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何炅

209.8万浏览    8903参与
❤️双北i炅

今天又是一个少年感小何

今天又是一个少年感小何

丰速岁月

【群像】假如MIC参加《明星大侦探》(3-1)

写在前面:


# 第三案来啦~😊

💡# 今天的“写在后面”很重要,涉及到一些文章中的小设计,希望大家不要错过哦~❤️

# 文中可能会出现人物性格ooc的情况,但我会尽量贴近,不太跑偏。所以,最重要的事说三遍,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

# 本“案”又名《芒城风云3》,现实向,综艺文,“案件剧情”纯属虚构,一切相关信息来源于百度 。和之前一样,我会按照《明侦》的风格来写这篇文,大家可以当作看了一期文字版的《明侦》

# 游戏剧情中,七个人的名字均使用......

 

写在前面:

 

# 第三案来啦~😊

💡# 今天的“写在后面”很重要,涉及到一些文章中的小设计,希望大家不要错过哦~❤️

# 文中可能会出现人物性格ooc的情况,但我会尽量贴近,不太跑偏。所以,最重要的事说三遍,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

# 本“案”又名《芒城风云3》,现实向,综艺文,“案件剧情”纯属虚构,一切相关信息来源于百度 。和之前一样,我会按照《明侦》的风格来写这篇文,大家可以当作看了一期文字版的《明侦》

# 游戏剧情中,七个人的名字均使用剧情中的角色名。剧情外,例如搜证环节,会使用真名描写。 

# 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小私心,这一案MIC不会全员参加,只有浩哥,小鑫,和多多,其余四名玩家是何老师,撒贝宁老师,尹正老师,还有小蒲。本文以群像为主,预告中只标注单人tag,后续正文中如果出现cp向的情景描写,会根据具体情况标注cp tag。

# 文笔不好,各位多担待~

 

 

 

————————————————————正文分割线

 

 

 

——前情——

 

 

芒国,一个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的国家,作为芒国的战略要地,芒城,也是各路人马汇集的中心。然而,随着芒国八年深夜的一声炮响,这个国家本来的宁静彻底结束了,贾国军队的大举入侵,使得整个芒国都陷入了无边的战火之中。战乱持续六年,芒国上下大片的土地已不得安宁,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而芒城,作为芒国现在为数不多的一片“净土”, 虽然早有贾国军队进驻,但百姓们的日常生活过的还算安稳。

在芒城中心的繁华地段,两大戏班坐落于此,隔三差五就会开场唱戏,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为芒城的百姓送去一丝慰藉。三天前,两大戏班之一的朝凤楼在门外挂出水牌,当家名旦薰名角将于三日后登台,演出曲目《穆桂英挂帅》,朝凤楼广邀芒城各界人士前来捧场。

三日之期已过,今日便是薰名角登台演出的日子了。

 

 

还未到开戏时间,朝凤楼就已经来了不少的宾客,戏迷,同行,记者,富商,楼上的包间,楼下的散座,早已是高朋满座,就等着好戏开场。晚上19:25,身着一袭墨色暗云纹长衫的朝凤楼老板早早就等在了门口,一看到不远处停下了一辆黑色轿车,两个穿着灰色军装的男子从车上下来,他便赶忙迎了上去,指引着二位上到了他们在二楼预定好的包间,如果此刻有芒城军界人士在场,定会认出来这二位,就是刚刚到任一个多月的芒城新任布防官,撒军阀和他的蒲副官。

到了19:30,随着锣鼓敲响,这场大戏正式拉开序幕。

 

 

因为今日要唱的是全本的《穆桂英挂帅》,头一折先是《金殿告急》。急促的鼓点响过一通之后,三位演员依次登台,这一折唱的是番王来犯,将士求援,宰相寇准上金殿急报宋皇,与隐瞒战事的兵部王强,于殿上对峙,争论该由何人挂帅出征的故事。

一折唱罢,第二折唱的是《教子惊变》。这一段只有两位净角登台,唱的是王强回府后,与儿子王伦密谋,意图勾连番王造反之事。

紧接着便是穆桂英初次登场的第三折——《杨府议事》。转场的锣鼓点后,老旦佘太君首先登场,一人独白杨家满门忠烈为保大宋江山作出的牺牲,只是现在却被鸟尽弓藏。独白过后,锣鼓逐渐点变得欢快起来,穆桂英的一双儿女,杨金花和杨文广登台,给自己的外祖母问安,逗得佘太君一笑。紧接着,杨宗保登台,将西夏进犯之事紧急禀报与自己的祖母,佘太君心中忧愁,欲派两位重孙前去京中查探消息,看看朝中要派何人挂帅出征。

