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何九华 尚九熙

192浏览    73参与
吧嗒~

德云大三角5

尚九熙认识何九华的时候,两人都很青涩。九熙是个艺术生,学了好多年的画画,后来想走综艺但是这条路太难。再后来,九熙去学了相声:“就觉得说相声挺好玩的,然后本身对这个东西有一份热爱,就想尝试性地来学习。”九熙家里人很不支持,但是万幸,他遇见了九华。

九华,何九华。一个喜欢相声并以此为傲的小伙子。他错过了鹤字与头九,遇见了九熙。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他们相伴走过了几年的时光,算不上风光,但是也算是风雨同舟了。

是九熙表的白。是的,就是那个尚宇直。九华也觉得怪不可思议的。

九熙其实很在意世俗,他在表白的前一夜想了好久。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他想跟何九华在一起,非常想。哪怕受人一辈子耻...

尚九熙认识何九华的时候,两人都很青涩。九熙是个艺术生,学了好多年的画画,后来想走综艺但是这条路太难。再后来,九熙去学了相声:“就觉得说相声挺好玩的,然后本身对这个东西有一份热爱,就想尝试性地来学习。”九熙家里人很不支持,但是万幸,他遇见了九华。

九华,何九华。一个喜欢相声并以此为傲的小伙子。他错过了鹤字与头九,遇见了九熙。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他们相伴走过了几年的时光,算不上风光,但是也算是风雨同舟了。

是九熙表的白。是的,就是那个尚宇直。九华也觉得怪不可思议的。

九熙其实很在意世俗,他在表白的前一夜想了好久。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他想跟何九华在一起,非常想。哪怕受人一辈子耻笑,没有结婚证,跟他谈一辈子恋爱都可以。只要这个人是何九华……

九熙喜欢吃麻辣拌,以至于在米兰都要找抚顺麻辣拌吃。可能也是一种对家乡的怀念吧。

但九华就爱挑三拣四的:“这都什么呀!老醋花生?酸辣土豆丝!炒河菜呀……这怎么还有藕盒啊!这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九华喜欢烤冷面,九熙也就开始尝试接受烤冷面。

九熙觉得自己是九华的原配、高配、顶配,谁想到来了个秦霄贤,何九华立刻就转了心。九熙生气,特别生气。九熙见不得九华对旋儿好,就见不得他俩在一起。

九熙起初真的只是觉得华哥对旋儿也就是玩儿玩儿而已,但当后来华哥亲口说出自己想保护旋儿的时候。九熙大脑一片空白,真的,他没有想到,几年的感情会在顷刻间被何九华一手摧毁!

秦霄贤经过抢救,总算是被抢救了回来。哪成想一睁眼看见的是空无一人的病房。他失落的压低了眉眼,又将眼睛闭了起来:“算了,自己是想看见谁呢……”

男厕所里,梅九亮与何九华打了起来。

梅梅擦了擦嘴角的血,瞪着瘫坐在地的何九华:“你他妈还有脸过来!要不是因为你,旋儿会这样吗!我告诉你何九华!你他妈的不想对他负责就趁早离旋儿远点儿!没那个本事,你就别他妈的去招惹他!秦霄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他妈的去给他陪葬!”

九华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觉得自己真的很渣。一边是在一起一年多的九熙,一边是充满了新鲜感的旋儿。九华舔了舔后槽牙,站起来理了理衣衫。点燃了一支烟。歪着头,眯着眼,猛吸一口,昂头、过喉,最后拉长了呼吸,细细的将烟吐出。要换了别的男人,这种动作更像是猥琐大叔。

吸了一口之后他再没了动静。蹙着眉、垂着手,从镜像里瞅着烟丝渐渐燃烧殆尽……

烟灰散落在脚边,形成灰色的牢笼将何九华紧紧箍住。

何九华低头望着自己的鞋:“嘿,兄弟。瞧你,从神探跌进了尘埃里。喜欢这种感觉吗?或者说更讨厌呢。你在等我为你拂去那饱满的烟灰吗?原谅我现在还做不到。你说我是不是很该死,呵,巧了。我也这么觉得。好了兄弟,必须得去看一眼我的宝贝儿了……”

梅梅此时已经在病房照顾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秦霄贤。看见何九华推门进来,梅梅白了一眼,然后继续喂着秦霄贤喝八宝粥:“祖宗!虽然你不爱吃,但是现在请你对你自己好一点好吗!”

“梅九亮,可以让我单独跟旋儿说几句话吗?”


吧嗒~

德云大三角4

秦霄贤躺在病床上望着点滴出神,他心里慌乱、压抑。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争不过尚九熙,一个是搭档了几年的“”细水长流”,一个是一时兴起的“”激流勇进”。或者说,输赢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定下了。只是他忘记了,这一场无声的比赛最终的裁判是何九华。

“我喜欢何九华吗?”秦霄贤总是会这样问自己:“不喜欢吧……”

可是为什么每次看见他俩在一起,他就心痛。“何九华,我在你这儿到底算什么呢?”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九熙和九华没什么的,对吧。

秦霄贤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头痛、眩晕、恶心加呕吐。在自我判定输给尚九熙的那一刻都涌了上来。

他拔掉针头,冲出病房,没走两步就跪倒在地,扶着墙,死命撑着头。路过的护士急忙...

