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伽罗

193.7万浏览    23381参与
唔叽□□□

【伽中小鸽520/第18棒】21:00~22:00🎐

💫上一棒20:00~21:00@追逐圆月 

🎊下一棒22:00~23:00@独角鲸呆呆 

这算甜的吗…对不起之前的视频甜好多了好(就这谁喊刀子🤩)

🌟bgm:打上花火

创作低谷了可能…有谁可以教我视频排版吗💦(磕头)


【伽中小鸽520/第18棒】21:00~22:00🎐

💫上一棒20:00~21:00@追逐圆月 

🎊下一棒22:00~23:00@独角鲸呆呆 

这算甜的吗…对不起之前的视频甜好多了好(就这谁喊刀子🤩)

🌟bgm:打上花火

创作低谷了可能…有谁可以教我视频排版吗💦(磕头)


卡里哟

假如超人们一起玩狼人杀03(完结)

不出意外这篇就是完结篇了。为了更多人物互动削弱了他们的游戏实力,可能有不太合理的地方,主要就是,想看伽小一起演戏骗人OTZ

——————————————————————

玩过一局狼人杀后,专门跑来宅家做客的两位粉丝也回去了。现在九人局里仍然缺两个人,大家都不知道该再去哪里找人来了。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原来是贝拉和贝丝一起吃过年夜饭后,想着两个人没什么事做,便干脆来宅家和宅家人一起守岁。伽罗原本中午和妈妈、小姨一起吃过饭了,没成想到了晚上她们还是大老远跑过来了。

“本来是想来凑个热闹的,正好你们玩游戏凑不齐人,看来我和姐姐来的很是时候嘛。”贝拉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笑眯眯地说。

“......

不出意外这篇就是完结篇了。为了更多人物互动削弱了他们的游戏实力,可能有不太合理的地方,主要就是,想看伽小一起演戏骗人OTZ

——————————————————————

玩过一局狼人杀后,专门跑来宅家做客的两位粉丝也回去了。现在九人局里仍然缺两个人,大家都不知道该再去哪里找人来了。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原来是贝拉和贝丝一起吃过年夜饭后,想着两个人没什么事做,便干脆来宅家和宅家人一起守岁。伽罗原本中午和妈妈、小姨一起吃过饭了,没成想到了晚上她们还是大老远跑过来了。

“本来是想来凑个热闹的,正好你们玩游戏凑不齐人,看来我和姐姐来的很是时候嘛。”贝拉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笑眯眯地说。

“这游戏好像挺有趣的子。”贝丝看了看游戏的规则说明,也兴趣盎然的样子。

宅博士赶紧带着超人们接过两人带来的东西,又安排好她们的座位,在她们面前的桌子上摆上饮料和果盘。大家忙活了一通,终于重新坐成一圈,宅博士提议道:“我看大过年的,不如玩个喜庆点的。还是三神三民三狼的屠边局,玩三神分别是预言家、女巫和丘比特的板子怎么样?”

甜心超人和贝拉很兴奋地同意了,看来要是让她们两人中的一个当上丘比特,她们一定迫不及待地把她们心中的情侣连在一起看场好戏。

作者继续担任法官,给所有人分发好身份牌,让大家记好自己的身份牌后念道: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花心超人、粗心超人、伽罗睁开了眼,他们互相看了看,都对这个组合感到很吃惊。伽罗已经是第二次抽到狼人了,花心超人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表示只可惜这局本主角也是狼人,不然是不可能同意和你这个当了两局狼人的家伙合作的。

伽罗耸了耸肩,对花心超人的不满不以为意,比划着:我有什么办法?上一局我还是预言家呢,结果你还不是没开药救我?输了能怪谁?

花心超人气不打一处来,表示这一局他一定要赢!

粗心超人对了对手指,他无视了花心超人和伽罗之间的战火,有些担心他当不好这个狼人。

花心超人拍了拍粗心超人的肩膀,表示这次粗心超人只要跟着他战队就好,狼队有他和伽罗调整战术,他相信这次一定没问题。

折腾了半天,法官已经在催促狼人快点决定目标了,于是伽罗指了指开心超人。

花心超人有些不满,因为小心超人上一局作为白狼王carry全场的秀操作行为,他很想第一个就把小心超人刀出局,省得这局万一小心超人拿到神职,他们狼队的处境就危险了。

但伽罗觉得,开心超人在上两局游戏里和他们三人都没有积怨,是第一夜用来混淆视线很好的选择。花心超人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这局的预言家是宅博士,他也没想到自己能拿到预言家,于是激动地握紧了拳头,决心这局一定要发挥预言家的威力。回想上一局小心超人作为白狼王并成功抗推自己的表现,宅博士决定先验小心超人,省得小心超人再耍花样。

“他的身份是……”法官举起了“村民”的牌子,宅博士点点头,安心之余也有点失落。看来这局还是要和小心超人合作,不能直接查杀他还是让宅博士有点失望。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开心超人左右看了看,发现法官指的正是自己,不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回过神来后,他赶忙点了点头,女巫可不能因为不救自己而第一晚就出局啊!

“你要使用毒药吗?”

开心超人摇了摇头,法官继续念:

“女巫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你要指定谁成为情侣?”

甜心超人兴奋地睁开了眼,指了指伽罗和小心超人,又马上把眼闭起来了。

“丘比特请闭眼。”

“现在我要绕场一周,被拍到的人互为情侣。请被拍到的人睁眼。”

小心超人一睁眼,就看到伽罗在笑眯眯地看着他,不免捂着脸心里犯嘀咕:“究竟是谁这么无聊啊?别告诉我伽罗自己就是丘比特。”

“情侣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是平安夜,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贝丝和贝拉顶替的是之前两位粉丝的位置,所以发言顺序也和两位粉丝一样排在最后。按照惯例,还是开心超人第一个发言。不过有了之前两局的经验,这局成为女巫的开心超人发言更加熟练了。

“我就不藏着掖着了,也不知道是谁,第一晚就刀我,幸好我自己就是女巫,所以开药自救了。”说着开心超人握了握拳,“我再不表明身份,估计以后就没机会了!”

甜心超人捂着嘴笑了笑,“看来开心超人终于可以体会一下女巫的玩法了。我看好你哦。”

因为开心超人第一局针对女巫的发言让甜心超人觉得他在不知道女巫玩法的情况下乱说,现在开心超人自己也成女巫了,甜心超人深感大仇得报。

花心超人没想到第一夜刀中的居然是女巫。不过也好,女巫的药第一晚就没了,之后狼队也能更有胜算一些。

“咳,开心超人自己说他是女巫被刀了,可也不排除昨晚是狼人空刀,为的就是可以跳出来认领女巫的身份。”花心超人煞有介事地说:“当然了,我不是在怀疑开心超人,只是在提供另一种可能罢了。”

“呃,我不知道怎么说……”粗心超人揪了揪衣角,他很不适应狼人的身份,也并不想说谎,“那个,会不会是狼人自刀骗药,然后被女巫救了……”

粗心超人此话一出,其他人都惊讶地看向他。花心超人更是艰难地把惊慌的情绪压在心里,不在面上露出来。

粗心超人自知聊爆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直接说:“那我还是自爆吧。”

“直接进入黑夜,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花心超人痛心疾首地捂着脑袋,对粗心超人一开始就说错话自爆感到遗憾。

伽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和小心超人分属狼人与好人阵营,如此一来情侣和丘比特就自成第三阵营了,他们必须干掉场上其他所有人,才能赢得比赛。现在粗心超人直接出局,花心超人的发言也是在吸引火力,要是他一个没选好,狼队就全都藏不住了。他自己出局了倒也罢了,但作为“情侣”的小心超人会直接“殉情”,跟着他一起出局,这就不太好了。

为了能顺利继续游戏,伽罗也只能出其不意了。于是伽罗示意花心超人先别难过了,他指了指贝丝,表示今晚要刀贝丝。

花心超人眉毛一扬,打量了伽罗一下,坏笑着指了指小心超人又指了指贝丝,意思是,“你居然都狠下心刀自己妈妈了,却不刀小心超人?”

伽罗捂了捂脸,没法反驳花心超人的话。毕竟现在他和花心超人不是一个阵营的,也不好解释太多。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宅博士严肃地指了指伽罗,他要确保几个很会秀操作的玩家都是好人阵营的。

“他的身份是……”但这次,法官举起了“狼人”的牌子。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开心超人看到贝丝被刀了很惊讶,心想难道这次的狼人里没有伽罗?但他已经没有解药了,只能等着法官继续念:“你要使用毒药吗?”

