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低地组

3118浏览    34参与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节俭组cp向+...

[指绘/aph]
节俭组cp向+低地组亲情向
甜品店奥卢迷之抢单,荷悄咪咪拽住奥,比一脸状况外

[指绘/aph]
节俭组cp向+低地组亲情向
甜品店奥卢迷之抢单,荷悄咪咪拽住奥,比一脸状况外

百花时

在闪电到来之前

(*突然诈尸,从废纸篓里刨出来这篇(不是))

(*相当于是The Blitz地前传,只写了一半,可能会有后续…)

(*时间是1940年,此时波诺伏瓦先生还没搬进来,所以目前是柯克兰单人向。但有英兄弟和低地组出现。非国设)

(*好久没更是有点爬墙咳咳)


19世纪是英国言情文学地井喷期,举世闻名的就有《简爱》、《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等等。其主人公无不例外的拥有一座瑰丽的庄园,庄园外头长着栗子树、杜鹃花和风铃草。我不知上世纪的女性究竟是否对于山庄情有独钟,但至少我十分庆...

(*突然诈尸,从废纸篓里刨出来这篇(不是))

(*相当于是The Blitz地前传,只写了一半,可能会有后续…)

(*时间是1940年,此时波诺伏瓦先生还没搬进来,所以目前是柯克兰单人向。但有英兄弟和低地组出现。非国设)

(*好久没更是有点爬墙咳咳)

   

   

  

19世纪是英国言情文学地井喷期,举世闻名的就有《简爱》、《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等等。其主人公无不例外的拥有一座瑰丽的庄园,庄园外头长着栗子树、杜鹃花和风铃草。我不知上世纪的女性究竟是否对于山庄情有独钟,但至少我十分庆幸自己无需住在那里、和家中所有的兄弟一起。究其原因,实在是柯克兰家的儿子太多了。若是和姊妹不睦,忍耐上十余年,等到她出嫁,也就是了。兄弟却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的。即便我们真有一栋庄园,它也迟早要死于某一天我们大打出手时打翻的烛台。因此,为了各自能够痛快,柯克兰家的儿子早早就从家里搬走,到全国各地去了。柯克兰家的长子,威廉·柯克兰携妻子搬去了加迪夫。我的二哥,脾气暴的斯科特·柯克兰则在格拉斯哥买了屋子。至于我最小的哥哥,帕特里克·柯克兰,他似乎定居爱尔兰了。那鬼地方!

  

“我想着,还是西部最好。是不是?不论怎么说,它比其他地方都要更……安全。我是说,假使战争再次爆发,也不会有人先袭击西部。况且,西部原本就是很宜居的地方。”当被邻居问及为什么选择加迪夫时,威廉如是回答。他起初还坚持我们全家都移居威尔士,我却觉得毫无必要。我是那类愿意为祖国浴血奋战直至最后的人。再说,怎么会有人愿意离开伦敦呢?威廉将我的想法归结为年轻鲁莽。也许他是对的,但直到战争爆发,我才领会到这件事。于是我就固执的留在了伦敦,赡养母亲的任务也落在了我肩上。

   

哦,可别把他当作一个懦夫。威廉对于战争的反感和逃避是有原因的:我们的父亲,勇敢的、深谋远虑的爱德华·柯克兰,参加了上一次的世界大战。他拖着浑身是伤的身躯回到家,半年后就因为伤口感染发炎去世了。全家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中。威廉从此变成了对战争避之不及、深恶痛绝之人。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大战刚刚结束,没有人不厌恶战争。可紧接着,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经济下滑的厉害。我别无办法,为了稳定的收入,决心去做我最讨厌的工作——坐办公室。为政府工作总是最稳妥的。一切都要感谢我读了不错的大学、学历拿得出手。我成功的获得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职位。尽管薪水并不算很高,好歹是份稳定的工作、能够挣齐吃穿用度。就这样,报纸上责备战争和政府的言论、新闻里的失业率和罢工游行都与我无关了,只需要日复一日的处理着一模一样的工作。我没什么可抱怨的,稳定本身就意味着无趣。

   

我们的母亲玛丽亚·柯克兰,现在已经不是一位柯克兰了。她在丘吉尔上台后不久改嫁了,不过,我们四个都对此表示了完全的理解和支持。她上年纪了,我们却没人能守着她。有时威廉会把他的儿子、我那温顺乖巧的小侄子迈克尔·柯克兰送来陪她几天。这会让她欢快一阵子,但也解决不了问题。她操劳了一辈子,理应找到一个能够疼惜她的可靠的人,和她相互扶持到老。刚好就有这么一位格林先生,经常和她在同一时间段到圣詹姆斯公园散步。他们就这么认识了。人在这样一把年纪还能够为爱情所吸引,真令我感到不可思议!起初,斯科特一口咬定这位格林先生是个骗子,坚决反对这门婚事。“绝对是盯上了我们在市中心的房子。”斯科特说。

    

“哪有人会在要打仗之前看上首都的房子啊?”威廉说。

    

他们的争吵很快就被证实为无意义的,因为母亲搬去和格林先生住了:既然都去圣詹姆斯公园散步,自然也住的不远。这下只剩我一个人在这栋双层的老房子里了。这纯粹是浪费,因为我在家的时间很少,只住一层楼也绰绰有余。我更没有妻子或其他亲戚可以分享这幢楼——谈到这一点,我就更加哭笑不得。其他家庭也许有能力为他们的儿子觅到一位门当户对的大小姐作未婚妻,我却因为上面有众多兄长,压根排不上号。好在我原本也是推崇自由恋爱的人,这对我也算不上一件令人困扰的事。可是房子怎么办呢?最后我决定将二层租出去,给那些由于战火不得不从自己国家逃离的人。我原本没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当我请求报纸在广告版面刊登我小小的招租启事时,我付了一周的价钱。大大出乎我预料的是,第二天就有人打电话来了。对方似乎急切的想寻求一个落脚地,恰好我也不在意租金。我们洽谈的很愉快,事情就这么敲定了。好消息是我因此能获得额外的收入、也不担心二层会积灰了。坏消息则是我不得不在接下来的五六天中不断告知后面来电的人“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并且一个劲儿的道歉。实在是扰人,我仅有的休息时间完全被电话铃给侵占了。

