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佐仓绫音

6744浏览    76参与
樱花的那个人

破碎的回忆

寒冷的夜,刺骨的风,渐渐失去知觉的空虚感

还有怎么也恢复不了的那模糊的眼睛


夜晚的昏黄色灯光,还有色调较暗的街道,以及路上的行人,全部变成模糊不清,慢慢融化在一起


不知为什么,模糊的视线突然开始闪动,仿佛怎么样都没办法集中自己视线


微微眯了眯眼睛,稍微好一些了,但是视线还是那样的模糊


为什么呢……


直到听到明明是在夜晚时不时有汽车开过,又有风声吹过略显喧闹的街道,但是,脸上突然的一阵滑落感,以及有什么落在地上突然传出的“滴……”的空虚声,矢作才注意到


她哭了啊……


为什么……要哭呢……


我……


不知道……


矢作用手指微微抹去了脸上的...

寒冷的夜,刺骨的风,渐渐失去知觉的空虚感

还有怎么也恢复不了的那模糊的眼睛


夜晚的昏黄色灯光,还有色调较暗的街道,以及路上的行人,全部变成模糊不清,慢慢融化在一起


不知为什么,模糊的视线突然开始闪动,仿佛怎么样都没办法集中自己视线


微微眯了眯眼睛,稍微好一些了,但是视线还是那样的模糊


为什么呢……


直到听到明明是在夜晚时不时有汽车开过,又有风声吹过略显喧闹的街道,但是,脸上突然的一阵滑落感,以及有什么落在地上突然传出的“滴……”的空虚声,矢作才注意到


她哭了啊……


为什么……要哭呢……


我……


不知道……


矢作用手指微微抹去了脸上的一滴泪,但是紧接着,一滴又一滴的落了下来,就算她把脸死死的埋在两只手中,但是那泪水就像失控了一样,怎么都止不住……


为什么停不下来呢……


又是一阵寒风吹过,吹起了矢作棕色的长发,还卷走了她的泪水


矢作因为这阵寒风清醒了一下,停止了颤抖


她慢慢地把手无力的垂下,但又抬起颤抖的伸向前方,似乎是想挽留某个人,但是手是那么的无力,怎么也抬不起来


而那张此时哭花了的脸神情呆滞,双眼像死了一样的无力注视着前方,但是还是一片黑暗


唯一在那黑暗中,只有那个穿着黑色风衣,抱着自己手臂稍微保暖,微微低着头慢慢向前小步离开的黑色短发女孩


她走的很慢,但也没回过头来看一眼,在这黑暗的街道中走着,显得是那样孤独和空虚


直到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远方,再也追不上的时候,矢作的身体却还是怎么也动不了,只能无助地落着泪,随意让寒风带走自己的泪水,神情恍惚的看着她消失在了自己眼前的黑暗中——


再也没能见到过了……




好想抱她……


Rinko

(車)腦洞/佐倉綾音×美竹蘭

詳細看圖中前序說明。


搞了那麼久成品只是那麼一點好累……


以後還是少搞這種腦洞好……乖乖的吃雙子不香嗎


如果踩到雷了輕噴……


[图片]

詳細看圖中前序說明。


搞了那麼久成品只是那麼一點好累……


以後還是少搞這種腦洞好……乖乖的吃雙子不香嗎


如果踩到雷了輕噴……



Asa的倉庫

【aiaineru】聲音

好想看佐倉使出最可愛的聲音對付aiai的畫面

大西表示要用最可愛的聲音比賽,不用比就直接判佐倉贏了(O


////


  曾經在廣播上跟大西開過玩笑,誰叫她在她的環節裡出那麼無所謂的題目──差點就要和水瀨いのり一天沒有聯絡了──不過就是一天沒聯絡啊,當時就開她玩笑說她們兩人乾脆交往算了,雖然也算是我的真心話吧,百合多好啊!

  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突然想起來,只覺得面紅耳赤。

  因為發現自己也有這樣的對象……那我們是不是也乾脆交往算了啊?怎麼可能啊,就只是慣性聊天而已,但怎麼就習慣了呢。

  和あいあい每天傳訊息……什麼的。

  也不是什麼特別有意義的聯絡...

好想看佐倉使出最可愛的聲音對付aiai的畫面

大西表示要用最可愛的聲音比賽,不用比就直接判佐倉贏了(O



////




  曾經在廣播上跟大西開過玩笑,誰叫她在她的環節裡出那麼無所謂的題目──差點就要和水瀨いのり一天沒有聯絡了──不過就是一天沒聯絡啊,當時就開她玩笑說她們兩人乾脆交往算了,雖然也算是我的真心話吧,百合多好啊!

  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突然想起來,只覺得面紅耳赤。

  因為發現自己也有這樣的對象……那我們是不是也乾脆交往算了啊?怎麼可能啊,就只是慣性聊天而已,但怎麼就習慣了呢。

  和あいあい每天傳訊息……什麼的。

  也不是什麼特別有意義的聯絡,原先只是在あいあい有廣播的時候傳訊息跟她說我有聽喔,或是她的某些直播節目,我剛好有看到我就會直接傳訊息吐槽她做了什麼蠢事。

  あいあい也會說她看了我的什麼節目,或是告訴我BanG Dream!又有什麼新商品消息,真的很像推銷人員,反正我也很感興趣,因為平常沒空關注。

  所以,之前明明就只是傳這些訊息而已,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會說早安晚安啊,還會傳每天吃了什麼的照片給我,但我也有傳給她就是了。

  她一天沒傳給我的話,我就覺得有點失落,所以要是在吃飯時間沒收到訊息我就會故意傳我吃了什麼過去,あいあい也很忙,不一定有好好吃飯,她就會說真羨慕,我就說那下次一起去吃,她就又會回我好呀,感覺我們好像把日笠さん晾在一邊了。

  有什麼關係嘛,那個人都是人妻了耶,我和あいあい還單身,當然要到處去尋找緣分──是這樣的嗎?

  明明就是……跟あいあい接觸很開心。


  「妳這傢伙。」


  あいあい大了我快六歲,就算我是她的前輩,卻還是會在她做了什麼讓人想吐槽的事情的時候這麼稱呼她。


  「綾音!」


  但是あいあい不管我做了什麼都只是這樣叫我而已。

  說真的,當初あやねる這個暱稱也不是我自己取的,不知道為什麼漸漸地大家都這樣叫我了,我從來沒說過要別人這樣叫我,所以直接喊我的名字的話,我很開心的。

  就想聽あいあい多叫叫我的名字,所以傳訊息之外,工作空閒之餘,沒事我就找了個人沒的走廊角落躲起來,打了過去。


  『綾音?怎麼啦?』


  あいあい會接其實算是巧合了,我們都很忙,也不好意思晚上打擾她,所以每次都是在我稍微有空的時候打過去,大概五通裡面只有一通會被接起來。


  「沒有啊,就想聽あいあい的聲音補充一下能量。」


  廣播都聽完了,就想聽聽沒聽過的あいあい。


  『欸、我的聲音可以的話……』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和她說了,她卻還是很訝異地這樣客套回應我。


  「當然可以啊!」


  而且這樣打電話聽あいあい的聲音說不定是我犯規了,其他粉絲才沒辦法這樣呢。


  『那我就當作是讚美囉?不過……綾音工作結束了?』


  あいあい聽起來有點害羞的聲音我也好喜歡,後面像是要掩飾害羞的聲音我也好喜歡,大概是聲優的職業病了,總是能分辨別人的語氣。


  「還沒啊──是休息時間。」


  就是因為這樣很鬱悶所以想聽あいあい的聲音,不過不工作就沒有收入了,我還是會認命的。


  『綾音今天在哪裡呀?』


  跟剛剛的害羞不一樣,あいあい感覺像是趴著又或是躺著在跟我說話,聲音都軟綿綿的。


  「某某大樓的說,あいあい在家嗎?」

  『嗯?沒有,我在車上……這麼剛好要過去的說。』


  然後又是聽起來像在撒嬌的聲音,腦海裡浮現了あいあい在別人的車上故意縮小音量用這種聲音跟我聊天,耳朵忽然就熱了起來讓我沒有及時明白あいあい說了什麼。


  「欸……!?あいあい要過來!?哪一層!哪裡!什麼時候!?」

  『哈哈哈,綾音,也太激動了吧!』


  接著又變回了平常說話的音量,也很平常的笑。

  打一通電話可以聽到好多あいあい,好滿足。


  『就錄音室那裡囉。』

  「那我等一下也要去對面聽あいあい錄音!」


  這麼剛好今天還能聽見あいあい的其他聲音?


  『綾音現在不是中間休息?嗯……難道我們是一起錄的嗎?今天是友希那的收錄……』

  「啊。」

  『一起的對吧?』

  「一起的耶!」


  我今天也真的是蘭的收錄,不過跟友希那さん好像沒有關係呀。


  『那,待會見?綾音。』

  「欸?不要啦,就這樣打著電話來見我嘛。」


  多麼期待可以兩人都握著電話在走廊相遇的場景,我故意裝出了可愛的聲音求あいあい。


  『怎、怎麼就突然撒嬌起來了……』


  あいあい就跟大多數人一樣,好像對我裝可愛很沒轍一樣,讓人很想繼續用這種聲音欺負她。


  「好嘛──」

  『……綾音,我說啊。』

  「好嘛?」

  『真是的……這麼可愛做什麼?』

  「……嘿嘿。」


  但是真的被這樣誇的時候,我也有點害羞,不禁就在走廊角落直接蹲了下來,想按捺住內心的喜悅。


  『會讓人……』

  「嗯?あいあい妳說了什麼嗎?」


  明明想要好好聽あいあい的聲音的,卻沒有聽清楚她剛剛說了什麼。


  『沒有啦。』

  「明明就有說什麼!」


  居然讓我聽不清楚,あいあい真可惡,這不就讓人很在意嗎?


  『就只是也很想見綾音而已,我到囉。』

  「啊……嗯。」


  耳朵和臉頰整個熱了起來,應了一聲之後我就下意識地把手機拿開了耳朵放到眼前,又非常自然而然地按掉了通話。


  「啊。」


  剛剛是我讓あいあい不要掛電話的,結果自己把電話掛了,我在幹嘛啊!

  只是她都已經到這裡了,我再打過去也好奇怪啊,等一下就可以見到了……

  然而,在我想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我的手機卻開始震動,畫面上顯示あいあい來電,我緊張地立刻接了起來。


  『綾音怎麼把電話掛掉啦?』

  「不、不小心……」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想要降溫,卻越摸越麻,也忽然不知道要跟あいあい說什麼。

  因為──


  『妳窩在角落做什麼啦?』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往旁邊看了過去,明明這裡應該是不會有人注意到的,她怎麼就直接找到我了?

  看著越走越近又跟我揮手的她,我有點僵硬地對她揮了揮手。


  「是真的很累嗎?」

  「欸……還好啦。」


  あいあい也蹲下來摸了摸我的頭,讓人有點難為情,要是真的很累的話應該都沒體力聽あいあい的聲音補充能量了,我只是……就只是想聽あいあい的聲音而已。


  「綾音。」


  抓住了她開始玩我頭髮的手,あいあい的聲音又和電話裡的不一樣了,聽起來有點認真又要故意耍帥的感覺。


  「我的聲音還行嗎?」


  あいあい本來要憋笑卻比我先笑了出來,什麼啊,這傢伙真的只有聲音可以耶,耍帥都不過一秒的。

  不過這樣的あいあい我也很喜歡,所以我──


  「可以每天聽嗎?」


  想至少取得一下許可就能一直打電話給あいあい了。

  然後我就看見あいあい有點開心又害羞地笑了起來,她的手反抓住了我的手,我又反抓了回去,就想等她答應我,只是她卻說了別的東西。


  「……怎麼感覺有點像情侶呀。」

  「……」


  啊啊,那就乾脆交往算了──什麼的,沒有說出口。


  「可以唷,每天。」


  あいあい把她的手機畫面弄給我看,她在聊天軟體上點開了我的帳號,然後把我加進了「我的最愛」。

  不想告訴她──她早就在我的最愛裡面了。


  「走吧,去工作吧!」

  「嗯。」


  她把我拉了起來,我就跟在她後面,進到了同樣的錄音室裡面。

  後來想想我對大西也不是開玩笑的吧,如果真的有人和自己每天都聯絡、一天不聯絡就很奇怪,那為什麼不交往啊?