开心超人摇了摇头。

“女巫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

由于丘比特只有第一晚连情侣的时候可以发动技能,其他时候只是在夜间随着提示语睁睁眼,所以甜心超人很快就随着“丘比特请闭眼”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贝丝,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我昨晚得知贝丝阿姨被刀了非常惊讶,可惜我已经没有解药了。”开心超人有些自责,“但是这么早就把贝丝阿姨刀出局,我感觉不像是伽罗做的。”

“我算是知道开心超人的逻辑了,看来他每次都是根据亲疏关系来判断谁是不是狼人的。”甜心超人这次难得没和开心超人拌嘴。

接着,甜心超人又神神秘秘地说:“既然开心超人说他是女巫,那我就信他一回。我是有身份的,听听后面的人发言再考虑要不要表明身份,过。”

花心超人自知少了个队友,不能再像昨天的发言那样吸引火力了,便跟了甜心超人的发言。“既然甜心超人都这么说了,我想开心超人的身份是女巫这件事应该没错了。毕竟开心超人的性格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我不应该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花心超人你,是不是因为少了个狼队友,所以就马上转变了口风?”小心超人丝毫不给面子地揭穿了花心超人,不顾听他说完这话后对他怒目而视的花心超人。

“花心超人的发言是挺可疑的,但小心超人这局又在主动踩人了,搞不好是个有身份的。”伽罗不能太直接地给花心超人打掩护,但也不打算站边小心超人。

宅博士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信心满满地说:“我是预言家,第一晚验的小心超人是村民,第二晚验的伽罗是狼人。大家信我的,跟着我投,这局稳赢!”

此话一出,场上众人神色各异。确实,狼人里有一个已经自爆了,花心超人身份还不做好,要是宅博士真的是预言家,狼队怕是要整个出局了。

“伽罗他……怎么会是狼人呢?”贝拉难以置信地说:“昨天晚上被刀的可是姐姐啊,伽罗难道会直接下狠手让自己的妈妈出局吗?”

“现在开始公聊。”

甜心超人在心里捏了把汗,想着这时候能救一下伽罗和她连的这对情侣的,也只有她自己了,于是毅然决然地要和宅博士对跳预言家。

“哼,我之前说自己有身份,就是为了看看狼人会不会憋不住出来跳预言家。果然,我留一手的决定是对的,有人上钩了。”甜心超人咽了咽唾沫,深吸一口气说:“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第一晚我验的开心超人是女巫,第二晚我验的伽罗,是村民。”

听到甜心超人这么说,小心超人不动声色地看了伽罗一眼,大概猜到甜心超人是丘比特了。伽罗却表现得毫不心虚,还趁机说:“我的确是村民。虽然我也不能说甜心超人一定是真的预言家,但宅博士乱发查杀,明显有问题。”

“可是博士如果不是真的预言家,那他跳出来还发查杀的目的是什么呢?”开心超人不相信宅博士是在乱发查杀,但是如果承认宅博士是真的预言家,那开心超人自己那一套“狼人不会先对和自己关系好的人下手”的逻辑就说不通了。

“哦?可是甜心超人如果真的是预言家,怎么一开始不说呢?偏要装腔作势地说自己有身份?”花心超人心知宅博士大概率是真的预言家,但为了不让仅存的狼队友出局,他要把局势搅得越乱越好。

“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可是这样一来今天该投谁呢?”贝拉苦恼地说:“反正我两个预言家都不信。”

“不然今天就谁也不投,再给预言家一晚的时间验人。明天白天通过预言家给出的查验结果再作判断?”小心超人给出了一个看上去折中的法子。

其他人都同意了,只有宅博士不同意。毕竟狼人又不会遵守约定,万一晚上他被刀了,第二天还怎么发言证明清白呢?

由于宅博士没有遵守约定在最后一刻投了伽罗,伽罗也只好马上投了宅博士。两人平票后,法官发起了针对两人的再次投票,但其他人仍旧全部弃票,所以两人再次平票。最终法官宣布无人出局,直接进入黑夜。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花心超人和伽罗心照不宣地指了指甜心超人。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宅博士指了指花心超人。

“他的身份是……”预言家举起了“狼人”的牌子,宅博士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开心超人看着甜心超人被刀了,顿感不妙。虽然他也不完全相信甜心超人是预言家,但目前而言甜心超人是好人甚至有身份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搞不好是丘比特。如果甜心超人也出局了,那好人阵营又艰难了。

不过开心超人已经没有解药了,除了担心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要使用毒药吗?”

开心超人摇了摇头,法官继续念:

“女巫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

甜心超人睁了睁眼。

“丘比特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甜心超人,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开心超人心情沉重地说:“甜心超人被刀了,她大概率是好人。现在好人阵营一定要团结,不然这局恐怕很快就要输了。”

“甜心超人被刀了,一定是有狼人假冒预言家,所以心虚了。才不给甜心超人继续发言的机会了。”选择刀甜心超人就是为了抗推宅博士,花心超人直接按计划行事。

“宅博士昨晚的查验结果是什么?”小心超人就像他之前说的,想要通过预言家今天白天的发言,来判断谁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伽罗顺势说:“甜心超人都已经出局了,就算昨晚查验了宅博士,也没机会把结果告诉我们了。那宅博士在场上,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哼,我就知道花心超人你实际上是在和伽罗打配合!”宅博士并不慌张,他得意地说:“我已经验出来,花心超人你果然是狼!”

贝拉左看看右看看,她对宅家人并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该信谁好,只得硬着头皮说:“没想到玩个游戏还这么复杂,先是两个预言家不知道谁真谁家,再是查杀了两个狼人,嗯……那我们今天投谁呢?”

“现在开始公聊。”

“我看,不如先投花心超人吧,反正他第一轮的发言就不太好。虽然伽罗也被博士发了查杀,但是博士和甜心超人对伽罗的身份意见不统一,倒是可以再观察一轮他的发言。”开心超人决定今天先投花心超人。

“还不确定博士是不是真的预言家呢,我倒觉得博士身份可疑。先是和博士对跳预言家的甜心超人晚上就被刀出局了,没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再是连发两个查杀,谁发言对他不利他就查杀谁。”伽罗提出了不同意见。

“依我看,虽然我也不看好花心超人的身份,但我觉得这是博士在丢车保帅。他先把真预言家刀出局后,一边踩自己的狼队友,一边又给一个发言比较好的村民发金水。”

贝拉总结道:“所以伽罗你是怀疑宅博士和花心超人是狼人,甜心超人是真的预言家?”

“伽罗你可不要乱说。花心超人的发言的确对我不利,可是你的发言一开始根本没提到我,我才不是因为你的发言对我不利才查杀你的!”宅博士马上找到依据反驳伽罗。

“可是我在第二天的发言里提到小心超人这局的发言很有针对性,可能是有身份的。这对你接下来的说小心超人是村民不利,所以你才马上说我是狼人。”伽罗丝毫不见慌乱的神色,轻轻松松就圆了回来。

小心超人没想到伽罗会这样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正看到伽罗对他使眼色,便知道伽罗这局玩到了兴头上,想让自己配合他。

小心超人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还是配合伽罗演起来。“我只是根据场上的情况说出自己的分析而已,你动不动怀疑我的发言,难道我还不能说话了吗?”

“小心超人的发言挺好的啊,难道伽罗你怀疑小心是丘比特吗?”开心超人有些不明所以。

但伽罗没有理会开心超人的打圆场,而是继续对着小心超人说:“我再怎么样,第一局的时候也一直没舍得刀你,可你在上一局里却第一晚就把我刀出局了,我难道不该多注意一下你的发言吗?”

小心超人差点笑场,虽然他一贯是很少笑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伽罗在他面前演戏,故意装作小心眼的样子,他就是很想笑。

“哦?所以你现在开始和我翻旧账了?上一局里你是预言家,你敢说,你就没有第一晚先验我吗?”小心超人也有些不满。

“我是想给你发金水,谁知道上一局你正好是狼人!”伽罗辩解道。

“上一局里,如果不是为了让两个粉丝有更好的游戏体验,我也不会第一晚就刀你!”小心超人毫不相让。

“是吗?那我还要替他们谢谢你啰?”

