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佐助

15.2万浏览    7328参与
有个瓶子

【佐鸣】鸣人之死

剧情:鸣人为了保护佐助而死。佐助觉得自己太弱根本没能力复仇以及保护重要的人。他投奔了不怀好意的大蛇丸,追寻更强大的力量。之后在他觉得大蛇丸没有什么可教他的时候讲大蛇丸杀死了。在他四处游历时,他遇到了一个戴面具的男人,那个男人告诉他鸣人之死的幕后指使者是团藏。佐助暴怒,前往无影会谈之地,杀死了团藏。可是鸣人还是回不来了。他便施展无限月读,创造了一个有鸣人的世界。

这次他终于不用靠回忆来见到鸣人了。


B站链接 


【佐鸣】鸣人之死

剧情:鸣人为了保护佐助而死。佐助觉得自己太弱根本没能力复仇以及保护重要的人。他投奔了不怀好意的大蛇丸,追寻更强大的力量。之后在他觉得大蛇丸没有什么可教他的时候讲大蛇丸杀死了。在他四处游历时,他遇到了一个戴面具的男人,那个男人告诉他鸣人之死的幕后指使者是团藏。佐助暴怒,前往无影会谈之地,杀死了团藏。可是鸣人还是回不来了。他便施展无限月读,创造了一个有鸣人的世界。

这次他终于不用靠回忆来见到鸣人了。


B站链接 



Mush
拼命的摸魚摸魚摸魚摸魚.......

拼命的摸魚摸魚摸魚摸魚..................


不行!我忍不了!我要畫佐助抽煙!!!


拼命的摸魚摸魚摸魚摸魚..................




不行!我忍不了!我要畫佐助抽煙!!!


南北

宝贝养成计划番外,接上

第二天

树上的鸟儿睡着懒觉,却突然被一声大吼惊的飞了起来

“鸣人!!!你不是说卡卡西不见了吗!!!”粉发少女指着眼前金发少年的鼻子大声喊道。

“好啦,小樱,卡卡西这不是回来了嘛,你别骂我啦。”鸣人讨好地说

“哼”

“欸,那不是佐助嘛!”鸣人突然嚷嚷,“哪呢,佐助要回来吗?”小樱果然上当了,趁着这个机会,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之势溜了,没错,溜了

“鸣人!你给我回来挨打!!!!”中气十足的声音叫醒了木叶的每一个人,当然,有很多都已经开始准备了…

“李,我告诉你,我们就应该送苦无,听我的。”天天拿着苦无说,“不行,我觉得哑铃就挺好的,我和凯老师就送哑铃。”李露出了他的标志青春...

第二天

树上的鸟儿睡着懒觉,却突然被一声大吼惊的飞了起来

“鸣人!!!你不是说卡卡西不见了吗!!!”粉发少女指着眼前金发少年的鼻子大声喊道。

“好啦,小樱,卡卡西这不是回来了嘛,你别骂我啦。”鸣人讨好地说

“哼”

“欸,那不是佐助嘛!”鸣人突然嚷嚷,“哪呢,佐助要回来吗?”小樱果然上当了,趁着这个机会,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之势溜了,没错,溜了

“鸣人!你给我回来挨打!!!!”中气十足的声音叫醒了木叶的每一个人,当然,有很多都已经开始准备了…

“李,我告诉你,我们就应该送苦无,听我的。”天天拿着苦无说,“不行,我觉得哑铃就挺好的,我和凯老师就送哑铃。”李露出了他的标志青春笑。

唉……

“卡卡西,你准备好了没有。该不是又迷失了?”小樱大声问。“嘛,与其在这里关心我换没换好,倒不如去看看佐助回来了没有。”卡卡西应道

小樱?没影了…

“你愿意和卡卡西先生永远在一起吗?”

“慢着,我不同意!”佐助终于回来了。“佐助,你说什么啊?”鸣人懵道

“吊车尾的,你一直都在追我,难道你喜欢的不是我吗?”佐助大声问道

“哈?虽然说佐助你对我确实很重要啦,但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没错,二柱子又被发卡了。

“佐助你旅行还是没有想通啊?”井野搂着佐井笑着说。

“哪有,我想通了,只是,吊车尾的,我只是来祝福你,我马上又要走了,再见!”佐助咬牙切齿地说

唉,虽然有了一点点小插曲,但是结婚成功啦!



有个瓶子

所以,这一小段视频,有人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吗?

所以,这一小段视频,有人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吗?

idle_fish✔

今年十二月十日

*主磕鸣×助……

*慎点……幼儿园文笔

*有雷区请绕道呦(˶˚  ᗨ ˚˶)

*有玩梗(抠脑壳)

【哔——】

“你可能遇上麻烦了……”金发少年在漆黑的小道上打着电话,屏幕闪着亮光

“哈……?从来就没有我解决不了的……”

电话的那一头依旧是百般无奈的提醒着这个狂妄的少年

“你好歹小心点吧……”

“嗯嗯好我知道了拜拜”少年敷衍着挂掉了电话

“这小子迟早有一天会断腿!”电话的那一边又气又笑的骂道

少年悠哉悠哉的走着,然后突然拐弯摔了茂密的灌木丛没了身影

刚刚他走过的路上出现了另一个少年,胸口晃荡的十字架在月光下闪着银色的光

“看...


