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佐伊

45425浏览    584参与
长腿的萝北

噢!你当然不知道昨晚我干了什么~💛💜


开传送门来见你,520怎么少的了伊薇!!!

噢!你当然不知道昨晚我干了什么~💛💜


开传送门来见你,520怎么少的了伊薇!!!

璃璃璃璃璃璃璃璃_
一些考场摸鱼…… *水出新高度...

一些考场摸鱼……


*水出新高度


有时间就勾线上色细化一下咯~

一些考场摸鱼……


*水出新高度


有时间就勾线上色细化一下咯~

轲泽想做饭

泳池派对佐伊!她好可爱!!!

泳池派对佐伊!她好可爱!!!

千树trees

✝️天使和天使,佐伊和佐伊✝️


———————————————

p2是被毙了的那版佐伊设计稿,但我真的也很喜欢😢遂摸了

✝️天使和天使,佐伊和佐伊✝️



———————————————

p2是被毙了的那版佐伊设计稿,但我真的也很喜欢😢遂摸了

timi今天偷塔了吗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面发图! 我会...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面发图!

我会努力更新的

现在关注的都是老粉,喜欢lol,原神同人,我会努力画画的,目前动画专业在读.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面发图!

我会努力更新的

现在关注的都是老粉,喜欢lol,原神同人,我会努力画画的,目前动画专业在读.

幽糖氵

就,摸了一下冠军皮小佐伊

就,摸了一下冠军皮小佐伊

轲泽想做饭
虽然我没找参考把衣服画错了但我...

虽然我没找参考把衣服画错了但我真的忍不住呜呜呜呜呜呜🥺🥺🥺佐伊真的太可爱了!!!!!

虽然我没找参考把衣服画错了但我真的忍不住呜呜呜呜呜呜🥺🥺🥺佐伊真的太可爱了!!!!!

可爱咩咩

暗星烬的大招遇到EDG佐伊的催眠气泡~是暗夜星辰🦊

暗星烬的大招遇到EDG佐伊的催眠气泡~是暗夜星辰🦊

Salt

【授翻】【主 里昂/克莱尔】生化危机7:清算【七】

原文:FanFiction:12762277/1/Resident-Evil-7-Reckoning

作者:The Lady Frost

警告:暴力的场面描写

配对:里昂·S·肯尼迪X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克里斯·雷德菲尔德X佐伊·贝克   

          友情...

原文:FanFiction:12762277/1/Resident-Evil-7-Reckoning

作者:The Lady Frost

警告:暴力的场面描写

配对:里昂·S·肯尼迪X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克里斯·雷德菲尔德X佐伊·贝克   

          友情向的克里斯&里昂 

完整文章:随缘居:同名文

     Wland:1463453

 

 

 

 

作者的话:

剧情推进中……原游戏和本故事的进程接下来会有点儿割裂。来看看我们在卢卡斯彻底完蛋前能杀他多少次?

下一章伊芙琳和岳母就会出镜一些啦。

各位看官都享受这无卝法卝无卝天的剧情吗?我还是喜欢在不那么顶上的地方展示剧情。我们想有些小小的安全漏洞。在这儿我会稍微写点的。克莱尔身上有颗定时炸弹。里昂也有颗定时炸弹。难道不是吗?

很快臭虫们会出现……这……最烂了。烂透了。烂透了。我恨臭虫。如果我是米娅她丈夫并且被博美犬大小的臭虫追着打的话,我要离开这豪宅叫米娅自己吃它们去。绝对。世界和平,走好不送!

我不应该在写作的时候笑出声的。这是个恐怖游戏。但当你把不是随便什么闲人放入生7时倒是很有意思。这就是游戏所以才要让普通的小人物当主角的原因,如此一来我们就会被吓到了。

总之——感谢我忠诚的评论家们……我读过每一个字,成就满满地创作。来点刺伤?我觉得这故事里要有更多的刺伤?

感谢您的阅读~~

——TLF

译者的话:以上是作者的狼灭发言……这故事里的红色液体难道还不够多吗?!

 

章前警告:血丬腥、脏丬话&粗丬口



第七章:趟过小溪 越过树林*


路易斯安那州,杜尔维 — 2017

 
贝克农场 — 西部河道入口 — 2018(夜晚818



灯灭了。浓稠又沉重的黑暗漫溢四方。

她的手动了动,轻抬起来,一拉,摆脱了束缚。

白卝痴。杂卝种。。他永远都掌控不了她。他不知道克里斯在她十一岁时便曾教过她通过剧烈地抖动以松开绑缚。她可以自己的右手腕弄脱臼,接着就能像专卝业人士一样铲开绳结。

克莱尔毫无悔意地做了起来。短暂的疼痛使她大脑得以清醒。她能感觉到伊芙琳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不过她重获自由了。她不能和卢卡斯一起待在这地方。那个智卝障。他确实找出了折磨她的法子,正当里昂在这恐怖之家任由杰克和玛格丽特支配之时。