开心超人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贝拉则有点哭笑不得。

在场外的贝丝早就看出伽罗其实是狼人,本来她对伽罗很快把她刀出局的行为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此时看伽罗为了藏身份而演了这么一出戏,不由得觉得伽罗是不是演过头了。也不知道这戏精的性格像谁。

“哈哈,你们也有今天啊。”花心超人不知道伽罗的打算,还在幸灾乐祸,又转了转眼珠,打算先把宅博士抗推出局再说。

“本来小心超人提出的计划就是大家全都弃票,等再过一晚看两个预言家的查验结果分析身份。但是只有宅博士一开始就不打算遵守约定,先是执意投票,再是第二天和他对质的甜心超人被刀出局。说明他根本就是生怕露馅,才会这么着急。”

“公聊时间到,现在开始投票。”

因为伽罗和小心超人的争执消耗了不少时间,所以不等众人讨论出个结果,法官就宣布必须要开始投票了。

“开心超人投给了花心超人,花心超人、伽罗、贝拉投给了宅博士,小心超人、宅博士投给了伽罗,宅博士三票出局。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花心超人和伽罗都指了指开心超人,毕竟场上只有开心超人比较相信宅博士是真预言家,而且还是手里有毒药的女巫。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他的身份是……”预言家宅博士已经出局了,法官继续念:“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开心超人看到自己又被刀了,知道这次是逃不掉了。不过他心里也有了大概的猜测,于是在法官问“你要使用毒药吗”时,他有点纠结要不要对疑似是狼人花心超人撒药。

“请女巫尽快决定。”

在法官催促后,开心超人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想,不管谁是狼人,大过年玩游戏就是为了放松,没必要这么紧张兮兮的。

“女巫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丘比特甜心超人也出局了,所以法官继续念:

“丘比特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开心超人,从花心超人开始发言。”

“虽然一开始是甜心超人先被刀出局,但目前站边宅博士的人也基本都被刀了。我现在开始觉得,宅博士可能是真正的预言家了。”见场上只剩他们四个,其中他和伽罗又都是狼人,花心超人觉得这局稳操胜券,便开始四处拉仇恨。

“哦~我想起来了,支持宅博士的不是还有小心超人吗?莫不是剩下的狼人其实是小心超人?”

“你要是相信甜心超人是真的预言家,怀疑博士狼跳预言家是为了给我发金水做身份,那场上包括你在内的其他三人,有哪个是有神职的吗?还是你想说你是丘比特?那你又连了谁?”小心超人反驳花心超人。

“是吗?花心超人是什么身份我不好说,但我确实是丘比特。至于我连的是谁,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情侣‘殉情’,所以我连的情侣还在场上,根据规则我是不能说的。”伽罗还在跟小心超人吵嘴。

贝丝对伽罗的话将信将疑,“真的吗?现在场上就这么几个人了,伽罗你总不能把你自己和我连成情侣了吧?”

甜心超人在场外听到伽罗乱跳丘比特不由得担心自己的阵营会输,宅博士和贝丝则一脸无语地看着伽罗。

“现在开始公聊。”

小心超人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了,板起脸来对伽罗说:“我知道了。你说你是丘比特,所以你连的情侣不会是你和花心超人吧?”

“你不要血口喷人!”花心超人闻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小心超人,我早说你这局有身份,还在想你会不会跟我对跳丘比特呢,现在看来你果然是狼人。”伽罗并不理会小心超人的激将。

花心超人知道他的身份早就被怀疑了,就算今天被公投出局,狼刀也是领先的,他不担心狼阵营会输。所以他就放飞自我,打算拖小心超人下水。但没想到伽罗居然会配合他抗推小心超人。现在唯一要担心的是,贝拉阿姨对伽罗丘比特的身份很意外,也许贝拉阿姨才是真正的丘比特,而贝拉阿姨最有可能连的情侣是伽罗和小心超人,但现在这两个可能是情侣的人……

“我不是狼!果然宅博士真的是预言家,早该听他的把你投出去!”小心超人对伽罗怒目而视。

“这么说你早就怀疑我是狼了?不要客气,你现在投我也来得及,反正你一直对我这么狠,我无所谓了。”伽罗说完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小心超人没想到伽罗会这么说,有些伤心地往椅子里缩了缩,“你这样说太伤人了!第一局我看出你很可能是狼,却还是没有跟着大家一起投你。你现在说我狠?”

“如果连你也不相信我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了。”伽罗不为所动。

“别吵了,你们别吵了……”贝拉慌了神,她不知道怎么好好的玩着游戏,两个人就吵成这样了。

“现在场上最可疑的还是花心超人,你们两个怎么吵上了?不然我们还是一起投花心超人吧?”贝拉心想再这么吵下去可不行,而且主要还是伽罗在无理取闹,要是真因为玩游戏弄得小心超人伤心了,以后可怎么办?

花心超人正看戏看得热闹,恨不能拍着手说“撕响些,再撕响些”,冷不丁听贝拉这么说不由心生不妙。但转念一想,反正他之前就被怀疑了,现在被投出局也够本了。

小心超人见贝拉真着急了,刚想说出实情来安慰贝拉,就被伽罗拉住了。伽罗表示,都演到这份上了,不坚持到最后赢下游戏,不就没意义了?

“就这么把游戏玩完,搞不好咱俩也要玩完了。”小心超人心里想着,对自己答应跟着伽罗一起演戏、胡闹的幼稚行为感到心虚。

“现在开始投票,小心超人、伽罗、贝拉投给了花心超人,花心超人投给了小心超人,花心超人三票出局。游戏结束,情侣胜利。”

“好耶!”跟着情侣组成第三阵营的丘比特甜心超人一路躺赢,深感自己的选择正确。

“什么?怎么会这样!难怪伽罗你不肯刀小心超人,亏我还以为你和狼人是一个阵营的!”花心超人连输三局,此时怒火中烧。

“伽罗你过分了,玩个游戏而已,抗推我不说,居然还演这么大一场戏。”宅博士抱着胳膊十分不满。

“什么,原来是演戏吗?”才知道自己被骗了的贝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太过分了!居然欺骗我的感情!伽罗——”

“好啊,这是谁教你的?你可真行啊,居然这么对待自己的长辈?”贝丝可以不计较伽罗把她刀出局,但不能对伽罗演戏骗贝拉的行为坐视不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兴起,玩过头了。”伽罗连忙鞠躬,诚恳道歉。“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小姨,对不起博士,对不起妈妈。”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该这么胡闹。”小心超人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宅博士把小心超人拉到沙发上,简直恨铁不成钢地说:“小心超人,你明明知道不该,怎么可以这样?”

伽罗则缩在沙发上,被贝拉和贝丝联合声讨。

开心超人想劝大家不要吵了,“博士、贝丝阿姨、贝拉阿姨,不是说如果在一年的第一天吵架,那接下来的一年都会吵个不停的吗?所以……”

“说得有道理,”贝丝打断了开心超人的话,她看了看手表,“还有半小时才到新年,所以如果在新年的前一天把架吵完,那新的一年一定会没有争吵。”

“很好,还有半小时,我们抓紧时间。”贝拉笑得不怀好意地说。

“呜呜呜,主角居然就这样输了三局。狼人杀真是个让人伤感的游戏。”花心超人趴在地上,一边捶着地板,一边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句话。

开心超人被围住伽罗和小心超人的三个大人挤了出来。他看看趴在墙角的花心超人,看看志得意满哼着歌的甜心超人,又看看一边翻找东西一边念叨着“照相机在哪,该照全家福了”的粗心超人,弱弱地问:“你们,就没有人想放烟花吗?”

——————————END———————————

卡里哟

假如超人们一起玩狼人杀02

是粉丝福利,大家可以把自己代入粉丝的戏份和超人们一起玩狼人杀。

还是除夕夜晚上发生的事,伽小成分虽然少,但是下一篇马上就要回收伏笔了。

——————————————————————

刚玩过一局游戏,大大怪和小小怪就收到了催缴电费的消息,于是急急忙忙赶回家交电费去了。九人局少了两个人,进行不下去了,大家都感到非常遗憾。这时花心超人突发奇想,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发布了九缺二的消息,很快,两个开联的忠实粉丝表示他们可以来宅家一起玩狼人杀。

这时伽罗提议换个新板子玩,他和小心超人在说明书中挑了挑,决定将三神换成预言家、女巫和守卫,而狼人这边把其中一个普通狼人换成白狼王,还是屠边局。大家欣然同意了......

