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佐菲奥特曼

2420浏览    109参与
小春日和
勋章画了个寂寞😭 我对不起队...

勋章画了个寂寞😭

我对不起队长,画不出您1⃣️的可爱

勋章画了个寂寞😭

我对不起队长,画不出您1⃣️的可爱

喜欢凯文的狼约

希佐情头(大概?)

背景是光刃和M87光线

不会画玫瑰x~x,所以画了其它的

送fafa而已

希佐情头(大概?)

背景是光刃和M87光线

不会画玫瑰x~x,所以画了其它的

送fafa而已

iSN • Whale_

【希佐】说声早安

:早上好,佐菲。

  

∣角色OOC预警,捏造成分有,开车预警。

∣希卡利 × 佐菲。


今天是黄色情人节。纯属想开车,没什么剧情。

  

———  

   

WP(密码提示:希卡利+佐菲的英文名字) 

(总共十一个小字母)

:早上好,佐菲。

  

∣角色OOC预警,捏造成分有,开车预警。

∣希卡利 × 佐菲。


今天是黄色情人节。纯属想开车,没什么剧情。

  

———  

   

WP(密码提示:希卡利+佐菲的英文名字) 

(总共十一个小字母)

上官灼烨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何带弟弟妹妹的日常,都是两个温柔的大哥。

罗索无论是本体还是后来的凑活海,都是一个尽力护着弟妹的好哥哥,本体在弟妹的成长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而凑活海则是在母亲离开后辍学支持弟弟上大学,帮助父亲一起撑起这个小小的温暖的家,就算弟弟一直坑他(变成奥特曼以后尤为显著),也还是想方设法的护着弟弟,无论是小说还是Tv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佐菲从小父母双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所幸被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收养,感知到家的温暖的他对亲情格外重视,在昭和TV剧里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几个弟弟,哪怕关心则乱,几次没搞清楚敌方的情况就直接上,导致败绩,但不可否认他对弟弟们真的非常关...

【罗索X佐菲】

两个哥哥讨论如何带弟弟妹妹的日常,都是两个温柔的大哥。

罗索无论是本体还是后来的凑活海,都是一个尽力护着弟妹的好哥哥,本体在弟妹的成长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而凑活海则是在母亲离开后辍学支持弟弟上大学,帮助父亲一起撑起这个小小的温暖的家,就算弟弟一直坑他(变成奥特曼以后尤为显著),也还是想方设法的护着弟弟,无论是小说还是Tv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佐菲从小父母双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所幸被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收养,感知到家的温暖的他对亲情格外重视,在昭和TV剧里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几个弟弟,哪怕关心则乱,几次没搞清楚敌方的情况就直接上,导致败绩,但不可否认他对弟弟们真的非常关心。


于是,我给他们安排了这次见面,两个温柔的哥哥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吧。(*^▽^*)

同福里的徐先生
是星星。 【别问我为什么不画花...

是星星。

【别问我为什么不画花纹,因为我不会】

是星星。

【别问我为什么不画花纹,因为我不会】

月下海棠

还是变小了可爱10(完结)

“佐菲哥哥,你不觉得你对艾斯哥占有欲超标了吗?”


“有吗?”佐菲有点疑惑地看着泰罗


“我觉得你再不放开点,艾斯哥不被你勒死,也会憋死。”泰罗指了指被佐菲紧扣在怀里的艾斯。


听到这话,佐菲立即松开艾斯,小团子的头终于能探了出来,小脸都憋红了。


“对不起,艾斯”

佐菲一脸抱歉,刚才真是太顾着自己了,等了好久的日子终于到了,不免过于激动,就想把艾斯紧紧地扣在怀里了,让全世界都知道怀里的奥是他的 ,一时没注意抱太紧了。


“没关系的,哥哥”

艾斯对佐菲露出微笑,安慰哥哥。佐菲也以微笑回之。


泰罗:你们还记得边上的我吗?


幸好分岔路口到了,泰罗和这旁...

“佐菲哥哥,你不觉得你对艾斯哥占有欲超标了吗?”


“有吗?”佐菲有点疑惑地看着泰罗


“我觉得你再不放开点,艾斯哥不被你勒死,也会憋死。”泰罗指了指被佐菲紧扣在怀里的艾斯。


听到这话,佐菲立即松开艾斯,小团子的头终于能探了出来,小脸都憋红了。


“对不起,艾斯”

佐菲一脸抱歉,刚才真是太顾着自己了,等了好久的日子终于到了,不免过于激动,就想把艾斯紧紧地扣在怀里了,让全世界都知道怀里的奥是他的 ,一时没注意抱太紧了。


“没关系的,哥哥”

艾斯对佐菲露出微笑,安慰哥哥。佐菲也以微笑回之。


泰罗:你们还记得边上的我吗?


幸好分岔路口到了,泰罗和这旁若无人的两奥道别后,就往竞技场走去。




“佐菲哥哥我能行,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佐菲的办公桌上,一双大手和一双小手在争夺同一块光屏。


“艾斯你没恢复前还是不要工作了,哥哥会帮你做好的。”


“我可以的!”


“你不行!”


两奥争夺不下只能各退一步。


“只给你这一点,不能再多了,记得不能累着,知道了吗艾斯!”


“嗯嗯”艾斯狂点点头。


“好”


总算捞到点工作了,艾斯觉得他要是做不工作都快变成蘑菇了,现在艾斯感觉这些文件特别的可爱 。


但抢来的实在太少了,艾斯没到中午就已经完成了。闲下来的小家伙只好望向四周,寻找有趣的东西。


额……咖啡豆好像有点少了,下次加点;文件好像有点乱,下次整理一下;桌上的玩偶好像有点可爱,下次再做一个;堆着的文件好像有点多,下次来偷走一半……


佐菲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小脚四处望的弟弟,真是让奥分心啊。


没办法,抢不来了。为了打发下午沉闷的时光,艾斯只能在光屏上玩科技局新引进的地球游戏——开心消消乐 。


“Amazing”、“Unbelievable”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悦耳。




过了许久,佐菲总算把手头上文件处理完了。习惯性向沙发望去,抵不过天性的小奥睡着了。


佐菲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起旁边的毛毯就帮弟弟盖上。看着弟弟熟睡的面孔,佐菲总想用手去摸摸,但怕惊醒艾斯,只好用目光去勾勒小团子可爱的脸庞。


终是抵不过诱惑,佐菲把艾斯露在毯子外的手轻轻地放到嘴边,嘬了一口。


也许青蛙王子的故事是真的,但这次变成青蛙的却是公主,是王子的吻让公主恢复了原貌。


在佐菲吻后不久,就看见艾斯的身体在慢慢变大,最后恢复了原样,倏忽间艾斯也醒了。


“额~哥哥。”


刚睡醒的艾斯用手揉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恢复了。看着自己的手,艾斯高兴地蹦了起来。


“噢耶,佐菲哥哥我终于恢复了,太好了!”