  啊啊,我知道了,只是害羞吧。

  找不到機會說出「我們交往吧」,就是這樣而已吧。


Asa的倉庫

【aiaineru】反差

這是點文:不良少女ai和好孩子樱小姐


雖然佐倉高中時和現在應該是差很多的

就用現在的姿態...回到高中時期吧(X

沒寫出來的設定是佐倉是高1,aiai..........只要比她大都行XD


****


  「噗……」


  綾音一邊拿著藥水幫我剛剛添的新傷口消毒,明明我也沒有喊痛更沒有擺出吃痛的表情,她突然就笑了出來。


  「吼,笑什麼啦,綾音!」

  「沒什麼嘛,就是沒想到あいあい會為了點小事情說要跟別人打架,還差點打輸,很蠢啊。」

  「差點打輸就是贏了好嘛!而且也不想想都是因、因為誰!」


  她說的是真的,而且那個小事情也是真的很小,說到一...

這是點文:不良少女ai和好孩子樱小姐


雖然佐倉高中時和現在應該是差很多的

就用現在的姿態...回到高中時期吧(X

沒寫出來的設定是佐倉是高1,aiai..........只要比她大都行XD


****




  「噗……」


  綾音一邊拿著藥水幫我剛剛添的新傷口消毒,明明我也沒有喊痛更沒有擺出吃痛的表情,她突然就笑了出來。


  「吼,笑什麼啦,綾音!」

  「沒什麼嘛,就是沒想到あいあい會為了點小事情說要跟別人打架,還差點打輸,很蠢啊。」

  「差點打輸就是贏了好嘛!而且也不想想都是因、因為誰!」


  她說的是真的,而且那個小事情也是真的很小,說到一半就變回了面無表情,卻讓我更難為情。


  「我又沒想要妳受傷……」

  「啊嘶……痛!痛哇!綾音!」


  說著沒想讓我受傷,卻用手上的棉花棒用力壓了我的傷口,害我終於痛得叫了出來,可是綾音卻更是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讓我不要亂動。


  「明明不要理他們就好了。」


  說完後,綾音就把棉花棒丟到了一邊,拿出了有圖案的OK繃,看著她小心翼翼撕開的模樣,最後又很認真地貼往我手上的傷口貼,不禁都忘記了呼吸。

  所以就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頰,她就抬起臉來看著我,本來以為氣氛絕佳的時候──


  「痛──!」


  綾音忽然很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傷口。


  「而且這傷妳還是自己摔的,好好笑。」

  「……綾音真無情。」


  她嘴上說著好好笑其實也沒有笑,但是一直拿我跟人打架結果自己弄受傷這點來笑我,真傷心。

  明明就是因為那些人嘲笑綾音的身材,我才出手的……就是一群幼稚的人一直跟在綾音後面用言語戲弄她的身材,見綾音沒反應還變本加厲,甚至跑到前面去用手抓他們自己的胸部表演給綾音看,正好來接綾音放學的我看見這一幕,當然就直接衝上去了。

  不過摔倒是因為他們被我打怕了要逃跑的時候我要追上去,一不小心就腳滑了,真的好蠢喔。


  「好了,回家吧。」


  綾音把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藥水、剩下的棉花棒還有多的OK繃都收進了她自己的書包,然後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也不管我有沒有要跟上,就逕自走了起來。


  「嗯哼,跟綾音回家──」


  我跟綾音又不是家人,她這樣說的話我還真想跟她回家呢,結果走到她旁邊後,她居然沒有吐槽我什麼。

  我稍微往前偷看了一下她的表情,好像在笑、又好像沒有在笑,而且不管我是不是擋著她,她也完全不會和我的眼睛對上視線。

  緊接著就在她和我對上視線的那一瞬間而開心的時候──


  「……!?」


  綾音稍微向前伸長了脖子,軟軟嫩嫩的東西就貼上了我的嘴唇,但又立刻變回了冰冷的空氣。

  等我回過神來,綾音已經往前走了好多步。


  「綾、綾音……」


  這不是我們的初吻,只是自從我剛剛跟人打架受傷之後,她一直都不是很開心的樣子,雖然會嘲笑我但那也不是高興,所以她還會主動吻我,我就放心了。

  稍微小跑步再次趕上了她,即使不說話,也覺得這樣很美好。

  在夕陽下默默牽起了她的手,她也握了回來,然後她就會難為情地把頭稍微別了過去不讓我看見。

  真可愛……

  誰能想像這是我之前遇見的那個乖乖牌?之前認識的時候,她可不是這樣對我的。

  不過那時候的綾音跟現在差不多,都是獨來獨往的,那天她就是拿著一本書邊走邊看,完全沒注意前面有人──其實有注意的吧?是我突然跑過去,她也閃不開,就撞到我了。


  「哇……!哇……對、對不起!」


  撞到我的當下,她並不是先說什麼好痛、或是哀號自己踩到書,而是手忙腳亂地向我道歉。

  當時看見綾音的時候就覺得啊──又是一個書呆子,本來想戲弄一下她的,卻發現她一直盯著我的眼睛看,就是那時候我動搖了。


  「……妳的眼睛好好看。」

  「……!?」


  而且她還突然誇了我,用一種相當認真的表情誇了這個明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不良少女的我!?要我來說,她還比較好看!?

  然而就只是因為這一句話,害得我忘記剛剛為什麼會突然跑過來撞到她,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趕緊把她推到了一邊,也順手撿起她的書往她的頭上丟。


  「看妳還往哪跑!相羽!」


  轉過身迎來的就是剛剛追著我跑的那群混混,仗著人多,一直對我窮追不捨,我又不是笨蛋,不跑難道要等著被打嗎?

  所以現在也應該要跑的,只是如果我就這麼突然跑了,剛剛被我撞倒的她看起來又那麼好欺負,有很大的機率會被後面追上來的人調戲吧?


  「我說,妳快走。」


  再怎麼樣也要先讓她避開這種混亂的場面,能夠讓我相羽あいな動搖的人,她還是第一個,我決定要保護好她的身心。


  「……這邊走!」


  結果我耍帥要擋在前面的時候,她突然又過來抓住了我的手,不等我有任何回應,就開始拉著我跑了起來。


  「欸欸、欸欸欸──?」


  而且她跑得還挺快的,即使抓著我的力氣沒有很大,我還是跟她一起跑,然後她跑過了一條路,她就停下來了,停在了警局面前。

  停下來之後我就顧著喘氣,還來不及驚訝這裡是警局,直到看見那群人也從轉角出現後,又突然都嚇得跑走了,我才徹底放鬆。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救了,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然後她笑起來真的很好看,然而她卻──


  「妳笑起來好好看。」


  卻先誇了我。

  從那天起,我就天天來找她了。

  她說她是佐倉綾音,沒有參加社團,回家都一個人,起初跟我互動的時候,都是有點乖巧的模樣。

  然後呢?

  到了現在呢?


  「我到家了,再見。」


  跟著她一起走到了她家門前,她一走進去就擋在門邊沒打算讓我進去,門縫還越來越小。


  「欸?」

  「掰掰。」


  然後門就關上了。


  「騙妳的,進來啦!」


  又打開了。

  她已經變成了那副愛笑的模樣,然後我就被她拉了進去。

  明明我才是品行不良的那一個,為什麼總是她在耍我呢?

  綾音,要是當起了不良少女,肯定很厲害吧。



Asa的倉庫

【aiaineru】同居

本來想寫兩人找房子但實在是太多廢話就砍成這樣了

然後這篇裡面放了很多佐倉小知識w(都是"看"廣播學來的)


////


  佐倉綾音肯定忘記了自己是什麼的成員──預定入住Lonely Home的成員之一,那是她在和大西一起主持的廣播上成立的一個群組,她們覺得以後結不了婚沒人照顧的話,女聲優們大家住在一起就好了,因此有了這個組合。

  甚至在廣播節目上,聽眾也持續在幫她們找合適條件的房子,讓所有人幻想著這些女聲優們未來住在一起後,會發生什麼事。

  然而佐倉背叛了這些聽眾和預定入住的聲優們,即使Lonely Home這件事本身就只是一個玩笑而已。

  ...

本來想寫兩人找房子但實在是太多廢話就砍成這樣了

然後這篇裡面放了很多佐倉小知識w(都是"看"廣播學來的)



////



  佐倉綾音肯定忘記了自己是什麼的成員──預定入住Lonely Home的成員之一,那是她在和大西一起主持的廣播上成立的一個群組,她們覺得以後結不了婚沒人照顧的話,女聲優們大家住在一起就好了,因此有了這個組合。

  甚至在廣播節目上,聽眾也持續在幫她們找合適條件的房子,讓所有人幻想著這些女聲優們未來住在一起後,會發生什麼事。

  然而佐倉背叛了這些聽眾和預定入住的聲優們,即使Lonely Home這件事本身就只是一個玩笑而已。

  因為她終於要搬出老家和別人同居了。

  而且同居對象還不是Lonely Home裡的任何成員。

  是相羽あいな。

  不過就算是同居,佐倉並不打算搬到相羽現在住的公寓,相羽也不打算讓她來這裡定居,畢竟相羽以前租下這間房本來就沒有考量過以後會有其他人住進來。

  佐倉在家裡有的可是步入式衣櫃,她想從家裡帶走的衣服怕不是會把相羽現在住的房間全部塞滿,當然,這也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已。

  所以她們新找了一間房子,在找房子的時候,佐倉只會偶爾在相羽的房間過夜或是趁父母不在的時候把相羽找來家裡,畢竟她跟母親同一間房。

  就算相處再怎麼甜蜜,也不可能不會有任何爭執的。

  而首次的爭執就發生在找房子上。


  「吶……綾音,雖然妳是那麼說的,但我可不會讓妳全額負擔的……」


  事前,佐倉就說過錢不是什麼問題,聽起來像是她要自己買房一樣,不過大了佐倉至少五歲的相羽可是會良心不安的。


  「欸──如果是共同財產制,那不就是一起出的嗎?」


  佐倉這個完全不會管理金錢的女人──只到要繳稅的時候才看自己當年的收入有多少──早就打算直接以交往的名義把錢從母親那邊轉交給相羽管理,然後就成為了共同財產制,所以才不介意是不是只有自己出錢,而且她這個決心完全就是認為自己不會分手。


  「說是、那麼說。」


  佐倉提的這個共同財產制可是會讓相羽あいな一夜之間暴富。


  「あいあい也努力賺錢就好啦。」

  「好……」


  明明比佐倉大了五歲以上,相羽あいな忽然覺得自己一點發話權都沒有,即使佐倉是真的完全不在意。

  在自己心愛的女人身上花錢還有什麼要在意的嗎?就跟買衣服給自己一樣,爽快得不得了。

  明明應該是爭執,最後又是相羽先軟了下來,看著佐倉像孩子般的笑容,卻又感受到自己戀人可怕的背景。

  畢竟人家從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努力了啊,錯過了許許多多青春的活動,換來的是極大的名聲和花不完的錢,還有等人填補的寂寞──相羽並不是羨慕,她只是有點心疼對方。

  所以後來她們找到了一間非常符合佐倉需求的房子,用了貸款買下來,名義是佐倉的,相羽認為以後如果不幸分手了,那麼還能達成佐倉想成為房東的願望。

  她們還是租在東京都內,是一棟高樓大廈,不過附近也都是高樓,所以看不了什麼太美麗的夜景。

  她們也買了停車位,可以停佐倉的車。

  但是對這兩個人來說花錢是很容易,花錢之後要面對的事情就有點讓人疲累了。

  一個是工作到身體時常出狀況的年輕女聲優、一個是雖然工作比起來比較少但內容也都豐富到不行的年過三十女聲優。

  搬家對她們來說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情。


  「唔……呃……」


  佐倉才剛跟相羽把一個櫃子組裝好放到牆角,就發出了非常疲累的聲音,甚至直接癱到了相羽身上。


  「要不請人來幫我們吧?」


  把佐倉從後面拉到前面抱著,相羽也是很累,畢竟平常整理房間她都不太能好好完成了。


  「不要啊……!又請不到女生!」

  「……」


  然而佐倉大聲的反駁讓她無言了一下,她明白佐倉害怕陌生男人的心情,可是聽見要女生,身為她的女性戀人,相羽真不曉得要說什麼。

  不就是給她多了幾個看女人的機會嗎?