第三折唱至一半,终于等到了整场戏的主角——穆桂英出场。随着几个鼓点,薰名角穿着一身宝蓝色的戏服缓步登台亮相,一开嗓就博得了满堂彩。此时的穆桂英,对于朝廷的做法还是心怀怨怼,不想让自己的儿女进京,但架不住祖母和丈夫的劝谏,最终只得同意此事。

第四折和第五折分别是《姐弟进京》和《校场比武》,讲的是杨金花和杨文广兄妹二人进京,以及在校场打赢王伦,取得帅印的故事。这两折戏虽然没有穆桂英的戏份,但两员“小将”也表现不俗,身法唱腔都很到位,表情灵动,演出了年轻人的感觉。尤其是武旦杨金花的扮演者,熟悉朝凤楼的戏迷都知道,这位年轻的演员虽然在朝凤楼学戏登台的时间不长,但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足见其天赋,怪不得薰名角会收下他作学徒。

到了第六折《捧印挂帅》,薰名角换了身戏袍再次登台。一开始,演的是在家中为远行的儿女担忧的母亲,到后来是看到孩子平安归来的喜悦。得知杨文广劈死了王伦,还取得了帅印,穆桂英气的就要教训孩子,却被赶来的佘太君拦住。帅印已到,穆桂英虽然还是生气朝廷兔死狗烹的行为,不愿挂帅出征,但在佘太君的劝说和忠心的感化之下,最终同意领兵,前去剿灭番王平乱。

到了最后两折,《整装待发》和《发兵出征》,便是全本《穆桂英挂帅》的重头戏了。薰名角回后台改换了刀马旦的扮相,穿蟒袍,扎大靠,戴翎子,右手持一根马鞭,左手握一杆令旗,威风凌凌的站在最前面,指挥大军出征。三军阵前威严的大将之风,营门外见到夫君时的爱慕之情,夸耀儿女时为母者的骄傲,都演的惟妙惟肖,眼波流转之间,传递着不同的神态。优美的唱腔,以及最后一段发兵西夏时,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更是让台下的观众们连声喝彩。

 

 

这场戏一直唱到晚上21:00,演员谢幕后,宾客们逐渐离场,只有一位梨园行的同行,一位记者,和开场前到来的撒军阀以及蒲副官还等在一楼,都想要见一见今日的主角,薰名角,而朝凤楼的老板正在这里陪着他们四人聊天。

就在这时,从二楼匆匆忙忙的跑下来一个穿着一身月白色绸制长衫的青年男子,他一边喊着不好了,一边跑到几人身边,看着老板焦急中带着惊恐的说道:

“掌柜的,不好了!二楼包间出事了!”

闻听此言,老板急忙安抚着青年,让他慢慢讲到底出了何事。可是这位年轻人很显然是被吓坏了,东一句西一句,半天没说到重点,最终还是撒军阀提议,让年轻人带路,他们一同上去一看究竟。

年轻人立马应下,带着四人就往二楼走,最终停在了二楼走廊最里间的一个包厢门口。此刻包间大门敞开,背对大门的扶手椅上靠坐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而在那人脚边的地面上,还有一大滩“血迹”。

见情况不对,撒军阀率先走进屋内,绕到那人正面一看,才发现他浑身是“血”,胸口还扎着一把匕首,只是当他看到这人的容貌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其他人跟在后面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也都顿时一惊,这时,那位刚才和他们一起在楼下等待的梨园行同行突然说道:

“这不是甄大帅吗?他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是甄大帅?”

这位梨园同行一说完,另一位记者就紧跟着说道,很显然他也认识这名“死者”。作为芒城的新任布防官,认识芒城的前任布防官甄大帅并不奇怪,只是这二位作为普通百姓却认识他,倒是引起了撒军阀的警觉。撒军阀看着两人,疑惑的问道:

“你们认识他?”

