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何欣

9909浏览    54参与
陌年微凉

[开欣]末年

☆摸鱼日常

☆虽然已经过了

––––––––––––––––––––––––––––––––––––––––––––––––––––––––––––––––––

最后一天了——12月31日。


何欣从床上醒来后,看着面前的日历,这是它的最后一页,前面的是密密麻麻的划痕,只待在最后的数字上划上那同样的划痕。这日历可能也就没多少用了。


今年就结束了。说起来今年发了很多呢。


比如,


淼淼自从和自己表哥梁又年在一起后,这年可谓是花式虐狗。在公共场合牵个手什么的,已经是日常行为,如果不包括偷偷在角落亲个吻的话,还以为两个人是只会牵手秀恩爱的小孩子呢。


明明之前要害羞的很...

☆摸鱼日常

☆虽然已经过了

––––––––––––––––––––––––––––––––––––––––––––––––––––––––––––––––––

最后一天了——12月31日。


何欣从床上醒来后,看着面前的日历,这是它的最后一页,前面的是密密麻麻的划痕,只待在最后的数字上划上那同样的划痕。这日历可能也就没多少用了。


今年就结束了。说起来今年发了很多呢。


比如,


淼淼自从和自己表哥梁又年在一起后,这年可谓是花式虐狗。在公共场合牵个手什么的,已经是日常行为,如果不包括偷偷在角落亲个吻的话,还以为两个人是只会牵手秀恩爱的小孩子呢。


明明之前要害羞的很,脸红得想个苹果。再看看自己和开拓的进展似乎没有多大变化。


何欣又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在确定的确没有后,起身叹了口气。


在林开拓正视对自己的感情,经历了一场你追我赶的表白后,他们在一起了。可这样的在一起,似乎什么都没变。


他们过着照常的生活,除了自己的主动,多了开拓有点傲娇的主动,但就这些没了,做了几年的情侣,却连一个唇上的吻都没有,更不用说深入点的行为了。


为什么呢?


何欣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昏黄的阳光透过了窗纱。


他的手从背后偷偷环着自己爱人的腰,见人还是痴呆地不动,手就开始骚动起来,慢慢撩起来衣角,少女白暂的肤色隐隐约约地显现了出来。


冰凉的温度在皮肤上游走着,何欣才从思绪中挣脱出来,措不及防。


对呀,这个时间点,开拓已经下班了。


“开……开拓?”


“嗯。”


“……”


安静,沉默。


何欣怀着一颗不解的心转过身去,一转身,少年的眼眸就这样不含预兆地撞进了自己的眼睛中,仿佛一阵清风徐来,是那样的,那样的温柔,沉醉于那片天地。使自己怀疑,面前的是不是梁又年。


但她知道,这是林开拓,是开拓,是她的开拓。


他在朝自己靠近,最后停留在那份温存下,一片柔软,逐渐靠近,深入。


原来是温柔,这份专属于自己的温柔。


何欣慢慢伸出双手,回抱了这位少年,和他的温柔。


至于后来事情脱离了掌控,发生了什么,何欣只记得一片凌乱。


桌上的日历印着他和她的照片——2020.1.1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从未结束。


––––––––––––––––––––––––––––––––––––––––––––––––––––––––––––––––––

敬请期待开欣的撒狗粮的一年。


祝大家新的一年要快快乐乐!!!


愿有人以温柔待你!!!


没有end!!!









陌年微凉

【凉水】请问,恋爱吗?

私设严重,架空,巨ooc预警

还是摸鱼

----------------------------------------------------------------------------

夜晚的城市不像白天沐浴在阳光之下,它隐藏在皎洁的月光下。


纤细的手优雅地握着玻璃杯,杯中调好的酒随着少女的手摇晃着,少女坐在吧台前,白暂的腿搭在另一只上,嘴角勾着不知意味的笑,酒杯靠在少女的唇边,一饮而尽,酒从嘴角溢出,顺着少女的jing脖,流到露出的蝴蝶骨上,滴上的酒液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轻轻地落在少女的锁骨上,又似轻轻地吻着那不出所料诱人的地方,痴迷又忠诚,故曰:信徒。


梁又年一...

