觉不好


“他从前天起就开始叨咕怎么套你麻袋了。”


伽罗战术性沉默。


伽罗摘了耳机走了


小心明智地戴上耳机:“你们有什么想问的?”


弹:“所以你俩现在是在宅家啊”

“小心打算什么时候更新?”


小心思索片刻:“就这几天”


问答持续了不到一回合,外面爆发出一阵超大声的动静


小心一脸麻木


小心内心os:我就知道


弹:“……”“……”

“小心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hhh”

“hhh意料之中了”

“虽然小心面无表情但我就是看出了‘我就知道’hhhhhhh

“请问小心,伽爷在日常生活中也这么沙雕吗?”


“……”小心沉吟半晌组织了一下语言,


“并不,伽罗他,是个很温柔可靠的人,博士出差的时候大多是他来充当我们的家长,也总能把我们照顾好。”



小心伸手拿住旁边的水杯



弹:“那么又是一个问题来了”

“伽爷为什么直播的时候总是这么沙雕呢?”

“那个杯是伽爷刚用的!好的我是阿伟我又死了!!!”




小心:“为什么直播这么沙雕?因为他比较放松吧,每次都是在工作做完之后。”



弹:“那伽爷工作起来是什么样呢?”



小心端起杯轻抿一口,缓缓吐出一句:



“工作起来,他就不是个人。”



精确犀利,一针见血



弹:“是因为不好好吃饭吧!绝对是的吧!”

“感觉伽爷大限将至了”

“伽爷走好”“走好”



小心继续淡定喝水:


“不全是,他一遇到工作就会很沉稳严肃,还很……不惜命。”



弹:“所以小心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怨气的hhh”

“伽爷不惜命,,,”

“小心多管管伽爷啊/滑稽”

“感觉解锁了一个新伽爷!”

“新形象Get!!!”


此时伽罗终于在甜心的帮助下摆脱了魔怔的花心,只觉得身心俱疲,仿佛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我真难,真的



伽罗推门进来拉开椅子坐下,顺手拿了小心手里的水杯,完全无视疯狂鸡叫的弹幕继续游戏



小心略感惊讶:“花心?”



伽罗目光深沉又带着一丝侥幸:“他课题没做完。”



弹:“hh花心表示课题误我!”

“花心:这事没完!”

“花心表示课题是抽伽罗的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伽罗刚喘过气没过多久,手机发出“叮咚”的提示音



伽罗拿起手机一看,只感觉右眼皮一阵突发性抽搐



这兔崽子又要闹啥幺蛾子



深呼吸三次,伽罗点开消息



我 就 知 道



手机中传出个温柔女声



“宝宝~我到机场了啦~你来接我嘛好不好~”



伽罗沉默了


伽罗想yue


弹幕已经不厚道地笑开了



弹:“我这辈子都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是在这里”

“二卡子,危”

“危”

“危了个大危”

“卡子你之前不是说不会再伪音了嘛?!”



伽罗黑着脸回消息:



“阿卡斯你精神病发了?你大爷的赶紧给我滚回来!一会没看好你你就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我真是失职啊!大过年的竟然让你这孽畜跑出来了!”



过了片刻阿卡斯又是一条语音传过来:



“哦对了你家小心知道我用你兄弟的手机给你发消息不会生气吧?不会吧不会吧~”



弹,“伽爷你好凶哦,不像我,我只会心疼卡子姐~/滑稽”

“这招绝对是凯撒支的!卡子没有这等智商!”

“woc出现了!伽爷黑到极致自然温柔的微笑!”



温柔的伽罗微笑着回消息,连声音都温柔了几个度:



“你说如果我把你回来的消息告诉乔䁢,她会不会放下工作跑去堵你?让我猜猜是拎板砖呢还是拎棒球棍呢?毕竟在我的帮助下你的三餐她可知道得明明白白的呢~”


阿卡斯慌了:


“别!爹你千万别!我还想多活一会儿!”


“这都是芬奇怂恿的!您冤有头债有主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伽罗高贵冷艳:


“呵”


小心在心里感叹:


不愧是你!