*主磕鸣×助……

*慎点……幼儿园文笔

*有雷区请绕道呦(˶˚  ᗨ ˚˶)

*有玩梗(抠脑壳)

【哔——】

“你可能遇上麻烦了……”金发少年在漆黑的小道上打着电话,屏幕闪着亮光

“哈……?从来就没有我解决不了的……”

电话的那一头依旧是百般无奈的提醒着这个狂妄的少年

“你好歹小心点吧……”

“嗯嗯好我知道了拜拜”少年敷衍着挂掉了电话

“这小子迟早有一天会断腿!”电话的那一边又气又笑的骂道

少年悠哉悠哉的走着,然后突然拐弯摔了茂密的灌木丛没了身影

刚刚他走过的路上出现了另一个少年,胸口晃荡的十字架在月光下闪着银色的光

“看样子是个小鬼……”金发少年叹了口气,一副三好少年的模样就悄然离开

————————————

厅堂中灯火通明,四壁是排列的整整齐齐的书本,很多纸张都泛黄

金发少年盯着手上的书,书面上印着一个小小的团扇

以及他的名字……

 “鸣人……”卡卡西推开了大厅的门

“卡卡西老师……”鸣人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书上“为什么这本书是……”话被卡卡西打断了

     “血族的人都拥有自己的一本书,而这本书,记下来这个人所经历的一点一滴”卡卡西找到了他的那一本书,封面刻着神威的图纹“而对你最重要的东西,就会出现在书的封面”

鸣人皱眉看着自己手中一片空白的书页

“真是……毫无头绪……”

一旁一个小小的血族女孩突然冲了出来,猛的抱住了卡卡西的腿然后扑腾一声跪了下来(绝对是我了)

“卡卡西老师你好惨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然后是一顿嚎啕大哭

——————————————

……鸣人轻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小庭院,精致的木制别墅,较为开阔的庭园透露着一片素雅的气息。墙角的樱花树上花朵星星点点,欲开不开……

“自从我有了意识起……这棵树便是这个样子直到如今……”鸣人踏着石砖铺成的小道走到了庭园中央

“……”

一只黑色的东西从一旁钻了出来

“……!”

…………(别问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话说这是谁家的?”鸣人rua着怀中放下戒备并打着呼噜的小黑猫迷惑着。

“那就和我一起在这里等着你主人来找你吧……”鸣人翻出了来历不明的猫罐头喂给了这只小黑猫“……还好没过期……”

“……原来你很喜欢嘛”鸣人突然有些沉默的点亮了挂在门前的灯笼

————————————

那天他从这个小别墅中醒来,便看到了围在他身边的一群人,从这些人口中得知了他的简单信息,但是关于他的过去,没有人能够讲述。每当这些人想告诉他过去的什么,就会出现各种意外状况……是真的意外状况……就像房屋毫无征兆的着火,或者大晴天崩的一下被凭空而来的雷劈成焦炭……

所以他从哪里来,经历过什么,他都一无所知。貌似经过漫长的时间淘洗后,所有人都将他的过去淡忘了

————————————

漩涡鸣人抱着小猫进屋休息了

红色灯笼挂在那里随着微风晃动着

小巧的风铃叮——的响了一阵

————————————



“今天天气贼好…………大雨倾盆……是真的好……!”

某人站在自家屋檐下躲雨,欲哭无泪……

远处急匆匆的一个人影狂奔而来,然后……没有然后……一道惊雷过后那个人不见了……不不不,不是不见了……鸣人眯眼一望……

“?”这俩天咋回事?

鸣人叹了口气,冲出了庭园。把晕倒在不远处的人抱回了家.

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少年,和鸣人差不多大年龄的外貌。净白的脸上滴着水珠

……好想啃他一口…鸣人扇了自己一巴掌……这人竟然该死的好看!

“衣服都湿透了……”鸣人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白色体恤……然后“淡定”的给那个少年换上……

把少年放到火炉旁边的沙发上后,轻轻的盖上毯子,把衣服晾好………

……………一道残影略过

鸣人从冰箱里拿出备用血包…………

天……什么情况……饿的牙痒痒……闻起来好甜的亚子……

表面风轻云淡,内心惊涛澎湃……

……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饥饿感……

鸣人又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个少年

……不行!他有毒!!

鸣人像看见什么一样死死的贴在了墙角

“好饿”他脑内不可拒绝的想法

……“吸血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要忍住!

……

沙发上的少年撑着沙发坐了起来

“谢谢……”少年沉思着说出了第一句话

“不用谢……请问……”鸣人强行屏蔽了自己强烈的饥饿感

“我?我是来找人的……”少年看着他闷闷的说,眼神却快把他凿穿一个洞

“可以帮到您什么吗?”鸣人绅士的沏了一杯茶,并递给了少年

“……可以……”少年嘴角抽搐了一下“……可以收留我吗?”