  「有得睡就好啦……我們慢慢來。」


  查覺到相羽的沉默,佐倉趕緊多補了一句,然後纏上相羽的肩膀,偷親了她的臉頰。


  「嗯,說的也是。」


  抱緊了佐倉的腰,她偷親自己的臉頰,相羽倒是往嘴唇親了上去。

  所以她們今天把時間挪出來,就只組了一個櫃子。

  她們的廚房也還沒弄好,雖然把相羽原本房間的東西全部都帶了過來,有工具也沒食材,就算是兩個賢慧的女人同居,也還不太有下廚的機會。

  倒是浴室裡的東西弄得非常完善。

  浴缸還能讓兩人一起泡澡。

  即使泡澡的時候一點都不像是一對情侶。


  「呼啊……」


  浴缸大得能夠讓佐倉伸長雙腳舉高雙手,像個電視劇裡的老人一樣沒形象。


  「什麼啊,別像個老頭子啊,妳才二十六歲呢。」


  然後就被相羽吐槽了,順便被她調皮地潑了一臉水。


  「有什麼關係嘛!」


  接著佐倉又把水潑了回去。


  「妳這不就是又像個孩子了嘛。」


  即使相羽自己也一直在潑水,雖然先停手的也是她,但是佐倉沒想到就這麼被撲過來的相羽抱住了。

  因為是戀人,所以佐倉能夠輕易地接受和裸體的她一起泡澡;因為是戀人,所以佐倉想碰她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是戀人,所以稍微覺得在浴缸裡抱住自己的相羽肯定有什麼歪心思,也是很正常的。

  在浴缸裡抱著彼此,輕輕撫上對方沾滿水氣的肌膚,在親吻之前先用鼻子碰著鼻子。


  「あいあい,真色情。」

  「我可不否認哦。」

  「我也不討厭啊。」


  含蓄的笑容過後就是浸泡在熱水中的幾次深吻,佐倉的手卻在最後慢慢從相羽的身上一路撫摸到了她的指尖。

  和她分開的時候,兩人默契地看著握在一起的手,特別是指甲。


  「今天扯平吼。」


  相羽笑著用食指撫摸了佐倉最敏感的手心,讓她嚇得收回了手,自己得以有機會將她壓在浴缸邊緣。

  她已經有好一陣子都沒有做美甲了,有也不做食指和中指。

  即使在戀人面前從來都沒有過什麼「壓力」,她還是不太想老是讓年下占上風。



////


最近aiai發的照片上她的指甲油都好淡不然就是只有拇指跟無名指做了美甲,是我現在才發現還是她真的是到了最近才這樣www

為了這個我回去翻了佐倉的廣播照片

她從以前就是有做美甲的話幾乎只用無名指...

至於指甲油顏色,她自己說過因為顏色太奇怪的話會被媽媽罵,所以都只擦淡色的。

我在說什麼?

喔,知道的人就知道(X



////


然後這是毫無關係的小短文,是前天寫的睡前短文,順便丟上來

↓↓↓↓↓



  有時候聲優這個職業真的很犯規。


  「あいあい──」


  一邊用著可愛的聲線叫著我的名字,一邊往我背後貼上來的綾音,殺傷力是用億去計算的吧。

  明明身為聲優,也在許多作品上盡力表現出所謂的「萌」,但是再怎麼樣,我知道自己絕對都贏不過她。

  想聽她再用同一個聲線叫我一次,卻也覺得要是再被叫一次,我就會撐不住了。


  「あいあい?怎麼愣住了?」

  「……」


  雖然不是同一個聲線,但是仍然是她可愛的聲音,就在我耳邊迴繞的感覺,非常不好。


  「那個啊,綾音。」

  「嗯?」


  我抓住了她扣住我整圈腰的手,稍微側過頭碰了一下靠在我肩上的她。


  「沒、沒什麼……」


  想跟她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說她的聲音太可愛了不要這樣對我──那她豈不是之後就不會這樣對我了;或是說我怕我因為聽見這樣的撒嬌而幸福死──那她恐怕會惡作劇地一直用這種聲音跟我說話。

  猶豫之下,就什麼都沒說。


  「就只是很喜歡妳。」


  只有這一點要好好告訴她。


  「哦,我也是喔。」


  稍微被抱緊了之後,看見她的眼睛開心地彎了起來,我的嘴唇就被輕輕碰了一下。


  「嗯。」


  她一直不放開我,那我就只能再親回去了。


Asa的倉庫

【aiaineru】告白

*只是把上一篇附錄裡寫的東西好好寫出來了,不過有點不一樣w

*想了想佐倉跟相羽的關係就是來自邦邦的所以偷偷標上了邦邦tag

*補完了很多佐倉的節目,終於有信心寫她的第一人稱了


/////


  二月的東京還是很冷,本來以為街上會比較少人了,看來只是我想太多了,真不該出門的啊。

  但是要是不出門,就見不到她了。

  而且街上人很多是有原因的啊,因為是情人節,不過今天只是前一天而已。

  大家都只是被商人騙了吧?就算是在情人節左右跟人約出來吃飯,我也沒有去買巧克力的,畢竟送巧克力,女孩子其實會很為難吧──都是熱量,就我所知,她也想減肥的,所以我們還是吃一頓美好的晚餐就好了...

*只是把上一篇附錄裡寫的東西好好寫出來了,不過有點不一樣w

*想了想佐倉跟相羽的關係就是來自邦邦的所以偷偷標上了邦邦tag

*補完了很多佐倉的節目,終於有信心寫她的第一人稱了



/////


  二月的東京還是很冷,本來以為街上會比較少人了,看來只是我想太多了,真不該出門的啊。

  但是要是不出門,就見不到她了。

  而且街上人很多是有原因的啊,因為是情人節,不過今天只是前一天而已。

  大家都只是被商人騙了吧?就算是在情人節左右跟人約出來吃飯,我也沒有去買巧克力的,畢竟送巧克力,女孩子其實會很為難吧──都是熱量,就我所知,她也想減肥的,所以我們還是吃一頓美好的晚餐就好了。

  所幸今天也不是真的情人節,應該也沒有給あいあい這種意識,我們兩人吃飯少了日笠前輩也還是挺熱鬧的,一個半小時眨眼就過去了。

  我們在群組約吃飯的時候,日笠前輩刻意私下來跟我說不管是哪一天她都會假裝沒空,所以妳最好給我約情人節,我就只能照做了,只是情人節當晚真的有工作,才會約了前一天,還好あいあい也有空。

  不過,什麼啊,那個前輩,從認識到現在都好酷啊。

  吃完飯後,因為時間還早,為了幫助消化,我們就決定在外面走走。

  本來想去逛逛商店街的,不想去太多人的地方,我們路過一個公園的時候,就走進去了。

  只是公園跟商店街還是有點差異,只有幾盞路燈照明,這時間會在公園裡的人多半也都是在運動,不像商店街那樣有人的氣息、甚至從店家裡漏出來的暖氣,顯得更冷了一點。

  也因為很冷,光是為了讓自己的身體保暖就忘記要說話了,一直不斷拉著圍巾又搓手。


  「綾音,很冷嗎?」


  あいあい看見我在搓手就伸手一次握住了我的兩隻手,那是她從溫暖的口袋裡伸出來的手,所以溫度高了我一點,可是我的手也不是真的是冰的。

  所以我沒有下意識回答她,而是在腦裡想著要怎麼說才能讓她的手留下,可是我想不到。


  「……還好。」


  最後只是小聲地回答了她。

  不過回答完之後,自己的臉已經有點熱了,還好我們都戴著口罩。


  「可是妳摸起來也沒有很溫暖呀。」


  明明說了還好的,以為あいあい會放開我的,她卻是又伸出了另外一隻手轉過身來,雙手包住了我的雙手,我們就停在公園的一個角落。


  「那是あいあい太溫暖了吧。」

  「這才正常呀?」


  想掩飾心裡的雀躍,故意吐槽了她,あいあい卻只是回以一個笑容,雙手努力想要傳遞溫度給我的手背和手指。

  我低頭看著她的手和我的手,好想抽回來,然後再由我從外面包住她,好想玩玩她的手,可以別放開嗎?


  「綾音?」


  等我意識到、被あいあい叫的時候,才發現我自己從她的雙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只是我也沒有抬頭看她。

  我向下輕輕抓住了あいあい的腰,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抱了上去,今天我們都穿了有增高的靴子,所以身高還是差不多,直接就靠在了她的肩上。


  「嗯──果然很溫暖呢。」


  認真說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只好趕快說些什麼。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あいあい的雙手也抱住我並這麼回我之後,我們就沉默了。

  公園裡吹過來的冷風好像真的都不怎麼冷了一樣,但是我有一種預感,如果放開她的話,肯定會感到前所未有的冷。

  好想就沉眠在這個懷抱裡。

  好想要累的時候就能這樣抱住她。

  但是我們一個月見不到幾次面啊,所以我今天可以抱久一點嗎?

  也好害怕她開始掙扎想要放開我,而我只能跟著放開,所幸完全沒有那種跡象。

  即使戴著口罩,也能聽見她在口罩下的呼吸聲,讓人覺得有點安心。

  好喜歡這樣啊。

  然而我們不是情人,所以只能約在情人節前一天,如果是的話,明天不管怎麼樣都想被商人騙一下,擠出時間見面的吧。

  但是沒有那個理由,就算可以擠出時間,也沒有必要見面。

  明天也想見到她,可是拚上一切的賭注,就是也有可能不會再見面了。

  也好啊……我不是想結婚的嗎?怎麼可以去喜歡あいあい啊。

  可是──


  「……喜歡……」


  果然也想讓她知道有人喜歡她啊,都能吸引女性了,あいあい肯定也很快就能找到喜歡她的男人的。

  不曉得自己的聲音有沒有傳出去,可能戴口罩所以她根本沒有聽到吧,あいあい什麼反應都沒有,身體沒有任何動作、沒有放開我、也沒有把我抱得更緊,甚至沒有錯愕地發出聲音。

  沒聽到吧,沒聽到……就當我沒說過了……


  「綾音,是認真的嗎?」


  但是一陣沉默後,她居然反問我了,剛剛都還覺得很溫暖,現在卻覺得背脊有點發涼,好想放開她,卻被她抱得更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認真的吧?是認真的啊!不過我真的可以這樣回答她嗎?