恢复了的艾斯义正言辞地抢回自己的工作,疯狂上扬的嘴角压都压不住。真是有奥欢喜有奥愁,佐菲眼角的失落也难掩盖。



“我回来了!”


艾斯和佐菲回到家时,其他兄弟都已经回来了。


虽然今晚不用再吃大哥煮的四不像了,但好像他们都不是很开心,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失落,每个奥只能在吃饭时用眼角小心地瞄一瞄已经恢复了的艾斯。


好久没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但今晚的艾斯翻来覆去到夜深仍然睡不着,翻得烦躁了便打算出去喝点水,看着对面门缝漏出来的亮光,佐菲哥哥又熬夜了吗?


艾斯去喝水不久,佐菲也出来喝咖啡提神了。


“哥哥,怎么又熬夜了,是工作很多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快完了。我自己可以的,你早点睡吧”

说完就端着咖啡往回走。


“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熬夜啊?”


佐菲头也不回的低声说道:“等你在我怀里的时候,我就不熬夜了!”


声音低而有磁性,艾斯一度以为自己是幻听,哥哥这话什么意思?后知后觉回房间时,艾斯脸红透了,唉!今晚注定一夜无眠……


看完光屏上的视频,椅子上的人转过身去,

“任务完成得很好,下次继续努力”

“我会的,老板!”

“我能问老板一个问题吗?”

“说”

“您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这你就不要多问了,我自有我这样做的理由,先退下吧!”

“是,老板!”

看着光屏里翻来覆去的奥,椅子上的人露出一抹邪笑……


————————完—————————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终于完结了,我很开心,也很不舍。

通过写《还是变小了可爱》我知道了自己很多的不足,如

1.人物形象不够立体,不够丰富

2.没有镜头聚焦,泛泛而谈

3.词语储备不足,用词不够准确

4.没有给够主人公主要的镜头

……

如果各位小可爱在看文的过程中还发现有其他不足之处,可以评论区告诉我,我很乐意纠错改正。或知道我这些缺点怎么改的,也欢迎留言。不知道我文章中的布局、间隔你们是否喜欢,有没有觉得这样太宽了,引起观感不佳,希望多多提建议。爱你们

(*๓´╰╯`๓)♡


终于在开学前赶完了 (*^▽^*) 



魔芋王—wetory

昨天舞台剧的梗

赛罗:表弟,我来还梗了。你感动吗???

泰迦:不敢…动


抱歉…我又迫害队长了……我自罚…(狗头保命)


昨天舞台剧的梗

赛罗:表弟,我来还梗了。你感动吗???

泰迦:不敢…动



抱歉…我又迫害队长了……我自罚…(狗头保命)



阿   京

p1:佐菲队长要是浪漫起来,也会给迫水队长惊喜哟❤❤❤

p2:摘下星星装满筐筐送迫迫★★★

p4、p5:初代!你辛苦了!🤣🤣

p6:

冥王星吐槽:

1,ε=(´ο`*)))唉?刚才飞走的那是佐菲奥特曼吗?你薅走我一块土壤干什么?!

2.嘛~不过没关系啦,想必是为了哄人间体开心啦~

呐呐…欢迎你们下次来玩啊

2015年7月14日,佐菲奥特曼带着迫水队长再次造访初次相遇的冥王星~~这一天也是地球全体人类第一次看清冥王星真正的真实面纱~~

 

 

论佐菲队长为什么这么球()?

那是被旁边这位队长一口一口喂的!


最后,祝小可...

p1:佐菲队长要是浪漫起来,也会给迫水队长惊喜哟❤❤❤

p2:摘下星星装满筐筐送迫迫★★★

p4、p5:初代!你辛苦了!🤣🤣

p6:

冥王星吐槽:

1,ε=(´ο`*)))唉?刚才飞走的那是佐菲奥特曼吗?你薅走我一块土壤干什么?!

2.嘛~不过没关系啦,想必是为了哄人间体开心啦~

呐呐…欢迎你们下次来玩啊

2015年7月14日,佐菲奥特曼带着迫水队长再次造访初次相遇的冥王星~~这一天也是地球全体人类第一次看清冥王星真正的真实面纱~~

 

 

论佐菲队长为什么这么球()?

那是被旁边这位队长一口一口喂的!




最后,祝小可爱们五一劳动节快乐!!!!

月下海棠

还是变小了可爱8

私设那时还没有小赛罗

赛文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走在路上,无疑是养眼的,回头率满满。


恒星观测室一下子就挤满了奥,赛文刚把艾斯放在沙发上,冲上来的奥就把赛文和艾斯隔离开来了。不一会儿艾斯就收获了一满怀的零食。


“赛文哥,这是谁的孩子啊?怎么长得那么像艾斯啊,不会艾斯年纪轻轻孩子就那么大了吧?”一些和赛文比较熟的奥脱离了投食大众,前来问道。


考虑到艾斯以后还要成家的,不能把这些潜在弟媳吓跑,赛文只能无中生友了。


“哦,不是艾斯的,他还没成家呢,哪来的孩子。这个孩子是我朋友的,他最近忙,托我帮他照顾一天。”


搞明白的几奥又继续加入投食的阵营中……


终于,在赛文以工...