私设严重,架空,巨ooc预警

还是摸鱼

----------------------------------------------------------------------------

夜晚的城市不像白天沐浴在阳光之下,它隐藏在皎洁的月光下。


纤细的手优雅地握着玻璃杯,杯中调好的酒随着少女的手摇晃着,少女坐在吧台前,白暂的腿搭在另一只上,嘴角勾着不知意味的笑,酒杯靠在少女的唇边,一饮而尽,酒从嘴角溢出,顺着少女的jing脖,流到露出的蝴蝶骨上,滴上的酒液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轻轻地落在少女的锁骨上,又似轻轻地吻着那不出所料诱人的地方,痴迷又忠诚,故曰:信徒。


梁又年一进入这酒林肉池之地,入眼便是这么一幅可以说的上是色诱的画面,如同一个性感的恶魔无声勾引着天使堕入地狱,黑色的羽毛一点一点洒满在地狱。


更何况此时这位恶魔小姐正望着自己呢。


那是一双深黑色的眼睛,深邃无边,如同一颗引人注目的纯黑水晶,让人忍不住想要得到它,又害怕它破碎而轻轻捧于手上。


他知道:天使堕入地狱了。


当夏淼淼饮一口手中的酒后,她转过头。


那是一位身着白衬衫的少年,少年的发梢塌软在皮肤上,浅色的松裤,活脱脱一副文艺生的模样,清新,温柔,如同一位谦谦君子般,与这地方可格格不入。


走错地方了吧。


这是夏淼淼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


但他看向了我,我看着他,双目对视,不得不说在那一瞬间,夏淼淼觉得自己动弹不得。


少年的眼眸浅色,里面仿佛印着万千世界,包容着一切,见过阳光吗?暖洋洋的草地上每一寸每一里都在享受着,阳光倾落,照进了夏淼淼的眼帘,那一刻仿佛看见了光,流星坠落。


梁又年走向了夏淼淼。


少年走向了少女。


他微笑着,嘴角勾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伸出他的手,说:


“请问,恋爱吗?”


扬起嘴角,微眯着眼睛。


好。


如点点星光点缀浩瀚夜空。


淼淼。”


“梁又年。”


何欣和林开拓问出了今天他们一直困惑的问题。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啊?”


“是吗?”


“大概是。。。。。。”


信徒。


他们抬起头望着天空。


夜晚还没降临啊


所以说


请问,恋爱吗?


----------------------------------------------------------------------------

感谢观看,在最后给开欣一个镜头。


开心:【懵逼.jps】


考前一摸,祝大家考个好成绩。













陌年微凉

[开欣]ssh(嘘)

☆开欣在一起设定

☆没啥好说

☆就是摸摸

————————————————

北京的冬天冷得不像话,一眼望去,如披白被,天空中还不停地为这白被加绒。


何欣将手伸出去,晶莹的雪花落在少女那温暖的掌心,逐渐融化,雪花融化的水沿着少女的手指一滴一滴地如同少女的眼泪滑落。


没有悲伤。


这不是梦吧?


何欣看着苍白的天地,发出自己的感叹。林开拓逐步走进了这幅和谐的画面,卧进了何欣的颈窝,双手环抱着何欣瘦细的腰,想起自己的小女友曾经知道自己胖了后,那绝食的模样,嘟着嘴说自己誓死也不会再吃一口,不禁笑了笑。少年温热的气息喷在少女的颈部伴着那声轻笑。


不是梦!她真的和林开拓在一起了!...

