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佐仓绫音

10983浏览    89参与
浅幸

这就是女高中生吗,谁的青春回来了,谁的少女心回来了(泪目

我好喜欢合唱啊,ed《女主角育成计划》原唱是水濑祈,然后最终话ed让三人合唱,第一句早见沙织一出声,我好了🤤

叨叨题外话,论唱功,个人感觉,水濑祈>佐仓绫音>早见沙织。水濑祈声音像暖烘烘的甜品店,像热气腾腾的甜蛋挞,小女孩样有点奶憨(?)的那种声音,肺活量大,声音醇厚(?),能够气很足地完成高音长音。和她对比,我提花泽香菜,她俩都是声音很独特的女cv,香菜的声音像夏日,清甜(重点)的少女音。佐仓的超元气(重点)少女音,同辈中基本无人匹敌。早见虽然唱歌一般,但她的声音是非常独特的淑女声线,小能登。你看,ayana和irorin...

这就是女高中生吗,谁的青春回来了,谁的少女心回来了(泪目

我好喜欢合唱啊,ed《女主角育成计划》原唱是水濑祈,然后最终话ed让三人合唱,第一句早见沙织一出声,我好了🤤

叨叨题外话,论唱功,个人感觉,水濑祈>佐仓绫音>早见沙织。水濑祈声音像暖烘烘的甜品店,像热气腾腾的甜蛋挞,小女孩样有点奶憨(?)的那种声音,肺活量大,声音醇厚(?),能够气很足地完成高音长音。和她对比,我提花泽香菜,她俩都是声音很独特的女cv,香菜的声音像夏日,清甜(重点)的少女音。佐仓的超元气(重点)少女音,同辈中基本无人匹敌。早见虽然唱歌一般,但她的声音是非常独特的淑女声线,小能登。你看,ayana和irorin更常在少女番配音,但hana和sayaji,比如,在鬼灭这样的番中出演。

rosental
刀刃绝情 - 霹雳布袋戏

狂雷,不喜勿入

一.輪之revue——辛希决

黑暗褪去,映出了满屏四比三比例的狂野的白字——胜负一番目

左:在照耀此身光芒下,绽放出王之白金的绚丽光辉!让一切的光芒成为过去,扭曲吧,死神薯片!——野本萤

右:唱歌舞蹈来来去去,相互竞争的往日岁月,再度交锋的舞台之刃,如花盛开的热情,此刻正逢其时。白菜次郎,我会陪你走到最后一刻。——伊藤彩沙。

在莫名其妙的宽屏文字后,屏幕再度变为了黑屏,然后,如同撕裂墙壁一般,一决胜负的毛笔字,正式揭示着映像的开始。

话说起来,野本萤,那可是礼园的学生会长啊,绫音在心里叫道。曾经,她看到过辉哥哥的房间里出现过这个女人,而不是现在和她对峙的卡比女的时候...

狂雷,不喜勿入

一.輪之revue——辛希决

黑暗褪去,映出了满屏四比三比例的狂野的白字——胜负一番目

左:在照耀此身光芒下,绽放出王之白金的绚丽光辉!让一切的光芒成为过去,扭曲吧,死神薯片!——野本萤

右:唱歌舞蹈来来去去,相互竞争的往日岁月,再度交锋的舞台之刃,如花盛开的热情,此刻正逢其时。白菜次郎,我会陪你走到最后一刻。——伊藤彩沙。

在莫名其妙的宽屏文字后,屏幕再度变为了黑屏,然后,如同撕裂墙壁一般,一决胜负的毛笔字,正式揭示着映像的开始。

话说起来,野本萤,那可是礼园的学生会长啊,绫音在心里叫道。曾经,她看到过辉哥哥的房间里出现过这个女人,而不是现在和她对峙的卡比女的时候,心里还犯过嘀咕。只是,在第二天起又变回了卡比女,就如她并不曾存在过于那个房间一样。

看回眼前之战,像是聚光灯的效果正集中于会长之上,她细长的指间,握着的竟然是一块鲜红的薯片,这与逐渐化为冰雪世界的周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并没被灯光照到的卡比女拿出了Roland AX-Synth,(在当初礼园里的时候绫音也没想过这能藏在什么地方,但就是可以掏出来。)向着冰雪的中心突进。

并不同于自己在爱美那里获得的可发火型Gibson Les Paul Special SL Red,卡比女在沉睡多年后获得的,则是这把全能的Roland AX-Synth,据说是有着连灵体都可以击退的功能,当然自己也是不曾见过灵体就是了。

