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何家劲

48992浏览    724参与
葵葵是我啊啊啊

小子飞

年纪轻轻就一身正气了,光头真的好考验五官啊

说话的时候若隐若现的酒窝真的萌死了

何先生真的适合穿长衫啊啊啊啊啊!那个中式的裤脚和布鞋,太撕漫了!!!!华爹爹原型!!!

小子飞

年纪轻轻就一身正气了,光头真的好考验五官啊

说话的时候若隐若现的酒窝真的萌死了

何先生真的适合穿长衫啊啊啊啊啊!那个中式的裤脚和布鞋,太撕漫了!!!!华爹爹原型!!!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三击鼓】

[图片]

故事一开始,王丞相上班路上遇到不讲理的辽国使者,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决定改道走,一掉头就碰见了包拯,您说这不巧了吗

[图片]

哦,原来如此,早高峰

[图片]

(又见神站位,拍摄进度这么赶,真的不用排练走位全凭默契也太牛了吧)辽国使者气焰嚣张包大人忧国忧民

[图片]

张龙大大身材好辣😳

[图片]

这张大人突然清瘦

[图片]

大人的人情味儿

[图片]

[图片]

看公孙先生充满爱慕的眼神,很深情

[图片]

我也想问来着,都第三集了猫去哪儿了?一个镜头都没有,连请假都没有

[图片]

原来是去卧底传销,啊不,神秘组织了

[图片]

[图片]

大家一起来找...

故事一开始,王丞相上班路上遇到不讲理的辽国使者,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决定改道走,一掉头就碰见了包拯,您说这不巧了吗

哦,原来如此,早高峰

(又见神站位,拍摄进度这么赶,真的不用排练走位全凭默契也太牛了吧)辽国使者气焰嚣张包大人忧国忧民

张龙大大身材好辣😳

这张大人突然清瘦

大人的人情味儿

看公孙先生充满爱慕的眼神,很深情

我也想问来着,都第三集了猫去哪儿了?一个镜头都没有,连请假都没有

原来是去卧底传销,啊不,神秘组织了

大家一起来找猫猫,还是很好认的😁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包爹又想猫了

妈给算着天数呢

卧底非常成功,天天见头目,头目分配任务

看身姿识猫猫

他出剑我能看一百遍

荆钗布裙难掩国色天香

腿可太~长了

打架就没输过

竟然是耶律梦龙

应该都还不知道双方底细

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真正的美貌无惧怼脸的镜头

突然莫名的唇红齿白

眼睛超亮

大人突然叫他展大侠,【贪玩】,感觉好宠溺

包大人您在外边这么夸家里人他们知道吗?平常当着面怎么不见您这么说,傲~娇~

就知道这个夫人不简单,萧太后???

没有人能从展大人手里逃走(除非死)得知要杀人灭口的是辽人了

从耶律梦龙那里救人,半路正面冲突

马上打起来的时候庞太师来了

收剑,看看啥情况,太师会帮忙吗

礼貌的猫猫

哎,算了,太师就是个搅屎棍子

猫你好勇好敢说

张宏祖被太师截胡了

未完待续







克律希波斯

这几个镜头把我的膝盖按在地上摩擦,帅得惨绝人寰。感谢摄影师特写展示阿昭的嘴唇、胸肌、腰线,握拳的手。美极。🤤

这几个镜头把我的膝盖按在地上摩擦,帅得惨绝人寰。感谢摄影师特写展示阿昭的嘴唇、胸肌、腰线,握拳的手。美极。🤤

犹记昭昭

展昭同人《飞雪迎梅》33 宫中诀别

仿佛一个永远无法苏醒的长长噩梦。

浑浑噩噩中,面目狰狞的古夫人、尖酸刻薄的庞太师、威凛逼人的虎头铡,齐推展护卫于风口浪尖... 

展护卫!碧月挣扎着惊醒,顿感头痛欲裂,四肢松散。

勉强睁开酸痛的双眼,速速环顾四周:没有古夫人、庞太师、虎头铡... 此刻,她正卧于开封府客房的床榻上,守护在身边的,正是相公杨察。

“娘子,你醒了。”见她苏醒,杨察一脸疼惜。

“怎不见小月儿?”碧月担忧道。

“小月儿就在隔壁,孩子累了,已经睡下。”

“哦...”闻此,碧月稍稍放心,瞧瞧天色,这会子已是午后申时了吧。

“案子呢?...展护卫,他怎样了?”碧月心急,堂审定是结束了,回想...

仿佛一个永远无法苏醒的长长噩梦。

浑浑噩噩中,面目狰狞的古夫人、尖酸刻薄的庞太师、威凛逼人的虎头铡,齐推展护卫于风口浪尖... 

展护卫!碧月挣扎着惊醒,顿感头痛欲裂,四肢松散。

勉强睁开酸痛的双眼,速速环顾四周:没有古夫人、庞太师、虎头铡... 此刻,她正卧于开封府客房的床榻上,守护在身边的,正是相公杨察。

“娘子,你醒了。”见她苏醒,杨察一脸疼惜。

“怎不见小月儿?”碧月担忧道。

“小月儿就在隔壁,孩子累了,已经睡下。”

“哦...”闻此,碧月稍稍放心,瞧瞧天色,这会子已是午后申时了吧。

“案子呢?...展护卫,他怎样了?”碧月心急,堂审定是结束了,回想晕倒之前,她曾竭力为展昭作证,却惨遭质疑。可离开后,谁又能为展昭洗清罪名呢?