不要。

她得找到他,她得保护他。她得找到佐伊,她得保证佐伊也能找到里昂。一同行动,他们俩就能弄到D-系列器官,从而制造出血清。他们得抓紧时间离开这天杀的农场。

克莱尔在黑暗中自椅子上滑下,与此同时白卝痴卢卡斯坐在自己的游戏室内哈哈大笑。

他的傲慢自大终究会导致自己的败北。

 


禁锢松开了。

由此产生的愤怒在卢卡斯胃里咕咕冒泡。那个标志。她又挣脱束缚了。当下她正在屋内自由自在地东奔西跑。她会找到她的混蛋丈夫,接下来开始盘算着杀掉他。他可以凭空感觉到这阴谋。……


他嚷嚷:“克莱尔马上给我滚回来!我他卝妈要橄榄你再来弄死你!听见了吗!?”

他在拐角处停了下来。

这走廊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后半部的种植园黑得深沉。大概船坞里只有正在腐烂的木头与死水。他僵住了。

一双脚伫立在他面前,某个人宛如高山。

或是一只怪兽。

不是菌兽。

是一位男性。

戴着巨大的安全帽。

想必他并非达斯·维达*。不过长相有些类似。

卢卡斯啐了口唾沫:“你他卝妈是什么人?”

“高山”说:“我只是另一位找克莱尔的人,你个愚蠢的小混球。而且在这房子里要被卝騲的人只会是你。”

卢卡斯喷出声尖锐的大笑。“你肯定是一傻大个吧。你杀不死——”

卢卡斯在他这辈子中曾被拳打过两次。一次是三年级时因足球比赛不尽如人意被罗伊·贝克暴揍,另一次则是因在舞会上不请自来掀起马蒂·萨默斯的裙子而被她痛击。

这一次与以往不同。

截然不同。

因为“高山”打他并非想要恐吓。

“高山”只想一拳把他打死。

显而易见克莱尔并没有在开玩笑;她哥哥就是辆该死的坦克。

他的确、着实,一拳轰死了一个人。

卢卡斯发出声急促的尖叫,企图低头躲避。那一记重拳无比用力地打中了他的脸侧,以致他感觉自己的下巴骨折了,感觉自己的牙齿碎裂,毫不夸张地飞出口腔;他的脑袋像马币的招魂师旋转了360度,他听见骨头破碎时微弱的啪叽声。当他身体倒地之时,所有的灵光都已消散。

在他身体上方,克里斯摇了摇头以清净情绪,看向下方地上的一团骨折的东西。那涕泪横流的小〇人,他在那小垃卝圾房里胆大包天地叫嚣着要强推克莱尔。好消息是:这意味着克莱尔还活着,就在此处,并且已经松开了束缚。坏消息是:克里斯才刚来到这个地方。

但至少那混账已经死了。这样一来就仅剩一位姓贝克的要他费点心思。

这人必须是家庭里的男孩,卢卡斯。对杰克·贝克而言他还嫩得多。他如根铁轨般瘦骨嶙峋,面色苍白、发黄、病态。显然感染已经使得他神卝经错乱了,如果说他想要克莱尔回过头来同意某个变卝钛跟她上卝床的话。无论如何,他现在都比迪斯科死得更透。所以这人已经无关痛痒了。

克里斯在卢卡斯尸体侧面跪下,从背心里拔出一支针管。他在那尸体上采了些卢卡斯·贝克的血液样本,贴了个标签,又把它塞进背心。采集样本百利无害。取的越多,它被转化为反生化卝武器时就越是愉快。

克里斯掏出口袋里的小型手机。他向早些时候自己收到的那条短信的发件人发送了条消息。没有回复。不过希望总还是要有的。

他轻松离开船坞,走上青绿的草坡,一路来到宏伟的大庄园。

有什么东西在树林间颤动着,他后颈部的汗毛随之立起。他迅速套上安全帽,打开夜视,等待着某个愚蠢的小东西蹦出来,然后再狠狠朝它脸揍上一拳。

林木沙沙作响,天空松了口气,一阵大雨瓢泼而下。一个小家伙突然冲向了他。他险些在意识到那人不是丧尸之前开了枪……明显不是。

小家伙挥起手中的拨火棍击向他左臂的肱二头肌,令他摇晃了下。不过他并不在意。雷电闪亮了那疯狂的恶魔,瘦弱的外表之下尽是满腔怒火。

他根本不在乎那人是谁。

总之他打算杀掉那家伙。

他抬起突击步枪准备取走那人的小命,然而小家伙并没有逃跑。

那人精准命中他的〇蛋。



贝克家的种植园 — 地下封锁区 — 1945(夜晚745


菌兽的尸体在一片恶臭的黑色液体中被从脚部炸飞。霞弹枪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造物,至高无上,美妙无比。