☆开欣在一起设定

☆没啥好说

☆就是摸摸

————————————————

北京的冬天冷得不像话,一眼望去,如披白被,天空中还不停地为这白被加绒。


何欣将手伸出去,晶莹的雪花落在少女那温暖的掌心,逐渐融化,雪花融化的水沿着少女的手指一滴一滴地如同少女的眼泪滑落。


没有悲伤。


这不是梦吧?


何欣看着苍白的天地,发出自己的感叹。林开拓逐步走进了这幅和谐的画面,卧进了何欣的颈窝,双手环抱着何欣瘦细的腰,想起自己的小女友曾经知道自己胖了后,那绝食的模样,嘟着嘴说自己誓死也不会再吃一口,不禁笑了笑。少年温热的气息喷在少女的颈部伴着那声轻笑。


不是梦!她真的和林开拓在一起了!


想想前几天自己还追在林开拓的身后,欣赏着少年的背影,渴望着与其并肩,永生永世。


何欣想着想着竟笑出了声,林开拓看着何欣,抬起了头,何欣转过身,看着少年,一抬头,就这样跌跌撞撞地陷入了这双浅淡的眼眸。


林开拓的眼睛不比梁又年的温柔,没有王一超的耐心,可以说何欣总是看到的是那不服输,倔强。从未见过此刻的温柔与耐心。只属于自己的那份。


“开拓,我……”


“嘘。”


“别说。”


林开拓看着何欣,那粉嫩的朱唇,闪烁的眼眸。


嘘。


两人的唇相吻,纠缠。


纷纷白雪,落于情侣的身影。


没有别人,只有他们。


——林开拓,我爱你


——何欣,很高兴你没放弃。


【嘘,他们的故事还没结束……】


————————————————————————————


只是爽文,摸着舒服而已。




陌年微凉

[开欣]秋天

☆架空

☆赛车手×小迷妹

☆有点(?)ooc

-----------------------

秋天来了,一阵风连着一阵不断吹来。

凉凉的。

何欣想。

秋风吹起她柔顺的发丝,裙摆应风摇摆,白色的上衣短袖顺风而动,伴随着黑色的蝴蝶结,黑色的高跟鞋衬得少女精美的容貌。

一丝忧郁浮现在了少女的脸庞。

“冲线,冲线了!恭喜,xxx荣获冠军!”点播员的声音回响在比赛场地,颤抖又激动的声音,观众席上的沸腾和尖叫,奏响的冠军进行曲,无不昭示着获胜者的成功。

他输了。

何欣看着站在亚军台上的少年,低着头却又抬起头,发丝凌乱,火红的赛车服不比以前的光辉闪耀。

他不甘心。

林开...

☆架空

☆赛车手×小迷妹

☆有点(?)ooc

-----------------------

秋天来了,一阵风连着一阵不断吹来。

凉凉的。

何欣想。

秋风吹起她柔顺的发丝,裙摆应风摇摆,白色的上衣短袖顺风而动,伴随着黑色的蝴蝶结,黑色的高跟鞋衬得少女精美的容貌。

一丝忧郁浮现在了少女的脸庞。

“冲线,冲线了!恭喜,xxx荣获冠军!”点播员的声音回响在比赛场地,颤抖又激动的声音,观众席上的沸腾和尖叫,奏响的冠军进行曲,无不昭示着获胜者的成功。

他输了。

何欣看着站在亚军台上的少年,低着头却又抬起头,发丝凌乱,火红的赛车服不比以前的光辉闪耀。

他不甘心。

林开拓,夺得了众多比赛的冠军,从未输过,被称为“不败战神”,被誉为“天才赛车手”。

他有超越常人的天赋以及那一份对赛车的激情和热爱。他对她说过,满面笑容地说,他爱赛车,喜欢那种赛车奔驰的激情,喜欢风掠过的声音,喜欢超过别人的优胜感,更喜欢夺得冠军的那种胜利及荣耀。

但他输了,没有人会关心失败者,他们关注的只是冠军,不败战神的荣耀陨落了。

王的皇冠落到地上,发出碎裂的声响,呲——。

为什么?