私设那时还没有小赛罗

赛文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走在路上,无疑是养眼的,回头率满满。


恒星观测室一下子就挤满了奥,赛文刚把艾斯放在沙发上,冲上来的奥就把赛文和艾斯隔离开来了。不一会儿艾斯就收获了一满怀的零食。


“赛文哥,这是谁的孩子啊?怎么长得那么像艾斯啊,不会艾斯年纪轻轻孩子就那么大了吧?”一些和赛文比较熟的奥脱离了投食大众,前来问道。


考虑到艾斯以后还要成家的,不能把这些潜在弟媳吓跑,赛文只能无中生友了。


“哦,不是艾斯的,他还没成家呢,哪来的孩子。这个孩子是我朋友的,他最近忙,托我帮他照顾一天。”


搞明白的几奥又继续加入投食的阵营中……


终于,在赛文以工作为由,强制把其他奥都赶到门外,紧紧地锁住门,并拉严实了窗帘,奥群才不欢而散。


期间,艾斯已经开始吃他的战利品了。


解决了奥群,赛文也开始工作了,他把艾斯放在恒星观测屏前,给他解说一些他没去过的恒星。虽说艾斯也是个去过地球的奥了,但平常也就是去火星巡个逻,到月球看看南夕子,除此之外几乎都呆在光之国了,妥妥的一宅奥。看着满屏的恒星,激发了属于小小奥的好奇心。听着弟弟哇哇的惊讶声,赛文对自己的工作又多了一分骄傲……


“艾斯,已经是第三个了,小奥是不能一下吃那么多棒棒糖的。”看着前面的艾斯把棒棒糖一个又一个往嘴里放,赛文决定要制止一下。


“可我已经吃了……”在赛文说话的那一瞬,艾斯就立马把棒棒糖塞进嘴里了,小心翼翼的转过身看训他的哥哥。


“那也不行,虽说你现在只是暂时变小,但万一你现在变小了把牙齿吃蛀了,变回来后也长蛀牙了怎么办。我要对你负责。”塞文略过艾斯那委委屈屈的小眼神,直接把糖从艾斯棒棒糖嘴里拔出来,塞进自己嘴里。


哼!糖被抢后,艾斯立马把身转了回去。


糖真甜!赛文看着那气鼓鼓的背影,一种欺负弟弟的快感油然而生,令他很愉悦。


安静许久后,舔着糖的赛文发现艾斯一直在盯着一个疮痍的星球,可赛文左看看又看看还是想不起这个星球发生过什么事。问艾斯,他也不说。赛文还以为是小家伙还在赌气,也就没当回事了。


午饭过后,小家伙终于不生气了,但不会说谎的眼角流露出失落,哄不好的那种。


“哇哇哇哇……爸爸!妈妈!”


听到哭声,赛文梦中惊醒,看到怀里眼灯没亮却嚎啕大哭的弟弟。发生了什么,赛文记得睡前还好的,怎么现在闹着找爸妈了呢?没什么哄小孩经验的赛文手忙脚乱………


“艾斯!艾斯!你怎么了?”赛文晃了晃小奥,但收效甚微,艾斯没有醒。


“佐菲哥哥,佐菲哥哥……”艾斯开始在赛文的怀里拼命挣扎,身上汗津津的,显然是做噩梦了。


使出浑身解数仍没有把艾斯叫醒的赛文,决定去找大哥的帮忙。他把艾斯紧抱在怀里,连披风都忘了披就马不停蹄地往佐菲那赶……


佐菲没有午休的习惯,主要是他总是有处理不完的文件,以往只有一杯黑咖啡陪着他,但今天又多了一位,没错就是今早上抢来的大蚁超兽玩偶。他今天专门把办公桌腾出一角来安放这玩偶。


此刻的他,手里正搅拌着咖啡,望着大蚁超兽发呆,微泯一口才发现咖啡冷了。这是今天第几次走神了,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当他正感叹弟弟误奥时,就有奥破门而入了……


佐菲抬头一看,就看到了气喘吁吁的赛文和他怀里正在哭的艾斯。


佐菲立马从赛文手里接过小艾斯,小家伙的哭声已经半哑了。


“怎么了赛文?发生什么事了,艾斯怎么哭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中午睡觉睡着睡着就哭了,还说要爸爸妈妈。最后一直在喊你的名字,我哄不好就直接带过来了。”


真反常啊,佐菲还没有细究原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让艾斯停下来。许久没带娃的佐菲也有点生疏了,但是你不得不相信,作为有五个弟弟的大哥,哄小孩已经成了条件反射。


许是因为熟悉的味道,也许是因为佐菲高超的技巧 ,亦或是小孩哭累了。艾斯的哭声一会儿便渐渐变小,最后艾斯的眼灯终于亮了,看着佐菲,喊了一声哥哥后又渐渐睡下去。


看到艾斯又睡着了,佐菲和赛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把艾斯放在沙发上,佐菲小心地擦着小家伙身上的冷汗,也在想这件反常的事的原因。


“赛文,你们上午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呀,我们两个就一起进行恒星观测啊,只是中途闹了些别扭,艾斯糖吃多了,我就强制把糖从他嘴里抢了过来。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吧?”赛文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会的,艾斯很久没这样哭过了,上次还是在我刚把他带回来的时候……”说道这,佐菲进入了沉思。


“赛文,你们今天有看到X星球吗?”


“额……好像有,好像艾斯今天盯了一上午的就是X星球。”赛文回想了一下上午观测的恒星 。


“那就对了,艾斯应该是看到那个星球,想起了以前的那场战争。没想到这么久了,艾斯还是没能走出来。”佐菲向赛文解释道。


佐菲记得刚把艾斯带回来的那一阵,小艾斯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在梦里喊爸爸妈妈 。小孩子是不会记得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艾斯晚上哭的次数也减少了,佐菲以为他忘了。没想到今天再次看到那个星球还会勾起他那段悲伤的回忆。


“你还带回去吗?”


“不了不了,我不敢在让他再进恒星观测室了,晚上还是哥哥你带他回去吧,我就先回去工作了。”艾斯这一哭,直接让赛文有了心里阴影 。


“好!”


傍晚,沙发上的小家伙终于醒了,打开眼灯望了望四周,才发现这不是恒星观测室,当他看到正在看着他的佐菲时,着实吓了一跳。


“佐菲哥哥,我怎么在这里?赛文哥哥呢?”一开口,艾斯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是沙哑的。


“哦,赛文有事要忙就把你送到我这了。”显然,艾斯已经忘了中午发生过的事了。看到弟弟醒后,佐菲连忙递了一杯水过去。


“哦!”艾斯接过水,小口小口地嘬着。


“回家吧!”