霞弹枪就像根有着枪把的〇〇,玩弄着它就是如此享受。

里昂轻声暗笑,跨过陨落的菌兽尸体,佐伊则正穿过一间小锅炉房。他跟随着她,思考些事情。自然,他体卝内的药物目前正在上蹿下跳,但他大脑像这番运转混乱又真的是药卝品的问题吗?他感觉自己又重回了十八岁。他如此忙于望着佐伊紧贴着牛仔裤的小屁卝股,毫无注意有只怪物悄无声息地从黑暗的角落溜出,直至它近乎来到了她的头顶。

他大喊一声,佐伊一屁卝股跌在脏兮兮的地板上。一只爪子猛地挥过她的胸膛,她喘息着,里昂用霞弹枪消灭了那该死的东西。菌兽被击飞进它身后的锅炉,撞上滚烫的炉锅,随之着火发出咝咝嘶嘶的声音。也许它在尖叫什么的,接着开始融化,佐伊吃力地爬开了。里昂又向转角窥探一眼,在第二只菌兽回身时动了起来,把它轰成一团霉渣,而第三只菌兽在他身后浮现。

佐伊叫了起来,胸口流血得厉害,接着瞄过他的肩头射中菌兽。坐在地上勇敢无畏的一发盲射。子弹呼啸着擦过他的脸颊,击上摇摇摆摆的恶心菌兽,给它转了个身。里昂将霞弹枪的枪柄投过肩头,击中了它脸两次。他猛地蹲下,扫翻菌兽,在它身形歪斜之时反身一踢,把它高速旋转着送回前方房间外的走廊。

他伏下,转身结束,在菌兽站起前结束了它。

佐伊在地上喘着,双手紧压胸口以止血。里昂把霞弹枪甩上后背,匆忙将她夹抱起来,放在右手边的桌子上。屋内热汽逼人。湿气冲冲,世界旋转。超现实的离谱。

她颤抖着,大量的血浸透了她脏兮兮的背心。里昂往她身上倒着粉末,将纱布拍在她渗着红色液体的胸口上。她轻声道:“角色转换哈?”

“貌似吧。你还好吗?”

她抽出双手,从他压在她胸口的手上滑下。他的眼睛从自己要按在她胸上两道伤口的压力下放松,一滴汗水淌下鼻尖。佐伊卷了卷嘴唇,动了动。“……嗯,现在更好了。”

她动了动。因此她的鼻子轻碰上了他的。他想,快后退啊,然而自己并没有这么做。他们的鼻子摩挲在一起。佐伊一只手仍紧扣着他们的指尖,而另一只滑下他流淌着汗水的手臂。她喃喃:“里昂?”

他应该要走开。

他没有走开。

有意思。“是?”声音有些沙哑。

有意思。

“告诉我为什么不应该亲你。”

这是个好问题。

他试图弄清楚自己的大脑为何就这么宕机了。据他的辩词,上一次有女人如此看着他早已是久久之前。至少说是那么脉脉地看着他。

他显然不是不对她感兴趣。妈卝的,他混乱了。肾上腺素总是给他这辈子惹麻烦。起初,推卝倒一位可爱的年轻女孩给她好好上一课以缓解压力实属易事。自打克莱尔成为了他的妻子,他也很乐意把被克制的×挫折引导向挣扎求生、扭转残局,最后回家与妻子充电。

然而他很确定自己的妻子正在屋内某处渴望着杀死他。

所以说这乱成一锅粥。

可她还是他的妻子。这位漂亮的小姑娘不是他的妻子。这么一来,答案就很简单明了……而且复杂。不过他不去亲吻美女们的原因……仅仅是他十二年来挂在嘴边的一个词。

他轻声:“克莱尔?”

然而他仍是默许了躺在桌上的漂亮小姑娘摩挲着他的鼻子。因为他正飘得比天还高,而且克莱尔也不在这里。为了夺回克莱尔,他已杀戮众多,但是屋内的那个人……她不是克莱尔。所以他就默许了桌子上瘦弱的小姑娘把他们俩的脸拢在一起。

他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喜欢亲她。长久以来,他亲卝吻的都是克莱尔。迄今为止数年他已不再吻任何人……他爱亲她吗?妈卝的,这么艰难的话他还不如去亲一只菌兽。

佐伊轻轻地笑着,她挪动着以将他们俩的脸贴准,她的视线越过他肩头。

她轻声说:“……克莱尔!?”