在路灯的灰暗的光下,照映着两个身影。

少女娇羞地站在清俊少年面前,等待着回答。

她向他表白了。

她从他赛车开始一直追逐他,支持他,只因为他说他喜欢赛车。

如今她终于鼓起勇气对他说出了那三个字,温柔甜美。

却迟迟等不到回答,她慌了。害怕少年的推远和拒绝,可自己不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吗?她想逃,不想听。

“何欣。”

少女听见少年稚嫩的声音,听见了自己的名字,躁动不安的情绪变得空白起来,愣在了原地,多温柔啊!

“等明天比赛过后,如果赢了,我就答应你的表白。”

少年给出了回应,转身就走。

他留下了一个誓言,一个爱的誓言。

少女望着少年的背影,脑中不断播放少年的回应,微笑挂于脸上,喊道:

“林开拓,我等你,我一定会去,等你夺下冠军,我爱你!”

少年走远的身影明显停住了那一刹那,嘴角上扬。

——她不一直这样吗?傻瓜。

——我的王,我将会亲眼目睹您的加冕,看那万千星辰披于您身。

少女等来的终究不是自己所爱之人的加冕,她亲眼目睹了那万千星辰披在了别人的身上。

为什么?真是讽刺啊!

秋风萧瑟地打在少女脸上,泪水框在眼中。

秋风吹在少年低着的脸上,他知道他输了,输得多么彻底,他不再是那万人敬仰的王了,没有皇冠,没有星辰,秋风将这些全部吹散了,这风真冷啊!

离场的通道上该走的走了,该散的散了,只余少女一步一步走着,眼泪再也止不住地落下。

抬头。林开拓!

林开拓倚靠在通道的墙上,抬头,两人的视线毫无征兆地对上了。

“你输了。”

“嗯。”

“你的话。。。。。。”无法兑现,我失败了。

何欣说不出来,她难受。

林开拓看着何欣,哎。

少年把少女一把拥入怀中,少女感到少年的胸膛,跳动的心和那淡淡的清香。

如果赢了,我答应你的表白;如果输了,我向你表白。

“何欣,我爱你。”

一切都安静了,少女终于等到了少年的告白,她没输。

一个誓言,一顶皇冠,万千星辰都被风吹散了。

但吹不散少年和少女的爱恋。

——秋天真是个好季节啊!

——————————————————

end

最后好像有点烂尾头了,不过秋天真的充满了爱的酸腐味。

a litte cute

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②



//假的,假的,假的,谁上升我祝你喜欢的cp全部be

//he向

//我好难啊我晕

//xxj文笔

//主开欣!微凉水,加了凉水的tag,不妥删

林鹿小朋友一岁的时候,完全继承了她爹林开拓的“优良品质”。

倔强。

“你好倔强啊。”梁又年放下手中盛着满满米粥的碗,想摸摸林鹿的头,然后……

“然后?然后学长的手一巴掌就被拍走了”夏淼淼咬了口苹果,评论道“好惨一男的,不过林鹿只吃你和林开拓喂的饭啊”

“哪有。”何欣听到这样说自然是开心的,她用围兜擦干净林鹿的嘴角,把碗递给夏淼淼“我们鹿鹿还吃漂亮姐姐喂的饭哦”

夏淼淼舀起一小勺米粥,吹凉喂给林鹿“来,小鹿,啊...