   

租下二层的是一对兄妹,霍兰德和贝露琪。他们讲荷兰语,两个人也都会法语。其中哥哥会讲一点蹩脚的英语。

    

“我们不会在这里叨扰很久的。”他这样说,或者也许是我猜他想说这个。“我们和弟弟走散了。他给我们寄信说他到伦敦了。等我们找到他,就另找住处。”

   

“这不要紧。”我回答道。我最初的目的也不是赚钱,而只是在不搁置屋子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帮助他人罢了。但他似乎一心想要在找到弟弟后就立刻离开伦敦、带弟弟妹妹到一个花销更少的小城市或者乡村去。我想人们不能怪罪他吝啬,因为这不失为一种明智的生活之道,尤其在我们面临战争的时候。因此我也决定节俭一点了。

   

霍兰德白日里不在家,我并不知道究竟是由于他闲不住、没法耐心的等待弟弟的下一封来信而非要自己去走街串巷才好,还是只是想找一个既不会打扰他的房东、又不会被妹妹说教的地方去抽烟。

   

“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贝露琪把花朵一支支的插进花瓶里,用流利的法语对我说。“您可真是好心,我和哥哥正愁没有地方住呢!不说租房,光是旅舍就贵得吓人。”

   

“这不要紧。”我又说。我上学的时候学过法语。

   

“可是,您只收那么点租金,叫我都良心难安啦!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吗?”她说。真是有修养的姑娘!我想,假若不是因为战争,她此时应该还在桑斯安斯,在河边享受着微风和华夫饼呢。于是我随口问道:“您是从哪里买的花呢?“直到现在,花市在伦敦也随处可见,这座城市没有丝毫战争的气息。

   

“您误会了,这并不是买来的花——啊!”她惊呼了一声,脸色一下因为慌乱而变差了。“我做了蠢事,老天……请原谅我,柯克兰先生,是从门前台阶旁的小花圃中采的。我应该想到的,这想必是您辛苦栽培的花——希望您别生气!”她央急的恳求道。

   

“不,怎么会呢!”我连忙说。“不瞒您说,我正需要有人帮忙照顾园子和插花哪。”

   

她听了如释重负,这才肯继续在花枝的缝隙中添花。等她全部摆弄完,她咯咯的笑了:“要是您不嫌弃的话,我就来给您当园丁吧!“

   

贝露琪小姐插的花,看上去倒不难看。可说实在的,哪怕是我也能做得更好。而我还是众多擅长园艺的英国人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呢!然而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能让这位姑娘心中宽慰一点了。那么,就这样安排吧!我也的确没有时间管理我的花圃。真要打起仗来,几朵花又算什么呢?

   

想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一位令人憎恶的朋友。他是那种看到这只花瓶里的搭配会尖叫、并且即便在战时也要坚持拥有漂亮玫瑰花的人。眼下我联系不上他,没人知道他在哪。弗朗西斯·波诺伏瓦,这位不折不扣的公子哥儿,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中最会让人担忧的一位。我疑心他参加了某些斗争活动,或者更糟:因此被逮捕了,也许给人枪毙了也说不定。对此我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在等待消息的同时坚持不懈的往他的旧居拨打电话和邮寄信件。“说到底,都是战争的错,”贝露琪小姐说。“不然我和哥哥弟弟还会在桑斯安斯,坐在草地上野餐、看风车呢!我真想念桑斯安斯的风车啊!”

   

“确实是这样。”我说。

   

“搬走的时候,我都难过得要背过气去了!”贝露琪抱住整理好的花瓶,轻手轻脚的放在了窗台上。紧接着她觉得不合适似的,转而又把它搬到了她床头的矮柜上。“我们拖着家里值钱的东西走路去港口。路上全是人,还有的推着他们平时在花园里用的小推车,有的干脆拖着好大一辆板车!我们像遭了蝗灾的灾民,痛苦而急切的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好了!”她把花瓶摆好了。她拍拍手,低头去闻自己手上的花香。“不过,万幸我和家人不需要亲身面对战争。我已经别无所求啦!可我真希望,等到我们能够回家的时候,桑斯安斯的风车都还在。我们还能回去吗?”

   

“哦,我想一定可以。”我严肃的说。事实上,我怎么能确定呢?然而我还是要这样说。“纵观历史,残暴不仁的统治永远是不长久的。他早晚要自食其果的,您就瞧吧。”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胜利是多么的重要。我们的首相说:没有胜利就无法生存。他的话一点儿没错。因为唯有胜利才能保卫生养自己的土地。

   

这是个黑暗的春天,我想道。而许多英国人还对此一无所知呢!在夏天到来之前,霍兰德和贝露琪终于同他们的弟弟汇合了。他们向我致谢,隔天一早和我告了别。

   

“我不介意你们找到新住处之后再走,真的。”我真诚的说。我原本也没有借房屋租赁盈利的打算。“况且,让我单独住两层楼,我也受不了。”

   

“谢谢您,好先生!” 贝露琪拎着一只硕大的行李箱,笑嘻嘻的说。“但是不用了!哥哥嫌伦敦的物价高——不过,伦敦可真是个美丽的城市啊!”