秦霄贤躺在病床上望着点滴出神,他心里慌乱、压抑。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争不过尚九熙,一个是搭档了几年的“”细水长流”,一个是一时兴起的“”激流勇进”。或者说,输赢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定下了。只是他忘记了,这一场无声的比赛最终的裁判是何九华。

“我喜欢何九华吗?”秦霄贤总是会这样问自己:“不喜欢吧……”

可是为什么每次看见他俩在一起,他就心痛。“何九华,我在你这儿到底算什么呢?”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九熙和九华没什么的,对吧。

秦霄贤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头痛、眩晕、恶心加呕吐。在自我判定输给尚九熙的那一刻都涌了上来。

他拔掉针头,冲出病房,没走两步就跪倒在地,扶着墙,死命撑着头。路过的护士急忙又将他扶进病房内,让医生来给他做检查。秦霄贤极力挣脱,但他太瘦了,根本无法逃脱。

梅九亮端着午饭匆匆赶来,只见秦霄贤被两个男医生按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眼睛猩红,喉咙里嘶哑着发出低吼。

梅梅愣了几秒,连忙把饭放在床头,冲过去将秦霄贤一把护在怀里:“你们干什么!谁许你们动他的!”

医生细细做了描述,说到一半被秦霄贤打断:“梅梅,我想回家……”

梅梅示意医生们先出去,然后将秦霄贤安抚好:“旋儿乖,咱先治病。我在呢,别怕。”

秦霄贤霎时间泪流满面,抱着梅梅一直哭。

梅梅等他哭累了,哭够了,将他哄睡着,再去跟医生沟通。

秦霄贤从梦中突然惊醒,猛地坐起来满屋子找梅梅,发现没有回应后瞥见床头的饭,还是温热的。肚子一直处于饥饿状态,他急忙端起来喝了两口,觉得自己的胃好受一些了。

他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不禁想起何九华。

“他……应该没事儿吧,他还没有穿外套呢……”

秦霄贤想说服自己不去找他,但是心里一直都在担心他。

秦霄贤终于憋不住,还是想换了衣服想偷偷溜出去,在拿起自己衣服的一瞬间,他又开始头痛、恶心加呕吐……

他撞在柜子上,饭撒了一地,碗摔在地上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仿佛自己的身躯也随着破裂。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控制了,他颤抖着拿起锋利的瓷片,对着自己的手腕切了下去,用力,再用力……

伤口深了,血直接涌出来,鲜红一片,美极了。秦霄贤从来没有觉得红色那么好看……

他觉得好晕,好想睡。他闭上眼眼前浮现的尽是何九华的笑脸。电话铃响了,尽管秦霄贤已经没有力气去看是谁,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划开了接听。晕了,又晕了,彻底晕了。“这回是彻底看不到你了。”

秦霄贤嘴动了动:“何九华,我爱你。”

门外的护士抱怨着这病房里的病人真能折腾,推开门,抬头,瘫倒在地:“啊啊啊啊啊啊,有人自杀了!”

咸的小饼干

我们的红娘是小丸子(6)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何九华真香了。


刚开始他还不是很愿意和尚九熙合租,只是想忍忍就过去了。而现在,他不想尚九熙搬出去了。


尚九熙一点坏毛病没有,平时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还主动负担了全部水电费。上下班也可以搭个顺风车。最关键的是,尚九熙的厨艺真的很好哎!


尚九熙看着何九华大快朵颐的样子,只觉得可爱。


“嗯嗯,好吃!”何九华给尚九熙竖了个大拇指。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小日子就这么过起来了。


但是,如果不来一点转折,怎么叫生活呢(坏笑)。


所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何九华真香了。


刚开始他还不是很愿意和尚九熙合租,只是想忍忍就过去了。而现在,他不想尚九熙搬出去了。


尚九熙一点坏毛病没有,平时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还主动负担了全部水电费。上下班也可以搭个顺风车。最关键的是,尚九熙的厨艺真的很好哎!


尚九熙看着何九华大快朵颐的样子,只觉得可爱。


“嗯嗯,好吃!”何九华给尚九熙竖了个大拇指。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小日子就这么过起来了。


但是,如果不来一点转折,怎么叫生活呢(坏笑)。


所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周六上午,何九华又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尚九熙这几天出差了,算算日子,也是该回来了。


“你是没带钥匙吗——妈?!”


何九华蓬头垢面的打开门,就看见了他亲爱的母亲。


“我的宝贝儿子!妈妈来看你啦!”


“不是,您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去接您啊。”


“哎呀,怎么来不一样。哎,我未来女婿呢?”


“什么未来女婿!说了,我们什么都没有!”


“儿,我还没说是谁呢。”


何九华不想说话。


“我回来了。”尚九熙开门进来,就看见何九华和一个和他有七八分像的中年妇女一块儿,何九华手还搀着她。


大脑飞速运转,瞬间明白了形式。


“这位是伯母吧?”


何母看着门口的年轻人,眼里全是慈爱。嗯,外表是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不错。


“啊,这是我妈。妈,这就是我的室友,也是同事,尚九熙。”何九华赶紧介绍。


“伯母什么时候到的?路上累吗?”“伯母要不要喝点水?”“如果伯母不嫌弃,要不就住我房间吧?”尚九熙一连串的嘘寒问暖让何母更满意了,还是个细心体贴的。


“不用了,妈你住我房间吧,我睡沙发。”


“那怎么行?”尚九熙立刻严肃了起来,“万一感冒了?你住我房间吧。”


何九华还想再说,尚九熙却没给他机会,“伯母饿了吗?”