最先回答撒军阀疑问的,是那位穿着一件鸦青色海棠花暗纹长衫的梨园同行,他点了点头,很坦然的说道:

“是,撒军阀您也知道,我也是个唱戏的,是对面汾沄楼的班主,我姓尹,甄大帅曾经去过我那边听戏,我还有幸给他敬过一杯酒,所以认识。”

尹班主回过话,撒军阀转头看向那位穿着一身休闲款西服的记者,等待他的答复。那位记者面对这样的场面好像有些不知所措,反应了一下才说道:

“我姓何,是芒城光明报社的记者,我之前代表我们报社对甄大帅做过很多次采访,所以认识他。”

听完二人的回答,撒军阀又看向朝凤楼的老板问道:

“王老板,这位年轻人是谁啊?”

王老板从自己身后把刚才下楼报信的年轻人拉到身边,让他自己跟撒军阀回话。年轻人这会儿虽然还有些害怕,但话说的倒是很清楚:

“我姓檀,是朝凤楼的学徒,在这里跟着薰名角学戏。”

“你是怎么发现甄大帅出事的?”

“晚上的戏结束之后,我抓紧时间卸了妆,就来帮着其他伙计清场,收拾东西,在门外叫了客人好几遍都没人应答,我推门进来就发现出事了。”

檀学徒这番话很简要的说了他发现甄大帅出事的经过,就在这时,包间门外传来了三声敲门声,众人回身一看,就看到已经卸了妆,换了一套黑色丝绒面料西装的薰名角正站在门外,好奇的看着屋里的诸位。看到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自己,薰名角更加好奇的问道:

“是出什么事了吗?”

王老板是所有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他快步走到薰名角面前,手揽在他肩头拉近两人的距离,在薰名角耳边小声的和他说了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只见薰名角听后,微蹙着眉说道:

“甄大帅‘死了’?我还说要来敬他一杯的。”

“你也认识甄大帅?”

又来一位和甄大帅显得很熟的人,撒军阀再次疑惑的说到,薰名角倒是很坦荡,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不解的说道:

“当然,甄大帅在您来之前,已经在芒城做了六年的布防官了,也算是朝凤楼和汾沄楼的常客,我们怎么可能不认识。”

 

 

听了薰名角的答复,撒军阀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什么,他接过蒲副官从自己宽大的军装风衣口袋里,艰难的掏出来的差点卡在里面的板板儿,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五位。

看着这个“神圣的”板板儿拿在了撒军阀的手中,何记者顿时非常不服气的问道:

“为什么你是侦探啊?你也是一开场就来这里的啊?”

眼见着何记者不开心了,撒军阀赶紧过去安抚,然后在其他五人一脸八卦的表情中,强行严肃的说道:

“今天是芒国十四年5月25日晚间21:30,在朝凤楼二楼的包厢内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芒城前任布防官甄大帅。我是芒城新任布防官撒军阀,这位是我的副官,也是我的徒弟,小蒲。我们两个也是戏一开场就来了,虽然不能完全摆脱嫌疑,但是因为我的官职是这里最高的,所以就由我暂代今天的侦探一职,带领大家一起搜证,讨论,最终找到真凶,一会儿大家也是可以来我这里搜证的。因为我刚到芒城不久,对各位还不熟悉,所以咱们一起到楼下的大厅里,坐下来聊一聊各位的故事吧。”

 

 

 

 

 

——不在场证明阐述——

 

 

到了一楼大厅,七个人把椅子一搬就在戏台上围成一个弧形坐好,因为角色的关系,这七位平时坐姿略显“豪迈”的男子,这次倒是坐的很“优雅”。一坐好,撒老师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戏瘾,开始了他的表演:

“想当年,我还只是芒城一位小小的参谋,成功‘送走了’芒城历史上第一位甄大帅;后来芒贾战争刚开始打的时候,我还隐忍的当了一段时间的贾国治安队队长,又成功的‘送走了’一位贾国的特务。时隔四年,没想到我会以军阀的身份再次回到芒城,但更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到任芒城才短短一个多月,居然就发生了这样的恶行事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又‘送走了’一位,真的是丧心病狂,干的漂亮!”