近身战,对空手的会长并无优势,然而她恰下手中的薯片,眉心一皱,掌心一握,于卡比女前进的直线之上,犹如巨石陨落一般,突然砸出一个巨坑,硬生生阻挡住了去路。迟疑之际,卡比女另外的三个方向,也先后出现同样的异象,就如要将她,碾碎至渣一般。

只是,眼见卡比女并没慌张,指尖急速地落在侧面的按键之上,刹那间,如同用音浪击散了不可见的扭曲力场,这份功力让绫音自叹不如。只是,会长也并没停留在原地,籍此机会,她已退到五步开外,右手间,已有夹起四片薯片,贝齿轻启之际,指尖鲜红已片甲不留。气流急窜,于雪地上升起,卷出片片霜花,化作多道狂风,大概那就是舞台上的吹风机产生的效果吧。

[生命的火焰仅有一瞬,而放出的光芒则是纯真的白金]

屏幕上映照出的大字映入了绫音的眼帘,随之而来的则是画面上的狂暴的雪花,正聚集为拥有巨大漩涡的龙卷风,笼罩了整个舞台,所到之处的事物,均被吞噬其中。连同画面之外的聚光灯,也纷纷拜倒在会长的脚下,如同对她称臣拜服一般。

如果是绫音自己的话,面对这种强劲的情况,大概就只能认输了,毕竟她也曾经听闻过,为了追求零之位,在礼园里的死斗每个晚上都在上演。

不过,镜头拉近至卡比女的嘴角,看到了一个兴奋的弧度翘起。

尽管野本会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撼动天地,但在卡比女的神态上,并没看到一丝慌张的神色,她将Roland AX-Synth横置于身前,似是用回钢琴的起手式一般。狂风虽凛冽,却不曾卷到琴前。

房间的音响突然播出了中华古乐器的声音,以绫音的乐理知识而言,大概能分辨出那是一种古琴,只见卡比女指掀涛澜,如同海纳百川,不见一丝风浪。

双方蓄势已过三分,终究势于弦上,不得不发,先攻者,仍然是野本会长,但见她尽管护住丹田,柳眉深锁,但眼神倍加凌厉,目视之处,灯光皆化为碎片,如同飞霜般降下,直取卡比女立身之所在。

只是,卡比女指尖并无停顿,碎片虽落至其身旁,却不曾伤其一丝一毫。扬指之间,恍如一击巨浪,震得远处的会长身形一颤,嘴角流出一道嫣红,大概是昨晚吃的加强型四川辣酱罢。

[所谓希者,至静之极,通乎杳渺,出有入无,而游神于羲皇之上者也。]

屏幕上投影出《二十四况》之静况之言,暗合此理,卡比女已籍势移至对手身前,琴颈一扫,已有不稳之势的会长立足之势再失,重重摔倒于地。受此余震,舞台上的射灯纷纷落下,就如暴雨一般,于台上引起阵阵波澜,掩盖住了两人的身影。

最终,只余卡比女扶着左手,于尘埃中走出,将琴身至于T字之上,宣告着这场争斗的结束。舞台的幕布也随之飘落,昭示着此战的终末。


rosental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勿入

外传空境篇-樱小姐在看电影

序.哈根达斯大作战

情人节前的若干天,在伽蓝之堂里,佐仓绫音突然找到了爱美留下的物事。

自从辉哥哥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件之后,她和绫音之间的距离就彻底被那个卡比女给填满了,已经没有了绫音能插手(物理)的空间,既然如此,在情人节前夕,绫音打算听从在礼园认识到的新朋友,大西纱织的建议,在伽蓝之堂里的冰箱给塞满哈根达斯巧克力味雪糕,彻底把卡比女给塞成卡比兽。

只是,在她散尽零花钱进行扫货之后,才发现,伽蓝之堂里,好像并没有冰箱。在背负重大负担的时刻,她终于在通过各种手段(物理),撬开了爱美留下的工房,那里有着足够的低气压,应该可...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勿入

外传空境篇-樱小姐在看电影

序.哈根达斯大作战

情人节前的若干天,在伽蓝之堂里,佐仓绫音突然找到了爱美留下的物事。

自从辉哥哥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件之后,她和绫音之间的距离就彻底被那个卡比女给填满了,已经没有了绫音能插手(物理)的空间,既然如此,在情人节前夕,绫音打算听从在礼园认识到的新朋友,大西纱织的建议,在伽蓝之堂里的冰箱给塞满哈根达斯巧克力味雪糕,彻底把卡比女给塞成卡比兽。

只是,在她散尽零花钱进行扫货之后,才发现,伽蓝之堂里,好像并没有冰箱。在背负重大负担的时刻,她终于在通过各种手段(物理),撬开了爱美留下的工房,那里有着足够的低气压,应该可以合理地储存这些雪糕。

