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佐德

1590浏览    28参与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里,佐德的克隆体,克拉克给他输过血,然后他就恢复超能力了。
他还和克拉克兄弟相称,虽然是虚情假意,
后来被关到幻影空间,与原版佐德融合后,
可以操控只有艾尔家血脉才能操控的幻影空间传送门,
这说明,现在的佐德,身体里流着艾尔家族的血了,
而他,还虚情假意地叫克拉克兄弟,
所以,佐德,你该叫乔艾尔啥⊙∀⊙?
嘿嘿
超人前传里,佐德的克隆体,克拉克给他输过血,然后他就恢复超能力了。
他还和克拉克兄弟相称,虽然是虚情假意,
后来被关到幻影空间,与原版佐德融合后,
可以操控只有艾尔家血脉才能操控的幻影空间传送门,
这说明,现在的佐德,身体里流着艾尔家族的血了,
而他,还虚情假意地叫克拉克兄弟,
所以,佐德,你该叫乔艾尔啥⊙∀⊙?
嘿嘿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版,是不是乔艾尔比佐德,年龄大很多?
毕竟氪星回忆里,是老乔艾尔和青年佐德搭戏,
明明青年乔艾尔的演员也一直在剧组里(跟镇超一个演员)。

话说,第八季结局里,那个从球里出来的青年佐德克隆体的背影,是不是佐德儿子戴维斯的演员给替的?
毕竟第九季的青年佐德的演员肤色并没有那么苍白,并且还有小刘海,
第八季结局那个背影,则看起来是寸头,戴维斯就是寸头(其实前面佐德附身莱克斯时,有一个一闪而过的老佐德形象,就是寸头+络腮胡子,至于是不是地中海就没注意毕竟一闪而过),
而且第八季时也说过,戴维斯长得跟佐德年轻时一模一样。
(当然戴维斯和青年佐德的演员,看起来并不怎么像)...
超人前传版,是不是乔艾尔比佐德,年龄大很多?
毕竟氪星回忆里,是老乔艾尔和青年佐德搭戏,
明明青年乔艾尔的演员也一直在剧组里(跟镇超一个演员)。

话说,第八季结局里,那个从球里出来的青年佐德克隆体的背影,是不是佐德儿子戴维斯的演员给替的?
毕竟第九季的青年佐德的演员肤色并没有那么苍白,并且还有小刘海,
第八季结局那个背影,则看起来是寸头,戴维斯就是寸头(其实前面佐德附身莱克斯时,有一个一闪而过的老佐德形象,就是寸头+络腮胡子,至于是不是地中海就没注意毕竟一闪而过),
而且第八季时也说过,戴维斯长得跟佐德年轻时一模一样。
(当然戴维斯和青年佐德的演员,看起来并不怎么像)

第十季跟佐德合体的青年佐德克隆体,给加上了络腮胡(虽然只有胡茬),但是依旧有小刘海,

猜测是不是这个演员剃寸头不好看就给他设计了小刘海啊,毕竟青春偶像剧,还是要好看的哈哈哈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里,布莱尼亚克原先是克拉克飞船的操作系统,
那他时什么时候跟佐德勾搭上的啊?
看布莱尼亚克的制造者也不之情的样子,
估计是在安到克拉克飞船上之前勾搭上的吧,
毁灭日戴维斯搭克拉克飞船地顺风车来地球,估计也是布莱尼亚克暗中给办的吧。。。。
超人前传里,布莱尼亚克原先是克拉克飞船的操作系统,
那他时什么时候跟佐德勾搭上的啊?
看布莱尼亚克的制造者也不之情的样子,
估计是在安到克拉克飞船上之前勾搭上的吧,
毁灭日戴维斯搭克拉克飞船地顺风车来地球,估计也是布莱尼亚克暗中给办的吧。。。。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里,佐德的妻子费奥拉,年轻时人还不错(第九季球里的那个),

原版的费奥拉封印幻影空间,曾附身露易丝(第八季),那时的她,真的蛮坏的。

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成那样?是因为对佐德盲目的爱吗?

超人前传里,佐德的妻子费奥拉,年轻时人还不错(第九季球里的那个),

原版的费奥拉封印幻影空间,曾附身露易丝(第八季),那时的她,真的蛮坏的。

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成那样?是因为对佐德盲目的爱吗?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里,克拉克有超能力,年轻的乔艾尔有超能力,卡拉有超能力,佐艾尔有超能力,附身莱克斯的佐德有超能力,从幻影世界逃出的氪星人,有超能力。. 
但是为什么第九季年轻的佐德年老的乔艾尔那一帮子从球里出来的的氪星人,倒是没啥超能力? 
年轻的佐德的超能力,还是因为克拉克救他给他输血才有的。 
 
以及,帮忙设计布莱尼亚克的那个工程师,也是有超能力的,但是他喜欢上地球人,为了和爱人长相厮守,就戴了蓝氪石压制自己超能力。 
结果布莱尼亚克来的时候,没等他摘下蓝氪,就被布莱尼亚克给秒了。。。。 
 
题外话,有超能力的克拉克,在未压制自己超能力时...