  原來身為佐倉綾音也有遇到這一天的時候啊……以前的那些腦內模擬、故事想像,真是一點都起不了作用。

  我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啊,而且是喜歡的人啊。

  今天要是搞砸了,日笠前輩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取笑我的,就算被あいあい拒絕了,她也不會安慰我的。

  可是我怎麼樣都開不了口啊,只能把あいあい抱得更緊,怕她放開我,如果她不喜歡我的話,我這樣算不算是佔她便宜?


  「綾音……說話。」


  說什麼我從高中就開始工作,是很多年紀比我大的人的前輩,可是我永遠比他們都還要小啊。

  面對這種場合,還能冷靜的,才是我人生的前輩啊。


  「我……真的喜歡あいあい的說……」


  只為了說出這一句話,好像就把剛剛吃的晚餐全部消耗掉了,而且あいあい又沉默了,我的身體越來越冷了。

  啊啊,以後演繹不是女主角的角色,終於能夠明白什麼叫失戀了吧,不再只是我的想像──

  不過在這種時候,堅強一點啊,佐倉綾音。


  「然後──?」


  所以聽見あいあい微揚的語調,我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甚至想抬頭看看あいあい的臉,她卻把我抱得更緊不讓我起身。

  然後?

  然後什麼?

  原來漫畫裡的都是真的嗎?


  「……跟我交往?」


  本來只是想對她表示疑惑,是不是要我說這句話,可是說出來才發現,我這不就是說了嗎!

  不要回答我……不要回答我……不要回答我!

  我驚慌得只能在心裡不斷默念,但她還真的沒有回答我!


  「綾音。」


  啊啊──!不要回答我!


  「明天要見面嗎?」

  「欸?」


  所以沒有被接受也沒有被拒絕,直接被跳了話題的時候,自己也是很錯愕的,雖然──這個問題好像很讓人開心。


  「明天不跟我見面嗎?」

  「要!要啊──!我要!」


  面對她有點在偷笑的詢問,我不禁就激動了起來,掙脫了她的懷抱稍微和她拉開一點距離看著她的臉。

  就算半張臉都被口罩遮住了,還是那雙愛笑的眼睛,是我喜歡的眼睛。


  「那明天跟我見面吧。」


  她放開了我,可是牽起了我的手,我的手好像也跟她變成一樣的溫度了,所以我握了回去。

  あいあい沒有提剛剛的話題,我也不敢再說了,我們就這樣手牽著手在公園繼續散步,時間到了就回家了,分別之前又抱了我一陣子,摸了摸我的頭,我也摸了摸她的頭,看著她對我笑,我就很開心。

  我知道她為什麼沒有明確回答我,但我很高興。

  因為她願意跨出那一步來和我相處,嘗試和我磨合,而不是想要回答了我之後、交往了之後,才發現我們之間的問題,甚至過幾天我們就後悔了。

  明天是商人的節日,但我突然覺得這些商人真棒啊。

  明天只是很普通的和她見面──卻因為是情人節所以讓我們像個情人一樣。

  啊啊,果然還是,買個巧克力好了。




/////


每次寫aiaineru,結尾感覺都很不結尾就是因為不想就這樣斷定

關於告白的場景,下次可能又會出現不同的文吧...


佐倉真的是個熊孩子,非常可愛,就算跟aiai沒什麼關係,還請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去補"想和佐倉做的大西"這個廣播,已經201回了,是有畫面的廣播!有畫面!看得見調皮佐倉!

エイ@あいあい推し

世界再見了

昨天陽子發了沒三人合照的

我還以爲沒了

我瞬間爆炸了!!!

太太我愛你!!!

佐倉相羽對望了!!!!!

世界再見了

昨天陽子發了沒三人合照的

我還以爲沒了

我瞬間爆炸了!!!

太太我愛你!!!

佐倉相羽對望了!!!!!

Asa的倉庫

【aiaineru】寂寞

我覺得兩人昨天的AG活動肯定從早上彩排開始就一直黏著對方,

活動時也在摟摟抱抱說悄悄話

活動結束後還繼續在幕後花絮的照片跟影片膩來膩去

到時候分開一定會覺得有點空虛

所以...這篇文直接妄想昨日活動結束後!!!!!


不過其實最想寫的是附錄那個情況,可是寫了之後接不下去所以額外寫出來。

就當作這篇最後是接那個附錄的吧!


01


  一直到了慶功宴也結束、各自散會之後,才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那個從今天彩排開始就一直有的觸感消失了。

  真的是到了要分開的時候才發現,綾音從頭到尾都在摸我啊,我也摸了回去,搭她的肩、攔她的腰,稍微往她那邊靠,一切都是...

我覺得兩人昨天的AG活動肯定從早上彩排開始就一直黏著對方,

活動時也在摟摟抱抱說悄悄話

活動結束後還繼續在幕後花絮的照片跟影片膩來膩去

到時候分開一定會覺得有點空虛

所以...這篇文直接妄想昨日活動結束後!!!!!



不過其實最想寫的是附錄那個情況,可是寫了之後接不下去所以額外寫出來。

就當作這篇最後是接那個附錄的吧!





01


  一直到了慶功宴也結束、各自散會之後,才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那個從今天彩排開始就一直有的觸感消失了。

  真的是到了要分開的時候才發現,綾音從頭到尾都在摸我啊,我也摸了回去,搭她的肩、攔她的腰,稍微往她那邊靠,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

  慶功宴上也是一直貼著我,好像我不在的話,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樣,但是有陽子さん在呀。

  大概是因為今天めぐちぃ也在吧?不過活動結束後她們就脫離了姊妹的關係,同樣屬I'm的還有個小澤さん,綾音應該跟她們比較熟的。

  雖然是這麼想的,也沒有想要她別黏著我,畢竟我也很開心。

  大家在舉辦慶功宴的店門口互相道別,每個人都分開後,真的感到了寂寞。

  不是因為散會了才感到寂寞,就只是單純地,覺得身邊少了個人,很寂寞。

  而且我們散會之後,因為明天工作很早,想去便利商店先買個明天的早餐,所以和大家不同路,一個人的感覺又更甚了。


  「あいあい。」

  「欸?嗯?」


  然而,那熟悉的聲音忽然從背後出現,在我轉過頭之前,兩隻手就先抱了上來。


  「綾音?怎麼了?也要買東西嗎?」


  她沒有真的抱住我,就只是過來抓了一下又放開,畢竟還要走進便利商店,看著跟我一起走進來的她,我便開口詢問。


  「嘿嘿,沒有啊。」


  她就跟今天的每一次笑容一樣,看起來很開心,不過對於這個回答,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時也想捉弄她一下。


  「欸?哦──那是來找我的囉?這麼捨不得?」


  一邊走進了便利商店最角落的商品架──但我要買的東西不在這櫃──開玩笑地再問了一次。

  綾音依舊是那張笑臉,沒有避開我的視線,也沒有立刻回答,大約沉默了三秒左右。


  「對啊。」


  今天一直都是開玩笑的心情,面對這個回答的時候,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不行?」


  所以她看見我愣住,又貼過來再問了我一次。


  「可以啊。」


  但是等一下買好東西就又要分開了,不是會更不捨的嗎?她的出現只是讓我更壓抑自己的心情而已,想到就有點落寞。


  「那我可以去あいあい家嗎?」

  「欸?可是我明天很早哦?」


  面對她突然的提問,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不是回答「可以」或是「不可以」,而是以「可以」為前提之下,告訴了她可以待在我房間的時間。


  「那我就搭始發回家嘛,又沒什麼。」


  綾音輕輕靠到了我的肩上,看著我挑選麵包,她的聲音也很輕,忽然有種她今天都像這樣一直撒嬌的錯覺。


  「嘛、那、就跟我回家吧。」


  而且我很喜歡,所以站在麵包櫃前假裝多猶豫了一下。


02


  我就是想黏著她。

  工作時間也能跟喜歡的人待在一起,跟拿公費出國一樣讓人很爽吧。

  工作太多了,平常又見不到,廣播還要被比我晚來的人先搶去當嘉賓──就算是我的前輩也不可原諒!

  以為最基本的話至少還能夠一起錄廣播,為什麼我的時間總是排不上啊?還剛好沒接到那天的電話,日笠さん真是讓人太生氣了。

  我就只能每星期聽著她的聲音補充能量,卻不能見到她本人。

  所以利用工作的時間,能夠整天和她在一起,我當然就要黏著她。

  あいあい也黏了回來。

  兩小時一晃就過去了,慶功宴也是眨眼就結束了,一天就這樣沒了,和あいあい在店門口說再見,心裡好像缺了什麼一樣。


  「喂,佐倉,幹嘛啊?」


  一起走的日笠さん立刻就發現我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問我。


  「我也去買個東西!」


  找不到任何理由,便隨便找了個能夠讓我轉身的藉口,緊張地回答了日笠さん。


  「啊?啊哈……我看妳就別回來了吧?」

  「那我就不回去了!」


  日笠さん對我笑了,下意識就直接附和她了,於是我就轉頭跑走了。

  但是我要回去哪啊?我本來就沒有要跟日笠さん一起回去的啊。

  不管這些了,我加快腳步趕上了那個背影,從背後抱住了她,她驚訝了一下,大概有發現是我所以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就只是想黏著她,除此之外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所以在她問我的時候,就很誠實地回答她了。

  聽到她說可以的時候,又得寸進尺地多問了一句。

  接著我就跟她回家了。

  好想一直在她身邊,這樣感覺很安心,也很快樂,好像還能好好睡一覺。

  就連來到她家,都不覺得陌生,就像是回到自己家的感覺一樣,即使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放在哪裡。

  她說明天早上起得早,所以一回來就準備去洗澡了。


  「あいあい要一起洗澡嗎?」

  「什麼?」


  不想一個人被冷落在外面,下意識就脫口而出了。


  「開玩笑的,あいあい快去洗吧!」


  但是我也很討厭朋友第一次來自己家就說要一起洗澡的,我只是開個玩笑罷了。


  「一起洗也不是不行呀,哈哈,但是我們沒有一起洗過,大概會花更多時間,下次吧!」


  あいあい笑著就走進了浴室,一副本來沒有要拒絕我的模樣。

  還以為說這種話會被討厭啊……至少別人這麼對我的話,我不是很喜歡。

  あいあい在洗澡的時候,我哪裡也沒去,我就坐在她的沙發上,望著浴室的方向,隨著幾次淋浴的聲音,香味逐漸從裡面傳了出來,是あいあい身上的味道,靠在她身邊一整天,我都記住了。

  有點累了,身邊雖然沒有あいあい,卻有她身上的味道,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耳裡除了洗澡的聲音就沒聽見別的──


  「綾音?」


  等我再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洗好澡的あいあい,她的頭上蓋著一條毛巾,還有一些水滴從髮絲緩緩下墜,身上則是輕便的睡衣,她一隻手搭著我的肩,等我回過神來,我就已經抓住了她的手。


  「快去洗澡吧,洗完我們就睡覺了。」

  「嗯。」


  即使她溫柔的聲音讓人更想就這麼閉上眼。

  跟あいあい拿了毛巾和可以給我穿的睡衣、還有一組像是旅館的牙刷套組,我就也去快速地淋了浴,使用她的所有衛浴用品,都是那麼令人興奮不已。

  走出浴室的我,身上的味道就會和あいあい一樣了。

  我洗好出來的時候,あいあい已經開始吹頭髮了,我便立刻走過去奪走了她手上的吹風機,站在她後面開始幫她吹頭髮。

  因為這時候聽不見聲音,我想あいあい也沒說話,我也沒說話。

  幫她大致上吹乾了之後,我就先關掉了吹風機,あいあい則是去拿梳子整理自己的頭髮,因為我的頭髮還很濕,打算再用毛巾擦一下,閉著眼睛搓揉自己的頭髮,正覺得可以了的時候,兩隻手就貼上了我的頭。