她忽地起身,又立即因体力不支,跌坐在床沿。

“娘子且宽心。”杨察扶她,柔声微笑:“展护卫,他没事。”

“未被判刑?”

杨察轻轻摇头:“不但未受刑,且大有可能无罪释放。”

“啊...那真是甚好。”她深深地舒了口气。展护卫,好人有好报。须臾,转念一想:“被无罪释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从碧月晕倒在大堂上,杨察便扶她回房,侍从请了郎中为她诊治。期间杨察带着小月儿,一刻不离地守在床边。

“退堂后,我听闻公孙先生的简述。”杨察道,“展护卫上了包大人的虎头铡。

“...”

“可就在行刑前的一刹那,阿飞竟现身堂上,”

“阿飞?”碧月一惊,为了展昭,他竟然来自首?“后来呢?”边问,边有种不详预兆。

“他坦白了所有罪行。”杨察怅然一叹,无奈摇头:“本是判了狗头铡的。”

碧月略惊,但随之暗叹:阿飞,自是死罪难逃,他定是抱了赴死之心,前来自首的。

“但他并未没死在冰冷的铡刀之下,而是死在了心爱之人的温暖怀中。”杨察略显恻然,“也算是一种圆满解脱吧。”

碧月疑惑:“心爱之人?晓红妹妹吗?她也随阿飞前来?”

“不,据说是一位叫晓兰的女子,是升国公主的贴身侍女。”

“晓兰?升国公主的侍女?”碧月闻所未闻。

“谁会料到,升国公主竟是幕后主使。”

“升国公主?怎会是她。”碧月震惊,原来她才是刘公公背后的黑手?又追问:“那,包大人是如何判的?”

“据说已经被压上了龙头铡,险些掉了脑袋。”杨察叹,“但最后一刻,竟传来圣旨,召升国公主、昭怀公主、包大人入宫觐见。”

昭怀公主... 碧月若有所思。

“升国公主罪孽深重,条条致死。杠上了包大人,恐怕连圣上也保不了她。”

“据说那公主有个年幼的女儿。”碧月略显心焦,“她女儿怎么办?铡美案后已没了爹,眼下娘又要...”

杨察无奈叹了口气,感叹碧月关心得如此之多,轻轻摇头,“升国公主,自作自受啊。”转而柔声关切,“娘子莫多思,养病要紧。”

碧月沉默下来,似是满腹心事。片刻,开口道:“相公,你当年那件冤案,趁这个机会,请包大人做主吧。”

“好。”杨察郑重点头,又亲切道,“等冤案昭雪,我们就回江南老家可好?

“相公不想留在京城做官了?入朝为官报,效朝廷,可向来是你的志向啊。”

“娘子。”杨察稍显愧疚,一只手臂环住她单薄纤瘦的肩,“这些年的牢狱生活,独自一人时,我想过许多。我杨察此生唯一的愿望,便是一家团圆,平平安安,度此余生。”

闻此,碧月心底泛起层层暖意,目光盈盈地凝视他。千帆过尽,终得团聚;苦尽甘来,愿余生一切都好。

“娘子,我们重返江南,重操杨家祖上旧业。苦会是苦一点...“

“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正在两人含情脉脉之际,忽然,开封府一名侍卫叩门来报:“包大人传信,请碧月姑娘入宫觐见。”

“什么?”二人皆是一惊。

“我?怎会招我入宫?”碧月起初不解,随之顿了顿,心中暗想:该不会,是升国公主吧。

杨察狐疑,担忧道:“会不会有危险?娘子,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碧月又思虑片刻,宽慰道:“相公,这是包大人传的,应该不会有事,你别担心。”

两人猜测之际,侍卫再次请求道:“请碧月姑娘立即前行,轿撵已备好。”

踌躇迟疑着,杨察还是搀扶碧月,踏上了轿撵。

.....

 

皇宫大内,御书房中。

“启禀皇上,升国公主到。”陈林门外禀告,便速速退下。

“臣...叩见皇上。”升国公主大礼叩拜。

经过开封府几个时辰的波澜起落,公主已身心俱疲,早就没了大堂之上的嚣张焰气;入宫后草草梳洗,此时的她,不施粉黛,身着朴素白衣,一副脱簪待罪之态。

赵祯背对着她,凝望窗外洋洋飞雪,沉默不语。

公主不知他此时是何种表情,什么想法,自不敢随便言语,生怕一个疏忽,便是龙颜大怒。

“包拯所言,可都当真?”半晌,赵祯开口问道,“你,当真,曾毒死前太子,近来又害母后病重,毒害朕与庞妃的孩子?”他的声音夹杂着阴冷与哽咽。

看来皇上已与包大人谈过了,公主暗叹。“皇上既已全然知晓... ”

“朕召你,就是想听你亲口道来。”赵祯忽显肃然,“究竟是为何...?”