   

是这样吗?她的表情倒不像个逃难的姑娘了。只有她的两个兄弟沉着面孔,拖着大件小件的行李,默然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他们拾掇好了,箱子都装到了车上。“我会给您写信的!”她欢快的说。“希望我们的新家离邮局不远……”

   

“再会,柯克兰先生!祝福您!”直到她要上车了,贝露琪还在向我挥手再见。她的两个兄弟对我点了点头,就算作道别。我送走他们,倒还觉得冷清了。我尴尬的站在门口,等到他们的车完全看不见了,才悻悻的踩着门口的两节台阶返回屋子里。好了,该如何消磨掉接下来的双休日呢?我不擅长这个,于是我给自己煮了茶,然后捏起来报纸——没有什么看了让人高兴的新闻。不过,我在面包篮下面找到了一封信。会是谁呢?我有些惊喜,又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肯给我写信的人可不多。我将信封翻了个面。没有贴邮票,是贝露琪小姐。 

  

贝露琪在信里再次为我这段时间的照顾表达了对我的感谢,并且留给我了一张他们的合照作为纪念。在信的最后,她告诉我霍兰德在二楼的桌子上留了一小盒烟草给我。霍兰德本人则比较拘谨,不愿当面来和我说。我对他们的这番心意颇为感动。遗憾的是我不抽烟,也不懂得烟草鉴赏。我到二楼来取它,发现霍兰德临走前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窗明几净。他真是家务的一把好手,省却了我许多的工作。我把烟草拿下来,准备收进厨房的橱柜里去。

   

一走进厨房,我几乎是立刻就开始想念贝露琪烤的姜饼了。我曾经尝试着自己下手去做:面粉,棕糖,黄油,鸡蛋,蜂蜜和姜粉,有什么难的?然而我搞砸了。我似乎天生缺乏掌握食材比例和烘焙时间的能力。我烤出的姜饼不仅颜色和贝露琪小姐的不一样,味道也相去甚远。只好作罢,继续一门心思扑在我差不多是同样糟糕的油炸手艺上。我给自己煎了两片面包,回到客厅喝茶去了。我心里还在盘算着这一盒烟草要怎么办。斯科特倒是抽烟,我想道。但我宁可把这珍贵的心意丢进下水道里,也不愿寄给他。因为倘若我真这样做了,免不了要受他一顿挖苦。“太阳打西边儿出来啦?”他铁定会这样说。要是他在我跟前,也许还会做作的扒着窗台往外看看。这使我不禁庆幸他搬出去住了。

  

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我们的会面来的比我预想得早得多。这一切都缘于我们的母亲给我们分别打来的电话:

  

“是我,亚瑟,亲爱的,”她的声音听上去比先前更加年轻活力,这让我放下心来,她和格林先生过得十分幸福。可紧接着,这个欢快的声音就向我传达了我这个春天能收到的最坏的消息:“我希望你没把房子弄得太乱,下个月我们要一起庆祝仲夏夜。你的哥哥们也会回来。”

   

“仲夏夜?”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我们从来不过仲夏夜!”我又惊又惧,为这突如其来的家庭聚会坐立难安。

   

“是的,只是你们的老母亲想挑个日子见见她的儿子们,”她浑不在意的说,“而离圣诞节还有七个月,我也不想每次都只能看见你们裹着严严实实的冬装。”她说。

  

“那我们干什么,去巨石阵等日出吗?”那地方平时只有游客才光顾,可到了仲夏夜却人山人海,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挤去那里看日出了——石头有什么好看的?我始终不理解。

   

“哦,老天,吃顿饭就行,亚瑟!”她咯咯的笑起来,“不用担心影响工作,”事实上这正是我最次担心的事了。“我查过日历了,仲夏夜是个周六。斯科特和威廉周五晚上就能回来,帕特里克当天早上能到。”

  

“看来我没有任何理由能拒绝了。”

   

“太好了,那就这样定下了。下个月见!”她快活的说,把电话挂断了。有人说人越是上年纪了就越像孩子,我从前还不信,现下亲眼见证到了。不过,我也很高兴她如此无忧无虑。倘若她真整日愁眉苦脸,那才令我心痛哩!……

df

低地组荷比卢同人征集

Hallo!这里是aph低地组同人绒面圆形挂件(带bb叫)的征集!征集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寒假期间)

目前价格定为24r/1(不包邮),图已出荷,具体画风如图。

若征集人数多的话价会更便宜,心动不如行动,吃一也是情。感兴趣请私聊加q友,我拉您进征集群!具体问题请私聊!

@小径分岔的花园


[图片]
[图片]

Hallo!这里是aph低地组同人绒面圆形挂件(带bb叫)的征集!征集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寒假期间)

目前价格定为24r/1(不包邮),图已出荷,具体画风如图。

若征集人数多的话价会更便宜,心动不如行动,吃一也是情。感兴趣请私聊加q友,我拉您进征集群!具体问题请私聊!

@小径分岔的花园



df

占tag歉!

荷比卢三人组同人团征集,目前只出荷草图(见2,3p)画风都这样,若有太太感兴趣可以私聊我,价还未定,看征集人数,大概25-35r/1

征集时间很久才会截止

占tag歉!

荷比卢三人组同人团征集,目前只出荷草图(见2,3p)画风都这样,若有太太感兴趣可以私聊我,价还未定,看征集人数,大概25-35r/1

征集时间很久才会截止

kuroiyasu

贵公子卢森堡!!!!!也是希望能买到一本吧...

贵公子卢森堡!!!!!也是希望能买到一本吧...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q版形象的话应该会...

#授权转载

q版形象的话应该会是…!

作者@ichi_ano

(完蛋 本家有没有给设定名啊俺不记得了

#授权转载

q版形象的话应该会是…!

作者@ichi_ano

(完蛋 本家有没有给设定名啊俺不记得了

Schwarzer Regen

9012年的低地组挂件!

因为老屏蔽我所以🔗请见评论(´;ω;`)

—————————————————
 余量已上架!可以直接拍通贩啦!https://m.tb.cn/h.VaDyNgY?sm=85e025

没剩几个了荷哥已经完售了就是_(:з」∠)_
 

9012年的低地组挂件!