只是,在进去之后,好像有点阴森的感觉,尤其是墙上布满着各种空洞,但工房的中心,有着如同银幕一般大的墙壁,大概,那就是家庭影院的一种吧,没想到爱美竟有着这种时髦的一面,是绫音压根没法想象过的事情。

房间的正中,是一个沙发,正好挽着一大袋雪糕的绫音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于是,顺势以一个在礼园老师看来并不算优雅姿势躺在了沙发之上,然后,貌似是因为体重,触发了某个机关,墙壁上突然出现了投影,首先是大大的“大场映画株式会社”八个字,然后则是开始进入了黑白的映像,就如那些旧日的电影院一般,随后,出现了标题——


椰奶芋圆

【佐仓→朝美←宫胁】双樱恋上美

声优佐仓受邀参加剧团的节目拍摄工作,由年轻的稀惺带她领略大剧场后台不一样的风景。节目组提早了解到佐仓对朝美心仪已久,因此特为她送上一份惊喜大礼——和朝美共享短暂的下午茶时光。


佐仓并不知情。


虽然和好友滨边一起来过若干次大剧场,但佐仓从未像今天这般激动。在参观过程中,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尖叫,引发工作人员阵阵笑声,极富节目效果。稀惺带佐仓体验换装、化妆等特别服务,还去了礼品商店,满载而归。


当她以为这就是节目的最后,朝美出现了。


佐仓觉得自己瞬间变成掉帧的动画,大脑无法支配身体行动。


“你好,信和礼物我已收到,感谢支持。”朝美坐在佐仓对面,每一个毛孔都在释放魅力,“这...

声优佐仓受邀参加剧团的节目拍摄工作,由年轻的稀惺带她领略大剧场后台不一样的风景。节目组提早了解到佐仓对朝美心仪已久,因此特为她送上一份惊喜大礼——和朝美共享短暂的下午茶时光。


佐仓并不知情。


虽然和好友滨边一起来过若干次大剧场,但佐仓从未像今天这般激动。在参观过程中,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尖叫,引发工作人员阵阵笑声,极富节目效果。稀惺带佐仓体验换装、化妆等特别服务,还去了礼品商店,满载而归。


当她以为这就是节目的最后,朝美出现了。


佐仓觉得自己瞬间变成掉帧的动画,大脑无法支配身体行动。


“你好,信和礼物我已收到,感谢支持。”朝美坐在佐仓对面,每一个毛孔都在释放魅力,“这里的草莓芭菲很不错,不知是否合你的口味?”


佐仓终于放下捂住眼睛的双手,慢慢抬起头,僵直机械地捣了一下。


“太好了,我也很喜欢。”朝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提词板,接着说,“10年前,我也参加过这个节目。”


“那期节目我有看过。”佐仓努力整理着心情,迎上朝美柔和的目光,“和宫胁小姐一起吧?”


“对,还坐了船。”


“真好啊。”


“你也喜欢大海吗?”


“非常喜欢。”佐仓见提词板上写着“自由提问”,浑身紧张的肌肉渐渐放松。“宫胁小姐在那次拍摄工作后,还来剧场看过演出吗?”


“有过。”朝美为出演新剧目染的金发格外惹眼,发丝飞扬,仿佛天使拨动琴弦。“听说她目前在韩国发展,很少有机会到场。”


“宫胁小姐也是位美人呀……”


“佐仓女士的兴趣爱好很广泛啊。”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你的脸!”佐仓义正词严地说,“不论哪个角度,都非常完美!”


习惯被褒奖美丽的人扬起唇角,淡淡地回应道,“谬赞了。”她打量着佐仓,用她训练有素的撩人技艺说道,“这条连衣裙很适合你。”


佐仓又变得手足无措了。“谢谢……”她握起双拳,“我会一生珍藏的!”


————


“完全不敢在片场点开这期视频,你的尖叫声太引人侧目了!”滨边趴在抱枕上,懒洋洋翻了个身,“真羡慕你啊,我怎么就没被剧团邀请参加节目拍摄呢……”


“已经播了?”佐仓对着家中天花板闷叫一声,“希望工作人员能单独剪辑一版,没有我的画面。”


“其实你跟稀惺君的拍摄部分很自然得体呢,大姐姐般的亲切感觉。”滨边哂笑,“跟朝美大人的部分嘛,叫声别具一格……”


佐仓把脸怼向手机镜头,装作恶狠狠的模样说,“要是你也在拍摄时,忽然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肯定比我的叫声还要刺耳!”