弹:“失算了!竟然不是凯撒支的招”

“所以暶姐不会为了发小直播放下工作但会为了对象拎起板砖/棒球棍是吗”

“伽爷从未让我们失望/滑稽”

“果然还是伽爷段位高hhh”

“所以伽爷和二卡这几天是在一起工作吗?”


伽罗:“昂,我的几部作品和他碰在一起了。”


……


直播很快临近尾声,伽罗看了眼意犹未尽的弹幕:


“老规矩,等会直播的那条动态评论区随机抽5-10人送我们在宅家包的饺子一盒——如果混入了甜心的咋办?emmmmm吃之前最好夹开看看馅,真吃到了就……洗胃吧”


“最后还按规矩给你们送段祝福吧——小心,你来读”


伽罗笑着递给小心一张纸


小心:……我能不能拒绝


“不可以拒绝哦~之前可都是我读的。”


“……”小心认命,“旧岁将除,新年将始,新的一年,愿我们都能得偿所愿、事事顺遂。虽人事艰辛生活不易,但行前路,莫问归期,自能收获光明。”


弹:“这个好诶~”

“虽然但是,我知道小心努力了但小心努力想读出感情出口仍是无情棒读样子好可爱啊啊啊!”

“伽爷小心过年好!”

“期待一波明天的线下预告!”

“伽爷今年可以安排日语版《恭喜发财》吗?”

“《恭喜发财》!!”

“或者小心安排我也可以!”

“《花儿纳吉》我也可以!!!”



“不安排!!!”“不安排!!!”

黑领巾

摸了,即使很菜

参考了谜之城的一幕(但是完全不像,而且画不出感觉5555)

tag私心,童年最爱了属于是

摸了,即使很菜

参考了谜之城的一幕(但是完全不像,而且画不出感觉5555)

tag私心,童年最爱了属于是

九九十八

【伽小】ooc智障小短漫,很怪,吃饭喝水时不要看

昨天晚上的失眠产物,感慨了一下伽罗坎坷的经历


大早上发这么怪的图我感到非常地下赌马(私密马赛)

【伽小】ooc智障小短漫,很怪,吃饭喝水时不要看

昨天晚上的失眠产物,感慨了一下伽罗坎坷的经历


大早上发这么怪的图我感到非常地下赌马(私密马赛)

南淮落月

【伽小】02 迷村

*谜之城后续脑洞,正剧向


  最后莉莎也没劝住两人。

  技能球损坏到了核心,以地星的科技,修复它可以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伽罗小心二人对修复只是略懂皮毛,如果宅博士或粗心在的话或许还能好些,可惜他们现在处于距离地星三千五百万光年外的星星球。

  甜心技能球在四个技能球里是个重要的存在,可攻可守,还可以救治,这下损毁了,对于他们而言其实不利。

  莉莎担心的就是这点。虽然伽罗小心二人身手极好,但难免会有失手之时,先前在麦田怪圈和海上迷雾便是,倘若没有芬奇的出手,稻草人和黑暗君主可是够他们喝一壶的。

  眼前的救生舱损毁的不是一点半点。动力引擎有着火的痕迹,应该是迫降时撞上的。平衡翼...

*谜之城后续脑洞,正剧向


  最后莉莎也没劝住两人。

  技能球损坏到了核心,以地星的科技,修复它可以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伽罗小心二人对修复只是略懂皮毛,如果宅博士或粗心在的话或许还能好些,可惜他们现在处于距离地星三千五百万光年外的星星球。

  甜心技能球在四个技能球里是个重要的存在,可攻可守,还可以救治,这下损毁了,对于他们而言其实不利。

  莉莎担心的就是这点。虽然伽罗小心二人身手极好,但难免会有失手之时,先前在麦田怪圈和海上迷雾便是,倘若没有芬奇的出手,稻草人和黑暗君主可是够他们喝一壶的。

  眼前的救生舱损毁的不是一点半点。动力引擎有着火的痕迹,应该是迫降时撞上的。平衡翼也损毁了。船身上有个凹陷,像是经过陨石带时被撞上产生的。

  伽罗为他们的命大而感到庆幸。救生舱也不是特别先进抗造,跟星星球的技术没法比,看上去是被淘汰多年的类型。就这么艘小破飞船居然跌跌撞撞把他们送回了地星,可以说是大难不死了。