超人前传里,克拉克有超能力,年轻的乔艾尔有超能力,卡拉有超能力,佐艾尔有超能力,附身莱克斯的佐德有超能力,从幻影世界逃出的氪星人,有超能力。. 
但是为什么第九季年轻的佐德年老的乔艾尔那一帮子从球里出来的的氪星人,倒是没啥超能力? 
年轻的佐德的超能力,还是因为克拉克救他给他输血才有的。 
 
以及,帮忙设计布莱尼亚克的那个工程师,也是有超能力的,但是他喜欢上地球人,为了和爱人长相厮守,就戴了蓝氪石压制自己超能力。 
结果布莱尼亚克来的时候,没等他摘下蓝氪,就被布莱尼亚克给秒了。。。。 
 
题外话,有超能力的克拉克,在未压制自己超能力时,就跟普通人上过床,对方也没啥伤害。 
而那个工程师,为了跟爱人长相厮守,却要压制自己超能力。 
这是不是说明,这剧里,氪星人的超能力,不影响那啥,只会影响与地球人生殖隔离?只要压制住超能力,甭管暂时还是永久就能生? 
所以,那些实在是想和地球人生孩子的氪星人,可以用蓝氪暂时压制超能力,生完孩子再把蓝氪扔掉不就行了?这样既有了孩子,还有超能力,两全其美啊? 
 
还有,佐德附身莱克斯时,也想让拉娜给生个孩子,你们氪星人,到底是多想生孩子啊? 
这剧里毁灭日戴维斯布鲁姆就是佐德的孩子,后来的年轻佐德没有毁灭日这个孩子的记忆,老佐德逃出幻影空间附身莱克斯时,也不去找找自己的儿子啊?(划掉,儿子是后面隔了几季才出场的,前面可能还没定毁灭日要出场吧) 
毕竟跟佐德同样被关在幻影空间的佐德的妻子,就知道自己孩子的事,没道理老佐德不知道啊? 
 
以及佐德孩子的时间线,究竟是咋搞得? 
佐德的孩子死在战斗中,他想让乔艾尔帮忙复活儿子,被乔艾尔拒绝。(年轻佐德的记忆貌似就到这) 
然后戴维斯不是正常生的,貌似也是啥实验产物,所以佐德跟他老婆又自己把儿子研究出来了?或者别的科学家帮忙? 
后来他把戴维斯蹭克拉克的飞船一同送去地球,然后自己跟老婆又被关幻影空间了? 

江月待何

这俩佐德长得差别有点大啊。。。

乔艾尔都已经是老头子了,佐德还是小年轻,怎么在没有时间流逝别人都不会老的幻影空间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变成这样了啊

这俩佐德长得差别有点大啊。。。

乔艾尔都已经是老头子了,佐德还是小年轻,怎么在没有时间流逝别人都不会老的幻影空间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变成这样了啊

鬣狗R

星际边缘的独角兽(佐德x超)

单纯虐超心作祟,佐德老叔工具人,是车,不香,话很多……

暴力✓

强迫✓

注意:轻微佐德/乔明示

走起: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2562044.html?weibo_id=4459401458591603

ooc归我

可见评论

顺便一说之前的一些坑会不定时慢慢填……(抱头蹲防)

单纯虐超心作祟,佐德老叔工具人,是车,不香,话很多……

暴力✓

强迫✓

注意:轻微佐德/乔明示

走起: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2562044.html?weibo_id=4459401458591603

ooc归我

可见评论

顺便一说之前的一些坑会不定时慢慢填……(抱头蹲防)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的莱克斯同父异母的妹妹泰丝,人设其实很像女版莱克斯。 
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因为当初莱克斯的演员退出剧组,所以把部分原定的莱克斯的戏份,移花接木改到泰丝身上? 
例如喜欢上克拉克、跟佐德上床啥的(划掉) 
不过本来莱克斯和他俩关系也差不多。。。

只是调侃,不要当真

超人前传的莱克斯同父异母的妹妹泰丝,人设其实很像女版莱克斯。 
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因为当初莱克斯的演员退出剧组,所以把部分原定的莱克斯的戏份,移花接木改到泰丝身上? 
例如喜欢上克拉克、跟佐德上床啥的(划掉) 
不过本来莱克斯和他俩关系也差不多。。。

只是调侃,不要当真

江月待何

超人前传里,乔艾尔还想过和佐德造孩子?(毁灭日戴维斯?)

好像是佐德孩子死了,让乔艾尔重造。

乔艾尔做完准备工作后不想干了,于是就和佐德决裂了。

但是复活佐德的儿子,乔艾尔为什么要说注入他和佐德(原话是乔艾尔对佐德说注入我们的DNA)的dna??????


不过乔艾尔的老年演员看起来跟青年演员一点都不像啊。。。

超人前传里,乔艾尔还想过和佐德造孩子?(毁灭日戴维斯?)

好像是佐德孩子死了,让乔艾尔重造。

乔艾尔做完准备工作后不想干了,于是就和佐德决裂了。

但是复活佐德的儿子,乔艾尔为什么要说注入他和佐德(原话是乔艾尔对佐德说注入我们的DNA)的dna??????