公主顿了顿,缓缓道:“...臣8岁那年,于宝文阁。”翻出那不为人知的陈年旧事,就如同生生剥开已结痂的伤疤,“臣亲眼所见,刘娥逼死母妃。”她悲愤仰首,流泪痛斥道,“无耻狠毒,她竟把与郭淮害死梅娘小公主的罪名栽赃在杨母妃的身上!她逼杨母妃吞下毒药,装出畏罪自尽的假象...”未向任何人提起,隐忍多年,无法为母报仇的不甘与委身膝下的屈辱,也只能化作此刻,两行无奈的滚烫泪水。

赵祯静待公主激愤地诉完苦楚,仍负手背对着她,沉默着。

半晌,他阴声冷笑道:“若非你当年狠毒,朕还真当不上这个皇帝。如此说来,你还有恩于朕。”

公主一怔,仅存的一丝希望之火,从心底微微燃起。

“这些年,你在朝廷的所作所为,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的确,这些年,自己幕后的动作,皇上多少是知晓的,只是无伤大雅,便未细细追查。

“可这次,你又为何... 为何... 这次你所害的,可是朕的亲母后,朕的孩儿啊!”赵祯突然爆发,悲愤回身。

这般歇斯底里,着实被吓人一跳。二人在宫里一同长大,这么多年,她还从未见过弟弟如此失态。

公主连忙颔首,默默跪拜。

悲愤之余,赵祯瞧见她胸前招摇晃动着的免死金笺,那般跋扈惹眼,借着房内雪光,着实刺痛着双目。

“那,便是父皇赐你的免死之物?”在赵祯的记忆中,皇姐时刻带着它,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一条名贵的饰物,却未料到... 

“当年,父皇许你此物,是为了庇佑你,以免被杨家的没落而牵连吧。“赵祯叹。

那深藏于公主府的丹青文书,父皇的御印,不仅升国公主免死,甚至她的子孙后代也如此。先帝对皇姐关爱至极,则为之计深远。

心底不禁五味杂陈,赵祯从小并未得到过父皇的多少疼爱。从八王爷府被过继到皇宫的时候,父皇已近乎神智昏聩,整日热衷于求神封禅,大搞天书闹剧,父子二人相处之日,本就寥寥,美好回忆更是未有。

勉力按捺住复杂心绪,赵祯转身,背对公主,缓缓道:“若你肯自行了断...”

公主猛然一怔,后背顿时泛起阵阵冷意,肆虐全身。微弱的希望之火瞬间被无情浇灭。多年的姐弟之情,也不过如此。

也不能怪皇上,此次自己着实打破底线,触痛皇上的逆鳞。

“朕会善待杨家的后人,回朝做官亦可,返乡从商亦可。若返乡,朕会赏赐一笔可观银两。”

公主沉默,怔怔地看着皇上的背影,熟悉而陌生。

“开封府那边,朕会想办法为你辟谣。他日,朕也会尽力为杨家平反。”赵祯又道:“念在昔日手足之情,朕也会善待馨儿,将来为她谋得一个好归宿。”

馨儿... 我的馨儿... 公主的心,针扎般刺痛。

“你也一定不想馨儿有你这般罪大恶极的母亲。”赵祯冷冷道。“你也不想她一辈子都是罪臣之女。”

公主颔首,确实,她怎忍心让馨儿的余生,都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若你不服,朕也不能拿你怎样。先帝之命,朕岂会不从。”赵祯语气浸透凉意,“不过,这件案子,朕就全权交于包拯去办。你的名誉,杨家的名誉,馨儿的未来,你自己想想吧。”

说罢,赵祯便拂袖而去。

两行饱含痛楚的清泪翻滚而下。未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包拯的龙头铡,已是龙恩浩荡。不论怎样,皇上保全了自己最后的尊严,对后事的交代也算仁至义尽。除此之外,自己又敢奢望什么呢?

“皇上...”公主回神,叫住了已踏出房门的赵祯。

“关于馨儿,臣还有最后一事相求。”公主叩首。

......

 

皇宫大内,坤宁殿。

已是傍晚。鹅毛大雪,错落纷飞,正如升国公主此刻纷繁错杂的思绪。

“...这坤宁殿,本宫住了近20年,直到嫁给世美...”失魂落魄般,公主目光迟缓地环顾四周,自言自语,怅然感叹。

“娘!”一声清脆的童音,划破了笼罩于心头,阴霾筑成的穹宇。

“馨儿!”只见她的女儿,随着一队侍从出现在殿门。大批侍卫随着奔跑的馨儿鱼贯而入。

“娘,他们说的是真的吗?”5岁的馨儿已是眼泪簌簌,“娘要走了,要去哪里?”

公主忍泪,勉力微笑:“...娘要去一个地方,很远。”

“....不要,馨儿不要离开娘。”晶莹斗大的珠子颗颗坠落,小小女孩哭成泪人,“为什么?爹走了,娘也要走。你们都不要馨儿了吗?是馨儿哪里不好吗?”

“馨儿很好,很乖。娘会一直惦记着馨儿。”公主拂去那剔透泪滴:娘要去陪外祖母,陪爹,我们都会记得馨儿。”

母女离别,在泪水决堤之前,“馨儿,还记得这个吗?”公主小心摘下那条项链,呈于手中:“娘最宝贝的物件,娘答应过你,把它留给你。”

说罢,郑重地为她佩戴。原本那样精细名贵的项链,此刻挂在女孩纤细白皙的脖颈上,却好似千斤枷锁。不由心中一阵刺痛:小小柔弱身躯,怎能撑起这份沉重?