  換あいあい來幫我擦頭髮了。


  「あいあい有妹妹的吧?」


  忽然想起了這件事,覺得あいあい對我這麼溫柔可能都只是因為我雖然是業界前輩,年齡上就是小妹妹吧。


  「嗯──有啊,她當媽媽了呢!」


  不過あいあい好像沒聽懂我的意思,聲音忽然得意了起來,非常以妹妹為傲的感覺。


  「是這樣啊?恭喜她──あいあい以前也這樣對妹妹的嗎?」


  雖然不想被覺得很敷衍,但是我本來就是想問這個問題,打從心底恭喜あいあい的妹妹,我就立刻問了出來。


  「哈哈!才沒有咧!我們常常吵架的啊!」

  「欸?是喔?看不出來……」


  身為獨生女,其實根本無法想像其他家庭兄弟姊妹的相處模式,就算有堂表兄弟姊妹,又不是天天住在一起,隔壁鄰居的大姊姊跟大哥哥對我也都很好,但他們對我的好並不是把我當親生妹妹,我也不是把他們當親生哥哥姊姊,所以我不知道。

  不過あいあい對我好,就像鄰居對我好一樣。

  可能沒有其他特別的感情。

  就只是因為あいあい是這樣的人吧。

  她細細地用毛巾搓著我的頭髮,我對面沒有鏡子,我看不見她,只覺得あいあい偶爾碰到我頭皮的力道很像在按摩,閉上眼睛感覺就能夠睡著。

  所以當她把毛巾從我頭上拿下,我不禁就往後靠上了她的身體。


  「綾音。」


  很少人這麼叫我,我也很少人讓人這麼叫我,卻覺得被她這樣叫很開心,所以我輕輕應了一聲。

  但是あいあい沒有多說什麼,就拿起了旁邊的吹風機開始幫我吹頭髮,因為頭髮短,加上剛剛她幫我擦了很久,很快就吹乾了。


  「那、睡覺吧?」

  「嗯!」


  睡前的最後一項事情終於完成了之後,あいあい就帶我去了臥室,不等她多說什麼,我就先爬上了床鑽進棉被裡,掀開另一側拍了拍。


  「怎麼弄得好像我才是來朋友家的人啦,哈哈。」


  あいあい看見我拍著床,一邊笑一邊爬上了床,先伸手關掉了電燈,她才在漆黑中躺了下來。

  「朋友」這個詞讓人胸口悶了起來。

  能夠很清楚地感受到,她就在旁邊,所以我忍不住抱了過去,縈繞在心頭的感覺卻沒有消失。


  「晚安,綾音。」

  「晚安。」


  她就只是跟我道個晚安,房間裡就沒有聲音了。


03


  還以為是在作夢,鬧鐘叫的時候,發現綾音真的躺在我旁邊,頭忽然痛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油生了不想去工作的心情,卻還是慢慢爬了起來。


  「早安……あいあい。」


  我爬起來之後,綾音用著模糊又有點軟綿綿的聲音和我道早,她還躺在床上,一副睜不開眼睛的模樣。

  總覺得很可愛,就不小心又躺了回去和她面對面。

  然後我就看見她嘟起了嘴。

  大概是沒睡飽,我的腦袋忽然一片空白,身體催促著我快點做出反應,大腦卻不下達指令,等到我能動的時候,她就變成了瞇瞇眼的笑臉。

  是我想多了吧,才不是要我親她呢。


  「……我還想睡。」

  「所以說了我今天很早的吧?」


  她笑著跟我撒嬌,但為了工作,我沒辦法在這時候寵她,捏了捏她的臉頰,我就再次從床上爬起來了。

  在我要下床之前,綾音也爬了起來,不過她貼到了我的背上抱住我不讓我離開,背上的觸感讓人一瞬間都清醒了。


  「我不能留著嗎?」

  「欸、欸……?但、但我只有一副鑰匙,我們今天還會見面嗎?」


  她沒睡醒的聲音有點低沉卻很可愛,在我耳邊說話都讓人耳根發熱,不小心就口吃了。


  「那我今天也來住嘛。」

  「……」


  雖然也沒有不歡迎,就只是形容不出當下的感受。


  「綾音,別賴床了,起來吧。」


  但是果然還是覺得她今天別留著比較好。

  她的手慢慢縮了回去,好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所以我也轉過頭盯著她的臉,怕她一臉失望。

  然而她確實有點傷心的樣子,我著急了,因為我還沒把話說完。


  「等、等我……去多打一副,妳再來住。」


  摸了摸她的頭,我就下床離開房間了。

  不曉得她是什麼表情,但我也不想看見自己的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心情,可能是明白的,卻不是很想承認。

  只和她相隔了一個房間──原來是這樣寂寞。





【附錄】


想像中的兩人交往情形


大概是兩人晚上單獨出去吃飯(聰明的日笠察覺到了異樣的空氣特地放了鴿子),吃飽飯後,佐倉跟相羽稍微走在街上散步,因為東京到五月之前都還挺冷的,所以兩人身上衣服穿得多、裝備多,也比較不會被旁人認出來,就走得很悠哉。

走到了比較沒人的地方時,佐倉忽然加快速度走到前面然後轉身抱住相羽。

終於忍不住跟她小聲說了「喜歡」。

相羽當下很迷茫,不曉得佐倉是在開玩笑還是在幹嘛,因為總覺得不是朋友會掛在嘴上的那種普通的「喜歡」,但是還是伸出雙手抱了回去,頭髮碰著她的頭髮,碰著的臉頰讓兩人都覺得很溫暖。

得不到任何回應的佐倉,其實很緊張、也害怕被拒絕,卻還是鼓起勇氣,小小聲地說了「和我交往嗎?」(不是「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是「付き合う?」,比較有調皮佐倉的感覺。)

相羽果然還是猶豫了,一直沉默,但是她心裡想著──確實也不會遇到喜歡的男人了吧。

而且她也很動搖,知道自己喜歡佐倉,礙於世間的觀點,她本來就只想這樣曖昧而已。

但是現實面的考量,佐倉有錢、有臉、有身材、有名氣,喜歡百合眾所周知,說不定不會有那麼多反對聲浪,最重要的是她喜歡自己,而自己和她待在一起也很快樂,已經沒有比這個條件更好的人了。

即使當下可能有點屈就於條件,所以跟佐倉一樣小聲地回答了一個「嗯」,佐倉以為自己聽錯、以為自己作夢,倒是愣了很久,直到相羽親了她的臉頰。

「請多多指教呢,女朋友。」




【再附錄】


佐倉在自己的廣播上說過如果朋友第一次來自己家過夜就說要一起洗澡,她會覺得很討厭

也不喜歡那種來自己家洗完澡就全裸的人(所以我上一篇故意寫她在aiai面前打開浴巾(???)

エイ@あいあい推し

小短篇集 1 (aiaineru)

小短篇集 1

與前輩一起吃飯


「綾音!這個很好吃!!」我夾起了小菜放到綾音嘴邊,她毫不猶豫便吃下去了。

「你們兩個!不要我面前灑狗糧啦!壽司都吃不下了」ひよさん一邊咬著剛送來的海膽,一邊吐嘈著。

「你現在不是吃的很香嗎」綾音小聲的說著。

「あいあい、あーん」然後把ひよさん不停吃著的海膽夾到我嘴邊。

「嗯!!!這個很甜!!」我瞪大了雙眼看著兩人。

「要再來嗎?あーん」綾音又把海膽夾到我口邊。

「綾音也吃啦!」我學著她,把海膽夾到她口邊,待她吃了,我再吃她夾給我的。

「嗯!!很甜!」綾音滿面笑容地看著我。

「你們沒救了」ひよさん吃著海膽,不再理我們。


迪...

小短篇集 1

與前輩一起吃飯


「綾音!這個很好吃!!」我夾起了小菜放到綾音嘴邊,她毫不猶豫便吃下去了。

「你們兩個!不要我面前灑狗糧啦!壽司都吃不下了」ひよさん一邊咬著剛送來的海膽,一邊吐嘈著。

「你現在不是吃的很香嗎」綾音小聲的說著。

「あいあい、あーん」然後把ひよさん不停吃著的海膽夾到我嘴邊。

「嗯!!!這個很甜!!」我瞪大了雙眼看著兩人。

「要再來嗎?あーん」綾音又把海膽夾到我口邊。

「綾音也吃啦!」我學著她,把海膽夾到她口邊,待她吃了,我再吃她夾給我的。

「嗯!!很甜!」綾音滿面笑容地看著我。

「你們沒救了」ひよさん吃著海膽,不再理我們。



迪士尼

「綾音這邊這邊!」我站在樂園的正門等著綾音,難得兩人都一整天假,我就把綾音拉去迪士尼了。

「抱歉,あいあい等了很久嗎?」綾音小跑著走到我臉前。

「沒有哦」只是太興奮看錯了時間,早了一小時出門。

幸好不小心坐錯了車,所以才早了15分鐘到。

「那我們進去吧?」綾音拉著我的手走到售票處。

我們在大門口與地球模型一起拍了照片,然後便跑到海底800里排隊了。

經過未來區的商店,我與綾音都跑進去買了裝扮。

給綾音套上了小豬的裝飾後,綾音便心急地把我拉到排隊位置。

坐進潛水艇時,怕黑的我拉緊了綾音的手。

「大丈夫,我會好好保護あいあい的哦!」綾音笑著說。

我捉緊了綾音的手,然後害羞地點了點頭。


PS 趁著兩人放照,我是時候要寫一下自己推的CP了

這兩個今天瘋狂發圖,影片又在放閃

我真的沒了,綾音笑得超甜、あいあい又撒嬌了的樣子

我要死了!!!

あいあい靠在綾音身上的圖,到底誰才是年上啦!!

請再貼近一點、請再發多點糖!




Asa的倉庫
我吃的CP都是真的,大家真的不...

我吃的CP都是真的,大家真的不一起嗑?

快看看我打的tag,一起入教,有我寫文喔!!!!!


(其實有其他張但我傳圖片很慢就只放一張)


請去看aiai推特!!!!!(暴風哭泣

我吃的CP都是真的,大家真的不一起嗑?

快看看我打的tag,一起入教,有我寫文喔!!!!!


(其實有其他張但我傳圖片很慢就只放一張)


請去看aiai推特!!!!!(暴風哭泣

Asa的倉庫

【aiaineru】酒精的作用

其實我只是想不到標題

還有這篇文也只是...拿來祈求aiai或是日笠發三人新年會或其他飯局的照片啊!!!!!!!!!!!!!!!!!!!每次講情報都在活動上,太過分了,就追不到吼QQQQ

反正就快點發照片啊啊啊啊有對外發信帳號的兩人!!!!

雖然發照片就有點營業的感覺但還是想看照片啊!!!!!


////


  一年又過了,去年充實到讓人覺得不只過了一年,不過時間還是過慢點吧,年齡又要繼續增加了。

  每年都能認識很多人,但是認識後能立刻熟絡起來──或者說能立刻約著到處去的新「朋友」並不多。

  畢竟生活在演藝圈,認識的也都是生活在檯面上的人物,能夠真正放鬆的場合並不多。...