这个请求让鸣人一愣……他身上没有任何十字架的标识……大概不是牧师……那也只是……大概……

“当然没有问题……我的客人……”鸣人鞠了一躬后上楼收拾房间去了

“………倒是把我给忘了呢……”少年嘴角抽搐了一下…

鸣人将少年领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

“谢谢您……善良的先生……”少年回鞠一躬,微笑注视着鸣人……这笑的貌似有点苦涩……鸣人是这样想的

“在成为同伴之前……”鸣人礼貌的问道“可否知道您的名字?”

少年僵硬的一笑,外面的雨滴在拼命的敲打着窗户,惊雷掩盖了少年颤抖的声线

            “我叫……”

             “佐助…”

今天……十二月十日……

             (完)


嗷——

求赞赞(⑉• •⑉)‥♡

Ichigo🍓
【祝大家新年快乐!】来lof将...

【祝大家新年快乐!】来lof将近三个月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这家人的照顾,他们现在很幸福!新的一年面麻的妹妹——面包!也要加入鸣佐面的故事啦,以后她也会经常出现,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她~

【配文】面包:“葛格~你说我像不像皮卡丘?麻麻麻麻!你什么时候教我十万伏特啊?”

面麻:“妹妹啊,那个是千鸟不是十万伏特……”


【祝大家新年快乐!】来lof将近三个月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这家人的照顾,他们现在很幸福!新的一年面麻的妹妹——面包!也要加入鸣佐面的故事啦,以后她也会经常出现,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她~

【配文】面包:“葛格~你说我像不像皮卡丘?麻麻麻麻!你什么时候教我十万伏特啊?”

面麻:“妹妹啊,那个是千鸟不是十万伏特……”


观澜君

【鸣佐】带资进组9

ABO 纯甜撒糖  娱乐圈pa

25大明星A鸣X 23新星导演O佐

给大家拜个早年!

9、

剧组将第一幕的拍摄地点选在了一个雪山滑雪场,在里面圈起了一块地方,住宿自然就选在了旁边的度假酒店。今日是剧组先行一步进行准备工作,一般来说演员们会在之后几天陆续进组,迫不及待的跟着来的某个金发大明星是例外。

布景早就有人先一步进行搭建,演员们也大多没有到,因此安排完住宿的今日其实没有太多工作。有一些比较年轻的员工正围着漩涡鸣人眼冒爱心,并试图索要签名之类的东西。漩涡鸣人也正在礼貌的回复着她们,眼睛却跟着上楼的佐助走了。

作为统筹的导演,宇智波佐助领了房...

ABO 纯甜撒糖  娱乐圈pa

25大明星A鸣X 23新星导演O佐

给大家拜个早年!

9、

剧组将第一幕的拍摄地点选在了一个雪山滑雪场,在里面圈起了一块地方,住宿自然就选在了旁边的度假酒店。今日是剧组先行一步进行准备工作,一般来说演员们会在之后几天陆续进组,迫不及待的跟着来的某个金发大明星是例外。

布景早就有人先一步进行搭建,演员们也大多没有到,因此安排完住宿的今日其实没有太多工作。有一些比较年轻的员工正围着漩涡鸣人眼冒爱心,并试图索要签名之类的东西。漩涡鸣人也正在礼貌的回复着她们,眼睛却跟着上楼的佐助走了。

作为统筹的导演,宇智波佐助领了房间钥匙就把自己关起来跟外面熙熙攘攘的世界隔绝了,改动较大的剧本部分他直接另行装订了一册,上面依然密密麻麻写满了好看的字。这一个月他已经把厚厚的两本都烂熟于心了,但临近真正开始的时刻,总是有些紧张的。

佐助深吸一口气,再度翻开剧本打算从头再过一遍。


“叩叩”酒店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是哪位?”佐助随口问了一句,这个点找他的估计只有工作人员了。也没等门外面的人回答,起身去开门。

“是我哦!惊不惊喜!”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灿烂的六道花纹大脸

“再见。”说着佐助把门一关,一点都没犹豫 。

“唉别别别。”漩涡鸣人伸脚卡住房门,用力把要关上的房门打开一道缝,然后灵活的钻进了房间。

“……”,佐助皱眉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人,“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吗?”

“什么?”鸣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像来偷情的。”佐助哼了一声没再管他,坐回自己刚才的位置重新拿起剧本,背朝着他“你有事?”

鸣人从背后环住佐助的脖子,靠在他的肩膀上低语,“没什么,也就是来偷情的。”说罢张嘴轻咬住佐助的耳廓。

佐助登时浑身一颤,拿着剧本的手也抖了几下。“喂——!”