“答应娘,这物件,时刻不要离身。它,就是你的护身符。”

女儿还小,根本无法理解这冰冷的锁链意味着什么,也许长大后才会了解做娘的良苦用心吧...“记得,只要大宋还在,它就能护你世世代代。”

“馨儿要和娘在一起...”

“听话,和舅舅舅母走。他们会好好对你的。”

“时辰已到。”两旁的侍卫无情地,略显粗暴地拉走了这位不再是王宫贵胄的女孩。

“娘!——”

心思裂肺的哭喊渐渐远去,仅留升国公主只感混被掏空,木然地呆立原地,黯然神伤。

 

.......

经过一番路途颠簸,碧月乘着大内轿子,径直来到了坤宁殿。

果然是升国公主召见自己吗?碧月驻足于殿前。

从未见过如此气派的宫殿,那巨大的冠顶,上扬的飞檐,无不尽显威严大气。只是此刻,宫已无主,庭院中琳琅满目的繁花已尽凋落,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雪,灰白之色,尽显肃然。凝神整理片刻,碧月怯怯入殿。

“叩见升国公主。”她不失礼数的俯身大礼。

“无需多礼... ”升国公主语气生冷,直入主题,“你可知本宫为何要召你?”

“...”碧月不知如何作答,今日开封府大堂初见,但二人关系也算盘根错节... 

相公杨察的祖上,乃杨淑妃的江南远亲。数年前,京中的杨家没落后,杨察算是杨家最亲的后人。

“公主特地召见碧月,定有要事。”该是和相公有关吧,碧月心想。

自从得知升国公主乃整个案件的幕后黑手,想到她通过刘公公、古夫人,用小月儿做人质,威逼自己做害人的棋子!碧月有足够多的,恨公主的理由。

但同时,公主曾帮助杨察度过当年的冤案险关,且此后数年,暗中护他周全,为此,碧月又心存感激。

爱恨交织,忐忑不安。

“你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公主道,“你相公还好吗?”

“... 承蒙公主关照,一切都好。”

只是杨察并不知晓公主对他的暗中庇护,否则耿直如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私下被关在宝珠寺地牢,虽受了数年牢狱之苦,但也避开了官场的激烈厮杀,保住了性命。待此刻风平浪静,得以重见天日。

“他想继续从官,还是返乡从商?”

“回公主,经历了当年的那起冤案,官人已对厌倦官场的勾心斗角。”

“也好。”公主轻叹,“皇上会赏给你们一大笔银两,你们回江南老家,一辈子锦衣玉食。”

“...谢圣上龙恩。”碧月再次叩首,回礼之际,双眸满含憧憬。

江南,仿佛已好久好远,那只能在梦中再现的美丽江南... 真的终于可以返乡了吗?丝丝甜蜜,不禁从心底涌起。

公主顿了顿,道:“本宫,尚有一事相求。”

“公主吩咐就好。”碧月颔首。

“带走馨儿,抚养她长大成人。”

“...公主?”碧月一惊。“当真如此决定吗?”碧月并非不想接受孩子 ...毕竟馨儿亦是杨家的骨血。她只是未料到公主竟肯把亲生骨肉托付给自己。

“让她远离帝王家,远离宫廷。”公主幽幽道,双眸已泪光闪闪,“馨儿心地纯良...与本宫大不相同。这宫中,谁人不是双手占满鲜血... 本宫希望她远离宫廷、官场之斗,平平安安、快乐无忧地度过此生。”

“公主既已开口,碧月与官人定会视为己出。”碧月决然道。

公主勉强挤出一点点残笑,道:“有些事,本宫还是挑明,以免你还蒙在鼓里。”

嗯?碧月一怔。

“你可知道,展昭为何对你如此上心?”

碧月惊异,未料到公主竟突然提到展昭,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搪塞道:“碧月仅一青楼弱女子,展护卫侠肝义胆,可怜碧月...”

公主轻笑摇头,“任凭他侠肝义胆,展昭对你,也是特别的。”

碧月心头忽悠一紧,解释道:“展护卫对碧月绝无男女之情...”

“这个本宫自是明了。”升国公主略显不耐烦地打断她,“只是本宫万万没想到,他对昭怀公主竟那般...那般... ”专一... 她脑海再次浮现出公堂之上,展昭和梅儿的对视,他对她的保护,心里五味杂陈。



碧月心底忽得一沉:展昭,与昭怀公主... 果然,展昭早就心有所属吗,但他又为何对自己那般照顾呢?甚至险些性命不保。

究竟为何,碧月自己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世美死于开封府的铡刀之下,本宫就一直苦寻机会,发毒誓,定要斗跨包拯。”公主缓缓道,“常年派人跟踪开封府各路人等,找寻破绽。后来发现展昭游走四方,但他每年清明都会返乡,为一名女子扫墓。”

女子?碧月一怔。

“本宫便派人彻查此女。她叫月娘,生前曾是展昭的未婚妻。早年二人同在常州武庙习武,乾兴年间,武庙被党羽之争所累,庙毁人亡,月娘也因此遇难。”

...展昭,他果然是如此重情之人。碧月暗叹,不知怎的,心底竟泛起丝丝酸涩。

“你与月娘,长得一模一样。”

!碧月怦然心惊。原来如此,一切的源头竟然是因此...展昭才...