里昂小小地点了下头,“没错。克莱尔。对没错。淦。”他摇摇自己,感觉自己拽动了第一丝愧疚。老实说,他们没在做什么事对吧?不过是调情以及他觉得自己没有完全不动情而已。他还让位年龄比他的小一大半的漂亮姑娘诱卝惑起他来。非常酷。

非常好。

什么屁话。他感觉很不好,完全是关于克莱尔。

佐伊一把抓过他下巴,帮他转了个头:“不,不。对我是说……我是说……克莱尔。”

靠。

克莱尔确实在这里。

她正站在锅炉房的门道上。她穿着条难看的工装裤和件白色的背心,看上去一团糟。她浑身浴血,提着把铁铲。

她看起来像愤怒的恶魔农场主。

似乎完全符合。

里昂转身朝向她,手已经拿住了马格南。他什么时候拔出枪来的?他不清楚。这不是重点。他放松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克莱尔?是你本人吗?”

克莱尔的目光转向了他,接着直接无视,聚焦在佐伊身上。

“你这标志。”

佐伊跑开桌子。“克莱尔……等等。那个……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

“是吗?是吗!?我看到的就是你想搞砸我的东西。忘恩负义的剑笔。我的男人。听见了吗!?她要爸爸你不能带走她的爸爸!”

所以,这大概不是克莱尔。

里昂冲她呼喊:“!我们没干什么,克莱尔!看着我!”

她没去看他。

她根本没管他。

她专注于佐伊。

里昂动身碰了她下,而她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反手一抽。全力一挥。他如毫无重量般被拍飞到远处的墙上。

你通×!别碰我!首先我要杀了你那烧鸡!然后我要再狠狠惩罚你!”

所以,无疑她现在不是克莱尔。真实层面,克莱尔偶然遇上这种场景并不会如此激动,不过如果克莱尔真是她本人以上事情都不会发生就是了。一团乱麻。克莱尔通常情况下并非是位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她会明白这是他不可救药的调情。她会明白他已被推至绝境。她会明白自己是全世界他唯一想要的女人。

她不是克莱尔。

再也不是。

真相要他的命。这绝望的事实比进到这间死宅子里更糟糕。凄凉悲怮,痛彻心扉。这他的

他斜靠着刚撞上的墙壁,重习感知除了该死的疼痛外的其余任何知觉。

佐伊小声地叫了句:“克莱尔!这不是你!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好吧……好吧……我刚刚稍微撒了个谎!我在跟你丈夫调情。”

烧鸡!”

我天。里昂试图感知自己的手在什么地方。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狼狈地抓向马格南。

克莱尔甩起铁铲。佐伊勉强躲过了它,铁铲在她身后的锅炉上砍出铿地响亮的一声。她举起手中的枪指向克莱尔。“求求你!我不想向你开枪!伊芙琳!给我从她身上出去你给我滚出去克莱尔你快看看他。看看我。这儿什么事也没有。我们正试着找到疗方。他一心一意爱着你我发誓!”

铁铲再次挥来。它砍进佐伊之前坐过的桌面,离她一英寸。佐伊速起,铲子重重砍来,击中她脑袋后的水缸。她现在只好手脚并用地爬行。

里昂在地上看见了那件事的发生。他妻子的身形晃了一下,一闪不见,一位小女孩站在她所在之处。他能看见名为“伊芙琳”的轮廓如胶卷般印在克莱尔身上。克莱尔生来便不是一位嫉妒的女人。她不会在偶遇上这种小场面时狠狠扇他一巴掌,给佐伊鄙夷的神情再掀翻她。她明白他是位无可救药的爱调情的人。

她明白调情是无害的。

已经过去三年了

她不会用铲子杀掉什么可怜的小家伙的。

克莱尔举高铁铲,准备砸在佐伊身上把她砍进土里,而里昂躺在地上开了枪。子弹击中了离克莱尔鼻子一英寸的水缸,在锅炉上起了个洞,溢出蒸汽腾腾的沸水。烫人的水滚滚而来,克莱尔后退着,发出蛇一般的嘶嘶声。

而里昂,所有的玩笑话早已消失无踪,他吼道:“快跑佐伊趁现在!”

“我不能把你丢在她身边!”

“我搞得定。!”

佐伊惊恐地望向他,克莱尔前进一步,里昂又射中了她的腿。她倒下了,丢下铲子,佐伊回话:“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按计划行事!在撤退点碰面!”

“好……。我很抱歉克莱尔!”她转身逃走了。

他能听见她跑过地窖的声音。克莱尔,流着鲜血,把脑袋转向了他。“背信弃义的混蛋!我还在这儿你过来!这就是你报答我的耐心的方式!?我是你的妻子!”

“不……你不是。这是她的身体。几分吧。她从不情愿被困得皮包骨,不过我们会治好她的。而你?你不是我的妻子。滚出她的身体,跟我单挑。胆小卝鬼。无论你躲在哪儿?我都要把你揪出来弄死你。”

克莱尔抓起铁铲。她浑身颤抖地站起来。“你还活着是因为她还爱你,不忠的猪。你这男人。我应该为了她做掉你。”

“她懂我,小标志。她我。我为她而来。她明白。放她走吧。放她们走吧。她们不是你的家人。我自然也不是。”

克莱尔摇晃起来。小女孩的图像在她身上拂动不定。她轻声:“里昂……里昂……我刚才……佐伊还……?”