“哼哼~我早就发现啦,耳朵很敏感吧?小佐助~”

“……没有!”虽然矢口否认,但是他的耳根和脖颈已经开始些微的泛红了。

“没有?那——”

“好了,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漩涡鸣人还想有下一步的动作,要是任由着他来的话今天就别想干正事了。想到这,佐助拿起厚厚的剧本敲了鸣人脑壳一下。


“哎哟。”虽然不疼,但鸣人还是一副泪眼汪汪的委屈模样,不过也看出了佐助确实没什么玩乐的心情,鸣人走到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了,“电影肯定没问题的啦,我就是来看看你。”

“……”我就知道。

“再说,虽然工作内容不是完全一致,但我好歹也算圈里的前辈吧我说。”漩涡鸣人拍拍胸脯表示自己很可靠,“这种时候跟人聊聊天比自己闷着要好哦。”

“哼。”佐助明白这是他在宽解自己了,“跟‘人’聊聊或许确实心情会好一点。”

“是吧,我就说……”

“跟狐狸不行。”

“别小看狐狸啊我说!”鸣人把椅子拖近了一些,变成挨着佐助的位置,“狐狸很聪明又很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哦。”

“……脸红不红啊你?”佐助重新摆正了剧本开始看。

“是事实嘛,刚剧组里还遇见几个我的小粉丝呢~”

“是是是,大明星。”佐助的眼睛仍然盯着剧本,随口回了几句。

“……你能作个吃醋的样子给我吗我说,哪怕是装的,求你了。”

“你是不是甚至还想让我跟那些小姑娘一样喊你哥哥?”佐助抬头看了坐在对面的人一眼。

“那敢情好啊!”

“想都别想。”佐助给了鸣人一脑瓜崩。

“哎呦……佐助你今天已经打了我两次了。”鸣人委屈的像个小孩一样,把头伸过去搁在佐助肩膀上。

佐助没说话,抬手揉了揉鸣人刚才被打的地方,顺带呼噜了一把金毛。“因为我知道。”

“嗯?”很享受来自恋人的顺毛行为的大狐狸发出一个单音表示疑问。

“我知道你很优秀,值得被大家喜欢。” 


而且也知道,你跨越了十年传达给我心意。


佐助低头轻吻了一下鸣人的额头,如那次的安慰吻一般,轻柔且温和。

“!!!佐助!”

“吃饭了,重吾在召集大家。”佐助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消息,他的手机依然绑着那条鸣人送的手机链。

“……你经常这样一击脱离的我说,这对我的心脏和身体都很不好。”

“今晚陪你,好了,你先走一步。”

“你说的哦!我听见了!不能反悔的!”闻言漩涡鸣人立马从椅子上弹起来,整了整自己的仪容,率先走出房门往集合的餐厅去了。

又没说陪你干什么。

看着风风火火出去连门都没关的鸣人,佐助心下有点好笑。


餐厅里工作人员大多已经各自落座,佐助算是姗姗来迟。副导演重吾之所以此时召集所有人,是把这次直接当做预祝拍摄顺利的晚宴。晚宴上因为佐助和重吾两个人全都不是能说会道的类型,象征性地略作致词后大家也就开始了酒席。

若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也就是异常引人注目的大明星漩涡鸣人了。他似乎很熟悉这种场合,在酒席中游刃有余,觥筹交错间俨然已经跟大部分人都混了个点头之交。毕竟生来一张容易引起人好感的皮相,再加上得体的语句,佐助感觉能看到绝大多数人对他的好感度蹭蹭蹭的往上涨。即便是跟几个有些同性相斥而对他有些冷漠的Alpha们也碰了几次杯,俗话讲伸手不打笑脸人呢。


看着灯光下更加耀眼的金色头发,佐助的表情也不自觉变得柔和,不似以前那般清冷的扑克脸。


时间流转,推杯换盏间,宴席已到了尾声。有一些不胜酒力的人已经先行回房间去醒酒了,佐助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早就想走了,奈何他是组织者,哪能最早离席呢。看了一眼仍然在和小姑娘聊天的鸣人,打算不打断他,自己先回房间了。

“我先走了,后面拜托你了,重吾。”佐助跟旁边自己重要的左右手搭档重吾讲。

重吾一如既往的寡言,只是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剧组里曾经有新人好奇过,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沟通的,是省略号还是腹语术?后面在前辈们高深莫测的眼光中放弃了追寻答案。


佐助起身走向门口,经过鸣人和跟他聊天的小姑娘。小姑娘是组里的新人。此时她的包上正挂着一个鸣人的周边吧唧,看来这就是鸣人说的他的粉丝了。

“啊!宇智波先生!您已经要走了吗?”小姑娘注意到了准备离席的佐助。

佐助嗯了一声,脚步没停。

“啊,佐助,等一下。”鸣人出声留人,“我可爱的小粉丝想要跟我合影,麻烦你帮我们拍一张吧?”

“诶,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宇智波先生了……”

佐助瞥了一眼这个小姑娘,虽然说着太麻烦,但是眼神里满是希冀。他叹了一口气,心想着总不能在开拍前几天就打击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不然到时候他会很难办。


佐助向他们伸手,“可以,手机。”

鸣人向他眨了一下眼表示感谢,伸手去摸自己的口袋,没摸到,换了一个口袋也没摸到。愣了一下,向佐助投去一个抱歉的神情“可能放包里一块儿扔在房间了。”

“……”关爱智障的眼神,佐助转头看小姑娘,“用你的吧。”

“我……我的手机像素……”

“那这样吧我说,你等一下我回去拿。”鸣人作势要往外走

“行了行了行了,你们去摆姿势吧”佐助摆摆手,有点不耐烦,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小姑娘:嗯?(察觉)