  莉莎气喘吁吁地跟在他们后面,道:“你们……怎么……跑得那么快……累死我了……”

  小心还在观察救生舱毁坏情况。轻微损毁的话,以他在宅家耳濡目染下学会的一点皮毛技巧,说不定能略微修一修,但眼下这个情况,明显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莉莎道:“伽罗,小心超人,如果你们要去南峰群山的话,我跟你们一起去。那里真的很危险,是原始森林,你们的技能球又损毁了,我去的话,还可以帮你们。”

  经历了之前的种种历险,还有芬奇离去的重大变故,少女相较之初识时多了几分稳重。虽然骨子里的跳脱性子改不掉,但成熟了许多。

  小心取出一根红白箭羽,正是之前莉莎托欧文给他们的。小心道:“如果你想好了,就把它拿回去吧。”

  莉莎看到箭羽时,沉默了片刻。小心见她犹豫,收回了箭羽,转而递给她一个红艳的技能球:“如果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你就拿着技能球,关键时候可以自保。”

  是开心技能球。

  莉莎明白小心的意思,对他露出歉意的笑:“谢谢。”

  伽罗道:“莉莎,去南峰群山,还需要你来带路。”

  莉莎充满斗志道:“没问题。”

  

  路上几人像是之前一样,日行夜宿。伽罗和小心二人说话少,大部分的话都是莉莎说的,路过几个风景区还稍微给二人介绍了一下,伽罗总有种他不是来追人的而是来旅游的错觉。

  这两天,莉莎重新把她的辫子扎了起来,为了方便行动。毕竟一直散着头发,风一吹容易头发糊脸,妨碍视力。而南峰原始森林里危险四伏,且不说带毒的各种虫虺,一些猛兽就够人受的。

  走了五天,三个人到了距离原始森林最近的一座小城镇。说是城镇都抬举它了,伽罗稍微飞起来就能数清这里有多少户人家。由于多少年罕有人至,这个小镇子也没有旅馆,伽罗看了看渐晚的天色,道:“夜晚进森林过于危险,明天一早再出发。”

  莉莎道:“这里没有旅馆,我去问问这里的居民吧,看看有没有人肯收留我们一晚。”

  这里统共十来户人家,且入夜闭户不出。莉莎敲了几家的门,都无功而返。直到最后,她敲开了城镇最靠里的一户人家。

  敲了很久才开的门。开门的是个老人,老人的脸上的褶皱很深,像是肿了一般,眼睛挤在皱纹里,几乎快被淹没了。乍看之下莉莎被吓得后退好几步,还是小心上前问道:“老爷爷,我们是过路人,请问能否收留我们一晚?”

  老人脸上慢慢扭出来一个笑。他拄着拐杖,声音苍老而沙哑:“请进吧,过路的旅人。”

  伽罗跟着小心进来了。莉莎非常害怕这位老人,她跟在伽罗身后左顾右盼,此时,门无风自动,砰得一声关死了,吓得莉莎尖叫一声跳到伽罗身上。伽罗本来还在端详这个房间的布局,突然眼前一黑,被莉莎捂死了眼,偏偏这时候伽罗被地板上翘起来的地板绊了一下,两个人直接摔成一团。

  走在前面的小心听见动静,回头看见两人摔在地上,只能无奈地返回,把两个人扶起。

  伽罗起来前却注意到绊倒自己的那块地板。墨镜在能量的驱动下滑下,戴上,伽罗伸手要去触碰那块地板时,老人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三人身后:“客人们,请不要乱动我家里的摆设。”

  阴森森的语气。三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伽罗暗道这人怎么跟幽灵似的。

  老人家里比较大,夜晚也不点蜡烛,黑漆漆一片。伽罗的墨镜具有夜视功能,小心是半机械半生命体,自然不怕黑暗,点不点蜡烛对他们而言倒无所谓,只是苦了莉莎,一会儿被吓一跳。