//假的,假的,假的,谁上升我祝你喜欢的cp全部be

//he向

//我好难啊我晕

//xxj文笔



//主开欣!微凉水,加了凉水的tag,不妥删

林鹿小朋友一岁的时候,完全继承了她爹林开拓的“优良品质”。

倔强。


“你好倔强啊。”梁又年放下手中盛着满满米粥的碗,想摸摸林鹿的头,然后……

“然后?然后学长的手一巴掌就被拍走了”夏淼淼咬了口苹果,评论道“好惨一男的,不过林鹿只吃你和林开拓喂的饭啊”

“哪有。”何欣听到这样说自然是开心的,她用围兜擦干净林鹿的嘴角,把碗递给夏淼淼“我们鹿鹿还吃漂亮姐姐喂的饭哦”


夏淼淼舀起一小勺米粥,吹凉喂给林鹿“来,小鹿,啊~”

林鹿小朋友满足的一口吃下,开心的手舞足蹈,“ha……a i……”


何欣和夏淼淼被逗的发笑,何欣捏捏林鹿的小鼻子“你呀,和你爸爸一样,爱看漂亮姐姐”

“papa!”林鹿嘟嘴摇着身体。


“对!就是和你爸爸一样!”何欣扶住儿童椅,假装严肃。

“papa!”林鹿拍拍儿童桌,皱眉。



“对……哎!林开拓你干嘛”何欣突然被抱起,惊慌失措拍着身后人。


“谁说我看漂亮姐姐的”林开拓弯了弯眼睛,看似无害,道“我爱看谁你不知道吗?”

……


“papa……”林鹿小朋友目睹爸爸抱走妈妈的全过程,“mama……”下一秒就要哭死来。


夏淼淼无奈抱起林鹿哄睡觉,直到林鹿小朋友的哭声渐渐消失才把她放进儿童房。


梁又年看着自家媳妇的悉心照顾,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


“看来要孩子得提上日程了啊。”







by:a little cute

陌年微凉

【开心】无法控制

私设:
☆林开拓不喜欢夏淼淼
☆傲娇戏精林开拓

何欣喜欢林开拓并不是什么秘密,恰恰相反人人皆知。
但怎么说也只是“何欣喜欢林开拓”并不是“林开拓喜欢何欣”说白了就是单向明恋。

如同一颗明珠沉入海底,没有结果。

等不到“我爱你”

海大的篮球场里,激情万分,“咚咚咚”时不时响起,伴随着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叫声。

“快快快,开拓的比赛开始了,我可一场也不想错过呢!想想开拓那帅气的身影。。。。。。”何欣先是着急地催促着后又用一副完全符合小迷妹的表情,如一朵花,恨不得摘下来。

“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嗯嗯。”

何欣正欲怼回去时

那道身影早已把自己的眼光尽数夺走。应打球而渗出的汗液浸透...

私设:
☆林开拓不喜欢夏淼淼
☆傲娇戏精林开拓

何欣喜欢林开拓并不是什么秘密,恰恰相反人人皆知。
但怎么说也只是“何欣喜欢林开拓”并不是“林开拓喜欢何欣”说白了就是单向明恋。

如同一颗明珠沉入海底,没有结果。

等不到“我爱你”

海大的篮球场里,激情万分,“咚咚咚”时不时响起,伴随着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叫声。

“快快快,开拓的比赛开始了,我可一场也不想错过呢!想想开拓那帅气的身影。。。。。。”何欣先是着急地催促着后又用一副完全符合小迷妹的表情,如一朵花,恨不得摘下来。

“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嗯嗯。”

何欣正欲怼回去时

那道身影早已把自己的眼光尽数夺走。应打球而渗出的汗液浸透了少年白色的运动服,紧紧贴在少年白暂的皮肤上,若隐若现。

跳起,投球,进球。

手臂有力地握住了篮球,奋力一跳,少年的腹肌也因此露了一点。

得分!

“开拓!”