是粉丝福利,大家可以把自己代入粉丝的戏份和超人们一起玩狼人杀。

还是除夕夜晚上发生的事,伽小成分虽然少,但是下一篇马上就要回收伏笔了。

——————————————————————

刚玩过一局游戏,大大怪和小小怪就收到了催缴电费的消息,于是急急忙忙赶回家交电费去了。九人局少了两个人,进行不下去了,大家都感到非常遗憾。这时花心超人突发奇想,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发布了九缺二的消息,很快,两个开联的忠实粉丝表示他们可以来宅家一起玩狼人杀。

这时伽罗提议换个新板子玩,他和小心超人在说明书中挑了挑,决定将三神换成预言家、女巫和守卫,而狼人这边把其中一个普通狼人换成白狼王,还是屠边局。大家欣然同意了。

第二局游戏就在两个粉丝的加入下,顺利开始了。还是由作者来担任法官,法官给每个人分发身份牌,等所有人都查看完身份牌后念起熟悉的提示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小心超人、粉丝1、粉丝2闻言睁开了眼睛。小心超人是狼人中的白狼王,此时他正有些苦恼地看着作为他狼队友的两个粉丝。

粉丝1不由得担心地想:“我和另一个粉丝才刚加入游戏,还不太熟悉规则,第二天白天该怎么配合发言呢?”

小心超人像是看出了粉丝们的没底气,于是坚定地指了指伽罗,表示第一晚就刀伽罗了。

粉丝2一脸吃惊,粉丝1虽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但小心超人明显能从两人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难以置信。小心超人不由得扶额,他想:“伽罗本来就对我很了解,这局我带着两个不熟悉游戏的队友,只怕一上来就会被伽罗看穿,这样狼队就危险了。”

想着,小心超人便打手势告诉两人,想赢就配合他,白天由他来吸引火力,两人做好身份。

两个粉丝看了看对方,都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毕竟有会玩的大佬带,谁不想赢呢?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预言家伽罗睁开了眼,他想都没想就指了指预言家。拿到预言家的技能后第一个验谁也是有讲究的,每个人都会先验自己最在意的人。这样一来,对方是好人就给对方发金水,是狼人也能做到心里有底,不会因为对方的发言左右摇摆。

但没想到法官举起的竟然是“白狼王”的牌子,伽罗不由感叹,他刚提议换个板子,小心超人就抽到了带加强技能的狼人,实在是太巧了。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这次睁眼的是花心超人,他一看到被刀的是伽罗,几乎是下意识就摆了摆手。笑话,上一局里伽罗作为狼人可谓“花言巧语”,他可不想被狼人自刀把要骗走。

“你要使用毒药吗?”

花心超人摇了摇头,随后闭起了眼。

“女巫请闭眼,守卫请睁眼。今晚你要守谁?”

守卫是粗心超人,他不想拖好人阵营的后腿,于是努力回想有关守卫的规则。原本为了防止女巫和守卫同守同救导致玩家死亡,有的人在担任守卫时会选择在第一晚空守。但粗心超人又想到,甜心超人在上一局里说,为防狼人自刀骗药,女巫第一晚是不会救人的。便又觉得守卫第一晚也可以守人。

最终粗心超人指了指自己,这样一来,就算和女巫同守同救了,出局的也是他自己。

“守卫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伽罗,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法官决定的发言顺序和第一局的一样,由于两个粉丝顶替的是大大怪和小小怪的位置,所以他们的发言顺序跟大大怪、小小怪的一样,排在最后两位。

“女巫第一晚总不会盲毒吧?所以伽罗应该是好人被刀的。我还是那个逻辑,和第一夜被刀的人关系好的人,应该不会是狼。”开心超人比第一局发言的时候有经验了,这次没有犹豫就组织好了语言。

鉴于他的性格总是直来直去的,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比较好的发言方向了。所以即使他第一局的逻辑不是很严密,他也还是毫无察觉地在第二局里继续用了。

甜心超人接话道:“那开心超人你的意思是,小心超人不可能是狼咯?”

开心超人连忙解释,“我也不能肯定,我是说应该是不太熟或者有过节的人干的。”

“哦?这是你上一局当狼的经验之谈吗?”甜心超人不满意开心超人的解释,她还记着上一局里开心超人随意揣测当女巫的她是不是因为有过节而没救第一夜被刀的人。

开心超人对甜心超人的追问无力抵抗,只能不满地抱怨,“甜心超人你怎么这样……”

“还没到公聊阶段,请大家按顺序发言。”法官不得不打断他们来维持游戏秩序。

花心超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非常郑重地开始了他的发言。

“上一局被伽罗踩过的大大怪叔叔已经和小小怪同学一起回去交电费了,这次临时来了两个粉丝,并没有谁和伽罗有过节啊。”花心超人说着似乎觉得自己分析得很有道理,还边说边点了点头,“我觉得是因为伽罗太难对付了,狼人才会第一个把他刀了。这局有白狼王,我觉得好人阵营要艰难了。”

粗心超人对上一局忘了第一晚的验人结果还有些愧疚,于是不忘提醒道:

“这次我不是预言家了,希望预言家安排好查验顺序。别像我一样忘了查验结果。”

这时已经出局的伽罗看着场上的形势,不由得叹了口气。预言家首轮被刀出局,绝对是天崩开局。

紧接着,小心超人却指向性很明确地发话了:“虽然不排除伽罗是狼人自刀骗药的可能,但不管是不是自刀,这次的狼人显然很有经验,说不定有上局的狼人。”

宅博士觉得小心超人话里有话,马上反击道:“小心超人你什么意思?一上来就拉踩太可疑了!”

粉丝1马上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煽风点火起来,“宅博士怎么急了?是因为他上一局里是伽罗的狼队友吗?”

“可是小心超人会不会因为和伽罗关系好,就故意第一个刀伽罗?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到他身上了。”粉丝2却反其道而行之,分析起小心超人是狼人的可能性。

“现在开始公聊。”

一开始公聊,宅博士就像憋了很久一样,马上气势汹汹地说:“小心超人,你在我这里可不做好!”

甜心超人马上补充道:“开心超人在我这里也不做好。”

开心超人有些无奈,“不就是在上一局里说女巫第一夜不救人是因为有过节吗?甜心超人你至于吗?”

“就是,”花心超人应和道,“甜心超人你在我这也不做好了哦。开心超人他就这脑回路,我就不信他能连着两次都是狼。”

花心超人信誓旦旦地说完这话,心里又不禁犯嘀咕。按理说伽罗也不太可能连着两次都是狼,还自刀骗药。但伽罗都已经出局了,再想这些也没用了,花心超人只能先继续玩下去了。

“我只是猜测,博士你怎么这么激动?而且我可不觉得同一个人不会连着两次当狼。”小心超人不慌不忙地坚持着他的观点。

“怎么办?先票宅博士,晚上预言家验开心超人?”粉丝1顺势提出了建议。

粉丝2倒是思考了一会,提议说:“不如先票小心超人,预言家晚上验宅博士?”

甜心超人当机立断地说:“还是先票博士吧,不然像上局那样,把博士留到最后,我们就会舍不得让他出局,最后输掉游戏的。”

“公聊时间到,请开始投票。”

“甜心超人、小心超人、粉丝1投给了宅博士,宅博士、粉丝2投给了小心超人,花心超人投给了甜心超人,开心超人、粗心超人弃票,宅博士三票出局。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小心超人按照他的计划,让粉丝1自刀。因为粉丝1白天一直支持小心超人,估计之后会被好人阵营怀疑。不如自刀做身份,就算没有被女巫开药救下来,也方便引女巫表明身份。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他的身份是……”预言家伽罗已经出局,于是法官继续念:“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花心超人看到粉丝1被刀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你要使用毒药吗?”

花心超人摇了摇头。

“女巫请闭眼,守卫请睁眼。今晚你要守谁?”