公主哀叹:只是未料展昭对碧月并未产生男女之情;碧月对杨察亦是死心塌地,虽深陷青楼,夫妻分离数年,也未曾动摇她对他的情分。加之自己过于信赖晓兰与阿飞,才致使整个计划彻底破灭。

失算,失算啊。

又回神注视面前心事重重的碧月,道: “至于你为何与月娘相貌相同,这关乎你的身世,本宫不便多言。去查刘公公,你便可得知真相。”

刘公公?碧月更加不解,他知晓自己的身世?

升国公主似是忽觉疲倦,便道:“你退下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 ”碧月困惑着,双腿麻木地向外移步。边走边努力回想,近月发生的点点滴滴。

月娘,武庙,刘公公... 这一切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

那只手帕!碧月忽得想起,第一次与展昭在夕月楼会面,见到手帕时,展昭那一反常态的惊异神情。

啊... 她似是想到什么,猛地转身,似乎要问...

咣当——

“公主!”

碧月惊见眼前,被踢翻的松竹凤椅上方,大宋第一公主,已拾一尺白绫,悬梁自尽...


卷二《府之危》完

葵葵是我啊啊啊

考古看小奶猫

杜子飞的人设很有意思,平常是个人畜无害甚至有点女里女气的可爱大孩子(职业是戏班子里的女旦),真正身份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一阵风,反差萌给足

小子飞拿着剑都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吃东西也斯斯文文的

但是晚上一换装立马就英气逼人

远景就是长身玉立,腰线超级高,胸以下全是腿


考古看小奶猫

杜子飞的人设很有意思,平常是个人畜无害甚至有点女里女气的可爱大孩子(职业是戏班子里的女旦),真正身份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一阵风,反差萌给足

小子飞拿着剑都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吃东西也斯斯文文的

但是晚上一换装立马就英气逼人

远景就是长身玉立,腰线超级高,胸以下全是腿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双钉记】

明天要上班了,不开森,没空刷剧了

[图片]

[图片]

一开始猫猫就要出差,来跟粑粑辞行

巨显幼的一身

[图片]

殷殷叮嘱  扰民?用颜值咩

[图片]

脸真的小

[图片]

[图片]

没带孩子出来逛街的老两口既视感

相视一笑什么的

[图片]

遇到地痞

[图片]

[图片]

不是我说,大人这性格遇到不讲理的地痞流氓会被打惨的吧,还是得公孙先生出面,先生还看了一眼他们家大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实力护夫

[图片]

展护卫不在,先生分配下任务

[图片]

[图片]

[图片]

先...

明天要上班了,不开森,没空刷剧了

一开始猫猫就要出差,来跟粑粑辞行

巨显幼的一身

殷殷叮嘱  扰民?用颜值咩

脸真的小

没带孩子出来逛街的老两口既视感

相视一笑什么的

遇到地痞

不是我说,大人这性格遇到不讲理的地痞流氓会被打惨的吧,还是得公孙先生出面,先生还看了一眼他们家大人

实力护夫

展护卫不在,先生分配下任务

先生又去亲自忽悠侦察嫌疑人了,每次都很有效,封建迷信害人啊

门柱们也很能干的,晚上回来汇报工作

张龙大哥您为啥扮成道士去和尚庙...

笑眯眯的狐狸包

大人领着师爷逛青楼😂😂😂我深深的怀疑这事儿本来一般都是让猫来办的

大人您怎么回事,往后倒啥啊😂

这场面还是得先生来

浑身写着抗拒的大人

大人您这一看就不是正经来喝花酒的啊(放肆!喝花酒还分正经不正经嘛)

大人其实劲儿可大着呢,箭说撅就撅,还能公主抱起一个男人

平时光抓人了,这次体验一下被抓

嗯...嘴炮无敌,武力值就...

一声断喝

飞奔而来的先生

感觉大人需要四个小兵才能押住

上次这么被带走的是白娘子吧

一起坐土牢

朱丽儿来了,坐牢依然爹味十足,大人您误会了,人家来找您申冤的

猫猫终于上线了,开门见山找粑粑找组织

该怎么交代呢,毕竟在我地盘上不见的

啥?!

朱丽儿来报信

展护卫听到的:【被困】【妓院】

猫:等等,信息量有点大,我得问问着

看给我猫气的

怪不得后来猫说啥也不离开包大人身边

这还了得,稍稍出一下差就给我们大人关牢里了

包大人的理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酌情量刑

哎...法不容情啊

来救大人(我舔身材)

怼脸

确认胡西霸是头儿,随时准备出手

又出现了,诡异的拍摄角度,摄像大哥是趴在地上举着机器拍的吗

本单元戏份杀青,何先生的戏份真的超级少

撒花🌸🌸🌸










葵葵是我啊啊啊

这眉眼就让人过目不忘,见之忘俗

蒙面真的没啥用啊

话说揭开你的面纱啥的不都是男主对女主说的?

这眉眼就让人过目不忘,见之忘俗

蒙面真的没啥用啊

话说揭开你的面纱啥的不都是男主对女主说的?