本来其他人还在认真听撒老师的这番“慷慨陈词”,没想到他最后会说出这样“惊天动地”的话。所有人一瞬间眼睛都亮了,齐刷刷的看向撒老师,一脸你都说了些什么的表情。坐在撒老师旁边的何老师拍了拍他的胳膊,算是“责怪”他刚才的话不慎暴露了什么,也是在示意他开场白已经可以了,该继续往下走流程了。撒老师立马会意,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我呢,刚才已经做过了自我介绍,我和‘死者’甄大帅之前是同事,现在属于上下级的关系,但我对各位并不了解,差不多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想先请各位再好好的做个自我介绍,并且讲一讲你们和甄大帅之间的关系。就从这位记者朋友开始吧。”

点到了自己,何老师换了一个姿势,坐的稍微转过身,面向撒侦探说道:

“撒军阀好,我是何记者,今年28岁。之前有和您提到过,我是芒城光明报社的记者,也是这家报社的主管。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芒城人,因为自从进了报社工作之后,有过很多次的机会去采访甄大帅,平时如果参加什么活动的报道,也时常能看到他,所以我是认识他的,但是就不知道甄大帅对我是否有印象了。”

因为只是基础介绍,撒老师只是将何老师说的基本信息记录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没有再多询问什么,就抬起头看向尹正,说道:

“好,那下一个,尹班主来吧。”

坐在何老师旁边的尹正同样换了个坐姿,把左腿搭右腿换成了右腿搭左腿,双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看着撒老师说道:

“撒军阀好,我是尹班主,今年26岁,之前也和您简短的介绍过自己,我是汾沄楼的班主,和薰名角一样,也是唱旦角的。我也是生在芒城,长在芒城的芒城人。因为甄大帅好戏,经常光顾我们两个的戏班听戏,我也曾经去他府上唱过堂会,所以甄大帅应该是认识我,却不算相熟。”

撒老师听完尹正的介绍,依旧只低头记录下信息,然后请王一浩第三个发言。

“下一个,王老板。讲讲你的故事。”

“撒军阀好,如您所见,我就是朝凤楼的老板,管着整个朝凤楼里里外外全部大小事务,今年30岁,我也是出生长大在芒城的人。刚才尹班主也提到了,甄大帅喜欢听戏,所以经常来我们这里,我作为老板,总要去招待一下他的,所以我和甄大帅也只能算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算不上熟悉。”

等王一浩介绍完自己,以及自己角色和甄大帅的关系,撒侦探紧接着请赵泳鑫第四个发言:

“接下来,薰名角,到你啦。”

“撒军阀好,我是薰名角,今年26岁,我也是唱旦角的,算是朝凤楼的班主吧。我出生在芒城,在这里和师父学戏,师父他老人家因为战乱,几年前过世之后,我就从他手里接过了整个戏班,一直经营到现在。甄大帅和我的关系也就只是他花钱找我听戏,我收钱给他唱戏的关系,我和尹班主一样,也曾去过他府上唱堂会,他可能认识我,但绝对算不上熟悉,他可能只知道我是个唱戏的。”

听完赵泳鑫的介绍,撒老师稍稍转身,看着差不多和他面对面坐着的檀健次说:

“来,最后一位,檀学徒。”

“撒军阀好,我是檀学徒,今年21岁,我算是半个芒城人,因为我刚出生不久,就和父母离开了芒城,四年前回到故乡之后,因为喜爱戏曲,就开始跟着薰名角学戏,一直待在朝凤楼。因为我是个学徒嘛,登台时间不长,不会演什么重要的角色,今天的杨金花已经算是我演出时间比较长的角色了,所以我和甄大帅真的不熟,他每次来见的也是薰名角,我没有和他单独见过面。”

 

 

了解完每个人的基础信息和他们与“死者”的关系之后,撒老师在笔记本上画了条横线分割板块,继续询问各位:

“好,那接下来第二个问题,通过刚才的介绍,我对各位有了更深的了解,但我对你们之间的关系却并不了解,所以我想问问诸位之间的关系,你们几位之间是否相熟?还是何记者先来。”

“我当记者也有五六年了,也算是看着汾沄楼和朝凤楼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每当他们唱大戏的时候,都会请我们报社来采访拍摄,所以我和尹班主,薰名角,王老板算是认识,但不是很熟。而对于檀学徒,我可能更不熟悉了,他不常露面,我仅仅知道他是朝凤楼的学徒,我们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说过话。”

何老师有条不紊的说了自己的角色与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作为一名记者,他和诸位之间更像是商业合作。紧接着,撒老师依着刚才的顺序问了尹正:

“尹班主呢?”