其實我只是想不到標題

還有這篇文也只是...拿來祈求aiai或是日笠發三人新年會或其他飯局的照片啊!!!!!!!!!!!!!!!!!!!每次講情報都在活動上,太過分了,就追不到吼QQQQ

反正就快點發照片啊啊啊啊有對外發信帳號的兩人!!!!

雖然發照片就有點營業的感覺但還是想看照片啊!!!!!


////



  一年又過了,去年充實到讓人覺得不只過了一年,不過時間還是過慢點吧,年齡又要繼續增加了。

  每年都能認識很多人,但是認識後能立刻熟絡起來──或者說能立刻約著到處去的新「朋友」並不多。

  畢竟生活在演藝圈,認識的也都是生活在檯面上的人物,能夠真正放鬆的場合並不多。

  去年和綾音熟絡了起來,儘管她一直說是因為我很好聊,其實是她自己也一直靠過來,我才敢靠過去的不是嗎?

  除了綾音之外還有陽子さん,我們三人的飯局突然就變得很多很多,約了新年會,都還沒赴約就又有其他飯局,理由也不為別的,就是因為三人一起出來很開心呀。

  我新年很早就開始工作了,大家都是,反正都是去年就排好的行程,飯局也是早就排好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但還是有種「百忙之中抽空」的感覺。

  我們三個人約在了很普通的集合地點,因為太過普通了,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有人站在定點等候他們的夥伴,名人混在裡面也不會引人注目,不過也是因為大家都有帶帽子、口罩。

  就算綾音帶著口罩,我也很快就認出她了,反而讓人懷疑路上的人真的都沒有人認出她嗎?

  我跟陽子さん幾乎同時到達了集合地點,於是三個人就這樣會合了,再來就是加快腳步走到了我們預約的餐廳,外面好冷啊。

  進到餐廳就座後,我們立刻點好了餐,綾音跟陽子さん坐在一起,我坐在陽子さん的對面,我旁邊的椅子放了大家的行李。

  幾乎是一坐下來就開聊了,不過聊的東西,事後想一想又想不太起來,就是很開心,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我跟妳們說哦。」


  當我跟陽子さん都喝了第三杯,綾音還在第一杯無酒精飲料時,有一種她醉了的感覺,突然很興奮地切入了我們中間。


  「怎麼啦?」


  陽子さん估計是喝多了,嗓音都變大了,也變得更豪爽了。


  「我過年在家可是喝了酒的!」


  自從上次知道綾音真的不能喝酒之後,就不會在她面前談起酒的話題,不過會在她面前喝酒,只是她這麼說,讓我跟陽子さん互看了一眼。


  「那妳怎麼不一開始就點一杯酒?空口無憑啊,佐倉啊。」

  「喝了什麼酒啊?不會是甜酒吧?」

  「我還沒說完啊!才不是甜酒啦!」


  我跟陽子さん都已經喝第三杯了,綾音才提起她會喝酒,所以我們不禁就一起欺負了一下她。


  「反正是喝了就醉了的吧?今天經紀人不在,但我可是在的喔,佐倉妳就是不能喝酒啊。」

  「讓我說完啊!」


  陽子さん的前輩氣場誰也壓不過,我就看著綾音一直被打斷的模樣,真的像個孩子,很可愛。


  「所以,綾音喝了什麼酒?」

  「日本酒!」


  她明明說讓她說完,我也忍不住就提問了,結果她還回答了。


  「騙人的吧?」

  「要在這裡喝嗎?」


  陽子さん果然跟我是一樣的想法,綾音連啤酒都不能喝了,她喝日本酒?我們就一人一手各拿了一本菜單出來。


  「就說我還沒說完啊!我才不是要說我會喝酒了啊!」


  最後綾音直接站起來抗議了,她這個舉動比較像是從那時酒醉到了現在。


  「那妳說,快說。」

  「我就只是想說我每天喝一杯日本酒就可以睡超過半天!真是愉快的新年假期啊!」

  「「……」」


  果然綾音根本就不是會喝酒了,我們剛剛不應該打斷她的。


  「每天一杯,每天都一樣結果啊?」

  「對啊!」


  結果陽子さん居然還繼續這個話題,綾音也講得很開心一樣,這種話被想灌醉她的人聽到該怎麼辦?


  「完全沒進步啊?肯定會有進步的吧?佐倉妳說不定現在能喝酒了啊!」


  陽子さん肯定是醉了,開始向綾音勸酒,甚至就要把她的啤酒遞給綾音,我想阻止的時候,綾音居然已經接過啤酒了。


  「不過啤酒有點那個耶……我可以喝沒碳酸的嗎?」


  綾音看著不斷發泡的金黃液體後,抬頭看向了我的酒。


  「不不不,不行,綾音不是說了喝一杯就昏睡了嗎?我這就是日本酒啊!」


  她居然打算喝酒,還打我日本酒的主意,就算能跟她聊酒了,也不會讓她喝酒的!


  「あいあい這麼緊張幹嘛呢,反正這裡也只有我們嘛,我又不是不知道佐倉家住哪,要是真的倒了,送回去就行了。」

  「我覺得我能嚐出日本酒的美味之處了哦!就只是,酒量有點不好而已!」


  陽子さん大概是真的醉了,拿回了綾音手上的酒杯,綾音明明就沒碰酒精的,很容易就被煽動了。


  「真的假的啦?真的要喝喔?那一口就好了,我倒給妳。」


  綾音一直盯著我的日本酒,受不了她有求於我的視線,我就妥協了,只是我可以控制她喝的量,所以我就先把小酒杯裡的喝完,再倒了一點點出來,根本不到五分之一吧。

  接著我就有點擔心地遞給了綾音,陽子さん就拿出了手機準備拍她喝酒的影片一樣。

  綾音用兩手小心翼翼地扶著小酒杯,看了一下酒杯裡的容量後,她也沒擺出什麼表情,抬頭對我們兩個人用酒杯敬禮。


  「那我就喝了!」


  然後她就把大概只有三毫升的日本酒一口氣喝下去了。


  「啊哈……」


  喝完之後,做出了酒很烈的反應。


  「佐倉妳這是根本不會喝嘛!」

  「我就沒有說我會……」

  「來來來,還給我,不准再喝酒了!」


  站起來伸手搶走了我的小酒杯,才剛放回桌上而已,我就和眼神有點不對勁的綾音對上了視線。

  不是吧?


  「綾音?」

  「……嗯?」

  「喂喂,真的假的,佐倉,妳還行嗎?」


  綾音的聲音瞬間都變軟了,眼神也有點迷離,反應好像也不是那麼好了。

  真的假的?那麼一滴滴?雖然早就有耳聞也見過一次了……


  『咚!』


  她趴到桌上了!


  「綾音!?」

  「真的假的啊!」


  明明是同個經紀公司的前輩,陽子さん看起來比我還驚訝一百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喂喂,佐倉,不是裝睡吧?」


  接著她又立刻坐了回去,伸手就開始搖綾音的肩膀,不過綾音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啊啊,我的錯我的錯,不該勸她喝酒的,我們該提早散會了。」

  「沒關係啦!記得下次綾音不管說什麼都別讓她喝就是了,那我們收拾一下吧!」


  反正已經談得很盡興了,陽子さん大概也是因為時間差不多了才試試讓綾音喝酒的吧?

  稍微整理了之後,醒著的我們把外套穿上,戴上口罩、圍巾、帽子,陽子さん搶先一步拿走了帳單,說等一下再付給她,還有她之後也比較容易遇到綾音。


  「那あいあい就幫忙把佐倉扶出去吧,我等一下順便幫她叫車。」

  「我知道了,麻煩妳了。」


  陽子さん說完就去櫃檯結帳了,而我拿著綾音的東西走到對面,把她從桌子上扶了起來。


  「嗯……」


  那一瞬間,她發出了細細的呻吟,接著便毫無意識地往我身上倒,我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像這樣被一個人完全倚靠的感覺好微妙,綾音雖然瘦卻覺得軟綿綿的,可能是喝了酒吧,感官有點放大了,覺得抱著她很舒服。

  不過我還是趕快幫她穿上了外套,再幫她圍圍巾,也幫她戴上口罩,兩手從前面穿過她的腋下,將她從位置上拉了起來。

  陽子さん正好結完帳回來了,正想請她幫忙扶綾音的時候,她看起來很急。


  「抱歉呢!あいあい,家裡突然有急事讓我快點回去,我幫妳們叫了車,我搭電車比較快,下次我們再算錢吧!佐倉拜託妳啦!」


  陽子さん雙手合十不斷對我點頭道歉,好像真的非常急,下意識跟她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之後,她就匆忙地離開了。

  直到我扶著完全熟睡的綾音離開店內之後,我才發現──陽子さん只是叫了車!沒有給我綾音家的地址!

  然後綾音睡死了!

  我不知道綾音家住在哪裡的啊!

  都第幾次了,再麻煩經紀人真的很不好意思,無奈之下,車子也剛好來了,我就只好把綾音先帶回家了。

  我們一起坐在後座,怕她靠另外一邊會一直撞到車門,只好讓她躺在我肩上,然後就一直往下滑,最後只能讓她躺在我腳上了。

  明明只喝了那麼一點點,為什麼能夠睡成這樣?

  把綾音從車裡拉出來又是一個大工程,我也是喝了很多酒的,即使意識清晰,身體也是有反應的,肌肉稍微不受控制,搖搖晃晃地拖著她回到了家。


  「呼……」


  進門後先讓她躺在了鞋櫃旁,我先脫了鞋子才幫她脫鞋子,也幫她脫了外套跟圍巾,接著又用力把她抱了起來,最後帶到了沙發上。


  「哈……」


  沒想到這麼累。

  綾音只喝了那麼一點點,應該不會跟她說的一樣睡半天吧?


  「綾音、綾音。」


  所以我試著推了推她的肩膀,已經過了一點時間了,看看能不能叫醒她。


  「嗯……」


  又是那個軟綿綿的呻吟,讓人覺得不該試著再碰她了。

  只是綾音緩緩睜開了眼睛,我就盯著她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あいあい……」


  她看見了我,也知道我是誰,然後伸出了雙手就扣住了我的脖子。


  「綾、綾音!?」


  被她拉過去之前看見她又閉上了眼睛,她也沒做什麼,就只是把我等抱枕一樣抱住而已,所以我才沒有立刻掙脫。


  「吶,綾音?」


  剛剛既然醒了,就代表還能再叫醒吧?


  「嗯呼……」


  熱呼呼的氣息就打在了我的耳邊。

  這可不好,這真不好。


  「綾音,醒醒。」


  保持著被她抱著的姿勢,再次伸手搖了搖她的身體。


  「呼嗚……」


  綾音就是有發出聲音卻沒有醒來。

  所以我只好自己從綾音的雙手裡掙脫了出來,把她的手好好放到沙發上的時候,她忽然又睜開眼睛了。


  「あいあい……」


  不明白她到底是不是清醒了,可是她自己從沙發上稍微撐起了身體,正想跟她說些什麼的時候──


  「綾、綾音……!」


  她就往我身上撲了過來,害得我坐倒在地上。

  她就像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一樣抱住我,往我身上貼,然後又沒反應了!


  「吶,我說……綾音!」


  既然她沒有完全睡死,應該是能被叫醒的,我這次用力一點搖著她的身體。

  於是我就感受到她的雙手也稍微用了點力抓緊我,這讓我確定她沒有昏睡,正要再次開口的時候──


  「あいあい,一起睡覺啦……」


  她有點模糊的聲音就在我耳邊,帶著一種撒嬌的感覺,讓人又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綾音還能清楚地知道她抱著的人是誰……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一起睡嘛……」

  「真是的,綾音,要睡覺就先去洗澡,身上都是食物跟酒味。」


  不管她的撒嬌,我試著用比較緩和的方式看看她會不會從我身上起來,既然她的思考還有一半是清晰的。


  「欸──那一起洗嘛……」


  結果她又說了一句讓我耳朵發麻的話。


  「……綾音。」


  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讓酒醉的人醒來了,所以除了叫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只是綾音並沒有回答我,我感受到她抱著我的力道越來越小,又睡過去了?

