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但丁

12.2万浏览    2602参与
-SEBBY-
Vergil's Blood-...

Vergil's Blood-Day7.

是谁咬破了你的嘴唇?

Vergil's Blood-Day7.

是谁咬破了你的嘴唇?

再吃亿个蛋挞
占tag致歉,出后或3天后删除...

占tag致歉,出后或3天后删除。出一对当初购买重复的钥匙链,不单出,有意请私聊我。

占tag致歉,出后或3天后删除。出一对当初购买重复的钥匙链,不单出,有意请私聊我。

神桃昭

(´`;)?就是说,为什么这个图可以这么适合但丁 

原图p2

(´`;)?就是说,为什么这个图可以这么适合但丁 

原图p2

-SEBBY-
异色版。 大老虎和不怕被吃的小...

异色版。

大老虎和不怕被吃的小猫咪😊

异色版。

大老虎和不怕被吃的小猫咪😊

Serganty

[DV]藤蔓丛生(序)

这个男人自称V。

并不清楚这是否为真名,反正留在登记册与借书卡上的名字是这个,我也乐于称呼他作Mr.V。

他是少有的好顾客,安静,温和,从不破坏书籍。给他一杯果汁,便能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待一整天。

我还记得某年上午9点42分,刚过去一场牛毛雨,地面湿润与粘稠气息还未散去。伴随着清脆铃声,一个男人穿过时光与空间的氤氲,推开斑驳掉色的店门,跨过阳光与阴影布下的迷阵,逐渐从虚幻变为真实。

您好,有什么我可以为您做的吗。我保持着标准服务化的笑容,说出今天第一句营业台词。

呃,你好,听说这里可以借书?

我说,是的,这里的书可以随便看,只要交少许押金,本店还可以提供外借服务。

留下的签字像海豹...

这个男人自称V。

并不清楚这是否为真名,反正留在登记册与借书卡上的名字是这个,我也乐于称呼他作Mr.V。

他是少有的好顾客,安静,温和,从不破坏书籍。给他一杯果汁,便能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待一整天。

我还记得某年上午9点42分,刚过去一场牛毛雨,地面湿润与粘稠气息还未散去。伴随着清脆铃声,一个男人穿过时光与空间的氤氲,推开斑驳掉色的店门,跨过阳光与阴影布下的迷阵,逐渐从虚幻变为真实。

您好,有什么我可以为您做的吗。我保持着标准服务化的笑容,说出今天第一句营业台词。

呃,你好,听说这里可以借书?

我说,是的,这里的书可以随便看,只要交少许押金,本店还可以提供外借服务。

留下的签字像海豹幼崽一样可爱,圆滚滚的,扑腾着向我招手。

他选了一本诗集,坐在窗边的位置,看着广场喷泉下玩耍的孩童,翻开第一页。

在送咖啡的间隙,瞥了眼摊开的笔记,隽秀清丽的字体和海豹幼崽不像是同一人所写。我看到“去海边旅行”后面画了个对号又打了叉。

他说谢谢,闻了闻杯中液体又放下。

这人成为了店里的常客。他在明媚的阳光下阅读与笔记,我则在书架的阴影下清点与整理,安静的形成微妙的平衡。

当然,偶有人进店打破这片平静,有时是一群孩子,有时是焦头烂额的监护人。我喜欢前者,欢闹中的孩子们总会给平淡的生活中添加活力,而絮絮叨叨的大人们只会让你徒增无谓的烦恼。

据说他是一位作家,或许是刻板印象,总觉得写作者不应该是他这样。他适合背着一把吉他,漫步于车水马龙唱着狂躁的爱情史,亦或是在灯红酒绿侵染的舞台上沉醉吟唱。然而,被描述者本人沐浴在温暖阳光下,黑色外套被喷泉沾湿,看着精明恶劣的海鸥与调皮天真的孩子玩耍。轻柔海风卷起雪白头发,让我看清楚他的眼。

蓝色,和这里的天空一样蓝。

V似乎是个热心肠。与街坊邻居闲谈所知,他的小儿子差点被海浪卷走,是这个男人果断的营救挽救了这个家庭。再后来,听到的就是谁家猫咪从树上下不来,或是谁家小孩走失家人很着急,V就像故事书中的英雄从天而降。

我很喜欢英雄从天而降拯救万民的故事。后来我的书店失火,英雄拯救了我的书并且抓住了乱丢烟头的醉汉的时候,让我更喜欢这个故事了。

V说他可能不会来借书了。我深感惋惜。

自从知晓他不能喝咖啡与浓茶后,店里每天都会准备鲜榨果汁,连带着我也健康了一些。塞给他两颗清晨刚送过来的新鲜番茄,还有一本手抄书。

这是坠星故事初版的原稿,最近才找到的,记得你喜欢这方面的书,那这个就当做践行礼啦。

然后我将押金尽数退还,道了别。

——来自某书店老板的笔记

琉珈_月影星尘

【GMV | VD】小孩子不可以看这个.jpg

《这就是恋爱中的马猴中年吗》

恋爱循环 | BGM:花泽香菜

520了,剪个5VD沙雕小甜饼,我CP每天都是情人节

感谢阿B三连(见P1或↓BV号),祝大家520快乐!


