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伽摩咕哒

253浏览    1参与
年糕式芝士神甫

【伽摩咕哒♀】与你相拥

*文笔渣,ooc警告

*有使用、借鉴伽摩羁绊和情人节语音

*天佑你我出伽摩,祝食愉

  “我可以抱你吗?”

  亮橘色的发丝落于肩上,并不长,只是堪堪没过肩的程度,但头发是柔顺而浓密的,于是便用可爱的发圈将一撮头发扎起来,要是放下来的话,应该颇有几分鬓发如云的味道。

  爱神打量着救世主。

  伽摩看不惯她的表情。

  明明是恳求的语气,却完全没有做出一副摇尾乞怜的姿态,似乎向爱神索求爱的并不是她一样。即便语气比往日轻柔了几分,但内心的姿态是无法改变的。...


*文笔渣,ooc警告

*有使用、借鉴伽摩羁绊和情人节语音

*天佑你我出伽摩,祝食愉

  “我可以抱你吗?”

  亮橘色的发丝落于肩上,并不长,只是堪堪没过肩的程度,但头发是柔顺而浓密的,于是便用可爱的发圈将一撮头发扎起来,要是放下来的话,应该颇有几分鬓发如云的味道。

  爱神打量着救世主。

  伽摩看不惯她的表情。

  明明是恳求的语气,却完全没有做出一副摇尾乞怜的姿态,似乎向爱神索求爱的并不是她一样。即便语气比往日轻柔了几分,但内心的姿态是无法改变的。

  虽然藤丸立香知道她是神,会尊敬她,但并未将她摆在高位上,不会想那些狂信徒一样虔诚地跪在脚边,更不会让她去射出花之矢。

  不管外表是多么与人相似也好,神都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至少认为自己是与人不同的,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神明的傲气,当然排除某个纯情的和白纸一样的冥界女神。

  这是从寿命就拉开的差距,然后便是能力、心态、职责,将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拉越远。

  伽摩可以纵容每一个人的欲望,也可以回应居住于世间的众多人类的欲望。

  但藤丸立香的态度令她恼火,藤丸立香的要求让她无措。

  那是不包含任何欲望的,单纯的请求。

  ……她只是想拥抱她。

  爱神暂时并未给予救世主回应,只是那白皙的手轻轻抚过红润的唇瓣,透着淡淡粉色的指甲和那唇重合在一起。

  “『抱』……啊。”

  消极怠工的爱之神此刻仿佛是真正念出了这个字的含义,和藤丸立香的读法虽然一致,但因为有了一个略微的空档显得暧昧无比。

  那双红色的眸子带着几分引诱的意味,她的手缓缓地从唇上移开,小心翼翼地捧住了那张脸。

  “你是在向我索求爱吗,Master桑?”

  此刻的她们离得很近,伽摩白色的发丝几乎遮住了藤丸立香窥探的视线,但她能看见那双眼睛,那赤海中翻滚的浪潮,以及微弱的,埋藏于海底的太阳。

  金色柔和了赤红。

  “不是的。”

  少女斩钉截铁地回答,拒绝了对方『付出爱』的念头,并且把这条路堵的死死的,还在被封锁的道路前插上了标明着“通行禁止”的牌子。

  “我不想让你这么做,伽摩。”

  说着“不想让你这么做”,实则只要她去做,她就会以强硬的、但是在她忍耐范围内的姿态阻止她。

  傲慢。

  藤丸立香的眼睛很漂亮,伽摩的指尖也忍不住在她的眼角边摩挲,似乎是想把太阳的形状刻下来一样。

  金色呈现着金属质感的视觉效果,冷漠,疏离,但是她不一样。

  她确实会悲伤、会愤怒,但没有堕落的时候,最大的起伏,也不过是温和的蜂蜜凝结成一触即化的冰了而已。

  伽摩喜欢看优秀的人堕落的样子,于是她便使出浑身解数引诱对方。

  但她本人对『付出爱』这个职责是厌恶的。

  于是她试探着藤丸立香,试探着这个优秀的人类。

  太阳能坚持不懈地照耀着死水吗?