给两个人很随意的咔嚓一声照完了,佐助留下一句“到时候发给你。”就走了,他也喝了不少酒,现在只想去阳台吹吹冷风。

佐助走后小姑娘向鸣人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她是四五年老粉了,当时知道刚才自己看到的东西意味着什么。

鸣人给了一个wink,“就是你想的那样,记得暂时向大家保密哦~”,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小姑娘点头如捣蒜。

“那我先走啦。”说着鸣人朝着佐助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望着鸣人的背影逐渐远去,新人小姑娘陷入了沉思。宇智波先生看起来很冷淡也不知道那条手机链的渊源的样子,不知道我们哥哥能行吗。想到这里,作为一个老粉,她觉得不能这样下去,被哥哥要求了保密那肯定是不能说出去的,但应该总有什么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才对!

说着,她打开手机,去鸣人的论坛里,寻思着自己该发点什么。


那天鸣人很顺利的摸到了喝多了有点晕乎乎的佐助房间里,顺势疼爱了他一晚上,导致佐助最终也没达成盖棉被纯聊天的成就。幸好第二天虽然陆陆续续的演员进组了,但大多仍然是些做准备工作。

不过该踹下床的人还是要踹下去的。

“你怎么就这么精神,你喝的不比我多?”

“醉酒助兴嘛~”

“讲实话。”

“这要把话说回小时候,我爷爷珍藏了一窖葡萄酒……”

“……长话短说。”

“千杯不倒,厉害吧我说!”漩涡鸣人拍拍胸脯,佐助仿佛能看到他的狐狸尾巴在身后摇。


我怎么就忘了呢。佐助揉了揉自己的腰,打开箱子准备找一件高领的衣服。

狐狸可不只有聪明的脑袋和可爱的外表。

他们还是有利爪和尖牙的啊。


tbc

下一章写个论坛体番外好了

计划再三四章正文就完结他

谁能想到这开始的计划是一个短篇呢【。


麇

原创《佐助君,我啊……》5.1

最近和男朋友分手了

总而言之我花了不少时间平复心情

有些拖更了 抱歉大家

———————————————————


在等待卡卡西回信的这晚,樱着急的在走廊里来回的踱步,不时低头看着手腕处的手环。


也不知道静音前辈的净化术式开发的如何了。


此时已经入夜已深,空气中已经泛起了丝丝冷露,空气比起白日时更为清新通透。


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小樱穿着睡裙轻轻倚靠在窗边,抬头看着满天晶莹的繁星。


此时此刻若是和佐助一起仰望该是多么浪漫的事情呀。

也不知道佐助君睡了没有。


正当樱望着夜空出神时,佐助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樱的身边。

毫无防备之时,熟悉的气息突然...

最近和男朋友分手了

总而言之我花了不少时间平复心情

有些拖更了 抱歉大家

———————————————————





在等待卡卡西回信的这晚,樱着急的在走廊里来回的踱步,不时低头看着手腕处的手环。


也不知道静音前辈的净化术式开发的如何了。


此时已经入夜已深,空气中已经泛起了丝丝冷露,空气比起白日时更为清新通透。


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小樱穿着睡裙轻轻倚靠在窗边,抬头看着满天晶莹的繁星。


此时此刻若是和佐助一起仰望该是多么浪漫的事情呀。

也不知道佐助君睡了没有。


正当樱望着夜空出神时,佐助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樱的身边。

毫无防备之时,熟悉的气息突然靠近


“啊!”

樱下意识的小声惊呼,而佐助则轻轻的将手指抵在樱的唇前示意樱小声一点。


突如其来的小动作让樱心跳加快,佐助的指尖微凉,所触之处泛起一片酥麻。


佐助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有些出格,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而此时樱的思绪早已转移到了佐助的身体上了,深蓝色浴衣的衬托下佐助白皙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更为清薄,甚至从这通透的皮肤中透出丝丝凉意。松松的领口让佐助胸廓线条显露分明,此时的佐助君竟有些说不出的慵懒和倦态。

面对佐助刚柔兼备的身体,樱不自然的垂眸


“那个,佐助君,怎么还不睡?”


“出来透透气。”


淡淡的清冷嗓调,给这个夜晚带来了一丝薄凉之意。


佐助看着眼前肤若白雪的女人柔和的面容以及如润玉般的双眸,微微泛粉的脸颊早已将女子的心事暴露无疑。顺着女子纤细嫩白的脖颈便能看到女人纤弱姣好的锁骨,接着向下便是若有若无的风光。