不过乔艾尔的老年演员看起来跟青年演员一点都不像啊。。。

偉恩家專任司機

【Jor-El/Dru-Zod無差】War Drums

他生來是個戰士。

而戰士會為了家園,為了故土,清除眼前一切障礙。

包含此生摯愛。


他將利刃深深捅入對方體內,確保腹主動脈被完整割裂。刀尖直刺脊柱,如果他們解剖了艾爾的屍體,肯定可以在上頭發現深刻劃痕。


他們相識於基礎工程數學,編號0229的課堂上。

那時喬十歲,德魯八歲。

一開始佐德並未對藍眼睛的男孩多加注意,即使對方總是很好的回答了老師所有問題。

對未來會成為軍人的小德魯來說,工程數學簡直無聊至極,要不是軍校規定必須在十歲申請入學前完成至少六個學分的選修,他才不會出現於此。

船艦動力學與基礎武器概論都要有趣的多。

看在美麗老師份上,連塔瑪蘭語選修都比工程數學要少浪費...

他生來是個戰士。

而戰士會為了家園,為了故土,清除眼前一切障礙。

包含此生摯愛。


他將利刃深深捅入對方體內,確保腹主動脈被完整割裂。刀尖直刺脊柱,如果他們解剖了艾爾的屍體,肯定可以在上頭發現深刻劃痕。


他們相識於基礎工程數學,編號0229的課堂上。

那時喬十歲,德魯八歲。

一開始佐德並未對藍眼睛的男孩多加注意,即使對方總是很好的回答了老師所有問題。

對未來會成為軍人的小德魯來說,工程數學簡直無聊至極,要不是軍校規定必須在十歲申請入學前完成至少六個學分的選修,他才不會出現於此。

船艦動力學與基礎武器概論都要有趣的多。

看在美麗老師份上,連塔瑪蘭語選修都比工程數學要少浪費那麼點生命。

德魯無聊望向窗外血紅的天空,開始期待著下午的體術訓練。

"嘿那不是嘉巴拉獸嗎 ? 天啊要在這季節看到他們帶著幼仔飛過真是太難得了,我就說你一直望向窗外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男孩差點被一旁極度貼近的,紅通通的小鼻子嚇到,隨後才對上了那雙湛藍的眼睛。

德魯並不知道,從那時起,這抹藍幾乎貫穿了自己的一生。


佐德將軍在抽出刀前還記得朝周邊翻攪一般,確保即便破裂血管被及時修復,眼前男人也有極大機率死於腹部臟器受損造成的腔室症候群。


軍校生的訓練確實辛苦,但也使男孩從不起眼的小豆丁成長為身材壯碩的青年。

雖然也別有一番粗曠氣質,但與艾爾相比,德魯總是覺得自己並不出色。

較年長青年總是能用那雙溫柔的藍眼與聰慧的談吐擄獲所有人心扉。

年輕的士兵忌妒著,但也總是無法拒絕對方在空閒時抓著自己到處跑的提議。

就算昨晚站崗至清晨,德魯也願意僅在四、五個小時的睡眠後陪喬一同觀賞西比山的日落。

橘紅光芒照映在淺藍虹膜上的色澤難以描述,但如果可以的話,佐德願意付出一切來讓那樣的景像永垂不朽。


他沒有一刀捅向心臟。不知為何,德魯總覺得他曾經愛著的人也許還存在著,在那小小的,跳動的器官裡。


艾爾老是對這些命中注定的說法斥之以鼻。他認為人的命運應該自己去爭取,而非順從於基因譜系的安排。

"所以我說啊,德魯總有一天一定也可以遇到心愛的人呢。"

生而為軍人,本不該有任何羈絆,因此他們大多是孤獨的,是不會愛的。

佐德以為自己也該是如此。

然而藍眼睛的青年鼓勵著他,去試圖愛人,去改變本該註定的天命。

年輕少校覺得喬一如既往的天真,太過充滿著科學家的理想。於是他只是再次擁抱了面前的男人,便踏上為期三年的邊境巡防任務。


手裡是對方溫熱的鮮血,刀刃上也是,伴有一些暗紅色的組織殘渣。他鬆手,任由科學家倒地。


德魯在任務途中發現一種淺藍色的晶石,在特定波長照射下會顯現出極為華美的光澤。比心中不可取代的還差一些,但也足夠接近。

佐德小心翼翼的將其打磨成代表艾爾家族的盾型徽章。

他打算回去後就跟喬坦白。

你是對的,我想我找到了此生摯愛。


那雙藍色的眼睛瞪著自己,裡面有諸多疑問。但沒有一個能令將軍開口回應。直至瞳孔放大到幾乎掩蓋了大半虹膜,科學家依然沒有得到解答。


我要結婚了,他說。

佐德最終還是將那塊晶石送了出去,作為新婚禮物。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我必須感謝命運,讓萊拉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她是我靈魂的另一半,命中注定的伴侶與家人。"

"就跟你說,生命樹早在一開始就規劃好啦。恭喜找到命定之人,祝你們幸福。" 