  “哦?这样啊,是这样啊。”

  她扯开了一个极其美丽的笑,像是在作为神高高在上地嘲讽着。

  “不管怎么说,我好歹也算是爱神――”

  “真是不知畏惧呢,Master桑。”

  仿佛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不等对方辩解便定论确有此事。她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面对自己的心上人那样。

  “嗯。”

  藤丸立香似乎把这当成了同意的信号。

  她们的身高差不多,救世主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把下巴搭在爱神的肩上,亮橘色的发丝映着雪白细腻的肌肤,宛如盛开于冬日的天堂鸟。

  她收敛了自己过于炽热的羽翼,先是试探般摩挲了一瞬,之后便不假思索地绕进有着晚霞色彩的衣物,紧紧贴着她的肌肤。

  少女似乎很懂得拥抱的技巧,力道既不会让对方感到疼痛,又不会让他人感到空无一物的失落。

  像是一个欲拒还休的邀请。

  爱神给人类以回应。

  温热的气体被吐出,充斥在二人狭小的空间中,她们像每一对恋人那样在对方的耳边轻语。

  “不是你将爱付出给我,伽摩。”

  她的手温柔地穿过雪白的发丝,像在摆弄上好的瓷器。

  “是我给你。”

  真是的,这个人就一点不怕吗?

  伽摩忍不住这样疑问,脸上不自觉爬满了淡淡的绯红。

  再怎么说,都是爱之神,更是付出爱的兽啊。

  而且这样给予者的姿态……虽然她确实是特殊的,但她真的可以做到吗?

  让早已经被摧毁的,已经被赤潮覆盖的枯竭之地开出花来,这可是连爱神都无法做到的事。

  这个人类,脆弱的人类,却提出了要以她的『爱』来滋养干涸的大地。

  多么自不量力,多么――

  让人心生向往。

  “你是在给予我以爱吗?”

  你是要给予我(爱神)以爱吗?

  你是要给予付出爱之兽以爱吗?

  “不。”

  藤丸立香再一次以坚定的态度否定了,否定了过去她兽的天职,否定了她现在的疑问。

  “我是在和你交换爱,伽摩。”

  金色的太阳义无反顾地照耀着赤潮,即便那蜿蜒生长的红几乎要摘下太阳。

  “我把我的心给你,把我的爱给你。”

  她闭上了眼,轻吻她的发丝。

  “我将用我的一切赋你生机,在那之后,再请你、期盼你――”

  在我用尽一切手段拥抱你后,我不需要你的付出。

  我只需要你能重新了解到爱的美好之处,如果对你来说,爱伴随着痛苦和毁灭,那么我就给你宠爱和幸福。

  也许你不想被爱,也不想去爱,但我是自私的――

  我希望我爱的人也能够爱我。

  手再次覆上唇,堵住了未说完的,但二人都心知肚明的话语。伽摩脸上的表情不是戏谑之笑,更不是玩味之笑。

  那是面对心上人时害羞的不安。

  “既然这么积极的话,就由你来告诉我吧。”

  “『爱』究竟是什么。”

  “如果你能让对爱如此厌倦的我回想起爱的美好之处的话――不,什么都没有。”

  “总之,你已经完全在我之中了,绝对逃不掉了。”

  但那蜿蜒的红并未将太阳掩盖,而是在那之后,向着阳光所到之处不断地生长着。

  那双金色的眸子融化成了柔软的蜜糖,夹杂着笑意和温暖,她看着伽摩的眼睛,所流露出的,是无比真诚的喜悦。

  她为能爱伽摩而喜悦。

  为伽摩愿意与她定下无理取闹的约定而喜悦。

  “嗯。”

  太阳自愿被关于无鲜花盛开之处,她将永远照耀着翻滚不息的赤潮。

  她对她说。

  你是值得被爱的,你是可以爱的。

  所以现在就请于阳光下好好休息吧。

  我的爱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