“求之不得呢!”滨边坐起身,表情认真起来,“不过,这节目的剪辑是不是有问题?”她拿起平板电脑,播放视频,“你看这里,是不是什么被剪掉了?”


佐仓这才发现跟宫胁有关的对话都消失了。“嗯,是呢,有被剪掉一些。”她想了想,对滨边说,“不是什么要紧事。”


滨边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该不会是你说了什么播不出来的……”


“这种时候我还是知道分寸的啊!”


佐仓气急败坏地用手指戳着屏幕中的滨边。


————


“久疏问候。”


“是啊,你好。”


宫胁没想到自己刚按下发送键,朝美就回复了。


“恭喜就任。”宫胁其实很早就注意到新闻了。“我大概是最晚向你祝贺的人吧……”


“谢谢。”朝美发了一个笑脸。“新歌很棒,很有你们的风格。”


“感谢购入。”宫胁发了一连串开心的表情。“过些天,因为工作要在机场转机……”每敲一个假名,她的心跳都会加速。“之前,你有提过,也因为工作,那些天可能会出现在机场……所以,还能像上次那样见一面吗?”


“嗯。”


“谢谢,希望经纪人能给我五分钟,自由活动。”


“说去洗手间?”


“上次就用的这个理由呀……”


朝美切换输入法,敲了一排宫胁教她的韩文。宫胁正准备回复,保姆车一晃,身旁熟睡的同队成员中村醒了,发现她正在看剧团的节目。“我知道她!”中村指着暂停画面中的人问宫胁,“你喜欢她吗?”


“我只是喜欢芭蕾。”宫胁关闭平板电脑。


“从未听说你喜欢芭蕾。”中村逗宫胁,“我教你?”


————


喜欢熬夜的佐仓厌恶赶早班飞机。


为了工作,没办法。30岁的自己,当然要有的放矢。佐仓一边打着哈欠托运行李,一边安抚自己极度受伤的心——滨边告诉她,已和弘中主播约好,去看朝美大人的新剧目。


因为临时接到重要的工作,又不能让座位空着,佐仓只好忍痛割爱,把票送给弘中。


但当佐仓走进候机厅,第一个指示路牌的下方,站着一位——就算再裹十层口罩,佐仓打赌也能认出她!


朝美戴一副墨镜,加口罩,宽檐帽,全副武装。看起来在等人。也许是在等雪组其他人汇合吧。佐仓想。她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犹豫到底要不要上前,一位颇具明星气质的女孩先她一步。


她们只是面对面站着,随意聊着什么,就好像朝美等的另有其人。中途,佐仓甚至觉得两人根本没开口,只是站着,看着对方,没有丝毫多余动作。她距离太远,一句没听清。


机场广播不停地喊佐仓的名字,通知她尽快赶到登机口。匆忙之中,她拍下一张照片。


————


“前男友?”


一句话划破机上宁静的氛围。中村在宫胁后一个位置,宫胁戴上了耳机。


“开玩笑。”中村自顾自地说着,“看得出来,你喜欢她,不只因为芭蕾。”


————


佐仓在酒店床上辗转反侧。经过一番搜索比对,她能确认今天在机场,朝美等的人就是宫胁。她又检索了宫胁的履历资料,两人确实在10年前那次合作后,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


佐仓很想找滨边商量,但直觉告诉她,这样做对任何一方都极为不利。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她们的年龄差也不小……佐仓删除了照片,重新躺回床上。不出1分钟,她又爬起来,抓抓蓬乱的头发,寻找恢复已删除照片的方法。


————


衔着露水的清晨,宫胁在空无一人的练习室,边拉伸边看提前录好的剧团节目——仅仅是朝美的片段。节目中,坐在朝美对面的佐仓时而高声尖叫,时而瞪眼震惊,粉丝表现力十足。宫胁羡慕不已。她没有纯粹的休息日,就算姑且暂休一段时间,也不够去剧场看满一场演出。


宫胁检索了佐仓的资料,才发现自己喜欢的多部动画,佐仓都有参与配音工作,是声优圈里的强势角色。不仅如此,她的经济实力不可小觑,曾在娱乐节目中多次表示,非常乐于给剧团里支持的人花钱。


给剧团里支持的人吗……


这期节目倒像是为佐仓量身定制的。宫胁萌生一丝妒意,但很快压下情绪。作为一名偶像艺人,她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只有一颗稳健强大的心,才能走得更远。


其他成员陆续走进练习室。免于节外生枝,宫胁选择外出跑步,以新鲜空气刷洗大脑。


她跑到一处海洋馆揽客广告前,和海豚亲密接触的字样吸引了她的注意。10年前初识,宫胁和朝美因剧团节目拍摄工作一起坐船,朝美问她,喜欢大海吗,她回答喜欢,朝美很开心,说自己也喜欢大海,尤其喜欢海豚。