佐德少將穿上一身筆挺軍裝出席最好朋友的婚禮,極具魅力的領袖氣質吸引著不少年輕男女目光。

只是大家都知道,將士們注定孤獨。


當他回過神時,一切已枉然。那女人早已將中樞寶典連同他們的孩子塞入飛行器中,發射至未知的深空。佐德眼睜睜的看著滿是鮮血的利刃墜地,任由自己被政府軍逮捕。


德魯第一次聽聞喬關於氪星即將滅絕的理論時,仍覺得對方老是在空想。

好吧,就算這是真的,長老院那些老古板們恐怕也不會相信。

但無論如何佐德總會幫著艾爾,因為他們是一輩子的摯友。


接著喬略帶害羞地告訴他,自己要當爸爸了。

"你可以當我們孩子的教父。" 他說。

德魯又怎麼能拒絕那雙眼睛。


後來,他發現那孩子不是透過生命樹養育,而是由艾爾的妻子親自懷胎。

佐德終於明白自己再怎樣都不會是那個人,如果這就是喬想要的。

曾試圖去爭取的,也敵不過命中注定。


幻影地帶裡的一切彷若靜止,而他們也只是沉睡著。沒有人知道叛軍領袖在他的夢裡究竟看過怎樣的光彩。


佐德將軍看著那孩子,他有他父親的眼睛。

以及他的慈悲。

德魯幾乎是毫無緣由的喜歡上這本該成為自己教子的男孩。

但佐德生而為戰士,他會流盡每一滴血,折斷每根骨頭,只為了復興故土。

於是黑衣的氪星將軍再度試著剷除面前一切,試圖讓艾爾之子下跪,歸順於己。

但這頑固家伙有著跟他父親一樣的脾氣,於是佐德只能讓他殺了自己。

這場戰役,注定以一方殞落告終,而德魯不願再次毀掉那藍。

那與地球天空一般的藍。


他與他無言對視。儘管清楚那僅是以男人為形象,擁有著喬多數記憶的人工智能,德魯也差點伸手,試圖觸摸早已灰飛煙滅的過去。

AI眼裡晃過的一絲悲傷只是錯覺。


佐德在最後一刻終於明白了艾爾為何盼望著如此的世界。

如果他們都能有選擇。

如果彼此不是命中注定的死敵。


他仰天,無神的眼似乎望穿的穹頂,看著那夕陽西下。


"如果我不曾成為戰士,而你也不是個科學家,我們是否仍有機會。"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END



嘛......大家520快樂(逃


*關於標題,War Drums是詩經〈邶風.擊鼓〉的英文翻譯,亦即文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出處。

多數人會將其解讀為對愛人的誓言,希望彼此能白頭偕老,永不分離。

不過也有另一派分析認為,這首詩從頭到尾說的都是同袍間情♂誼,是希望弟兄們能一同從殘酷的沙場上生還,最後倖存返鄉。

雖然看起來無論如何都是BE就對了......


附上原文&英文翻譯 :

〈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War Drums〉


The war drums boom thunder. Weapons in hand, battle-ready. 
Warriors digging foxholes; warriors building walls. 
I alone was ordered to join the south-bound march.

General Sun Zi-zhong led us, conqueror of Chen and Song. 
But when the war was over, my return was not allowed, 
Left behind in anger, left behind in pain.

I am a refugee in the south; I have also lost my horse. 
Where can I be found, 
Abandoned in deep woods?

When I left home, 
I clasped her/his hand and said: 
"We shall grow old together!"

We are now so far apart; we parted long ago. 
Oh, what a life is this! 
Our promise cannot be kept.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P.S.我偷偷捕了個his上去,顆顆)

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
【已授权/翻译】如果Zack...

【已授权/翻译】如果Zack Snyder的超人……
就说,没有实锤还不能这么明显,DCEU让咱们见识、认识的双标x还真是多啊
作者:DcSkwad
作者推特:twitter.com/DcSkwad

【已授权/翻译】如果Zack Snyder的超人……
就说,没有实锤还不能这么明显,DCEU让咱们见识、认识的双标x还真是多啊
作者:DcSkwad
作者推特:twitter.com/DcSkwad

MASG汉化/字幕组
【2017熟肉】正义联盟在行动...

【2017熟肉】正义联盟在行动 S01EP21 实地考察【MASG字幕组】 

度盘地址:链接: http://pan.baidu.com/s/1skHvGap 密码: 3573

A站:http://www.acfun.cn/v/ac3424286

火风暴、逐星女和蓝甲虫无意中放出了幻影区的佐德三人,到底三个熊孩子正联成员要如何收场呢? (ps下载版本的顺序有误,这集是21,不是下载文件标的20。)


【2017熟肉】正义联盟在行动 S01EP21 实地考察【MASG字幕组】 

度盘地址:链接: http://pan.baidu.com/s/1skHvGap 密码: 3573

A站:http://www.acfun.cn/v/ac3424286

火风暴、逐星女和蓝甲虫无意中放出了幻影区的佐德三人,到底三个熊孩子正联成员要如何收场呢? (ps下载版本的顺序有误,这集是21,不是下载文件标的20。)


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

新刊剧透向repo:自杀小队 重生 2016 第五期
长图,流量慎,剧透,慎

新刊剧透向repo:自杀小队 重生 2016 第五期
长图,流量慎,剧透,慎

Hal Jordan

转自微博@梁进刚,氪星电视剧确定男主角——英国演员Cameron Cuffe将在剧中扮演超人的爷爷Seg-El。之前已经确定女主角是由Georgina Campbell扮演的佐德家族的人。

转自微博@梁进刚,氪星电视剧确定男主角——英国演员Cameron Cuffe将在剧中扮演超人的爷爷Seg-El。之前已经确定女主角是由Georgina Campbell扮演的佐德家族的人。

Hal Jordan
距神奇女侠北美上映还有244天...