看到这里佐助心里突然一颤,不知是出于对女子的特殊情感,还是出于男性的生理本能,此时的自己突感口干舌燥,原本与她对视的目光竟不自觉的移开,耳根出现丝丝绯红。


这个女人真的对自己毫无防备。


佐助轻跨一步,站在了樱的左侧和她并肩而立。


樱偷偷瞄了一眼佐助,此时的他正抬着头看着繁星当空。

而樱收回眼神的那瞬,佐助微微低头注视着樱的侧颜。


佐助突感那种无法名状的燥热愈发明显。


而就在自己来不及移开自己的目光的时候,这个女人居然抬起头对上了自己的眸子


粉毛女子的眸子被星光映的忽明忽暗。


晚风轻抚樱的头发,有几根粉发随着风挂到了樱的唇上


似乎是被什么迷了神志,自己居然情不自禁的伸手将那缕樱发勾下环到樱的耳后。


指尖微凉的手摩挲过她的脸颊,勾住女子的下巴

微凉的唇覆上她时力度比之前多了几分

轻轻偏头,角度刚好合适启开她的唇。

似乎有些贪心了,连她下意识的惊呼都吃进了嘴里。


她的紧张与羞涩都是那么让人愉悦

她探出的舌与自己的舌紧紧的贴合


而樱也明显感觉到佐助的吻技进步的飞快

舌尖到舌根此时都被恰到好处的吸附牵引

佐助身上淡淡的冷冽香气将樱紧紧的包裹

樱伸出手轻轻环绕住佐助结实有力的身体


佐助也将樱往自己的怀里攥了攥,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


尚有意识的樱此时真的很想吐槽

佐助君明明也没有经历过几次现在就如此熟练了吗?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优秀是一种习惯?

就连这样的事情也…


感觉呼吸快被剥夺了,樱试着扭动了下身子

但是此时连自己的呼吸都无法控制更别说抽离出佐助的略显霸道的桎梏了。


“嗯…”


吟吟之音似乎难以控制,樱一想到夜如此寂静,而医疗队众人的房间似乎隔音并不是很好的样子,此时樱的心里还是很虚的。


万一有人出来上洗手间之类的…百分百会被撞见。

想到这里樱便推了推佐助的胸口


但此时佐助似乎并不想放过她,反而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腕身子向前压去


随着樱的背倏然感受到来自墙壁的凉意,佐助也放开了自己的唇瓣,向着自己的颈部探去


佐助自然是清楚樱的颈部和耳后区域都极为敏感,此时的他似乎玩心大起,薄唇温热的贴上樱的侧颈


“嗯啊…”

樱顿时感觉浑身酥麻,腿都有些站不住,不过此时佐助将樱抵在墙上箍在怀里,她哪有机会抽离


而佐助似乎秉持着一不做二不休,成年人做就做到底的原则

修长的颈向下探去,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拂开樱胸前的薄衣,炙热的气息有些急促的呼在樱的胸前,樱自然是知道佐助的意思,但是那个部位太敏感了,她此时已经完全哧红了脸。


“佐助君,别这样,会被听见的嗯唔…”


当挺立被温热的舌尖舔舐时,樱触电般的挺起身子,喉咙里发出难以自恃的低吟,因为怕被别人发现所有樱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


此时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力气,樱整个人都软在了佐助的怀里,而佐助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打算,似乎是十分满意的吮吸的唇前的香软。


“不要这样,佐助君…嗯…”


而樱此时已经无法忍受的轻颤起来,手背捂住嘴巴,另一只手还在推着佐助的,然而她并不知道此时自己这样的小动作对于佐助来说更加激起他的欲望。


“嗯…啊..”

樱难以忍耐的低吟,眼中渐渐氤氲泛起了朦胧。


而就在两人你侬我侬之时

身旁的门被拉动了。

那是男人们住的房间。


突感不妙的樱快要哭出来了,此时自己如此衣衫不整的样子要是被看到了真的没法做人了!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佐助的眼中紫光一闪。


似乎是睡前喝了水的缘故,大野部松从房间出来想要去上厕所。

走到门口的时候恍惚间似乎听见了几声女人的声音。

开了门却发现门口除了一截看起来像垃圾的莫名其妙的树枝以外啥也没有

部松捡起树枝,挠了挠头

奇了个怪了,我做春梦了?





而此时,樱俯在佐助的怀中,身体发软依然没有平复自己的呼吸。


“嘛!我都说了不要了的,佐助君不怕被发现吗?”


虽然佐助君发动了天手力,但是这样真的很危险啊,被看到了对佐助君也会有困扰的吧啊喂!

而且我好想吐槽为什么要把天手力这种天赐神力用在这样的事情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啊喂!


佐助听出了樱的嗔怪,但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此时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眉宇间有些不爽与隐忍。


“佐助君?”

看着佐助低着头沉着脸,樱还以为佐助生气了。


“其实,其实我没有怪佐助君的意思啦,只是任务期间还有其他人,不太方便呀…”


“…没有,我没有在意那样的事情。”

佐助似乎有些面露难色,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


“…樱,要不要继续做…”

啊啊!原来佐助君在想这个啊喂!


“不!不要!”


佐助君为什么给我一种有些饥渴的感觉啊喂!

今天为什么总想吐槽啊喂!


(佐助内心os:樱,做到一半就被打断停止的痛苦,可不是被他人看见亲热的痛苦可以相提并论的…)

Wanglinda101

【佐鼬佐】懊悔

曾經的你太過耀眼

走在我眼前


我愛過、怨過

但我從來沒恨過


我不懂那些感情

直到你告訴我那是恨


曾經的我太過自傲

使我圈地自限

使我冷漠


我冷漠地恨著你

蓋過所有的感情


我忽視你所有的言語

也忽視你所有的溫柔


我忘記了

忘記

要相信你


直到現在

我才憶起要相信你


相信

那一夜的淚水...