粗心超人想了想在白天十分活跃的花心超人,怕狼人因为他太跳刀了他,于是指了指花心超人觉得今晚守他。

“守卫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是平安夜,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听到昨天是平安夜,开心超人兴奋地说:“昨天是平安夜,不知道是女巫救人了,还是守卫守对了,知道线索的神可以跳了。我是村民,过。”

“预言家可以跳了,说一下这两晚验的人。我是守卫,第一天空守,第二天守的粗心超人。今天会看情况归票。”甜心超人信心十足地说。

花心超人甩了甩头发,认真分析道:“小心超人这一局十分主动,还想把矛头指向上一局里当过狼的人,在我这里不做好。粉丝1一直帮小心超人说话,我本来也不看好。但是粉丝1昨晚被刀了,虽然我觉得有骗药的嫌疑,但考虑到这毕竟是我们的粉丝,所以我还是开药救了。”

“还没有人跳预言家吗?”粗心超人忧心忡忡。

轮到小心超人发言,他则直接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自爆,带走花心超人。”

白狼王自爆的时候可以发动技能带走一名玩家,是被强化后的狼人,有更大的杀伤力。小心超人之前一直带节奏,就是为了找到场上的强神自爆带走,顺便让他的狼队友根据他的发言方向做好身份。

“直接进入黑夜,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粉丝2对场上的局势已经有了判断,心想:“在小心超人后面发言的就只有我们两个粉丝了,到小心超人自爆前还没有预言家跳出来,说明预言家早就出局了。”

粉丝1知道因为准确说出他被刀的信息而被小心超人自爆带走的花心超人极大概率是真女巫,便想场上暴露身份的神只剩甜心超人了,于是指了指甜心超人今晚打算刀她。

粉丝2对粉丝1的决定表示赞同,两人选好人选后闭上了眼睛。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他的身份是……”预言家伽罗已经出局,于是法官继续念:“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但是女巫花心超人也已经出局,法官则继续念:“你要使用毒药吗?”

“女巫请闭眼,守卫请睁眼。今晚你要守谁?”

粗心超人确认了一下他没有记错,的确是他担任守卫后,便明白白天甜心超人那样说是为了替他吸引火力。为了保护被狼人盯上的甜心超人,粗心超人决定今晚守她。

“守卫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是平安夜,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昨天又是一个平安夜,应该是守卫起作用了吧?”开心超人问道。

甜心超人当即回答:“没错,我自守的,毕竟场上就剩我一神了。就知道花心超人不靠谱,看来还是要靠我归票。”

“昨天被白狼王自爆打断了,没听到预言家的发言。所以预言家是在后面发言的两位粉丝里吗?”粗心超人还是寄希望于能有预言家的查验结果。

粉丝1马上说:“没错,我就是预言家。第一晚验的伽罗,是好人。第二晚验的开心超人,也是好人。”

粉丝2知道这是粉丝1打算和自己对跳预言家,来帮自己做身份,便义正辞严地反驳,“你说谎,我才是真的预言家。明明花心超人都说你很可疑了,还说你和小心超人要么都是狼人,要么都不是。我第一晚验了花心超人是女巫,第二晚验了小心超人是狼人,第三晚验了你也是狼人!”

“现在开始公聊。”

“没错,粉丝1绝对可疑,很可能是自刀骗药的。我和花心超人都觉得他可疑,先票他。晚上预言家验开心超人。”甜心超人赞同粉丝2的说法。

开心超人撇了撇嘴,有些委屈,“怎么又是我啊?甜心超人你怎么老是针对我?”

甜心超人一字一顿地解释,“我可不是针对你,是粉丝1这个铁狼人说你是好人,所以今晚有必要验一下。”

“而且开心超人你这局话也太少了,有点可疑。”粗心超人想了想,还是道出了他的想法。

粉丝2一锤定音,“那先票粉丝1,晚上我验开心超人。”

“开始投票,开心超人、甜心超人、粗心超人、粉丝2投给了粉丝1,粉丝1弃票,粉丝1四票出局。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粉丝2 心知昨天守卫守的甜心超人,不管甜心超人自己是不是守卫,反正守卫是不能连续两天守同一个人的,今晚刀甜心超人一定能成功,便指了指甜心超人。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他的身份是……”预言家出局了,法官继续念:“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女巫也出局了,法官继续念:“你要使用毒药吗?”

“女巫请闭眼,守卫请睁眼。今晚你要守谁?”

粗心超人知道甜心超人的处境很危险,但他没法连续两晚守同一个人,只能无奈地指了指自己。

“守卫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甜心超人,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奇怪,守卫也倒牌了,为什么游戏没有结束?”开心超人心直口快,他以为甜心超人真的是守卫,便这样说了。忘了场上还有一个自称预言家的粉丝2。

粗心超人解释道:“其实我才是守卫,甜心超人是跳出来掩护我的。但是开心超人你很可疑哦,看你震惊的样子,是以为刀了甜心超人就能赢了。”

粗心超人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场上是还有两神啊,他是守卫,粉丝2是预言家。但是他忘了究竟是哪里不太对劲,所以忽略了这件事。

粉丝2适时地发言:“昨天我验了开心超人,他就是狼人。”

“开始投票,粗心超人、粉丝2投给了开心超人,开心超人弃票,开心超人两票出局。游戏结束,狼人胜利。”

粗心超人这才想起来,如果粉丝2真的是预言家的话,那最后一个白天所有的村民就都出局了,狼人那个时候就已经取得胜利了。所以粉丝2显然不是真的预言家。但就算粉丝2不是真的预言家,也有可能是村民,以当时大家对开心超人的怀疑,好人阵营还是不容易赢的。想到这,粗心超人对输掉游戏也不怎么在意了。

但花心超人显然没有粗心超人这么容易接受这个结果,上一局的时候他就因为狠不下心投宅博士而遗憾地输掉了游戏,这一局他明明已经分析出来很多线索,却被小心超人一波带走。要是他没有因为粉丝1是他们的粉丝就开药救的话……

越想越生气的花心超人不由得对小心超人怒目而视,“太可恶了,小心超人你居然利用我对粉丝手下留情的心理,让我输掉了游戏!”

小心超人有些理亏地偏了偏头,没有接花心超人的话。

——————————TBC————————————

一提清酒

[图片]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520快乐呀~抽两个宝子赠同图镭射边金葱色纸

后续会有流沙麻将(应该)是以物料形式的哈哈哈

不过数量会很少,三四个封顶啦 也是采取抽宝子付邮赠送

本图不开放商用噢 所有谷子都以物料形式送出~

私稿禁all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520快乐呀~抽两个宝子赠同图镭射边金葱色纸

后续会有流沙麻将(应该)是以物料形式的哈哈哈

不过数量会很少,三四个封顶啦 也是采取抽宝子付邮赠送

本图不开放商用噢 所有谷子都以物料形式送出~

私稿禁all

又逢梨花带雨露.

伽罗和我自己的鱼

好耶

伽罗和我自己的鱼

好耶

卡里哟

假如超人们一起玩狼人杀01

是过年的时候写的,所以是除夕夜背景。超人们吃完年夜饭一起玩狼人杀。

为了角色互动而降低了他们的游戏实力,没打成高端局是作者水平不够,不是角色的锅。伽小成分有,虽然比较少,但是是第三篇的伏笔。

————————————————————————

除夕夜,宅家人聚在一起吃完年夜饭,都坐在客厅里闲聊。花心超人首先提议说:“反正也没别的事做,不如我们来玩狼人杀守岁吧?就玩屠边局。伽罗,你来不来玩?”

伽罗痛快地答应了。大家最终决定玩三神三民三狼的模式,用预言家、女巫、猎人的板子。但是宅博士、五个超人,再加上伽罗,一共七个人,还差两人。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正好大大怪和小小怪来宅家借酱油,宅博......

是过年的时候写的,所以是除夕夜背景。超人们吃完年夜饭一起玩狼人杀。

为了角色互动而降低了他们的游戏实力,没打成高端局是作者水平不够,不是角色的锅。伽小成分有,虽然比较少,但是是第三篇的伏笔。

————————————————————————

除夕夜,宅家人聚在一起吃完年夜饭,都坐在客厅里闲聊。花心超人首先提议说:“反正也没别的事做,不如我们来玩狼人杀守岁吧?就玩屠边局。伽罗,你来不来玩?”

伽罗痛快地答应了。大家最终决定玩三神三民三狼的模式,用预言家、女巫、猎人的板子。但是宅博士、五个超人,再加上伽罗,一共七个人,还差两人。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正好大大怪和小小怪来宅家借酱油,宅博士便热情邀请大大怪和小小怪留下来一起玩狼人杀。大大怪和小小怪很高兴地答应了。大家围坐成一圈,做着游戏前的准备。

于是,由作者作为法官,给众人发了牌,游戏就此开始。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开心超人、宅博士、伽罗睁开了眼,这局他们是狼人。

“今晚你们要刀谁?”