距神奇女侠北美上映还有244天,距正义联盟上映还有412天。
“和佐德的脖子说去吧!”

距神奇女侠北美上映还有244天,距正义联盟上映还有412天。
“和佐德的脖子说去吧!”

wuli物理,唉……

【佐超翻译】Basic Code(4/5)(ABO, A!Zod*O!Kal, NC-17)

这章很短,下章上肉完结。

做好准备:氪星人ABO生理,Powerbottom克拉克,没羞没躁地黏糊。


IV.


佐德动真格时厉害得吓人。早晨才一会儿,克拉克就已连续十次被佐德狠狠压住。他怒吼着挣扎,但仍然动弹不得。


直到佐德松开手,他才能从雪里起来。


“再来。”佐德漠然说。


他们又来了一轮,这一轮结束得更快了。


尴尬。


“再来。”


最后,克拉克躺在雪里喘气,懒得再爬起来了。以往的每一次都这样结束。佐德翻了个白眼,准备起身。


克拉克抓住机会偷袭了他,他一脚踹上对方膝窝,把佐德带倒,翻过身,压在嘶声怒吼的氪星将军身上。


手指扣住克拉克的脖...

这章很短,下章上肉完结。

做好准备:氪星人ABO生理,Powerbottom克拉克,没羞没躁地黏糊。


IV.


佐德动真格时厉害得吓人。早晨才一会儿,克拉克就已连续十次被佐德狠狠压住。他怒吼着挣扎,但仍然动弹不得。


直到佐德松开手,他才能从雪里起来。


“再来。”佐德漠然说。


他们又来了一轮,这一轮结束得更快了。


尴尬。


“再来。”


最后,克拉克躺在雪里喘气,懒得再爬起来了。以往的每一次都这样结束。佐德翻了个白眼,准备起身。


克拉克抓住机会偷袭了他,他一脚踹上对方膝窝,把佐德带倒,翻过身,压在嘶声怒吼的氪星将军身上。


手指扣住克拉克的脖颈,收紧,又放松,佐德抬眼瞪视着他,微微有些着恼,但看起来丝毫不害怕。


克拉克鬼迷心窍一般,话语不假思索地从他嘴里冒出来。


“我喜欢你现在的头发。”他补充,“长了。”


佐德眨眨眼,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接着他表情更愤怒了。


“你就喜欢些微不足道的事。”


他们在用氪星语交谈,克拉克磕磕巴巴,佐德则说得很慢,有意避开难词。


“这样看起来不那么严肃。”克拉克咧嘴。佐德的面容造得过于凶狠,远远不能称为英俊。但克拉克喜欢他硬朗的线条透出的冷酷,骨子里的冷酷。那种感觉,那种味道,像一个温暖的动物,安抚着内心深处的他。


佐德指尖轻轻抬起克拉克的下颌,出人意料得温柔。他瞳孔略略放大,心跳加速,克拉克试图稳住呼吸,两人视线胶着。


过了一阵,佐德的手垂下来,一言不发。


“下去。”


“你……”克拉克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问佐德喜不喜欢他听起来实在是太小学生了,“你还生我气吗?生那些事的气?”


“如果我还在生气,我会跟你做这个吗?”佐德语气尖刻,“下去。”


“你原谅我了吗?”克拉克拿出他最严肃的态度问道,“我想知道。”


佐德叹气。


“你在捍卫你的家,而且我们当时在交战——我明白你做那些事的原因,要么是我们死,要么是你和你的人类朋友死。所以,没什么需要原谅的。”他不耐烦地说,“现在开心了吗?”


“我还想知道,”克拉克低语,靠近了些,两人只相距几英寸。


他有些兴奋,佐德在他身下颤抖,危险的双手摩挲过克拉克的侧肋,不自然地温柔。他们吻住了对方,一个属于命运注定的陌生人之间的甜蜜的吻——同族最后的遗民,困在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里。


佐德手指触到了克拉克颈后,用力搂住。


克拉克呻吟出声。


秋蓝

[佐德x卢瑟]水边的伊卡洛斯

水边的伊卡洛斯
BVS背景
Zod (佐德)/Lex (卢瑟 )无差  
卢瑟单箭头有  北极圈cp
【看完第四遍BVS还是写了,感觉圈里好冷啊,希望我没有写的太OOC

1.
【两年前  大都会】
        “你并不孤单。”

        Lex•Luthor在一片黑暗中从宽大的桌面上看到电视投射下来的画面。

     ...