葵葵是我啊啊啊

大半夜的我精神了

这谁顶得住啊

简直就是林黛玉啊

大半夜的我精神了

这谁顶得住啊

简直就是林黛玉啊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真假包公】2

继续继续

[图片]

[图片]

直升机🚁来到房顶的猫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阵厮杀后,法师把被绑的王朝马汉带过来要挟猫缴械投降

[图片]

看这满脸的汗

[图片]

汗都顺着下巴滴下来了,绝对又是素颜上镜的

戏里天人交战,戏外手又疼,又大夜戏,拍打戏又热,何先生超级辛苦


[图片]

猫和门柱又被绑回去了

回去猫就虚弱的坐在那喘气

[图片]

大人走过来轻声唤他他才反应过来抬头

[图片]

[图片]

直接滑下来,跪一个,觉得没完成大人给的任务,自责

[图片]

大人心疼,蹲下来扶

[图片]

猫:(跟大人说实话)粑粑我中毒,突围不了第二次,打不动了...

继续继续

直升机🚁来到房顶的猫

一阵厮杀后,法师把被绑的王朝马汉带过来要挟猫缴械投降

看这满脸的汗

汗都顺着下巴滴下来了,绝对又是素颜上镜的

戏里天人交战,戏外手又疼,又大夜戏,拍打戏又热,何先生超级辛苦


猫和门柱又被绑回去了

回去猫就虚弱的坐在那喘气

大人走过来轻声唤他他才反应过来抬头

直接滑下来,跪一个,觉得没完成大人给的任务,自责

大人心疼,蹲下来扶

猫:(跟大人说实话)粑粑我中毒,突围不了第二次,打不动了

支持不住,粑粑一把抱住

打坐

花式吐血

越战损越美貌

这个榻就感觉很硌脖子

麻麻不知所措的手

想开口说话结果又吐血,昏过去了

麻麻心疼,揪衣服好评

公孙先生神演技,眼泪说来就来

太像遗体告别了喂

粑粑也眼含泪光

走得很安详(不是)

好残暴,我好喜欢,想看🤩请问是脱衣服那种吗?

反派您是懂的,法师

威胁人还这么客气

擒贼擒王,百试不爽

猫猫发狠

粑粑说放了他

公孙先生:我同意猫儿子的意见,省的日后麻烦

粑粑不同意,要走法律程序

张龙:绑架大人就不能原谅,哼

王朝:他还谋刺皇桑,哼

赵虎:他还害舒秀才一家,哼

马汉:苏公公也是他害的,哼

石国柱:原来我干了这么多坏事

大人:把他放了,要不后面的精彩剧情没法进行

巴拉巴拉龟仙人~变身~

就知道您想要猫,谁又不是呢,摊手

变出来了

当然也不能少了先生

一闪而过玩小乌龟🐢的猫,但是截花了

龟龟变身光波

门柱:哎你好帅,哎你也是

暂停学姿势

小表情太好笑了

嘿~走你

得意笑出双下巴

他走路真好看

😂😂😂😂😂

😂😂😂😂😂😂

夭寿啦,包大人打人啦!耳光狂魔石国柱

法师猫实在太猥琐了,不要顶着这张脸做出这种表情啊啊啊

大人要主动出击(我还是为了看睫毛)

有危险的事情不要大人去

假的一伙先接驾

真的一伙来了

皇桑和八王爷:????

开封六子:???

大人:?????

持续????

当时的高科技场面

按头小分队何在?石大人您挨得太近了

一人一边,队形要整齐

仁宗哥哥:离了个大谱,八叔,出来来看佛祖啊

一时之间分辨不出真假,晚上法师猫奉石国柱之命来灭口,发现危险的猫猫,一个漂亮的拦截(动图稍后奉上)

法师猫超凶(红绳荡得超好看)

真假御猫

实在太猥琐了,气质完全不一样

看衣服,领口、肩膀那里全湿透了,是流了多少汗

王丞相和庞太师很快也来了,八卦的老头们(听说冒出来了两个包拯?我得赶紧去看看)

来了同样一脸???

看表情识真假

嗯嗯,道长去过泰国

发射暗器,道长上线又火速下线

丞相,你别睡啊,丞相

丞相:开封府房上骑个猴房下一个猴,一共几个猴

突然词语匮乏的石大人

继续看法师猫,全程入戏

真猫猫

太师给力

得意的反派

构图满分

最后树林大战,有精彩爆破戏

结束撒花🌸🌸🌸

啊,好累

《真假包公》真的好欢乐,但是感觉何先生拍得真的很辛苦,手伤了,工作强度那么高,打戏也不少,有些镜头都累出多层眼皮了,但是拍出来的质量依然有保证,敬业又肯吃苦,佩服,谢谢何先生为我们带来这么好的展昭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真假包公】

这个单元简直太欢脱了,开封府全员放飞自我,虽然神神叨叨玄幻,但名场面层出不穷,各路人马强势围观美强惨战损美味猫猫,各种神演技,喜剧效果爆棚

一开始就离谱

[图片]

大龟龟直接飞进来了

[图片]

开封府还没下班,围观公堂上突然出现的吉祥物

[图片]

神兽萌萌哒

[图片]

这里何先生的左手已经受伤了,包着纱布

[图片]

皇桑不见了,包大人立马下令成立先遣小分队

[图片]

到达益州回合,展护卫限量版皮肤,弹幕在感慨猫好小一只虽然身高178

[图片]

[图片]

充当尚方宝剑剑架的猫

[图片]

公孙先生侧颜也好看

[图片]