三人互看了一眼,开心超人拿不定主意,伽罗眼神示意宅博士有没有想下手的目标,宅博士轻轻点头,又指了指大大怪,表示他打算第一晚先刀大大怪。

“对不起了大大怪,你和我们最不熟,只能先刀你了。”宅博士想着,在心里默默反省了一秒钟。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粗心超人闻声睁开了眼。

“今晚你要验谁?”

粗心超人指了指宅博士,心想:必须要先确定博士的身份,要是博士也是好人阵营的就好了。

“他的身份是……”

但天不遂人愿,法官最终举起了“狼人”的牌子。

看到结果的粗心超人十分震惊,为了不发出太大动静,他努力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接着怅然若失地随着“预言家请闭眼”的声音,闭起了眼睛。

“女巫请睁眼。”

甜心超人睁开了眼,法官正指着大大怪对她说:“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甜心超人摇了摇头。随着法官询问“你要使用毒药吗”的声音,甜心超人又摇了摇头。

“女巫请闭眼,猎人请睁眼。”

花心超人睁眼示意,但猎人在没有被刀或是被投票出局时无法发动技能,所以他跟着“猎人请闭眼”的提示,很快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昨晚死亡的是大大怪,从开心超人开始发言。”

愤怒的大大怪被请到了边上坐着,小小怪只好用眼神安慰他。

开心超人没想到法官会让他最先发言,他这局是狼人,刚跟着宅博士刀完人,还没想好该说什么嗯。他张了张嘴,又定了定神,才找到一个切入点说道:

“第一天居然是大大怪叔叔被刀了,那小小怪同学应该可以排除嫌疑了吧?既然有人死亡,说明昨天女巫没救人,那女巫为什么不救大大怪叔叔呢?”

开心超人说到这,看了看大家的表情,没人对他的发言作出什么反应,于是他继续说:“难道是女巫和大大怪之间有过节吗?这就是我的猜测,我是好人,过。”

甜心超人是第二个发言的,开心超人话音刚落,她就很不满地接着说:“开心超人你的发言很可疑哦,为什么不救人就是有过节?女巫第一晚不救人很正常吧?万一是狼人骗药呢?”

问完这些,甜心超人看了看被她自曝身份惊呆了的花心超人,长出一口气,补充道:“我的身份是好人,过。”

花心超人收了收抽搐的嘴角,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如果是和大大怪叔叔有过节的,那应该就是小心超人了吧?”

小心超人不等花心超人说下去,轻描淡写地插话道:“大大怪之前侵略过星星球,如果说过节,在座的大家应该都有。”

此时已经被刀出局的大大怪大惊失色,他纠结着要不要狡辩几句,但最终还是决定装死。小小怪无奈地看着他,默默往角落里缩了缩,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花心超人看着两人的反应也有些无奈,他奇怪地问小心超人,“不过第十三季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投票把这事揭过去了吗?”

小心超人两手一摊,表示这可不关我的事,“当时的投票我又没参与。”

花心超人对小心超人的说法感到十分无语,反驳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当时……”

“咳咳,还没到公聊阶段,请大家按顺序发言。”维持有序秩序的法官打断了花心超人的话,表示接下来该粗心超人发言。

被点到的粗心超人有点不知所措,他正因为好像有重要的事情想不起来了而感到苦恼。

“呃,该我了……”粗心超人对了对手指接着说:“目前我还没听出谁比较像狼人,我跟着大家投。”

排在粗心超人后面发言的小心超人叹了口气,“我只是普通村民,听后续发言再跟,过。”

伽罗看了看小心超人,有些无奈地说:“小心,你的发言也太简短了吧?”

没能从小心超人的发言中听出什么信息,伽罗扭过头对大家说:“不过大家为什么都觉得大大怪是好人被刀的呢?万一是狼人骗药呢?我是好人,我觉得甜心超人说的有道理。”

小心超人听伽罗这么说,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

宅博士挠了挠头,有些苦恼地说:“其实我觉得开心超人说得挺好的,但伽罗说的也对。我不知道该听谁的,我跟着大家投吧。”

终于轮到小小怪发言,他迫不及待地说:“哼,大大怪将军无辜被刀,你们还要怀疑他是狼人骗药。我怀疑污蔑大大怪将军骗药的就是狼人!票伽罗!”

“现在开始公聊,还有要发言的吗?”

甜心超人余怒未消地说:“开心超人可疑,票开心超人!”

之后是小小怪声嘶力竭的声音,“伽罗可疑,票伽罗!”

小心超人面无表情地应和,“先票开心超人吧。”

花心超人不满地凑上去,质疑小心超人也太过偏心了,明明两个人都有嫌疑,小心超人却毫不犹豫地跟着票开心超人。

小心超人没理会花心超人,平淡地补充道:“预言家今晚验伽罗。”

花心超人不由扶额,“你当我没说。”

“开始投票,甜心超人、粗心超人、小心超人投开心超人,伽罗投小小怪,小小怪投伽罗,开心超人、花心超人、宅博士弃票。开心超人三票出局。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狼人只剩宅博士和伽罗了。为了最大可能地争取狼人的胜利,伽罗决定今晚采用他的方法。

“看发言甜心超人很可能是女巫,而小心不像是预言家。预言家今晚就会验我,我可能撑不到第三晚了,最好明天发言的时候让神职自领身份。今晚女巫应该会开药救人,刀一个目前发言比较得女巫信任的吧。”

伽罗这样想着,向宅博士指了指花心超人。宅博士同意了。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粗心超人指了指伽罗,他还记得白天的时候大家怀疑伽罗,所以今晚要验伽罗。但第一晚验的是谁呢?那人又是什么身份?他记不得了,只记得他对那个查验结果感到非常震惊。

“他的身份是……”法官再次举起了狼人的牌子。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甜心超人看了看花心超人,点了点头,毕竟花心超人白天的发言还是挺好的。甜心没打算使用毒药,于是在“女巫请闭眼”的声音响起后闭上了眼。

花心超人对自己被刀浑然不知,“在猎人请睁眼,猎人请闭眼”的声音中走了个过场。

“天亮了,昨天是平安夜,从甜心超人开始发言。”

“昨天花心超人被刀了,我开药救他。我是女巫,而且我认为我们第一个白天没有票错人!”甜心超人胸有成竹地说。

“谢了,甜心超人,我就知道本主角是不会那么容易出局的。”花心超人道完谢,又把目光投向其他人,“预言家可以跳了,说一下前两晚验人的结果。”

粗心超人接话道:“我是预言家,昨晚验的伽罗,他是狼人。第一晚验的人我忘了。”

小心超人对粗心超人的记性有些无奈,“伽罗的身份我想再听听他的发言。花心超人被甜心超人发了银水,大概率是好人。我是村民,过。”

伽罗看了看小心超人,一本正经地说:“粗心超人说第一晚验的人忘了,很可疑啊。虽然他确实记性不好,但偏偏记得第二天晚上验我。而且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第一晚验的大大怪是狼人,第二晚验的小小怪是好人。”

宅博士不满地反驳伽罗,“粗心超人他确实记性不好啊,这又不能成为怀疑的根据!”

“而且甜心超人、花心超人、小心超人身份都做好,如果大大怪和开心超人都是狼人,那场上不就只有一个狼人了?要从伽罗、粗心超人、小小怪里选吗?”宅博士想了想说。

小小怪气势汹汹地说:“伽罗,你说我是好人也没用!我相信粗心超人是真的预言家!今天就把伽罗票出去!”

“现在开始公聊,还有要发言的吗?”

“伽罗,你在我这里可不做好。”花心超人捋了捋头发。

小小怪还是重复着“票伽罗”。

甜心超人想了想说:“不过更重要的是,预言家应该活不过今晚了。”

“开始投票,甜心超人、花心超人、粗心超人、宅博士、小小怪投伽罗,伽罗投粗心超人,小心超人弃票,伽罗五票出局。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宅博士指了指小心超人,白天的时候小心超人没投伽罗,晚上预言家肯定会验小心超人,把小心超人刀了线索就断了。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粗心超人指了指小心超人,白天的时候小心超人没跟着投伽罗,他有必要验一验。

“他的身份是……”法官举起的是村民的牌子。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女巫已经没药了,但法官必须继续按规则念提示语。

“你要使用毒药吗?”