  老人家只有两间客房。伽罗计划他和小心住一间,莉莎自己住一间。莉莎却拉着他和小心,悄声道:“我觉得这里有问题……”

  声音抖得不行。

  小心叹了一口气,道:“拿好技能球,有东西直接开启技能球扔过去,然后叫我们。”

  小心给她的技能球是开心技能球,是四个技能球里威力最大的。莉莎虽然害怕,但拿着技能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三个人便进了房间。

  只是一进房间,伽罗有些无语地看着……只有一张床的客房。

  也是,人家自己家,为什么要在客房摆两张床呢。

  小心倒是不甚在意床的问题。他倒是注意到了其他东西:“伽罗,这个老人,有点不对劲。”

  伽罗道:“这间房子也不对劲。”

  严格来说,这整个镇子,都很奇怪。小心坐到床上,道:“先休息一晚,明天再探查。伽罗?”

  眼前能量波动,青色的能量消失后,伽罗变回了魔方,落到床上,泛着能量光。

  小心扫视了一眼睡两个人明显狭小的床,明白了伽罗的顾忌,于是他将魔方放到枕头边上。


——————————————————


奇泽402

来点三十岁老男人恰烟。

怎么说呢,画伽罗抽烟真的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觉得以他的性格好像不该抽烟,但他好像又确实能抽两口。

来点三十岁老男人恰烟。

怎么说呢,画伽罗抽烟真的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觉得以他的性格好像不该抽烟,但他好像又确实能抽两口。

青竹小蛇
小情侣约会被撞见 伽小,微花开...

小情侣约会被撞见

伽小,微花开(花心对不起哈哈哈)

感谢大家对偶画的像官方的肯定,但还是多评论点画的内容比较好呐

小情侣约会被撞见

伽小,微花开(花心对不起哈哈哈)

感谢大家对偶画的像官方的肯定,但还是多评论点画的内容比较好呐

冬至要吃汤圆

[伽小]骑士与玫瑰

注:小学生文笔,CP向,不喜勿喷

骑士伽×王子小

ABO设定

会有亿些没头没尾的设定

!ooc警告!


以下正文,放心食用

宅家世世代代都是alpha,当然,也包括了这一代的三位少爷,宅开心、宅花心、宅粗心以及一位公主宅甜心。但是,宅府的小少爷宅小心却是一名omega。兴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不同,小心倍受哥哥姐姐宠爱。为了让他平平安安长大,家里人一致同意隐藏小心omega的身份,掩盖了他的信息素,对外宣称小心只是一名beta。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心逐渐到了“花期”,并且发情的次数一次次增多。虽然很不舍,但小心不可能一直依赖抑制剂度过发情期,家里人还是决定暗...

注:小学生文笔,CP向,不喜勿喷

骑士伽×王子小

ABO设定

会有亿些没头没尾的设定

!ooc警告!


以下正文,放心食用

宅家世世代代都是alpha,当然,也包括了这一代的三位少爷,宅开心、宅花心、宅粗心以及一位公主宅甜心。但是,宅府的小少爷宅小心却是一名omega。兴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不同,小心倍受哥哥姐姐宠爱。为了让他平平安安长大,家里人一致同意隐藏小心omega的身份,掩盖了他的信息素,对外宣称小心只是一名beta。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心逐渐到了“花期”,并且发情的次数一次次增多。虽然很不舍,但小心不可能一直依赖抑制剂度过发情期,家里人还是决定暗中给小心寻找合适的alpha。


每次家中有舞会或派对时,总有那么几名是宅博士精心挑选的适龄alpha。但不论是男A还是女A,都没有被小心看上的,哪怕有喜欢小心的,也都被哥哥姐姐——尤其是花心,明着暗着阻挡了。


今天是小心的生日,家中自然举办了派对,但小心却迟迟没有出现。

“小心应该在房间,我去找找他。”

开心迟迟不见小心,有些担心,作为大哥,他要保障每个人的安危。

不等众人回应,就见他“唰”地一下窜到了三楼走廊上,楼梯都不走。



“咚咚咚”

“小心,你在里面吗?”