“好”

佐菲等到他喝完,就着他回家了。工作什么的先放一边吧,弟弟重要。

路上,佐菲心想得找个机会和艾斯谈谈才行。


晚上

一大一小两奥在床上盘着腿,面面相觑。

“还记得你中午梦到什么吗?”

“不记得了。”

“那你知道你的嗓子怎么哑的吗?”

“吃糖吃的?”

“嗯,下次少吃点,睡觉吧!”

“好!”

看来艾斯真的已经不记得了,唉,那就先不去提起了。

熄灯……


未完待续……






月下海棠

还是变小了可爱7

“佐菲哥哥,过来帮我一下!”


刚要出门的佐菲被绊住了脚,顺着触感往下看就看到了抱着自己腿的小艾斯,

“艾斯,怎么了?”


“哥哥过来帮我开一下我房间的门,我打不开。”


看房门干什么?佐菲寻思道 。自从艾斯变小后,一直都是跟着他睡的,好久没进自己房间了,现在怎么突然要进去了?


当佐菲打开房门后,艾斯就一头扎进了房间的柜子里,在里面翻找着什么。佐菲看着被艾斯扔了一地的玩偶,决定去问问,


“艾斯,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我在找给赛文哥哥的礼物,我不需要帮忙了,哥哥去上班吧。”艾斯头也不回地说道。


“哦,那我走了,要帮忙直接叫赛文哥哥吧!”...

“佐菲哥哥,过来帮我一下!”


刚要出门的佐菲被绊住了脚,顺着触感往下看就看到了抱着自己腿的小艾斯,

“艾斯,怎么了?”


“哥哥过来帮我开一下我房间的门,我打不开。”


看房门干什么?佐菲寻思道 。自从艾斯变小后,一直都是跟着他睡的,好久没进自己房间了,现在怎么突然要进去了?


当佐菲打开房门后,艾斯就一头扎进了房间的柜子里,在里面翻找着什么。佐菲看着被艾斯扔了一地的玩偶,决定去问问,


“艾斯,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我在找给赛文哥哥的礼物,我不需要帮忙了,哥哥去上班吧。”艾斯头也不回地说道。


“哦,那我走了,要帮忙直接叫赛文哥哥吧!”

佐菲一面往外走,一面思忖道怎么我都没有礼物,赛文却有,感觉有点失宠的佐菲直接走到沙发上坐着,班等一会儿再上,先看看礼物先。


“佐菲哥哥,你怎么还不去上班?”

正悠闲地在客厅吃着苹果的赛文一脸疑惑,今天大哥怎么了,居然还不去拥抱他最爱的文件。

“没事,我等一会儿再去,我要先确定一下我的地位。”佐菲盯着艾斯的房间,语气有点冷,后面几个字重音有点明显。


赛文:我怎么感觉空气中有股酸味,是产生幻觉了吗?


“啊哈,终于找到了!”房间里传出艾斯欢快的声音。


佐菲听到声后,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想向房间迈步。就看到艾斯一手抱着一个大怪兽玩偶,另一只手还拖着一个 ,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玩偶有点大,比小艾斯的现在的身体还大,抱着它挡住了艾斯的视线,所以艾斯走路东摇西晃的。


“艾斯,你这是干什么?”赛文率先发问了。


“这是给赛文哥哥的礼物,是好久好久之前准备的,但后来就忙忘了,今天才想起来。我知道哥哥喜欢动物,这是我缝的我认为长得可爱的小怪兽,这一只是和佐菲哥哥一起打败的大蚁超兽,另一只是泰兰特,哥哥喜欢吗?”艾斯提了提地上的玩偶。


“你赛文哥哥喜欢泰兰特,不喜欢超兽,而且赛文是个很大的奥了,把泰兰特留个他就行了。”佐菲上面把挡着艾斯的大蚁超兽一把夺了过来。


“啊?哦。佐菲哥哥你还没走啊?”遮挡物突然消失,艾斯才看清客厅里还有另一个奥,他还以为除了上班时间比较晚的三哥,其他哥哥都去上班了。


“现在就去了。”佐菲抢过玩偶抱着后,就往门外走,丝毫不在意一个宇宙警备队队长抱着一个超兽玩偶走在路上,是多么惹奥注目。


艾斯一脸茫然的盯着门口,有点不知所措。在一旁看了整场戏的赛文,总算憋住了笑,把艾斯拖在地上的泰兰特提了起来,终于知道刚刚的酸味是怎么来的了。


“艾斯,这是给我的吗?”


“嗯嗯,这礼物给的有点迟,哥哥还喜欢吗?”回过神来的艾斯对赛文点了点头 。


看着这缝得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且没有露出线头的玩偶,赛文不得不感叹自家五弟的手工啊,平常看起来这么暴躁的弟弟,却持着一颗柔软的心缝这些东西。要是他是个女奥,一定很贤惠 ,想娶他的奥可能会把家门踏烂,唉,可惜弟弟是个男的,还是个对感情迟钝的愣头青。


“嗯,很喜欢 。等我把它放进房间里,我们就去上班吧,带你看看恒星观测室。 ”


听到自己的礼物被喜欢后,艾斯的眼灯也提亮了一个度。

“好!”


未完待续……

依旧下方走起⌯'ㅅ'⌯



睡觉对我很重要

三十为人夫4.

*佐迫

*架空

*dramatic


收养手续办妥后,迫水为阳太找到一间合适的小学供阳太读书。亲情和友爱包围中的阳太一天天幸福地成长起来。由于迫水和佐菲的悉心照料使阳太小小的内心感到无限的温暖,乖巧的孩子早就改口唤两位叔叔作“爸爸”了。

若二位皆为凡人,美好的故事或许可以永久地接续下去。然而迫水一直为佐菲的身份担心着。送阳太到学校后,迫水压低了声音小心地问佐菲:“你不是有工作要做吗?太久不回去会不会算是失职?”

佐菲抚摸着迫水的脊背朗笑道:“天下太平,要我就没什么用处了。”

迫水眉头一紧:“可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

佐菲说:“你呀,是不是过分担心了?”

迫水抓紧佐菲...