甜心超人摇了摇头。

“女巫请闭眼,猎人请睁眼。”

花心超人睁开眼,又闭起眼。他觉得当猎人还真是有点无聊。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小心超人,从甜心超人开始发言。”

“怎么是小心超人被刀了?我以为有危险的会是预言家。难道说狼人打算屠民?”甜心超人有些惊讶。

“事已至此我也不能瞒着了,我就是猎人!现在场上三神都在,出局的最多有两个狼人,场上的村民恐怕不多了。昨晚的预言家验的谁?”花心超人急切地问。

粗心超人也感到大事不妙,“我验的小心超人……是村民。”

“这么说场上只有一个狼人了?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宅博士安慰大家。

“哎呀,怎么偏偏验的是被刀的那个!”小小怪已经有些垂头丧气了。

“现在开始公聊。”

甜心超人首先开口道:“博士的话提醒我了,现在除了三神,场上只剩下一狼一民了。只要根据发言,把和之前的狼同阵营的票出去就行了。”

“伽罗乱跳预言家,大概率是狼。”花心超人笃定地说。

“那这样说,被伽罗针对的大大怪叔叔就是好人了?但伽罗说是好人的小小怪同学呢?”甜心超人又询问粗心超人,“粗心超人,你还是想不起来第一晚验的是谁吗?”

粗心超人点点头,“嗯……我只记得我当时看到结果很惊讶。”

“我记得只有博士在第一天说他觉得开心超人和伽罗说的都有道理,而在投伽罗时弃票的小心超人已经被证实是村民了。”甜心超人继续分析。

花心超人不能接受甜心超人的分析,“怎么可能是博士!你也说伽罗还说小小怪是好人呢,不然先把小小怪票出去?”

甜心超人对花心超人的态度非常不满,“现在只有一个村民了,万一小小怪不是狼,我们马上就会输的!我还是觉得博士的可能性比较大!”

“都说了我是村民!投宅博士!”小小怪并没有花心超人对宅博士的深厚感情,所以并不理会花心超人不想投宅博士的心情。

宅博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想看着两人继续为了他吵架,便安抚道:“你们别吵了,不然还是投我吧。”

花心超人还是不想投宅博士,于是他只能说:“那只能先投我了,这样还能再坚持一晚。”

甜心超人赌气道:“哼,就你会做好人是吧?难道是我非不相信博士的吗?你可想好了,狼人再刀掉一个村民我们就输了!你非要这样,那我晚上是不会直接放毒的,就看看到底是你对还是我对!”

“开始投票,甜心超人、粗心超人、宅博士、小小怪投花心超人,花心超人弃票,花心超人四票出局。猎人被票出局,是否发动技能?”

“不发动技能。”花心超人想他这神职当的可真没牌面。

“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你们要刀谁?”

宅博士指了指小小怪。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今晚你要验谁?”

粗心超人指了指宅博士,结果被提示不可以重复验同一个人。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晚死亡的是他,你要救吗?”

“你要使用毒药吗?”

甜心超人噘了噘嘴,想起和花心超人说的话,最终没有毒宅博士。

“女巫请闭眼,猎人请睁眼。”

花心超人已经出局,于是法官继续念,“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昨天死亡的是小小怪,游戏结束,狼人胜利。”

结果一出,甜心超人还在生闷气,花心超人欲哭无泪,只有粗心超人恍然大悟地说:“我想起来了,第一晚我验的是博士,本来是想给博士发金水的。最后一晚我再验博士的时候,被提示已经验过了,我才想起第一晚验出博士是狼人。”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啊——亏我还因为投不投博士而纠结了这么久啊!”花心超人捶胸顿足。

———————————TBC——————————

卡▼ヘ▼

就是

卖个钥匙扣 夹层双面 7cm(就是那两个

一个15块

要的话就私(只周末在线

就是

卖个钥匙扣 夹层双面 7cm(就是那两个

一个15块

要的话就私(只周末在线

专业磕糖bot🍱

『开心超人联盟COS接力三宣』


“最重要开心就好,忘记烦恼。”


宅博士:巫木兔子

黑宅:船

桃子姐姐:弦月

开心超人:鲨鲨球

甜心超人:Yuki

黑甜:Yuki

安东尼亚甜:Yuki

偶像甜:Yuki

偶像花:青山

花心超人:青山

粗心超人:晓伊

小心超人:寒月灵舞

黑小:鲨鱼怪

天小:王椒炎

古小:王椒炎

反小:王椒炎

邪小:王椒炎

伽罗:青山

贝拉(性转):庄子休

阿奇:奕昕

凯撒:蚺初十九

粉毛:云希

暗先生:冰凌

暗魔:庄子休

大大怪:杰杰Noob

多心超人:阿泽

恶心超人:阿泽

丽莎:青山

雅量超人:水无

路瑟:船......

『开心超人联盟COS接力三宣』


“最重要开心就好,忘记烦恼。”


宅博士:巫木兔子

黑宅:船

桃子姐姐:弦月

开心超人:鲨鲨球

甜心超人:Yuki

黑甜:Yuki

安东尼亚甜:Yuki

偶像甜:Yuki

偶像花:青山

花心超人:青山

粗心超人:晓伊

小心超人:寒月灵舞

黑小:鲨鱼怪

天小:王椒炎

古小:王椒炎

反小:王椒炎

邪小:王椒炎

伽罗:青山

贝拉(性转):庄子休

阿奇:奕昕

凯撒:蚺初十九

粉毛:云希

暗先生:冰凌

暗魔:庄子休

大大怪:杰杰Noob

多心超人:阿泽

恶心超人:阿泽

丽莎:青山

雅量超人:水无

路瑟:船

乐呵呵:冰凌

嚯哈哈:鲨鱼怪

月舞:王霸天

星影:璟寒


520快乐!我们团终于来到三宣啦!!从一开始的3个人3个角色,发展到现在的34个角色,和每一位老师都分离不开。

欢迎扫码入群加入!!

计划了一年的cos接力终于还差一个多月就要正式发布啦!!!

⭐三宣我们将进行最后一波招募!现有的角色不可重复,可以重角色不重皮(案例看上方)6.1日后将停止招募,进入最后的阶段

明星创意虽然摆烂,但我们依旧热爱!!十二周年一起共度!

我的女鹅真可爱
夢みたいな日常が いつしかあり...

夢みたいな日常が

いつしかありました

夢みたいな日常が

いつしかありました

冰粉水果捞
520快乐!!!我也没想到我还...

520快乐!!!我也没想到我还是画了……再多的考试也不能阻止我摸鱼!!!星星球的超人平时应该要进行体术训练什么的吧切磋一下摔个跤啊什么的🤔🤔

多少个小红心伽小这两天就左多少次吧谁支持谁反对

520快乐!!!我也没想到我还是画了……再多的考试也不能阻止我摸鱼!!!星星球的超人平时应该要进行体术训练什么的吧切磋一下摔个跤啊什么的🤔🤔

多少个小红心伽小这两天就左多少次吧谁支持谁反对

饭饭爱吃饭

【伽小/小伽】我的骑士上将竟然是O(ABO/剧情向/车)

【食用指南】:1、伽罗O小心A,含有小伽情节。但在我的理解中,精神上还是伽攻

2、除ABO设定外使用官方人设

3、虽然含车,却是个关于救赎和被救赎的温暖故事

4、全文约4000字,请在评论区大力寻找阅读方式

+++++++++++++++

【试阅】

“小心,告诉你一个秘密。”眼前荧蓝色长发的美人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暧昧的坏笑,他伸出食指挡在嘴边,“嘘——其实我是Omega。”

小心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盯着笑嘻嘻的伽罗。一直以来,他以为战无不胜的战神伽罗,一定是一个精锐Alpha,甚至连Beta的可能性都没考虑过。他看着伽罗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身躯,全身都是充满力量的肌肉。这样的......