因为老屏蔽我所以🔗请见评论(´;ω;`)

—————————————————
 余量已上架!可以直接拍通贩啦!https://m.tb.cn/h.VaDyNgY?sm=85e025

没剩几个了荷哥已经完售了就是_(:з」∠)_
 

听涛观澜
我短暂地复活了,杭州APO有没...

我短暂地复活了,杭州APO有没有人想要这个卑微无料

低地组老农民服装(?)Q版明信片

邮寄也可√

垃圾写手在线假装会画画

我短暂地复活了,杭州APO有没有人想要这个卑微无料

低地组老农民服装(?)Q版明信片

邮寄也可√

垃圾写手在线假装会画画

果女郎yuu

关于低地组之间的修罗场&稍稍cue一下教廷伊双子

有同好看完教廷伊双子后希望我多讲一下各种画作。

QVQ好开心啊以为大家会觉得枯燥呢x

那我就加几幅作品补充一下:


大家都知道伊双子的教廷设是因为17世纪天主教在意大利占据统治地位。

还有一个地方叫弗兰德斯——荷哥独立后剩下的仍然被西班牙统治的部分,范围相当于今天的比利时比姐,卢森堡,及德法边界一带。

这两块地方一开始都因为宗教原因,艺术上都受制于享乐主义的巴洛克风格,基本上画师都是为了王公贵族打工的

所以巴洛克绘画作品的特点就是壕,家里有矿x

具体怎么壕,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作品,我后续的伊双子篇也详细说了说了这个画派

巴洛克艺术起源于意大利,主要成就是建筑和雕刻,...

有同好看完教廷伊双子后希望我多讲一下各种画作。

QVQ好开心啊以为大家会觉得枯燥呢x

那我就加几幅作品补充一下:


大家都知道伊双子的教廷设是因为17世纪天主教在意大利占据统治地位。

还有一个地方叫弗兰德斯——荷哥独立后剩下的仍然被西班牙统治的部分,范围相当于今天的比利时比姐,卢森堡,及德法边界一带。

这两块地方一开始都因为宗教原因,艺术上都受制于享乐主义的巴洛克风格,基本上画师都是为了王公贵族打工的

所以巴洛克绘画作品的特点就是壕,家里有矿x

具体怎么壕,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作品,我后续的伊双子篇也详细说了说了这个画派

巴洛克艺术起源于意大利,主要成就是建筑和雕刻,

例如我们熟知的罗马耶稣教堂(Chiesa del Gesù)↓


简直壕无人性x

但是巴洛克绘画却是在弗兰德斯发扬壮大直至顶峰的。于是产生了一大批杰出的宫廷画家。

代表作:约丹斯《豆王节欢宴》



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想cue一下最杰出的某位大佬。

他的作品人体造型丰满健硕,还总是喜欢画女性白花花的pp。。。

其实从外号就可以体会一下他的画风是多么。。。emm

——人送“开肉铺子的鲁本斯”,咳咳x

他的代表作我就不放上来了,绝对会被屏蔽:)

感兴趣的可以搜一下《抢劫吕西普斯的女儿》,科科。


bb了这么多大家也就明白崇尚巴洛克的阶级有多奢靡了叭。

所以其实低地组那时候的关系并不算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叨叨荷哥的那篇提到了那时候荷哥已经从尼德兰独立,开始走平民路线搞资本主义了,画风也开始世俗化放飞自我,赚尽小钱钱。

荷兰地区代表作:维米尔《花边女工》



荷哥为什么要独立呢,

我觉得抛去政治因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巴洛克风格看起来富丽堂皇,其实“怪诞扭曲不规整”,也就是虚幻的享乐主义,善于粉饰太平。许多中低阶级画家为贵族画一些行乐画时其实内心是痛苦的。

荷哥也是低地组甚至当时全欧洲里唯一清醒的了吧,

而比姐他们应该是一边又觉得被背叛了不理解,一边羡慕荷哥的自由吧。

再有,那时候稚嫩的伊双子也是在教皇的管制之下,虽享尽荣华富贵,但是无法触及内忧外患的局势,金丝雀笼中鸟而已。

没爷爷的娃儿像棵草儿啊bu

最后讲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中世纪的王公贵族酷爱定制自己的肖像画,某位德国大佬为了成名画了自己各种不同pose的自画像摆在自己的店里,供客人们选风格

于是他成为了“自画像之父”也是很666,

所以这里有了一个脑洞,

那时候的国体们作为国宠bu肯定是被上司拉着当了无数次的模特,这一点我在英sir那篇也吐槽过。

emm各位国主辛苦了



*因为是复习到中世纪才开始决定写脑补的,有时间也会补上之前的历史萌点。

想看哪国哪个时期的也可以留言x

一人乐同盟

授权转载
P站画师:綾瀬

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作品:id=69531132
         id=59512189
         id=59512099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授权转载
P站画师:綾瀬

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作品:id=69531132
         id=59512189
         id=59512099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一枯一葳蕤

【无cp】【伊比利亚兄弟】吉他/海滩

  OOC预警,根本没有文笔它去过元旦了!私设如山。无cp,真的无cp!友情向。内含伊比利亚兄弟,低地组,亲子分和几句话的葡挞组。啊为什么我这么爱伊比利亚兄弟这一篇还是这么迷……

  安东尼奥的吉他弹得很好。罗维诺刚来他家的时候,只会在听安东尼奥弹吉他的时候才会安静的坐下。贝露琪抱起小孩子放在她腿上,下巴垫着他的肩膀上静静的听。就像费里西安诺和伊丽莎白听罗德里赫弹钢琴。能拿来和罗德里赫的演奏水平作比较,可以看出来弹的有多好。
  就连霍弗特*都不得承认他弹吉他的水平确实很棒,当然绝对不是在西班牙人面前。这件事还是卢克森偷偷告诉贝露琪的。
  那个来自亚细亚...