他移动位置,枪瞄准着她,然后才摇了摇头:“她很好。她没事。伊芙琳在哪,克莱尔?她在哪?让我追她。让我了结这一切。立刻。”

克莱尔也摆着头,她举起一只手。“她利用了我的妒忌心,疯一般放大了它。她太强了。你赢不了的。她会叫你不得不面对我,再指使我杀了你。”

“克莱尔……佐伊是位好姑娘。形单影只。担惊受怕。没什么好嫉妒的。”

克莱尔颤了一下,指尖插入蓬松杂乱的发间:“我太想你啦。我挣脱了卢卡斯来找你。而且她……和你……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也在看着她。我看见了。”

天啊。

内疚感啃食着他的骨髓。

里昂爬了起来,收枪入套。他举起双手。“克莱尔……我还没木呢。还跟以前一个样。没什么好说的。我在这里。我来救你了。帮我相信我。拜托了。”

克莱尔如此迅速地揪住了他,他一度以为自己又要跟她斗出个胜负。她摇摇头,手伸向他衬衫之下,轻轻把他的掌心放在心口。她另一只手拉住他的发丝,将他猛地带向自己。诚然,这是他第一次被一位半入魔的女人狼廾吞廾虎廾咽地亲卝吻。

这也是一切的开始。

她试图轻啮他的脸……还是什么的。真不合时宜。而且神乎其技地有效,因为他的手也抱在她血卝淋卝淋的小身子上。

他循环系统里的药廾物很乐意将肾上腺素转化为×酮,点醒了他几乎已忘记了女人的滋味。这位女人。他的女人。

接着她用力一推,又将他撞向墙壁。

“我信你。傻瓜。我当然相信你。但是你不能信把我抛在这儿吧!带上佐伊,找到疗方,赶紧逃出去!听见了吗?她是位好女孩,你是对的。跟她结婚生子,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轮到他笑出了声。情不自禁。她在犯蠢。

“你在逗我吗?你快把那孩子吓死了。她甚至不会敢再碰我一下,我向你发誓。克莱尔,我不想要她。我想要你。别再说那些蠢话了,帮我一把。伊芙琳在哪?”

克莱尔在发抖。“你需要D-系列制作血清。对吧?对吧?”

他点了点头,注视着她。“里昂,那栋老宅。妈妈像个疯卝婆子般严加看守。疯疯卝癫癫。阻止妈妈。弄到D-系列头颅。弄到那头。弄到血清。我会……尽力让伊芙琳远离那里。”

她动身了,眨着眼。她微微战栗。

他捧起她的脸,而她吻卝向他的手心:“你这傻瓜。肮卝脏的老男人。你想同那小家伙眉来眼去?不怪她,也不怪你。虽然说我真想把你眼珠子戳出来。”

他笑了,断断续续地说:“克莱尔……留在我身边。留在我身边吧。我们一起。我不会再看任何什么小家伙了。”

她朝向他。他们拥抱,如今两人都在颤抖。

“我很抱歉,里昂。我很抱歉你来了这里。告诉佐伊……我很抱歉。我不怪她。天,光看看你吧。我真他卝妈想你。”

她起身,他亦起身,她的脸贴向了他。美丽的一吻,柔和动人。她抖着。

她吸了口气:“发生了什么?你的身体……发生什么了?”

他们挨了会儿脸,他轻声道:“现在没那么漂亮了,嗯?”

……他们二人都迷糊糊的。她回答:“你真傻。我不在意你漂亮与否。我爱你,宝贝。我爱你。”

“克莱尔……留在我身边。留下来吧。”

她摆摆手,摸进他衬衫里面,摸上他伤痕累累的整个背部:“天啊。我爱这些伤痕。我恨你来这儿。”

“真的吗?到处乱卝摸可不是这么想的哦。”

克莱尔爆笑起来,笑得抖起来,抽搐起来,他亦能察觉到她体内的战斗。伊芙琳。她死死贴在他妻子身上。

克莱尔轻言:“甩开妈妈。克里斯……到这儿了。”

里昂有些震惊,看着她放开了自己,倒退几步。她剧烈地颤抖着。她把铁铲丢向墙角,一把揪住自己的头发,狠狠地拉着。“克里斯到这儿了,里昂。我感觉得到他。离开这间该死的屋子。弄到血清。快点。阻止那标志。当心卢卡斯。”

“不要离开我,克莱尔。求你了。”

“我别无他法保护好你。阻止爸爸。你能阻止爸爸……如果把他粉卝身卝碎卝骨的话。我爱你,宝贝。我爱你。保护好自己。至于佐伊?她会找到克里斯的。他也会照顾好她。他们俩相互照应。而你呢?你要‘照料’好爸爸妈妈。如果我遇上了卢克斯,他就是我的了。你总那么爱调情。我想你了。”