何母笑道:“别说,还真有点。”


“伯母不嫌弃的话,就在家吃?我做。”


尚九熙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就进了厨房,何九华就在一旁打下手。


何母看着俩人忙碌的身影,越看越觉得般配。


长得好看,细心体贴,还会做饭,可以。


吃完了饭,尚九熙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何母:“您要不要休息下?”


“好啊。但我还想去外面逛逛呢。”


“那就等您休息好了,我陪您去到处看看。”


嗯,还很孝顺。


何母进来房间,打开手机,在“给儿子找对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准备退群了。刚刚我找到未来女婿的最佳人选了。”

凉茶晚🌸

清醒时分(一发完)

 骨科🍗请避雷⚡️


  贪财💰好色👧不上升✅


     遇撞梗🧠   请私聊💻


———————————🌸———————————


         何九华是个喜欢四处旅游的主儿,倒也不是为了什么艺术,何九华纯属是喜欢那种在旅游中自由自在的那种畅意。...



 骨科🍗请避雷⚡️



  贪财💰好色👧不上升✅



     遇撞梗🧠   请私聊💻



———————————🌸———————————


         何九华是个喜欢四处旅游的主儿,倒也不是为了什么艺术,何九华纯属是喜欢那种在旅游中自由自在的那种畅意。




         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尚九熙,这个同何九华同父同母却一人冠父姓一人冠母姓的兄弟也是个爱好四处游行的人。不过和何九华不同的是,尚九熙四处旅游算是个有目的。




        尚九熙从小喜欢绘画,尤其独爱素描。打小画基础的石膏几何体,慢慢的开始画静物素描,就在这种慢慢悠悠的学习过程中,尚九熙画的最多的还是何九华的人像。




        从开始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个人,到后来愈发的活灵活现;从何九华满脸青涩还带点青春痘到下颚线越发锋利让人着迷;从开始的两个人都有些拘谨到后来越发的随心所欲。




        俩人正反也都是乐意出门旅游的主,何父何母也都是高知,打小也乐得让俩个孩子出门给自己腾出两人世界,也顺便让他俩拓展拓展视野。




        何九华旅游是没有目的地和想法的,如果让何九华一个人出门,他真的能拿出一张世界地图或者中国地图然后随手指个地方就奔着那儿去了。但尚九熙不一样,尚九熙更愿意去佛罗伦萨、巴黎、京都、苏州、纽约、布拉格这些艺术气息更为浓厚的地方。所以一般而言,何九华也都会乐呵呵的陪着尚九熙去那些自己叫不上名字的艺术天堂。




        尚九熙高考那年,何九华已经大二快要毕业了。高考结束的尚九熙打点行囊就奔着何九华所在的北京就去了,先是独自一人把北京天安门、故宫、颐和园、八达岭长城、南锣鼓巷这些有名的景点逛了一逛,在到达北京的第三天傍晚才打电话给何九华报告自己的行踪。




         报告了行踪的尚九熙虽然不能像刚来的时候那样独自逍遥,却也不受什么拘束,快到期末考试的何九华根本无暇顾及尚九熙,于是在北京的那两个星期里,尚九熙偷偷的逛遍了三里屯附近的所有夜店,每每到微醺的状态的时候,尚九熙就打道回酒店,避免一些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不必要的事情。




         一个艺术生去夜店,自然要打扮成去夜店的模样。理所当然的,尚九熙在宾馆房门前被何九华堵住的时候,穿的也是一身简单的衣服,戴着一个黑色鸭舌帽,何九华伸手把尚九熙头上那个碍人视线的鸭舌帽掀了下来,然后有些粗鲁的在尚九熙已经掉了一个肩头的外套口袋里掏出门卡并且开了门把尚九熙拽了进去。




        毕竟是自己瞒着何九华去的夜店,尚九熙还是有些心虚的,偷偷打量着何九华的脸色,然后在心里给何九华的怒气程度打了个历史最高分。尚九熙转了转脑袋瓜,实在拿不准该怎么办,毕竟从来没见过何九华那个脸阴沉成那样。




         尚九熙慢慢慢慢的蹭到何九华坐的床边,拽了拽何九华的衣服“大华……不是,哥,那啥……我这也是第一次……”听到第一次这三个字,何九华抬眼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尚九熙,尚九熙被看的一阵心虚马上改口“第七次……去夜店,我保证以后就不去了好嘛……哥~”




         何九华被一声哥叫的算是浑身都酥了,却又忍了忍不肯破功,非要给尚九熙一点教训,冷着语气问尚九熙“你这是本事大了,我管不住你了。”尚九熙倒也没有在乎何九华的语气,笑嘻嘻的陪着笑脸,一副任你打骂的模样。




        何九华气的直咬后槽牙,却还是担心尚九熙这没怎么喝过酒的身子,拉着尚九熙做到床上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问他头晕不晕。尚九熙一看何九华担心自己了,蹭着身体就往何九华怀里钻,拿脑袋蹭着何九华的颈脖,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后劲上来了,尚九熙嗲下声音小小声的说着“九华,我头晕晕的,我不舒服。”




         “活该!”




         听了何九华的活该尚九熙就不乐意了,依着何九华的身子就抬起头冲着他瞪眼,何九华也不理他,就低着头冲着尚九熙的脸‘呸’了一声,尚九熙可不乐意了,抬着头冲着何九华的脸就‘呸呸呸呸呸’,呸完了还一脸开心的嘀咕“你呸我一口,我呸你五口,我还赚了四口呢!”