水边的伊卡洛斯
BVS背景
Zod (佐德)/Lex (卢瑟 )无差  
卢瑟单箭头有  北极圈cp
【看完第四遍BVS还是写了,感觉圈里好冷啊,希望我没有写的太OOC

1.
【两年前  大都会】
        “你并不孤单。”

        Lex•Luthor在一片黑暗中从宽大的桌面上看到电视投射下来的画面。

        过了一会儿,电视上细碎的雪花拼凑成一个模糊不清的人脸。

        他抬起头,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坚定不容置疑。

        “我是Zod将军。”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他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声音。

2.
        Lex伸手去触碰尸体苍白的脸庞,周遭寂静黑暗,如同置身宇宙深处,他感觉浑身发冷,掌心却传来更加冰冷的触感。

        他弯下腰,将自己的额头抵上对方的,这举动让他连牙齿都磕碰着打颤,他想起年幼之时,那是个酷热的盛夏,他找了个机会躲在宅子的冰窖里,冷的浑身发抖,却仍旧不肯出去。同那时一样,兴奋掺杂了一丝恐惧拧成一股结实的绳索,而他自愿将头颈套入其中。

        他握紧的那只手无意识地渐渐展开,幽绿的光芒从他的指缝中漏出。在这个姿势让他腰背发痛之前他直起身,一小片氪石被夹在指尖。

        神明降临于世,
        他缓慢地用氪石剥离Zod的指纹;

        吾将手持法典,
        他打开氪星飞船的舱门;

        发号施令,
        “您想现在发布命令吗?”“是的,我想。”他回答;

        将其抹杀,
        “你刚才说的变种人要如何制造?”

3.
        “你现在本应该在公司的会议室,你知道这会多重要吧?”
        
        Mercy站在手术床的另一边,实验室里的空气微冷,她不由得动了动脚,高跟鞋触地的声音清脆有力,她的目光中透着不满,平静的语气下带了点微不足道的抱怨。

        “嗯哼?”Lex正用他的小工具在这副氪星遗体上比比划划。

        Mercy停下正在给董事会编辑邮件的手盯着他,手机发出的蓝光暗了下去。

        “你不觉得浪费在他身上的时间太多了吗,”她随意地暼了一眼Zod的脸:“这不在我们计划之内。”

        Lex闻言放下手中的东西,扭头看向Mercy。几秒后他露出个古怪的笑容,紧接着抬起有些僵硬的手臂,手指尖依次敲击着Mercy的脸:“哦亲爱的,这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更何况,我可没有恋尸癖。

        Mercy抿嘴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继续用手机发邮件。

        Lex的目光又回到佐德的脸上,带了点疯狂的眷恋。

        “跟你的阿狄丽娜[1]好好相处吧。”Mercy离开之前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

        阿狄丽娜……

        他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4.
        他和州长说着话,州长的小女儿正坐在钢琴前演奏。

        熟悉的旋律回荡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他想起这曲目的名字,慢慢的这旋律在他耳边穿梭,盖过了一切声音。

        “您可知道这曲目的名字?”他咧嘴笑起来:“我是开玩笑的,您当然知道,我们都无数次由这曲子伴随着,在各种厅堂中相会不是吗?”

        他做出个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一拍额头说道:“啊哈,水边的阿狄丽娜,就是这个,嗯,是个动人的故事。”

        阿狄丽娜,希腊神话中被国王爱慕而变成人的雕像。

        他想起Mercy打趣他的那句话。

        Mercy的背影在他的视线之内,他看着她,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然而心中喃喃自语。

        不,他不是阿狄丽娜,我知道他该是谁。

        我知道他的生平,我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他曾是氪星的Zod将军,而他现在是我的伊卡洛斯[2],他最终将会成为……

        超人的毁灭日!

        美妙的琴声戛然而止,在场的嘉宾掌声热烈。

5.
        他将Zod拖入水中,极为小心地再次抚摸起他的面庞,一种酝酿已久的情感从他的心中涌出,硬是逼出他的眼泪来。

        “你飞的离太阳太近了。”他哽咽着,哽住的东西名为悲伤。

        伊卡洛斯……他看着Zod,默念出这个名字,却没有说出口。

        他没有那样好的运气,也从未想过去要去拥有一位阿狄丽娜,最后却在这颗还未燃烧殆尽的行星之上遇见了这位已故的伊卡洛斯。

        失去了翅膀,从氪星一直坠落到他的面前。

        州长小女儿带着点南方口音的稚嫩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我的老师告诉我,水边的阿狄丽娜意思是代表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

        从前他并不能理解爱上阿狄丽娜的国王,而如今他却宽恕了爱上伊卡洛斯的自己。

        他们之间本隔着亿万光年,却是一方的死亡使得他们最终在这里相见。

        这不公平,他想。

        然而人生来不公!