  OOC预警,根本没有文笔它去过元旦了!私设如山。无cp,真的无cp!友情向。内含伊比利亚兄弟,低地组,亲子分和几句话的葡挞组。啊为什么我这么爱伊比利亚兄弟这一篇还是这么迷……

  安东尼奥的吉他弹得很好。罗维诺刚来他家的时候,只会在听安东尼奥弹吉他的时候才会安静的坐下。贝露琪抱起小孩子放在她腿上,下巴垫着他的肩膀上静静的听。就像费里西安诺和伊丽莎白听罗德里赫弹钢琴。能拿来和罗德里赫的演奏水平作比较,可以看出来弹的有多好。
  就连霍弗特*都不得承认他弹吉他的水平确实很棒,当然绝对不是在西班牙人面前。这件事还是卢克森偷偷告诉贝露琪的。
  那个来自亚细亚的少年也曾称赞过安东尼奥弹出来的乐曲,说他弹吉他就像他跳弗拉明戈一样优秀。
  “不过我个人还是觉得梭罗先生的技艺更加高超。”少年这么说着,打开折扇遮住嘴角的弧度,镜片下色的眼睛笑成弯月,有点难以捉摸。
  罗维诺有点不服气地想与他争辩,但被少年圆滑的态度堵的不好发火也不能反驳。要不是少年的弟弟找来将他带走,意大利人可能会被气得吐血。在跟安东尼奥抱怨后西班牙人惊喜的看着他。
  “咦?罗维对我这么自信啊!”
  罗维诺几乎跳起来,甩开安东尼奥正在揉自己自己头发的手提高声音骂着一些无意义的词汇。安东尼奥笑着看他炸毛,甚至在他骂累的时候有心情递上一杯水:“放心啦我还是有自信碾压佩德罗的——啊吉他除外。”
  然后他们话题的主人公梭罗先生很自然地从厨房里探出头,护目镜顺着他的动作滑倒肩后:“喂刚才的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见。”
  安东尼奥相当恶意地用西班牙语一字一顿咬出重音:“那你就继续听着吧,Tos*。”
  佩德罗也用葡萄牙语回敬道:“Azeitonas*。”随后故意压低声音用安东尼奥正好能听到的音量说果然还是该去找亚瑟啊,至少去拯救一下他的味蕾不会无缘无故被群嘲。
  安东尼奥赶紧将他拖回来推进厨房:“别,你做你的饭去吧。”佩德罗笑着摘下护目镜还顺手捏捏罗维诺的脸。
  谁知道佩德罗和亚瑟一起会怎么黑他,这些罗维诺也知道,所以难得没有生气,就是表情有点不爽。
  每周末安东尼奥家的午饭都是由佩德罗负责。谁让他们的邻居可是他们认识的人中住的离他们最近的大厨。
  午饭不是番茄或意大利通心粉,这让罗维诺十分介意连带着安东尼奥也不是很满意。佩德罗在他头上一敲撇嘴说你们除了那些还吃什么啊好不容易让我来给你们做菜要懂得享受啊。
  小孩子明显不太高兴,快速吃完饭要求去找费里西安诺。安东尼奥有点担心,本来想跟着去结果被佩德罗拽回来按在原地。只好让他早点回来。
  听到关门的声音,安东尼奥扑过去死死掐住葡萄牙人的脖子咬牙切齿:“佩德罗你干什么啊啊啊啊!罗维一个人出门会有事的啊以前赛迪克还想拐走他来着为什么不让我跟着啊!”
  佩德罗慢条斯理地扯开他的手但是又被掐的紧了些,咳嗽几声加大力气掰开安东尼奥的双手,捂住脖子对他翻白眼:“你是番茄吃多了智商下降了吗?看不出来你家罗维想跟他自己弟弟一起吗?”
  安东尼奥特别颓废地用餐刀在海鲜饭里搅动,下巴抵着桌面左手无力地垂下:“我也知道……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高中毕业他们两个就出去住……。他突然坐起单手托起脸盯着佩德罗上下打量,“诶你怎么突然这么爱管我家事了,是不是你小弟走了不习惯啊?”
  “闭嘴。”
  “不要。”
  “……"
  安东尼奥将鱿鱼塞进嘴里,叉子指着佩德罗用尽量忍着笑的声音说:“什么嘛就是因为濠镜回家了,还好意思说我。”被指对象拍开他的手说那你给罗维诺一点空间啊他都说要走了你也别总是管着他。
  接着他抬起眼睛,从西班牙人的角度来看眼角有些吊起,笑容危险得让人会误以为他往菜里加了砒霜:“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也是我小弟来着。”
  安东尼奥伸脚踹开佩德罗的椅子,葡萄牙人向后踉跄,拖回椅子重新坐下。
  “佩德罗你回去吧,真的。只要不拉着亚瑟整我什么都好!”安东尼奥站起来越过桌子按住他的双肩,直视着那双浅绿色的眸子眼神坚定,“你们两个从初中就一直在和我对着干也该歇着了*!”
  佩德罗将椅子抵住地面向后仰,挣开按住自己肩膀的手,对自己弟弟抬抬下巴真的准备告辞,临走前向他传达来自贝露琪的邀请,“星期六去布莱顿海滩”。
  “啊为什么要去那种大多是女孩子去的地方啊!而且人还很多!”安东尼奥收拾起碗筷走进厨房,同时叹息着表示不满——虽然他也知道主要是贝露琪想让大家一起去,“我越来越怀念西班牙的海滩了!”
  佩德罗扬起一边的嘴角,将手搭在门把上。突然厨房里刷完的西班牙人叫住了他。
  “喂,佩德罗。”
  “什么?”
  “下次教我弹吉他吧……"明明是自己先学的吉他,但是水平依然不如葡萄牙的少年,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就是有点不服气*。
  然后他笑了。
  有些忧郁气质的少年露出了不同平常的笑意,颜色浅淡的眼瞳被阳光折射的能望到底,防风镜被甩到身后,眼角的泪痣如果遮住的话与他面前的人极为相似。
  “好啊。”
  佩德罗和那位让安东尼奥手臂脱臼的绅士关系很好,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现在。所以安东尼奥与他的关系很差,也是从初中到现在。甚至几乎从来不喊他“哥哥”,即使他们是双胞胎而且是邻居。
  那一次的小规模“战争”可谓是惊动了不少人。当时他被送到医院后是罗维诺来接他回来,小孩子当时吓得蹲在他旁边一直哭着骂他又去打架。最后打车离开医院的时候在车上哭累了就躺在他腿上睡着了。安东尼奥忍不住想这到底是谁受伤了啊。
  他费力地将罗维诺带回家,而他的邻居佩德罗拿着费利佩给他的钥匙打开门径直走进来——开门的时候有好几次钥匙都没对准门锁。
  “喂,安东你没事吧。”他急匆匆地闯进来脚下有些踉跄。在看到额头上贴着纱布的安东尼奥之后立刻上去查看。西班牙人拍开他的手指指自己头上的纱布说自己没事。