         似乎是防止再被何九华呸回来,尚九熙挣扎着就要从何九华怀里出来,却又被何九华按回到怀里,两个大男人推推弄弄不知怎么个情况,何九华便把尚九熙按到了床上,按下去那一瞬间俩人也是真的懵了,尚九熙不知道是比何九华回神快了那么一点,还是好像被何九华这么一按弄得脑子不太清醒,搂着何九华的脖子便吻了上去。




         高中刚毕业的年纪,没经历过初恋,更不知道如何去轻吻,尚九熙就像一只小兽一般,一味的撕咬啃食,嘴唇上传来的刺痛感使得何九华迅速回过神来,然后迅速的推开了已经缠在自己身上的尚九熙。




         “唔…”被推开的尚九熙也愣住了神,稳了稳心绪迅速的从何九华身下退出来跑进卫生间里。




         宾馆的卫生间里大多都是有镜子的,尚九熙看着镜子里满面春色的自己,闭上眼睛稳了稳心神,尚九熙把卫生间里的水龙头打开,就盯着水槽里放满了水,尚九熙把脸埋了进去,在水里憋着气暗自恼怒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怎么垒了十几年感情的墙,这么容易就崩塌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头上的水龙头依旧在哗哗的流水,蓄满了整个水槽,然后顺着瓷砖的桌面滴在了地上,还弄湿了尚九熙的帆布鞋。尚九熙感觉到脚底的湿意赶忙手慌脚乱的从水里把头抬起来,关上水龙头打开了水槽里的塞子,看着水慢慢的、缓缓的流淌进下水道里。




        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尚九熙抬起头准备再定定心神就出去和何九华道歉,却不曾想一抬头便看见镜子里倒印出何九华倚在卫生间门上的模样,尚九熙慌张的回头盯着何九华的脸,然后嗫嗫嚅嚅的想开口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份尴尬。




        “对不起,哥……我刚刚……”




        话尚未说出口便被何九华打断“现在你清醒了吗?”




        尚九熙一瞬间也不知该作何回答,好在何九华似乎也不是真的准备刨根问底的问出个所以然来,没听到尚九熙回答的何九华也就自顾自的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在尚九熙面前定住,把尚九熙转了个方向迫使尚九熙看着镜子里的两人。




        尚九熙只觉得耳边传来轻轻的声音,这声音的主人似乎是何九华。




         然后,他听见何九华说。




        “清醒了吗?那现在继续吧。”


吧嗒~

德云大三角之初始3 (熙华~)

秦霄贤在失去意识之前,手哆嗦着给梅九亮发了条定位。梅梅费了好大劲儿,借了邻居家的工具,卸了门锁,才把他从何九华家扛出来。

何九华开着车直奔九熙家,但当他哭着打开九熙家的门时,他扑了个空。“熙熙,熙熙,你别吓我熙熙。熙熙你在哪熙熙…...何九华转变了他家的每一个角落,他声嘶力竭的喊着尚九熙的名字,可尚九熙始终没出来。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手机微信振动了两下。他打开熙熙发的视频,在天台。

熙熙把手机架好,自己站在天台边上,向何九华喊话:“哥!你听,这风多大~你还记得吗?从前,我们最爱在这儿烧烤,我负责烤,你负责吃。那时候多好啊...…熙熙回头:“哥,你说,下辈子我还能遇见你吗?”

画面翻...

秦霄贤在失去意识之前,手哆嗦着给梅九亮发了条定位。梅梅费了好大劲儿,借了邻居家的工具,卸了门锁,才把他从何九华家扛出来。

何九华开着车直奔九熙家,但当他哭着打开九熙家的门时,他扑了个空。“熙熙,熙熙,你别吓我熙熙。熙熙你在哪熙熙…...何九华转变了他家的每一个角落,他声嘶力竭的喊着尚九熙的名字,可尚九熙始终没出来。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手机微信振动了两下。他打开熙熙发的视频,在天台。

熙熙把手机架好,自己站在天台边上,向何九华喊话:“哥!你听,这风多大~你还记得吗?从前,我们最爱在这儿烧烤,我负责烤,你负责吃。那时候多好啊...…熙熙回头:“哥,你说,下辈子我还能遇见你吗?”

画面翻转了,对着天空,很蓝,像极了尚九熙清澈的眸. ...…

何九华红着眼跌跌撞撞跑向那天台,他怕,怕他到那的时候,只有一地的鲜血.....…

尚九熙在天台使劲擦着他的手机:“这手机真的贵,呀!都给我刮花了!”

“尚九熙!”何九华上来就给了尚九熙一个拥抱,他把尚九熙箍的紧紧的:“九熙!别离开我,九熙!没了你我可怎么活!”