        血从他的手上滴落在Zod的脸上,血晕染开来,将军的尸骨带着他未冷的鲜血缓缓沉入水中。

6.
        Lex•Luthor已经很久不做梦了,或者说他早就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看着Zod的轮廓消失在水中,他松了口气,不是如释重负,而是一种强迫。下一秒他还流着血的手掌被抓住,他被拖拽着沉入水中。

        Zod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沉睡的尸体睁开双眼,幽暗的水中陡然明亮起来。Zod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血还在从手中涌出,他抓住Zod冰冷的手腕,任由他们越沉越深。

        他没有任何挣扎,直到他从Zod背后看见一轮熊熊燃烧的太阳。

        不……他在心里有些绝望的呐喊着,然而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伊卡洛斯背后长出一副破碎的钢铁羽翼,他松开了钳制着Lex的手,然后直直地脱离水域沉入太阳中去。
        Lex看见那钢铁的羽翼燃烧起来,徒留他在水中缄默。

        你不是神明,而我愿与你同堕地狱。

        他在黑暗的监狱中睁开双眼。

7.
        到头来他依旧不相信任何神话,也不准备信奉任何一个神。

        而他想说一个故事,这故事听起来属于祖母置放在阁楼的书柜中一本落满灰尘的深红色硬壳书,翻开那些缺篇少页的泛黄纸张,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在他眼中荒诞可笑的神话。

        故事中有神明,有骑士,有冲锋陷阵的公主,也有恶魔和自甘堕落的凡人。

        凡人创造了恶魔,恶魔与神明同归寂静。
        
        这是我们看得到的部分。
        
        而关乎阿狄丽娜和伊卡洛斯的部分,只有撕毁这章节的人才得以为知。

        故事从这个恶魔的死亡开始,也从这个恶魔的死亡结束,这看起来就是故事的最后,而也许只有Lex才知道这故事的结局。

8.
        氪星飞船残骸上的角落,记忆芯片损坏的机器闪着电光嗞嗞作响。

        “将军,地球上没有人可以活下来是吗?”

        “除非这地球上有人能理解我所做的一切,Faora。”Zod的声音冷静而带着嘲讽。

        “那我将恕他在此同我共生。”

                                                 END

[1]阿狄丽娜:源自希腊神话传说,名为皮革马力翁的国王雕塑的美丽少女。国王日夜痴看以至于爱上了这个雕像。他向众神祈祷,最终感动了爱神阿芙罗狄。爱神赐予雕像生命,从此国王和少女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2]伊卡洛斯:希腊神话中达代罗斯的儿子,与达代罗斯使用蜡和羽毛制成的羽翼逃离克里特岛的时候因为飞得太高使羽翼上的蜡融化而落入水中丧生。
BVS里Lex对Zod的尸体说:“你飞的离太阳太近了。”这句话大概就来自于这个典故。

wuli物理,唉……

【佐超翻译】Basic Code(1/5)(非传统ABO,A!Zod,O!Clark)

非传统ABO,Alpha! Zod,Omega! Clark

目录:i ii iii iv v

授权:



Notes:

这个文是受推特上的这张图片的启发:


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张图大概是Superman/Wonder Woman #6的。那一集里还有些很奇怪的触手怪……你大概可以在网上找到扫描……

设定是,MoS里,Clark最后没有杀Zod将军,后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些。


基本法则 By Manic_Intent

翻译 枫炀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正文:

I.

克拉克在飞船内部找到了佐德将军,他正在...

非传统ABO,Alpha! Zod,Omega! Clark

目录:i ii iii iv v

授权:



Notes:

这个文是受推特上的这张图片的启发:




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张图大概是Superman/Wonder Woman #6的。那一集里还有些很奇怪的触手怪……你大概可以在网上找到扫描……

设定是,MoS里,Clark最后没有杀Zod将军,后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些。


基本法则 By Manic_Intent

翻译 枫炀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正文:

I.

克拉克在飞船内部找到了佐德将军,他正在膝深的水里跋涉,用氪星语不住咒骂。飞船上的一个仿生控制板被他扯开了,露出了血管一样的金属制管道——那东西看起来仿佛是活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佐德手在管道里乱摸,肘边一个细长的机器人用某种静力悬浮着一些工具。他猛地回头,瞟了一眼悬停在走廊边缘的克拉克,眉毛绞紧,又看向那些管道,将指尖压进耳内。


“老掉牙的科技。”他嘟哝一声,翻译器将那些优雅难懂的元音转换成英语,“几千年前的科技,属于你的家族,而你毁了它。”


“或许你就不该试图用它来毁灭这个星球。”克拉克谨慎地指出。


“看看这颗行星,它已经要被毁灭了,而祸首正是那些你钟爱的生物。”


佐德把两个管道拧在一起。


“他们正在摧毁生态,还有他们自己。”火星在指尖下迸出,佐德骂了一声。很快,控制板上冒起了烟,他骂得更厉害了,往后站了些,给帮忙用某种透明灭火剂喷洒灭火的机器人让出道路。


“佐德将军,我们极力建议由航天员维修师联合协会的专业人士进一步维修此飞船。”飞船用古怪的女声冷冰冰地说。


佐德低声嘟囔了几句。


“强烈建议。”女声补充,听起来居然有一点伤心。


“把飞船开回山里,试图修补它……你想做什么?”Clark有些警惕。


佐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以防你没有注意,这个飞船被淹了,还弥漫着泄露的生物有机隔热材料的臭味。”


“所以?”


“‘所以?’,什么意思?人类难道喜欢住在被淹了的房子里了吗?你已经被同化成这样了?”