宫胁拍下这张海报,低头看表,估摸朝美目前在准备演出,打算演出结束后再发给她。


毕竟今天是演出的第一天,一定要顺利啊。宫胁对着海报合十掌心,闭眼祈祷。


跑步路线经过一所芭蕾学校。一只只小白天鹅排列整齐,正步入校门。她们的发髻非常优雅,步履轻盈,体态端正,一看就留有训练痕迹。


宫胁停下脚步。


她想起10年前曾问过朝美,考剧团是一次成功吗,朝美回答考了两次。她又问,如果自己当年也学芭蕾,也考剧团,会不会有机会站在朝美身边呢。朝美笑着说,咲良加入的话,会很有趣呢。


那时宫胁16岁,在朝美眼中,肯定把她当小女孩看待。宫胁这么想着。如今再回忆起当年说过的话,她觉得有些东西在体内生长,奇痒无比,或许是一种名为害羞的难堪。因为也许从那个时候起,在银鸥飞翔的大海上,她对朝美的兴趣,就如骄阳蒸发下的盐矿,凝结成型了。


“我大概考不上吧。”宫胁听见自己说。


————


背着大羽根的朝美异常闪耀夺目。她的视线向客席扫去,发现佐仓的座位上坐着另一个人。可她明明听到机场广播一遍遍叫唤佐仓的名字,像一只喋喋不休的饿鸡。难道是重名?或者说,是错觉?当她目送宫胁的背影时,确实听到了熟悉的名字,熟到——佐仓的示爱信一封接一封,每封都会看的朝美,一听到这几个字眼,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她的名字。


事实上,所有来信她都会仔细看并抽空回信。只有佐仓,收到她的信,沉重也欣喜,朝美甚至觉得无从下笔,一句谢谢草草了事显得怠慢,可她也说不出什么更能代表感谢的句子。


如果既不是重名,也不是错觉,那佐仓出现在机场,难道不是来看自己的演出吗?朝美的心打了一个死结,跟自己较上劲。佐仓怎么会错过自己第一天的演出呢,难道是遇到了更喜欢的人吗?


下班后,朝美选择独自简短兜风,排解烦恼和压力。当她停下车,想要检索佐仓所在的事务所有没有发什么相关信息时,手机没电了。


————


她们没有交换过联系方式。不是佐仓不想,而是不能,准确来说,是朝美不能。


过去佐仓以为,由于剧团的限制,朝美的回应肯定是公平的。而机场的那幕告诉佐仓,朝美并不是一碗水端平,这激起了她极强的胜负欲。


如果是20岁时自己,可能会冲动坏了事。对于自己真正喜欢的,不论物还是人,她都有信心去争取。而30岁,她倾向于等待,不是怠惰蹲守,而是有目的地伺机而动。


她的攻势才正要开始。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  周年庆精华宝箱故事视频——《水晶宫的“幽灵”》(中间佐仓绫音的日文版最后英文版)爆料:
——“真的,有'幽灵'存在吗?”
在传闻幽灵出没的水晶宫,一场缜密的调查行动,正在展开!
明日,让我们一同开启关于这一神秘事件的调查吧!

第五人格  周年庆精华宝箱故事视频——《水晶宫的“幽灵”》(中间佐仓绫音的日文版最后英文版)爆料:
——“真的,有'幽灵'存在吗?”
在传闻幽灵出没的水晶宫,一场缜密的调查行动,正在展开!
明日,让我们一同开启关于这一神秘事件的调查吧!

Asa的倉庫

【aiaineru】相片

*12/21千字約稿滿30天公開,約稿途徑參考主號置頂(中之人只收兩對)

這個內容單純是我的怨念而已(x


  「不行嗎?」

  「當然不行啊!」


  相羽和佐倉為了一件小事爭吵了起來,不過說吵也不是真的吵架,兩人臉上都還是掛著笑容的,比較像是惡作劇的那種不行。

  至於是為了什麼,不過就是佐倉抽空來相羽的家過夜,兩人靠在一起看著相羽的手機相簿,裡面有一個名字是「綾音」的相簿,當然也不只放佐倉一個人的人物像,她們的合照或是一起做過的事,即使沒有拍到人也都被相羽放到了那個相簿裡。

  已經很多了。

  但是發到Twiiter上的照片屈指可數。


  「綾音,別人跟...