【GMV | VD】小孩子不可以看这个.jpg

《这就是恋爱中的马猴中年吗》

恋爱循环 | BGM:花泽香菜

520了,剪个5VD沙雕小甜饼,我CP每天都是情人节

感谢阿B三连(见P1或↓BV号),祝大家520快乐!


闲影
我笑死 原图是星爷的整蛊专家

我笑死

原图是星爷的整蛊专家

我笑死

原图是星爷的整蛊专家

-SEBBY-

竟然没在这边发,忘了。

是做好的2D的透卡,嗯嗯,透出来的是哥呢。

成品效果我挺满意的。

竟然没在这边发,忘了。

是做好的2D的透卡,嗯嗯,透出来的是哥呢。

成品效果我挺满意的。

🌙终结幻梦

—是爱也,可以动太阳而移群星—

—是爱也,可以动太阳而移群星—

Serganty

【DMC】送子鹤(三)

但丁还记得白鹳第一次送来礼物的情形。

少有的去了酒吧,要了一瓶威士忌,跟曼妙女郎调情着。微醺中,服务生没眼力见的来打扰。

“先生,这里有一封您的信件。”

气氛“啪”的散了,但丁没好气的拿着信封。

单薄的信封中央鼓起一个奇怪的弧度,倒出来是颗牙齿,根部包着粉嫩的龈肉。周身缠绕的女郎惊呼,爬开。

“嘿,这是谁掉的乳牙,我又不是牙仙子。”

再一次的辗转反侧,但丁从大衣口袋里刨出这颗种子。

他知道这是谁的小牙。它有着可爱的小尖,连磨损程度都是但丁喜欢的那种。

它还在主人口腔时,但丁是最喜欢用舌尖描绘着这颗牙的容貌。

但丁还记得白鹳第一次送来礼物的情形。

少有的去了酒吧,要了一瓶威士忌,跟曼妙女郎调情着。微醺中,服务生没眼力见的来打扰。

“先生,这里有一封您的信件。”

气氛“啪”的散了,但丁没好气的拿着信封。

单薄的信封中央鼓起一个奇怪的弧度,倒出来是颗牙齿,根部包着粉嫩的龈肉。周身缠绕的女郎惊呼,爬开。

“嘿,这是谁掉的乳牙,我又不是牙仙子。”

再一次的辗转反侧,但丁从大衣口袋里刨出这颗种子。

他知道这是谁的小牙。它有着可爱的小尖,连磨损程度都是但丁喜欢的那种。

它还在主人口腔时,但丁是最喜欢用舌尖描绘着这颗牙的容貌。

Serganty
[DMC]天光 一但杀哥的呓语...

[DMC]天光

一但杀哥的呓语,属实是我的失眠产物

[DMC]天光

一但杀哥的呓语,属实是我的失眠产物

Serganty

【DV】附魔师 下

[借用龙腾世纪法师设定,其他纯属瞎扯,恶魔D与法师V,他人视角,笔力拙劣,请见谅。]

佛杜那,天依旧是那么蓝。

彭斯曾到访过这里。那时的小城远没有现在繁荣,稀稀拉拉的城镇规划,只建到一半的怪异雕像,阳光下破碎的玫瑰花窗,昏暗巷子里的情色交易。

坚持苦行僧式修行的法师觉的难以接受。果然被象牙塔保护得太好,所见所学所知皆由贫瘠的蹩脚的粉饰过的资料得来,看见墙外世界一角便受到了巨大冲击。

放眼看去,房屋鳞次栉比,神圣的雕像修建完毕,信徒三五成群,教堂的玫瑰窗下回响着唱诗班的歌谣。阳光晒不到的地方也没瞥见昏暗的颜色。


白发男人邀请他去喝一杯,彭斯乐意之至。

离海岸线最近的小洋楼,远离喧...

[借用龙腾世纪法师设定,其他纯属瞎扯,恶魔D与法师V,他人视角,笔力拙劣,请见谅。]