  不曉得這是今天第幾次搖她的肩膀了,不過這次再怎麼搖她都沒有反應,是真的昏睡了!

  這、這個人也太誇張了!

  我只好再次把她抱到了沙發上,讓她躺好,身上的重量消失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反而有點不習慣了。

  確認她真的熟睡了之後,我去拿了一件棉被蓋在她身上後,自己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後,綾音完全沒有任何翻身的跡象,睡得非常安穩,我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臉。

  好軟啊。

  怎麼就這麼沒有防備呢?

  我看了一下時間,其實也沒有很晚,要是十二點之前都沒有醒來,那今天就只能讓她睡在這裡了。

  不過綾音明天沒有行程嗎?果然還是把她叫起來吧?


  「綾音、綾音,綾音,起來。」


  捏了捏她的臉頰、搖了搖她的肩膀,最後甚至在這個冬天直接拿沾了冷水的溼毛巾碰到她的臉。


  「唔唔……」


  這招好像滿有效的,綾音又發出聲音了,我看她皺著眉頭,最後慢慢睜開了眼睛,這跟前面那些應該都不太一樣,她絕對是真的醒來了。


  「あいあい?」

  「終於醒來了?」


  她的語氣裡帶有疑惑,所以已經清醒了,說實話,我一點都不覺得生氣什麼的,畢竟好像是我跟陽子さん的責任,害她變成這樣,我反而有點愧疚。


  「……啊咧?あいあい的家?」

  「就是去年沒能大掃除完,又變得更亂的相羽あいな的家呢。」


  把她帶回來的時候沒有想那麼多,現在倒是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自己開玩笑帶過。


  「欸──我今天住這裡嗎?」

  「不是這樣問的吧!不過綾音要住也不是不行呢。」

  「那……我就住下囉?」

  「好哦,我給妳準備一下。」


  她很隨意,我也跟著隨意了起來,想著要趁綾音去洗澡的時候收一下自己的臥室。


  「拜託あいあい了。」


  我看她慢慢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揉了揉太陽穴,就那麼一點點的日本酒,真的醉成這樣?再也不給她碰酒了啊。

  我先去臥室找了件寬鬆的衣服遞給綾音當她的睡衣,帶她走到了浴室,就要自己走回臥室去整理的時候,她忽然拉住了我的衣服。


  「あいあい,一起洗嗎?」

  「欸?」


  酒醉的綾音說這句話我還知道只是酒醉胡言,但是清醒的綾音……?


  「我洗好──」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去洗澡了!」


  明明是綾音開口問的,沒有等我回答,她就衝進了浴室並關上門,留下我一個人愣在原地。

  和剛剛她酒醉的時候完全不同的感覺,讓人有點不知所措。

  但是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了起來,我走回了臥室去準備給她的床鋪。

  不過我最後又把這個簡易床鋪收了起來,反而稍微整理了一下我的床,我想,我去睡沙發好了。

  綾音今天要留在這裡過夜啊。

  總覺得真是緊張。

  趁著綾音還在洗澡的時候,又多整理了一下家裡,把該收起來的收一收,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終於聽見浴室的門打開的聲音,於是我就轉頭看了過去。


  「あいあい……」


  綾音只探了一顆頭出來,用著有點委屈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怎麼了?」


  我家的浴室剛好出意外了嗎?難怪她在裡面待了好久。


  「……妳沒給我毛巾呀。」

  「啊……!」


  塞了衣服給綾音,帶她去浴室後,誰叫她跟我開了玩笑,就自己直接跑進去了。

  我趕緊放下手邊的整理工作,去拿了一條乾淨的浴巾給她,她透過稍微打開的門縫拿走了之後,我才剛轉身要離開,她就從裡面走了出來。


  「喂喂!?」


  她就只圍了一條浴巾走出來,乍看之下身材是真的很好。


  「不喜歡穿著衣服嘛。」

  「說什麼啊。」


  而且這人還非常自然而然地就這樣走過來,直接坐上了沙發,這是什麼畫面?

  在我家有只圍著一條浴巾的佐倉綾音?


  「綾音,去把衣服穿上,頭髮也快點去擦乾,吹風機在旁邊。」


  說出來的時候才有種綾音確實小了我好幾歲的感覺,但是她並不是真的那麼小,卻還是覺得她就像個要人關愛的小孩子。


  「是是──」


  剛剛給她的衣服她也拿出來了,然後她就──


  「綾音!?」


  在我面前解開了浴巾,套上了衣服,再很順手地用浴巾搓揉著頭髮。

  我不是沒看過,不是沒看過其他女人的裸體,其他女人有的東西我也都有,但是剛剛──


  「怎麼了?」


  她明明就是故意的,包含這個問題。


  「沒什麼。」


  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あいあい,我要睡哪──」


  她一邊擦著頭髮就一邊用可愛的聲音問著我,綾音說她以為她的聲線算低的,不過很可愛喔?


  「綾音想睡哪裡?」


  說不定她會不好意思睡我的床,想睡沙發,所以我也尊重一下她的意見,順便就去幫她把吹風機拿過來了。

  直到我走回她的旁邊之前,她都還沒回答我,等我一把吹風機放到她的面前並坐下,她就拉掉了在擦頭髮的浴巾,轉過來看向我。


  「這麼冷的冬天,跟あいあい睡啊。」

  「欸?」


  她就是那張平常的臉,害我有那麼一瞬間動搖了。


  「あいあい的房間在那裡是吧!」


  沒有等我回答,綾音就一個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快速跑到了我的臥室前面,還好剛剛收拾了一下,被她突然開門進去也不會怎麼樣。


  「欸──不是雙人床啊?那就沒辦法了。」


  只是綾音開門看進去後,語氣有點失望地跑了出來,又坐回來我旁邊拿起吹風機。

  所以她以為我的床是雙人床才那麼說的嗎?

  看著綾音把吹風機插上了插頭,正在打開的時候──


  「一起睡啊。」

  『轟──』


  我的聲音被吹風機給蓋過了,但是她完全沒有吹頭髮的打算,就只是開著吹風機,然後睜大眼睛盯著我。

  她就是不關掉,所以我就靠近了她的耳邊。


  「一起睡。」


  只是下一秒自己的頭髮被猛烈地吹了上去,她笑著往後退開,我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臉,只差沒有搶過吹風機報復回去而已。

  明明是短頭髮,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綾音吹了很久的頭髮。

  而我也卻也希望她再吹久一點。

  要不然心跳的聲音,就要被聽到了。


Asa的倉庫

【aiaineru】撒嬌

*這是點文

*我的aiaineru忽然就直接進入了同居www(過程呢!!!!!!!)

*然後還變成了佐倉第一人稱(?


////


  今天早早就結束了工作,但也不是說很輕鬆,錄音的內容都在吼叫,感覺耗盡了兩天份左右的體力。

  所以回家洗完澡、吃完飯,就窩在沙發上盯著之前錄好的動畫等著あいあい回來。

  あいあい的資歷雖然比我還淺,工作卻也很多,而且常常會做到很晚,不過我記得今天應該沒有那麼晚才是。

  電視看著看著,聽著其他同行的配音,下意識就開始思考起了幾天後的工作,雖然大致上都掌握了人物個性,也不是說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後來我幾乎都沒有把動畫內容看進去,一...

*這是點文

*我的aiaineru忽然就直接進入了同居www(過程呢!!!!!!!)

*然後還變成了佐倉第一人稱(?



////



  今天早早就結束了工作,但也不是說很輕鬆,錄音的內容都在吼叫,感覺耗盡了兩天份左右的體力。

  所以回家洗完澡、吃完飯,就窩在沙發上盯著之前錄好的動畫等著あいあい回來。

  あいあい的資歷雖然比我還淺,工作卻也很多,而且常常會做到很晚,不過我記得今天應該沒有那麼晚才是。

  電視看著看著,聽著其他同行的配音,下意識就開始思考起了幾天後的工作,雖然大致上都掌握了人物個性,也不是說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後來我幾乎都沒有把動畫內容看進去,一直在內心複習角色的個性。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就連あいあい回家的時候,我都是下意識回答她的,等到我腦袋回過神來,發現她這是回家了之後,她都已經走進臥室準備拿衣服去洗澡了。

  反正她要去洗澡,我就不去纏著她了,所以我又繼續盯著電視螢幕,發現剛剛在做什麼內容我完全不記得,我只好拿起遙控器又往前倒轉,再次重播的時候就很認真看著動畫。


  「綾音。」

  「欸?」


  以至於我完全沒發現あいあい又走了過來,甚至坐上了沙發,只是叫了我的名字就抱住我,整個人往我懷裡塞了進來。


  「欸?あいあい?」


  あいあい塞進來之後就完全不說話,而且把我抱得更緊,甚至有一種她待會就要睡著的錯覺。


  「嗯……」


  接著她的臉在我胸前蹭了蹭,像是找到了個好位置就不動了,該不會真的要睡了吧?於是我伸手輕輕撫摸她的頭。


  「工作辛苦了。」


  感覺她疲累到都不想去洗澡了,我還摸了摸她的背,本來她都沒有反應的,覺得她真的就這樣睡過去了,結果我的手一停下──


  「欸!?」


  她立刻就起身把我按倒在了沙發上,然後躺著抱住了我,鼻尖輕輕碰到了我的臉頰。


  「あいあい?」


  感覺她只是想換個姿勢睡覺,我就在她的懷抱中稍微掙扎轉身過去面對她,伸手幫她撥開了遮住臉的頭髮。

  接著她才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不過很快地又朝下往我的脖子塞了過去。


  「綾音,幫我洗澡──」


  模糊又無力的聲音從鎖骨附近傳了過來,而我不經意地揚起了嘴角。


  「欸……不要啦,我已經洗好了……」


  我也很懶的……


  「幫我洗嘛……」


  一個大了我快六歲的姊姊,懶到要我幫她洗澡,甚至連剛剛無力的聲音都忽然裝可愛了起來,但還是無法打動同樣很懶的我。


  「不要啦,那就這樣睡覺啦……」


  從坐在沙發上的時候就有點想睡了,現在終於躺了下來,又抱著あいあい,幾乎都可以直接入睡了,也不管電視還開著,我乾脆就跟著閉上了眼睛。


  「綾音──」


  只是あいあい又纏了過來,把我抱得更緊,她的臉頰不斷在我的脖子上蹭來蹭去,弄得我好癢,我只好又抬起手摸摸她的頭。

  明明一直覺得她很像個姊姊的,每次撒嬌的時候都像個小孩子,但是我也不討厭。


  「晚安,あいあい。」


  然而我真的不想動。


  「綾、綾音!?」


  看見驚訝地爬起來的あいあい,我對她笑了一下。


  「あいあい抱我去的話我就幫妳洗澡啦。」

  「哈……不要啦,好累喔。」

  「那我們還是睡覺吧!」


  あいあい看來也是妥協了,最後稍微爬起來關了電視,我們就這樣在沙發上相擁入眠,我很快就睡著了。

  只是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あいあい已經沒有躺在沙發上了,不如說我自己躺的也不是沙發,不知道為什麼我已經躺在床上了,接著我聽見了浴室的水聲,結果還是去洗澡了啊。

  忍著睡意,我從床上爬了起來,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

  剛剛雖然很懶,但是等一下,幫あいあい吹個頭髮,也不是什麼問題。

  あいあい撒嬌很可愛,只是我更喜歡耍她一下。


Asa的倉庫

【aiaineru】一樣的興趣

裡面有講到一點點的乃木坂,因為是佐倉的興趣跟喜好(?