  “你看,没有特别多伤口。”他拍着胸口对他眨眨眼,笑着如是说。虽然最后佩德罗还是以他是伤员的原因为他做了饭——有番茄的那种。
  罗维诺那天没有发脾气,把料理送到安东尼奥的房间时似乎还安慰了几句,然后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哭。佩德罗把他送回去让他早点睡觉。安东尼奥在十一点后离开自己的房间检查罗维诺有没有掖好被子。在确定小孩子睡着后回到房间里反锁上门,终于低声抽噎起来。
  他没有注意靠在沙发上的佩德罗。安东尼奥哭到凌晨,佩德罗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坐到凌晨。
  第二天安东尼奥自然起晚了。佩德罗叫醒罗维诺又准备好早餐,去敲安东尼奥房间的门。
  西班牙人打开门看到他有点尴尬:“呃佩德罗?你怎么来了?”对面的人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张卫生纸递给他,提醒他罗维诺已经醒了,让他擦擦脸再出去。
  “脸成这个样子,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葡萄牙人帮他擦掉脸上的泪痕,明知故问。
  安东尼奥反应很快,迅速回答说昨晚查资料补笔记,笔漏水没洗干净——虽然最后还是被嘲笑了但是总比佩德罗知道自己哭了一晚上好。
  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门外等自己情绪稳定下来直到凌晨,当然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目前为止除了亚瑟没人知道这件事。当时年轻气盛的亚瑟扯起嘴角问他怎么不告诉他。佩德罗懒洋洋的伸懒腰,从手臂后看着亚瑟什么都没说。少年“啧”了一声移开视线。
  “那是我的兄弟。”
  “我爱他需要告诉他吗。”
  “你有一个好哥哥哦。”贝露琪这么说,牵着罗维诺跟在安东尼奥身后。
  安东尼奥苦笑着摇摇头,帮罗维诺和贝露琪背他们的包。
  光是罗维诺一个人就够让他头疼的,更别提他去叫自己的邻居起床时被迎面飞来的枕头正中脸部,还伴随着一句:“你不知道周六早上在九点之前吵醒人是不可原谅的吗!”
  “不。你看,我哥哥就从来不会像佩迪那么大方。”贝露琪扁扁嘴有点委屈,“她只会和卢克聊金融!虽然这是我的错……"
  小姑娘有点消沉,罗维诺只有在这方面反应迅速,尽力哄她开心。
  布莱顿海滩比较拥挤。贝露琪第一次见到海滩,兴奋的换上泳衣坐在沙滩上像小孩子一样玩起沙子。罗维诺去和泳衣美女们搭讪,在第二次失败后呆毛耷拉下来坐到贝露琪旁边。霍弗特坐在遮阳伞下面,卢克森安静地在旁边看书。
  安东尼奥捧起海水洒在佩德罗身上,佩德罗没躲开从头到脚都湿透了,扑过去把西班牙人按进水里。两个人幼稚地开始打水仗。途中还带上了罗维诺。有几个路人被无辜波及,却也不生气,也加入了战斗。
  最后大半个海滩上的人都开始互相泼水。导致这一切的两人茫然的看着周围被罗维诺慌忙拉进阳伞下。贝露琪被人群挤得有点踉跄,但是玩的挺开心的样子。霍弗特和卢克森已经进入阳光下悄悄在身后护着比利时少女。
  “霍弗特是个好哥哥啊。”罗维诺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轻声说道。
  “罗维诺也是啊!”安东尼奥把带来的柠檬水放到罗维诺手里,微笑着拽拽他的呆毛,“也是好哥哥哦。”
  “住手!”小孩子有些脸红地拍开他的手,抱着柠檬水呆毛弯成心型,看起来心情很好。看着兴奋的人群有些犹豫地说,“安东你……也是啊……"
  “啊?”
  意大利人站起来鼓着脸颊瞪了他一眼跑开了。
  佩德罗远远地看到这边的情形,正好和安东尼奥对视,两人笑着意义不明地挑挑眉。
  傍晚即将离开的时候罗维诺靠在安东尼奥身上,玩的太累有点想睡觉。葡萄牙人在人群中看到一个背着木吉他,抱在怀里演奏的少年,顿住脚步站在原地。
  他扭过头问:“弹的怎么样?”
  卢克森凝神静静听着。然后抬起头表示赞许。
  “街头学来的?”安东尼奥让罗维诺靠着自己的膝盖,直接听出旋律虽然很优美,但是不那么专业。
  佩德罗眨眨眼,走到少年面前轻轻说着什么。少年点点头将吉他递给他。
  安东尼奥建议贝露琪他们走近去听,自己守着意大利少年。
  法朵吉他弹出来的曲调阴郁凄凉,血红色的夕阳倒映在海面上,金红色的波澜平静地拍打在沙石上。葡萄牙语的歌词由不知名的方向流淌而来,沙滩上突然变得极其空荡,空荡到安东尼奥清晰的看见佩德罗盘腿坐在海滩上闭着眼睛,双眼睁开的时候对他扬起下巴挑出浅淡的笑意。
  那一刻西班牙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很多事。比如小时候和自己的哥哥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海滩上席地而坐,他用葡萄牙语提高声音唱的那首不知名的歌。
  坐火车离开的时候贝露琪靠在霍弗特肩膀上睡着了,卢克森也没撑住整个人倒向窗户——幸好被霍弗特及时扶住也拉向自己这边,不然看那架势可能撞出脑震荡。
  罗维诺被安东尼奥背上火车,躺在他的腿上睡的很安稳。佩德罗看着头部不停下移的他嫌弃地眯起眼睛让他也睡一会儿。
  “啊……不行……不然罗维怎么办……"西班牙人显然是不怎么有意识地回答。
  葡萄牙人无奈地摸摸意大利人的头发回到我看着。
  话音未落安东尼奥就“唰”地倒在他身上:“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哥我不行了你让我休息会儿……"
  被其动作之迅速吓到的佩德罗呆滞几秒,本能地回头看向霍弗特——荷兰人眼里流露出“你也不容易”的神情。
  佩德罗勾勾嘴角,靠向椅背看着车窗后的夕阳。
  “好好休息吧……"