九熙懵了:“哥,你怎么了?你这是受啥刺激了?”何九华没有说话,他带着泪,吻上了熙熙的唇,软的,甜的。何九华的手按上了熙熙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唇内是何九华淡淡的烟草气息,还有一股子尚九熙天生的奶油味儿。九熙的腿在何九华的舌扫上牙膛的时候突然就软了,含糊不清的喊何九华:“哥,腿软~”

要不是九华抱着九熙,他早就跪在地上了。

九华松口,看着满眼春水的熙熙:“熙熙,别离开我。”

“哥,刚刚逗你玩儿的,我没有想要离开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重视我,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能不能不要因为一个秦霄贤你就不要我了……”

熙熙眼底湿润了,低着头,蹙着眉。

“我没有不要你的意思,只是,熙熙,你知道吗,当初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想保护你,你初来,礼貌、羞涩,身上散发着艺术细胞与你独特的气质。你告诉我,你是学美术的,我很庆幸自己遇见了你。当年的你就像如今的他一般。激发了我的保护欲,我很想保护你,很想……”何九华松开熙熙,转身来到天台上,点燃了一直香烟……

九熙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那只烟燃烧殆尽:“哥,懂了。”

何九华又抱了抱熙熙:“九熙,你要知道,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但是,原谅我现在想去保护一下那个孩子。或许……我们可以一起保护他。”

尚九熙听到这句话冷笑了一声,狠狠地甩开何九华:“何九华!你当我尚九熙是什么人!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还是说你当我是你的一条狗,随你柔捏切磋,任你宰割!我告诉你,今天之后,我们毫无关系!你是你,我是我,你有秦霄贤,我也可以去找我的那一个!何九华,走着瞧!”

九华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空,万里无云,本是让人心生愉悦的好天气。但现在,他觉得胸口闷的很,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身上爬一样别扭。九华目送熙熙气愤的下了天台,掏出手机给秦霄贤打电话。

“喂,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是沉默许久,随后传来护士的尖叫声:“啊啊啊啊!有人自杀了!”



咸的小饼干

我们的红娘是小丸子(5)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电视还在响。


屋子里昏沉沉的,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应该是死亡的味道吧。


小小的何九华抱着自己,缩在角落里。


门被人用力的撞着,一声一声,好像撞在小九华心里。


他应该装没人在家的。可是电视还在响。“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原来看着那么欢快的小丸子,现在却像一道催命符。


门响得更厉害了。


“啪啪啪”


何九华醒了。


他很久没梦见那时候的事了。回过神来,发现背已经湿透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缓了过来,发现外面真的有人在敲门。


何九华想...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电视还在响。


屋子里昏沉沉的,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应该是死亡的味道吧。


小小的何九华抱着自己,缩在角落里。


门被人用力的撞着,一声一声,好像撞在小九华心里。


他应该装没人在家的。可是电视还在响。“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原来看着那么欢快的小丸子,现在却像一道催命符。


门响得更厉害了。


“啪啪啪”


何九华醒了。


他很久没梦见那时候的事了。回过神来,发现背已经湿透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缓了过来,发现外面真的有人在敲门。


何九华想起来了,今天自己要有一个新室友了。原来的室友换了工作就搬走了,一个人承担房租又实在是有些吃力,所以就又找了一位室友。人还是饼干介绍的,那小姑娘拍着胸脯保证那绝对是个好室友,自己又忙,所以还连新室友的名字都不知道。


简单收拾了下,要给新室友一个好印象嘛。


“久等了,你好,我是何......我丢!!!”


何九华打开门,准备好的自我介绍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门口,尚九熙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早上好啊,我的新室友,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


何九华突然想弄死饼干。


这个就是她保证的好室友?


尚九熙看着何九华的表情变化,只觉得可爱得紧。


“嗯,我可以进来了吗?”


何九华没办法,让开了。


“你也要和人合租?”像他这种著名主持人应该不缺钱啊?


“我家最近在重新装修,所以需要个住处。临时性的,也不需要多好啊。”


这个解释还比较合理。


何九华默默安慰自己,反正是暂时的,尚九熙自己还认识,总比和陌生人要强一点。


这么想着,何九华心里就好受了点。


“这个就是你的卧室了,那边是厨房,然后厕所在这边......”


“你的卧室是哪个?”尚九熙突然插了一句。


“啊?我的是这个。”


何九华没注意尚九熙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所以,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哈。”


“那么,室友先生,以后多指教了~”


不知道为什么,何九华觉得自己后背有点凉。

咸的小饼干

我们的红娘是小丸子(4)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哇噻,和我偶像一个办公室啊啊啊啊!”饼干兴奋地抱着自己的饼干去了新办公室,“华哥我爱你嗷嗷嗷嗷!”


虽然逃脱不了和尚九熙一个办公室的命运了,但何九华还是决定尽力让自己过得更好点。所以,他以“任务重需要人帮忙而且还可以带带实习生”为由,把饼干也带了过去。


等他俩收拾好东西,尚九熙也到了。


“那么,剪辑师先生,以后多指教了~”


何九华想给他一下。


昨天尚九熙录好了节目,所以刚上班何九华就要受到新一轮摧残了。


打开视频,紧闭眼睛准备接受噼里啪啦的洗礼。


嗯。。。。不...

小学生文笔渣渣一个,多包涵。


少儿台 主持人熙×剪辑师华


“哇噻,和我偶像一个办公室啊啊啊啊!”饼干兴奋地抱着自己的饼干去了新办公室,“华哥我爱你嗷嗷嗷嗷!”


虽然逃脱不了和尚九熙一个办公室的命运了,但何九华还是决定尽力让自己过得更好点。所以,他以“任务重需要人帮忙而且还可以带带实习生”为由,把饼干也带了过去。


等他俩收拾好东西,尚九熙也到了。


“那么,剪辑师先生,以后多指教了~”


何九华想给他一下。


昨天尚九熙录好了节目,所以刚上班何九华就要受到新一轮摧残了。


打开视频,紧闭眼睛准备接受噼里啪啦的洗礼。


嗯。。。。不对,怎么没有?