*佐迫

*架空

*dramatic


收养手续办妥后,迫水为阳太找到一间合适的小学供阳太读书。亲情和友爱包围中的阳太一天天幸福地成长起来。由于迫水和佐菲的悉心照料使阳太小小的内心感到无限的温暖,乖巧的孩子早就改口唤两位叔叔作“爸爸”了。

若二位皆为凡人,美好的故事或许可以永久地接续下去。然而迫水一直为佐菲的身份担心着。送阳太到学校后,迫水压低了声音小心地问佐菲:“你不是有工作要做吗?太久不回去会不会算是失职?”

佐菲抚摸着迫水的脊背朗笑道:“天下太平,要我就没什么用处了。”

迫水眉头一紧:“可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

佐菲说:“你呀,是不是过分担心了?”

迫水抓紧佐菲的手:“我很珍惜你在我和孩子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好害怕一眨眼你就不见了。”

佐菲安慰迫水:“哪里的话,你们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


一语成谶,在夜里迫水和阳太沉睡之时,佐菲被赛文的使用奥特意念唤醒。

“佐菲哥哥,请立即回到光之国来。”

“什么事?”

“父亲见你不在,正在发怒。你快回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好。”


佐菲轻轻掀起被子换上衣服。

结婚不久后他与迫水两人换了一张双人床,这是迫水注重的仪式感。遗憾的是迫水从未允许过二人拥有婚姻之实,佐菲从他,不舍得逼迫他做任何事情。

换好衣服后,佐菲把睡衣叠好,整齐地置于枕上,迫水睡得正酣,翻个身,手还在身旁似是找寻什么般移动,大概是想要搂住佐菲的腰身。

佐菲凝望着迫水,一再地留恋,留恋,不忍离去。

“佐菲哥哥,不要再犹豫了,动身吧。”赛文催促。

佐菲独自出门,夜里的骤风甚是猛烈,他将这风理解为地球的挽留。他对风低语:“不要担心,我不久就会回来。”


啪!啪!

奥父将桌板拍的震天响。他怒不可遏,诘问佐菲道:“地球真的那么好留恋吗?身为宇宙警备队队长,你知道你的失职行为为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吗?你这些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佐菲低垂着头颅,无从作答。

“我要罚你,罚你闭门思过。什么时候得到我的允许,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出来。”奥父发令。

“父亲!”佐菲倏忽抬首,欲言又止。

在场的弟弟们都为佐菲捏一把汗,但因奥父气势逼人,皆不敢越雷池一步。


佐菲被关进监室,那里阴森黑暗,压迫着他的心绪,令他喘不过气。他痛苦地扶栏,无法设想迫水和阳太起床后发现他不辞而别会是怎样的反应。


迫水醒来后感到身旁的温热已然消失,惶恐无措地睁开眼睛,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佐菲真的不见了踪影。然生性纯良之迫水根本没有怨恨佐菲半分,他只是忧虑佐菲的安全与否,祈祷他可以早些回到自己身边。

思念过剩会让人窒息。

阳太起床后问迫水“佐菲爸爸去哪了”,迫水一边煮饭一边柔和地告诉阳太:佐菲爸爸工作上遇到了困难,需要先去忙工作。

“那佐菲爸爸不回来了吗?”阳太又问。

“不要怕,佐菲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是什么时候呢?”

“迫水爸爸也不知道,但是佐菲爸爸说会很快的,因为佐菲爸爸舍不得我们啊。”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离佐菲离去已经三个月之久。闲下来时迫水总想着无论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然后可以继续支持着自己在新工作上努力。一个人打工,一个人带孩子,一个人承受着对佐菲的思念。有时结束整天的操劳躺在床上,迫水感觉自己就像一条被榨干水分的菜干,已久未得到生命之光的润泽。


梦比优斯去监室探望佐菲,佐菲已被相思折磨得苍白虚弱。

年轻的梦比优斯在此情此景下才知晓爱情是多么让人苦痛而欲罢不能的东西,扑到栏前:“哥哥,苦了你!”

“梦比优斯,你来了。”佐菲淡淡地回应。

“哥哥,你和人类迫水相爱的事情,我们兄弟都知道…你也曾对母亲讲过吧,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得知。我想如果父亲知道了,一定会理解你的…”梦比优斯喋喋不休地安慰佐菲。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呢,梦比优斯。父亲不会放我出去的。我明白在埃利戈斯挑衅之时我不在的负面影响有多大,然而,然而…梦比优斯,你没有过心爱的人,你不知道。”

“哥哥,我有,”梦比优斯解释,“只不过他是我们的同类,我们之间没有父亲所忌惮的那份禁忌。我在努力地想象你的感受,我感到了你痛楚…”

“那么,梦比优斯,你可以帮哥哥一个忙吗?”

“什么忙?”

“能不能帮哥哥到地球带个话?告诉迫水我的处境,叫他不要担心。”

“好。”


隔壁老大爷离奇地家中身亡,腹中插有一把短刀,显然是被谋杀。

案子被连续报道半个月,仍没有任何进展。

阳太害怕,晚上要迫水爸爸抱着睡。

阳太缩在迫水温暖的怀中怯怯地问:“爸爸,你害怕吗?”

迫水回答:“不害怕。”

“为什么呢?”

“因为佐菲爸爸会保护我们啊。”

“真的吗?可是佐菲爸爸现在在哪呢?”

“你去看天上的星星,其中有一颗就是佐菲爸爸。”

“佐菲爸爸是死了吗?”

“没有,佐菲爸爸不会死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回来见我们呢?他是不是忘记我们了?”

“怎么会呢?佐菲爸爸最爱阳太啦,只不过是工作太忙。你看爸爸手上这枚戒指,你对着它喊‘佐菲爸爸,我好想你,你回来吧’,他就会听到的。”

“真的吗?”

“你试试。”

阳太贴近迫水的手,真挚地说:“佐菲爸爸,阳太好想你,你回来吧。”


远在光之国靠着栏杆忧伤的佐菲突然听到了阳太的呼唤,眼里顿时溢出感动的光彩。


隔壁搬来一对神秘的夫妇,在前任户主凶杀案还未了结之时就大胆住进“凶宅”,实属费解。

女人敲开了迫水家的门,带来了精美的纸盒:“先生您好,我是新搬来的吉田沙希。这是我亲手制作的羊羹,希望您能喜欢。”

迫水恭敬地接过纸盒:“谢谢吉田太太,请进来坐吧。”

吉田沙希婉拒:“搬家的事还没有忙完,家里先生还在等着,我得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拜访。迫水先生,晚安。”

“晚安。”


迫水将纸盒放在桌上,阳太跑来问:“爸爸,刚才那位阿姨是谁?”