林开拓转过头看向了何欣,无视了其它人的呼喊。但他浅浅的眼眸中含有的,似乎只是。。。。。。哥哥看向妹妹的欣慰。

她看到了,看到了他的眼眸。

“林开拓,我喜欢你!”优雅的少女对着自己所追求的少年饱含爱意地表白。

她又看到了,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眼神,只不过多添了几分抱歉。

之后等来的却只是少年的一句抱歉以及____

“何欣,你懂的。”

泪水逐渐在眼中打转,望着少年,然后抽泣地推开少年冲了出去。

忍不住了,泪水止不住地顺着少女的脸庞滑下,好不容易建起的自信土崩瓦解。

一个人

一个人

“好久不见欣欣了,开拓,你知道她怎么了吗?”

“她怎么了,我怎么知道。”

“走了走了,铃要响了。”少年转身要走。

“哎,不是开拓你。。。。。。”

“开拓!”少女的身影再次追向了少年。

——<我控制不住啊,控制不住我自己想追上你的意愿。>

少年的步伐依旧不变,轻盈,嘴角微扬。

——<还是那句,随你。>

终于写完了,累死了累死了。有些接不上,也不想写,想吐槽老福特的手机版排版,试了好几次,还能自己排?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竹卿玖

【开欣】算了吧

*没看剧,小破站看了cut,很喜欢何欣这种性格的人。

*看了一个质问视频和一个预告写的,别的都没有依据。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到淼淼会被黑,我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的疏远给她造成了伤害,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轻松的面对她。

  我也发誓,我没想到开拓会因为这件事情跑来质问我。

  说实话,看到他急匆匆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

  学姐有些尴尬,我也有些尴尬。大抵是因为,在开拓冲进来用不信任的眼神质问着我的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彻彻底底的输了。

  我没有注...

*没看剧,小破站看了cut,很喜欢何欣这种性格的人。

*看了一个质问视频和一个预告写的,别的都没有依据。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到淼淼会被黑,我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的疏远给她造成了伤害,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轻松的面对她。

  我也发誓,我没想到开拓会因为这件事情跑来质问我。

  说实话,看到他急匆匆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

  学姐有些尴尬,我也有些尴尬。大抵是因为,在开拓冲进来用不信任的眼神质问着我的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彻彻底底的输了。

  我没有注意到学姐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满眼都是开拓的脸,他的表情很不好看,明明笑起来很帅气的……他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就像是带着冰锥,缓慢的在往我的心脏里推。

  他朝我走进了几步,他问我:“你这样有意思吗?”

  我有些不解,只能反问:“所以你也觉得,帖子是我发的?”我明明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可还是那么卑微的问出了口。我忽然很生气,不知道是在气他,还是在气不争气的自己。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犯不着这样冤枉我吧?”

  “你还恶人先告状?”

  他的表情好像更加的不耐烦了……也是啊,他什么时候对我有过耐心呢?除了小时候……小时候啊,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忽然就变得遥远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愚蠢,也许是从小蠢到了现在。林开拓也很蠢,我们都蠢。

  我蠢在明知道他不喜欢我、烦我厌我,可我还是不知疲惫的围着他一个人转。

  林开拓呢?他也很蠢啊,他蠢到认识了十几年,却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才发现我是一个卑劣的“恶人”。

  “我恶人先告状?呵,我真是瞎了眼了,喜欢你这种人。”

  他好像比我还要生气和失望:“我这种人?至少我不会装瘸骗人,拿了别人的银行卡不还,还往论坛里发帖,骂自己的朋友。”

  最重要的话放在最后,果然啊……他为什么生气呢?因为我这个卑劣的、下作的骗子、强盗,伤害了淼淼。

  冰锥已经刺进了心脏,又冷又疼,可是此刻我却又好像冷静了下来。

  算了吧,何欣。

  我这样劝自己。

  算了什么呢?

  算了什么呀?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人。”

  问题的答案好像就要破茧而出,我忽然有些害怕,我想我得离开这里。

  在我失态之前,在我丢弃自己最后的尊严之前,我得离开这里,离开林开拓,离他远远儿的。

  可他挡在了我的面前。

  “你还想我怎么样?”我不去看他,只尽量让自己冷静一些。

  “把卡还我!”