开心走到小心房门前,敲了敲门。

“我知道你不爱参加这种活动,但你还是出来一下,和大家打个招呼吧,这样才礼貌。”

房里依旧没有动静,开心有些着急了,想要开门进去。

“小心,你不说话的话我就进去了啊?”

一推门,开心就闻到了浓烈的玫瑰花香,他连忙大喊。

“甜心!”

众人听到开心的声音,都以为出了什么事,都忙着冲向楼上。

听到脚步声,开心连忙补充了一句。

“就甜心过来一下就好了,没出什么事,大家别担心。”

甜心立刻懂了开心的意思,跑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听着骚动停止,开心才进了小心的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房间里没开灯,但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玫瑰花香。

“啪”

开心打开了灯。

小心在床上缩成一团,难受地咬着自己的手背,另一只手扯着脖子上的绷带——博士为小心定制用来遮住腺体并且掩盖信息素的,绷带被扯的松松垮垮,白皙的后颈露在外面,脖子已经被过长的指甲抓出了几道红痕。

“哎!”

看见小心还要去抓,开心连忙阻止。他抓住了小心的手,把小心搂到怀里,释放出些许信息素,安抚着小心的情绪。

“乖,很快就没事了,别怕。”



“咚咚咚”

“开心,我现在可以进来吗?”

甜心来了,她压低了说话的声音。

“嗯。”

甜心进来,被屋里的味道惊了一下。

“这次,是不是比上次还要严重。”

“嗯。”

小心紧紧抓住开心的衣服,脸朝着开心,不住地发抖。随着抑制剂的推入,他慢慢安静了下来。


开心把小心扶到床上躺好,甜心帮忙扯好被子,她又摸了摸小心额头,发热的症状已经结束了。俩人面对面笑了一下,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离开了房间。


小心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他看了眼时间,叹了口气。

有点可惜呢,今天快要结束了。

房间里落地窗并没有窗帘,远处城区里的路灯还都亮着,星星点点,像是落入人间的星河。

“不如……”

就出去放纵一把!

小心自言自语道。

他下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绷带重新缠好,换好一身便于行动的衣服,披上了斗篷。紧接着,“嗖”地一声消失在房间里。


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

第一章就先这样吧,本来是想写到他俩相遇的结果战神到现在都没出现。下次一定。


刚开始的时候,题目是想取 骑士和王子 的,但后来想想,王子是天下的,而玫瑰才是骑士的,所以就换了哈哈哈,不愧是我。




这里是你掉的虎子情报官吗

一晚上没睡,就整了这么个玩意,_(´ཀ`」 ∠)上色把描线涂开了不说,想手动画玻璃的感觉,结果把画搞得更糟糕了,( °̥̥̥̥̥̥̥̥˟°̥̥̥̥̥̥̥̥ )最后发现,P图软件就有玻璃这种东西,后悔的一批,等抽个时间,拿pad重新画一次吧,勾完线没拍照,不能直接提取线稿了,可恶啊,给忘了。(。•ˇ‸ˇ•。)

啊本来应该还有一个小心在下面,是一张图的,但是,没能画上去,给伽罗起完型就直接开始描线了,最后的伽小,那个喷漆罐子。怎么感觉这个tag拉的这么牵强,( ´•.• ` ),我过段时间看看能不...

一晚上没睡,就整了这么个玩意,_(´ཀ`」 ∠)上色把描线涂开了不说,想手动画玻璃的感觉,结果把画搞得更糟糕了,( °̥̥̥̥̥̥̥̥˟°̥̥̥̥̥̥̥̥ )最后发现,P图软件就有玻璃这种东西,后悔的一批,等抽个时间,拿pad重新画一次吧,勾完线没拍照,不能直接提取线稿了,可恶啊,给忘了。(。•ˇ‸ˇ•。)

啊本来应该还有一个小心在下面,是一张图的,但是,没能画上去,给伽罗起完型就直接开始描线了,最后的伽小,那个喷漆罐子。怎么感觉这个tag拉的这么牵强,( ´•.• ` ),我过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把小心也给整上去。