“是新搬来的吉田太太。”

“他们住进了山田爷爷的房子里吗?”

“是的,虽然很蹊跷…”迫水打开纸盒,将羊羹拿出,“阳太,吃吧。这是吉田太太特意送来的。”


处理完搬家事宜的吉田夫妇经常来迫水家做客,一来二去,邻里之间关系变得十分融洽。

这日吉田沙希请迫水父子到家中晚餐。

围在被炉前,迫水的脸颊被暖得泛出桃红的色泽,屋内的氧气紧张起来,迫水总觉得大脑有些晕眩。

吉田沙希想找些话题与迫水搭话:“迫水先生是否单身呢?我见家里总是您和阳太两人。”

迫水想起那杳无音讯的来自宇宙的夫君,只是不想过多解释,便轻轻点头。

“迫水爸爸不是单身,我还有另一个佐菲爸爸!只不过佐菲爸爸突然不见了,只剩下了阳太和迫水爸爸…”阳太急忙澄清。他的脸蛋也红扑扑的,不知是因着急还是空气温度过高。

童言无忌,置迫水于困窘之境。

吉田沙希解围:“阳太,其实佐菲爸爸是非常爱迫水爸爸的吧?”

“当然了!”阳太抢答。

吉田沙希摸摸阳太的面颊:“佐菲爸爸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才离开的,一定会回来的。”

阳太清澈的大眼睛里已经镶满了晶莹的泪珠。


大雪纷飞,正在伏案工作的迫水听到一阵轻和的敲门声,前去开门。

吉田沙希就站在门口,鼻尖冻得通红。

“迫水先生,我先生今晚因工作不能回家,我正巧忘记带钥匙,外面真是太冷了,我可以进门取取暖吗?”

迫水正要答应,身体突然定住,喉咙发哑说不出话。心头有个陌生的声音对他说:“不要收留她。”

迫水默问:“你是谁?”

那个声音说:“我是佐菲的弟弟,梦比优斯。你千万不要答应这个女人,她不是人类,她要加害你。”

吉田沙希见迫水迟迟没有反应,担心迫水已看穿她的身份,冲上来要伤害他。

这时一道金光贯穿了迫水的身体,梦比优斯操控了迫水。迫水眼疾手快地抄起果盘中的水果刀,直捅进了吉田沙希的心脏。

梦比优斯又从迫水的肉体上离开。

迫水看到倒在地上血流如注的女人大惊失色。

不待他冷静半分,警察已破门而入,吉田先生就在这群警察之中,他铁青着面指着迫水失控地大吼:“你竟然杀死了我的妻子!”


iSN • Whale_

【希佐】独处的时光

:当那个声音停在办公室大门的时候,佐菲的心咯噔了一下。


∣角色OOC预警,捏造成分有。

∣希卡利 × 佐菲。

  

———

  

  等离子火花塔的灯光如红日西坠慢慢转淡的时候,宇宙警备队总部里待着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减少。毕竟他们的作息也和普通人一样,遵守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已经迫不及待等着下班的人开始询问旁友要不要去附近的酒吧喝一两杯消磨时间,有的则是说难得今日没加班打算回家陪陪自己的伴侣和孩子,有些则说今天轮到他们的队伍值班巡逻所以酒局什么的就不去了。

  

  

  佐菲路过的时候虽然也被邀约下班之后一同喝杯酒当作放松一下心情。可...

:当那个声音停在办公室大门的时候,佐菲的心咯噔了一下。


∣角色OOC预警,捏造成分有。

∣希卡利 × 佐菲。

  

———

  

  等离子火花塔的灯光如红日西坠慢慢转淡的时候,宇宙警备队总部里待着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减少。毕竟他们的作息也和普通人一样,遵守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已经迫不及待等着下班的人开始询问旁友要不要去附近的酒吧喝一两杯消磨时间,有的则是说难得今日没加班打算回家陪陪自己的伴侣和孩子,有些则说今天轮到他们的队伍值班巡逻所以酒局什么的就不去了。

  

  

  佐菲路过的时候虽然也被邀约下班之后一同喝杯酒当作放松一下心情。可惜,佐菲只能笑着婉拒并表示自己还有些文件要处理,他就不奉陪了,临走前和他们说玩得开心点就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说到下班后的开心时间,佐菲何尝不是想去的。这几天自己一直在外出任务,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包括一些文件处理。好不容易把外头的任务给处理好之后,真的打算应邀去喝杯时,他差点就忘了自己办公桌上堆着厚厚的文件如同山一样那么的高。脑子里想要跑出去玩的心情顿时被折成两半。

  

  

  啊哈——心好累,佐菲心想。

  

  

  佐菲并不是被虐狂。他自己也不想每天都对着那么厚重的文件要处理的。其实他这几天不在所要处理的文件可以交给初代或者杰克来处理,只是这边的文件多数需要他这个队长的身份去修、改和批。初代和杰克也只是能帮一小块而已,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职位越高,重任越大,快乐越小的意思吗?

  

  

  不过也罢了,也总算是解决了四分之一就对了。也能算是减少一点点。佐菲觉得今晚不熬夜的话估计明天还有一堆在等着自己。虽然艾斯和赛文有劝过他别熬夜,做到某个点的时候就好了,可依照刚才的趋势,今天不赶完估计明天还有,索性就留下来批了。

  

  

  与其说是被虐狂倒不如说他是典型的工作狂比较合适。

  

  

  佐菲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了。他来来回回修改和批阅光屏里的报告已经让他感到非常疲倦。一直持续往下沉去的眼皮也在努力地和他的困意抗衡着。

  

  

  佐菲喃喃自语道:“好困。”

  

  

  如果这时候有一杯咖啡那该有多好。可失策的是他忘记了自己最后一杯咖啡在上个月已经被自己喝掉了,有点后悔那时候出任务为什么没去进货。

  

  

  在黑暗的时候,人的五官感应会变得异常敏感,这句话其实说得很对。尤其是现在,办公室外的四周被黑暗给笼罩唯独他这里灯火通明显得非常特别显眼。他的听力和触觉也稍微变得异常敏感,是因为他听见一丝杂声。

  

  

  在佐菲打算后仰躺在懒人椅休息的时候,外头传来一丝声音。原本被睡意充满的大脑也稍微清醒了些,紧绷着端详是从哪里发出的声音。那声音从渐远的地方发出清脆的“踏踏踏”声。

  

  

  动作缓慢异常响亮。

  

  

  佐菲听清的时候,也判定了那是有人在走路的声音。可那个声音前往的方向是自己的所在地。当那个声音停在办公室大门的时候,佐菲的心咯噔了一下。然后由沉默代替了氛围。

  

  

  佐菲见那人停在自己的办公门口,却没了动静觉得有点奇怪但保持警惕问道:“是谁在外头?”