她飞一般逃开了,冲向佐伊消失的方向。

天。

他想去追她。

他停在原地。

他的心很受伤。他该死的胸很受伤。他天杀的灵魂很受伤。这屋子里到底还有些什么?他毫无头绪。他同她一致被困于此处。同佐伊一致。同将会到这儿的克里斯一致。

主啊。

唯一出去的办法是搞到最后一颗狗头。

唯一出去的办法就在混蛋贝克手中。

他走向通往解剖室的大门,插卝入开卝锁的钥匙。

他压根猜不到自己会在里面遇见何人。



佐伊跑上楼梯,低声又急促地喘着气。她转过墙角,冲刺。她真傻。向克莱尔的男人抛媚眼。她到底在想什么?

又怎么有其他女人会像克莱尔一样只是咯咯笑着,默许她的行为?

这举动,一方面而言,确实无害。

但是太欠考虑了。

伊芙琳正利用着正常人的嫉妒心理,将其带向疯狂。

伊芙琳用那招向她索命。

她身后猛地一声轰响。那声音叫道:“小标志我听见你的声音啦我听见你啦!你觉得自己跑得了!?”

克莱尔从她丈夫身边逃掉了,现正追杀着刚才想要吻他的脸的标志。

天啊

里昂还好吗!?

佐伊躲进生活区的沙发后方的藏身洞里,飞速穿过屋子的大厅。她奔上通向主生活区的楼梯。她没有停下脚步,直到猛地趴进餐厅的小舱口。她在黑暗之中灵活前行,听着克莱尔叫喊后砸坏东西的砰声。

天。

佐伊心惊胆战,挪走生锈的剪草机,下到泥里。小地道勉强够一个孩子爬行。她如虫子般蠕卝动着,沉重又急促地呼吸着。她听见克莱尔下到走廊,穷追不舍。

如果就此止步,她便死定了。

佐伊恐惧却又满怀决意,爬到了她临时地道的末端。她在阴暗、沉重、令人厌烦的霉菌中推打着,找到作为地道“控制器”的一小根树枝与苔藓。她现在出来了。邻近船坞。

而不是靠近她的拖车。十万八千里远。徒劳无功的胜利。不过至少她从屋子里出来了。她在克莱尔离开或者里昂打开大门后便会再返回屋内。她跑不赢克莱尔。她打不赢克莱尔。她在克莱尔手下活不下去。

她必须躲开克莱尔。

佐伊从泥里站起,用小树枝盖住藏身洞,快步跑向树林。

这条不过是无数她制定的逃生路线之一。

她在大堂里做了另一条地道,通向自己的拖车。她在几个好位置做了四条地道。从拖车通往老宅、通往卢卡斯的游乐场后方、通往谷仓、通往牧场。然而她并没有挖过一条从拖车通向船坞的未坍塌过的地道。这沼泽地实在是难以动工。

进出那里的唯一道路,是经过刻耳柏洛斯之门。

佐伊迎风奔跑,雨水倾在她身上。她闯入林中空地,察觉这里并非只有她一人。黑色的巨人,候在那里准备杀死自己。他像是戴着面具的怪兽。

她曾在克莱尔的小型ipod上见过些照片。浣熊市的档案。他像是档案中提到的某人。是邪恶一方。恶卝人在此。为何而至?大概是来抓伊芙琳。又或是过来抓走他们所有人

她喊道:“汉克!?”

接着向那人出手。

她用手中的拨火棍击中了那人。

汉克”男咕哝了句。她并不认为自己真的伤得了他。他壮如高山。他抬起手里凶残的枪支,而她惊慌失措。她一脚踹上他的蛋,希望他在那个部位至少没有穿着盔甲,他发出一声喘息。

果然。

那里没有盔甲。

他踉跄几步。她调头,开始逃命。

她没能跑很远。

他抓住她一把尚未打理的头发,在她高声尖叫时狠狠甩在地上。

佐伊匆忙抢过拨火棍,在倒下时发疯般挥舞着它,而他一只手就握住了棍子。面具之下,他如达斯·维达一致的声音命令道:“停止打我姑娘原地静止!”

“我要杀了你汉克!你活捉不了!”

他抽开拨火棍,把她翻了个面,靴子踩在她背上以制服其人。她恐慌着,脸被压在泥地里,拼命挣扎。

维达的声音问道:“你是佐伊·贝克吗?”

“不!我是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汉克”在她上方冻住了。而后他说:“你撒谎。我认识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是吗!?是谁在撒谎!?我就是克莱尔!”

“不,你不是。”

“我就是!你怎么能咬定我不是?”

“因为我给她洗过澡。”

佐伊在泥里眨着眼。这话什么意思?