“我和何记者的关系就如他所说,认识但不熟。但我和朝凤楼这三位因为是同行,就比较熟悉了,经常是你来我这儿听戏,我去你那儿搭一场。我们还总在一起吃饭,两家关系一直都不错。而且小檀的天赋也是真好,当初我们两和薰名角还争他来着,要不是因为和王老板比喝酒比输了,他就是我汾沄楼的学徒了。”

同是梨园行的人,比起何记者的不太熟悉,尹正角色和其他三位之间的关系就显得亲密多了,说到没能让檀学徒进汾沄楼时,他脸上还带着非常遗憾的表情。

接下来,撒老师又依次问了王一浩,赵泳鑫,和檀健次。

“那王老板呢?”

“我和尹班主说的差不多,但我和何记者的关系可能要比他更亲近一些,我是朝凤楼的老板嘛,经营这样大的一家店,总要时常走动走动。薰名角是自打朝凤楼有就一直在这里的,我们相处了很多年,檀学徒虽然来的晚,但到底也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我们就和亲人似的。”

“好的,那薰名角呢?”

“除了朝凤楼的其他两位,我和尹班主的确更熟一些,除了他刚才说的,我们还总一起讨论戏。我和何记者,基本上都是我配合他采访,不过也一起吃过几顿饭,算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了。”

“檀学徒,到你了。”

“我回到芒城的时间不长,除了和薰名角,王老板,尹班主熟悉以外,我倒没和何记者怎么说过话,经常是在替王老板去一趟报社,送点东西,或者送个信的时候,能多说两句。”

最后三人的回答,和尹正的答案相差不大。虽说经过了解,几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很正常,但是按照《明侦》的惯例,他们现在所说的关系肯定仅仅只是浮于表面,在“证据”摆在眼前之前,更深层的关系是套不出来的。

 

 

掌握了这些基本信息,就到了最关键的一环——时间线。撒老师翻了一页本子,在上面画好时间轴才问到:

“到最后一个问题了。我和蒲副官是今天19:25到的朝凤楼,在王老板的指引下到了二楼包间,期间只有在19:50的时候,我稍微离开过两三分钟,就再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包间。这是我今天的时间线,所以现在也请各位来讲一讲在戏开场之后,你们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吧?”

按照顺序,依旧是何老师第一个来回答。他也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提前画好了时间轴,回答到:

“我因为要架机器,所以来的比较早,我是19:10就到了朝凤楼,占了个好位置,把照相机摆好。19:30戏开场,我就一直在位置上没动,直到20:45,戏快结束的时候,我离开去办了点‘私事’,到戏结束之前,我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20:45?那可是戏最精彩的时候啊,你那时候去办‘私事’?”

按照今天整场戏的场次,何记者办“私事”的时候,正好唱到穆桂英挂帅出征的精彩片段,作为一名记者,按理说应该不会离开自己的位置而错过演出,但是面对撒老师的提问,何老师选择沉默,并没有再回复什么。

知道自己问不出答案,撒老师没在这一点上停留,转而去听尹正的故事线。

“我今天是19:00到的朝凤楼,我一来就先去后台见了薰名角,寒暄了几句,大概19:15的时候,王老板带我去了二楼我的包厢。戏开场之后,我一直在自己的包间里听戏,到了20:15,我离开去办了点‘私事’,5分钟左右就回去了。然后就再没有离开过。”

“哦~去办‘私事’了。”

办“私事”的时间点向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对锁定真凶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撒老师在听完尹正的陈述之后,在20:15这一点上做了标记。

第三个讲述自己时间线的是王一浩,他列了表格,记录好前两位的故事线,开始陈述自己的部分:

“我今天一天都在为今晚的戏作准备,19:25带撒军阀和您的副官去了二位的包间之后,我就回了后台,直到戏唱完都没有离开过。”

“你没去办‘私事’?”