  

  

  外头等待的人听见佐菲的询问,“咔嚓”的一声把门打开了。

  

  

  待到那人把门关上,从黑暗走出来的时候佐菲差一点就要把他手上的光屏给丢出去。看清楚来者何人,他才把手上的光屏放下,心中大石犹如被冲走呼了一口气道:“原来是你,希卡利。”

  

  

  被叫做希卡利的男人一脸好像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忍不住上扬,自顾拉开椅子坐在佐菲对面说道:“怎么,你还怕有鬼不成?”

  

  

  “开什么愚蠢玩笑,我、我只是以为是有怪兽入侵了而已。”

  

  

  “哦?你还怕是怪兽呀?如果这里真的出现怪兽,只能说你们宇宙警备队总部的防盗和监视系统不太好。”

  

  

  “……就算是不好也是你们科技局办事不力不是吗?”

  

  

  希卡利冷静思考了一下,总部的各种科技包括防盗和监视系统也都出自他们局里:“唔……说得也对。”

  

  

  佐菲有时候打从心底怀疑希卡利的智商其实真的有存在过的吗,还是他只是纯属想找个机会调侃自己?罢了罢了,佐菲拍掉脑子里的发问说道:“所以,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希卡利。”

  

  

  希卡利没回答佐菲的问题,自顾问起别的:“你今天要熬夜加班?”看了那堆积如山的文件。

  

  

  佐菲顺着他的视线看一下文件,每看一眼就头痛一次:“对,虽然已经做得差不多但还是有很多。”

  

  

  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完,佐菲心里叹气道。

  

  

  就在佐菲心里祈祷着希卡利不是来捣蛋的时候,希卡利对他说:“我陪你一起做吧。”

  

  

  “一起做吗?随便你……诶诶诶——你说什么!”

  

  

  “我说一起做。两个人一起做总好过一个人在那苦头干完。”

  

  

  佐菲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伸手掐了自己脸颊一下。

  

  

  痛的,不是幻觉。

  

  

  “你有什么企图,希卡利。”

  

  

  “企图吗?如果我说我怕你不敢听佐菲。”希卡利看似有预谋的笑了笑。

  

  

  佐菲表示那还是算了吧。他宁愿不知道总好过知道一些不得了的东西那就更糟糕了。

  

  

  已经决定两人一起分担的佐菲把一半的文件分给了希卡利。佐菲和希卡利仔细的说出有什么注意的事项要小心,想了想希卡利和自己同样拥有着勋章的身份,估计一些不太重要的文件能交由他批改也成。

  

  

  佐菲说如果已经明白你就可以开始做了。

  

  

  在那之前,希卡利对他说放心,我听明白了,但是在开始之前先借用一下你的茶水间。

  

  

  佐菲疑惑的看着希卡利提出来的要求也没说什么只是和他说你自便吧。

  

  

  希卡利把手上拿着的东西带去茶水间而佐菲则是不再理会他开始新的一波忙碌起自己的工作。

  

  

  佐菲在一面做着报告的时候又再次感叹着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就好了。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希卡利捧着一杯咖啡放在佐菲面前。希卡利对他说:“喝吧。”

  

  

  “我已经放了方糖,不苦。”

  

  

  佐菲望着突然冒出的咖啡,一脸惊讶的望着坐回去他对面还开始喝起咖啡的希卡利,对着他说了声谢谢,如同个得到礼物的小孩子似的小心翼翼捧着那温热的咖啡小嘬了一口后说:“好喝。”

  

  

  “你怎么会突然带咖啡过来了。”

  

  

  “前几天听见你和艾斯抱怨说咖啡没完了。碰巧那时候梦比优斯去了地球一趟带回了咖啡当作手信,加上这几天你都跑出去做任务,想着今天回来你肯定要熬夜加班完成,怕你想喝就干脆带过来了。”希卡利看似云淡风轻解释道。

  

  

  希卡利原本没打算要带咖啡来的。毕竟他原初的目的只是想陪陪眼前的人,但得悉这人或许会熬不过没有咖啡陪的日子,便把梦比优斯给自己的咖啡顺便带过去了。

  

  

  刚才瞧见那人露出一丝犹如小孩子那般开心的模样,他想他有带来是对的,一下子没藏住嘴角的笑意便给佐菲看见了。

  

  

  佐菲听着希卡利说的话,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那么好。对自己那么好究竟有什么企图。

  

  

  企图吗……佐菲心想。

  

  

  佐菲回想起刚才那人的举动再结合刚才那番暧昧不清的话语还有他有意无意露出的笑容,像是意识到什么脸忽然红了起来,低下头对希卡利说道我们还是继续赶报告吧,说完就把头埋得低低假装修改报告。

  

  

  希卡利望着突然把头低下的人。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那通红的耳尖却已经出卖了他。希卡利觉得他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轻笑着,然后才说了一声好。

  

  

  也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等到外头的等离子火花塔又开始一点一点亮起光的时候,两人才终于通宵完成合作,总算把剩下的报告给赶完。佐菲顶着不明显的黑眼圈说:“总算做完了……真是太好了……”再也顶不住困意来袭,往后一趟,没过三秒就呼噜睡着了,留下一脸愣着的希卡利看着他的睡脸。

  

  

  希卡利原本还打算做完之后约佐菲到食堂吃个早餐,不过看来这邀约得往后退了。看着疲倦不堪的那人躺在椅子上,一点防备都没有,希卡利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笑了起来,直到外头传来悉悉窣窣的声音他才缓慢站起来伸个懒腰。

  

  