你也睡觉啊

【伽小】只是想看看忠犬被抛弃变腹黑的那些年6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床头,伽罗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他已经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而当他睁开眼睛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小心乖巧的睡颜。


        柔顺的黑色发丝紧贴脸颊,那双漂亮的红宝石般的眼睛此刻紧紧...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床头,伽罗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他已经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而当他睁开眼睛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小心乖巧的睡颜。


        柔顺的黑色发丝紧贴脸颊,那双漂亮的红宝石般的眼睛此刻紧紧地闭着,浅浅的呼吸,没有了平时的锐气,多了一丝柔软和乖巧。


        伽罗有些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触碰到小心的脸颊,目光顺着眼睛下移,看到了那红润的嘴唇,眸子有些微暗。


        亲一下,不会被发现的吧。


        想到于此,伽罗的手又猛的收了回来。


        卧槽,伽罗,你刚刚在干什么?


        小孩还未成年。


        伽罗抑制不住的心跳,暗骂自己刚刚的行为。


        “唔,你醒了?”


       小心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全然不知刚刚旁边的人经历了多大的心里挣扎。


       “我叫阿姨把早餐送上来吃,尽量不要出去这个房间。”


       “哦,好。”


        小心起床后便离开了房间,只剩伽罗独自一人凌乱。


       “过两天是你的生日吧?”


       伽罗一边吃着盘子里的早饭,一边问着。


       “对。”


       小心翻看着手中的书,一边回复着。


        “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小心翻书的手忽然顿住,沉默了许久。


        然后看向伽罗的方向,浅浅一笑。


        “希望身边的人都能有个好结果。”


        此时伽罗还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来遍地的鲜血映着漫天的火光,他才明白。


        身边的人,并不包括他自己。


        那天,法尔为了庆祝小心的生日邀请了许多权高位重的人。


        在推杯换盏之间,许多人沉迷其中,在酒精的作用下,所有人卸下了防备,而身为灰心星球国防部部长的法尔,也在众人的一声声阿谀奉承中迷失自我。


        小心趁乱离开了酒席,却看到了许久未见的罗莎,她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礼服,裙角绣上了朵朵盛放的玫瑰,妖冶而又张扬。


        红唇轻启,道出的是少女年少时的心愿。


        “careful,我喜欢你。”


        小心不知作何回应,一时间没有开口。


        而罗莎只是笑笑。


        “我不需要你的回应,这是我对你的感情,你不需要负责。”


        但你要允许我伤心。


        说完,罗莎便提起裙摆转身离去,迎着月光,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的骄傲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泪。


        哪怕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小心打散的脑中乱糟糟的想法,他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此刻伽罗却从小心的身后抱住了他。


        “怎么就拒绝了呢?”


        “小孩,如果没有选择罗莎,那你会不会有一点喜欢我?”


        小心不明白怎么会在同一天莫名其妙收到两个人的表白,但他清楚的知道此刻自己心跳加速这件事情,是骗不了人的。


        是从什么时候呢?


        可能就是从初见那抹惊艳的蓝色开始的吧。


        小心转身轻轻吻了上去。


        就让自己最后的时间任性这么一次吧。


        虽然,我们可能并不会有未来。


        而伽罗在惊喜之余缺伸手扣住小心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怀里的人有些喘不过来气,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小心面带红晕,他还想说些什么,可城中敲响的大钟告诉他,该出发了。


        “我还有事……”


        “没关系,一会见。”


        而伽罗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小心,而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早就已经物是人非。


        那晚,国防部变成一片火海,而知道小心最后前往目的地的伽罗,却以为小心,也死在了那场意外里。


        他奔溃了。


        他不知道怎么度过的那些日子,睁眼便仿佛坠入深渊,只有在睡梦中他才能在一次见到所爱之人的笑脸。


        伽罗不记得自己颓废了多久,直到听到星际委员会发出的通知,他才仿佛如梦初醒。


        星星球的间谍窃取了Satan病毒的样本资料备份并销毁……


        最后对灰心的处理结果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清楚的知道,careful就是星星球派来的卧底。


        那么他还有活着的可能。


        “careful,不管你在哪,我都一定会找到你的。”






彧添

我爱你

          星际特级罪犯小心当于xxxx年x月x日接受星际最高等级刑罚——死刑有阿德里星上将伽罗,亲自实施刑罚。

        审判台——

        伽罗拿着对准小心,眼中似乎柔情似水,又如冰窟般寒冷“你是我的爱人…”小心瞳孔颤动“伽罗?”无法忍受,他再一次摧毁了星星球,伤害了他的伙伴,他的爱人,“我爱你,我不能让你...