何九华奇怪了。应该是在后面吧。


但是,直到何九华剪辑完节目,他也没听见那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怎么,转性了?


何九华正奇怪,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次没有头疼了吧?”


何九华一回头,看见尚九熙笑着看着自己。


这次何九华不想打他了。


所以,是因为上次自己说自己讨厌他噼里啪啦,所以他就改了?


何九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尚九熙了。


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放弃了自己的成名之作(好像不算)?


能这样关心自己的人,真的不多。


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盯着他半天了。何九华赶紧转过头去,脑子嗡嗡的。


但是这次,并不难受。


尚九熙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但他没有按自己打算的下班回家。


因为刚出办公室,他就看见了满脸“我磕到了”的饼干。


这个小姑娘,好像和九华很亲密的样子?尚九熙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又拥有一名盟友了。


“你是九华带着的实习生吧?”尚九熙开启了绅士模式,笑道。


饼干赶紧点了点头。


“我听说你好像是想做主持人的?”


点头。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可以教你。”


继续点头。


尚九熙突然有些犹豫。


这个实习生,怕不是傻的吧?


(饼干内心:啊啊啊啊偶像笑眯眯地看着我华哥!他们好配!嗷嗷嗷嗷偶像和我说话了!嗷嗷嗷嗷他要教我!)

吧嗒~

我请您吃

蒸柠檬 烧柠檬 卤柠檬 煮柠檬 酱柠檬什锦柠檬 熏柠檬 清蒸柠檬 卤煮柠檬烩柠檬 锅烧柠檬 炸柠檬 糖醋柠檬 醋柠檬   还有一桶柠檬水!

是不放蜂蜜多加醋!

我请您吃

蒸柠檬 烧柠檬 卤柠檬 煮柠檬 酱柠檬什锦柠檬 熏柠檬 清蒸柠檬 卤煮柠檬烩柠檬 锅烧柠檬 炸柠檬 糖醋柠檬 醋柠檬   还有一桶柠檬水!

是不放蜂蜜多加醋!

吧嗒~

能有人帮我编下剧情吗?

😂😂😂

能有人帮我编下剧情吗?

😂😂😂

一年

【你如暖阳,渡我入世】1

勿上升。主何尚。。。。


微良堂,汉芳。愿我们及所爱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眼里有光,嘴角带笑。【你带我入世,成为我黑暗中唯一的光。】

“华哥,这人怎么处置。”

“坏了规矩,捆上手脚,丢到海里喂鱼吧。”

爬在地上那人听到后,挣扎着起身,“华哥华哥,别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那人拿我妻儿要挟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您放过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华哥。”

何九华鄙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人,“做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有软肋,你的情就是你脖子上的刀,规矩就是规矩,不过你放心,用你命换来的妻儿的命,我们是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

那人看着何九华如此决绝,苦笑着看他,“你不懂,...

勿上升。主何尚。。。。


微良堂,汉芳。愿我们及所爱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眼里有光,嘴角带笑。【你带我入世,成为我黑暗中唯一的光。】

“华哥,这人怎么处置。”

“坏了规矩,捆上手脚,丢到海里喂鱼吧。”

爬在地上那人听到后,挣扎着起身,“华哥华哥,别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那人拿我妻儿要挟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您放过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华哥。”

何九华鄙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人,“做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有软肋,你的情就是你脖子上的刀,规矩就是规矩,不过你放心,用你命换来的妻儿的命,我们是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

那人看着何九华如此决绝,苦笑着看他,“你不懂,你永远都不会懂了,何九华,我等着看你为情所困的那一天,看看你的选择是什么样。”说完便躺在地上闭上了眼。

“拖下去,喂鱼。”何九华对着旁边站着的人说道,那人极其听话的点头,招呼了几人把地上的人拖着扔进了公海。

孙九芳进来时就看到何九华闷闷不乐的喝着酒,“哥,这是又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何九华抬头看了眼来人,“没事,只是没想到李修会背叛我们,明明之前我们关系那么好。”

“哥,我们再好也比不过林媛,他从毕业就喜欢林媛,好不容易把她娶回了家,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是黑帮的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不过直接丢海里太便宜他了,手段我还没用上呢”

“九芳!不过他想离开就直接说,为什么要联合外人来对付咱们?他要和我说,我能救不了林媛吗?”

“林媛她,怎么样了?”

“在老黑手里,已经撕票了。”

孙九芳惊愕的看着何九华,属实没想到这个结局,“李修知道吗?”

“我没告诉他,到死都不知道,我答应他照顾好他的妻儿,我也没做到。”

“他是不是还有个儿子?我刚看了,马上就驶出公海了,在过会儿应该就到了,我再派人去找找他儿子吧。”

“好。”

“对了,还有一事,前几日欠债的那人抓到了,你要问问吗?没啥事我就让人打一顿,给点教训让他赶紧还钱了。”

“嗯,你安排吧,最近的事太多,我得休息休息了。明日去找周九良待会儿,他现在是轻松了,教书育人,听说在学校人缘还挺好,你看看他现在那个样子,还被人夸可爱,哪还有原来狠厉的影子?”