  “把帖子删了!”

  “现在!”

  他的话音一句比一句要重,我的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这样凶我,许是第一次吧。因为什么呢?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因为他喜欢的人,因为那个人从来不是我。

  我控制不住自己,还是抬头去看他,还是对他抱有一丝的希翼,我希望他能笑着跟我道歉,说一句:“是我太激动了,对不起,何欣,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他没有。

  他甚至冷冷的注视着我,好像在告诉我,如果我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他就不会放过我。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住不哭的,梁又年说过我是爱哭鬼,现在看来是他错了。爱哭鬼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形下忍住不哭?

  我把卡从包里拿出来,递还给他的时候我很急切,再没有从前想要借机和他碰手的念头。

  “卡还给你,帖子真不是我发的,我删不了……”

  这个时候我终于得到了答案。

  算了什么?

  算了吧,放弃林开拓吧。

  算了吧,放过他吧。

  算了吧,放过自己。

  “还有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会再管。”

  我这样告诉他,也这样告诉我自己。

  这一次他没有再拦我,但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相信了我。

  他不会相信我的。

  因为我是何欣,因为被黑的人是夏淼淼。

  从广播室冲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之间结束了。

  哈,我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纠正一下,应该是,我知道,十几年来我单方面对林开拓的骚扰,结束了。

  我跟淼淼和好了,顺其自然。

  我没有怪过她,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她。她并不怀疑我,反而安慰我,我知道我该释怀了。

  不能否认,查出发帖人是汤梦菲的时候,我是开心的。我甚至想要冲到林开拓面前狠狠的给他一个巴掌,把证据丢到他的脸上,用他质问我那天的冰冷神情和嘲讽神态告诉他:“看吧,我何欣不是那种人!”

  可是下一秒我又觉得自己很蠢,愚蠢至极。

  于是我笑出了声。

  梁又年皱着眉头来抱我,他说:“想哭就哭吧,不要笑了。”

  我没有说话,我的嗓子哽得生疼。我只是让自己笑得更好看一些,顺便抬手拍拍他的后背,告诉他我没事。

  “真的想好了吗?”从教务处办理手续出来的时候梁又年等在外面,满眼担忧的看着我。

  我笑起来,觉得轻松了许多。

  上前两步挽住他的手,拉着他往下走。我问他:“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梁又年的声音很认真:“嗯。我很担心你,欣欣,你一个人……”

  “放心吧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也知道你妹妹很厉害,会照顾好自己的。”

  他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这个。

  “走吧,请我吃大餐,我饿了。”

  我没想到会在教学楼脚遇到林开拓,他看见我们了,想上前来又停住了脚步,有些迟疑的样子。

  也是,我想他是不屑于再同我这样卑劣的人打招呼的,他恨不得从不认识我,从不认识我这个肮脏的人。

  梁又年担忧的握住了我的手,我移开视线抬头同他对视的时候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我自己,还好,不算太狼狈。

  我笑起来,轻声说:“走吧。”

  然后目不斜视的从他的身边经过。

  做得很好,何欣。

  虽然很痛苦,但是做得很好。

  留学手续办理起来有些麻烦,教务处的老师说可能需要一周。我想也挺好,我也需要一周来告别。

  跟家人告别。

  跟朋友告别。

  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去广播室找学姐的时候她还没到,我坐下来等她,却没想到等来了林开拓。

  他仍旧站在那个质问我的位置,有些局促的看着我,我竟然还能笑起来,客客气气的问:“同学,有事吗?”