一对二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个单元简直太欢脱了,开封府全员放飞自我,虽然神神叨叨玄幻,但名场面层出不穷,各路人马强势围观美强惨战损美味猫猫,各种神演技,喜剧效果爆棚

一开始就离谱

大龟龟直接飞进来了

开封府还没下班,围观公堂上突然出现的吉祥物

神兽萌萌哒

这里何先生的左手已经受伤了,包着纱布

皇桑不见了,包大人立马下令成立先遣小分队

到达益州回合,展护卫限量版皮肤,弹幕在感慨猫好小一只虽然身高178

充当尚方宝剑剑架的猫

公孙先生侧颜也好看

一对二

猫猫上树

可算见到皇上身边的人了

毫无防备之心,扇子给坏人看看

找到仁宗哥哥

看睫毛

冷不防被一剑敲晕

螃蟹昭你的剑不是用来抱着哒

舒:这...我觉得我可能还是得死一死

舒夫人:大人您有尚方宝剑啊!

大人:啊!对对对!

没有大宝剑,现变一个吧

大宝剑果然好用,开心

包大人开心

好像财神爷爷😂

此时此刻真正的展护卫正和仁宗哥哥共乘一轿

剧组的小轿子怎么坐下两个大男人的

看一眼皇桑

猫猫好着急

最大程度的luo露戏👇

逐帧舔屏

重心压好低,防御状态

困在石国柱府内的包大人

得了您内,展护卫也进来了

战损猫猫,好虚弱,好想欺负😈

看吧,针灸都不脱衣服

猫猫揣手手

包大人让展护卫不要管他,突围出去找皇桑

猫:我不要!我不放心爹,我要和爹爹在一起!

包大人还是担心皇桑

猫:我不!

父母叫你全名说明事情很严重

猫跪得从屏幕突然消失,粑粑何尝不心疼

哎...重担交给乖乖展护卫

都不敢碰到左手,疼死了

ps为啥动图都不动嘞😵🤔

要单独放到图片那里发吗???







克律希波斯

剑眉入鬓,美目低垂,鼻梁英挺,薄唇姣好,好想亲亲😋

剑眉入鬓,美目低垂,鼻梁英挺,薄唇姣好,好想亲亲😋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古琴怨】

[图片]

这次故事的起源发生在半夜

[图片]

发现异常的黑猫警长展护卫

[图片]

[图片]

只身前往探查,光影好绝

[图片]

大人和先生也跟进来了,草丛有异动

[图片]

警惕中

[图片]

啊~原来是你

[图片]

[图片]

[图片]

看向粑粑麻麻

[图片]

手劲儿好大,那么大一只兔兔他一只手提溜这么久

[图片]

给兔兔一个特写

[图片]

三人笑得都好可爱

[图片]

兔兔:没想到吧?我其实是胡媚娘

[图片]

对比一下上一张三人的表情

[图片]

赶紧给活百科公孙先生看看

三人轮流抱兔兔

[图片]

论诡异的气氛的烘托剧组是有一套的

[图片......

这次故事的起源发生在半夜

发现异常的黑猫警长展护卫

只身前往探查,光影好绝

大人和先生也跟进来了,草丛有异动

警惕中

啊~原来是你

看向粑粑麻麻

手劲儿好大,那么大一只兔兔他一只手提溜这么久

给兔兔一个特写

三人笑得都好可爱

兔兔:没想到吧?我其实是胡媚娘

对比一下上一张三人的表情

赶紧给活百科公孙先生看看

三人轮流抱兔兔

论诡异的气氛的烘托剧组是有一套的

从荒院出来,突然妖风四起

二位的胡子要飞出去了

这个回头惊艳了我好久,就特别戳我的点,有一种凄美、易碎、没有人间烟火的感觉

大人处理私事的时候开封府全员便服

一切重大刑案暂缓执行,大人还是非常果断英明

飞天小女警猫猫

亮令牌

左膀右臂(老婆孩子)

公孙半仙上线

进门五连拍

宣知府砸琴,我好担心崩出去的碎片打到猫哎

手手抓住床幔

打趣一下先生

和乐融融,包大人也心情很好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古琴怨》这个单元,但是有一段大人在桥上的感慨,包大人的刻画还是比较多面有人情味的,非常喜欢大人、先生和猫猫相处的场景,百看不厌






森林猫与小甜饼

怎样都能认出来的帅!

海大人,就您这双大眼睛,如何蒙面都是没用的啊!这一点展昭和铁无情都能证明!

[图片]

虽然只能截到侧面,但这肩膀的肌肉线条……我居然在馋一个五十岁的男人!我有罪!但谁让他是何家劲呢!!

[图片]


海大人,就您这双大眼睛,如何蒙面都是没用的啊!这一点展昭和铁无情都能证明!

虽然只能截到侧面,但这肩膀的肌肉线条……我居然在馋一个五十岁的男人!我有罪!但谁让他是何家劲呢!!


从前有只小萨摩然后
  嗯……就是,关于猫猫红绳的...