【食用指南】:1、伽罗O小心A,含有小伽情节。但在我的理解中,精神上还是伽攻

2、除ABO设定外使用官方人设

3、虽然含车,却是个关于救赎和被救赎的温暖故事

4、全文约4000字,请在评论区大力寻找阅读方式

+++++++++++++++

【试阅】

“小心,告诉你一个秘密。”眼前荧蓝色长发的美人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暧昧的坏笑,他伸出食指挡在嘴边,“嘘——其实我是Omega。”

小心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盯着笑嘻嘻的伽罗。一直以来,他以为战无不胜的战神伽罗,一定是一个精锐Alpha,甚至连Beta的可能性都没考虑过。他看着伽罗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身躯,全身都是充满力量的肌肉。这样的伽罗,竟然是O吗......

“只能说我是个超级努力的O吧!”看到一脸震惊的小心,伽罗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他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漫不经心地说,“只是,现在年纪大了,抑制剂的副作用也越来越明显了......”

有那么一瞬间,小心似乎在伽罗眼中看到了非常悲伤的神情,但又很快被温暖的微笑所掩盖。大概是看错了吧,小心想。

 

五年前。

阿德里星军长凯撒勾结刀疤星人掠夺资源,最终导致阿德里星被宇宙黑暗势力侵略并毁灭。眼睁睁看着自己拼尽全力守护的家园变成一片火的海洋,伽罗随着其他阿德里星难民登上了星际飞船“希望号”,开始了没有目的地的漂泊。

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正常。大家凭借储存的大量物资互相帮助,生活虽然不如在阿德里那样多姿多彩,却仍能有条不紊地进行,大家慢慢地接受了流浪的事实,偶尔也会举办一些小型的聚会苦中作乐。

直到有一天,“希望号”穿越一条陨石带时,防御系统出现了故障。一块陨石击中了飞船,不幸的是,飞船受损的部分正是存放物资的仓库。陨石的撞击引起了严重的火灾,在一阵阵绝望的哭喊声中,大部分物资都被燃成了灰烬,其中也包括了Omega们赖以生存的抑制剂。

物资的短缺一下子引起了人们的恐慌,这艘飞船的小型社会在一夜之间崩塌了。饥饿的人们仿佛变成了凶残的野兽,开始用最原始的手段强夺着食物。从某一天开始,先是一个人的离奇死亡,后来是一群人的互相残杀,再后来整个船舱都散发着血腥的臭味,无论怎么清洁都无法去除......

更糟糕的是,伽罗的发情期到了。


然然然然然然

【伽中小鸽/第16棒】聚光灯下(上)

【伽中小鸽520/19:00--下一棒20:00】

【上一棒:@Ciao酱  下一棒@追逐圆月 】

偏cb本质cp阿德里魔改双普通人偏原著设定

彩蛋有柄图修改版 本文共1.2w字左右

[图片]


【伽中小鸽520/19:00--下一棒20:00】

【上一棒:@Ciao酱  下一棒@追逐圆月 】

偏cb本质cp阿德里魔改双普通人偏原著设定

彩蛋有柄图修改版 本文共1.2w字左右


练练

【王者乙女】5.20

伽罗/镜x你

——


故乡的百合花开了(๑°3°๑)


伽罗——


你们是昨天0点确定恋爱关系的,当时确实激动了点没刹住车。

“贴贴。”你一整个埋胸的大动作。

好软好软。

“咳、我刚换的衣服。”女人假正经,俨然不是昨晚上的样子了。

行吧,你伸手撒娇:“你给我穿衣服嘛。”

她接过衣服给你套上,眼神四处张望,就是不看光溜溜的你。

“姐姐!”无奈,你强硬地掰过她的脸:“胳膊都穿进领子里啦。”

美女姐姐的脸突然爆红。


镜——


“宝贝,要不要出去约会。”

她知道自己最近都很忙,没时间陪你,所以特意抽出一天时间,想要补偿。

你...

伽罗/镜x你

——


故乡的百合花开了(๑°3°๑)




伽罗——


你们是昨天0点确定恋爱关系的,当时确实激动了点没刹住车。

“贴贴。”你一整个埋胸的大动作。

好软好软。

“咳、我刚换的衣服。”女人假正经,俨然不是昨晚上的样子了。

行吧,你伸手撒娇:“你给我穿衣服嘛。”

她接过衣服给你套上,眼神四处张望,就是不看光溜溜的你。

“姐姐!”无奈,你强硬地掰过她的脸:“胳膊都穿进领子里啦。”

美女姐姐的脸突然爆红。





镜——


“宝贝,要不要出去约会。”

她知道自己最近都很忙,没时间陪你,所以特意抽出一天时间,想要补偿。

你倚在沙发上:“不想出去。”

她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你会这么冷酷的拒绝,无奈道:“好吧。”

你看着她被拒绝后黯淡的眼神,心里好笑又心疼。

你仰身拉住她的手,用柔软的唇瓣衔住女人的指尖,含含糊糊地说:“我想给姐姐剪、指、甲,好不好?”

她这才明白你的意思,压住心头的痒意,捏了捏你的腮帮子,笑道:“那你可要剪仔细点,我手劲大的很。”




……


卡▼ヘ▼

一个梦而已

可能会ooc 

草稿流(

最后,520快乐

一个梦而已

可能会ooc 

草稿流(

最后,520快乐

Ciao酱
【伽中小鸽520/18:00—...

【伽中小鸽520/18:00——19:00】

  上一棒@十八减一等于暮七 

  下一棒@然然然然然然 

【伽中小鸽520/18:00——19:00】

  上一棒@十八减一等于暮七 

  下一棒@然然然然然然 

君君历史说
杨坚认为,皇后独孤伽罗误了他的大事,独孤伽罗误了他什么
杨坚认为,皇后独孤伽罗误了他的大事,独孤伽罗误了他什么
是桥奕不是条一

伽小520手书宣传×情头大赏✓

【我的一切故事,不管怎样早已经认定你,my irreplaceable】

小破站地址:BV19541197yL

肝了七天的成品ww喜欢的话可以得到一只三连嘛(///ˊㅿˋ///)

伽小520手书宣传×情头大赏✓

【我的一切故事,不管怎样早已经认定你,my irreplaceable】

小破站地址:BV19541197yL

肝了七天的成品ww喜欢的话可以得到一只三连嘛(///ˊㅿˋ///)

街角的安德琳娜

你的任务是跟踪伽小?!《生命佣兵》预告3(目录篇)

【2张520小贺图w原图回礼可取w】

星星球某对知名小情侣居然偷偷在碎片星登记?!  娜娜酱八卦专栏


————


“老大和伽罗托我转交给你。”

你接过邪恶手中递来的函。

“这是……婚礼司仪聘书?!”


————


章节题目/初稿字数:


第一章 风翼(约3700字)

第二章 惊蛇(约3800字)

第三章 仲夏(约5700字)

第四章 酒精(约4000字)

第五章 真相(约3900...

你的任务是跟踪伽小?!《生命佣兵》预告3(目录篇)

【2张520小贺图w原图回礼可取w】

星星球某对知名小情侣居然偷偷在碎片星登记?!  娜娜酱八卦专栏

 

————

 

“老大和伽罗托我转交给你。”

你接过邪恶手中递来的函。

“这是……婚礼司仪聘书?!”

 

————

 

章节题目/初稿字数:

 

第一章 风翼(约3700字)

第二章 惊蛇(约3800字)

第三章 仲夏(约5700字)

第四章 酒精(约4000字)

第五章 真相(约3900字)

第六章 过往(约9000字)

第七章 迷宫(约4000字)

第八章 传说(约9600字)

第九章 ???(标题涉及剧透,约3800字)

第十章 星辰(赶稿中,已写5000字)

 

更新计划:

六月起开始连载w

随画稿细化更新w

九月前更新完毕w

 

————

 

任务的执行者,

屏幕前的你

 

非子供向/伽小专场

第二人称/全员Happy Ending

原著向/S10时间线

互动/存在部分逻辑跳转选项

 

————

 

20+约稿

50+日夜

 

从第一篇伽小剧情分析

到第一部伽小完本同人

 

我希望

能以对待分析帖的态度

审视同人行文中的逻辑

 

承蒙厚爱

感谢有您

 

谨以此文

致敬前作

 

————

 

无声誓言,

心照不宣:

 

长路漫漫,

永世相伴。

 

————


祝大家520快乐,永远幸福!

 

*所有的稿件均非商稿,为爱发电请勿商用哦w

*很多稿件在排单,会随稿完善更新w

*稿中登记年份“20903年”参考资料:WB@A4纸边锋利易割手,《开联各分支宇宙及其时间线》


其他预告:

预告1:任务篇 

预告2:台词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