曾經的你太過耀眼

走在我眼前

  

我愛過、怨過

但我從來沒恨過

  

我不懂那些感情

直到你告訴我那是恨

  

  

曾經的我太過自傲

使我圈地自限

使我冷漠

  

我冷漠地恨著你

蓋過所有的感情

  

我忽視你所有的言語

也忽視你所有的溫柔

  

我忘記了

忘記

要相信你

  

直到現在

我才憶起要相信你

  

相信

那一夜的淚水

  

  

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夢

多麼希望這一切依舊是你的謊言

  

或許

這一切的事實早就擺在我眼前

只是我不願去看

  

  

泠煜竫

未成年的主张

主持人:这期是木叶村特典哦,我们现在来到了木叶小学部,真期待呢,下一个上场的是谁呢~

鸣人:大家好!我叫漩涡鸣人!是木叶小学的两年级生!今天我要说的是,为啥我是跟我妈姓

下面众人:为什么~~~

鸣人:因为老妈实在是太强势了!

场外主持人:强势的老妈呢~(偷笑中)

鸣人:每天爸爸,回到家里没多久,就会被妈妈叫去做饭!因 为 她 不 会!!!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场外的玖幸奈:(持续脸上挂黑线)

场外在玖幸奈旁的美琴:孩子还小啦~(持续安慰)

鸣人:而且,老妈她,上次洗衣服忘记放洗衣粉进洗衣机,是我偷偷放了洗衣粉,老妈,你实在...

主持人:这期是木叶村特典哦,我们现在来到了木叶小学部,真期待呢,下一个上场的是谁呢~

鸣人:大家好!我叫漩涡鸣人!是木叶小学的两年级生!今天我要说的是,为啥我是跟我妈姓

下面众人:为什么~~~

鸣人:因为老妈实在是太强势了!

场外主持人:强势的老妈呢~(偷笑中)

鸣人:每天爸爸,回到家里没多久,就会被妈妈叫去做饭!因 为 她 不 会!!!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场外的玖幸奈:(持续脸上挂黑线)

场外在玖幸奈旁的美琴:孩子还小啦~(持续安慰)

鸣人:而且,老妈她,上次洗衣服忘记放洗衣粉进洗衣机,是我偷偷放了洗衣粉,老妈,你实在太粗心啦!

主持人:这样的妈妈也挺好的

鸣人:还有……

场外的玖幸奈:鸣人,妈妈全部听到了哦~

鸣人被迫下场

主持人:看来家里要进行教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么下一个吧~

佐助:我是两年级的宇智波佐助!

下面众女生:佐助好帅啊!

佐助:今天,我要吐槽我的哥哥!

主持人:是哥哥呢,我还以为是别的同学什么的www

场外的鼬:(紧张中)

鼬旁边的止水:你不要太紧张嘛,没准佐助他只是……

佐助:虽然我很喜欢哥哥,但是,哥哥他好像不喜欢我的样子!

场外的鼬:佐……佐助(中了心灵暴击)

同上的止水:嘛……别太在意嘛……

佐助:每次,哥哥他一回来,就说去找止水哥有事!完 全 没 有 待 多 久 就 走 了!

下面众人:这简直是公开处刑

佐助:而且,总是说着,下  次  一  定!完全不陪我玩!这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周末的时候止水哥一来,就  跟  着  他  走  了  啊!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就是个小媳妇

鼬:我可以上去把他抱下来吗?(小声)

主持人:可以,但是要注意安全哦(小声)

场外止水:现在被冷落的是我才对(苦笑)

佐助:哥哥,你可以多陪我一下吗?

鼬(从后面抱住佐助):当然可以

佐助:诶,哥哥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被强行抱下场)

鼬(放好佐助):我是佐助的哥哥鼬,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佐助

场外止水: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弟控嘛www

场外美琴:我感觉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扶额)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对兄弟很有趣呢~

鼬下场

主持人:今天就到这里吧,感谢大家的支持!

后记,这是个大声说遗言的节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绵

【已授权】

图片①:图片①:斑樱

太太:木木森-没变强但我也秃了

来源:微博

图片②③:图片②③:佐樱

太太:猫猫的仓鼠Will

来源:微博

图片④⑤:授权证明


PS:不知道我转载的第一个图片的太太在LOFTER里有没有账号。

【已授权】

图片①:图片①:斑樱

太太:木木森-没变强但我也秃了

来源:微博

图片②③:图片②③:佐樱

太太:猫猫的仓鼠Will

来源:微博

图片④⑤:授权证明


PS:不知道我转载的第一个图片的太太在LOFTER里有没有账号。

旻先生

爽就完了

是大蛇时期的佐助和小佐助

爽就完了

是大蛇时期的佐助和小佐助

酒徒

第四章

     “哎?佐助君~”

 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佐助抬头去看,只见那位窈窕少女手里捧着自己家的花,似乎是在整理,那一头奶黄的长发随风波动,精灵一般的绿色眸子中有着惊喜与意外。

   “原来是井野啊”佐助礼貌性的打招呼,但是对这个女孩子他实在没太多印象。

  “听鸣人说你去当老师了,其实有些屈才吧,等佐助身体好一些应该会加入暗部吧,毕竟鸣人那家伙还指望着你做他的暗部部长呢”井野的声音清脆有力,像鸣人那样充满了活力。

  两人有的没的聊了会儿,场面...