 
 
 

 
 
*修正,荷哥本家有候补名,挑了个人最喜欢的一个Govert/ゴヴェルト。
*葡萄牙人被叫作Portos,或简称Tos,港口。
*葡萄牙语,翻译为橄榄。西班牙被称为橄榄之国。此处葡哥只是调侃并无侮辱的意思。
*对应英葡永久同盟,英葡同盟是世界上时间最长的同盟,到现在为止,依!然!有!效!
*对应西班牙其实更早出现吉他,西班牙吉他是吉他的祖先,但是好像葡萄牙的法朵吉他更出名一点……

深河光
依旧鼠绘。 我要安利这个组合!...

依旧鼠绘。

我要安利这个组合!这三兄弟妹超级美啊!超级有钱啊!卢森他有那么-————苏!然而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气啊啊啊!

可能没什么人看吧……毕竟这个组合有点冷不过我还是图个自个儿开心了……但是你们看看他们他们真的超棒呜呜呜~

依旧鼠绘。

我要安利这个组合!这三兄弟妹超级美啊!超级有钱啊!卢森他有那么-————苏!然而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气啊啊啊!

可能没什么人看吧……毕竟这个组合有点冷不过我还是图个自个儿开心了……但是你们看看他们他们真的超棒呜呜呜~

不知道
比姐生快!model: ののの...

比姐生快!
model: のののP様 roco様 ビソ様
stage: miya様
accessories: ましまし様
effect: そぼろ様 おたもん様 Elle/データP様 下っ腹P様

比姐生快!
model: のののP様 roco様 ビソ様
stage: miya様
accessories: ましまし様
effect: そぼろ様 おたもん様 Elle/データP様 下っ腹P様

伊蒂哈德搬砖工
回家了!再捡一下又是很久没摸的...

回家了!再捡一下又是很久没摸的aph。。

回家了!再捡一下又是很久没摸的aph。。

盘尼西林酶

卢森登场经历记录

和葡哥一样,贵公子卢森从人设确定到正式登场也充满着坎坷。终于在2014年低地三人组终于团聚了,实在是可喜可贺。作为一个番茄味推,我在2011年万圣节活动时就对卢/森/堡这个角色充满了兴趣。在这里就来说说卢森登场前后的经历和卢森这个角色,也祝他早日能和哥哥姐姐一起在WS的连载中活跃起来!

卢森第一次被提到是在2007年的圣诞节活动中(クリスマス予告編 ),这也是低地三人组第一次被一起提到。被问到:低地三人组都是怎么样的孩子呢?芬答:卢森先生出身于一时说过要与那个哈布斯堡王朝作对的名家。

(提到卢森的是在倒数第二句与第三句)

关于哈布斯堡王朝相信学过欧洲历史的同学们都非常熟悉,亲分...

和葡哥一样,贵公子卢森从人设确定到正式登场也充满着坎坷。终于在2014年低地三人组终于团聚了,实在是可喜可贺。作为一个番茄味推,我在2011年万圣节活动时就对卢/森/堡这个角色充满了兴趣。在这里就来说说卢森登场前后的经历和卢森这个角色,也祝他早日能和哥哥姐姐一起在WS的连载中活跃起来!

卢森第一次被提到是在2007年的圣诞节活动中(クリスマス予告編 ),这也是低地三人组第一次被一起提到。被问到:低地三人组都是怎么样的孩子呢?芬答:卢森先生出身于一时说过要与那个哈布斯堡王朝作对的名家。

(提到卢森的是在倒数第二句与第三句)

关于哈布斯堡王朝相信学过欧洲历史的同学们都非常熟悉,亲分与贵族在p站的组合tag是ハプス家正是因为这个历史neta。历史上的神圣罗马帝国曾在1308年有过一位成为皇帝了的卢森堡伯爵,他就是后来的亨利七世。在之后的一个多世纪中神圣罗马帝国基本上都是由卢森堡王朝统治,直到1437年王朝绝嗣才由哈布斯堡王朝取代。