  临走前,他把杯子洗干净后放回原本的地方,再从衣帽架上拿走披风把他披在佐菲的身上。当披风被希卡利轻轻地放下的时候,他听见佐菲的唇瓣好像在动着。他一时没忍住把耳朵靠过去以为他会说什么奇怪的梦话的时候只是听见了非常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你……希卡利……”

  

  

  希卡利听后,扑哧笑出了声,然后小心翼翼的在他额间留个吻。温柔的帮他整理了桌上的文件后,希卡利才离开。就在开门的时候,他差一点就撞到迎面而来寻找佐菲的泰罗和艾斯。

  

  

  泰罗和艾斯知道佐菲昨天一夜没回过家,知道他肯定又在办公室熬夜批改报告,便一同前去佐菲的办公室看看他如何。殊不知打开门的时候就差点撞上了同样和佐菲一起熬夜出来的希卡利。

  

  

  希卡利望着那两人犹如死鱼眼震惊的表情知晓他们误会什么,但也没打算做太多的解释,怕吵到里头的人便小声对着他们说:“嘘——你哥哥刚睡着而已,别打扰他。”

  

  

  说完,就越过他两离开了。

  

  

  据某位奥特曼人士透露,当天希卡利离开之后佐菲那天也没有好好睡成。原因是被一脸生无可恋的艾斯和一脸以为自家哥哥被吃掉的模样而惊恐的泰罗摇醒了本该睡着的佐菲。有一瞬间,佐菲差点要用M87光线把泰罗给轰炸出去。

  

  

  而本报里另外一位蓝族当事人表示奥特兄弟感情真好,无时无刻都在吵着,习惯就好以做结尾,结束了这场闹剧。

  

  

Fin.

江临

不是cp向不是cp向只是在玩梗【p2】

宇宙弟控的世纪会晤

大概是ifL77没有被毁灭,雷欧作为太子来到M78进行访问,佐菲接待。然后宇宙弟控一见如故当场求婚

弟控雷达:无需交流准确帮您识别附近弟控。【源自以前和朋友聊天发现特质相同的人身上都会有小雷达无需交流发现同类】

前两天看到朋友提到又大又没用,简直是我本人👍🏻唉最近真的好忙全靠脑绘傻图活着想尝试的东西还贼多靠我话也好多 

我不会画画不要笑我○| ̄|_

不是cp向不是cp向只是在玩梗【p2】

宇宙弟控的世纪会晤

大概是ifL77没有被毁灭,雷欧作为太子来到M78进行访问,佐菲接待。然后宇宙弟控一见如故当场求婚

弟控雷达:无需交流准确帮您识别附近弟控。【源自以前和朋友聊天发现特质相同的人身上都会有小雷达无需交流发现同类】

前两天看到朋友提到又大又没用,简直是我本人👍🏻唉最近真的好忙全靠脑绘傻图活着想尝试的东西还贼多靠我话也好多 

我不会画画不要笑我○| ̄|_

阿   京

【你眼中的温柔】第六章(佐迫向)

[图片]
【当流星所到之处,那就一定是你】


不败勇者故事向另一个分支时间线——迫水真吾离开地球之后,和佐菲相遇发生的故事之中,梦比优斯TV之前的故事线,和正文不败勇者故事时间线不冲突!

全篇佐迫向,高甜!除了甜就是甜,还是甜!!虐点神马的会有点但最后都甜的哒!

开车擦边球,别期待有车,能保证给小可爱们塞一嘴的奶糖

本篇有原创队员,只有日向浩是官方设定的人物(出自于赛罗剧场版)

此篇是佐向(佐菲x迫水),讲述迫迫离开地球后在太空发生的故事。也可以理解是佐菲个人TV篇,迫迫去哪里,佐菲队长就去哪里保卫和平!


☆☆☆☆此篇主佐迫(佐菲x迫水),有初美(初代x美菲拉斯)副CP戏份...


【当流星所到之处,那就一定是你】


不败勇者故事向另一个分支时间线——迫水真吾离开地球之后,和佐菲相遇发生的故事之中,梦比优斯TV之前的故事线,和正文不败勇者故事时间线不冲突!

全篇佐迫向,高甜!除了甜就是甜,还是甜!!虐点神马的会有点但最后都甜的哒!

开车擦边球,别期待有车,能保证给小可爱们塞一嘴的奶糖

本篇有原创队员,只有日向浩是官方设定的人物(出自于赛罗剧场版)

此篇是佐向(佐菲x迫水),讲述迫迫离开地球后在太空发生的故事。也可以理解是佐菲个人TV篇,迫迫去哪里,佐菲队长就去哪里保卫和平!


☆☆☆☆此篇主佐迫(佐菲x迫水),有初美(初代x美菲拉斯)副CP戏份☆☆☆☆

☆☆☆☆此篇出现的回忆杀剧情的桐山薰(警备队队长)x村松敏夫(特搜队队长)是一对冷门中冷门cp(在隔壁不败勇者是群像角色其中一对主CP)☆☆☆☆

☆☆☆☆此篇有原创队员,只有日向浩队长是官方人物出自于赛罗剧场版,在此篇故事中还是个年轻的队长☆☆☆☆

☆☆☆☆此篇会出现名为凤源的人类,是雷欧的原型人间体(交代雷欧幻化姿态人间体的由来是本作者原创的)☆☆☆☆


【OOC属于我,帅气属于佐迫】

https://shimo.im/docs/VK3CpKKpcwpJjpR3/ 《【你眼中的温柔】第六章》


字数突破四万字...说我有minganci.....我只能挂地址了,不知道小可爱们能不能看得见...

看在我写了这么多字的份上  第一次厚脸皮跪求评论o(╥﹏╥)o



不正经电视台

给朋友画的佐菲小队长!他好可爱!

给朋友画的佐菲小队长!他好可爱!

不正经电视台

最近的一点没头没脑的低质量摸鱼,bug很多对不起TT

风马对不起,下次会把你画的帅一点的TT

佐菲好可爱,我又可以了

而且小队长好好画

最近的一点没头没脑的低质量摸鱼,bug很多对不起TT

风马对不起,下次会把你画的帅一点的TT

佐菲好可爱,我又可以了

而且小队长好好画

63君
临时赶了个尾巴, 为什么这质感...

临时赶了个尾巴,

为什么这质感给了我一种糊了一层面粉的感觉?下次改改


临时赶了个尾巴,

为什么这质感给了我一种糊了一层面粉的感觉?下次改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