他又添了句:“当她两岁的时候。我们有着相同的基因。她是我的妹妹。”

喔。

喔—喔—喔。

佐伊不动了。当下雨水愈加狂卝暴,疯一般搅动起世间万物,巨雷炸响。闪电打在他们四周,噼里啪啦一阵亮光与烈火。在大地之上,她喊:“是吗?证明给我看!”

靴子从她背上移开了。戴着手套的手把她拉起,扶着她稳住脚。实际上讲她是被那只手的力量拖飞起来的。她试图站稳,而他用另一只手摘下了安全帽。

闪电划亮了他的脸庞。

诚然,那不像克莱尔的脸。

这张脸……鉴于他自称自己是她的哥哥,确实让人感到惊奇。他的脸完全不像克莱尔。首先,他有着棕褐色的肌肤,不像克莱尔爱尔兰式的浅玫瑰红。这个人壮硕、黝黑、结结实实,一头黑发,完全不像他妹妹般精致灵巧。

这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哥——

佐伊遏止住慌乱,认真打量起他来。

她的记忆涌现。

“那个红头发的孩子是谁?”

“哦,是史蒂夫。”

“看上去有点像你。”

“对。我听别人说很多次。但他不是我哥哥。”

“别吧?谁才是你哥哥?”

“……克里斯。”她展示出左手腕处一小条文身。潦草的凯尔特语,写着他的名字。“在我高中毕业后,我们一起纹了身。它让我们心意相通,你懂吧?当我们彼此分离的时候。”

佐伊喊道:“你叫什么?!”

“克里斯·雷德菲尔德。你他卝妈又是谁?”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他吓了一跳,然后拽下他武装的袖套。在他意识到她在找些什么之前,他还以为这人半是呆瓜呢。

他妹妹的名字纹在左手腕里侧。

她的拇指摸上了文身,轻柔描摹。

她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背心,把他拉下到自己面前。“你迟到了。”

风暴如此猛烈,万卝事卝万卝物都模糊不清。紧揪住他的小家伙剧烈地颤抖着。随即他听见声叫喊。那更像是……尖叫?

佐伊伊伊伊小姑娘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她第二只手也抓上了他。“是妈妈。是妈妈。我们得跑了。”

克里斯惊讶地看向她。“我会杀了她马币的。她在哪?”

“那行不通。你要用火烧。我们得跑了。在她去找卢卡斯之前。”

克里斯好奇地打量着她的脸:“我杀了卢卡斯·贝克。”

她的眼珠跳到了他脸上:“什么?”

“他在那天杀的船坞附近乱跑,尖叫着追赶克莱尔,讲着要强〇她的话。我折断了他该死的脖子。”

佐伊张开嘴正想说些什么,接着那声音吼道:“佐伊伊伊你这小标志!你最好给我从雨里出来!你要把爸爸逼疯了!”

“现在不是时候。听我说,先跟我走。立刻。马上。克莱尔还活着。里昂也还活着。我们得动作快点。你要相信我。我是佐伊。短信是我发给你的。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也需要你跟着我……马上过来。拜托了。”

他在暴雨中端详起她。

灯笼忽然靠近了些。

声音的主人看见了他们。因为某人高声大叫:“我看见你啦小姑娘!你身边那人是谁?你个烧鸡身边的是谁?”

克里斯把突击步枪甩上肩膀,拔出随身手枪,转身朝向亮着光的灯笼。

佐伊发出了小小一声,而他在暴雨中开火。

妈妈愤怒地叫嚷着,灯笼砰地熄灭了,嘶嘶一声。

她在百米开外。

他真射中了她的灯笼,在风中雨中、在黑暗中、在闪电之中,在风暴之中。

佐伊吸了口气:“他说你很出色。”

“谁?”

“里昂。他说你就是超级棒的人。”

克里斯开口想回答些什么,然而妈妈的尖叫传遍了整个黑夜:“佐伊!小姑娘,我要了你!还有你男朋友!你想把他据为己有!?你心里明白她不喜欢那样!”

佐伊使劲拽住他的背心,拼下了命。“她要去拿另一盏提灯。拜托,你现在真的杀不了她。相信我。我们得走了。”

随即,臭虫飞来。

臭虫嗡嗡飞过。她再也控制不住流露出脸上的恐惧。他毫不在意某位在雨中尖叫的老剑壁,然而臭虫吓到了他前面的瘦弱的姑娘。他在这儿需要一位盟友。于是,他对她恐惧的神色做出了回应。

他兜起自己的安全帽,把它重重扣在她的头上,一把抓住她。佐伊轻叫一声,不过允许了。她冻在他身前,僵在原地。她默许他背起自己,奇迹般极速飞奔。她的四肢都环在他身上。作为一个大块头,他仍跑得飞快。她贴在他耳边,低声细语,声音也像极了达斯·维达:“这片树林,在多瘤枫树那里转一下,有一条密道。抓紧时间。我会告诉你一切的来龙去脉的。而你也能帮我从这鬼地方出去。” 