其实在p站的ハプスんち(哈布斯堡家的大家)的tag中也有包括卢森在内的低地三人组,因为在十六世纪初卢森家就一直在哈布斯堡王朝的势力之下了——而之后卢森家的历史也十分曲折,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但是在近代还是和哥哥姐姐们组成了有名的比荷卢经济同盟,太好了呢卢森先生。

有趣的是芬还提到了「気品」,相信大家在六年(其实是七年)后卢森的正式登场时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気品」之高。

在2010年竹林二号机上,本家在十一月先后更新了两个关于卢森人设的设计草稿的blog(ルクセンさん)(画集絵描き描き)。当年在阿尔家生活的时候本家遇到过一位卢森家的女士,并借此印象画了几个卢森的草稿,其中包括一个知性的女性形象。

(据说有不少人误以为过这位温柔的大姐姐就是卢森的最终设计ry)

终于,是个人念念不忘的2011年万圣节活动(ハロウィーン漫画ここからどうぞ )了!虽然没有露脸、但是卢森也在热闹的活动中第一次登场了。

(这位就是卢森先生哦)

当时荷比西罗马分别打扮成大灰狼、小红帽、猎人与外婆,并拍照给卢森请他下次要一起来玩,而卢森也答应了。卢森的缺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所以三年后的万圣节你就成为了mvp吗?)

只是一个因为有完美主义的上司(子分语)布置的工作要完成所以不能来参加活动的大忙人(亲分语)卢森而已。真勤奋呢,卢森先生。

在当年的万圣节活动中,竹林二号机(没ルクセン)上出现过一个「卢森的被否定了的设计中最超现实的」(本家语),也就是下图。

(不愧是本家钦点的超现实土豪)

然后在2011年本家圣诞节活动(クリスマス2011)中,这个被否定了的金闪闪土豪小男孩卢森的设计作为比姐的噩梦再次登场了。全身都是标签牌的没案卢森,的确和后来多金却低调的卢森有很大的出入呢。

(比姐「这不是我认识的卢森」)

虽然(又)没有露脸,卢森正在门后关心起做恶梦的比姐并问他没事吗。关于比姐和卢森的关系,圣诞节活动期间本家在竹林二号机上更新过一个告知(お知らせ2)。本家在这个告知中形容了卢森对比姐的喜爱,也表明他们就是姐弟关系。

最后……

(一般在同人圈中被称之为旧ルクセン的小哥)

在卢森正式登场的一年前、2013年11月,竹林2号机上出现了(最后)一副葡哥和卢森的设计草稿(リクエスト53)。虽然本家没有明确指出,但是兴奋地飞过来撞他的比姐和与兰兄激相似的发型都暗示这位气质不凡的小哥只能是卢森。时至今日仍有太太以旧ルクセン(旧卢森)的名义对这个设计草稿进行同人创作,可以说这大概是卢森不包括最后定案的设计中最深入人心的?

最后的最后,就是2014年万圣节的正式登场了!比姐和荷哥一等就是三年,最后还是等来了卢森的人设确定和正式登场。当时(おまけ4)的卢森君:

(就此!卢森正式登场了!)

卢森先生的正式登场,是特地请了好莱坞专家制作了服装,然后「很荣幸吓到了姐姐」。在随后的几天,本家追加了更多对(人设确定版)卢森的设定细节(ようやくまとめた!!)。

(低地一家的关系图)

(本家「没有什么战斗意识的造型」)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作为总结请让我稍微来整理一下卢森现有的本家设定:

  • 第一人称是「自分」(在下),言行举止都非常有礼貌。

  • 一般会说标准语,不过自言自语时会飙出几句金泽腔(日本北陆方言)。

  • 顺便说荷哥讲福井腔,比姐讲滋贺腔。你们是方言一家吗?

  • 眼神像荷哥,不过以前的设计草稿可是连发型也很像荷哥。

  • 正式登场的七年前就被钦点很有品还是名家出身,正式登场后也的确是一个气质非凡同时又平易近人的青年。

  • 右目隠れ的发型,暂时是APH登场国中的唯一有遮眼发造型的。

  • 现在的穿着和本人一样有品且不好战,不过以前的设计草稿中的形象是一身贴满标签牌的名牌,大概是本家的恶搞吧。

  • 据说非常能喝,就是酒量好的意思。

  • 和荷哥比姐是义兄弟关系,叫荷哥「兄さん」、叫比姐「姉さん」,比姐叫他「ルクセン」(卢森)并且很信赖他。

  • 很忙,有一个严厉的上司,当然他的工作做的非常好也非常有钱(世界人均GDP第一)。

  • 有只据说很乖不会乱叫的狗狗名字叫Pelze(从德语意译过来大概是毛毛),卢森经常带着她。

  • 曾经和比姐一样十分贫困过,不过(似乎是因为荷哥)豁然开朗似地明白了钱的重要并觉醒了经商力,而比姐则不能理解兄弟之间关于钱的对话。

在2014年正式登场后,卢森仅出现过不到五次(郁金香狂热、比卢小漫画、南伊独立等),所以我所能做的差不多也到此为止了。万分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光头无肝

后3p是去年六月份的。
【画完掀起刘海的卢森就被本家的图疯狂打脸】还是本家的那种掀法更帅!p3是比姐性转p4是想画画土豪被偷拍的全身样(no)总之都是摸鱼_(:з」∠)_

说起来喜欢卢森也快一年惹(对金发毫无抵抗力)
啊都是低地组(´・ᆺ・`)卢森的mmd麻吉有毒都好男前啊

后3p是去年六月份的。
【画完掀起刘海的卢森就被本家的图疯狂打脸】还是本家的那种掀法更帅!p3是比姐性转p4是想画画土豪被偷拍的全身样(no)总之都是摸鱼_(:з」∠)_

说起来喜欢卢森也快一年惹(对金发毫无抵抗力)
啊都是低地组(´・ᆺ・`)卢森的mmd麻吉有毒都好男前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