          星际特级罪犯小心当于xxxx年x月x日接受星际最高等级刑罚——死刑有阿德里星上将伽罗,亲自实施刑罚。

        审判台——

        伽罗拿着对准小心,眼中似乎柔情似水,又如冰窟般寒冷“你是我的爱人…”小心瞳孔颤动“伽罗?”无法忍受,他再一次摧毁了星星球,伤害了他的伙伴,他的爱人,“我爱你,我不能让你死在我面前…”小心低下头沉思,泪水流过下颚。伽罗放下走上前抱住了小心,轻轻覆上了他的唇,落下了热烈遗憾的最后一吻“我爱你”他抱住小心,心口对着心口,枪口抵在了小心的背上,“My love, I love you forever.”小心闭上了双眼,双手抱住伽罗的腰。

        枪声响起,子弹穿透伽罗和小心,他们致死相爱,即便遭受穿心之苦,即便一方罪恶滔天。

"My Forever Lover"

"My eternal salvation."

彧添

我爱你

          “小心!停下!”伽罗抬头对着空中的少年喊到。小心眼中红光蔓延,残存的理智被逐渐瓦解,崩塌。“伽…罗……!”小心超人痛苦地捂住了脸颊,他不想再一次伤害大家。

        “小心!是我!我是开心!”开心眼中的希望似乎并不能融化小心。“走开!”小心大吼掌中汇聚了一层黑暗的能量,朝着开心冲去。“甜心保护罩!”甜心虽然及时抵挡住了黑暗能量,但保护罩还是碎了。两人被强大的黑暗能量按压在地上,一阵阵痛苦的...

          “小心!停下!”伽罗抬头对着空中的少年喊到。小心眼中红光蔓延,残存的理智被逐渐瓦解,崩塌。“伽…罗……!”小心超人痛苦地捂住了脸颊,他不想再一次伤害大家。

        “小心!是我!我是开心!”开心眼中的希望似乎并不能融化小心。“走开!”小心大吼掌中汇聚了一层黑暗的能量,朝着开心冲去。“甜心保护罩!”甜心虽然及时抵挡住了黑暗能量,但保护罩还是碎了。两人被强大的黑暗能量按压在地上,一阵阵痛苦的声吟回荡。

       “小心!你清醒一点!我们是你的家人……啊!”花心话都没说完被小心摔到了地上。“花心磁力链!”花心用尽力气控制住了小心,“粗心飞弹!”炮弹朝着小心射去,“你们就这点能耐?”黑小冷笑一声,抬手控制住了飞弹,又重新控制飞弹的位置,朝着奄奄一息的四人飞去。

        “小心!”伽罗救起四人,安置好他们,他得上了空中,与小心对视。“你很有胆量。”黑小不屑的笑了笑。“把我的阿小……还回来!”伽罗的手化为一把利剑,朝着黑小刺去,“就你也能伤到我?”黑小抬手掐住伽罗的脖子,“你的小心已经不在了,别傻了!”伽罗挣扎着“你做梦!”加下的飞行器一用力,伽罗在空中翻了几个滚,重新站了起来。再一次冲上去……

       “超人联盟前来支援!”伽罗靠在墙上,抹掉了嘴角的血迹,意识逐渐模糊。

       残存的理智——覆灭

      

       审判——

淋漓的鲜血,悲痛的哀嚎,痛苦,无措。屠杀,灭门,沦陷。尘土飞扬在他的脸庞,眼中的坚毅沦为恶魔的阶下囚,杀戮的光——

舒.
提问:谁在真的看星星? (你)...

提问:谁在真的看星星?


(你)又水是吧)

提问:谁在真的看星星?



(你)又水是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