*12/21千字約稿滿30天公開,約稿途徑參考主號置頂(中之人只收兩對)

這個內容單純是我的怨念而已(x




  「不行嗎?」

  「當然不行啊!」


  相羽和佐倉為了一件小事爭吵了起來,不過說吵也不是真的吵架,兩人臉上都還是掛著笑容的,比較像是惡作劇的那種不行。

  至於是為了什麼,不過就是佐倉抽空來相羽的家過夜,兩人靠在一起看著相羽的手機相簿,裡面有一個名字是「綾音」的相簿,當然也不只放佐倉一個人的人物像,她們的合照或是一起做過的事,即使沒有拍到人也都被相羽放到了那個相簿裡。

  已經很多了。

  但是發到Twiiter上的照片屈指可數。


  「綾音,別人跟妳出去玩都會發上去耶……」

  「對啊,那有經過我同意啊。」


  兩人說的話其實根本沒有在一個點上,不是想得到這種回答的相羽坐在沙發上左右搖擺,因為她想表示不滿也沒有辦法。

  是前輩的年下女友說不能發照片,那當然就不能發,因為就算佐倉答應了也要經過經紀人同意。

  不過她想知道的是為什麼看不出來在交往的照片也不能發?雖然她也明白自己在Twitter打上佐倉綾音的標籤的話,會有一種故意引起關注的嫌疑,大家都是來看佐倉而不是來看她的,她也覺得不好。


  「所以說……才不是引流什麼的啦。」


  佐倉的手肘壓在相羽的肩上,手掌不斷拍著大了她六歲的相羽的頭,另一隻手又不斷在相羽的手機上滑照片。

  這些照片她也很喜歡,但是不准相羽發出去公共平台的原因並不是她的獨佔慾,她也沒有自以為是地認為相羽需要用她的名氣來引起注意,不如說,就是因為兩人都小有名氣,配過的作品也有一些有百合要素──


  「發出去的話很假啊。」

  「嗯?」


  因為佐倉講得很含糊,相羽根本沒有聽懂。


  「所以說,我們的合照發出去肯定會被那些粉絲幻想我們背後的關係啊,不過任何一個會去幻想的粉絲一定也明白真的有關係的人、還是公眾人物的話,誰會發出去啊?她們肯定也會這麼想,至少我一個吃百合的人就這麼想!」

  「……嗯?」


  佐倉講一遍,相羽沒有很懂。


  「反正照片發出去了的話,她們肯定會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然而妳看其他人發跟我的出去玩的照片上去,妳有覺得她們跟我有什麼嗎?」

  「那個啊,當然沒有啊,畢竟綾音跟我在交往嘛。」

  「所以說啊!」


  相羽還是歪了頭,不過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懂,而且她更疑惑了。


  「所以綾音是想讓別人覺得我們真還是我們假啊?」

  「……好問題耶。」


  她們既不能讓別人發現、又不想讓別人覺得她們的感情很假。


  「反正妳不能發。」


  然而佐倉還是再次強調了相羽不能上傳她們的照片,並沒有給相羽一個回答。


  「不過沒有人像的可以發喔,搞CP的人最喜歡臆測了,說不定哪天我廣播不小心說溜嘴了,她們就聯想了,只是那就是資深粉絲了,如果是那種的我絕對沒有問題!」

  「嗯、嗯……我懂了。」


  雖然跟同性的佐倉交往了,相羽也不是多麼熱衷百合的人,她對自己的女朋友其實有點無語。


  「那就不發啦。」


  相羽收起了她那一點想炫耀女朋友的心情,握住了佐倉放在她頭上的手,佐倉完全拿走了她的手機,接著放到了桌上不再碰,兩人在矮小的沙發上躺下。

 不過她還是沒有明白佐倉那種思考,只是她也發現了,她可不想被人擅自想像戀人這麼可愛的模樣。

  雖然在沙發上被推倒的是她就是了。



荣进闪耀厨

扎了一个佐仓单推蓝色系痛包

(麻了,为什么有反光啊.....)

扎了一个佐仓单推蓝色系痛包

(麻了,为什么有反光啊.....)

Asa的倉庫

【aiaineru】微醺

*wb抽獎點文

*又是不能發這的東西但tag少所以來也發來通知一下...


wb


wb之外FC2怎麼去大家都知道(?)

*wb抽獎點文

*又是不能發這的東西但tag少所以來也發來通知一下...


wb


wb之外FC2怎麼去大家都知道(?)

拉面ヽ
虽然是很早的事了,但还是拿出来...

虽然是很早的事了,但还是拿出来笑。

虽然是很早的事了,但还是拿出来笑。

木木Vickie

这种印成烫红覆膜明信片

cp29当成无料发会有人要吗??

(图灵感是p2CV合影) ​​​

调个研,想要点赞就行,看看决定印量

明信片背后会附上作者的ID@-赤道逆流- ,欢迎大家去找她约稿!