  嗯……就是,关于猫猫红绳的妙用

  嗯……就是,关于猫猫红绳的妙用

葵葵是我啊啊啊

自嗨 93包青天 【铡王爷】

[图片]

日常出外勤的猫猫

[图片]

轿夫大大演得真好

[图片]

停轿休息一下,猫猫拽条板凳给大人坐

[图片]

大人向猫猫解释轿夫的“三不进”,但从前面轿夫大大的表情来看我认为是大人您最近又重了的缘故

ps请记住这个父慈子孝(雾)的画面

[图片]

[图片]

猫猫队出动

[图片]

[图片]

拦住朱大钊的轿子

[图片]

这张只是单纯觉得猫猫在后面很萌

[图片]

[图片]

乖巧猫猫

[图片]

大人:不错不错,深得我心

[图片]

去牢里打听那啥参将还是家将(对不起我没记住)的口风,武官都是直接叫他展大人的

[图片]

这位大哥我认得你,你原来不是在软红堂...

日常出外勤的猫猫

轿夫大大演得真好

停轿休息一下,猫猫拽条板凳给大人坐

大人向猫猫解释轿夫的“三不进”,但从前面轿夫大大的表情来看我认为是大人您最近又重了的缘故

ps请记住这个父慈子孝(雾)的画面

猫猫队出动

拦住朱大钊的轿子

这张只是单纯觉得猫猫在后面很萌

乖巧猫猫

大人:不错不错,深得我心

去牢里打听那啥参将还是家将(对不起我没记住)的口风,武官都是直接叫他展大人的

这位大哥我认得你,你原来不是在软红堂当差?安乐侯被治罪了您又来赵王爷府了,嗯嗯,路子很广

那个超有感觉的镜头拉近,就万千人中一抹红,一眼就看到他

发现可疑小姐姐/哥哥

一个急刹,原来发现地上掉了发簪,确定是小姐姐女扮男装了

跑得飞快,跑出残影,刷得就过去了,就这速度你不相信他武功很高都不可能!就金瀚为啥被全网嘲是真的有原因的

梅香小姐姐机智的躲过了展大人的追捕(?)回到客栈后老板看她一副看二傻子的表情

还是被带回了开封府,然后知道是青天大老爷之后又一直哭,大人、公孙先生很温柔很有耐心,猫猫很温柔的扶她起来说

我是背影控,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帽子上的飘带是专门用来显腰细的!一定是!

前方超级温柔超级超级温柔展大人上线!

听梅香说唐家十几口全部被杀,只剩梅香陪着小光奔波,眉头一直皱

是不是超级超级温柔?撩妹而不自知,别说姑娘心中的一池春水,就是青海湖也经不住这啊

你看!负责!

高能的单手抓箭,对不起二位把你们截丑了

啊啊啊我也好想躲在他后面,我也想挨着他辣么近😍

朱大钊的留言条

包大人怒气值拉满,直接把箭给撅了...撅了...

欣赏猫的侧颜

猫???这啥时候订下的?

一直一只手牵着小朋友的手,一只手抚着小朋友的背,真.亲手交到梅香手中

神走位又出现了,包大人走了两步停下,正好三个人的脸都在镜头里,谁也挡不住谁

猫猫背手

入夜,先生和猫猫在谈,基本可以断定害唐家的就是赵王府的人,但是还是没有真凭实据,然后猫猫如是说,坚定的猫猫好帅

好久不见猫猫站公堂了

摄像大大从人缝儿里给了猫猫一个镜头

他是怎么做到身板又强壮又单薄的?

让小光面对他恐惧的官差再回忆一遍亲人被害的场面,展猫猫眼睛里全是不忍

孩子哭闹得太厉害,退堂了

笑眯眯的展叔叔

超级甜

他真的太~~温柔了

全程糖分超标

分不清谁更可爱

可爱的小朋友

可爱的展叔叔

梅香害羞跑进屋里去了,他还在笑

开封全员:接领导通知,今天全部穿便服,不着工装!来自钢铁直男的体贴!

开封府上下真的都超级暖

包大人也非常心疼孩子,毕竟看到所有亲人被杀害,让他再把当时的情景再说一遍非常不忍心

这两张非常像大展有木有?有时候看大展又觉得有好多角度像小展,其实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人不是吗

哎,武功太好没办法,对方根本没机会出剑

还跟梅香说了声:过来

现在展大人这边就是安全

猫猫探路

大人看到展护卫把梅香和小光他娘(对不起我又把名字忘了)带回来有一瞬间出乎意料,有点带问号的呆滞

猫猫感觉有点不妥,躬身幅度都大了点

粑粑不悦

不听话,擅自做主,竟然知道瞒着我了,哼💢

粑粑不理我了,怎么办

包大人直接不理他了,退到一边

乖乖退到一边的垂手而立的猫猫

包大人见到唐夫人悲伤激动,但所幸和小光母子团圆,案件终于要真相大白,赵王爷犯罪事实清楚

回过头来看着猫猫,明显还是不高兴

经典责备:虽然不全怪你

鲁莽,急躁

虽然知道大人可能会生气,但是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做了,从大人不理他他就有点心虚虚的,大人一批评赶紧认错

为了引出赵王爷,大人灵机一动要装病,公孙先生先说不太好,是下下策

猫猫也说,这不太好哎

两连否定

傲娇的包粑粑,他绝对还在生气😂😂😂😂

笑死我了😂😂😂😂😂😂

嗯嗯,他就是还在对猫猫生气

看一眼公孙麻麻,救我,粑粑还在生气

公孙先生:好孩子你还是先别开口了吧

父慈子孝名场面

哎呀,这段非常可爱,去看原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