“嗯,我也觉得他挺可爱的。”,孙九芳感觉何九华瞪了一眼自己,忙开口道,“我就不去了,我在家里看着,别再让人钻了空子。”

隔日,何九华便来到了周九良的学校,他之前也时常来,学校的保安都认识他了,见他来,还打着招呼,“呦,又来啦,找周老师来了吧。”

何九华今天放下了往日的背头,一头顺毛,看起来和昨天那个大杀四方的人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何九华来到周九良办公室,没看到人,就听到隔壁传来了周九良的声音,“孟老师,对,就是这样做。”

何九华听着声音,心中不免猜测他在干什么,犹豫着要不要去隔壁,最后还是一脸奸笑推开了隔壁办公室的门。

就看到,周九良附身在办公桌前,怀里圈着一个人,那人坐在桌前,周九良顺着那人的手拿着笔,一笔一划的在写着什么,像是在教那人算题,如果不是周九良怀里那人通红的脸,何九华就相信了这就是简单的教题那么简单。

怀里那人看到门口站着的何九华,急忙推开周九良,起身说了句,要去给学生们上课了,手忙脚乱的拿起桌上的教案就跑了出去。

周九良没有错过那人红彤彤的脸颊和惊慌失措和脚步,孟鹤堂总是能让自己在平平淡淡中体会乐趣,走到何九华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走吧,坏人好事,去我办公室聊。”

等到何九华在周九良办公室坐下,周九良脸上还带着笑容。

那种笑容是何九华不常看见的,自己身处那地方,自是看不到,原来三人同在黑帮时,也不常见彼此脸上出现过这么幸福的笑容,想来他的离开是对的,何九华又想起了李修,他也是想拥有一份平静吧。

九年前,周九良见到孟鹤堂的第一眼便被他吸引,那人像阳光照亮他的世界,可是又对自己来说遥不可及,也只能留在心里,惦念着。

直到三年前,周九良再次遇见孟鹤堂,他还是像原来那样,周九良决定离开黑暗,投身到他的光明那里。没有人阻拦,一切顺理成章,来到孟鹤堂教书的学校,自己也成为了一名老师,不过自己也只能教教他们三弦和戏曲,过得也算悠闲,凭着自己原来的职业,现在也不愁吃穿。

三年来,周九良未曾把自己的爱意宣之于口,一直都是在孟鹤堂身边待着,那人去哪自己便跟着,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一种习惯,孙九芳曾说过他俩之间只差了一句‘我爱你’。

“今日怎么有空来?内鬼抓到了?”

“嗯,抓到了,是李修。”何九华想起此事就难过,被出生入死的兄弟背叛。

周九良看到何九华的神情,宽慰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还真没想到是李修,他是为了林媛吧。”

“你是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吧,你怎么知道的。”

“想也想的出来,看你这样,林媛最后没保护好吧,老黑下死手了?”

“九良,要不你回来吧,别当老师了,大材小用了。”何九华上前抱着周九良的胳膊说道,“你一走,就剩我和芳芳相依为命,你无情啊。”

“想到别想,不可能。你来就是说这些的?”

“没,就散散心,最近有点累。”

“那正好,我们科室欢迎新来的老师又是节日,搞了一次郊游,你也一起吧。”

“真的吗?太好了,我好久没出去看看了。”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从公海回来,顺道玩了一圈。”

何九华疑惑的看着周九良,过了一会周九良看何九华还在看自己,势必要知道答案。就缓缓开口道,“好吧,我手机上有你的定位。”

何九华知道周九良这也是担心自己,离开了,却还是放不下。点了点头,心下了然,“什么新来的老师?”

“哦,从巴黎回来的美术老师,据说长得还挺好看的。”

“哦哦,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周九良看何九华一脸坏笑的样子,“你打住,人家那可是个好人。”


沐沐沐沐兮

愈合

总有人会抚平你的伤痛,也会增添新的伤疤,等到伤口结痂才察觉痛意,呜咽着舔舐伤口,然后发现你甘之如饴

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可以给生活按下重启键,你希望在哪一天醒来

是高中毕业那天吗?尚九熙想。或许还可以往前一点,往前到第一次见到何九华那天。

这世上,有些人是不能见的,一见误终生。在遇到何九华之前,尚九熙总是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于他而言,在特定的时间遇到特定的人,然后相伴走过一段特定的旅程,在列车到达下一站时,再挥手与人说再见,结束相伴时所有的欢喜与不快,往事随风飘散,他也乐得清闲。至少他前十六年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小学前的日子,他和爷爷奶奶在省城度过;后来要回市里上小学,...

总有人会抚平你的伤痛,也会增添新的伤疤,等到伤口结痂才察觉痛意,呜咽着舔舐伤口,然后发现你甘之如饴

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可以给生活按下重启键,你希望在哪一天醒来

是高中毕业那天吗?尚九熙想。或许还可以往前一点,往前到第一次见到何九华那天。

这世上,有些人是不能见的,一见误终生。在遇到何九华之前,尚九熙总是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于他而言,在特定的时间遇到特定的人,然后相伴走过一段特定的旅程,在列车到达下一站时,再挥手与人说再见,结束相伴时所有的欢喜与不快,往事随风飘散,他也乐得清闲。至少他前十六年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小学前的日子,他和爷爷奶奶在省城度过;后来要回市里上小学,远离原本的朋友,日子变得陌生;再后来又在北京上高中,又再一次远离自己的交际圈,又变回孤零零一个人。