这种印成烫红覆膜明信片

cp29当成无料发会有人要吗??

(图灵感是p2CV合影) ​​​

调个研,想要点赞就行,看看决定印量

明信片背后会附上作者的ID@-赤道逆流- ,欢迎大家去找她约稿!

司典

半夜摸了个小段子,没头没尾,希望以后开长篇的时候能用上(

松冈佐仓谐教警告!x

……既然没人产这对儿的粮,那本佐佐人就先自娱自乐一下罢。


佐仓绫音就那样站着。就那样站着,倚着门,侧对着庭中柔和灯光下开得正盛的樱花树。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半低着头,短发微微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叫人看不真切她的眼睛。有一阵微冷的风吹过,叶子簌簌摇动,好些樱花瓣翻卷着在空中划过,最后慢慢地落在鹅卵石小路上。佐仓没有打寒颤,但不知为什么,她的身影就像在这一阵风过后变得瘦削细弱了许多,好像错非倚着门,恐怕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松冈咬着牙把头转回来,大步朝着门口走去。他腮帮子紧紧地鼓着,头微微仰起,急促...

半夜摸了个小段子,没头没尾,希望以后开长篇的时候能用上(

松冈佐仓谐教警告!x

……既然没人产这对儿的粮,那本佐佐人就先自娱自乐一下罢。




佐仓绫音就那样站着。就那样站着,倚着门,侧对着庭中柔和灯光下开得正盛的樱花树。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半低着头,短发微微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叫人看不真切她的眼睛。有一阵微冷的风吹过,叶子簌簌摇动,好些樱花瓣翻卷着在空中划过,最后慢慢地落在鹅卵石小路上。佐仓没有打寒颤,但不知为什么,她的身影就像在这一阵风过后变得瘦削细弱了许多,好像错非倚着门,恐怕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松冈咬着牙把头转回来,大步朝着门口走去。他腮帮子紧紧地鼓着,头微微仰起,急促地深呼吸,努力防止眼前变得模糊看不清前面的路。走到院子的铁门处,他颤抖地伸手把门一把推开,闭上眼睛一步跨出,眼角两滴清泪刚出了眼眶就成了一阵雾气。

松冈就这样走着,努力克制住自己回头的欲望,三五十米的小巷每一步他都走得缓慢而艰难。他太熟悉这里了,他珍藏了太多和佐仓有关在这里的回忆,每一步他都在之前的某一天踩过同样的位置,这一步,塑料袋漏了口,洋葱撒了一地,两人比赛着弯腰去捡;这一步,佐仓捡起一块小石头,原地站定投了个篮把它扔进了院子里的小池塘;这一步,他蹲下来和她一起摸偶尔路过的一只乖巧的三花猫;这一步,她娇嗔着看着院门说实在走不动了要他公主抱她回家……柏油路上深深浅浅的全是过去美好的记忆,每一个场景松冈都记得,他都永远记得,却在这个最该忘掉的时候一幕幕跳出来让他鼻子发酸。

松冈努力走得平稳一些,尽量让自己的颤抖看上去不那么明显。小巷两边的墙上爬山虎正冒出鲜绿的嫩叶,藤蔓依偎着缠绕在一起。风声逐渐大了起来,可他却能清晰地听到水滴从一人高的空中溅落在石板路上的声音。他不去想这是什么声音。小巷已经走到了尽头的丁字路口,这是他每天牵着佐仓的手回家路上的最后一个转角。他们俩从大道上拐进这个小巷,短短的小路后面就是家。每天早上出门,他在这里右转,帆布袋里是佐仓认真而笨拙做的不太好吃的午餐便当。——松冈知道这里是家,他只是暂时出门去工作,晚上一定会回来,回来的时候哪怕有时没有人迎接,但客厅里那盏他和佐仓一起去挑的好看的落地灯一定会在之后的不久被他拧亮,照见两个人歪倒在沙发上,在窗户上映出暖黄色的剪影。

这一次拐出这个小巷,就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便当,没有洋葱,没有只属于他和佐仓两人的欢笑吵闹赌气温馨,没有了家。松冈祯丞想到这里,身子剧烈地晃动起来,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咬住了嘴唇。他拼命让自己的腿动起来,迈出这一步,转个身,哪怕扶着墙也好,再迈出一步,走过这个拐角。可他发现自己的身子动不了了,无论他怎样地使劲让自己走起来,他的腿却只像是郁金香田里的风车,只在原地打着颤,无论如何也走不动了。