“没有,阿薰唱戏的时候,我都是在后台看着的,我得确保没有人进过后台,免得有人在阿薰的茶里下东西,毁了他的嗓子,这是梨园行的规矩。不过我可以提供给侦探一个信息,在20:10的时候,又一个不重要的小伙计去二楼例行添茶的时候,曾经敲过甄大帅包间的门,当时里面是有人应声的。”

面对撒老师的提问,王一浩很镇定且认真的做了回答,并且还提供了额外的信息。撒老师在听完之后,没有接话,也没有再提问,他只是摸着自己的下巴沉思了片刻,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去问赵泳鑫。

“我今天也在为了晚上的大戏作准备,不到19:00就开始化妆,默戏,准备登台。整场戏演出的过程中,我没有离开过。21:00下戏之后,我独自出去办了点‘私事’,大概是在21:05的时候,10分钟左右我就回到后台去卸妆了。卸完妆,听到二楼有动静,上去之后就看到你们正在甄大帅的包间里。”

又来了一位办过“私事”的“嫌疑人”,只是21:05却着实有些晚,戏已结束,正是整个朝凤楼最混乱的时候,也是最人多眼杂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去办“私事”,容易也不容易,总归不太寻常,撒老师心中有了怀疑,在这个时间点上特别标注了星号,等待看之后的“证据”。

到了最后一位来发言,檀健次稍微往赵泳鑫的方向坐的靠近了一些,然后说道:

“因为我今天也需要上台,所以开戏之前我也在化妆默戏,开场后也没有离开。到了20:30,我下场休息,本来是打算去办‘私事’的,结果就看到有一个人行色匆匆的从后门进来,穿过后台往大厅方向去了,因为我马上又要登台了,所以也没来得及再管这件事。”

“那你之后又抽时间去办‘私事’了吗?”

“没有。”

檀健次回答的很干脆,也很笃定,撒老师记下了他碰见“神秘人物”的时间点,就合上了笔记本,接着说道:

“因为我们现在已知的信息,除了时间线以外,基本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所以搜证的环节非常的重要,而且今天的场地非常的大,上下两层,房间还多,再加上我也是处在‘嫌疑人’的行列里的,所以这一次我们全体一起搜证。走吧,我们现在就去开始搜证吧!”

 

 

(别忘了看“写在后面”哦~❤️😊)

 

 

————————————————————分割线

写在后面:

第三案来啦~因为我上课时间的关系,所以这段时间更文的时间可能会不太确定,有时候可能会在凌晨。下一更大概会在29号左右哦~

 

接下来就是在这一更里,我的一些小设计。

❤️1.前情部分的京剧片段,全都来自于b站上京剧《穆桂英挂帅》1小时45分钟的高清版,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大致浏览一下,了解一下其中几个基本角色的扮相。(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在这一部分的描写可能会有错误,我尽量查了足够的资料和视频来写,希望大家多包涵。)

之所以在这里把全本的剧情都写了,主要是想描写最后一折穆桂英出征时刀马旦的扮相,看过《国色天香》的大麦们都知道,小鑫在《王妃》那一场表演扮的就是穆桂英,而且扮相非常好看,现实中再看他扮一次是不太能实现了,那就在文里实现一下。还有第二个原因是,如果只唱最后一折,时间只有12分多钟,根本不够整个作案的故事线,所以就直接写了全本的一个多小时。

在这里插一句题外话,这一部分除了小鑫扮了穆桂英,因为穆桂英的女儿杨金花也是旦角,我就安排了多多来扮这个角色。

❤️2.这一案前情部分,描写了大家的穿着,是想构建一个剧情氛围,让大家能够更好的代入到故事里。

何老师这一案的穿着参照的是《明侦》第四季第8期《燃烧的玫瑰》中的造型。撒老师的军装就是《明侦》第六集《芒城风云1》中的军官造型。尹正哥和多多的造型,取自《鬓边不是海棠红》中,商细蕊和陈纫香跑出去偷偷听戏那一场两人的穿着。浩哥的长衫,取自之前提供想法给我的一位姐妹在梦里梦到的浩哥的穿着。关于小鑫的造型,我本来也想设计成长衫的,但是我脑海中一直没有一个他穿长衫的概念,而且总觉得哪里不太适合他,所以就设计成了西装三件套,算是借鉴了《鬓边》中陈纫香出场时的造型吧。