  林开拓皱了眉头,表情复杂的看着我,我只好耐心的再问一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冷着脸,说:“学姐说广播室设备出问题了,让我来看看。”

  我点点头,起身把空间让给他。

  “好了,线头松了,我已经把它固定住了,你不要碰它就行了。”

  我从他身边经过,坐回原位,礼貌的跟他道谢:“好的,谢谢。”

  身后静悄悄的没了声音,我没有理会,接着写他来之前进行的广播稿,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写广播稿了,我轻声笑了笑。

  回过神来才发现林开拓还没有走,他站在桌前看着我,表情有些奇怪。

  我想大抵是我这个烦人精忽然不烦他了,他在开心之余还有些担心吧。

  所以我问他:“还有事吗?”

  他的表情更奇怪了一些,只摇了摇头。顿了顿,他问我:“那我走了?”

  我低下头去,不懂他询问我的意义在哪里,只默认了他可以离开。

  学姐得知我要离开这里的时候红了眼眶,不舍的同我拥抱。我笑着拍拍她的背,低声说:“总会再见的。”心里却有些伤感,什么时候会再见呢?

  是自己完完全全把林开拓忘掉的时候吧。

  需要多久啊?

  把一个在心里住了十多年的人剔除干净,需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

  答应了学姐最后再主持一次青春说栏目,我想最后一次了,总得把稿件写好。

  我从没想过这辈子还能等来林开拓的道歉。

  看到来电提醒的时候我甚至仔细的又确认了一遍,我接起电话,平淡的问他:“喂,有事吗?”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我终于等来了,林开拓的道歉。可是他不知道,这个道歉错过了时间,我已经不再需要了。

  也许他会等我的原谅,也许他只是觉得不道歉自己良心难安……但不论如何,我想我无法给他原谅。

  于是我挂断了电话。

  天黑了,我的稿件也写完了。梁又年来接我,还给我带了豆浆。

  这一次,豆浆是甜的。

  “有生之年,终于喝到你给我的甜豆浆了。”

  他笑着揉揉我的头发,叮嘱我:“以后不要挑食了。”

  我摇摇头:“以后我会对自己很好,不再为难自己,不再为了别人而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了。”

  他好像懂了什么,拍了拍我的头说:“我真的没想到,我的妹妹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成长的。”

  “人总是要成长的。”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琢磨的事情。我们这一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那么如何确定,你喜欢的是哪一个呢?”

  世界上那么多的人,我想我总会遇到,适合我的,喜欢我的,跟我两情相悦的,那么一个人。

  林开拓,你说,是不是呀?

  我在机场接到了来自林开拓的最后一个电话,他那头气喘吁吁,他说:“何欣,你要走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要走为什么要告诉他?

  我忍不住笑了:“你该不会是打电话来告诉我你现在有多开心吧?”

  “我……我不是!我是想……”他顿了顿,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开拓……”我最后一次叫他的名字,“嘿,好像……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感觉无话可说了。“那就,希望你以后都好吧,再……”哦,我忘了,他大抵是不想再见到我的。

  “欣欣,该登机了。”

  “知道了妈妈,那开拓,不见了。”

  “何欣!我……”

  我没有听完他的话,因为没有必要了。谁都知道,没有必要了。

  我跟爸爸妈妈拥抱,看见淼淼已经哭成了泪人,梁又年满脸的心疼,伸手扶住了她。

  “别哭了,这样不漂亮。”

  最后拥抱的人是梁又年,他在我耳边低声的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欣欣,受委屈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飞过去。”

  我没有说话,他又说:“我知道,你再也不打算回来了。到了地方换了号码,记得马上联系我们。”

  “还有,我希望,你不要再为难自己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我在飞往异国的飞机上哭得泣不成声,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了,开拓。

  真的再也不见了,林开拓。

  身边的人递了纸巾过来,柔和的问:“姑娘,你没事儿吧?”

  我摇摇头,抽抽搭搭的把纸巾接过来,吸吸鼻子说:“谢谢。”

  “不客气。”

  他的声音很柔和,比梁又年那个憨憨的声音还要吸引人。

  于是我忍不住转头去看他,于是我看到了一张笑容好看的脸。

𝕎𝕠𝕠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好了 好了 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好了 好了 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