初遇何九华是调剂宿舍的时候,听得老师的指令,来帮他搬宿舍,搬去何九华原本的宿舍。

两个刚进校园的高一新生,和高二学长一个宿舍,介绍完名字,就不肯再说话。反倒是何九华一口京腔的说“欢迎住进417宿舍,我是社长,以后有事相互照顾,放心,我们不欺负小孩。”不太正经的话说出来倒也多了分亲近。

那晚,本该认床睡不踏实的尚九熙却睡得格外香甜。

尚九熙有起床气,还挺重,大早上任得何九华叫起来,就独自生着闷气,倒是让何九华察觉几分可爱。

“行了,别生气了,中午带你去吃好吃的行不行,起的比初中早了不少,也难怪你难受,习惯就好了啊”

看着何九华的笑脸,尚九熙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但也不再生气。

正式的高中生活从军训开始,巧的是,学校操场正在大修,没有教官,每班两个学长带着,何九华带的尚九熙他们班。尚九熙本就不耐热,太阳底下晒着,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自己宿舍的小孩,何九华也心疼,看人难受就让尚九熙去阴凉处歇着。

尚九熙有点低血糖,平时不觉得什么,军训时消耗的多,突然性的晕倒,把全班人吓了一跳。何九华背起尚九熙的时候才发现,尚九熙太轻了,17几的身高,身上却没有几两肉。其实尚九熙早就醒了,趴在何九华不太宽厚的背上,却莫名觉得有安全感。

后来的日子里,何九华总会记得往尚九熙兜里塞几颗糖;会带着尚九熙认真吃饭;会在晚上给尚九熙讲题;会在尚九熙想家难受的时候,拍着背安慰他;周末放假也总让他去自己家呆一天。

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呢

是本该高三冲刺,熬夜做题的何九华每天都会给尚九熙讲题;是尚九熙觉得何九华太累,每天都会递过的零食和牛奶;是何九华考试不理想,抱着尚九熙红了眼眶,安稳的在他肩上睡着。

谣传总会快速传播,特别是在高中这个枯燥乏味的生活里。他也感觉得到何九华在躲他,本就心性敏感的小孩,愈发变得沉默寡言。可是忙于高考的何九华并未注意到。

后来,何九华顺利考入想去的学校,尚九熙顺利升入高三。好在头两年的底子好,尚九熙复习起来也比别人容易些。

临近高考的时候尚九熙总会想起何九华,虽在同一个城市,但相隔太远,他和何九华很久没见了。

高考完的那个夜晚,何九华和另一个学长回来祝他们考试顺利。借着醉意说出的我喜欢你,在月光下,尚九熙看到了迟疑与挣扎。

第二天醒来的尚九熙,删除了何九华所有的联系方式,回到了东北老家。

三个月的时间,尚九熙去到了许多地方,见过山,见过海,见过日出,见过落日余晖。但他总会想起高考前坐在教室里看到的黄昏,好似何九华一样的温柔,又好像显着何九华的模样。

后来呀,后来他们一起回过学校,操场上三三两两的学生正聚头欢笑;后来他们在酒桌上谈起那段时光,相视一笑。



浸在海底的🌸

【何尚虐】救赎

辣鸡文笔,见谅~

勿上升!!一切皆想象!!!

有不合适的地方尽管提~


———————我只是分割线啥也没有——————


初春,天台的风还是凉的,耳边只剩风声呼啸而过,大脑在一瞬成为空白“累了,该离开了”这是尚九熙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据了解,3月8日凌晨03:04分,一男子自自家家居楼楼顶跳下…”

汽车的收音机里照例播着最新的新闻

“从周边人士口中,我们了解到这位男子名叫尚文博…”

开车的人顿了一下,这年头还有重名的人啊

何九华极力让自己忽视听到名字时的心慌,脚底的油门却踩到了底

“尚九熙!尚九熙!尚文博!”

楼下围满了人,记者争先恐后的报道,何九华不顾阻拦闯进了...

辣鸡文笔,见谅~

勿上升!!一切皆想象!!!

有不合适的地方尽管提~


———————我只是分割线啥也没有——————



初春,天台的风还是凉的,耳边只剩风声呼啸而过,大脑在一瞬成为空白“累了,该离开了”这是尚九熙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据了解,3月8日凌晨03:04分,一男子自自家家居楼楼顶跳下…”

汽车的收音机里照例播着最新的新闻

“从周边人士口中,我们了解到这位男子名叫尚文博…”

开车的人顿了一下,这年头还有重名的人啊

何九华极力让自己忽视听到名字时的心慌,脚底的油门却踩到了底

“尚九熙!尚九熙!尚文博!”

楼下围满了人,记者争先恐后的报道,何九华不顾阻拦闯进了屋内,空无一人

他的文博儿好像…走了

是他的…嘛…?

好像曾经是吧

何九华心力交瘁的应付完了警察要录的口供,回到家已然是深夜,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爱他,爱他的文博儿

大抵是他的吧…

心好疼,有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不留一丝呼吸的余地,何九华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仿佛溺在那温柔的大海里,无边的蔚蓝让人心生惶恐,周身包围的只有蓝色,温柔祥和但又时时刻刻能要了你的命…

向下看,是深不见底的海底,黑洞洞的,下一秒就会被吞噬

向上看,是清澈的海水,外面好像有光照进来了…

无所谓了…

好像…呼吸不过来了

“文博儿,我爱你,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好好爱你”

“如果有来世,望你我的生活轨迹是两道平行线”

永不相交

是最好的救赎

……


————————俺又来了————————


这里🌸🌸

(小🌸也行)

有需改进的地方尽管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