佐倉在乃團裡最喜歡的人確實是文中寫到的那個人無誤喔!!

覺得發真人CP的時候我應該都要來備註一下:

純屬妄想


12.16修正內文:あいあい和佐倉、日笠三人一起吃過飯了,在活動上口頭敘述的,沒有發推也沒有發照片,可惡!!

12.16晚上9點,あいあい發推,本人爆炸。


////


  不知道為什麼,很普通地和綾音出來吃飯了。

  就只是有一次,我和陽子さん去吃了飯,隔天陽子さん和綾音去吃了飯,再隔天變成我們三個去吃飯,想著這樣陽子さん很狡猾,兩邊都吃到了,而我沒有和綾音單獨吃飯,接著我們兩人就約了一頓飯...

裡面有講到一點點的乃木坂,因為是佐倉的興趣跟喜好(?

佐倉在乃團裡最喜歡的人確實是文中寫到的那個人無誤喔!!

覺得發真人CP的時候我應該都要來備註一下:

純屬妄想



12.16修正內文:あいあい和佐倉、日笠三人一起吃過飯了,在活動上口頭敘述的,沒有發推也沒有發照片,可惡!!

12.16晚上9點,あいあい發推,本人爆炸。



////




  不知道為什麼,很普通地和綾音出來吃飯了。

  就只是有一次,我和陽子さん去吃了飯,隔天陽子さん和綾音去吃了飯,再隔天變成我們三個去吃飯,想著這樣陽子さん很狡猾,兩邊都吃到了,而我沒有和綾音單獨吃飯,接著我們兩人就約了一頓飯──沒帶上陽子さん。

  約好了時間、日期的當下,只覺得真開心,要跟綾音去吃飯了,一直到當天都還不覺得怎麼樣,直到當天早上起床,想到晚上要跟綾音去吃飯,整個人都不對勁了起來。

  比以往花了更多時間在選擇服裝上,妝更是化了又卸卸了又化,因為最近綾音好像跟美妝達人當了好朋友,我也想被她誇誇我的妝容嘛。

  上一次她在Afterglow偷偷說我的事情的時候,也誇了三澤さん的妝變了,說起來綾音根本就是到處誇人嘛。

  之前的採訪和綾音見面時,一上來就被她誇獎有點錯愕但其實很開心,然而現在想想,想到其他人也會被她誇,好像有點羨慕。

  總之挑好了今天的衣服、也上好妝之後,還是反覆在鏡子前看了好久,甚至出門前又在那邊猶豫是不是要穿另外一套,要不是時間的問題,我還真的換了。

  也不是沒有跟其他聲優前輩吃過飯,今天卻格外緊張,明明都已經是稱呼她為「綾音」,而她稱我為「あいあい」的關係了,心裡還是明白她是我的大前輩,不過也有一種她是妹妹的感覺。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家門,搭乘了大眾運輸工具,想著她是不是也同樣在電車上呢?只是我們肯定都是帶著口罩、眼鏡跟帽子出門的,就算同一班車,也不會注意到的。

  不曉得綾音今天的打扮是怎麼樣,很期待看見她,因為她很好看,

  所以在約定的餐廳門口見到她站在外面低頭滑手機的時候,明明還有十步以上的距離,心跳卻已經快得跟我跑了一百步一樣。

  我想我錯了,說什麼戴口罩、眼鏡和帽子就認不出人,那個人,我知道的,那就是佐倉綾音,在我們約定的場所,有個和綾音的髮型、體型一模一樣的人,那就只能是綾音。

  她毫不意外地穿著相當有女孩味的粉米色大衣,標準配備的亮橘色長靴,一個人站在店門附近滑手機。

  想要快點走到她身邊,卻又不敢走太快,所以我最後還是放慢腳步走了過去,就要靠近的時候吞了口口水,偷偷靠過去呼喚了她的名字。


  「綾音?」


  我一發出聲音,她就猛然地抬頭看向我,臉上唯獨沒有被遮住的雙眼,突然彎成了好看的弧度對我笑。

  我們還不至於像路上那些吵吵鬧鬧的女性一樣,見到面的時候會很興奮地舉起雙手抱在一起,就只是對她揮了揮手,而她拉下了口罩。


  「あいあい,預約的時間還沒到哦。」

  「綾音不也是提早來了嗎……」


  我是提早了十五分鐘到,但是綾音在這之前就已經站在這裡了,忽然想給只提早十五分鐘到的自己一拳,怎麼能夠把綾音獨自放在街上呢?


  「不過應該可以提早進去,我們進去吧!」


  綾音看起來完全沒有在意就是了,笑著就轉身要帶我走進店裡。


  「那就進去吧。」


  看著她的背影,發現自己今天穿了墊比較高的鞋子,好像之前也都剛好墊高了,忽然覺得她小小一隻,很可愛呢,不過絕對沒有比くどはる還要小隻吧?

  卻還是有種,她是不是弱不禁風的感覺,忽然的保護慾讓人想和她並肩走在一起,而不是只是在背後注意她──礙於店門口有點小,我並沒有走到她旁邊。

  真奇怪呢。

  為什麼和綾音待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有奇怪的想法呢?

  被帶到位置上之後,我們很快就點好了事先在LINE上面討論的菜單,至於飲料,我點了一杯啤酒,綾音喝的是水果茶。

  乾杯了之後,我差點不曉得該跟綾音說什麼。

  我要跟她聊工作上的事情嗎?她是我的前輩,說一說可能都像在吐苦水;那興趣呢?除了同樣配音的作品以外,我們之間好像沒有共同興趣……

  除了上一次為了要幫百合漫畫的PV配音所以稍微找了很喜歡百合的綾音給我一點建議以外,綾音,她還喜歡什麼?

  待在聲優界,只知道她很喜歡花澤香菜さん。


  「綾音,平常放假在家都在做什麼?」

  「欸?睡覺吧?」


  怎麼好像是跟我有點如出一轍的回答!


  「除、除了睡覺呢?」

  「嗯──補一些節目吧!像是乃木坂46,あいあい有興趣嗎?」


  果然假日的生活,大家都大同小異呢,只是沒想到綾音會反過來問我。


  「哦,乃木坂,我知道的噢,只是沒什麼接觸的機會而已,那綾音給我講講吧?」

  「真的嗎!?那我就跟妳說喔──!」


  接著我才發現我打開了綾音的一個很可怕的開關。


  「雖然有些喜歡的一期生都畢業了,可是あいあい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把影片借給妳!順便跟妳推薦一定要看的哪幾集!不過現在留著的一期生、二期生,新來的三期四期都很可愛!我最喜歡白石麻衣的臉了,我找找照片給あいあい看,想知道妳第一眼喜歡哪一個人!」

  「哦……哦。」


  認識之後從來沒有見過綾音這樣激動、雙眼如此閃亮,說著說著就真的拿出了手機在翻照片一樣。

  雖然可能對想跟我介紹興趣的她很失禮,當下我想回答她──這裡面我最喜歡綾音的臉了,想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不知道可不可以逗笑她。


  「喏!全員集合的照片!還是あいあい一個一個看?不過這樣多人數的團體,一開始要是一個一個看,肯定不會記得上一個滑過去的臉的!」


  很快地,她就把手機遞了過來,為了一起看擺在桌面中間的手機畫面,我們兩個的臉都快貼到了桌面上,看著她把集體照片放大到可以看見每個人的臉。

  準備把那句台詞說出來是多麼讓人緊張,手心都冒出了手汗,稍微抬起視線,綾音很認真地盯著她自己的手機幫我操控畫面,我卻是偷偷看著她的臉,完全沒有在看乃木坂的集體照片。

  一、二、三,吞了口口水,然後我就開口了。


  「嘛……那個嘛,這裡面……我喜歡綾音喔。」


  勇氣忽然就消失了,只能小聲地說這句玩笑,然而綾音她──


  「欸?鈴木絢音(ayane)ちゃん嗎?原來あいあい知道她們的名字呀!嗯……喜歡絢音ちゃん啊,あいあい是喜歡她的個性還是第一印象?絢音真的是很有趣的孩子呢!」

  「欸?欸欸!?不、不是──!」


  天大的誤會讓我下意識喊了出來,甚至連臉頰都緊繃了起來,趕緊抬起雙手對她表示否定。

  只是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其他桌的客人也看向了我們,我整個害羞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看著綾音愣了一下,然後又對我笑了出來。

  沒想到會鬧出這種笑話,雖然早該想到「AYANE」比「AINA」常見太多了,剛剛完全忽略了。


  「再、再讓我看一次!」


  乾脆當作剛剛什麼都沒說,沒禮貌地奪走了綾音本來拿回去的手機再次擺回了桌上,假裝認真地看著乃木坂每個成員的臉。

  我完全不敢抬頭看綾音,而她也沒有說話,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表情,相羽あいな覺得遇到了人生的大危機了。

  明明只是想開玩笑的,甚至想讓她吐槽我一句「吼,認真看照片啦」,但是變成這種氣氛怎麼好像不太對勁?


  「那個,あいあい……」

  「嗯、嗯……?」


  結果綾音她在我假裝認真看了幾個人的時候,語氣沒有剛剛那樣興奮,她也把手機收了回去,我不得不抬頭看她。


  「那妳換看這個吧。」


  她低頭滑了一下手機,最後又把手機遞跟剛剛一樣遞了過來,這次卻沒有要放在中間兩人一起看的意思,所以我就拿過來在自己臉前想好好看個仔細。

  但我沒想到是──


  「欸……!?」

  「應該沒有不能看的照片,上菜前就給あいあい隨便看吧。」


  是佐倉綾音這個人的手機相簿。

  驚喜的情緒佔據了我的全身,我有害羞地抬頭要看向綾音,卻沒有和她對上眼,她用雙手捧著玻璃杯擋在自己的嘴唇前,眼神看向了別處。

  雖然沒有剛剛談到乃木坂那樣激動,甚至完全鎮靜下來了,綾音給我的感覺並沒有失落。

  拿著綾音手機的雙手都無法克制地抖了起來,讓我看她的私人相簿?雖然很高興卻不敢亂看,這一定是綾音把玩笑開了回來。

  不行,不能就這樣被綾音的反擊打敗了。

  所以我把手機還給了綾音,想著要再反擊回去,努力裝出了認真的表情,盯著綾音的臉。


  「本人就在我面前,我怎麼可以不看本人!」


  差點這麼說完,額頭就往桌面敲下去了,因為我完全就是在承認剛剛說的是「佐倉綾音」而不是「鈴木絢音」。

  不過綾音又對我笑了,就這樣什麼都不說,只是對我笑。

  下一秒,她整個人又變了。


  「不過我還是很想跟あいあい介紹一下乃木坂!妳一定要看看白石麻衣的臉!多好看!相信あいあい一定也會喜歡的!我們一起喜歡吧!」

  「哦、哦!」


  把手機收回去的綾音立刻又找出了乃木坂的照片,甚至是直接開了「白石麻衣」的照片給我,長得是非常漂亮,但我還不至於認不出白石さん,我就這樣尷尬地看了好幾十張白石さん的照片,剛剛的玩笑就這樣被拋到了腦後,甚至吃完飯後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那件事一樣。

  大概過了很久很久,好多天以後才發現。

  原本以為她只是想無視我開的玩笑,但是綾音說的是──「我們一起喜歡」啊。

  從一起喜歡同一件事情開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