     “哎?佐助君~”

 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佐助抬头去看,只见那位窈窕少女手里捧着自己家的花,似乎是在整理,那一头奶黄的长发随风波动,精灵一般的绿色眸子中有着惊喜与意外。

   “原来是井野啊”佐助礼貌性的打招呼,但是对这个女孩子他实在没太多印象。

  “听鸣人说你去当老师了,其实有些屈才吧,等佐助身体好一些应该会加入暗部吧,毕竟鸣人那家伙还指望着你做他的暗部部长呢”井野的声音清脆有力,像鸣人那样充满了活力。

  两人有的没的聊了会儿,场面就有了陷入尴尬的趋势,就在佐助寒暄完毕准备离开时,井野的妈妈走了出来,说什么都要留佐助一起吃顿便饭,盛情难却,佐助只能别扭的被井野妈妈拽着走了进去。

  “井野,招待一下佐助君,饭菜马上就好”语毕,少妇就把客厅留给了两人。

   结果,场面…果然是十分尴尬,井野虽然少女时期迷恋佐助,但并没有小樱那样热烈,这或许跟两人不是同一班有关系,一直以来,两人没怎么相处过,更别说像现在这样独处了。

  “井野,你认识平丘元一吗?”佐助突然开口,他想还是要多收集一些那孩子的情报为好。

   “啊?元一?”一瞬间的错愕过后,井野惊喜的眨着眼睛“还以为是妈妈胡说呢,小元一原来真的在佐助君的班上吗?”

  佐助大喜,可面上依旧是淡淡的样子“你们很熟?”

  “当然,他家就在隔壁,偶尔会被妈妈拉来蹭饭,那孩子很可怜,父母都死了,既然是师生关系的话,那么今天就一起在我家用晚饭吧,佐助君稍等,我叫他过来”

  说罢,井野就风风火火的跑了,佐助都没来得及阻止,他有些怀疑元一来了看到自己,会不会大喊大叫的冲过来,或是吃饭吃到消化不良。

  而事实时,元一并没有机会嚷嚷,因为在他一进门的时候,就被佐助拎到了洗手间。

  “你井野姐姐似乎还不知道你是一个满脑子都是复仇的坏小子,怎么样?要打破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吗?”

  看着元一终于停止了挣扎,佐助放开了捂着他嘴的手,继续道:

  “所以乖乖和老师吃完这顿饭,我不会跑的,你随时可以找我复仇,别整天嚷嚷,报个仇还要闹得人尽皆知”

  “你是不是对井野姐有非分之想!”元一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问。

 “呵,没有!”

  “难不成你真的喜欢男人?”元一认真的考虑,然后说出了一句话,让佐助惊出了一身冷汗。

  元一说 :“我明天一定要告诉学校的所有同学!不,包括老师!”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元一无视了满脸黑线的佐助,斗志昂扬的走出了洗手间,看着高兴非常!

  “我喜欢男人?”佐助看着镜子中自己俊俏的脸,自问自答道:“我怎么不知道!”

  极不自在的在井野家吃完饭后,佐助终于得以解脱,快步向自己家走去。

 “我回来了”

 佐助的声音很疲惫,一方面因为元一的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走的太急,他那该死的身体依旧大不如前。

 然而,在看到鼬时,佐助的疲惫就统统不见了。

 “不是去执行任务了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佐助颠颠的走到鼬的身边坐下,慵懒的靠在他身上。

  “因为不放心你,所以提前完成了任务”说着鼬轻轻戳了戳佐助的额头,问:“学校那边怎么样,还适应吗?”

  “一开始挺烦的,不过后来就好很多了,我可不会让宇智波这三个字蒙羞”佐助得意的说。

  鼬笑了笑“我不是说这个,我当然相信佐助了,我是说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佐助无所谓的撇撇嘴,他不太喜欢别人总是问他的身体怎么样,鼬也不行,那样搞得自己像个娇弱的女人似得。

  大概是明白了佐助心中所想,鼬并没有在说什么,两人只是聊着今天的所见所闻。

  “还真是兄友弟恭,一派和谐吧”

  `该死的巫女,又出来破坏气氛!`佐助没好气的瞪着这个神出鬼没的女人,然后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待佐助走后,巫女靠着墙壁问“那个元一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嗯”鼬点点头“不过我相信佐助可以解决,这无论对他,还是那个孩子,都有帮助”

  “如果我告诉你那孩子或许真的会走上和佐助君一样的路呢?”

  “嗯?”鼬皱起了眉,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太容易处理了。

   “总之还是要注意一些,佐助那家伙有时候太过于温柔了,尤其是对有着和自己相同经历的人”说完巫女转身回了房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