他生硬的声音在轰然砸向大地的雨水中柔和起来:“成交。”

妈妈卝的声音尖声尖气,为将他们赶至衰败破碎的树林而来。



贝克家种植园内的屋子 — 解剖室 — 2020(夜晚820


屋子内一片狼藉。难道有哪间很干净整洁吗?房间被大堆箱子、工具、半倾倒的铁架弄得凌卝乱不堪,覆盖着油布与血迹。

这栋房子确实在被解剖。

架子上还有人类的肉块

还有失踪的狗头。

它就静静躺在那里。

里昂伸手去够,刹那间错过了它。因为杰克·贝克先抓走了狗头。架子被各色物品塞得满当,上面堆满了垃卝圾和纸箱。正因如此杰克并没有看见他,毫不知情。他把狗头塞入口袋时低声叨叨着。

他在和挂在墙上的尸体说话。从车库跑出来的死去的警察的尸体。总之他在被杀害之前已经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一场惨败。

杰克,在架子间四下瞥了几眼,念叨道:“……想他成为她天杀的爸爸。我会叫她明白谁才是爸爸。你得帮我,”很明显,他在跟死尸说话,“我也要让他看看我的厉害。垃卝圾……小混球……混——”

他离开了小房间,留下那条子挂在墙上的尸体。

里昂灵活地穿过楼梯井,去往左方的道路。狭窄的走廊弯弯折折,某种监狱映入眼帘,里头散布塞在袋子里的悬挂着的尸体。它们像圣诞装饰般吊在空中。忽明忽暗的红光使屋内一切轮廓分明。他循环系统里的药廾物把带有血痕的尸体左摇右晃,似乎它们在随风摇曳。

愿主垂怜。

这鬼地方完全令人恶心。

锈迹斑斑的链条环在铁网墙上,在里昂过来的楼梯井旁围起一个古怪的坑。他扫清了杰克数分钟前待过的房间,然而这里丝毫没有“爸爸”的迹象。条子的尸体上遍布各类的伤痕。它血廾迹廾斑廾斑,被殴井打过,看起来还被烧过。他们抓住了条子,酷卝刑以侍。他在车库就该让杰克痛痛快快地杀死那条子。救下那人却最终给予了他更凄惨的命运。

神啊。

里昂走出小房间,面朝自己先前待过的走廊远端。道路尽头被掏出个洞,下方的栏杆指向更低处的古怪的深坑。被悬挂着的尸袋又在现在他来过的顶层再现,与一张上面摆着去掉一半内脏的尸体相互匹配。血与肠与成堆的尸体四散在一块钢板附近,似被随意丢弃。一柄凶煞的镰刀开进其体卝内,将把柄露给下一位想尝鲜的人儿。

“说实在的?妙极了。”

里昂瞥了眼左侧,而挂在那儿的狗头……正静候着他。狗头被一圈铁链环在那坑上方的一根小钩子上。鸡皮疙瘩涌起,警告着他这是圈套。如果有人从最近那扇门里蹦出再咆哮着说上几句,那显然不可能不合乎情理。

但里昂还是抓来了狗头,将它塞入自己的口袋。

然后?

他听见有人在笑。

里昂转身,杰克从桌上的死尸后方站起。他浑身沐血。他离自己太近了。

里昂移动着,发觉此时此刻唯一的出路只有穿过杰克身边,或者下到自己身后的坑里。

就那么简单,圈套收网了。

杰克冲他臀卝部踹上一脚,里昂翻过身回避打击,如体操运卝动员般跳入坑内。

他向霞弹枪里塞了颗子弹,瞄准乱糟糟悬挂着的尸袋,等候杰克·贝克参加派对。

透过他左侧的一排铁廾丝廾网,里昂瞄到了两件东西:

世界最大的剪刀(明显大得可以把人一分为二)。

和一台电锯。

他想拿到电锯。他需要杰克打开栏杆,让电锯唾手可得。

杰克跳了下来,里昂踹了脚最近的尸袋,它猛撞向杰克下落的身躯,在他着陆时击中身侧。杰克踉跄几步,恰巧撞上了铁廾丝廾网,徒手就将它拧扯撕裂。

好消息,他能拿到电锯。

坏消息,杰克有了把大剪刀。

坑面积很小,狭窄、挂满尸袋。

杰克乐意至极地大笑:“小子,现在谁完蛋了!?”

里昂举起霞弹枪,露出笑意,扣下扳机。



注释:
*Over the river and through the woods:出自迪士尼的一首歌,下一句为“To Grandmother/Grandfather's house we go”与本章内容相应。
*达斯·维达:来自《星球大战》。话说作者似乎对星战情有独钟,这篇文从头到尾都有星战的捏他[笑]


NGC6523
终于赶在13号摸出来了(T_T...

终于赶在13号摸出来了(T_T)

终于赶在13号摸出来了(T_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