“卡尔·艾尔声纹已记录。更新文件显示乔·艾尔曾是航天员维修师联合协会最后一代尊贵的领袖,卡尔·艾尔很可能有资格接受军校培训。”飞船满怀希望,“在一定训练后——”


“继续做梦吧,飞船。”佐德吼道。


克拉克忍不住爆笑出声,佐德抛去一个怒视。


他将控制板合上,悬浮起来,现在他完全不用费力就可以飞翔了。佐德对地球环境和他因黄太阳获得的新能力的适应速度本应十分吓人,但有些奇怪的是,在这里,他看起来……没有那么惊人。他的头发已经长了几个月了,凌乱地散落在他的额头周围,厚密蓬松,张牙舞爪。他眼里的残忍阴翳消失已久,取而代之的是认命的苦涩。


“你想要什么?”佐德表情漠然。


“只是想……来看看。”


“好吧,你看过了。”佐德降落在平台边缘,走进飞船,长靴踏在生物有机流体上嗒嗒作响。克拉克不得不也降落下来,加快步伐以跟上佐德。“人类叫你来把我押去审问,是吗?”


“他们叫我来看一下你的状况。毕竟你打塌了他们的不少建筑物。”


“是我们打塌的。”佐德冷冷地纠正他,“况且,以拉奥之名,那些人类用什么盖楼的?羊皮纸吗?荒谬!”


克拉克压下怒火,他一点都不想再挑起一场关于责任的争论,上次那样的争论。


“我们需要谈谈。”


“我们正在谈。”


“你修飞船只是因为想住在里面?”


佐德翻了个白眼。“你已经毁了起源仓,和它的地形重组能力,还有飞行功能。看在拉奥的份上,这东西还能做什么?”


“你又何苦呢?”


“何苦……”佐德突然转身,克拉克差点直接撞到他身上。“何苦?因为它像家。”佐德嘶嘶地说,声音低沉,话语里充斥满满的恶意,“满意了?我只剩这些了,它让我想起我的家,我的母星。”


“我……”克拉克完全没料到这样的回答,他沉默了,时间在两人之间静静地流淌。


“我明白了。抱歉。”


佐德眯着眼看着他。过了一阵子,他似乎平静下来了,冷哼了一声。


“你穿的制服是从哪儿来的?我只在历史影像上看见过这东西。”


“呃……我父亲的AI给我的,就在这个飞船上。”


“这是你的家徽,其他的一切……你看起来就像个活生生的历史影像。”


“你是想告诉我我看起来已经过时了。”克拉克试着微微笑了一下,佐德瞪了他一眼。


“这个飞船已经在这里躺了成千上万年了。你以为怎么,这么多年氪星社会都一成不变吗?你看起来相当滑稽。红靴子,认真的?”


“我喜欢。”克拉克温和地说,暗自发笑。


“你当然会喜欢。你是你父亲的儿子,拉奥保佑我们。整整一个家族的疯子。你的祖先把这侦察舰驶向了遥远的太空,哈!你的父亲犯下叛国罪,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现在你——”佐德突然停下,皱起眉,“卡尔·艾尔,你来这里做什么?别再回避这个问题了。”


“我没有回避。”克拉克反驳。他们离开了被淹没的房间,飞船不再散发着融化塑料的味道,更像一个温暖的动物,庞大,干净,活生生的。这很……舒适。他试图掩盖自己不受控制的深深的呼吸。


他分了心。佐德现在看着他的目光越来越怪异了。克拉克挑眉,他看见佐德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纯然的恼怒,最终认命地坐下。


“你多大了?”


“呃——”


“回答我。”


“三十,怎么了?”


佐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头疼过吗?发烧?一个月一次?”


“有过。这是为什么?”克拉克眨眨眼,“这正常吗?对氪星人来说是正常的吗?”


“在近一百年来,这对氪星人来说都不算正常。”佐德刺耳地笑了笑,声音毫无笑意,反而充满了讥讽。


“在我们终于决定在胎儿阶段就把所有低下的动物习性从我们基因里剔除出去之后,这就不再正常了。然而,你,你那该死的父母,没有让你像一个正常氪星婴儿一样在起源室里出生……自然生育,”佐德厌恶地低声说道,“没有调整过的基本编码,充斥着瑕疵。”


“我父亲说他希望我有自由意志。”


“我认为你父亲最后gudat疯了。”佐德吼道,“自由意志?你的父母就是起源室出生的,他们有自由意志。在我看来他们他妈有太多自由意志了,偷走法典、自然生育、把自己的新生儿装进小飞船发射到茫茫宇宙里的一个外星球……”


【注:应是情绪激动下有些氪星语没有成功翻译。】


“但是——”


“你父亲给你灌输了一堆krudak,就像他对你妈妈做的那样。你的出生,很可能是因为他对生育过程很好奇,尤其是,他,不是那个要承担一切风险的人,你母亲很可能死,怀孕是有风险的,我们已经整整一百年没有接生人员和儿科服务了。”


克拉克绷紧下颚。


“那跟我头疼有什么关系?我生病了吗?”


“你没生病。”佐德粗鲁地说,“你只是有一堆退化了的基因特征,恭喜你。”他讽刺地说,“怪你那疯疯癫癫的父亲。”


“我得做什么才能治好这个?”


“你没有办法。之前你似乎处理得还可以,怎么做的?每个月都躲到一个寒冷的地方把它挨过去吗?”


他看到克拉克警惕地点点头,转身继续走了起来。


“继续这样。你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这个了。不过,下次你发烧的时候,离我远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