❤️3. 浩哥这边的朝凤楼,名字也有两个含义。我们都知道小鑫是彝族人,本姓姓凤,作为一个戏班主捧的角儿,既有把他当作全场焦点的意思,也取了百鸟朝凤之意,是目光汇聚之处,希望所有的宾客都能奔着他来。其次,朝凤是取了“嘲风”的谐音,嘲风是龙生九子之一,是瑞兽,可以辟邪安宅,因为它喜欢登高,所以经常作为屋脊的脊兽,而且嘲风还喜欢远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点“技能”先不详述,等各位看到后面再解释。

尹正哥这边的楼名取名“汾沄”,也有两个含义。“汾沄”这个词意为众盛貌,有人物众多,场面宏大的意思,是对于戏班红火,宾客众多的期望。再者,“沄”是三点水加一个云,《鬓边》中,商细蕊的所在的地方叫水云楼,我把水云结合起来,组成了第二个字,也算是一个隐藏的彩蛋吧。

❤️4.不在场证明阐述的时候,浩哥提到的在后台看着小鑫的水,灵感一方面的是来自小鑫在采访中说过,自己录音的时候,要浩哥在外面监唱才放心,另一方面也真的是戏曲演员的习惯,得有非常可信的人在他上台期间拿着水,防止有对家下药。

 

这一个案子之后可能会有很多这样的特别设计点,所以每一次的写在后面都希望大家不要错过哟~😊

我在预告里问了大家对于标题和tag如何标注的问题,在听取了大家的看法之后,我还是沿用了现在这个标题,并且除了个人tag,还会标上mic男团的tag,如果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都可以在评论和私信里告诉我,我会马上进行修改。

这一更里cp向的剧情比较隐晦,等到有正式的剧情出现,我再标注cp tag。

 

最后,期待大家多多评论,我会很开心看到各位的评论哒~😊❤️

SimFz

《双北》依然是第一季是前四案的分享[吃瓜]

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可爱的小素材。忍不住想变成喜欢的人物。

很好奇我不写出来的话能认出来人物角色么?

(*素材图是网上看到哒!)

🈲️商务。抱图随意。

《双北》依然是第一季是前四案的分享[吃瓜]

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可爱的小素材。忍不住想变成喜欢的人物。

很好奇我不写出来的话能认出来人物角色么?

(*素材图是网上看到哒!)

🈲️商务。抱图随意。

壹澜

救命🆘那两张签名真的很绝!!


禁止盗图

救命🆘那两张签名真的很绝!!





禁止盗图

张靛Blue

第二案   冲不上的云霄


2016年4月10日


本案侦探  撒侦探


本案失败 『入铁笼:白空少  真凶:何见习』


小白的背锅之旅正式开启(第一次)


本案名场面

撒穿了六季的裤子👖


魄魄CP初成“不是我,姐姐,你还扇我嘴巴。”


大机长“客气杂志……就是,你听过《青藏高原》吗?就是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就是这种感觉。”


撒:让大家相信他,投票自己跑票


狗头侦探坐实


甄氏家族被杀记第一篇开篇


第二案   冲不上的云霄


2016年4月10日


本案侦探  撒侦探


本案失败 『入铁笼:白空少  真凶:何见习』


小白的背锅之旅正式开启(第一次)


本案名场面

撒穿了六季的裤子👖


魄魄CP初成“不是我,姐姐,你还扇我嘴巴。”


大机长“客气杂志……就是,你听过《青藏高原》吗?就是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就是这种感觉。”


撒:让大家相信他,投票自己跑票


狗头侦探坐实


甄氏家族被杀记第一篇开篇



一颗梧桐
【你好星期六】6月7/8号长沙...

【你好星期六】6月7/8号长沙录

常驻:何炅 秦霄贤 赵小棠 檀健次 等

嘉宾:韩东君 张凯丽 李斯丹妮 彭昱畅 张一凡 李玟 曾比特等

🉑接现场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你好星期六】6月7/8号长沙录

常驻:何炅 秦霄贤 赵小棠 檀健次 等

嘉宾:韩东君 张凯丽 李斯丹妮 彭昱畅 张一凡 李玟 曾比特等

🉑接现场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壹澜

一人血书求撒撒来向往的生活

一人血书求撒撒来向往的生活

❤️双北i炅

何老师yyds dream一个双北合体

何老师yyds dream一个双北合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