这时候一个投降的念头在他脑中如同野草一样疯长起来:我就回头看一眼,只看一眼,然后我就走!——这个念头燎原般席卷了他的大脑,他几乎就是毫不犹豫地,似乎卸下了沉重的压力一样回头看了一眼,接着就要转过头走过拐角。

佐仓没有离开。她还在原来的位置,只是没有站着,而是抱着膝盖倚着门坐着,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门框上。她的脸微微地抬着,目光空洞而涣散,像是在看着松冈,又好像什么也没在看。她娇弱的身躯在冷风中微微地打着颤,膝前无力扣紧的双手上浮出青色的血管。脸庞上的两行清泪一直没有干,像是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一样,汇到她尖尖的下巴那里,一滴,一滴打湿了衣服。

松冈从没有见过佐仓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他陪她走过许多日子,见过她无数的心绪和七情六欲,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她。她像是被一霎而至的庞大孤独感击中压垮了一样,浑身散发出绝望的气息。那副松冈无数次搂在怀中的娇小却活力十足的身躯,如今看上去摇摇欲坠,就算是坐着也让人丝毫无法安心,仿佛下一秒就要和樱花瓣随着冷峭的春风化在碧空里。

松冈惊讶地发现自己动了。而且动得很快。他几乎是在以透支的速度朝着自己的来时路狂奔回去,大腿都开始抽痛。他想,我怎么动起来了呢?我不是刚刚还不能动吗?他想,不对,我要回头,离开这里。他想,我回去了就前功尽弃了。他想,回去的话只会害了我们两个。

他想,不可以。

他想,真的不可以。

他想,——去他妈的。

什么前途。什么世俗。什么经纪公司。什么偶像粉丝。

去他妈的。

松冈的眼泪再也憋不住了。两座蓄满的人工湖被爆破了大坝,顷刻间狂涌而出一泄如注。他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呻吟,逐渐变为撕心裂肺的低吼,在佐仓刚刚聚焦起来的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整个人像是一支爆裂的长箭一样射开了半掩着的院子的铁门,扑向了还坐在那里的佐仓,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拥在了怀中。

佐仓冰凉的身躯没有让他冷却下来,反而又是一股热泪汹涌而出。他就这样半跪在佐仓的旁边,把头深深埋进她的发间,用力地抱紧她,哽咽着反复念她的名字。

“绫音……绫音……对不起……”

佐仓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她感受到面前这个她最熟悉最亲爱的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汹涌的热量,奇迹般地捂热了自己的身体。她想起冬天的时候自己的手一直很冷,松冈的手再热也没能让她暖起来,可他却每次只要出门都会下意识地牵起自己的手揣到他的大衣兜里。可是这一次她觉得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连眼泪都像是被烤干了一样不流了。

“祯丞。”

她平静地轻声道。

“嗯!”松冈抽噎着回给她一个浓重的鼻音,抬起头望着她的脸。透过模糊的泪眼,他惊讶地发现,方才那个冰冷空洞的佐仓绫音好像消失了,她的眼里有一点光。

“你不走了吗?”

“不走了!”松冈急切地说道。他见到佐仓想要站起来,便先一步站了起来,扶她起身,一边偷偷地很没形象地像小孩子一样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又抽了抽鼻子。

“我不走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对不起!但就让我自私一次吧,我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要怎么过才好!”

佐仓看着面前抽噎着的男人,眼眶一热,大颗的泪珠控制不住地滴落下来。

“我知道!没关系。”佐仓把头靠在松冈的肩上,双手环住他的背,任凭同样的一股力量从她的后背温暖地传来。“只是……”她也开始哽咽起来:“不,算了。”

她把头抬起来,认真地直视着松冈祯丞的双眼,用尽力气露出一个大大的,最灿烂的微笑:

“欢迎回来,祯丞。”

松冈站在三月底傍晚的微风里。他面对着正对着夕阳的佐仓绫音,金橙色温暖而浓厚的光芒照出她身后随风飘舞的绯色落樱,他觉得一瞬间周围似乎炸开了无数的星辰,没有声响和热量,只有无数的星屑闪着耀眼的光充斥了这片空间和时间。他在宇宙中翻翻滚滚,见过了太多的沧海桑田芥子须弥,最终回到这方熟悉的小院里,站在他有限的生命中无限爱着的这个人面前,忍不住微笑着落下泪来:

“我回来了,绫音。”


果汁味的晴韵

虽然知道是声优梗我还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知道是声优梗我还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江冬樹

本内山佐仓催婚协会成员延迟磕糖,是我失职了

本内山佐仓催婚协会成员延迟磕糖,是我失职了

晓菌:3
耶_(•̀ω•́ 」∠)_

耶_(•̀ω•́ 」∠)_

耶_(•̀ω•́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