佛杜那,天依旧是那么蓝。

彭斯曾到访过这里。那时的小城远没有现在繁荣,稀稀拉拉的城镇规划,只建到一半的怪异雕像,阳光下破碎的玫瑰花窗,昏暗巷子里的情色交易。

坚持苦行僧式修行的法师觉的难以接受。果然被象牙塔保护得太好,所见所学所知皆由贫瘠的蹩脚的粉饰过的资料得来,看见墙外世界一角便受到了巨大冲击。

放眼看去,房屋鳞次栉比,神圣的雕像修建完毕,信徒三五成群,教堂的玫瑰窗下回响着唱诗班的歌谣。阳光晒不到的地方也没瞥见昏暗的颜色。


白发男人邀请他去喝一杯,彭斯乐意之至。

离海岸线最近的小洋楼,远离喧嚣,阳光正好,两杯威士忌,吹着海风,安静的咸涩味道伴随湿润气息侵袭着一个毛孔。

露台之上,盆栽的鲜艳蔷薇,温暖的驼绒毛毯,沉睡的漂亮人儿,美人耳垂的血红泪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交谈过程中,彭斯才知道面前的恶魔对他放了水。维吉尔借予的V字领针救了他一命,这是维吉尔的胞弟送与兄长的礼物,也成为了彭斯通过试炼的敲门石。

“所以说,我迈进塔的第一步就遭到你们的算计了?”彭斯看着男人胸前的领针,“挑选幸运儿,吞噬灵魂的能量,难怪最终试炼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我们只是拿走终试的副产品罢了,”恶魔喝光杯中的酒,"灵魂被你们倒掉,怪浪费的,不如被我吃掉。何况你们的试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法师塔的最后考验:将可怜的受选者扔到恶魔面前,恶魔会挖出最深的欲望,诱惑法师,直至被恶魔附身,占据灵魂。成者,为最伟大的法师,败者,被清洗情感与魔法。

“也是。我作为法塔巫师,顶着圣殿名号,也是做着不干净的勾当,做着沽名钓誉之事。你,被盖上章的卑劣恶魔,却在救苦救难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在这里建起了伊甸园。”

“恶魔不就是满足人类愿望的物种吗。”

分掉最后的威士忌,相视一笑。


Dante

海妖睁开了眼睛,呢喃着胞弟的名字。

鲜血从恶魔的手腕内侧流进维吉尔嘴里,又从嘴角溢出,顺着洁白的脖颈,经过精致小巧的喉结一路向下,弄脏了毛毯和花砖。

维吉尔挣扎着,痛苦地挣扎着,直到手无力的垂下。

连咳嗽的声音都这么好听。

但丁熟练地将兄长露在外面的胳膊收好,包礼物似的裹起来安放在怀里,一起挤在躺椅上。


后来,战火席卷了佛杜那。

这里又变成彭斯初次来访时那样,甚至更加破败,人面罩着死灰,救世主雕像仅剩下半只脚趾,犯罪在黑暗中滋生萌发。鲜艳的蔷薇花不见了,连蔷薇盛开的露台也成为了瓦砾 只有海风依旧腥咸着,叹息着世事无常。

圣殿从战争反馈的大宗信息中撷取只言片语勾勒出他们的轨迹,忠诚的猎犬追着那点膻腥味,不知疲倦地派出队伍啃咬,所到之处皆夷为平地。

因为肃清对象是叛者与恶魔,走狗的行径更加肆无忌惮。


但丁敲了敲窗,吓坏了久经沙场的圣殿神官。

月亮正圆,地面如霜,不需要火把。村庄睡了,没有如豆的灯火,没有篝火与聚会舞动的年轻男女。

桂树下,搁浅的人鱼止不住地战栗。银色的光亮穿过树影倾泻,洒在皲裂的理石雕塑似的胴体,碎屑钻石般闪闪发光,这人的状态比之前还要差。

他怀孕了?彭斯看着维吉尔隆起的腹部,看到由腿间蔓延至全身的咒文符号,明白了但丁叫他来的意思。

男人用刀切开手腕血管,鲜血触手般缠绕着雪白的肌肤。咒文变得鲜活,玫瑰藤卷上了彭斯被维吉尔咬碎的指节,攀上他的手臂,贪婪的吸取魔力。维吉尔被控制着,无效的挣扎,呜咽从牙齿与指缝之间溢出,整个人扭曲的,湿淋淋的。

维吉尔受洗时会不会也是这副光景。

终于取出那鲜血淋漓的肉块。但丁抱着他们的孩子,已经死去多时的胎儿。白发恶魔的头发垂着,看不清他的面庞。

穿过月光与树影,挖出小小的坟茔,填上最后一抔土,点燃做墓碑的那棵树,桂树在燃烧中噼啪地哭泣。


这是彭斯最后一次见过他们。

再后来,恶魔与法师出现在呈给彭斯的卷宗中,彭斯也被迫的自愿的成为讨伐他们的一份子。

维吉尔捏碎耳垂上的红色宝石,念着破坏力极强的咒语,哪怕会撕碎他本就残破的身体。红龙张开双翼卷起风暴与火焰,一切皆为焦土。

故事措不及防地完结,再谈乱伦实在是毫无意义。

现在,马诺洛斯山谷有一只恶魔凭空出现,疯狂的异教徒已经参拜,鬼魅的大军开始集结。

彭斯合上受洗名册,将它放回原处。

摸着兜兜转转到他手中的V字领针。

他只知道,军队该向山谷进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